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 con thú nhỏ – Kiều Tu Hồ La Bặc

Tên gốc: Lưỡng chích tiểu thú

两只小兽by娇羞胡萝卜

夜幕降临的时候,小老虎钻到偏僻的角落里。果然看见小狗软绵绵地趴在黑暗中,恹恹的耷拉着毛茸茸的脑袋,伏在曲起的两只前肢上,一双乌亮的眼睛在夜色中透着一点点灯火的反光,却不像平时的亮晶晶。

小老虎矮下身去,把嘴里叼着的一小块熟肉轻轻地放下,又用前爪把肉块小心地推到小狗的眼皮下面。小狗懒懒地伸长脑袋,用圆乎乎的鼻子嗅了一下小老虎给他带来的礼物,食物的香气刺激了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进食的肠胃,小狗挣扎着站起来,低下嘴去啃食物。

小老虎看到小狗开始生机勃勃地吃东西终于在一边松了口气,撒欢地绕着小狗发颠。小狗吃干净质量有限的食物,朝还在撒野的小老虎轻轻地吠了两声。小老虎停下来,用前爪的肉垫轻轻地拍在小狗毛茸茸的脑袋上,终于明白了小狗的意思,停止了愚蠢的绕圈行为,蹲在小狗的身边。小狗伸出舌头舔干净鼻子上沾的肉末,然后倚在小老虎温热的肚子上。

小老虎是一只漂亮神气的小老虎,这不是自夸,和他同期生的其他小老虎相比,小老虎确实特别机灵有神,也特别聪明敏捷。现在小狗住在他的肚皮上,小老虎就调整好呼吸,让小狗能躺得舒适一点,在他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肚皮上渐渐放松下来。

小狗身上的毛偏灰色,在背上和颈上却有几道褐色的污渍,体罚和饥饿是马戏团的驯兽员对付小兽的常用方法,特别是狗这种不够珍贵不够特别的物种。小狗两天前的训练时没能完成驯兽员要求的算术,被赏了几鞭子之后就一直没被允许进食。

小老虎曲起前半身,伸出宽大的舌头舔着小狗背上的毛发和毛发下的血痕,幸好这天是没有表演节目要安排的节日,管理员们都出去玩耍了,小老虎才能在并不严苛的巡视下溜到机会来看小狗。看来人类的节日偶尔也是有好处的,虽然大多数的节日意味着比平日苛重的表演任务。

小狗享受着小老虎殷勤而又细致的舔洗,委屈地砸吧嘴,熟肉很好吃,可是太少了,肚子还在咕咕叫,不过总算填了一下肚子,不至于饿的睡不着。“小虎,你说为什么3+8叫十次就不对呢?”小狗泪汪汪地,显然是想起了那天做题没做对的时候所受到的待遇。

小老虎停下来嘴上的劳动,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应该要叫九次吧?”幸好老虎的表演项目都是驯兽员类似冒险类的节目,比如把手臂搁进虎口啊,让老虎跳跃啊之类的,不需要脑力劳动。

小狗委屈地呜呜了两声:“小黄和小白都从来不会算错的……”可怜的口气里居然也有点自卑的意思。为什么同一个娘一窝生的,智商差别就那么大呢?自己两个大哥在表演和训练中就没出过差错,每次在欢呼的小朋友面前都是神气活现的,连驯兽员们给的脸色也温柔很多。

小虎用肉呼呼的前爪再次轻轻地拍打小狗的脑袋,小狗的脑袋顺势就一点一点的。“早点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也不痛了。”

小狗乖乖地蜷缩起四肢,把几乎整个身体拢在小虎腹部柔软的皮毛上。秋季的气温还并不寒冷,入夜之后吹起的微风却夹带着凉丝丝的不适,幸好小虎的身上永远是热乎乎地。挤在一起取暖的两只小兽挨得更近一点,温暖又被保留得更多了一点。

