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ng gương có người + Chiếc gương của quỷ hút máu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Kính tử lý hữu nhân + Hấp huyết quỷ đích kính tử 

1. 镜子里有人By蒙面小番茄

曹棋下班回家,却看见自家门旁边放着一面大镜子,周边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很是漂亮。

不由驻足多看了几眼,不知是谁把它放到这儿了,也不怕被别人偷走,摇摇头便开门进屋了。

第二天,曹棋下班回家,却看见昨天在自家门旁边的那面漂亮镜子不知怎么移到自家门正前方去了。

又忍不住停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下,想着镜子的主人真奇怪,这么漂亮的镜子还不赶快搬回家去。然后便绕过镜子去开门了。

门打开以后,曹棋鬼使神差的又走出去,抬手把镜子搬进屋放在卧室里了。

如果镜子的主人来找它,就还给他好了,自己只是暂为保管而已,嗯……只是暂为保管。

“啊!累死我了!”这镜子还真够沉的,曹棋把镜子放好,便倒在床上摆成大字型了。

===========================我是视角转换分割线=========================

冯翔是J公司的董事长,不过这两天他既不能去公司上班,也不能回家睡觉,更不能外出应酬……因为他此刻正被困在一面镜子里。

嗯,没错,在这个信息科技发达的时代,冯翔居然 莫名 其妙被困在了镜子里,谁信啊?!如果冯翔不是亲自经历了一番,他也很想咆哮啊:“被困在镜子里的人尼玛伤不起啊!!有木有!!”

事件起因源于前两天冯翔在某个拍卖会上买下的一面漂亮镜子,据说是欧洲某个古老的贵族心爱之物。

冯翔第一眼看见那面镜子就很喜欢了,当然得是在他莫名被吸进镜子里之前,现在他对它简直是恨的牙痒痒啊。

起初是一片黑暗,等再见到光亮的时候,冯翔已经发现自己在镜子里了,透过镜子的玻璃还能清晰的看见外面的景象。正盯着外面发着呆,却见一个人出现在镜子面前,盯着镜子看。

“切,臭美!”看清来人居然是自家公司里的小职员,好像叫曹棋什么的,冯翔不屑的鄙视了一下。

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打开旁边的门进去了。

“喂!曹棋!喂!喂!”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放、我、出、去!!!”

在镜子里吼累了,冯翔渐渐睡过去。再次睁开眼时,又看见了站在自己,不是,站在镜子面前的曹棋。

“喂!曹棋!你好歹把咱搬进屋里去啊!!”

眼看着曹棋绕过镜子,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冯翔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准备继续睡觉了。

谁知这镜子突然被人摇摇晃晃的抱了起来,害自己在里面东倒西歪。 等稳定了,冯翔便看见躺床上成大字型的曹棋了。

“要 不要 那么弱啊,连镜子都搬不动。”冯翔揉揉胳膊腿伸伸懒腰抱怨道。

可是没人会提醒他,镜子加上他的重量怎么可能会轻啊!

冯翔继续坐在镜子里看着外面曹棋的一举一动,只见他突然起身扯掉自己的领带,脱了衬衣,裤子,然后内裤……一丝不挂的在旁边的衣柜里翻找着什么。

“这家伙是暴露狂吗?!”

冯翔一边喷鼻血盯着曹棋正背对着自己翘挺的屁幷股,一边在心里YY。由此可看出冯翔是一个钙,一个看着自己下属的果体不断YY的钙。

看着曹棋平日包裹在 职业 装下的白皙皮肤,想着如果自己摸上去手感一定会很好,真想捏一捏!

目送着曹棋离开卧室,冯翔发现自己某个部位竟然可耻的硬了。

外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原来曹棋是去洗澡了……洗澡!!在镜子里打着飞机的冯翔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浑身滴着水的曹棋那性感的果体,一股白浆从手中握着的物事喷发出来。

“擦!要不要这么快!曹棋你个妖精!!看我出去不治了你”冯翔一脸欲求不满恨恨道。

洗完澡的曹棋下半身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盘腿坐到床上打开笔记本小电。

“一分零一秒,开机速度慢死……咦?”冯翔看到电脑上显示的桌面背景不由诧异了。那照片上的人物特写不正是自己嘛,虽然是趴着睡觉的画面,但冯翔绝对不会把自个儿也认错。

想着肯定是曹棋偷拍的,不过他偷拍自己做什么。

“奇怪的家伙。”冯翔嘟嚷着,却微微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还以为曹棋打开电脑是要上网或者做其他什么,可是……他居然整整盯着桌面长达半个多小时而无动于衷,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关机了!!

