JQ nảy sinh sử của tiểu hoàng đế và hoàng thúc hắn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Tiểu hoàng đế cân tha hoàng thúc đích JQ manh nha sử

小皇帝跟他皇叔的 JQ 萌芽史 BY 云上椰子

( 古代 皇帝小时候跟皇叔的各种温馨萌段子 HE)

小皇帝: “小叔… 我, 我不敢一个人睡…”

王爷冷哼: “没出息的家伙!”

萌芽史, 讲皇帝小时候跟皇叔的各种温馨萌段子

年下养成, 你懂得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 主角: 萧言, 萧鸣 ┃ 配角: 各路臣子 ┃ 其它:

【 皱眉 】—— 小鬼, 出来, 我都看到你了.

【 嗫嚅着 】—— 小叔…

【 蹲下, 挑眉 】—— 冯公公说你不肯独自在寝宫睡觉, 是怎么回事?

【 低头 】—— 没… 就是不想睡…

【 挑起小孩下巴, 眼神凌厉 】—— 说实话! !

【 吸吸鼻子, 红了眼圈 】—— 呜呜… 我怕黑… 我, 我不敢…

【 嗤笑 】—— 不敢? 你可是当皇帝的人了, 连独自一人睡觉都不敢? ! 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 继续哭 】—— 呜呜… 我以前的寝宫都是很亮很亮的… 呜呜… 都有奶娘陪我睡的…

【 不耐烦 】—— 行了行了! 哭什么! ! 你要是怕就叫人陪你睡! 瞧你这点出息!

【 继续哭 】—— 呜呜… 他们都不敢… 睡, 睡龙床… 他们都不敢和我睡… 哇…

【 终于耐心丧失, 咆哮 】—— 闭嘴! ! 有觉睡你还挑三拣四! 不知道我为朝中事宜忙了一天啊! 三更半夜还为这点小事来吵我! 滚回床上去!

【 吓到, 呆愣愣 】—— 小叔…

【 咆哮 】—— 叫什么叫! 我陪你睡龙床! 我陪你睡! 行了吧! !

End

( 半夜 )

【 痛苦 】—— 呼… 呼…

【 惬意 】—— 呼… 呼…

【 睁眼, 怒火攻心 】—— 混帐东西!

【 忽然惊醒 】—— 唔! 小叔… 你踹我下床…

【 怒 】—— 踹你怎么了! 也得看看你做了什么! 我说怎么睡得喘不过气来! 合着是你压在我身上把我当肉垫啊! !

【 可怜兮兮 】—— 我… 我不知道… 我不是故意的.

【 怒 】—— 混账东西! 你要是故意还了得? ! 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 想压死我吗! !

【 眼圈红了 】—— 我也不想的…

【 皱眉 】—— 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摸样!

【 眼泪掉了 】—— 我也不想的…

【 扶额 】—— 哭哭哭! 哭什么哭!

【 泪水决堤 】—— 我也不想的…

【 咆哮 】—— 行了行了! 怕了你了! 滚回床上来! !

回复 13 楼 2012-08-08 18:52 举报 |

冰凌湖

( 片刻过后 )

【 平静 】—— 咱们萧家的种一向都是修长挺拔的, 尚未出过你这样的胖子.

【 哀怨 】—— 小叔你嫌弃我.

【 挑眉 】—— 真是被人宠坏了, 嫌弃一下都不行?

【 可怜 】—— 不是…

【 无奈 】—— 若不是相信皇嫂的为人… 哎! 真是想不透你这样胆怯的小肉粽怎么会是我萧家人!

【 嗫嚅 】—— 因为上天要我成为你最亲的人.

【 愣怔 】—— 关键时候,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

【 笑 】—— 呵呵…

( 下人正在给王爷上药 )

【 皱眉 】—— 嘶! 痛痛痛!

【 担忧 】—— 小叔你还好吧?

