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ánh bao ra lò hệ liệt chi mẹ đứa nhỏ em thật mạnh mẽ – Yêu Điện Hạ

Tên gốc: Bao tử xuất lô hệ liệt chi hài tử tha nương nhĩ chân cường

包子出炉系列之孩子他娘你真强 BYづ錵妖殿下

(生子,短篇)

“白公子,听府上说您最近喜欢吃酸梅,我特地送来了我们家乡特产的酸梅以答谢您对贱内的救命之恩啊。”衣着华贵的王员外毕恭毕敬的送上家乡上好的酸梅。

“有劳了,多谢王员外。”对贴身小厮小豆挥了挥手,小豆去接过了一大包酸梅,拿出了厅堂。

“那我就不打扰白公子了,告退告退。”

“王员外慢走。”白宇飞站起来,稍稍欠身。

王员外走后,白宇飞急急忙忙出了厅堂往后院走去,一边还喊着小豆:“小豆,把那包酸梅带过来。”

“来了,公子。”小豆早知道白宇飞这会儿肯定急着要,就一直没离开。

小豆跟着白宇飞进了后院的主卧,白宇飞小心翼翼推开门,怕惊了床上的人。

霍庭听到开门声就知道白宇飞来了,“小白吧。”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扶着硕大的腹部,慢慢的起来。

“小心小心!”白宇飞快步跑过来扶着霍庭,万分担心老婆闪了腰啊。

仍然皱起眉,“我没那么娇弱!”不悦的推开白宇飞的手,就是恨他这么对自己,温柔细心的让自己难受。想当年,霍庭誓要成为一代大侠武林英雄,没想到竟稀里糊涂被这个冷面神医相中,下药掠回家中,日日夜夜不停的要他,让霍庭羞愤非常,几次想还不如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个变态的死大夫还给自己下了奇特的药,居然让他以男子之身怀了孩子。更加可气的是,在怀了孩子之后,又在白宇飞细心温柔的照顾下,霍庭竟然发现心底渐渐接受了所有的一切,不仅对腹中的孩子升起一片柔情,对白宇飞也是越来越离不开了。如今孩子已经八个月了,霍庭早就不想着离开或者死了,渐渐妥协着与白宇飞这么过着,只是有时面对白宇飞的柔情,还是会让霍庭多年的大男子心理有些受伤。

“我知道,我老婆最强了,怎么会柔弱。”白宇飞露出只有对霍庭才会露出的温柔又贫嘴的一面。

“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叫我什么老婆,我…唔…呕……呕……”话还没说完,霍庭就扶着床边,干呕起来。

“老……呃,不是,小庭,还好吗?怎么还是这么呕啊?”白宇飞焦急的给白宇飞顺着背,转身叫小豆,“小豆,快把那包酸梅拿来!”

小豆赶紧抱着一大包酸梅进来,“公子,给。”

白宇飞接过包裹,放在床上打开,拿出一把给霍庭,“小庭,给,酸梅,王员外送来的还真及时,快吃点儿。”

“呕……唔……”霍庭难受的揉了揉肚子,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瞪了一眼白宇飞,还是接过了酸梅,放进了嘴里,闻着都酸的酸梅却让霍庭胃里一阵舒服,不知不觉把一把酸梅都吃了。

白宇飞看着嘴里都冒酸水儿了,“呃…小庭,那么酸的东西,你真能吃的下去啊!”

霍庭听了更生气,“你以为这怨谁?要不是你把我弄成这样,我至于受这份罪吗?”这几句话让霍庭说的怎么听怎么像个媳妇在撒娇。

白宇飞傻笑着搂过霍庭的肩膀,“嘿嘿,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气,别把咱们儿子气出毛病来。”

其实霍庭身形健硕,宽肩窄臀,是典型的伟岸男子,而白宇飞俊逸纤细,就是一副书生模样。白宇飞个头倒不比霍庭矮,可是一看就比霍庭柔弱的多,没想到这么一副清瘦的身体竟然把霍庭这个雄壮的汉子压在身下,而且让霍庭毫无翻身的机会。霍庭平时力大无穷,可是一滚到床上就怎么也弄不动身上的白宇飞,这是他至今也一直气结的事。现在白宇飞抱着他的肩膀,其实也有点儿吃力,但是白宇飞却很是喜欢这个姿势,其实只要让他亲近霍庭,他怎么都愿意。

其实霍庭的状况让白宇飞挺头疼的,正常妇人的妊娠反应基本过了四个月就应该结束了,可是霍庭却一直延续到八个月也没停过,饭量已经变大了,可是就是吐的毛病怎么也好不了。刚开始白宇飞挺着急的,可是检查过霍庭的身体发现根本没事儿,而且孩子也很健康,想来可能是因为霍庭是男子的缘故,所以就安下心来了,后来知道霍庭只要吃着酸的就能止吐,便换着法的给霍庭找些酸的东西吃。这几天正愁不知道给霍庭找些什么酸的东西,这王员外就送来了一大包酸梅,可真是帮了白宇飞的大忙。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要是女儿呢?”霍庭想着白宇飞刚才说的话,好像他肚子里的一定是儿子似的。

“呵呵,也不是知道,就是这么一说,儿子女儿都好,你生的就好,我都喜欢。”精明的白宇飞难得露出憨厚的笑脸。

霍庭脸一阵泛红,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儿子女儿都是要从他身上掉下来的肉,尤其这是跟白宇飞的孩子。但是这话他说打死也不会说出口的。

白宇飞看着霍庭泛红的脸,心下动情,再看着原本刚硬的人先下挺着肚子靠在床边,温柔的轻抚着腹部,他感觉到已经有热流往身下冲了,不行,不能再看了。“小…小庭,那个,我还有几个外诊,先出去了,酸梅放在你旁边,恶心了就吃,小豆在外面候着,你别乱跑,有事儿叫他。”说完就急忙跑出了卧室。

