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ồ phiến – Lại Nhĩ

狐骗 by 赖尔

灵异短篇

插图作者: 桀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 主角: 白璧, 何子晏, 杨苏 ┃ 配角: ┃ 其它:

长江边, 清晨雾霭弥漫. 江面之上, 在天与水之间, 似是拉开了一道淡白幕帘, 看不真切. 透过迷蒙白雾, 只听见朗朗读书声, 被蕴着水汽的晨风远远送来 ——

“小人闲居为不善, 无所不至, 见君子而后厌然…”

稚嫩童声整整齐齐地念着句子.

继而, 便听得一清朗男声, 隐隐含着笑意:

“小人闲居为不善, 这句便是说: 小人在独处的时候, 什么坏事都会做出来, 但一旦见到君子, 他就会觉察到自己的行为不好, 于是遮遮掩掩…”

日头稍起, 晨光穿透迷雾, 在江面上映出点点波光, 也映出了岸边那小小的木屋. 暖阳自窗棂中穿过, 洒下一地金色, 洒在窗边孩童的脸上, 将胖胖小脸上细微的绒毛, 也都映得清清楚楚.

“夫子夫子, 我知道, ” 木屋里侧一个圆脸的小鬼头, 将手臂举得高高, “这就是夫子你上次说的, 自… 自惭形岁!”

“笨! 是 ‘ 秽 ’, 不是 ‘ 岁 ’!” 坐在圆脸小鬼边上的男孩儿, 皮肤微黑, 只见他不屑地斜了同座一个白眼, 伸出小手, 想也不想一巴掌拍上对方的后脑勺.

见此情景, 在场唯一的大人, 不怒反笑.

那是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 即便不看他手中的书卷, 也觉此人面目五官甚是书卷气. 只见他眉目清秀, 发冠簪得整齐, 鬓角一丝不乱.

唇角微扬, 黑眸之中尽是笑意. 他扬手, 以书卷轻扣黑皮小鬼的脑袋, 以示惩戒 —— 动作幅度虽大, 下手却极是轻柔.

再然后, 他从袖中掏出两根糖棍儿, 先递给圆脸小家伙一根, 笑道: “奖你活学活用.” 又递给小黑皮一根, 笑说: “奖你记得牢靠.”

屋 □ 才六个孩童. 见了此景, 登时”夫子, 夫子” 地喊成一片, 各个都要糖. 青年一一应了, 暂且停了课堂, 逐一将糖棍递给孩童们.

娃娃舔着糖棍, 眉开眼笑, 嬉嬉闹闹地说话. 靠窗的那个胖乎乎的小鬼, 先前专注于念书, 这下摇头晃脑地往窗外去望呆. 这一望, 让他”啊” 了一声出来:

“啊! 有只小狐狸!”

娃娃们一股脑地凑到窗边望去, 青年亦不例外.

江边水岸, 嫩绿的杂草地上, 一只小小的白狐静静地停在那儿. 江风轻轻拂动它雪白的绒毛, 一双碧绿的眼直直地向木屋这里望来.

小家伙们都觉得新鲜, 惊叹的”哇哇” 声不断. 小黑皮胆子大, 冲着白狐”区区” 了两声, 一边要翻窗子往外跑 —— 却给青年伸手 摁 住肩膀, 拦下了.

屋内的动静惊起草地上的麻雀, 飞了又落. 可那小狐狸却仍是不动, 依然那般静静地望来.

莫名地, 青年的视线与之对上了.

被那样一双眼凝视着, 青年的心中不免有些发 憷. 对于兽类的眼神, 他自然是从来未曾研究过. 在那碧眼之中, 他瞧不出悲与喜, 瞧不出任何情绪, 唯一能确定的, 只是它仍这么静静地望着自己.

晨雾又起, 渐渐弥散, 侵了岸边. 那雪白的毛融入雾霭当中, 似是隐去了. 可青年却分明觉着, 那双翠绿色的眼, 仍是锁定自己, 似是天地间再无二物一般.

青年愈是生奇, 愈是生疑. 叮嘱小鬼待在屋里之后, 他推开门, 走了出去. 门”吱呀” 一声, 惊得树上鸟振翅飞离, 也让那小小白狐, 动了 ——

却不是惊得逃去, 而是缓缓向他走来. 行至青年面前, 小白狐停下步子, 蹲坐下来, 昂首望他.

眼见小狐狸生得可爱, 尾巴还不时摇动, 青年蹲下身子, 探手轻轻抚摸了下那如雪的柔毛.

小狐狸不避, 只是静静地坐着, 凝视着青年, 任由他轻抚自己的脊背. 半晌之后, 它忽然伸出前爪, 搭上青年垂下的左手.

“哈.” 青年扬起唇角, 勾勒出浅淡的笑意. 再不觉有异, 只知这小狐狸显是与他有缘. 他轻轻反握住那只小巧的爪子, 轻笑.

小家伙们见小狐狸非但不伤人, 还与夫子处得很好, 一个个都迫不及待地奔出屋外, 围着小狐狸七嘴八舌. 胆子小的只敢伸手摸摸毛茸茸的尾巴, 胆子大的揪起小狐狸的耳朵. 一开始小狐狸还能忍着不动, 到最后显是怒了, 轻轻一跃便跳上青年的肩头, 干脆把脑袋埋在他的颈边, 再不动弹, 似是睡着了一般.

青年无奈地牵动唇角, 拍手招呼小家伙们回屋, 又继续念起”小人闲居为不善” 来.

专注于讲解手中书卷的他, 不曾看见, 颈窝边的小白狐, 偷偷眯起一只眼, 以那双碧绿的眸子, 静静地凝视着他的侧脸.

已近正午. 何子晏将小家伙们送出屋外, 目送着他们迈着小短腿, 三三两两地跑向渔舟, 喊着爹娘嚷着肚饿. 他轻笑一声, 转身回屋收拾起板凳, 又将书卷叠叠齐了, 端端正正地摆好.

见他手上忙着拾掇, 小狐狸忙跳下他的肩膀. 晃了晃毛茸茸的尾巴, 它仰头看着他的动作, 随着何子晏的脚步, 从小屋的这一头绕到那一头, 却始终蹭着他的脚边打转.

何子晏见了, 不禁好笑. 他想也不想, 竟像是叮嘱娃娃们一般, 对着脚边的小狐狸念了一句: “乖, 那边坐着去. 等一会儿便好.”

满是白色绒毛的小耳朵动了动, 似是听见了一般. 然而, 小狐狸仍是仰头望着他, 仍是粘在他的脚边, 偶尔甩甩尾巴, 拭过他的布鞋.

扬起唇角, 何子晏更觉好笑: 他怎的糊涂了, 竟跟它讲起了道理, 以为它听得懂一般. 想到此处, 他笑着轻轻摇首, 再也不多说, 只是蹲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便又起身收拾起来.

也不知多久, 渐渐便隐了阳光, 天色微暗. 不多时, 灰色天幕便落下雨丝, 砸在泥土上, 淅淅沥沥连成一片. 再不久, 泥地上汇了水洼, 水珠顺着檐角滑下, 落在水洼里, 急一声, 慢一声.

何子晏抬眼瞥一眼窗外, 天地之间的雨帘, 隔了远处岸边柳树, 真若青烟似的. 他取下木撑子, 阖了木窗, 拿起门边的蓑衣穿上, 继而又蹲下望向那双绿眸, 伸出手, 笑着询问: “可随我来?”

小狐狸毫不迟疑地搭上爪子. 何子晏”哈” 了一声, 将小东西抱在怀里, 拢好蓑衣.

雨声淅淅, 打在斗笠上, 又顺着沿儿滑下来, 在眼前拉开一道珠帘. 蒙蒙烟柳看不真切, 何子晏顺着小路往自个儿的屋里走, 泥水湿了布鞋. 小狐狸被搂紧在蓑衣里, 倒是半滴雨也没淋着.