“噢!曹棋不会是在暗恋我吧?!”冯翔越这么想越笃定就是这么回事。

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便只剩下窃喜了,急欲现在就能出去和曹棋把正事办了。当然他还是出不去的,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曹棋扯下浴巾钻进被窝里果睡了。

“破镜子!!出去了准砸烂你!!”

就这样又过去了几天。

每天曹棋回到家,冯翔就欣赏他的每日脱衣秀,曹棋出门上班了,冯翔就在镜子里呼呼睡大觉。

奇怪的是冯翔在镜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吃,竟也不会觉得肚子饿。

看着墙上的时钟不知又转了几圈,冯翔无意中瞥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表,发现它居然没有走动。

这表明明才买没多久,昂贵的价格保证了它的质量,怎么可能就轻易坏了。冯翔使劲摇了摇手表,却依然没有反应。

“奇了怪了。”

冯翔以为曹棋今晚打开电脑又要盯着桌面发呆,却见他打开浏览器进入了一个网站。

“原来是要写网络日记哦……”冯翔很窃喜此时曹棋不知道自己正在他的斜背后偷看他写日记。

====================================================================

曹棋的日记:

XXXX年4月11日,天气阴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见到他了,上面的人都说他去外地出差了,可我总觉得他们说话的时候神色很慌张,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莫名的有些为他担心……就算永远都不能亲口对他说出那三个字,但每天能看见他的人也很满足了。好吧,我承认我有点想他了……嗯,其实不是有点,是非常想他了。肉麻么?算了吧,憋了这么长的时间,何苦还要对自己那么不坦率呢…

===============================分割一下==============================

虽然曹棋在日记里并没有明说那个他是谁,但冯翔就是知道那个他是自己,主观的排除其他一切可能性。

“我出什么鬼差了!难道出差去镜子里?!嗤!那帮人真会瞎编!”冯翔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突然想出去的要命,不是急着回公司,而是想要给曹棋一个惊喜,好让他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在他这儿的。

“秀逗了吧!”冯翔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

放下手却看见曹棋断了网,又开始盯着桌面发起呆来。

冯翔竟也不知不觉用手撑起下巴看着发呆的曹棋发起呆来了。

那天以后,曹棋又恢复了记日记的习惯,当然每篇日记里都不会离开那个他就是了。

这天晚上,曹棋照例打开了电脑。

冯翔早等着他写今天的日记了,每天看曹棋写的日记,可以说是自己在镜子里无聊一整天后最好的调剂了。

不过今天,曹棋好像并不忙着写新的日记,而是点开了以前的某篇日记在回味。

冯翔正想抱怨两句,不过那篇日记的内容却让他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

=====================================================================

XXXX年1月15日,天气晴

今天去新公司面试,可闹铃不知为什么响晚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急匆匆打车赶往那家公司。进大门的时候看见玻璃门上自己的影子,发现头上有几根头发顽固的顶立着,看起来很是滑稽,便打算到厕所里去用水把它压下来。头发差不多弄好了,正打算离开,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站不住快要往后倒,却被身后的人及时扶住了,不过当我缓过来了才发现自己那姿势就好像被他环在怀里一样。会晕肯定是因为早上太匆忙没来得及吃早饭,自己本来就是低血糖,多亏了身后那人。直到后来面试的时候,才知道那人竟然是面试官,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

“笨蛋!我只是顺手扶了一下。”冯翔不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曹棋的时候。然后又接着看他点开的下一篇日记。