霍庭有点儿纳闷,今儿他是怎么了,走的急急忙忙的,平时可是要腻腻歪歪的在他身边蹭好久的。算了,反正看诊重要。“呕……呕……”正想着,又开始干呕,急忙拿了酸梅放在嘴里,轻轻的靠在床边,准备再睡会儿。

白宇飞跑到外面,运气好久才平复了身上的欲火,吸了口气,准备出去看诊了。其实原来白宇飞并没有很热心帮别人看病的,但是后来跟霍庭在一起后,虽然不缺钱,但也觉得自己应该稳定下来做点儿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四处游荡,便在这里卖了个宅院,凭自己的医术开了个医馆,想给老婆孩子一个安定的家。

白宇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尽量赶在晚饭前回来,就怕霍庭一个人吃饭无聊。回到府里,收拾了一下,就奔后院主卧来了,看见小豆还在门外,还在一边修剪着庭院的矮树。

“小豆,小庭呢?下午怎么样?”白宇飞拉过小豆问。

“公子回来了,霍公子一直在卧房里,没什么动静,也没叫小的。”小豆放下手里的东西,在衣服上蹭蹭手。

“哦,那还好。对了,这个是今天买回来的鸡汤,保德轩的,小庭爱喝,你去热热,跟晚饭一起端来。”把东西递给小豆,转身进了卧房。

推开门一看,霍庭正挺着肚子靠在床头看书,另一只手还在往嘴里放酸梅。白宇飞笑着走过去一看,吓了一大跳,整整一大包的酸梅现在就剩一个底儿,“我的天啊,小庭,这么一大包酸梅你都吃了?”白宇飞眼睛瞪的老大。

霍庭看着书,没抬眼,“你不是说恶心了就吃,我一直都在恶心,不吃就想吐,我也不想。”

“可是,你这么吃会难受的,快放下吧。”抢过霍庭还要往嘴里塞的酸梅,扔回袋子里,“小豆马上把饭送过来,好好吃饭,别再吃这些了。”白宇飞把霍庭手里的书收起来,慢慢扶他起来。

“我自己可以。”霍庭推开白宇飞的手,其实他在床上躺了一天了,身体真的不怎么灵活。随着肚子越来越大,站着让霍庭的胯部压力很大,他虽然很隐忍,但是这种磨人的难受有时实在让他受不了。所以他能躺着就尽量躺着,虽然他觉得这样不像男子汉,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

“好了,别跟我制气,我看你这样费力可心疼啊。”白宇飞又过去扶住霍庭。

霍庭又是脸上一红,也就没再推开他。白宇飞扶着他坐到饭桌前,小豆已经进来把饭菜摆好了。都是霍庭喜欢的菜色,又让他胃口大开,吃了不少。后来还是白宇飞提醒,“小庭,别吃太多了啊,要不孩子顶着胃会很难受的,你又该恶心了。”白宇飞轻轻摸了摸霍庭的肚子。

“恩。”霍庭当然知道吃的太多他难受,于是就放了筷子。

小豆把饭碗收了,退了出去。白宇飞扶了霍庭起来,“你在床上坐一坐,我去把院子里的灯点了,咱们一会儿去院子里转转,你今天还没走动呢。”八个多月了,如果不多活动活动,让孩子往下走,估计生的时候会很费力啊。

“累了,不想动。”霍庭皱了皱眉。

“小庭,听话啊,这样孩子才能往下走,要不不好生的。”白宇飞蹲在霍庭身前,捧着霍庭硕大的腹部。

这样的姿势让霍庭有点儿不好意思,微微侧过脸,“好…好吧。”其实他也不想孩子不好生。

白宇飞准备好了回来扶霍庭,这次霍庭也没推开白宇飞,确实感觉今天有点儿不一样,很奇怪的感觉。两个人慢慢走出卧房,慢慢在院子里散步。

“今天去看诊的几个人都挺烦的,有钱人就是娇气,没什么大病还老小题大作。”白宇飞边走边跟老婆讲着一天的工作经历。

霍庭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好像已经习惯了。突然感觉肚子里一阵咕噜咕噜的响,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开,霍庭停下脚步,手放在大肚子上揉一揉。

“怎么了,小庭?”发现霍庭停下了,还揉着肚子,把白宇飞吓了一跳。

“不…不知道,感觉好奇怪。”霍庭皱起了眉头。肚子里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乱叫,有什么东西向霍庭的下体冲去。“唔……”霍庭好像意识到是怎么了。

“小庭,别吓我啊!怎么了?胎动?还是哪儿疼?”白宇飞一遇到霍庭的事儿就慌了手脚。

“不…不是!”说完,霍庭就挣开白宇飞的手,向院子右边转去。

“怎么了,小庭,你这又是有什么事啊?怎么还不跟我说,你想急死我啊!”白宇飞真的急死了,抓着白宇飞不让他走。

“哎呀,快放开,我不行……唔……”肚子里传来一阵绞痛,弯腰捧住肚子。

“小庭!”白宇飞实在不能再忍了,一下子抱起白宇飞,也不知道他这小身子哪儿来的力气。转身往卧房走去。

“哎!你放下我!快点儿,我……我……”霍庭的脸涨的通红,“我好像拉肚子了!!”霍庭说完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白宇飞一下子怔住,原来是老婆要排放垃圾了,松了一口气,慢慢把霍庭放下。脚一着地,霍庭就一手撑着腰,一手托着肚子往院子右边的茅房“奔”。

“别急!小庭,我扶你,你慢点儿!”白宇飞要追过去。

“不行!”霍庭猛的回头,“你不准过来!”让白宇飞听着他排便,闻着那恶心的气味,还不如让他马上去死。“不准靠过来,否则要你好看!”说完又急急的冲进茅房里。

白宇飞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的老婆,老婆下了命令,哪敢不从,但是又不放心,只能在茅房不远的地方等着霍庭出来。

自从霍庭的肚子开始突起,白宇飞就把茅房改成了坐式的,所以他倒是不担心霍庭的身形无法蹲下,但是八个多月的身子到底是很危险的,他在门外急的直转。提气听着茅房里的动静,里面隐隐传出霍庭的呻吟声,听的白宇飞心里甚是难受。

过了一会儿,茅房的门打开,霍庭扶着肚子走出来,白宇飞赶快奔过去,“小庭,怎么样了?”

