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ng thang máy có quỷ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Điện thê lý hữu quỷ

电梯里有鬼 by 蒙面小番茄

1、

张子鸣最近被一只鬼给缠住了!

可是他自己却不知道,事情还得从上周星期五的晚上说起……

那天下班之后,张子鸣照例去了那家环境气氛都还不错的GAY吧小坐了一会儿。因为等一会儿还得自己开车回去,所以他就只喝了一杯冰水

从GAY吧里出来的时候天忽然飘起了小雨,张子鸣开车到住处的地下停车场时已经快到午夜零点了。停车场里有些阴冷,不知从哪个方向吹过来的风,激得他打了个冷颤。虽然空旷的地下室被天花板的日光灯照射得通亮,可他还是觉得心里发毛得紧,便加快脚步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钮准备上楼。

地下室是-1楼,而张子鸣的家住在12楼。按下数字按钮后电梯门就门合上了,张子鸣默默等着电梯升上去的超重感来临,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感觉到,就连显示屏上的数字都没有什么变化。忽然,电梯门打开了……

张子鸣看着门外的地下停车场,心中咯噔一下,以为是自己刚才没把按钮按下去,于是又使劲按了一下,电梯门关上了。

虽然只是等了一小会儿,可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快,但是仍然没有超重感。

这时,电梯门却忽然又自动打开来了……

他定睛一看,发现外面居然还是停车场!

张子鸣忍不住全身发起抖来,又狂按了好几次按钮,可电梯就是不肯升上去……

他索性跑出了这座电梯,看看左边黑漆漆的楼梯口,又看看旁边的另一座电梯,心下一横,便跑进了旁边的电梯里,一边抖着手按下按钮,一边不断在心中暗示自己肯定是刚刚隔壁的电梯坏了,电梯坏了,电梯坏了……

一眨眼,电梯门又打开了

张子鸣真觉得自己都快被吓得崩溃了,仔细一看,竟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男人……

2、

“徐鑫?!”张子鸣一下就认出了那个男人,怎么说也是自己高中暗恋三年的同班同学啊,要是还认不出的话,他都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嗯,子鸣。”徐鑫显然也认出了他,笑着叫出了他的名字。

在白炽灯的照射下,徐新脸上的皮肤略显苍白,嘴角微微带着一丝笑意。看到张子鸣被吓得都有点面无血色了,心中不禁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玩得有点太过火了?一丝愧疚爬上他的心尖。

张子鸣还是第一次听到徐新这样不带姓的叫自己的名字,没想到会在这儿碰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真叫人意外。但是不管怎样,此时能够看到一个熟人,着实让他心头的恐惧感瞬间减少了很多。

徐鑫走进电梯里,顺口问道:“你住几楼?”

“十二楼……你,你呢?你也住在这儿的么?”张子鸣才搬到这儿新装修好的房子,这栋电梯公寓也是刚修好没多久的,还有大半部分房子没有装修,所以住进来的人也不怎么多。真没想到,居然有可能会和徐鑫住在同一个小区,多年沉寂的那股心思忽然又不受控制的在他胸腔里乱窜起来……

“嗯,我住……二十四楼。”徐鑫说着按下了十二楼的按钮,顿了一下,又按下二十四楼的按钮。

电梯门轻轻合上了,张子鸣忽然又全身汗毛倒竖紧张起来。幸而没等多久,他就感到了一阵超重感传来,电梯也慢慢上升起来了。看着慢慢变化的楼层数字他不觉悄悄松了一口气,果然是隔壁的电梯坏了啊……就说自己怎么可能会这么倒霉,在今天七月半里撞见鬼嘛。

徐鑫在一旁悄悄用余光偷瞄着张子鸣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心下略略好笑,还是和以前一样

胆小得可爱啊……

十二楼很快就到了,张子鸣有点不舍地走出门,忽然回头问道:“你要不要到我家坐……一会儿……”

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就合上了。

张子鸣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没准人家早就想回家睡觉休息了,谁还愿意跟你叙旧啊?

