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àn về chỗ tốt và chỗ hỏng khi bạn trai là hacker – Quỳ Phiến Yên

Tên gốc: Luận nam hữu thị hắc khách đích hảo xử dữ phôi xử

论男友是黑客的好处与坏处BY葵扇烟

黑客攻X插画受

文案:

古默,性别男,爱好男,职业插画家,特长画画和抽奖。

韩皓,性别男,爱好男,职业游戏设计师,特长编程和追妻

论当黑客的高尚理由。

(╯□╰)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默,韩皓 ┃ 配角:祈锐 ┃ 其它:耽美短篇,HE

☆、桃花不一定结的出桃子

古默,性别男,爱好男,职业插画家,特长画画和抽奖。

是的,特长是抽奖,谈起这个古小默一准笑的无比得瑟及欠抽。

近年来刮起的一阵微博风把本就是宅男的古默也卷进去了 ,自从沉迷于微博之后,古默每天都在微博上更新些新画的小漫画,赢得了一大片的微博粉丝。除了通过绘画跟广大粉丝交流互动,古默还喜欢上了微博抽奖。

古小默不觉得作为一个加V且粉丝无数的公众人物喜好转发抽奖信息有啥丢脸的,他正气凛然:“省钱娶媳妇!”

但古默开始迷上抽奖的真正原因朋友们都知道,古默有着艺术家们特有的时尚触感和高尚品味,特别喜欢那种限量版的设计小物件。但若要他顶着他的鸟窝头去彻夜排队买限量版,他是死活不干的。自从他发现那些公司的公共主页有时候为了公关宣传,会发起转发抽奖赢限量品的活动后,就决定心动不如行动了。

更让其欢欣鼓舞的是,古默逢抽必中。他的死党曾下结论,这跟古小默每天都勤勤恳恳地蹲在阳台为他家的苏牧犬扫狗大便有很必然的联系。

不过让古默发挥这超人天赋的机会不多,因为挑剔如他感兴趣的抽奖很少。但今天,有个抽奖微博让古默眼前一亮,夏威夷二人五日四夜甜蜜游。但是高兴没几秒,古默便想起来了,他一个月前分手了,甜蜜游什么的与他实在无关。

古小默是个死心眼的孩子,曾经他对那朵人生中唯一的好桃花寄予了厚望,一旦认定了便全心全意地守护这段感情,瞒着他偷偷跟家里出柜,为未来的花开结果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后来古默才发现,桃花并不一定结的出桃子,花开花落也是一种结局。

古小默是个乐观向上的孩子。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一个人抱着枕头在同居的家里痛哭一场后便着手收拾行囊。家里暂时回不去了,老太太现在见着他就横眉竖目地找扫帚。于是古默决定南下,去那个自大学时候便开始憧憬的海边城市,换个窝继续画画挣口饭吃 。

但古小默还是个记性不好的孩子。在无数个时刻总是忘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人,总是忘记现在是一个人生活。真是太没出息了。古默这个月第85遍地痛骂自己。

在灵魂出窍之际,古默鬼使神差地按下了转发那个夏威夷甜蜜游的抽奖微博。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然看到几百个粉丝姑娘在排着队兴致勃勃地讨论古默大神的终身大事问题了。

古默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点难过。把电脑关了睡觉去。

第二天中午,古默一打开微博便收到私信,通知他夏威夷甜蜜游中奖了,管他要地址给寄相关的礼券。古默尾巴一翘,爷的运气好得真是快准狠啊,颠颠儿的就把自己地址发过去了。这个计划外的奖品自己也用不着,到时候回家送给老头老太太好了,希望看在这礼物的份儿上老太太对他能友好点儿。

古默对于一个人的生活适应的很快,转瞬间一个月过去了。除了偶尔失忆的时候给自己几个爆栗清醒一下,生活还是挺顺遂的 。

古默对这座城市的憧憬来自于一本画刊。这本画刊是国内业界顶尖的出版物,曾经在大学里还是个愣头青的古默不止一次地握爪给自己打气,未来一定要让自己的画在这本画刊上有一席之地。