霍庭的脸色不怎么好,但是不想让白宇飞担心,也不想在他面前示弱,“没…没事…”手上还是不停的揉着肚子。

白宇飞看出他还是不舒服,很是心疼,“唉,一定是酸梅吃的太多了,刚才晚饭也没少吃,这才把胃肠弄坏了。都说你别吃那么多了,自己总是控制不好!”一只手扶着霍庭,空出另一只手也帮他揉着肚子。

霍庭本来就难受,听了他说有点儿气,“你还怨我?是谁把我弄成这个鬼样子?!”

白宇飞一愣,知道自己不该那么说的,“别气别气,我错了,我不该说的。”急忙哄着难受的老婆。

霍庭瞪了他一眼,没说话,他也知道白宇飞是心疼他才这么说的,今天他也确实是没节制,把那么多酸梅都吃了,“呼…… 我下次会注意的,不会吃这么多了,唔……嗯……”肚子里又翻搅起来,转身往茅房去。

“哎,小庭!”白宇飞心急的扶他。

“站那儿,别过来!”霍庭头也不回,急忙进了茅房里。

一个晚上,霍庭进进出出茅房七八趟,终于是把胃肠里弄空了,再也排不出什么,两腿发软的被白宇飞扶回卧房,脸色白的不行,白宇飞看着这个心疼,却也没办法,虽然孩子大了,但是霍庭还是不能随便吃什么药物的,只能这么干挺着。

“唔……唔……嗯嗯……”霍庭躺在床上,无意识的轻哼着,他现在两腿发软,浑身冒虚汗,肚子一直坠坠的,难受的可以。

“小庭,来,喝点儿盐糖水,否则会虚脱的。”白宇飞慢慢扶起霍庭,让他就着自己的手喝水。

霍庭一动也不想动,但是为了孩子还是起来喝了。

“小庭,还想泻吗?”白宇飞打圈的揉着霍庭的肚子。

霍庭无力的摇了摇头,“肚子里没东西了……唔……”躺在床上,睡意开始袭来。

“那睡吧,我陪着你。”擦了擦霍庭的额头,把被子给他盖好,自己坐在床边一直守着。

在床上躺了几天,霍庭的身体渐渐有的好转,只是偶然肚子会有些不舒服,白宇飞就每天给霍庭揉抚着腹部。“小庭,今天怎么样?还难受吗?”白宇飞轻抚着霍庭的肚子。

“好多了,我没事了。”霍庭慢慢起身,撑着腰,斜靠在床边。

“我再给你揉揉,早一点儿完全好了才是。”说着,慢慢圈着揉抚,白宇飞是很乐意如此亲近他的,摸着霍庭那浑圆的腹部,他真的很有感觉,但是他只能控制住自己,不敢轻易动霍庭。

“唔……唔……”霍庭不明白自己怎么越来越敏感,对于白宇飞的安抚居然控制不住要呻吟出声。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咬紧牙不想发出羞耻的声音。

“嘿嘿,小庭,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在我面前有什么害羞的,叫出声也没关系的。”白宇飞已经感到有热流涌向下丅体,他还在极力的控制,看着老婆红红的脸,实在想逗逗他。

“你……你……住嘴!唔……”张开嘴,呻吟声就泄了出来。“啊!”霍庭突然感到胸口一疼,没有忍住叫出了声。

白宇飞吓了一跳,“怎么了,小庭?我手重了,是不是疼了?”

“不……不是……”霍庭咬着唇,否认道。

“哎呀,那是怎么了?你老是这样,想急死我吗?”

霍庭也知道白宇飞紧张自己到不行,没有办法,红着脸咬着牙说到:“是……是……胸口!”

“胸口?胸口怎么了?难道受伤了?!”怎么会呢?霍庭很久没有跟人动手了,怎么会受内伤?难道是旧伤,自己不知道?想着双手就抚上霍庭的胸口。

“啊……嗯……”白宇飞的手不经意的滑过霍庭的ru头,霍庭又是一疼,叫了出来。

“这……这怎么这么严重?”白宇飞慌了。

“不……不是……不是什么伤,我……没受过伤!”霍庭的脸越来越红。

看着霍庭的表情,再看看他的胸口现在的样子,关心则乱的白宇飞终于反应过来了,霍庭ru头周围的衣服阴湿了一块,他禁不住笑了出来,“小庭,是不是ru头胀疼了?”说着,用指尖拨了一下霍庭隔着衣服挺立起来的红缨。

“你……啊……啊……”霍庭又疼又痒又胀的叫了出来,怒瞪了白宇飞一眼。

这个眼神在白宇飞看了甚是诱惑,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不过看见霍庭的难受样子,他也很心疼,“小庭,那个药改变了你的体质,所以会让你在怀孕时候有些胀nai,我居然忘了这个事,你又没说,我就忘了要帮你吸一吸的,所以胀成这样才会疼的。”

“什么?胀nai?我……我是个男人,怎么可能?!”霍庭瞪着眼睛看着白宇飞,他又被打击到了。但是,最近他真的感到身体的变化,胸口其实一直闷闷胀胀的,他本来没有在意,虽然怀孕了,但怎么也不会往那方面想的。

“呃……小庭,你都怀孕了,难道还不信我的话吗?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到了吧,你身体不断的变化着啊。”说着,手又抚上了霍庭的双ru,那里虽然不像女人那样丰满,但是已经胀的很明显了。

霍庭已经开始意识模糊了,只有shenshen的快感让他难以忽视,“嗯……嗯……啊嗯……”不自觉的呻yin着,放纵着自己忽略羞耻感,只是享受着。突然,霍庭感到有什么很硬的东西顶在他硕大的腹部,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探摸,刚刚抚上那个硬物,身上的白宇飞就浑身一颤,一声呻yin泄了出来。