可是,明明好不容易才碰见面的……

张子鸣失落的转过头正准备回自己家时,却听见身后“叮”的一声,电梯门又打开了。

“好啊,咱俩也有好久没见过面了。”徐鑫一边笑着答应,一边走出电梯。正好,他也就不用再另外想办法蹭去张子鸣的家了。

“……”张子鸣看着又一次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徐鑫,激动得直想跑到天台上去夜半高歌了。

两人坐在客厅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一会儿,徐鑫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指向两点了,见实在太晚,也不忍心让张子鸣熬夜,便起身告别离开了。

送走徐鑫后,张子鸣回转身把门关上,忽然一股冷风吹了进来,顿觉屋子里的温度好像也瞬间降低了。他看了看关闭的空调和窗户,想着大概是因为现在入秋了,所以夜里的温度也渐渐变凉了吧。

3、

洗漱完后,张子鸣进到卧室躺在大床上,满脑子装的全是之前遇到徐鑫的场景,谈话间他的一颦一笑都让自己着迷……脑袋莫名的有点兴奋,一时倒也睡不着了,便翻身起来,拿出床头柜最下面抽屉里的密码日记本,想了一下就坐到写字桌前打开密码锁开始记日记了。

那本日记里写的全是关于徐鑫的事,不过上大学之后,两人就再没见过面了,张子鸣因此也就没再写过日记了,到今天差不多也有六年了。

已经六年了啊……张子鸣不禁有点感慨,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

第二天早上,张子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空调被。他揉了揉眼睛,竟想不起来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好像完全没有自己躺回床上的那部分记忆,但是却很清晰的记得他昨晚做的那个梦……

梦中,张子鸣又回到了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他像一个透明的旁观者一样,静静看着高中时那个胆小笨拙的自己……

梦里的场景不断变化不怎么连贯得起来……一会儿是早上,他去徐鑫常去的那家小店吃早饭,假装与徐新偶遇的样子,虽然他们之间连打个招呼都没有;一会儿是老师让选位置,他总是喜欢选在徐鑫的右后方,因为他觉得,那里是偷看徐新还有保持距离的最佳方位;一会儿又到了放学的时候,他一边慢腾腾的收拾东西,一边等着徐鑫先走了,自己才又远远跟在他的后面,直到分岔路口不得不分开……

徐鑫人长得帅气阳光,脾性也很好,身边总是围绕着几个固定玩得好的哥们儿,不像自己这样内向,虽然和他天天见面距离也很近,却依旧只是普通同学而已。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们俩一开始就相识了多好,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以融入对方的圈子了吧……

张子鸣有时候也会觉得很不甘心就这样默默的暗恋着一个人,可是他更没有勇气去对徐鑫表白。所以只好把他所有暗恋的心情都藏在了日记里,至少,给自己留下一个喜欢过徐鑫的证据吧。

很久都没有再梦见过徐鑫了,以为早已忘记了的人,却原来只是藏在了心底最深处而已,一旦不经意触碰到,所有的爱恋就又全部都勾引出来了。

张子鸣下床看见桌子上依旧敞开的日记本,正翻到昨晚做梦梦到的最后一个场景,心中忽然冒出一股说不清忽悲忽喜的情绪……

4、

惊喜这种事谁也说不定,它总是来得很突然,有时是别人刻意为你制造的,有时是无意中的巧合。就好像你肖想了很久很久的一样物品,但是那段时间却没有能力得到它,而你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可是在某一天收到别人送的生日礼物时,却发现正是你想要的那件物品,其中的欣喜激动只有自己知道了。

自那晚过后,张子鸣在搭乘电梯时碰见徐鑫的几率越来越高,加上两人之间本来就有一些高中同学的情谊,所以一来二去,徐鑫渐渐成为自家的常客也就变得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张子鸣觉得,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能见到徐鑫的生活真的很令人满足了,虽然他们仍然只是朋友而已,还达不到他想要的那种亲密关系。不过,知足吧,若是起了太多贪恋,只怕也会失去太多的……

这周星期五下班,张子鸣又去了那家GAY吧,依旧老样子点了一杯冰水喝。

没坐多久,店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那人看见他后径自朝他这个方向走过来……

“徐,徐鑫……”男人一出现,张子鸣就看清楚是谁了,可是现在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周围不远处坐着的人们莫名其妙的看了张子鸣一眼,他以为是自己嗓门太大了,就放低声音问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这儿可是GAY吧啊!