======================================================================

XXXX年2月9日,天气雨

报表不小心出了错,被部长骂了一顿,要求加班改过来。等改完了以后,发现天早就黑了,给门卫打了声招呼,出了大门,却发现外面下着大雨。街道离这边有一小段距离,可是公交车早就收班了,这个地儿也不容易打到车。今早天气还只是有点阴沉,所以也没带伞就来上班了。唉,只好先淋着雨到前面的主街道上去碰碰运气了。谁知刚探出半个身子,头上就被罩了一把伞,转身竟发现伞的主人是他!最后还是搭着他的车回到家的。莫名的高兴了大半个晚上……

======================================================================

“傻瓜!我只是顺路带了一下。”冯翔摸摸鼻子,继续看另一篇日记了。

=============================================================================

XXXX年3月17日,天气晴

今天有公司员工大聚餐,奇迹的是大老板他居然也赶来凑热闹了!饭后几个人又决定去酒吧消遣娱乐一下。不知道是谁提出的要玩真心大冒险。我一直对这 游戏 都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在游戏中能听到别人的隐私(?)和看到他们出糗,恨的当然是自己不幸中标了。我破天荒的选了大冒险,刘敏指定我选在场的任一同性来一个法式舌吻。太损了!在场的总共就三个男的:我,另一个同事,还有就是他!先前的那些个男同事在饭桌上早已喝得不省人事被送回去了。我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也正一脸看好戏似的看着我。我只好马上移开视线,慢慢起身朝另一个男同事的走过去。没办法啊,虽然我是很想吻他的,可他毕竟是我的上司,吻了他我还能继续在公司混得下去?!谁料经过他的座位时,下面垂着的手却突然被他一把拉住,我被迫停在那儿茫然的望着他……望着他张口说着我选的人是他……然后他的唇就那样压了下来……各种状况外让我感觉什么都变得很不真实……这是怎么了?……今晚又会失眠了吧。唉……

===========================================================================

“呆子!我只是顺嘴亲了一下。”冯翔舔舔自己的下嘴唇仿若在回味那个吻,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反正就是不想看到曹棋和另一个人接吻。

冯翔本来伸长脖子还想继续看后面那几页的日记,可惜曹棋却断网关了电脑去睡觉了。

那晚,冯翔难得的失眠了……直到第二天看到曹棋起床去上班了才逐渐有了些睡意。

这一觉睡得很沉,冯翔醒后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晚上八点了。揉揉眼睛,发现一件事——曹棋还没回家!以前这个点曹棋早就吃完晚饭开始上网了。

“难道又被留下加班了?等出去了好好跟林部长说说,怎么能经常让员工加夜班!”冯翔嘴里念念叨叨,这些日子一个人在镜子里,也没个人能陪着说说话。

等着等着,时针都快指向11点了,可是曹棋竟然还没有回来。

“唉,曹棋,你还不快回来写日记!寂寞啊,真寂寞!”冯翔正叽咕着,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想着肯定是曹棋终于回来了,便高兴着咧开嘴笑起来。

只是当卧室门被打开的时候,那笑瞬间僵硬在了冯翔的脸上。

只见曹棋脚步不稳被另一人搀扶着进了卧室,整个人呈一副醉态。冯翔看了一眼扶着曹棋的那人,居然是那次在酒吧里玩的另一个男职员,是当时曹棋准备去吻的那个人!

“没酒量的!不能喝你就别喝啊!”冯翔嘀咕着。那男人半抱着曹棋,看着醉酒的他的眼神,让冯翔怎么看怎么不爽。

以为那男人只是把曹棋放在床上就会离开了,却见那男人伸手解开了曹棋上衣的纽扣!

“MD!!混蛋!!你特么敢动他试试!!老子宰了你!!”冯翔握紧拳头简直气炸了。

曹棋感到肌肤与冷冷的空气接触,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迷糊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开口唤道:“冯翔……”

“冯个鬼你!使劲睁开眼看清楚那个人是谁!老子在镜子里呢!”冯翔整个人急的团团转。

“呵!果然,早就看出你暗恋董事长了。可你也知道你和他是不可能的,差距那么大。倒不如考虑考虑我……”

“老子考虐剁了你!!”冯翔额头青筋暴露。眼见着那男人的手解开了曹棋的西装裤,猛地一股劲朝镜子玻璃冲过去。一脚把男人踢到地上,紧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尤其对着他的下面使劲踹,丝毫不留余力,只想废了他!