因为这个梦想在心里扎根太深太久,以至于将要实现之际古默觉得好像在梦里一般。

“喂喂,还好吧?”对面的男人看着古默一副魂游天外的傻样也乐了,一双桃花眼溢满笑意。

迟钝的古默对对面男人的放电完全免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祈总编见笑了。我这是觉得太荣幸了。”

对面的男人叫祈锐,因为独到的眼光和过人的专业天赋,三十岁出头便担任了这本重量级画刊的总编辑。祈锐正在策划画刊的贺年系列版面,计划邀请业界的新锐插画师参与其中,他第一个便想到了古默。其实他注意到古默的作品有一段时间了,笔触细腻,画风温和却不失个性,令他不由自主地对画家本人有点好奇。难怪说画是人的镜子,看着对面这个可爱的青年,祈锐笑了,果真跟他的画一般温润。

两人坐在市中心一座雅致的咖啡厅内,敲定了接下来的合作细节。古默看着祈锐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心思有点恍惚,真像,两年前他在那个人的办公室跟他初次见面商讨合作事宜的时候,他也是……

谁让你再想他了!古默反手给了自己一个爆栗。

“呃……”看着对面祈锐有点错愕的眼神,古默尴尬了,忘了这不是在家里。“呵呵呵……”

祈锐笑了,不动声色地圆场:“不知不觉谈了这么久,合作的细节大致就这样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古默忙摇头道:“没有了没有了。我回去之后大概就可以着手准备了。”

祈锐点头,“那就麻烦你了。”话音一顿,自然而然地发出邀请,“你晚上有安排吗?要不一起吃个饭?”

古默依旧是那个不解风情的古默,还心心念念着家里的大狗没人喂:“不了,我晚上还有点事。”

大概是没料到会被拒绝,祈锐有点错愕,但很快恢复了绅士般的微笑,说:“那好。我送你回家吧。”

古默推拒了下,看对方那么坚持,便说:“那好吧。谢谢祈总编。”

好不容易穿过塞得无比瓷实的马路,古默到了自家楼下的时候都晕眩的要吐了。心里无比抓狂地吐槽要是坐地铁的话早八百年前就到家了。古默完全没注意到祈锐那电力十足的桃花眼中的秋波,谢过他后便快步走回自己家。

摸了摸撒娇打滚的苏牧,给狗盆里倒满了狗粮,古默便瘫倒到自己床上。

眼睛才合上五分钟,便被催人命的门铃吵了起来。古默气冲冲地打开门,也不看门外是谁,语气十分不好地劈头就问说:“有什么事吗?”

就在古默要抬头认真看看到底是什么家伙扰人睡眠,突然整个人被推在墙上,唇舌瞬间被人侵占,一双有力的手臂充满占有欲地将古默搂得很紧很紧。

古默起初还想反抗,但是几秒之后辨认出那人身上的气息,即使两个月不见,那熟悉的烟草味还是让他瞬间软了腿。

“韩……皓……”

腹黑攻9

☆、不懂得追妻的设计师不是好黑客

韩皓,性别男,爱好男,职业游戏设计师,特长编程和追妻。

韩皓是网游设计师,主管编程设计。作为理工大当年风靡全校的校草,一米八的标准身高,俊朗深邃的五官,时不时挂在唇边的带着魅惑的笑容,韩皓彻底颠覆了人们印象中不修边幅的理工男形象。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韩皓在其专业编程上如鱼得水,但是游刃有余的副作用就是他更多地开始研究些有的没的。韩皓一直不承认自己是黑客,他坚称他只是对网络对电脑的了解比常人更深入而已。

自从有了老婆,他的这项技术有了极具创新性的发挥空间。一年前的某天,韩皓一下班回到家便看到古默又泡在微博上不知道捣鼓什么,他走过去把坐在电脑前摇头晃脑的宅男抱了个满怀。古默笑眯了眼睛告诉他,他第一次参加的微博抽奖竟然抽中了想要很久的限量版手办。