待到推门进屋, 何子晏先是将小家伙放到桌上, 方才回身脱下蓑衣抖落雨珠. 而小狐狸蹲坐在桌上望他, 见他弯下身擦拭起裤管, 它忽转头跳下了桌, 在屋中打量一圈后, 径直奔至木床下. 再回身之时, 口里竟叼了一双干净的布鞋.

眼见小狐狸叼着鞋走到他的面前, 何子晏先是一愣, 继而便是轻笑道: “哈, 多谢.”

对于这小家伙的善解人意, 何子晏不由地想到”通灵性” 这个说法来. 于是, 他干脆蹲在小狐狸的面前, 笑道: “我姓何, 字子晏. 既然你愿意随我回家, 我便给你起个名儿, 可好?”

小狐狸竟当真点了点脑袋. 何子晏更觉此狐通灵, 与自己有缘. 他思忖片刻, 轻声询问: “见你一身似雪柔毛, 便叫你 ‘ 小雪 ’, 如何?”

小狐狸瞪他一眼, 竟然转了个身, 以屁股冲着他, 抗拒之意很是明显. 他更觉得好笑, 于是绕到它的正面, 笑问: “那就… 小白?”

碧绿的眼瞥来, 毛绒绒的尾巴高高竖起, 扫过何子晏的脸颊. 虽是不疼, 但这个动作怎么也不像是满意的表现. 见那双碧眼瞥了自己之后, 小狐狸便昂首望向别处, 再不看他, 何子晏突然有种感觉:

他被狐狸鄙视了.

这个认知让他啼笑皆非. 沉吟良久, 他轻抚小狐狸的脊背, 轻声道: “你的眼睛好似碧玉, 白与碧, 我便取个谐音, 唤作 ‘ 白璧 ’, 可好? 取白璧无瑕之意, 你觉得如何?”

小狐狸的身形一顿, 只那般静静地蹲坐着, 许久也不动弹. 正当何子晏以为它对此仍是不满, 正思量着是否再换一个名的时候, 它却回过神来, 伸出小爪子, 搭上他的手.

见它不偏不倚地望着自己, 何子晏忽然觉得, 它好似望了许久一般. 自初见那一刻, 它站在烟柳之下的草地上望来, 便这般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仿佛是有话要说似的.

轻轻摇头, 暗笑自己想得太多. 何子晏轻唤一声:

“白璧.”

小狐狸忽然纵身跳上他的肩头, 将脸深深地埋进他的颈窝里, 良久不曾抬起.

就这般, 何子晏多了一位”狐友” .

这位”狐友” 的脾气甚是古怪, 比起读书的娃娃们还要难教. 他为它准备了白饭, 拌了些碎肉, 一齐放在盆里. 可白璧却连瞧都不瞧食盆, 视而不见地踱步而过, 然后径直跳上他的木桌.

何子晏暗暗好笑, 认命地端起食盆摆在桌上, 还做了一个”请” 的手势. 可那白璧还是不搭理, 却蹲坐在他的手边, 见他夹菜, 它想也不想地咬上一口.

这家伙, 还真是个娃娃脾气, 难不成还要他喂么? 何子晏揣着明白装糊涂, 佯装不明白, 只道小家伙饿了的时候自然会吃东西. 谁知道白璧却是个不合作的, 只要不是他喂来的食物, 便半口也不吃.

到了最后还是何子晏心疼, 怕小家伙饿着, 只好由着它耍赖, 由着它跟自己同吃 —— 若说是小娃娃, 那还能说些道理, 让他们明白莫要养成饭来张口的做派. 可再怎么通灵性, 白璧也还只是小狐狸, 他怎能奢求让它明白什么做人的道理? .

不过, 虽然白璧对吃饭的地点和人挑剔了些, 但万幸的是, 它半点不挑食. 何子晏吃什么, 它便吃什么, 也从不像一般狐狸那样会去村里偷鸡.

更神的是, 何子晏看书的时候, 它还会坐在一边跟着看. 原本他只当白璧是望着书发呆. 可当有一次, 他看完书卷打算翻页的时候, 白璧忽然伸出狐狸爪子, 摁 住他的手, 直到片刻待它看完了那页之后, 才松开爪子示意他可以翻页了.

那一刻, 何子晏全然呆住了. 错愕, 惊奇, 难以置信: 就算是再通灵性的动物, 也不可能识字啊! 除非…

他呆望了白璧半晌, 最终忍无可忍咳嗽一声, 阖上书卷, 正色道:

“白璧, 你… 你是不是… 妖怪?”

谁知道小家伙斜了他一眼, 干脆甩着尾巴潇洒一转身, 拿屁股对着他, 埋下头睡觉, 再不搭理他.

面对如此直白的拒绝, 何子晏登时无语. 想了好半天, 他勉勉强强将方才的事情归结为巧合 —— 然而, 其实在他心中, 早就隐隐约约地有了别的答案. 更令他不曾料到并大为惊讶的是: 就算方才认为白璧是妖异, 他竟是惊讶大过惊恐, 并未曾对它觉之恐怖畏惧.

望着那雪白的毛绒绒的尾巴, 何子晏在唇边扬起苦笑的弧度: 巧合也好, 妖异也罢, 白璧已然成为他的小友, 只能以”缘” 字做解.

然而, 让何子晏不曾料到的是, 这位似是有缘的小友, 竟会向他下了杀手…

那一夜, 细细雨声自窗中传来. 虽说春雨润物细无声, 然而檐角水珠逐一凝聚, 淅沥而落, 在地上水洼里, 时缓时急地奏出一支浅浅和歌.

这无月的暗夜, 也让屋中一片黑沉. 何子晏本是睡得香甜, 可渐渐便觉胸口越来越沉, 像是压了一块大石, 压得他动弹不得, 就连呼气都困难起来. 而与此同时, 他也觉着脖子愈发生疼, 并且是不多时便变本加厉地疼得越来越厉害.

自熟睡中转醒, 何子晏动了动眼皮, 想要直起身子. 可就是这么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 却让他耗费了十足的力气. 颈项上的痛感越发难以忍受, 他忍不住”嘶” 地抽了一口气, 努力想睁开眼 ——

朦朦胧胧之中, 只在那一片漆黑里, 看见一双绿莹莹的眼.

任是还算胆大的何子晏, 在夜半十分, 于黑暗中看见这样一双充盈妖异之色的绿眼, 也难免心头一颤. 脊背爬上莫名的寒意, 他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冷气, 此时方真正觉着什么叫那一个”怕” 字.

然而, 不消片刻, 他便回过神来: 必是自家白璧爬上床来, 压着他了. 正想轻笑一声, 将它搬至一边, 可他又觉得不对劲 ——

脖子上疼得厉害, 他伸手一摸, 痛得钻心的同时, 竟然摸了一手的粘稠温热.

何子晏忙起身掌灯. 可起身下床的那一刻, 一阵眩晕让他头重脚轻, 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幸好及时扶住床沿, 强撑住了. 忍着难以言喻的虚浮恍惚之感, 他探手于桌上摸索, 终于燃起了灯烛.

眼前的景象令他惊得呆了: 只见自个儿的掌中一片鲜红. 愣了半晌放才明白过来的何子晏, 忙低头去看: 却见中衣的领口尽被染红. 探手去摸, 脖上的伤口仍未止血, 温热液体顿时红了指腹.

他慌忙拿了布巾 摁 住伤口. 忍痛直起身, 他刚想去柜中寻些伤药, 就在转头之间, 却见床铺之上, 白璧正蹲坐在那里, 以绿眸锁定着他.

它的嘴边满是鲜血, 染红了白毛.

妖异的碧绿狐眼, 雪白的毛皮之上斑斑点点的血迹, 这景象是说不出的诡异. 更让何子晏惊惧的是, 白璧的狐脸上, 竟分明拉出了一抹似笑的神情… .