“你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了?”徐鑫笑着在张子鸣身旁坐下。

“我……我……”我是GAY,到GAY吧很正常啊!难道你也是?!张子鸣紧张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却还是不敢问出口。

“我也是。” 徐鑫好像看出了他的疑问,坦率的承认了,接着马上又抛出了重磅炸弹,“难道你没看出来,我最近一直在追求你吗?”

“……”拜托!他怎么会看得出来?!他以为徐鑫之前送自己鲜花,下厨给自己做饭,请自己去看电影……那些都不过是在增进他俩的友谊好么!暗恋同性好友本来就让自己觉得有点自卑了,怎么还敢自作多情想那么多啊?!

徐鑫不等张子鸣回答,突然扳过他的脑袋不由分说就吻了上去。

张子鸣顿时大脑当机僵住了身体,任由对方冰冷的舌头撬开自己的牙齿长驱直入……

“张先生,张先生?您是不是喝醉了?需要我们包送回家吗?”张子鸣是这儿的常客,店里的服务生基本都认得他,刚才服务员小赵早就看见他一个人在这边自言自语了,现在还不断摇晃着脑袋,想着可能是他喝醉了吧,于是就好心过来问问。

徐鑫突然松开了张子鸣,乖乖坐在一边,就好像他刚才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迷迷糊糊的张子鸣等听清服务生又一遍询问后,这才慢慢回道:“我没喝醉……”他喝的是冰水,又不是酒。

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和徐鑫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了,霎时羞得满脸通红,道:“不用管我,我自己能回去,谢谢。”说着就付了钱,也不管旁边的徐鑫,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张子鸣一口气跑到了自己的车子边,徐鑫也刚好追上他,拉住他急问道:“你跑什么啊?”

“我,我……”张子鸣大脑一片混乱……对啊!他跑个毛啊?!

“诶,你还没回答我呢。”徐鑫抬手揉揉张子鸣的脑袋,唔,偶尔傻乎乎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啊?什么问题?”张子鸣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应该……没什么人能够拒绝得了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的表白吧?!

虽然这一切似乎都发生的很突然,可是如果自己再犹犹豫豫别扭下去也就显得太矫情了吧,他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成熟的胆小鬼了……于是张子鸣微微点了点头算做答应了。

下一秒就感到自己腰间一紧被徐鑫环抱住了,嘴上又传来冰凉的触感,继续着刚才那个被打断的吻。

夜色很美,月光照在路边车旁正拥吻的两人身上。可是,却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5、

自两人正式交往后,张子鸣的生活倒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除了徐鑫现在会经常突然对自己做一些亲密的小动作。

其实,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很快打破从前的僵局。

一转眼,两人就过了大半年的甜蜜小日子……

春节还没过去几天,张子鸣忽然收到了高中时的班长发来的短信,说是要举办一次同学聚会。张子鸣想了想决定还是去参加,看看许久未见的老同学也好啊,想到这儿,他又跑进厨房问徐鑫要不要去。

谁知徐鑫听了瞬间变了脸色,手中的菜刀也不小心掉在了案板上,半晌才低声回道:“我,不去了……”

“为什么?”张子鸣有点意外,依徐鑫以前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朋友的性格来看,不像是会不喜欢参加同学聚会的人啊。

“那天有点事……”徐新随口敷衍道,有些心不在焉地剁着菜,猛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马上又紧张的问道:“子鸣,你要去吗?”