霍庭一下子惊醒,他意识到那个硬物是什么了。睁开眼看看还在胸前吸吮的白宇飞,他的额头上都是汗,看的出来,他已经忍到极限了。一瞬间,霍庭原本极度抵触的心柔软了下来,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好,有些无奈和无力,更多的确是心甜,迷乱着,全身已经开始着火一般的热起来。

帮完了霍庭,白宇飞一定得考虑自己了,他已经忍到不能再忍了。怕会压到霍庭的肚子,帮他慢慢翻了个身,让他侧躺着,然后tian舐着他的ru头,一边将run滑剂轻轻涂在了他的后xue,慢慢将一根手指cha了进去。

“唔…啊!”异物的入侵让霍庭身体紧绷了起来。

“放松……呃……小庭,放松,我会小心的……”

虽然霍庭心底还是有抵触,但也知道一直紧张会让两个人都不舒服,于是慢慢放松下来。这样的默许让白宇飞顺利的将三根手指cha入了里面。xue口也越来越湿润。无法再克制,白宇飞抽出手指,用自己的shuo大代替手指送了进去!

“嗯嗯……唔……啊!……”火热又硬邦邦的fen身仍引起了霍庭的不适,胀痛感充满了下丅体。“痛……”霍庭闭着眼睛,低吟着。

“乖~    小庭,再放松点,马上就不痛了。”白宇飞忍着不动,慢慢安慰着他。等霍庭终于慢慢放松下来,白宇飞开始缓缓的抽动,“嗯……嗯……”

“啊……哈……嗯嗯……哈……”胀痛感被ju大的快感所代替,让霍庭无法控制的大声呻yin着。

“哈……嗯…小…小庭,你好棒!带着儿子…跟我做,居然也这么爽…啊……”白宇飞激动热情到口不择言,但是他真的觉他的老婆真的是太棒了。

“你……闭嘴!啊…啊…嗯嗯……嗯……”霍庭觉得这个白宇飞真的是口没遮拦的,但是小小的愤怒马上就被一波一波的快感压下去了。

白宇飞越动越快,渐渐把霍庭顶的有些受不了了,“小…小白!嗯嗯……慢…慢点啊…哈…… 小心…孩子…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小白……”霍庭虽然身体健硕,但是现在毕竟怀着孩子,而且已经快九个月了,实在让他的身体负担很大,有些吃不消了。

白宇飞虽然要不够他,但是也要考虑他现在的身体,于是又快速的**了几下,低吼一声,把所有的热情喷she在了霍庭体内。而同时,霍庭也再一次的gaochao了。

“啊!……”

“啊!……”

白宇飞抱着更加瘫软的霍庭齐齐躺在床上喘息着,过了半天才从兴奋的余韵中醒来。但是白宇飞马上起身,不能忘记帮霍庭清理,否则他会不舒服的。霍庭已经累的没有一丝力气,任由白宇飞吃力的抱着大肚子的自己放到屏风后的浴桶里。白宇飞没敢跟着一起进去,因为怕把持不住再要他,但是白宇飞知道霍庭已经没有精力与他大战了,所有只能忍着先帮霍庭清理,然后再整理自己。

霍庭迷迷糊糊的靠在浴桶旁,享受着白宇飞的服侍,他有些懊恼,可是他不能不承认,这个让他变得不男不女的人,真的让他感到了幸福。。。

这样的日子又平平静静的过了一个月,霍庭前些日子的不适已经好了,但是快要分娩的身体仍是让他有些虚弱。这几日除了被白宇飞硬拉着散步外,其他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修养身体积攒力气。白宇飞最近也不出诊了,一直在他旁边照顾着他。他虽然嘴上埋怨白宇飞烦,但是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

但是这样的小日子终于还是被打破了。早上,白宇飞正坐在床边帮霍庭削水果,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公子!公子!不好了,快出来啊!”小豆的声音传进来。

“什么事?这么急急忙……”

“哐!!”白宇飞的话还没说完,门就被大力的踹开了。小豆怎么也拦不住的人闯了进来。

“白宇飞! 快救素儿!快啊!!”来人疯了一样,抱着一个腹部圆隆、表情极度痛苦的人冲着白宇飞大吼。

“萧远尘!你这个王爷当的越来越不懂规矩了!”白宇飞有点儿火大,刚才发生的事儿可是吓着他老婆了,他当然有气!

“快救素儿!否则我不饶你!!”萧远尘完全处于癫狂状态。

“萧远尘!我可不吃你那一套。”白宇飞瞪着萧远尘,他白宇飞什么时候畏惧过权贵。

“小白!”霍庭在旁边看着,发现萧远尘怀里的人越来越不对,“你们别再吵了,王爷怀里的人有点儿不对啊!”

听到霍庭的提醒,两个人才注意到痛苦非常的素儿,他现在浑身是伤,颤抖的窝在萧远尘怀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下体流下的血迹和身上伤口的血荫湿了萧远尘的衣袖和前袍。白宇飞一惊“快抱他去耳房!”说着拉着萧远尘的衣角往隔壁的房间走。

萧远尘一丝也不敢怠慢,马上跟着过去,进了屋子,将素儿轻轻的放在床上,不敢再动他。

此时的素儿疼的已经呻吟出声,“唔……嗯嗯……嗯……”

萧远尘心急心痛的不行,却是无能为力,“白宇飞,你……你快看看素儿!快啊!”