韩皓爱死了他这种单纯快乐的表情。第二天开始,他的助手便多了一项新的工作,就是及时观察汇报一位叫古默的插画师何时转发抽奖信息。一旦有消息,韩皓便用自己过人的技术修改抽奖机器人的运作,给古默耍了一把理工男的浪漫。

但韩皓自己也没料到自己的业余爱好有一天能起这么大作用。    现在将人紧紧地抱在怀中,韩皓悬着两个月的心才渐渐地有了安定的感觉。看到家里所有曾经代表着甜蜜的情侣用品都变成了形单影只,所有的懊悔,心疼,焦躁,酸涩一起涌上心头。所有的所有最后只变成一句最想说的话:“别离开我。”

古默低着头,所有的心理建设在熟悉的吻后全线决堤,曾一遍遍告诉自己时间是治愈的良药,但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忘记的感觉很糟糕。面前憔悴许多的人儿低下头许久,韩皓才听到他闷声说:“你骗我。”

韩皓收紧了手臂,为古默那受伤的语气心疼:“我,之前跟家里说了你的事情。”

古默闻言猛然抬头。

韩皓轻柔地抚过他的眉眼,“我想,这辈子就是这么和你过下去了。我爸妈一直不放弃,直到前两个月,他们说让我回家跟世家的女儿见一面,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他们就不管我了。”

“可是倪骏说……”

“他和我爸妈是一伙的。我已经教训过他了。本来不想你担心才说我在出差的,对不起……”轻柔的吻落在古默的发梢,让他红了眼眶。

六十个日夜的不安似乎突然烟消云散,古默抽抽鼻子:“我还以为我媳妇就这么没了。”

韩皓闻言挑挑眉,嘴角勾起熟悉的坏笑,虽说不介意让古小默口头上逞逞威风,但总是将媳妇挂嘴边的家伙有时候还是需要点教训的。

没爱心的主人不顾两个月不见的苏牧犬热情的招呼,抱起心心念念了两个月的爱人进了房间,踢上房门。

……

“喂,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对了,我刚把手头的工作都结了,然后暂时借调这里的分公司一年。你不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吗?如果你还想继续呆的话我就跟公司申请常驻这里了。”

古小默很没出息的又被感动了。摘下眼镜后的巴掌脸蛋还在微微泛红,汗珠划过浅浅的酒窝,那个绽放的微笑让韩皓呼吸一窒,把人又压在身下,“再来一次吧。”

铺天盖地的快感很快让古小默忘记了那个问题。韩皓想,是不是应该要提醒这家伙私信把地址给别人很危险呢。

-end-

回复 6楼2013-02-14 12:35举报 |

潘围巾

腹黑攻9

☆、番外1 一见钟情的老戏码

自理工大学毕业后,韩皓凭着完美的高学历背景顺利进入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彻底与过去的花花草草们挥手告别,心无二意地投入工作。两年半前,已经做到副主管的他被借调负责一个新的大型3D网游设计开发 。

韩皓和古默历史性的第一次会晤是在视频远程会议上,主题是和外聘的绘师商讨绘制新副本的NPC形象。当古默顶着他的鸟窝头,大眼镜和黑眼圈出现在屏幕的时候,韩皓不禁皱眉,好歹是商务会谈,如此随意的态度让他有些不满。

虽然造型不佳,但古默扎实的专业素养和出色的领悟力还是让韩皓印象深刻。

两个礼拜后,古默带着他设计的人物草图来到韩皓的办公室门口,韩皓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白皙剔透的肌肤,卷翘的短发,精致的五官,这跟那天的鸟窝头男有任何正相关吗?穿着白净的衬衫,古默朝着韩皓略带腼腆地一笑,那种猛然触电的感觉让韩皓感觉非常非常的不妙。