【 转为镇定 】—— 你怎么来我府上了? 身为皇帝是可以随意出宫的? !

【 关切 】—— 听说您骑马摔了, 阿言实在担心…

【 愠怒 】—— 什么骑马摔了? ! 谁传的? ! 我是驯那匹烈马!

【 闷闷的 】—— 哦… 小叔…

【 瞥一眼 】—— 做什么?

【 小心翼翼 】—— 小叔您今晚还能进宫同我睡么?

【 眼眸沉沉 】——…

【 低头 】——…

【 怒极反笑 】—— 阿言, 这才是你来看叔的重点吧?

【 嗫嚅 】—— 小叔要是不方便, 那… 我陪小叔在府中睡觉也是可以的.

【 爆发 】—— 混账东西! 我在你眼中是什么? ! 陪睡觉的么! ! !

【 被吓到 】—— 不… 不是的…

【 砸出手边的枕头 】—— 滚回宫去! 从今以后自己睡! 立刻! 马上! 必须! !

( 梦中 )

【 单膝跪在床边, 轻唤 】—— 皇兄.

【 虚弱睁眼, 声音低沉 】—— 九弟么?

【 垂眸 】—— 是.

【 缓缓闭眼 】—— 朕方才梦到五弟了.

【 有些愣怔, 沉默不语 】——…

【 疲惫虚弱 】—— 知道当年为什么他会败么?

【 不明用意, 恭敬作答 】—— 臣弟不知.

【 微弯唇角, 断断续续 】—— 因为他喜欢一个太监. . . 其母位卑早逝, 他不受宠. . . 只有那个贴身伺候他的太监. . . 从小就对他好. . . 他当这份感情敛得好. . . 其实朕都知…

【 有些惊诧, 仍旧缄默 】——…

【 敛笑 】—— 所以在那. . . 前一天, 朕着人挖了那太监的膝骨送与五弟… 他就乱了… 那时你还小, 什么都不知吧?

【 恭敬 】—— 是, 那时, 臣弟十岁.

【 疲惫 】—— 言儿如今只有七岁. . . 往后. . . 就他一个当主子的待在宫里. . . 你需多与他亲近. . . 莫因缺少亲情关爱而闹出五帝一样的孽缘. . . 当帝王的, 最要不得软肋…

【 恭敬 】—— 是.

( 现实, 夜晚 )

【 猛然睁眼, 翻身坐起 】——…

【 惬意 】—— 呼… 呼…

【 摇摇小孩的身板 】—— 阿言! 阿言你醒醒! 醒醒!

【 蒙蒙睁眼 】—— 唔… 小叔你怎么了?

【 把小孩拉起, 对着自己 】—— 我今日看你跟一个小太监玩得挺好?

【 眨了眨眼 】—— 小叔到过御花园?

【 愠怒 】—— 别岔开话题!

【 乖乖的 】—— 他是打理御花园的, 我看他花种的好就跟他多讲了几句, 他也不怕我, 告诉了我好多宫外好玩的东西.

【 立马沉下脸, 呵斥 】—— 萧言! 你是当皇帝的人! 怎不知尊卑与太监亲近! ! 毫不自尊自重! 也不怕丢了皇家的脸! !

【 惊吓 】—— 小叔… 我, 我只是…

【 怒斥 】—— 还敢反驳? ! 明日给我罚抄 《 伦术 》 一百遍, 好好给我反省君臣尊卑!

【 委屈 】—— 是.

【 犹觉不够 】—— 明日起我会把你殿中伺候的小太监统统换成老太监, 你可有异议?

【 更加委屈 】—— 没有.

【 思索 】—— 或许暂时也该把年轻的宫女换掉…

【 崩溃! 转身躺下, 用被子闷住头才敢小爆发 】—— 随便你了! 随便你了! 你要换掉就全部换掉吧! ! !