白宇飞此时已经手脚麻利的把诊病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白宇飞也急了,当初,是萧远尘和素儿求他要的那可以让男子受孕的药,若不是看在素儿爱那个霸道的王爷爱到不行,两人又确是诚心,他一定不会把这药外传的。素儿是他的师弟,自然知道他这师兄性子虽冷,却是很疼他的,所以带着爱人来求要,想留下个爱的结晶。

对于现在的素儿来说,站立可是件痛苦的事,腹部不断的下坠拉扯着他的内脏,实在让他难受的不行,双腿因为疼痛也是无力支撑身体,只能歪歪的靠在萧远尘身上,借助他的身子一点一点挪动步子。“啃……嗯嗯……嘶……”素儿因为疼痛,呻吟声音一直也没断。

萧远尘看着这么难受的素儿简直快心疼死了,但是现在只能听白宇飞的,他自己什么辙也没有。“素儿,你再坚持一下!你坚持一下就好了,下次我们再也不生了!”萧远尘没办法,只能说着自己也不确定的事。

“哈……呃……好…好…我能…坚持住…”素儿吃力的挤出一个笑容给萧远尘。

白宇飞没心思听两个人的对话,一时扶着素儿,一时蹲下来检查素儿的下丅体。下面的xue口还是凸着,可是羊水就是不破,白宇飞也急出了汗。

又走了好一会儿,“师兄……唔…啊嘶……还是…不行吗…”素儿似乎是有些挺不住了。

“素儿,你再坚持一下,我们再努努力!”白宇飞给他鼓鼓力,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了。

“呃……呃嗯……嗯————”一声长吟,素儿弯下腰去,双手抱住了肚子。

“怎么了,素儿?撑不住了吗?”萧远尘抱住素儿,大手抚上他的肚子。

“尘……啊…尘…尘…尘…嗯…啊…啊!————”肚子瞬间硬起来,素儿一声尖叫,一股液体顺着xue口留了下去。

“素儿!素儿!”

白宇飞赶紧检查,羊水终于破了,“快扶上床,羊水终于破了,可以生了!”

两个人把素儿扶上床,萧远尘还是在身后抱住素儿,白宇飞曲起素儿的双腿,准备接生。

之前绵长的阵痛和折腾让素儿和肚子里的胎儿都有些乏力,但是白宇飞还是命令着素儿要不断的用力,“素儿,阵痛一来你就向下用力,就像解大便一样向下,明白吗?”

“唔……啊…嘶…恩……”素儿咬紧牙的点了点头。

萧远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紧紧的抱着素儿,给他支持。

一阵宫缩来了,肚子瞬间又硬起来,“啊!———嗯嗯嗯————”素儿咬紧牙,身子前挺,向下用力。

“对了对了,素儿!就这样,再用力,孩子就在产道了,用力把他挤出来!”白宇飞一手抚着xue口,一手轻揉素儿的腹底。

“呃……呼…呼…嗯嗯…啊!————”又一阵腹痛,素儿憋足了气向前挺身,紧紧压着肚子,向下使劲儿。

“素儿!再努力,孩子的头顶就在门口了,你再用力!孩子的头就出来了!”

“嗯嗯嗯……啊……嘶……嗯哼…啊!——啊!——啊!——疼啊!———”素儿猛的一声嘶吼,孩子的头一下子顶了出来!

“出来了,孩子的头出来了!”白宇飞兴奋的叫到,也给素儿一个安慰。

听到孩子头出来了,素儿想着孩子马上就能出来了,心里舒了口气,结果这一松气,便有些接不上力了。

“素儿!别松气啊!再用一股力孩子就全出来了!”白宇飞托着孩子的头,赶紧给素儿鼓励。

“嗯哈…嗯……哈斯哈……我…我没力了…没…没力气了…啊!——”泪水顺着素儿的脸颊淌下来,他感到一股绝望,他真的用不上力了,孩子的头在两腿之间,他能感受的到,但是就是鼓不起最后一口气,把孩子整个挤出来。

“素儿,素儿!别放弃,你再加把劲!我在陪着你,我就在你身边!”萧远尘看着素儿苍白的脸,恐惧感越来越深。

孩子的脸已经被憋的通红,小嘴唇越来越紫。“不行!这样孩子会憋死的!”白宇飞越看越着急,“看来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白宇飞说着提起内劲,双手抚着素儿的腹底,关注七八成的内力使素儿的胯骨向两边扩张,这种办法其实是不算办法的办法,这样做不进让产夫疼痛,也会消耗施力者大量的内力。

“啊!————啊!——不…不行!啊啊!————好疼!”素儿受不了的挣扎起来,萧远尘快抱不住他了。

“就…就是现在,素儿,用力,向下…用力!就这最后…一下了!”白宇飞也有些体力不支了,刚才的施力让他消耗过大了。

“唔……嗯嗯…哈啊!——啊啊啊啊啊!————”拼尽全力的一声嘶吼,一团柔软终于滑入了白宇飞的手中。

“生啦!生……生啦!”白宇飞恍惚着却兴奋的叫出来。但是下一秒,他才发现孩子没有哭,一声都没有,紧闭着双眼,小嘴唇还是紫色的!他心里有些怕了,这孩子。。。

“素儿!素儿!孩子出来了!我们有孩子啦!”巨大的惊喜快要冲断萧远尘的神经,从今以后,将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牵连着他们两个人,延续着他们的爱。

“尘……”素儿有些恍惚,却幸福的唤着爱人的名字,然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师兄!师…师兄!孩子…孩子怎么不哭?他…怎么不哭?!”素儿慌乱了起来。

“素…素儿”不想在产后打击他,但是素儿的眼神却一丝不移的死盯着他,“孩子…现在没有呼吸了…”

“不…不!————”素儿一瞬间崩溃的瘫软在床上。

“你…你说什么?!你胡说什么?给我闭嘴!!”听到白宇飞说的话的刹那,萧远尘好像失去了理智,居然卯足了内劲一掌打在白宇飞肩膀上,白宇飞内力损伤过重,禁不住这一掌,抱着孩子斜飞出去,撞倒在了门边。

“师兄!”素儿一下子回过神,知道萧远尘失了理智,“尘,你住手啊!”吃力的抱住萧远尘的胳膊,不再让他动。

“小白!!”小豆不知道什么时候扶着霍庭进了屋子,刚好看到白宇飞撞到门边,倒了下去,霍庭心中大惊,“你怎么样?怎么回事?”顾不得自己硕大的肚子,霍庭跪倒在白宇飞旁边,慢慢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

“咳…咳咳…唔…我…没事……”白宇飞脸色惨白,有些接不上气。

回头看到双眼赤红的萧远尘,霍庭好像明白了什么,“王爷!是您打伤了他?”