眼见这一幕, 何子晏又惊又怒, 吓得他打了一个寒战. 也不顾屋外雨夜, 他开门冲了出去, 拔足狂奔.

白璧却仍是那般, 静静地蹲坐在那里, 望着他的动作. 直到摇晃的门被风关上, 直到青年的身影消逝于暗夜之中, 再也望不见了, 它才终是移了视线, 转而望向窗外细密的雨丝织一道茫茫雨帘.

桌上的灯烛仍是亮着, 摇曳的火光将小狐狸的影子投映在墙壁之上, 晃出阴晴不定的诡异阴影. 一眼望上去, 竟再不似原先那只短腿儿的小狐狸, 而是一道颀长的黑影… .

对于何子晏来说, “白璧是狐妖” 这个认识, 还不及”白璧要杀他” 这个认识来得更惊悚. 然而, 当他半夜三更敲开大夫家的门, 面对老伯大惊失色的追问, 何子晏忽又迟疑起来 ——

若据实相告, 村人们必定是要聚集除妖的… .

一想到那个圆滚滚的小毛球, 乖乖地蹲坐在他的手边看书, 又或者是撑着木桌子与他抢菜, 有时它什么也不做, 只是倚在他的脚边, 静静地以翡翠一般的眼睛凝望着他.

从惊惧之中冷静下来的何子晏, 越是思量, 越是觉得, 白璧并非凶残妖异. 而那个会在自己脚边埋头睡觉的那个白毛的小狐狸, 不至有心害他.

想到这里, 何子晏打定了主意. 面对大夫的询问, 实是不擅长说谎的他, 支支吾吾想了半晌, 最终扯出了一个连娃娃都骗不过的借口: 被狗咬了.

再不给大夫质疑”狗怎会咬到脖子上” 的工夫, 何子晏一待伤口被裹好, 便作揖告辞. 行出屋外, 之间东方已泛了鱼肚白, 细雨却还未停. 大夫借来油纸伞, 何子晏忙连声谢过, 接了油伞, 踏上回家的土路.

虽是心意已决, 可一想到要与一只狐妖谈道理, 何子晏心里难免还是嘀咕. 一路上, 他便这么一直思忖着说辞. 可还未等他想好, 就已行至家门前.

望着再熟悉不过的柴门, 他却直直地愣住.

一时之间, 万籁俱寂, 只听见细雨罗在伞面油纸上, 那微微的”沙沙” 声响.

天越来越亮了, 烟雨之中, 柳枝随风轻曳. 天地间, 那一道细密的珠帘, 将远处的物事朦朦胧胧地隐去了. 檐角水滴汇聚而落, 竟似晶莹宝珠, 坠落地面, 良久, 便听一声”叮咚” 作响.

仍是未相处什么合适的说辞, 何子晏不禁在唇边勾勒出一抹苦笑来: 常言道, “书到用时方恨少”, 可怜他寒窗苦读数年, 可现下搜肠刮肚却也想不出什么良策. 半晌之后, 他终是合上纸伞, 轻轻甩落水珠, 再然后, 曲了手指, 轻声扣上柴门:

“白璧?”

回答他的, 自然只有漫天落雨之声. 唤了两句, 他不由觉得好笑: 明明是回自家屋子, 怎的客气起来. 再说, 就算白璧是狐妖, 也不代表它会应门啊.

想到此处, 何子晏伸手推门 —— 可就在他触及木门的那一瞬, 门竟自行开启了. 伴随着”吱呀” 的声响, 映入眼帘的, 还是那双碧眼.

他打了个寒战, 却并不觉得太过意外. 而当他看见, 原本一直蹲坐在正对门扉的木桌上, 直直望着门口的白璧, 在见到他的那一刻, 眼光闪了闪, 随即转过头去趴在桌上, 以屁股对着他. 见到这一幕, 何子晏觉得: 这一趟, 他是来对了.

“白璧, ” 他轻声唤道, 绕到小狐狸的面前, “我们谈一谈, 好么?”

白毛狐狸一甩尾巴, 将脑袋埋进前肢里, 好似听不见一般.

思忖到白璧的异能, 何子晏原先还存着些许的畏惧之心, 可现下, 见到它这样几近孩子气的处事方式, 他是连个”怕” 字也都忘却了. 眼见小狐狸这般不合作的态度, 他伸手拽了小家伙毛绒绒的尾巴, 想示意它过来. 谁知小鬼既不用异能抵抗, 也不曾如他所愿地听话回身. 扯着扯着, 一人一狐竟然较起真来:

何子晏微微加重了手劲, 白璧则干脆将爪子扣进木桌里, 任他如何拽如何拉, 就是不动如山.

见好好的木桌给狐狸爪子掏出几个窟窿来, 何子晏哭笑不得, 忽觉这白璧就跟寻常孩童似的, 闹起别扭来, 劝又劝不得, 打又打不得… .

忽然之间灵光一闪. 何子晏松开手, 直起身子, 大步向门口走去, 再也不看白璧一眼. 行至门外, 他还好心地将门关上了.

屋外, 春雨凄凄, 江面上似是飘起青烟. 何子晏默默在心中数了三声, 突然转过身去, “咚” 地推开屋门 ——

地上的小狐狸显是始料未及, 被这动静惊得向后退缩了一步, 然后立即明白过来, 于是用那双翡翠似的眼睛, 狠狠地瞪着何子晏.

他却不怕, 反倒浅笑出声: “怎么? 舍得不睡了? 终于肯看我了?”

面对他的笑容, 白璧忽僵了身子, 不躲也不动, 只是那般怔怔地望着面前的青年 —— 不过在几个时辰前, 差点被他咬断了喉咙的青年.

“唉 ——”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让何子晏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然而下一刻, 面前忽然起了一阵青烟, 迷得他睁不开眼.

再望, 却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高瘦青年.

“白璧?” 他下意识地唤了一声, 算是确认.

白衣的青年不曾答他, 只是以那双翡翠似的的绿眼, 静静地望着他. 波澜不惊的面容之上, 看不出任何表情, 只觉陌生的冷漠.

“想不到, ” 何子晏轻咳一声, 笑道, “原来你都长这么大了. 那怎么还尽是撒娇, 非要人喂不可?”

“…” 白衣青年冷漠的表情瞬间龟裂, 一记凌厉白眼扫来, 却在瞥见那人唇边清浅弧度之后, 终是垂下眼去, 只将身侧拳头捏得紧紧.

虽说是何子晏提出”好好谈谈” 的要求, 然而他所预期的对象, 不过是那个雪白的毛绒绒的小狐妖, 不曾想到刹那之间, 那个曾经蹭在他的脚边为他叼来布鞋的小家伙, 竟然顷刻之间拔了个头. 不但不是个孩子, 反而还是个青年.

民间传说之中常有这样的说法: 妖异要修炼成人形, 怎么也得几百年的时间. 面对眼前这个明显比自己年长的狐妖, 何子晏一时间竟不知再用怎样的语气与之谈话: 早就习惯将白璧比作是”小鬼头”, 可眼前的青年, 再不若小狐狸时的可爱, 剑眉绿眸, 嘴唇紧抿半句话也不说, 看上去真不似是个好脾气的.

正在何子晏用”相由心生” 的原理揣摩着青年的个性之时, 一直未开口的白璧, 缓缓冷声道:

“我是来取你性命的.”

这个答案倒不至于太意外, 毕竟白璧有半夜三更想要啃断他脖子的前科在. 何子晏挑了挑眉, 疑道: “我可曾与你结怨?”

“无.” 青年冷淡地道, 仿佛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似的.

“那…” 何子晏思忖片刻, 只能大胆猜测, “前世有仇?”

“…” 青年沉默良久, 只是用那双碧绿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书生, 半晌之后方才再度淡淡开口:

“无.”