韩皓努力集中心思,摆出平时严肃干练的工作形象认真细致地跟古默理顺接下来的调整方向和重点。古默听得认真,韩皓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徘徊在了那双修长白嫩正在记笔记的手上。直到古默略带不解地唤他:“韩先生?”韩皓才尴尬地醒悟过来,轻咳一声 “目前需要修改的大致就是以上几个方面,看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古默摇摇头,说:“没问题了,我争取在下周把修改版本给你们发过来。”

韩皓颔首:“好的,麻烦你了。”停顿了数秒,似是挣扎了一下,还是开口邀请:“不知不觉都到午饭时间了,走,我请你吃个饭吧。”

那时日子还紧巴巴的古默心中暗喜:“这公司不错,来开会还能管饭。”

于是点了点头,单纯的他并没想到半年之后他会跟这个男人牵手,相爱,相伴一生。

-end-

回复 7楼2013-02-14 12:36举报 |

潘围巾

腹黑攻9

☆、番外2 领媳妇儿见公婆

这天晚饭过后,古默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右手还不忘伸着给大苏牧挠下巴。洗完碗走出厨房的韩皓看到的就是小宅男这副没骨头的懒样子,走过去,把那颗在他老婆雪白大腿上蹭来蹭去疑似吃豆腐的狗头挪开,把老婆滑嫩嫩软趴趴的身子搂在怀里,唤他:“古小默。”

“干嘛?”

“我订好了机票,这周末咱出去一趟吧。”

宅男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地问:“去哪儿?”

“你家,看咱爸妈。”

古默闻言差点没一个跟头翻到沙发底下。我家?!那个上个月我吃了三顿扫帚被赶出来的我家?韩皓你是闲的蛋疼了想上门找虐么?还有,姓韩的你脸皮多厚啊咱爸妈咱爸妈的叫都不见脸红的!

“我不要。”古默回想起前两天打电话家里老太太那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语气就直哆嗦。

“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嘛……”某人很哀怨。

“爸妈是很可怕的生物……”某人很坚持。

“前两星期你见完我爸妈不是还很乐呵么……”

“你爸妈那是有礼有节文明人啊,跟我家老太太的战斗力有明显的差距……”

“古小默。”

“有。”

“机票我买的不能退不能换的。”

“……”

“两张。”

“……走起。”

所以说,小市民什么的最容易被攻略了。

周六,古小默起了个大早,首先爬上微博更了一条:“雄纠纠气昂昂,领媳妇见公婆!”之后不管下面回复的一片破碎粉丝少女心,关了电脑,捡巴捡巴给老头老太太带的礼物上路了。

在飞机上,古默看到商务舱的座位便知道上当了,早该想到韩皓不是会委屈自己买打折票的人。白了韩皓一眼,上了贼船的古默也只能紧张兮兮地传授对付家里两个大Boss的秘技:“老头比较好对付,他就是喜欢喝茶,咱准备好的大红袍一进屋就先送他。他喜欢聊政治时事什么的,记得一定要找个机会呐喊钓鱼岛是中国的。老太太有点麻烦,她要是开始大吼你就微笑,要是转身去厨房了就是要去拿扫帚了,你随机应变,但要记得保护我……”

“嗯,知道了。”

“你不要紧张。”

“我没紧张。”

“你报纸拿反了……”

韩皓默默地把报纸收起来,不管旁边偷笑的家伙,闭上眼睛假寐。

四个小时后,在一栋高级公寓的某一户典雅气派的铁门前,韩皓和古妈妈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想把古默抽一顿的冲动压下去。

韩皓看着站在门口面带微笑,一张跟古默有七分神似的脸,衣着大方,气质出众,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的贵妇,怎么都很难跟古默描述中大嗓门,恶妇脸,还爱好暴力的老太太联系起来。

古妈妈自昨晚接到儿子电话后,已经做好十万分的心理准备看到一个娇滴滴娘兮兮的儿子“媳妇”,现在看着站在门外英挺俊朗,一米八高的成熟男子,古妈妈觉得她儿子要能把眼前的男人压下边儿她名字就倒着写。