萧远尘被素儿托住,好像有一丝清醒,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您这是想干什么?”霍庭声音提高,俨然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

“小…小庭,别动气,伤了孩子。”白宇飞虚弱的提醒着爱人。突然,白宇飞怀中已经没气息的婴儿嘴里流出一道污血,白宇飞一惊,“小豆!快扶我起来!快!”小豆一听,忙扶起白宇飞。

白宇飞把孩子放在旁边的软榻上,一只手捏开孩子的小嘴,另一只手轻轻施力压着孩子的胸口,反复了几次,一大口污血从孩子的嘴里一下子涌了出来。“咳…咳咳咳…哇哇……哇哇……”孩子的哭声由弱到强的发了出来。

床边两个没了七分魂儿的人一下子被招回了魂儿,“孩子!我的孩子!”素儿瞪大了双眼,大张着双手,就奔着孩子哭的方向。萧远尘赶紧抱住他,以防他掉下床。

白宇飞用布巾简单给孩子擦了一下,给素儿和萧远尘抱了过去。孩子刚一到怀里,素儿就哭出声来,“师兄,谢谢你,谢谢你!呜呜呜……我的孩子……”

萧远尘现在满眼都是妻儿,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

孩子一脱手,白宇飞就瘫软了下来,扶着床边倒了下去,小豆眼疾手快,冲上前抱住了他,“公子!”

“小白!”霍庭身子不便,扶着腰疾步到白宇飞跟前,“快告诉我伤到哪儿了?”但是白宇飞已经昏厥了。

萧远尘从喜悦中清醒过来,意识到刚才自己真的犯了错,没说话,回手抱起白宇飞朝主卧跑去。

“你做什么?!”霍庭赶紧追过去,小豆也上前扶过霍庭往主卧去。

萧远尘把白宇飞放在床上,扶他盘坐起来,自己在他身后运行内力开始为他疗伤。

霍庭追过来一看,知道萧远尘在为白宇飞疗伤,就止住要上前的小豆,示意他噤声不要打扰。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白宇飞的神色有些缓和,萧远尘的额上也有了细汗,收回内劲,“他暂时无大碍了。”萧远尘下了床。

“他是你打伤的,现下也是你救的,真不知道该记你恨还是你记你的恩。”霍庭和小豆上前安顿好白宇飞,让他歇一会儿。

“这次是本王的过失,在此赔礼了!”萧远尘垂脸,双手抱拳。

“唉,算了,素儿和孩子没事就好了,没必要妄加仇怨。”霍庭叹了口气。

“霍公子,本王暂时用内力在他全身游走一周,缓下他的急症,但是要想尽快复原还要用些上好的治疗内伤的药,本王过后会派人送来补气补血的**,但是却是没有什么灵验的内伤药啊。”萧远尘自知过失在他,语气缓和的想尽可能的弥补一下。

“内伤药?公子最近都在研究各种疾病的药物,没炼制什么内伤药,如今府里也没有啊。”小豆听着萧远尘的话,知道自家公子需要什么,但是府里现下根本就没有,也着了急。

霍庭皱了皱眉,他早年游历江湖时候知道不少炼制内伤药的药方,但是那些药材普通药铺根本就没有,想来一般人也不知道,若想炼制,就非得他亲自上山去找不可。可是,低头看看自己硕大的腹部,圆隆的连自己走路都费劲,已经九个多月,就快要临盆,现在的样子自己能上的了山吗?

转头看看脸色依然苍白的白宇飞,手不知不觉抚上去,“不行,不能让他的身子这么耗着!”心里一横,霍庭决定一定得上山一趟,把药才回来。

“小豆,好好照顾你家少爷!”霍庭吩咐着小豆,“王爷,你也去照顾素儿和孩子吧。”

“霍公子,你要干什么?”小豆慌了,公子受伤,若是这位也出什么事,他可不用活了。

“我上山一趟,给小白采些草药,一定能治好他的伤!”

“不行!”

“不行!”

小豆和萧远尘异口同声的喊出来。

霍庭知道他们要说什么,“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你们放心,我也是走过江湖的,我会速去速回,不会伤了自己和孩子的!”

那两个人虽然不想同意,但是知道这位大公子犯起倔来谁也劝不住,都没了话。

霍庭身子如此显怀,早就不希望让人看见了,萧远尘想让府里的下人跟着去,自然是被霍庭拒绝的,白宇飞府上更是除了他们三个人再无他人了,实在是找不到人随霍庭一同上山。

“你们不用再劝,我自有分寸!”霍庭说着找了件宽大的斗篷,披在了身上,“一会儿傍晚我就去,顺利的话,入夜前就能回来,若是再晚我还没回,你们再想办法去接应我,这样总可以了吧。”霍庭也知道大家担心他,简单的嘱咐了小豆,“看好你家公子!不能让他再有状况!”

小豆心里没底,也只能应了下来,看着霍庭身形些摇摆的走出了后院。萧远尘又检查了一遍白宇飞,发现他还很稳定,就赶快去耳房照顾自己的爱人了。

霍庭牵了马,犹豫了一下,还是撑住腰,慢慢踩了马镫翻身上了马,九个多月的大肚子,坐在马上实在不舒服,但是为了早去早回,也只能撑着点了,手在肚子上抚了抚,“孩子听话,我去采药救你爹,你乖点儿吧。”说完,一夹马腹,向山里去了。

天色越来越晚,山里寒气重,霍庭也有些瑟瑟发冷了,若是寻常,他也不怕,如今有了孩子,自然不能不担心。凭着记忆,在适宜那些草药生长的地方寻了个遍,终于是把要找的药材都找到了。心下一喜,转身准备上马返回。突然,肚子里的一阵激痛让霍庭腿一软,差点儿坐倒在地上,“呃……嘶…”霍庭心里一惊,这痛来的突然,让他有点儿慌。正想着,肚子里又是一阵翻搅,“唔……怎么…怎么回事?”霍庭心里更慌了,心底好像隐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不行!呃…嘶…现在不行!孩…孩子……你听话!再…再等等…”把药材装好系在马背上,准备翻身上马。