眼见面前的书生微微敛起眉头, 颇有疑惑之色, 白狐幻化而成的青年久久不再开口, 只是垂下眼, 缓缓地再度捏紧了拳头.

一声带着些许不解的轻唤, 一句”白璧”, 似是自亘古传来, 划破记忆的迷雾, 让许久许久之前那浅笑的面容, 又渐渐浮现在他的面前… .

“白璧, 勾手盖印, 大哥不会黄牛. 等你回来.”

百年前, 初春.

在那时, 还没有一个名叫”何子晏” 的书生, 只有一个喜欢蹲在书坊里偷偷看书的少年.

少年的名字很简单, 姓杨, 单名一个”苏” 字. 当镇里别家的娃娃都还在满大街跑着吼着玩”骑大马” 的时候, 杨苏却不得不将两手浸泡在初春冰寒的河水当中, 清洗着油腻的碗碟.

身边的小伙伴叫”板凳”, 一边洗一边冻得打哆嗦, 一张嘴就是骂骂咧咧: 从可恶的掌柜骂到刻薄的老板娘, 从老拿他们当马骑的少东家骂到肠肥脑满的食客, 再骂到狠心的爹娘竟然五十个铜板就把自己家的孩子卖给了无良的饭铺老板.

杨苏听了只是笑. 他不过只是个年方十三的少年, 本该仍是想跳就跳想跑就跑没心没肺哈哈大笑的年纪, 可是他的唇角微扬, 笑容却是苦涩.

沁着初春凉意的河水, 望上去甚是清澈. 阳光一照, 就连那些恼人的菜油, 也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光亮色泽, 一漾一漾地浮在水面上.

身后的小路上, 几个孩童三三两两地结伴经过, 大声地抱怨着”夫子管得严”, 抱怨着”什么文章读也读不懂”, 抱怨着”再也不要去学堂了” —— 背对着他们洗碗的杨苏, 方才听着板凳骂天骂地都还能苦笑出来的杨苏, 却在此时僵硬了笑容.

然而, 不过片刻的工夫, 杨苏终是敛去了笑容, 垂下头去, 大力地搓揉着瓷碗的边缘. 伴着”哗哗” 的水声, 身后那些孩童们的谈笑之声也渐渐远去, 最终消失在镇中土路上.

收拾好碗筷, 提起装满饭碗的厚重箩筐, 杨苏深一脚浅一脚地踏上了被春雨润得泥泞的小路. 身后的板凳”嗳嗳” 了两声, 急急吼了一句: “等等我!”

杨苏扭头一看, 板凳手里还有一半的活儿没干完. 本想帮着拾掇的他, 忽又望了望那边并不算太远的学堂. 思忖了片刻, 他轻声询问: “抱歉, 我在那边等你, 好么?”

板凳一句”还在发你的读书梦啊? !”, 让杨苏尴尬地笑了笑. 然而, 面对板凳甩了甩手做出”知道了” 的动作, 杨苏还是提着箩筐, 吃力地走到学堂边上, 偷偷蹲在了窗台之下.

夫子一句一句地念, 屋里的孩子跟着摇头晃脑. 杨苏将箩筐敦在一边, 缩起身子蜷在窗下, 也不敢出声, 只是无声地动了动嘴皮子, 对对口型也好.

就在他聚精会神地背着夫子所说的句子之时, 忽听身边”哐 当” 一声响. 他下意识地低头一望 ——

一个约莫八, 九岁大的娃娃, 正拿着他筐里的饭碗, 往地上砸着玩.

杨苏吓了一跳, 刚伸了手想制止, 可这娃娃的动作极快, 不但又砸了一个, 还蹲下来捡着碎片玩. 不料他细皮嫩肉的, 手上立马就给破瓷片划了一道口子.

娃娃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手指, 呆呆地看着血珠子滚了出来, 呆了好半天才意识到痛似的, 突然撇了撇嘴, “哇 ——” 地哭了出来.

这下子, 杨苏来不及害怕打碎了碗会有怎样的惩罚, 只是赶紧将小鬼拉进怀里安抚. 一边轻轻拍了他的背哄了句”不哭了不哭了”, 一边从衣角上撕下一小条布料, 将小家伙流血的指头给包扎好.

一番动静引得学堂内闹哄哄起来, 孩童们探头探脑地从窗口望来, 夫子也奔了出来看情况. 无处可藏的杨苏, 无无可辩解的杨苏, 只有直起身垂下了脑袋.

可令他料想不到的是, 夫子非但没有责难他, 反而冲他微一颔首. 面对夫子这般默许的动作, 杨苏欣喜若狂, 忙躬身道谢. 夫子捻了捻胡子, “嗯” 了一声转身回屋, 招呼起一屋的娃娃继续读书.

眼见夫子进屋的背影, 杨苏望了半晌. 直到人都迈进屋中关上了门, 他还是站在那里呆呆地望, 不自觉间, 就将嘴角咧到了耳后根. 良久, 好容易才回过神来的他, 忙扭头去看那娃娃的状况, 可奇怪的是, 哪里还望得见他的影子?

杨苏四下找了半天, 却怎么也寻不着那娃娃的身影, 只留下那一地碎瓷片. 眼见摔坏了四个碗, 杨苏蹙紧了眉头. 然而, 比起对于将要受到惩罚的畏惧, 眼下他心中更急, 急的却是刚刚那不过一面之缘的娃娃 ——

看那娃儿粉妆玉砌的, 怎么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可若是大户人家的娃娃, 又怎么会独自一人来这里? 莫不是走丢了的吧?

这么一想, 心中就愈急. 杨苏又绕着学堂找了一圈, 可别说人影了, 连个足印也没瞧见. 眼见这湿润的土路上只有半大的脚印, 却瞧不着小娃娃的足迹, 杨苏心里忽然”咯噔” 一下: 莫不是… 给老拐子拐走了? !

就在杨苏心中忐忑之时, 河岸边的板凳也拾掇好了碗碟一边吆喝着: “走喽!” 杨苏应了一声, 可脚步却未动, 仍是站在那里四处张望, 想要找出那娃娃. 直到板凳不耐烦地前来拖人, 见着破碗咂舌道: “完了! 你非得被打死不可!”

杨苏无奈苦笑, 只有弯身捡起碎片, 包好. 然后, 他再度背起箩筐, 与板凳一起, 踏上这算不上平坦的土路.

初春的暖阳映着清澈的河水, 在如洗碧空之下, 仿若一副极清淡又细致的画作. 然而, 比起这一片清朗和煦, 杨苏心中却是愁云惨雾: 既为将要面对的老板娘的冷脸, 又为那不知所踪的娃娃. 莫要被拐卖了才好 —— 他只能如此在心中祈愿.

月明星稀. 深蓝的天幕之上, 月已中天. 初春的晚风, 还未退去”九九” 的寒意, 吹拂在身上力道虽是轻柔, 但寒气却是足以逼入骨子里. 杨苏暂且停下剥毛豆的动作, 用手搓了搓冻得起了鸡皮疙瘩的双臂. 然而, 这个动作并未能给他带来多少温暖, 只惹得他扬了唇角, 够了出一抹苦笑来.

不出所料, 打破了碗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好在老板娘今儿个心情还算不错, 只饿了他一顿抽了他两巴掌, 再加上只要他能连夜拨好这整筐的毛豆, 也就算是过了关. 杨苏苦笑着摇了摇头, 又低下头去, 蹲在墙角边上继续忙起来. 冷不丁一阵凉风, 让他”阿嚏” 了一声.

“你冷么?”

骤然自身后传来的声音, 让杨苏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面上. 夜凉如水, 青石的砖地被浸得冰凉, 又硬又冷. 这一跌, 差点没让杨苏的屁股给摔成了两半. 可他还顾不上疼, 赶紧扭头去望:

正是今早的那个娃娃.