( 半夜 )

【 微弱, 痛苦 】—— 救命… 救命…

【 迷蒙睁眼, 半睡半醒 】—— 唔…

【 微弱, 痛苦 】—— 救命… 救命…

【 看到床下伸出一只手, 猛然惊醒 】—— 你! 你怎么跌到床下去了? !

【 被惊到清醒, 嗫嚅 】—— 叔…

【 气不打一处来 】—— 混小子你是猪啊? ! 掉下床也没让你彻底清醒过来么? ! 只知道迷迷糊糊喊救命? ! !

【 颇感丢脸, 小脸通红 】—— 小叔… 我错了… 我不该半夜吵醒你.

【 脸色稍缓 】—— 行了行了, 伤到哪儿没有? 没有就爬上来.

【 伸出小手, 眼神可怜 】—— 小叔拉阿言一把好么?

【 狐疑, 伸出手 】—— 真伤着了? … 嗯… 唔…

【 努力翻滚上床, 一个不慎, 压在了皇叔身上 】—— 呃…

【 脸色涨红, 喘不过气, 眼神恐怖 】—— 唔! 混小子你是猪啊! !

【 紧张, 急忙爬起 】—— 小叔, 我不是故意的.

【 喘过气来, 咬牙切齿 】—— 说! 你现在到底多少斤了? ! 每天饭量多少? !

【 小眼神可怜兮兮 】—— 九十多. . . 两碗. . . 四餐…

【 一口气被哽, 手指微颤 】—— 你! 你真打算做猪不成? ! 萧言, 你才八岁! !

【 脖子一缩, 小脑袋耷耸 】—— 我也不想的, 可是我会饿.

【 手指捏起小孩的下巴, 眼神凶狠 】—— 饿也给我忍着! 为了你以后不成为一个猪皇帝, 听着, 从明天开始给我减少饭量! 每天三碗, 只少不多! 下午跟顾将军习武也要增加课程, 双管齐下!

【 可怜兮兮 】—— 小叔, 我会饿死的…

【 冷眼 】—— 哪这么容易? !

【 眼睛水雾蒙蒙 】—— 小叔, 阿言会饿死的…

【 挑眉 】—— 如果你想要以后胖得被人嗤笑, 你就尽管吃, 我不会管你.

【 一刻泪珠滑落, 扯住皇叔衣襟 】—— 不要, 小叔不要不管我.

【 拇指抹掉小孩眼泪, 故意寒脸 】—— 那你照不照做?

【 犹豫点头, 声音哽咽 】—— 照做, 阿言照做.

【 唇角微弯 】—— 乖了, 睡吧.

( 过了两年, 小皇帝减肥初见成效, 十岁, 依旧九十多斤 )

( 夜晚, 御花园, 凉亭 )

【 扯扯皇叔的衣摆, 眼神乞求 】—— 小叔, 今天是夏夜节, 您带阿言出宫转转吧?

【 凭栏而坐, 漫不经心看一眼被扯的衣摆 】—— 民间青年男女的节日, 你想要凑热闹还差了七八年.

【 讪讪收回小胖手 】—— 我就是好奇他们是怎么过的, 热不热闹, 好不好玩…

【 轻笑一声, 懒懒道 】—— 这有什么好玩的, 规矩无非是中意谁, 送谁花, 答应了, 回赠花. 上至帝王下至百姓, 到了适婚年龄夏夜节都这么过. 怎么? 难道这些民俗太傅没教予你? !

【 扁扁嘴 】—— 教了, 可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体验一下嘛.

【 挥挥手赶人 】—— 你太闲就看书去! 别扰我清净!

【 不情不愿起身离开 】—— 哦…

( 片刻过后, 黑夜中颈后伸出一只手, 沉思的皇叔瞬时觉得鼻间飘香, 细看, 小胖手上有一枝娇艳的紫色蔷薇 )

【 皱眉 】—— 冷不丁冒出来吓我作甚?

【 绕至皇叔身前, 笑得可爱 】—— 送给小叔的.