可是这孩子偏偏不听他这位爹爹的话,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啊……嗯嗯……唔……”霍庭根本无力翻上马背,一手抱住肚子,另一只手按着马背,靠在马身子上喘息起来,“呼…呼…”

这孩子要降生,是谁也阻止不了的,因为一路在马上颠簸,又一直这么站着,孩子向下走的非常快,现在的坠势越来越明显,霍庭的坠痛感也越来越强了。“呃……好……好坠!”隐忍的霍庭也禁不住生产的折磨,这才刚刚开始,他还不知道后面的艰难。

马现在是上不去了,霍庭只能扯着马绳,费力的一点一点下山,希望小豆会找人上山寻他。这样站着还向前走着,孩子入盆的速度被加快了更多,没走几步,霍庭就感觉后面的xue口有东西凸起了,让他双腿越来越并不上,慢慢岔开腿,艰难的向前移动。

“啊—啊啊!————呼……嗯……”肚子变得坚硬非常,剧烈的蠕动着,“好……好疼!”霍庭只能停下了,双手抚上肚子,不断的揉抚着。

“轰!—”一声巨大的雷响,昭示着马上就有大暴雨的来临。可是现在的霍庭根本无暇顾及身边的环境,集中精神对付着腹中的剧痛。

又向前挪了几步,刚刚软下来的肚子又坚硬如铁了,这回霍庭知道会发生什么,停下步子,又揉着肚子,大口喘息着,“呼……呃……呼呼……”

然而这次的痛可是他想象不出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冲着他的xia体,然后霍庭感觉与之前大不相同的痛楚,“啊…啊啊!——啊!————”控制不住的喊出来,有什么东西应声破裂,一股液体顺着他的腿从后xue流淌了下来。

霍庭一惊,考倒在旁边的一棵树旁。“那是什么?是…是什么?”霍庭慌乱的想着,“羊水?!”霍庭记得白宇飞以前跟他讲过生产方面的事儿,他虽不爱听,但是也隐隐的记住了一些,羊水破了,说明孩子就要出来了!

白宇飞确信他没有出现幻觉!他的小庭一直在叫他,一定没错!白宇飞顺着声音寻去,当他看见苦苦找寻的人时,着实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霍庭紧闭双眼,死咬着嘴唇紧紧靠在树旁,脸色满是水渍,身上的袍子和斗篷都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剧烈蠕动的腹部,下身的亵裤早已被他撕破,狼狈的贴在腿上,下体xue口大张,有血水流出,一团黑色若隐若现,应该是孩子的头。

白宇飞的眼睛瞬间模糊,泪水汹涌而出,心里像被掏了一个洞似的疼,他疯了一样冲到霍庭身边,“小庭小庭!!小庭!你怎么样?怎么样?我该死我该死!我……我……”白宇飞失去理智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

白宇飞的叫声让痛苦霍庭清醒了过来,“小白!小……小白!真……真的是你!”霍庭好像一下有了力气。

“是我!是…是我!小庭,我在我在!”白宇飞紧紧抱着霍庭。

“小…小白!他要出来了,他等不及了!我…我没办法,我不会……”霍庭克制不住泪水,慌张的向爱人求助。

白宇飞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小庭要生了!他不能慌,不能乱,千万不能!“小庭,别怕,我在,我马上就把我们的孩子接下来,你别怕!”

霍庭稍稍安下心来,他相信白宇飞!“我…我知道!我……啊!嗯…啊啊啊!————小…小白!好疼……好疼啊!”霍庭死死的抓着白宇飞,浑身颤抖。

“小庭,你挺住!我们找个遮雨的地方,孩子一定没事,你也不会有事!你坚持住啊!”说着,白宇飞运气抱起霍庭,朝他刚刚路过的山腰的一间石屋跑去。

“唔……啊!呼呼呼……呃……啊啊!———”双腿并在一起,被白宇飞抱着,让他的下丅体更加的憋痛。“小……小白!小白!!”

听着霍庭一声声的惨叫和呼唤,白宇飞心都碎了,他现在不知道有多后悔让霍庭为他生孩子。“小庭,我们马上到,你挺住,我们马上就到了!”

冲进石屋,白宇飞把霍庭放在地下的一堆干草上,然后脱下身上的袍子,垫在霍庭的腿下,慢慢曲起他的双腿,检查他的xue口,已经全开了,但是由于之前霍庭不知道如何用力,使得下丅体有些撕裂,羊水又有些流尽,而且现在霍庭和胎儿都没了力气,想要娩下胎儿,不知道要有多大困难!

“小庭,你听我说,羊水要流尽了,你必须尽快把孩子生下来,否则孩子在里面会憋死的!”

霍庭浑身一阵,他清晰的记得素儿的孩子生下来时那紫红的小脸,他有些慌了,“不!不…不要!怎么办?小白!我……呃……啊啊!——不!——啊啊啊呃!————”

“小庭!你别慌别怕!阵痛一来你就用力,向下用力,就像平常解大便时那样,把力气集中到腹部,向下推挤孩子!”白宇飞按住霍庭的双腿,不让他乱动。

“不…不行!我……我没力了……呃啊!——小白!救孩子!救……救救孩子!啊啊!————”

“小庭!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你可以的,我们的孩子马上就出生了,我能看见他的头顶了,你再努力,再用力孩子的头就出来了!!”白宇飞生怕霍庭失去意志,拼了命的鼓励他。

“我……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霍庭挺起上身,向下用力。嘶吼声越来越大,即使外面的瓢泼大雨也掩盖不住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对!小庭!就是这样,再用力!孩子的头马上就出来了!”白宇飞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他的爱人是一个多么坚强隐忍的人,如今会疼的如此嘶喊,可见这痛楚有多大!