眼见小鬼没被拐了, 杨苏大喜, 伸手就去揉小家伙的脑袋. 而那娃娃也不认生, 不但由着杨苏揉着他的脑袋, 还往这边蹭了蹭, 眼睛笑眯眯的, 眯成了一条缝儿.

可是摸着摸着, 杨苏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 他愣了愣, 轻轻拨开掌下觉得异样的柔软发丝 —— 只见在头发里, 隐隐约约地藏着两只毛绒绒的白耳朵.

“噗通 ——” 杨苏腿脚一软, 再度跌坐在地上. 他只能瞪大了眼, 怔怔地望着那孩童, 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小娃娃皮肤白皙, 圆圆的脸蛋, 笑眯眯的, 就好似手艺人捏制的胖乎乎的白面娃娃. 可是, 在那被揉乱的头发之中, 露出的两只满是白毛的尖耳, 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的小孩子.

小家伙原本眯着眼睛笑, 但当他见到杨苏跌坐在地上不说话, 于是便敛了笑容, 睁开大眼, 伸出小指头在脸颊上刮了刮, 以软软的童音道:

“羞, 羞! 好笨! 摔了两次了!”

杨苏更说不出话了, 因为那娃儿瞪圆了的眼睛, 分明是翠绿翠绿的颜色.

小娃儿看杨苏好半晌呆呆地不吱声, 于是迈着小短腿走过来, 冲他伸出了圆滚滚的小手: “喏, 我拉你.”

本是该害怕的, 杨苏听过大人们说那些山精水怪的故事, 自然明白这毛耳朵绿眼睛的小娃娃, 非妖即怪. 然而, 那点惊讶, 那点畏惧, 在面对那笑眯眯的圆脸蛋之时, 在面对那伸向自己的藕节般的小手指之时, 却比不上心头的一阵暖.

杨苏也不知自己是不是鬼迷了心窍. 那一刹那, 他只是不想辜负一个可爱小娃娃的关心, 他只是不想那笑眯眯的圆脸蛋上, 透露出失望的神色.

他未曾多想, 只是自然而然地伸手回应, 握上那白皙的小手.

虽然娃娃说的是”我拉你”, 可是, 无论从体形还是力道, 他都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用力拽了两把, 没能拽起杨苏, 小家伙撇了撇嘴, 一脸的不满. 然而, 未等杨苏想到对策, 娃娃忽然转了转绿色的眼珠子, 干脆蹬腿一蹦, 直接扑到杨苏的身上.

杨苏哪里想到他有此一招, 根本没个准备, 突然遭这”泰山压顶” 之苦, 撞得他”咝” 地闷闷抽了一口冷气. 小家伙却不管不顾, 还用力往他怀里拱了拱.

就在杨苏不禁苦笑, 打算将小鬼拉起来的时候, 突然手边蹭过一个又绒又软的东西. 紧接着, 一条白色的大尾巴扫过他的脸颊, 盖到他的身上.

“这样就不冷了.” 小鬼把头从他怀里抬起来, 笑眯眯地望着他.

心头一热, 杨苏只觉得从心口里涌出一股暖流来, 连眼眶都暖了. 再也顾不得什么惧什么怕, 他伸手地拍了拍胸前小家伙的脑袋, 扬起唇角, 轻轻地笑道: “谢谢.”

小家伙也不答他, 只是迷迷糊糊地”嗯, 嗯” 了两声, 再然后, 不过片刻的工夫, 他竟然就这么轻轻地打起呼噜来.

杨苏不禁好笑, 忍不住轻轻挠了挠小家伙的耳朵. 似乎是觉得痒痒, 毛绒绒的白耳朵微微动了动, 大尾巴翘了起来, 好似赶苍蝇似地在空中晃了晃, 然后又乖乖地垂下, 盖在了他的手臂上. 柔软的白毛扫过杨苏的脸, 让他更觉好笑.

明月当空, 在青石板上铺下一层银霜. 就着皎洁的月光, 杨苏低头望向怀里的小鬼: 圆滚滚的小脸蛋上挂了大大的微笑, 耳朵上细细的绒毛随着夜风有着轻微的摆动. 小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衣领, 将半边脸颊侧埋进他的衣襟上的小家伙, 嘴边还挂着一条水印子, 直接淌到了他的衣服上.

杨苏哭笑不得. 怕吵着了小鬼头, 他也不去擦, 就这么任着小家伙口水哈啦地继续睡. 待到小家伙似是睡得很沉了, 他才轻手轻脚地将他抱在怀里, 换了一个姿势, 让他躺在膝盖上睡好, 自己则轻手轻脚地继续剥起了豆子.

然而, 即使杨苏已经小心翼翼地放轻了手脚, 可这个小小的震动, 小家伙还是察觉到了. 迷迷糊糊地直起身子, 小家伙抬手擦了擦惺忪的睡眼, 以软软的童音问道: “天亮了?”

“还没, ” 杨苏充满歉意地笑了笑, “抱歉, 吵醒你了.”

小家伙用力甩了甩头, 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好容易回过神来, 当他看见杨苏正在剥豆子的时候, 也伸出小手去抓豆角.

“别!” 杨苏伸手制止他: 娃娃的手白白净净的, 别被这些粗活弄糙了.

小家伙撇了撇嘴, 似乎是有点赌气. 杨苏知道, 若不给他找点事情做, 他八成还是要吵着剥豆子的. 于是, 他信口道: “帮我个忙, 好么?”

“什么?” 翠绿的眼在月光下水亮水亮的.

“呃, ” 杨苏微一思忖, “帮我数数, 我剥了多少颗豆子, 好么?”

“好!” 小家伙用力点了点头. 一屁股坐在杨苏的脚边, 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上的动作.

见他认真劲儿, 杨苏不禁好笑. 浅浅地扬起了唇角, 他轻声问道: “娃娃, 你是… 什么?”

“二十一, 二十二… 什么是什么? … 二十三, 二十四…” 小家伙连头也不抬.

“呃…” 总不好直接问”你是什么妖怪” 吧. 杨苏支支吾吾地想了片刻, 换了一个问法: “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狐狸… 三十二, 三十三…”

杨苏恍然大悟地”哦” 了一声. 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就算是狐妖, 也该是有名有姓的, 哪里有名字就叫”小狐狸” 的?

“娃娃, 没有人给你起名字么?”

小家伙歪了脑袋, 以那双翡翠一般的眼眸望着他: “名字是要起的么? 可是大家看到我, 就只叫我 ‘ 小狐狸 ’ 啊.”

莫名地有点心疼. 杨苏刚想伸手去揉揉小家伙的脑袋, 又想到自己剥豆子难免沾上了泥, 只有将手硬生生地转了方向:

“那… 我给你起个名字, 好不好?”

小鬼仍是不明白: “为什么要起新名字?”

杨苏用力地将手在裤子上擦了擦, 这才伸手去拍小家伙的脑袋: “有了名字, 你就和别的小狐狸不一样了.”

“那我要名字!” 小家伙兴奋地蹦跶起来, 连带着连尾巴都开始摇晃.

“那就…” 杨苏沉思片刻, “呃… 白毛? 白玉? 呃, 好像俗气了些… 啊, 就 ‘ 白璧 ’ 好了! 白璧无瑕!”

小家伙仰起脖子望他: “白璧是什么? 可以吃的么?”

杨苏一把抱起小鬼, 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白璧是一种美玉, 就跟你的尾巴一样, 雪白干净的, 是非常非常难得的宝物.”

“那我也是宝物了?” 小家伙以短短的小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嗯!” 杨苏重重地点了点头.

开心地从他的膝盖上蹦下来, 白璧在院子里蹦了两圈, 蹦完了又是一个”泰山压顶”, 一跳扑上杨苏的脖子:

“那我也要给你起名字!”