小狗从温暖中缓缓醒来的时候还是明月(溟月)当空,居然不小心就梦到了一年前还在马戏团的日子。小狗伸出软软的舌头舔了一下鼻翼,肚子里明显还有饱餐之后的满足,连口腔里都还停留着一股食物的清香。

小狗明白了,自己这一觉睡得很短。大概是刚刚睡下,就在短暂的睡眠中享受了一个漫长的梦境。

山洞阻挡了冷风和沙尘的侵袭,留了一方静谧和温馨,在小狗躺着的位置瞧出去,就正好可以从洞口看见金黄色的月亮。如果用人类阴晴圆缺的概念去衡量,这就是一个月圆之夜,也是那个家人要团圆的日子。

团圆哦?小狗迷茫了一下,离开马戏团之后,也就同时离开了幼年的伙伴们,还有那些称不上是善良还是邪恶的管理员们。不过小狗却深切地知道,此刻他的世界是圆满的。没有表演出错的惩罚,没有面对危险地生离死别,没有找不到食物的绝望。清凉的月光下,果然在小狗的身下就是温暖的体温。

没错,在小狗有一次差点因为惩罚加之随后而来的病痛而送命之后,两只小兽离家出走了。或者说,小虎带着他的伙伴从动物园出逃了。逃开了拘谨却安定的生活,离开了熟悉的生活方式。

小虎还在微微打着呼,两只前爪扣在铺了落叶的地面上,在腹部那里正好斜斜地竖起了了一大片的平坦,温热而柔软,那就是小狗每晚入睡的地方。将近一年的野外生活让小虎的身躯变得坚毅而强壮,浑身有一种充满张力的劲瘦,也显得有点邋遢,比如眉宇那里的毛发粘着少许食物的血迹。

小狗站起身来甩了甩尾巴,然后走到小虎前面,温热的舌头轻轻舔过小虎的面庞,直到那丝血迹消失不见,只在小虎那片皮毛上留下湿哒哒的痕迹。小狗似是满意了,就要准备慢慢挪回去睡觉。饱食带来的昏昏欲睡感尚未被短暂的睡眠消去。

恰在这时,一条热乎乎地大舌头朝小狗满头满脸地卷过来,一直把小狗整个脑袋都爱抚了一遍才意犹未尽地缩回了主人的口腔。小狗有点痒,从脸上到身上,麻麻的痒。老虎带着笑意的眼神调皮地在小狗周身打转,分明是清醒的神色,可见有装睡的嫌疑。

小狗赌气般转过身,微微离开老虎的身边,拿个肉乎乎的屁股冲着老虎趴着。老虎支起四肢站起身来,慢慢地挪到小狗身侧,和他一起望着洞外的月亮。

“饿了吗?”这是老虎嘴常用的问候以及关心语句。小狗脑袋趴在自己的前肢上,闻言只是稍微动了动前肢弯曲的弧度,好让脑袋搁得更舒服一些。今天的晚餐吃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会饿:“又不是吃货。”这个家伙可不可以不要总以老虎的食量来衡量一只狗啊,很笨好不好。不过……“那里有点饿。”

老虎呆呆地思考了一下,就像当年帮小狗思索那个3+8的算术题一样,认真而虔诚。两分钟后,老虎转过脑袋来,歪着热烫的视线用黑亮亮的眼珠凝视着懒洋洋的小狗,小狗从纹丝不动处之泰然,到慢慢缩一缩前肢,再到把脑袋往自己前肢中间蹭,终于决然地打了个滚,朝天躺在了地上。

老虎望着那片白乎乎的肚皮和肚皮下面的东西,眯了眯带上笑意和期待的眼,然后热情地伸出了舌头。

这小一年里他们过得辛苦而满足,就像每一顿劳动所得的大餐,每一次热烈的嬉闹追逐,和寸步不离的互相陪伴。老虎舔得很欢,因为知道接下去该享受得就是自个儿了,顿时又卖力了一些。

月亮很圆很亮,健忘的容易发呆的老虎又忘记了要告诉他家的小狗,他努力思索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那回小狗叫十次应该是没错的。

——正文完——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