“嗯……我想去看看。”

徐鑫抿了抿嘴,低声道:“一定……要去吗?”

“呃,怎么了?”张子鸣这才迟钝的察觉出徐鑫好像有点不对劲。

“没,没什么……?你先出去看会儿电视吧,菜就快好了。”

“哦……”张子鸣忽然凑到徐鑫身边亲了他的脸颊一下,然后笑嘻嘻跑出了厨房。

“……”徐鑫左脸一热,长长叹了一口气,心中一时甜蜜一时悲戚。看来,有些事终究是躲不掉的……

6、

同学会那天,张子鸣到底还是一个人去的。依旧是万年不变的聚会节目,大伙儿一起吃完火锅,就去了早就订好的KTV包厢high歌。

张子鸣五音不全,这种时候他从来都是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水果忍者正好切完一局,忽然听到有人提起徐鑫的名字,于是他立刻竖起耳朵仔细旁听起来……

“听说他去年出车祸死了,好可惜……”

不可能!

一瞬间,张子鸣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好像停止了。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的!

他强忍着可怕的预感涌上心头,装作不知情凑过身去问道:“车祸?你们在说谁啊?”

“你还不知道吗?就是以前我们班的班草徐鑫啊!诶,好像还是在你现在住的那儿的十字路口出的事呢……”刚才说话的那个男的回道。

张子鸣脑中“嗡”的一下炸开了,后面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见了……

徐鑫……徐鑫死了?!他出车祸死了?!

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自己每天都和他好好在一起的啊!

……

张子鸣失魂落魄地逃离了那家KTV,手不受控制的发着抖掏出手机给徐鑫打电话,却始终打不通。

“你胃不好,别喝太多酒,冰箱里有给你做好了的醒酒汤,记得睡前喝,不然第二天会头痛的……”

晚上出门的时候,徐鑫在自己额头上印了一吻这样说道。当时他想着反正有徐鑫在身边会提醒自己的,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想起他的话,才发现徐鑫竟是要离开自己了吧……

因为知道今晚聚会会喝酒,张子鸣并没有开车过来。连忙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到家,可是他敲了半天门也没个人回应。

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席卷而来,张子鸣初听到徐鑫已经死了的消息时心中的确很害怕,不是害怕徐鑫变成了鬼,却是怕人鬼殊途,自己终究无法和他在一起……

张子鸣慌忙掏出钥匙打开门。

“徐鑫!徐鑫……”找遍了每个房间,都没有看见他。突然记起了第一次遇见徐鑫时,他曾对自己说过住在二十四楼,张子鸣又急匆匆跑出去乘电梯上楼。

按了门铃后,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女的。

“你找谁?”

“我找徐鑫,他在家吗?”张子鸣心急如焚,不断朝屋子里面瞅。

“徐鑫?不认识,你找错门了吧。”说着就把门关上了。

“……”难怪之前自己提起要去徐鑫家看看时,都被他找各种借口搪塞了,原来他家根本就不在这儿的,那……

张子鸣头昏昏沉沉的又下楼回到了自己家中,猛然想起今晚临走前徐鑫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他连忙冲到厨房里打开冰箱,却只见有个盛着汤的碗下面压着一张纸……

子鸣:

对不起……

你已经都知道了对么?那晚,我本来只是想悄悄回来看看你的,可是……真的放不下啊,这么多年对你的心意一直埋藏在心底,事到如今却一切都晚了。

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很幸福,多希望我还活着……

吓到你了么?子鸣,不要害怕我好不好?我就快去投胎了……

还记得高中那几年,你总是远远跟在我的身后,我偶尔装作不经意转过身和你目光相对,你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原谅我那个时候脑袋不开窍,直到我们都分开后才想明白,却一直不能对你忘怀……

你看,我就是这么个胆小自私的人,非得等到死后才有勇气向你表白……

子鸣,我爱你。

“徐鑫!你个混蛋!给我回来!”张子鸣双眼通红,手中紧紧捏着那张纸,本以为已经得到了的幸福却转瞬即逝,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的吗?!