“啊?” 杨苏愣了愣, “可是我已经有名字了啊.”

白璧紧紧搂着他的肩膀不松手: “可是那是别人喊的啊. 我也要个不一样的!”

“…” 杨苏一时无言, 不知是该赞娃娃聪明到举一反三的好, 还是笑他不明道理的好. 然而, 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轻轻说了一个字: “好.”

虽然发出了”我也要给你起名字” 这样的豪言壮语, 但是小家伙毕竟还是小家伙, 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好词, 倒是”大石头” 一类的词让杨苏头疼万分. 最后, 忍无可忍的他, 只有苦笑着提出建议:

“如果你不介意, 那就喊我一声 ‘ 大哥 ’ 吧.”

“可是, 那不是名字啊.” —— 看来, 小鬼还挺不好糊弄.

杨苏笑了笑: “对, 不是名字. 不过你若愿意, 我是你的大哥, 你便是我的小弟. 这世间再无他人, 独一无二.”

白璧毕竟是小孩子心性, 一听”独一无二” 便举双手双脚赞同, 直把尾巴摇得”吧嗒, 吧嗒” 地响. 可乐完了, 他又忽然垮下脸来:

“啊! 都怪大哥! 我忘了数豆子了!”

郁闷的小狐妖, 张大了嘴巴露出两颗小虎牙, “啊呜” 一口冲着杨苏的手臂啃下去 —— 架势虽狠, 下嘴却是极轻.

杨苏任由小家伙在身边打打闹闹, 抡起爪子拽他的裤脚, 他也不制止, 只是忙着手里的豆子.

银白的月光映上小狐狸的白尾巴, 也映上杨苏的黑眸子, 水亮水亮的, 满是笑意.

自从多了白璧这个亲人, 似乎连日子也不那么难熬了. 每天洗碗做事的时候, 小白璧总爱跟着杨苏身后转. 杨苏怕小家伙被东家看见拉了做活, 又怕小家伙得意忘形露了尾巴, 所以早与白璧拉钩盖印约法三章: 不许在有别人在的时候出现.

勾也拉了印也盖了, 可小狐狸却是个食言而肥的, 只要趁着杨苏不注意, 就偷偷留出来搭手帮忙. 杨苏黑了脸, 气白璧不听话, 可又因小家伙要帮忙做事而感动得要命, 到最后只能揉着小家伙的头发, 叹一口气: “嗳, 你啊 ——”

似乎是瞅准了杨苏打又舍不得打, 骂也舍不得骂, 到最后只能念叨两句, 小家伙也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后来甚至跟着杨苏去河边洗碗. 看他将白嫩嫩的小手伸到冰凉的河水里, 杨苏心疼要要命, 旁边的板凳是羡慕得要命, 连声直叫唤: “这弟弟好, 我也要捡一个!”

白璧听了就冲那人做鬼脸, 以软软的童音回嘴: “白璧才不是捡的! 你要我还不跟你呢, 我只做大哥的弟弟!”

杨苏听了心里暖和和的. 他偷偷地攒下了好几顿的馒头, 拿去跟乞丐换铜板 —— 东家从来不会给他现钱, 外面铺子也绝对不会收他攒下来的馒头, 倒是沿街乞讨的乞丐还能与他换换. 只不过外面卖一文钱一个的馒头, 这么一换, 便成了五个馒头换一文钱了.

攒了十来天, 好容易存到三文, 杨苏钻到裁缝铺子里和老板商量, 买点裁缝做剩下来的碎布头. 没想到这个老板倒是个好人家, 见杨苏可怜, 便将店里用剩下的边角料, 白送给了他不少.

杨苏千恩万谢, 谢完了还是将三个铜板偷偷摆在了桌角上. 回去之后, 他挑了些颜色鲜艳些的碎布头, 拼拼凑凑, 做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布包, 又做了一条头巾 —— 他知道小家伙平时没事喜欢出来溜达, 可是每次看见白璧出来满大街晃悠, 他就悬着一颗心: 生怕小鬼兴奋过头露了马脚.

当杨苏把两样东西送给白璧的时候, 小家伙眨巴眨巴绿眼睛. 白璧再怎么小也还是只狐狸精, 总有点小聪明, 所以他马上明白这头巾是给他包耳朵用的. 可至于这布包是干嘛用的, 他想了半天, 还没琢磨出来.

见小家伙把布包抬了好高, 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怎么使, 杨苏不由笑了起来. 伸手将小家伙拽进怀里, 从衣摆下面扯出那条毛绒绒的尾巴, 他将尾巴塞进了布包里.

“嗳?” 白璧瞪大了眼, 甩甩尾巴 —— 花布包在半空中晃啊晃的, 说不出的奇怪.

“傻瓜, 不是这么用的.”

杨苏笑着 摁 住白璧的尾巴, 将布包的绳子扣好, 给小家伙挎上, 再以衣摆盖住 —— 这么一来, 就好像是个背着包的普通孩童.

小家伙来了精神, 背着包向前蹦跶了好几步, 虽然尾巴不像平时那么自由自在, 但是他别过头努力向后望, 就可以看见花背包, 这让他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见白璧喜笑颜开的样子, 杨苏也笑了.

有了布包和头巾, 白璧更加光明正大地跟着杨苏到处转悠. 每天杨苏在河边洗碗, 小家伙就蹲在边上帮忙, 任凭杨苏怎么劝他也不听.

眼见一箩筐的碗很快就给洗得干干净净, 时间却还早, 杨苏就带着白璧到学堂那里, 继续蹲墙角听夫子讲课.

杨苏听得认真, 白璧却听不进去, 两只眼睛到处乱瞄. 瞄着瞄着就看见杨苏的手冻得红彤彤的, 白璧眼珠子一转, 拽着大哥的手, 就往身后的布包里一揣.

杨苏先是一愣. 然而, 当触及到布包里软和的柔毛, 他望着笑眯眯的小家伙, 忽然觉得, 鼻头有点酸.

有了白璧的帮忙, 杨苏的活儿总是早早完成. 板凳看在眼里, 羡慕在心里. 可是羡慕归羡慕, 他也是个讲义气的, 愣是从没在老板娘面前吭过半个字.

杨苏感激他的仗义, 平日里也将饭菜省下一些, 往朋友碗里拨. 每到这个时候, 板凳就会晃着膀子说”别介” :

“别介别介! 你还有个小的要养呢! 从你牙缝里抠食吃, 我还是不是人啊? !”

一句话堵得杨苏停了动作, 只能红着鼻子连声说”谢谢” .

见板凳对杨苏好, 白璧闲得无聊的时候, 也会帮着板凳做活儿. 每到这个时候, 板凳就做起了甩手大爷, 一边感叹自个儿也得找个能干活的娃娃捡来养.

一听他说这句, 白璧就不乐意了, 立马停手不干, 任凭板凳”小祖宗” 地喊, 就是不搭理他.

杨苏在一边看着只是笑, 笑容投映在清可见底的河水上, 衬着阳光与涟漪, 一漾一漾的.

春去春又来, 转眼已是过了一年.

杨苏的个头拔高了不少, 可白璧还是那样矮墩墩的娃娃. 白璧踮着脚仰着脖子看杨苏, 看着看着生起闷气起来.

见他撅嘴, 杨苏自然是明白小家伙是在气什么. 但这时候,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问出”小鬼你怎么不长个头啊?” 这种话来惹他白眼, 于是, 杨苏委婉地旁敲侧击:

“白璧?”

“…” 平时话挺多的小鬼, 这次却不吭声.

“白璧, ” 杨苏体贴地蹲下来, 不让小家伙仰着脖子看人, “我听说书师傅说过狐妖, 但大多数都是化成人形的样子, 从来没听说过, 还有小小的狐妖要慢慢成长的. 你们那儿都是这样的?”