韩皓在丈母娘的压力面前岿然不动,彬彬有礼地打招呼:“伯母您好。”

古妈妈继续一脸微笑却眼神锐利地审视面前让儿子神魂颠倒的男人,包括他那紧紧扣住自家儿子的手。

“妈~”旁边古默用另一只手讨好地扯了扯他家老太太的衣服。

古妈妈不动声色地朝儿子那拽自己的狗爪子狠狠拍下去,不管儿子那龇牙咧嘴的傻样,终于应了声:“你好,进来吧。”

韩皓继续有礼地微笑:“谢谢伯母,打扰了。”

进了大厅,便看到另外一个Boss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古默甩开韩皓的手,摇着尾巴奔过去,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凑到他爹眼前,唤了声:“爸!”

回复 8楼2013-02-14 12:39举报 |

潘围巾

腹黑攻9

韩皓上前,很正式地微微鞠了一躬,递上精选的茶叶,说:“伯父您好。”

身着对襟唐装的古爸爸瞅了眼一副讨好相的儿子,咳了一声,站起来接过茶叶,说:“你好,有心了。”

此时古默滴溜溜转的眼睛扫到他娘走进厨房,大惊,扯着嗓子凄厉地喊:“妈~~~!”

这一嗓子把老太太吓得够呛,转过头瞪着他:“我要做饭呢,乱吼乱叫干嘛?”

有扫帚被害妄想症的古默:“……”

古爸爸望了眼想笑不敢笑的韩皓,再看看自家那丢脸儿子,果断将韩皓领进书房,图个清静。剩下被老爸嫌弃的古小默红了一张脸,站在客厅猛揪自己头发。

书房里。

古爸爸看着眼前气宇轩昂的男子,微微叹了口气。

“伯父……”

古爸爸示意韩皓坐下,缓缓地说:“韩皓,我想说的不多,之前跟你在电话里也谈过,作为父母,我和孩子她妈其实并没有那么在意有没有后代,或者是别人的眼光,但还是那句话,我最担心的是你们之间这所谓的感情能维系多久。”

古爸爸举起一只手打断韩皓想说话的姿势:“现在社会很浮躁,结发夫妻家庭破裂也是常事,更何况你和默默之间没有合法的婚姻和小孩作为纽带,你们是否都能经得起外界的诱惑?如果仅仅是热恋的感情是很难走的很远的。”

韩皓听罢,微笑道:“伯父,我明白您的顾虑。我和小默都是成年人了,我们很珍惜一起生活的两年,也很期待未来能一直这么走下去。像您说的,一纸婚书或是小孩并不能保证家庭的长久,所以我和小默并没有将那个视为在一起生活的必要条件,我们觉得只有感情和责任才能走的更远。我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很苍白,也许您现在还持保留意见,但五年后,十年后,二十年,三十年后我们还会一起回来看您,希望那个时候您对我们有更多的信心。”

古爸爸看着眼前坚定的小伙子,半晌,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除去古爸爸不谈,自从发现韩皓和想象中的娘娘腔有本质区别之后,古妈妈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看那不俗的谈吐和成熟的气质,再瞅瞅自家那个没长大的破小孩儿,古妈妈不得不承认这可是自家儿子占了便宜……

古小默有点郁卒地发现,这回一趟家,媳妇不费一兵一卒便攻下了家中两大boss,自己那几顿扫帚算是白挨了……

不过,这样真是太好了。古默把头埋在媳妇怀里,精致的小脸上尽是止不住的笑意。

-end-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Bàn về chỗ tốt và chỗ hỏng khi bạn trai là hacker – Quỳ Phiến Yên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Bàn về cái tốt và cái xấu khi có bạn trai là hacker – 1 | Shuusie

  2. Pingback: Bàn về điểm tốt cũng như điểm xấu khi có bạn trai là hacker | Hana's Blog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