【 眉头皱得更厉害 】—— 紫蔷薇是我们萧氏皇族的族花, 你可知将它在夏夜节送人的寓意?

【 摇头 】—— 不知…

【 无奈扶额, 狠狠道 】—— 笨蛋! 想是族花也自是应该送与最重要的人呐! 皇后! 这是送与你未来皇后的! ! 伍青成那老头竟连这都没教!

【 赶忙扔了手中花, 一脸可怜 】—— 小叔别生气了, 太傅或许说过, 是阿言忘了.

【 冷冷瞥一眼刚好被扔在自己衣摆上的花 】—— 不同的花送出去有不同的含义, 我问你, 对贤臣表达信任之意该送什么花?

【 低头想了想, 转身摘了一朵花给皇叔 】——… 这个?

【 脸寒如冰 】—— 箫言, 你是存心气我不成? !

【 被吓, 扔了手中花 】—— 小叔, 阿言又送错了么?

【 瞥一眼又被扔在自己衣摆上的花, 气不打一处来 】—— 你说呢? ! 紫玉兰是送与贵妃的!

【 嗫嚅, 低头 】—— 阿言知错了, 小叔别气了, 我以后一定好好记住送花的寓意, 再也不会给小叔丢脸了…

【 一脸恨铁不成钢 】—— 滚, 滚, 滚, 没记好这些就别让我再看到你!

( 黄道吉日, 宜嫁娶 )

【 落下一颗棋子, 乞求地看着对面的皇叔 】—— 小叔, 今日户部左侍郎迎娶中书令的千金, 我想出宫去看看.

【 落下一颗棋子, 慵懒抬眸 】—— 民间嫁娶有什么好看?

【 笑得阳光 】—— 这不是他们求我下旨赐的婚么, 太傅说牵了线就算是红娘呢!

【 冷笑 】—— 他们要结是早就定好的, 找你不过是走个过场, 求个体面! 你还真拿自己当月老? !

【 泄气 】—— 这个… 我也知道, 可还是好奇…

【 放缓了语气 】—— 行了, 我不愿你出宫也是因为嫁娶场面鱼龙混杂不利你安全, 专心下棋!

【 一脸可惜 】—— 哦…

( 不多时, 冯公公慌忙来报, 小皇帝整整衣服下榻来到外殿 )

【 跪地 】—— 陛下, 左侍郎的大喜被人搅了!

【 惊奇 】—— 什么? !

【 慌忙 】—— 方才宫外来报, 新娘子门还没进就被一人单骑给抢了!

【 内心唯恐天下不乱, 表面皱眉 】—— 这可真是荒唐! 光天化日竟敢抢了朕赐婚的新娘!

【 颤声 】—— 陛下. . . 奴才方才没说明白. . . 宫外传回的消息是左侍郎被那人给劫走了…

【 一脸古怪 】—— 你说什么?

【 颤声 】—— 被抢的不是中书令千金, 而是左侍郎谢少容谢大人…

( 返回内间, 爬上软榻 )

【 愁苦 】—— 小叔您都听到了吧, 我这红娘是做的失败了.

【 从思考中抬眼, 沉吟 】—— 我问你, 等会儿中书令来向你讨说法, 顾将军来为他儿子求情, 你怎么处理?

【 歪头, 满眼疑惑 】—— 这关顾将军什么事? 他为什么要来替儿子求情?

【 冷笑 】—— 因为抢了谢少容的不是别人, 正是顾少将顾扬.

【 眼睛眨巴眨巴 】—— 他为什么要抢左侍郎?

【 皱眉, 觉得难以解释 】—— 因为左侍郎上辈子欠了他的债!

【 眼睛水灵灵的写满好奇 】—— 欠了什么? 顾少将要这样坏人好事?

【 沉下脸 】——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说说等下你要怎么处理!

【 迟疑 】—— 让… 左侍郎先还了顾少将的债?

【 阴沉 】—— 你说什么? !