白璧摇摇头: “我不一样. 大家都是小狐狸, 要靠修行够了好几百年, 才可以变成人的样子.”

杨苏”啊?” 了一声: “那你怎么…”

白璧踢了踢脚底的泥地: “榆树爷爷说, 因为我娘是人, 才会这样. 我只有好好修行, 才能变成真正的狐妖.”

修行? 杨苏敛起了眉头: 这一年来, 小鬼跟着他跑跑闹闹, 洗碗念书倒是有了, 可就从没见过他修什么行.

着实为小鬼操心, 杨苏伸手揉他的脑袋: “那你还不赶紧修行? 小懒蛋包儿.”

“白璧才不是懒蛋包儿!” 小家伙立马气鼓鼓地辩解, 说着又垂下脑袋, “可是, 修行要回山里…”

说到这里, 杨苏听得明白. 微怔了片刻, 他还是轻轻抚上小鬼的脑袋: “傻狐狸, 修行正事要紧, 什么时候想回来, 大哥都在这里等着你.”

白璧还是垂着脑袋不吭声, 直到杨苏添了一句: “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做个小矮子?”

这句话无疑是一击必杀正中靶心. 白璧气愤愤地跺了跺脚, 转身奔了出去. 可奔着奔着, 眼看要消失在路的尽头, 又突然一个转弯奔了回来 ——

气喘吁吁的小鬼抬起头, 狠狠地瞪着他, 伸出了手指:

明白他的意思, 杨苏伸出小指, 勾上白璧的:

“白璧, 勾手盖印, 大哥不会黄牛. 等你回来.”

小鬼重重地将手拉了三下. 然后, 仿佛是怕多一刻便会反悔似的, 又狂奔着跑了出去.

只留下杨苏望着小鬼离去的背影, 苦笑.

山中的日子枯燥, 等到白璧好容易有了些建树, 终于抽了个子, 长成了高壮的青年, 也再不用为耳朵和尾巴所苦的时候, 他想也不想地冲下了山.

当他踏上熟悉的河边土道之时, 却并没有看见那个蹲在河边洗碗的身影. 正当他打算回饭铺那里再去找人之时, 却听得那边学堂里, 传来孩童的琅琅读书声:

“信尽于义, 言可复也…”

继而便是一个清朗男声: “… 恭近于礼, 远耻辱也.”

这声音, 有些熟悉, 又似是陌生. 白璧心中一动, 疾走数步, 向那边学堂木屋走去.

透过窗, 只见一个清瘦的男子手执书卷, 一句一句地念着.

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五官, 却怎么看也不似当年的模样. 明明可以说是陌生的面孔, 可是五官神色, 却又一如当年那个人…

白璧不曾料到: 他这一修行, 就是十年.

山中洞府修行的日子, 与世隔绝. 在白璧的心里, 没有”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的理解. 对于他来说, 不过是回了趟山上, 住了一段时间的洞府, 再下了山 ——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然而对于杨苏来说, 却已是十个寒暑.

白璧挺直了脊背, 怔怔地望着窗内的那个人. 从没理解过”时间” 两个字的他, 在那人的面上, 看出了流逝的时光.

有个孩子听得不专心, 乱瞄之时瞧见了白璧, 立刻大声地”夫子, 夫子” 地喊: “外面有个人!”

杨苏循声望去 ——

对上的, 是一双深邃的眼. 不偏, 不移, 不躲, 不闪, 正凝望着自己.

再也没有当年圆滚滚的脸蛋, 没有那苹果般的笑靥, 没有毛绒绒的耳朵, 没有暖和和的尾巴. 明明太多的不同, 杨苏却是笑了.

放下书, 他向学生们叮咛了一句”稍候, 你们先自己念着” 然后, 他便推开门, 冲他走了过去:

“你回来了.”

春日的暖阳映在那算不上”熟悉” 的脸上, 可那唇边的弧度, 那笑容却又似是一如既往, 从未改变过.

白璧怔了半晌, 呆了半晌, 望了半晌, 良久良久, 才轻轻地”嗯” 了一声:

“我回来了.”

十一

白璧觉着自个儿整个人都有点发懵, 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不一样的杨苏, 只能随着他走到镇里, 来到那个早已换了东家的饭铺.

杨苏要了一只鸡, 两个素菜, 一壶茶. 边为白璧斟满, 一边向他笑说阵子里的变化:

老板娘用过了时候的食材做菜, 吃坏了客人的肚子, 被人告到官府; 饭铺易了主; 夫子让他跟着念书, 见他好学上进, 又思及自个儿年纪大了, 便让他试着教书; 板凳去南边的城里做了点生意, 如今似是赚了不少银子, 前年娶了媳妇去年生了儿子… .

白璧越听越觉得懵: 太多的变化让他应接不暇. 在他的脑中, 小镇还是那个小镇, 还该是那个他跟着杨苏和板凳去河边洗碗的小镇.

脑袋里乱成一团, 白璧只觉得, 这个大哥, 不像是曾经的大哥… .

“我回去了!”

忍无可忍的白璧拍桌而起, 带着椅子”哐 当” 一声响.

杨苏愣了愣, 随即笑了笑, 再也没说什么话, 只是往白璧碗里夹菜. 过了好半晌, 才说了一句: “吃完再走罢.”

白璧摇头, 见那熟悉又陌生的笑容, 心头更乱, 直接大步走出饭铺, 再未回头.

杨苏坐在那里, 仍是笑. 望着桌上油光蹭亮的烧鸡, 他不由地好笑:

曾经惦记着小鬼跟他一年, 却只是吃些冷馒头. 当时总想着, 等有朝一日, 他定要让小家伙吃一顿烧鸡… 未想到, 是多此一举了…

十二

白璧只是想回山里静一静, 等他想明白了, 想通了, 便下山再来找杨苏.

山中一日, 世上已是许久. 白璧这次想得倒不是很耗时, 不过当他想明白, 也已过了三年.

再次回到镇上, 白璧直接去学堂去寻, 却只听说那人考取了功名, 进城当官去了.

白璧便又寻去了城里, 只听人说, 那小官不长眼色, 给贬去了北边的边塞小镇.

寻去了边镇, 便听说: 那人受不住苦寒, 刚到不久便染了病, 一年前就病死了.

十三

已进了三月天, 可这边塞苦寒之地, 仍是积雪未融.

虽无日头, 可天地之间, 却是异常得明亮.

雪羽静静飘落, 铺就一地白霜, 将枝头也染上冬雪.

古道被覆上了半寸厚的雪, 每走一步, 都是沉重的迈不动步.

在古道旁, 是一片杉林. 此时已剩下光秃秃的褐色树枝, 被雪覆了, 倒也显得清爽.

于是, 那青石的墓碑, 也就被落雪映得格外醒目.

风卷起雪沫弥散开来, 扭曲了视线, 雪地难行, 每走一步, 都似拴着沉重脚镣, 苦苦相拖.

白璧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挣脱这桎梏, 并走至碑前的.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 自己已坐在了青石的墓碑旁.

“黄牛…”

他扯了扯嘴角, 将脑袋埋进手掌之中.

那个会笑着揉他脑袋的大哥, 那个为他缝制布包的大哥, 那个常常念他顽皮却从来舍不得打他只能苦笑的大哥.

直到这个时候, 白璧才明白, 他们是不一样的.

生, 老, 病, 死 —— 人的一生何其短暂, 不过片刻的工夫, 他的大哥便再也不似当年, 他的大哥便埋入了深深黄土.

可他还却记得那句话:

“白璧, 勾手盖印, 大哥不会黄牛. 等你回来.”

什么会等, 骗人, 黄牛!

白璧从怀中掏出了一片花花绿绿的布片, 攥在手心里, 呆呆地望着. 继而, 他蜷起了腿, 双手抱住了膝盖, 一如当年年幼的自己, 总是跟随着杨苏缩在学堂的窗沿下, 偷偷地听课.