“啊!——唔……呃……呃啊!!————呼呼呼……”一口气松开,霍庭又瘫倒在石墙上,孩子的头又滑回里面。

“小庭!不能松气,再用力啊!小庭!不能放弃!不能放弃!”白宇飞看见霍庭的意识有些模糊,心急如焚,不断的呼喊着霍庭。

“呼……呼……呃……嗯嗯嗯……小…小白…小白……”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石屋外的一棵大树应声被劈断了,倒向了石屋的屋顶。

意识有些不清的霍庭也被这打雷惊醒了过来,眼睛睁开的瞬间,他清晰的看见屋顶的巨石开始滑落,砸向蹲在他身前白宇飞。

“不!——————”霍庭嘶喊出声,本能一样的一把推开身前的白宇飞,竟然猛的站起身来,双手向上撑住了那块巨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沙哑的嗓子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

被推倒的白宇飞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小庭!!!!————————————”

周围的的石壁慢慢坍塌,只有霍庭手中撑住的大石还没倒下,白宇飞起身,运气一掌击在大石上,将大石击飞出去,霍庭虚脱的考倒在白宇飞身上,白宇飞慌张的扶住他,“小庭!小庭!你怎么样?你怎么这么傻?!你……”泪水再次打湿他的衣襟。

“小……小白!呃……啊!哈嗯……下…下面……孩子……呃啊!——”霍庭紧抓着白宇飞。

白宇飞连忙向下看去,倒吸了一口气,刚才霍庭猛的起身,使出全力撑住巨石,同时也向下推挤了腹部,孩子的头由于巨大的推力已经从他的下丅体挤了出来!霍庭岔开着双腿,臀部撅起,孩子的头就卡在他的下面。

“呃!啊!——小……小白!好……好疼啊!啊啊!————”霍庭的脸色惨白惨白。

“小…小庭!孩子的头出来了!出来了!你再用力,再用力,马上就生下来了!!”白宇飞蹲下身子,让霍庭的双手撑着他的背,向下用力。

“唔!——呃嗯!——嗯嗯嗯!————啊!呼呼呼……”紧咬着牙,霍庭高高撅起臀部,拼命的向下用力。

“就快了,就快了!小庭!用力!再用力!!”白宇飞手托着孩子的头,慢慢的旋转着。

“呃!呼呼……呃唔!——嗯嗯啊!啊啊啊!——小白!小白!啊!——啊啊啊啊啊啊!!——————”憋红了脸,用最后的力气一手死撑住白宇飞的背部,另一只手按住坚硬的腹部,向下一推!“啊!啊啊!——————”

“出来了!!!小庭!!”

“哇哇哇!————”响亮的啼哭抽走了霍庭所有的力气,颓然倒了下去。

“小庭!”发现霍庭只是昏睡过去,白宇飞急忙一手抱住孩子,一手揉抚的霍庭已经瘪下去的肚子,慢慢拉出胎盘。

简单处理了孩子,用自己身上稍微干一点的里衣把孩子包起来。这时,废墟一般的石屋外有了一些动静,白宇飞一抬头,竟是小豆带着王府的人寻着了他们!

“公子!”小豆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但是机灵的他赶忙过来从摇摇欲坠的白宇飞手里接过孩子。

白宇飞看见小豆他们,意识一下子松了下来,原来的内伤加上如此的折腾,白宇飞再也坚持不住,一句话也没说,倒了下去。

白宇飞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吃力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身旁的声响让他慢慢偏过头来,看见让人欲火上升的一幕。

霍庭半靠着床头躺在他身边,怀里抱着他们千辛万苦迎来的小生命,霍庭衣襟打开着,孩子的小脑袋埋在他胸前,听见那“啧啧”的声音,任谁都知道霍庭在给这小东西喂nai!

“哦哦,宝宝乖~   慢点吃,爹爹一定喂饱你!”前所未有的慈爱神情出现在霍庭的脸上,淡淡的散发着一种母性的光芒,看痴了白宇飞。

慢慢的又把孩子往怀里拢了拢,抬头正迎上白宇飞炙热的目光,霍庭一阵窘迫,“你……你醒了?”又低下头看着孩子。

“恩……小庭,辛苦你了!”白宇飞坐起身,拦过霍庭,拥在怀里。

“你也是……”霍庭红了脸。

白宇飞低头看看吃的兴起的宝宝还有霍庭那个鼓胀的胸部,“没想到,那药竟真的让你产nai,还能喂饱我们的孩子呢!”白宇飞贼贼的笑着。

“你……你刚好就没正经!”霍庭瞪了一眼白宇飞,脸更红了。不过,他心里也接受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喂养是最好的。“反正我已经成了怪得不能再怪的人了,也不在乎这个了。”经历了这么多,霍庭已经释然了。。。

“谁说我老婆怪?你可是我孩子的娘啊!”白宇飞抱的霍庭更紧。

“什么娘?你……”霍庭怀里抱着孩子,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用手肘推了推白宇飞。

“嘻嘻~     孩子可是你生你喂的,你不是娘谁是?”想起霍庭生孩子的情景,白宇飞还是很后怕,但是那些都过去了,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以后会更好的!“话说回来,孩子他娘,你可真强啊!”

霍庭听着他一口一个“孩子他娘”,再加上也想起生产时他站着娩出孩子的样子,急红了脸,“白宇飞!你……”剩下的话没说完就被白宇飞吞入了口中。

霍庭一愣,随即慢慢闭上眼睛,享受这个缠绵的吻。舌尖缠绕,唇齿相依,仿佛在跟彼此说,一辈子也不分开。。。

霍庭怀里的小家伙依然尽情的吸吮着嘴里的ru头,他可不管父父们是脸贴脸还是嘴贴嘴,他的目的就是吃饱饱,然后睡觉觉!

=========================================================================

完~~~

3 thoughts on “Bánh bao ra lò hệ liệt chi mẹ đứa nhỏ em thật mạnh mẽ – Yêu Điện Hạ

  1. Pingback: [Đam mỹ][Đoản văn] Bánh bao ra lò hệ liệt – Mẹ đứa nhỏ em thật mạnh mẽ (Thượng) | Phong Xa

  2. Pingback: [Đam mỹ][Đoản văn] Bánh bao ra lò hệ liệt – Mẹ đứa nhỏ em thật mạnh mẽ (Hạ) | Phong X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