【 瑟缩了下 】—— 不对么? 欠债还债, 天经地义…

【 扶额 】——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 追问 】—— 不对么?

【 抬头, 一脸阴沉 】—— 对, 太对了!

【 被吓到, 嗫嚅 】—— 或许. . . 我还是错了. . . 等下就交由小叔来处理吧.

【 冷冷看小孩一眼 】——…

【 缩了缩肩膀 】——…

11

过了几日.

夜晚.

凝神香被燃起, 轻纱珠帘被放下, 徒留一抹淡淡的暖色在外间, 伺候的宫人鱼贯而出.

王爷穿着里衣坐在床上, 解着自己的发带看向小孩: “怎么还不过来睡觉? !”

小皇帝眉间有着淡淡的忧郁, 慢吞吞掀开珠帘走近前来: “小叔…”

王爷一头墨玉长发披散下来, 慵懒挑眉: “有话快说.”

小皇帝抬头, 一脸认真: “男人喜欢男人是对的么?”

王爷动作一滞, 忽而眼神凌厉: “你今天听谁说了什么? !”

小皇帝瘪嘴: “程开和季明玉的事闹得沸沸扬扬, 再不济也会听说点什么的吧.”

王爷眯眼: “是么? 你确定不是你好奇追问顾将军冯公公等人?”

小皇帝眼神闪了闪: “…”

王爷审视了小孩片刻, 觉得小孩既然都问到这个点上了, 骂骂过去是不行的, 助长了小孩在这方面的好奇心就不好了.

王爷对小孩招招手: “过来.”

小皇帝坐在床边, 满含求知欲的看着皇叔: “…”

王爷看着小孩的眼睛, 一脸认真的回答: “男人喜欢男人是不对的.”

小皇帝睁大了一双眼: “为什么? 我就很喜欢小叔, 难道这是错的?”

王爷抬手给了小孩后脑勺一下子: “这不一样!”

小皇帝辩解: “这怎么不一样? 我喜欢小叔, 想要天天和小叔在一起, 天天和小叔一起睡觉, 餐餐和小叔一起吃饭! 如果这都不是喜欢那是什么? ! 还是说小叔你根本就嫌弃我对你的喜欢, 所以才否认? !”

王爷觉得头疼, 发现自己根本做不来语重心长解释那一套, 俊眉一皱, 怒目而视: “哪来这么多喜欢不喜欢! 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喜欢!”

小皇帝不服气: “我怎么就不懂喜欢了? ! 你总是因为我年纪小就看轻我, 觉得我这也不懂那也不懂! 其实我看小叔你才是连喜欢都不懂的人!”

王爷脸都气扭曲了: “你竟然敢这样说我? !”

小皇帝脖子一梗: “那你说你喜欢谁? !”

王爷: “我…”

一时语塞, 竟是没个能说出来的对象.

小皇帝眼神一暗, 小声嘟囔: “你没有喜欢的人… 你果然不喜欢我.”

王爷恼怒: “少在这儿钻无用的牛角尖! 反正男人喜欢男人是不对的! 有朝一日你若敢闹出季程二人这种事, 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说完也不管小皇帝, 躺下, 睡觉.

小皇帝站了会儿, 王爷才感觉到小孩悉悉索索爬上床的动作.

叔侄俩平躺在床上好一会儿, 王爷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 忽觉小孩的脑袋凑上前来, 贴在他耳边说: “小叔你没有喜欢的人也没关系, 有阿言会喜欢您的.”

心中嗤笑于小孩的认真, 可王爷不知怎的就觉得受用了.

发现养孩子有时候也是一件挺窝心的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人睬我 = =

3 thoughts on “JQ nảy sinh sử của tiểu hoàng đế và hoàng thúc hắn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1. Pingback: Diễn biến gian tình nảy sinh giữa tiểu hoàng đế và hoàng thúc của mình | ๋· ღ Tam Dương Kỳ Nữ ღ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