物是, 人已非.

呆坐在那里, 白璧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不能让他老, 不能让他死, 要留下他永远陪着自己 —— 那便只有一条路:

亲手杀了他, 留下他的魂魄来.

十四

面对何子晏的一句”前世有仇?” 的疑问, 过往一一浮现在白璧的眼前.

自寻着他的那一刻起, 白璧一眼便认了出来: 虽然模样大不相同, 可那神态, 那笑容, 却仍是一如既往, 与百年前别无二致.

他暗自捏紧了拳头, 垂下了眼, 久久不曾开口. 直到何子晏又轻唤一声”白璧?”, 他方才缓缓抬起眼, 以翡翠色的眼眸, 紧紧凝视那人.

意识到他的目光, 何子晏再无惊惧, 只是笑了笑: “既无冤仇, 那你又为何要杀我呢?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罢.”

合理的解释, 哼. 白璧轻哼一声, 别过头去. 明知应该就这么收了他才对, 可是, 眼看着面前的家伙, 差点被他啃断了脖子, 却还仍是回到了屋中, 唤他一声”白璧” … .

他, 下不去手.

胸中气闷, 纷杂思绪于脑海中错综. 不知多少年前的回忆, 渐与这长江边上零落春雨连成了一片 ——

星夜, 他与杨苏坐在饭铺后面的空地上. 草丛中传来阵阵虫鸣, 春日的夜风轻柔拂过, 杨苏轻轻揉着他的尾巴, 向他解释夫子说的课.

雨夜, 燃一盏烛灯, 化作小小白狐的他, 蹲坐在书桌上, 半眯着眼, 看何子晏垂首读书的样子, 看烛光将他的身影映在墙壁之上.

落雪苍茫, 青石的墓碑上, 被浸成了灰暗的颜色. 明明那”杨” 字与”苏” 字, 他都是认得, 可他却固执地认为, 黄土之下躺的那个, 并非他独一无二的大哥.

长江边, 清晨雾霭弥漫. 在天与水之间, 似是拉开了一道淡白幕帘, 看不真切. 晨光穿透迷雾, 映过窗棂, 也映上了那手执书卷, 身着青衫的青年.

寻了几十年, 上百年, 然而, 当他真正看见他的时候, 却觉这许多年来的追寻, 再度成为那五味陈杂的迷惑.

不同的面貌, 相似的笑容, 再也不复存在的回忆, 几乎让白璧再度落荒而逃, 逃回山中洞府.

然而, 他知不能. 错失过的他, 深深地明白: 这一次, 不可放手.

所以, 他只能静静地停在那儿, 停在江边水岸嫩绿的杂草地上, 静静地望着屋中的人影. 直到何子晏注意到他的存在, 直到他行出屋外, 蹲下身子, 探手轻轻抚摸了下那如雪的柔毛.

熟悉的轻柔动作, 让白璧避也不避, 只是静静地坐着, 凝视着青年, 任由他轻抚自己的脊背. 虽是再不相同的面目, 可听他一声满是笑意的”哈”, 见他扬起唇角, 勾勒出浅淡的笑意, 见他握住小巧的爪子, 轻笑.

那一刻, 莫名的酸楚充溢在胸臆之中, 让他只能逃避.

却不是逃去那个山间洞府, 而是跳上青年的肩头, 干脆把脑袋埋在他的颈边, 再不动弹, 只是偷偷眯起一只眼, 以那双碧绿的眸子, 静静地凝视着他的侧脸.

这些天来, 白璧看得明白: 这辈子的何子晏, 或许比之杨苏来得幸运. 他再不必偷偷摸摸地躲在学堂的窗沿下, 再不必省吃俭用偷偷存下馒头换几文铜钱, 再不必看东家的脸色挨老板娘的打. 在这里, 他有乖乖听话跟他念书的娃娃, 有关照他的渔夫村名, 有担心他的大夫老人家. 这样的他, 可愿舍下一切? 若他当真害死了他, 他是否会怀恨于他? .

更重要的是, 这辈子的何子晏, 再不会记得那个跟在他身后转悠的白璧, 不会记得曾经答应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大哥, 不会记得曾经用碎布头连夜缝制出那个花花绿绿的小布包, 不会记得曾与他勾手盖印, 承诺等他回来…

无声的叹息溢出唇外, 白璧缓缓松开了拳头, 再不言语, 只是转身跨出柴门, 跨出一场不可追的浮梦.

只余下何子晏仍是不明就里, 只能望着白衣青年的背影, 渐渐消逝于春雨的幕帘之中…

十五

夜晚的风清清凉凉的, 在深蓝的天幕下, 星宿整齐地排列着, 淡雅的流光照耀着整片大地. 伴随着一阵微风, 四处扬起泥土的气息. 竹叶儿随风轻曳, 树影班驳.

在这片人烟罕至的竹林之内, 却有点点零星的火焰. 一个白色的身影静静地蹲在那里, 将一叠叠纸钱塞进火盆之中, 动作缓慢而虔诚.

黑色的灰烬带着些许零星的火光随着热气升上天幕, 在微风中忽明忽亮, 似乎是竹林间飞舞的萤火.

身后传来细微的动静. 伴着轻微的脚步声, 耳边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白璧.”

白璧没有回头, 只是静静地望着盆中, 渐渐被火舌卷了的纸钱.

何子晏走了过来, 蹲在白璧的身边, 与他一同看着火色明了又灭, 灭了又明, 终于渐渐重新散发出了灿烂的光华.

火光映在白璧的脸上, 新生的火色流萤在他身边飞舞, 萦绕着他, 放出淡淡的光华, 再逐渐散去.

良久, 何子晏轻声问道: “这位是… 你的朋友?”

心头一紧, 白璧静默了片刻, 方才淡淡答道:

“一个故人.”

其实, 他何尝不明白, 这纸钱再也送不到杨苏的手中, 只因他早已投胎转世. 而此时此刻, 正伴在他的身边.

将最后一张纸钱送入火中, 白璧直起身子, 冷眼望向身侧的人: “你来做什么? 不怕死么?”

何子晏却只是笑: “非也. 并非找死, 是来找人.”

“…” 白璧不言, 只是冷眼瞥他.

只听何子晏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来找人, 也是一个故人.”

春夜的风将灰烬卷上半空之中, 忽明忽灭的零星火光, 在暗夜之中, 好似坠落人间的星尘一般.

那星星点点的光华, 映在白璧翠色的眼中, 也映入何子晏黑亮的眸子里.

见白璧身侧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何子晏看在眼里, 记在心里. 许久, 他轻笑一声, 不知怎的, 下意识地就摸上白璧的头 —— 可白璧生得比他高, 这个动作对何子晏来说, 实是困难了些.

白璧撇了撇嘴, 嘀嘀咕咕似乎是说了什么, 何子晏听不明白. 只见高瘦的青年, 一脸的别别扭扭, 忽然一屁股坐到了泥地上.

一坐一站, 这下子, 高度顺手多了. 何子晏顺手拍上白璧的脑袋, 揉乱了那柔软的发丝:

“喂.”

“… 干嘛?”

“我说啊, 那个, 难道我上辈子是你娘?”

“…”

愤怒的白衣青年猛地蹦跶起来, 宛如当年那个圆滚滚的狐狸娃娃, 直扑到何子晏的身上, 张大嘴巴两颗虎牙, “啊呜” 一口冲着他的手臂啃下去 —— 架势虽狠, 下嘴却是极轻.

何子晏任由身边的青年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孩子气, 任由他紧紧攥住他的手, 任由他咬着咬着忽然一把抱住他, 将头垂得低低.

银白的月光映上漫天的萤火, 映上死死抓住亲人不放手的白衣青年, 也映上何子晏黑眸子, 水亮水亮的, 满是笑意.

【 完 】.

 Ho phie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