……

7、

徐鑫消失得很彻底,就连他曾经用过的东西也全都不在了。张子鸣几乎每晚都在重复着做同一个噩梦,好几次都是从徐新消失的那个梦中惊醒过来。是不是……他真的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现在不过是梦醒了?

可那封信却清楚的提醒着自己,徐鑫回到过他的身边啊……

之后的日子,张子鸣渐渐变得神情恍惚起来,每天晚上都很浅眠,只要窗外有一点儿动静,他就会惊醒,然后跑去打开窗看看是不是徐鑫回来了,结果却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小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天又到了七月半中元节,深夜,张子鸣一个人到十字路口给徐鑫烧了些纸。回去的时候,依然穿过地下停车场打算乘电梯上楼,却再没有上一次那样的恐惧了,可是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

张子鸣躺在床上,心想,徐鑫是不是已经投胎到哪户人家了?那样的话,肯定早就忘了自己了吧。

可是,他还记得呢……

半夜,窗外忽然刮起大风,风吹在玻璃上呜呜作响,就好像人们想象中鬼魂哭泣的声音一样。张子鸣连忙翻身起床去打开窗子,可是除了楼下偶尔来往的车辆他什么也没看见,心中不禁有点失落……

“咚咚……”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惊了一跳。

谁?!

张子鸣很想问问,可是他心跳得越来越快,喉咙也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似的发不出声音,慢慢走过去小心翼翼打开了门……

当看见门外徐鑫那张熟悉的脸时,张子鸣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你不是去投胎了吗?!”

徐鑫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抱住张子鸣的身体,任凭他胡乱挣扎也不松开手,脖子里忽然滑进一滴水,他愣了愣,轻声安慰道:“子鸣,别哭……”

怀里的人总算暂时安静下来。

“我这不是舍不得你么……所以就答应在地府白当五十年鬼差了。”不等张子鸣问,又继续解释道,“前段时间下去后被鬼差捉住了不让我上来,好不容易才盼到今天鬼门关打开刚好我第一天开工,我就马上回来了。”

“……”张子鸣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没听懂,不过徐鑫能够再次回来就好了。

徐鑫拿下巴蹭蹭张子鸣的肩膀,过了会儿,才吞吞吐吐道:“那个,子鸣……今后你可得多烧点纸钱养我啊……”

“……混蛋!”闻言,一直未出声的张子鸣忽然一掌推开徐鑫,破涕笑骂道:“我今晚给你烧了那么多纸,你就没收到吗?!改明儿还要不要我给你烧个苹果啊?!”

“……”徐鑫见子鸣露出了笑颜总算彻底放下一颗心来,跟着也乐道:“行啊,车房也一并了吧,我亲爱的老婆大人。”

“……”

……

第二天下午,小区门卫室里有人问道:“小安呢?怎么这个点了还没来?”

“哦,他辞职了。”

“为什么?!他不是昨天刚来的吗?”

“这个我也说不清,他家人早上打电话来,说他今早神颠颠的,一直念叨着有鬼,死活不肯再来这儿上班了。”

“切!不就值了个夜班嘛,胆子那么小,有个大头鬼啊。”

徐鑫恰巧路过门卫室听见了,顺口问身边的人:“子鸣,你看我的头很大吗?”

“没你的鸡鸡大!”张子鸣昨晚被徐鑫做到腿脚发软,于是现在没好气的反讽道。话一出口突然发现门卫室里的两个保安正一脸惊诧的盯着自己看,醒悟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之后,他顿时臊得两颊发烫快步离去……

“子鸣,难道……你想那个?你好重口!”

“闭嘴!鬼压床了一晚上你还嫌不够?!”

“不够,一点儿也不够。”

“滚!”

……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忽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END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rong thang máy có quỷ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