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ương ái tương sát trọn đờ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Tương ái tương sát nhất bối tử

相爱相杀一辈子by蒙面小番茄

“啪!”白尉柏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

“说!你们几个是谁下的令去抓那魔教少主的?!”

“禀,禀盟主,是,是我。”其中一人站出来承认道。

“哼!我有说过让你们去抓魔教少主吗?你们就敢动手?!”

“当时我们见只有他一个人,不想错过时机,过几天就要攻上魔教了,抓到他能够事半功倍,所,所以……没想到他身边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人!”那人想起本来眼看着就能到手的人质,却被突然救走了还一阵愤愤难平。

“一个个自作聪明!据我所知你们当时还有人对魔教少主使用了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难道也是白道之人所为?!”

“这……属下一时心急,属下知错。”

“自己下去领罚!在场的人都给我听好了,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下次谁敢再不听我的命令妄对魔教擅自出手,谁就自废武功离开这儿!”

“是!”众人齐答。

是夜,魔教教主齐傲行房内,传来一阵故意压低着着声音的打斗声响。白尉柏一个闪身躲过了齐傲行射过来的暗器,趁这空当又快速来到齐傲行身前点了他的穴道,把人搂在了怀里。

“混蛋!快解了我的穴道!”

“不解,解了你又得丢暗器了。诶,小昊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白尉柏这才想起今天过来要问的事。

“你还好意思问!要不是他的影卫跟着,指不定小昊现在就是刀下亡魂了!哼!早知如今要杀了他,你当年又何必假好心把他捡回来!”

当年两人尚未决裂还是好师兄弟的时候,白尉柏曾在荒郊野外捡到一个婴儿并带了回去。结果那孩子自小就比较亲近齐傲行,于是他俩决裂后那孩子也一直跟着齐傲行了。

“这……这个我真不知道他们会乱来啊!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不准再动手了。”小昊没事就好,白尉柏刚得知自己手下那些人围追魔教少主的时候也是心里一惊,生怕那孩子出了什么事,齐傲行肯定会恨死自己了。

“你倒是真会推卸!暂且不说小昊今天的事,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过几天你们白道武林人士齐聚准备攻打我教这事!”

“呃,那个,我倒是知道的。”

“哼!”

“傲行……”白尉柏拖长了音调。齐傲行被点了穴道,动也动不了,白尉柏叫自己名字时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在了脖子上,又痒又麻,好想躲开。

“干嘛?!”齐傲行怒道。

“这次白道群起愤之要讨伐魔教,呃不,是贵教,是因为上次你突然带人血洗了沈家庄啊。”

“怎么?!怪我坏了你和那沈家小姐的大好姻缘吗?!我不是给她留了活口吗?呵!血洗?明天我就让那活着的几十人口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血洗!”

“诶?什么大好姻缘了?!哪有这回事!而且你杀的那几个刚好是沈家庄在外嚣张猖狂的败类罢了,我还得感谢你出手呢。”

“滚!我那天明明在街上看见你和沈家小姐有说有笑,真是好一对璧人。”

“哈哈哈……”白尉柏听了不禁笑开怀。

“混蛋!有什么好笑的!”

“傲行,你这是在吃醋么?呵呵……”白尉柏一下衔住了近在唇边的齐傲行的耳垂。

“吃醋!做梦吧……呃!你!……”

“乖,我今晚就留在这儿好不?这段时间太忙了,好久都没碰你了。”一边说着,白尉柏一边剥了齐傲行的衣服,还用下面顶了顶齐傲行,

“你!淫虫……啊嗯……”齐傲行羞怒的瞪着白尉柏,可是对方正埋头在他身上忙着“耕耘”看不见自己的眼神。

第二天天刚亮,齐傲行就醒了,长年习惯早起练武,即使前一夜睡得很晚,每天也会在同样的时间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还窝在白尉柏的怀里,齐傲行不由红了一张脸。看着白尉柏宁静的睡颜,齐傲行的思绪恍惚又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时两人还是同一师门下的两弟子,师父长年隐居深山,甚少外出走动,他俩都是师父在不同时间捡到的弃儿。师兄弟俩从小就爱粘在一起,直到后来两人无意中得知各自的父亲分别是白道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并且在一次武林混战中双双身亡……从那之后,两人便有了隔阂,再后来,两人就各凭本事,一个成为了如今的白道武林盟主,一个成为了魔教教主,然后开始了小打小闹的日子,当然,最后这半句是齐傲行的儿子齐羽昊说的。

 

鉴于每次齐傲行都打不过白尉柏,而白尉柏也不会真的对齐傲行这个小时候自己最疼爱的小师弟下狠手,所以,他俩不意外的在某次打打闹闹中擦枪走火了,以至于后来两人经常上演昨晚房内那一出戏码。

“傲行,你再看我,我可就忍不住了。”白尉柏其实早在齐傲行醒的时候也就醒了,不过想看看齐傲行会做什么,所以就一直装睡了,却感觉齐傲行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自己脸上。无奈只得睁开眼,然后就看见了齐傲行盯着自己发呆的模样。齐傲行听了白尉柏的话这次出奇的没有羞恼反驳,又被白尉柏一把拽入怀中。齐傲行假意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索性不动任那人抱着了,只是还是什么话也不说。

“怎么了?”白尉柏开始有点担心起来。齐傲行闭起眼睛,不去想过几天白道攻打魔教的事,也就不用想起到那时候自己会和这人真正对决了,会不会也像当年他们的父亲那样死在一起呢……

“你……你哭了?”白尉柏感到齐傲行枕着的自己的手臂传来一股濡湿感,搬过齐傲行的身子,不意外的看见他脸上还挂着泪珠。

“你快走吧,等一会儿被教内的人看见不好,过几天柏行崖对决见吧。”

“我不走!看见了就看见了!什么对决?!”

“混蛋!过几天你们白道武林不是要攻打魔教吗?!你还装什么傻!哼!”

“啊?!这个事啊……都怪我,本来昨晚就想跟你说清楚了,不过谁让你每次一见到我都要打我,后来到了床上我也早把要说的事忘完了。”

“……什么事?!”

“我前些日子忙着处理白道的事务,另选了一些亲信去管理庄子。庄子里最近聚集的那些武林人士也都被我下了迷药了,没到那个天数是醒不过来的。话说你教内的人差不多也是自由分散的吧,让他们以后也别再回这儿来了。我们俩等一会儿就收拾收拾到外面去游山玩水吧。这些年分分聚聚,我都已想明白了,父亲他们那一辈的事其实谁也怨不得谁,难道你还没看清么?”

“我……”齐傲行听着他的一席话早就愣住了。

“我想以后一直和你在一起,不再理会这江湖乱事,你也放下了好不好?”白尉柏恳切的看着齐傲行的双眼。

“我……当初要不是你回去当那白道武林盟主,我又怎会返回魔教……”齐傲行嘟嚷着回答了。

“傲行……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白尉柏欣喜万分。

“是!你还要我说多清楚……师兄!……啊!你干什么!……唔嗯……”

齐傲行话还没说话就被白尉柏翻身压倒吻住了双唇,紧贴着的身体明显感到对方那儿起来变化。

“一听到你叫我师兄,我就实在忍不住了啊。傲行,我喜欢你。”

“喂!一大早你又来!混蛋啊你!唔唔……啊嗯……”

……

相爱相杀一辈子?

相亲相爱一辈子!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Tương ái tương sát trọn đờ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Tương ái tương sát trọn đờ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 Yên Phong Vọng Nguyệt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