“冯翔……”正打红眼了的冯翔突然听到曹棋在叫自己的名字,又狠狠的补了一脚就转身去看床上的人了。

走近了才发现曹棋依然闭着眼睛在睡觉,刚才只是在说梦话吧。担心曹棋会着凉冯翔把被子给他盖好。

盖被子的手突然顿住了,冯翔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就这样从镜子里出来了!惊讶过后一阵狂喜……

待地上的那人看清董事长不知怎么居然也在这儿,顿时吓傻了,趁着冯翔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慢慢偷偷逃出了曹棋家。

冯翔知道那个人跑掉了也不想再追过去抓,辞掉他是肯定的,顺便得再找一些人让他在这个地方混不下去。不过,一切都得等天亮了再去办。

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打了一架的冯翔也实在累极,便掀开被子一角挤进去,抱着怀里的曹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早上,曹棋是在一阵头痛中醒过来的,想要撑起上半身坐起来,却发现有什么东西环住自己的腰,侧身一看,呆了……

使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睁大眼睛盯着枕边的那人,直盯到对方悠悠转醒,还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跟自己说早安。

“早……早安……董事长……不是!你怎么会在我的家里?!不是!你怎么会在我的家里我的床上?!你不是出差去了吗?!你……唔唔……”

长长的早安吻结束后,冯翔抵着曹棋的嘴唇说:“没错啊,我一直在你家里出差!不过说来话长……不如我们先解决另一个问题?”这样问着,冯翔一边用下面顶了顶曹棋的身体,满意的看见曹棋红了的耳根。

想着等一会儿起床了第一件事就是砸了那破镜子,然后继续“出差”吧。

———————————完——————————

2. 吸血鬼的镜子by蒙面小番茄

米勒早在冯翔睡醒之前就从原地消失了。

开什么玩笑!等冯翔醒了可是要冲过来砸烂自己的。虽然以自己的千年道行来说,自我修复不算太难,但是也得费劲啊,还不如趁早溜之大吉。

米勒这些天来的恶作剧成功了,顺带还成全了一对有情人,怎么说也该很高兴才对,可是却见他一脸忧郁闷闷不乐的样子。

=============================回忆开始分割线============================

米勒的本体是一面漂亮的东方古典镜子,当年还未成精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搬运到一艘大木船上,然后在海上漂流了很长时间才辗转来到了遥远的某个西方国度。

当米勒刚成精还不能化成人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人便是他现在的主人,但是直到后来他才知道,主人并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一只吸血鬼。

当时主人正站在米勒面前,一边看着他,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领结。米勒看着眼前那位身穿黑色礼服金发碧眼的人不由得出了神,幸好米勒现在还是本体镜子的模样,出神了别人也看不出来。

看着那人也正在看着自己,米勒渐渐脸红了,却不知那人只是单纯的在照镜子而已。

这边唐德看着今早的镜子突然泛起诡异的粉红光晕,不由挑了挑眉,伸手摸了摸镜子。  唐德的手是冰凉的,可是米勒却觉得被摸的地方逐渐发烫了。

唐德看着镜子被自己摸过的地方变得更红了,慢慢勾起了嘴角。很有意思的镜子,不是吗? 唐德的皮肤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但是嘴唇却红得很鲜艳,米勒看着那抹浅笑心跳渐渐加速。

从那之后,唐德每次照镜子时便多了一个小动作,会伸出手摸摸那面镜子,直到看见它全身泛起红色的光晕。

某天早上,当唐德整理好了自己的着装,准备又伸手去逗弄那面镜子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

“主……人……”米勒小声的说着,并不奢望那人会听到。

红晕渐渐扩散开来,唐德只觉自己手摸着的地方突然变得柔软了,再看过去,却见自己的手正摸着一个漂亮少年的脸颊。

唐德虽然很诧异,却也不觉得尴尬,依旧大方的摸着少年的脸颊,还轻轻捏了一下,手顺势往下滑,挑起了少年的下巴,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主人居然能听见自己说话了,米勒低了低头,意外的看见了自己的新身体,惊喜得睁大了眼睛。兴奋的抬起头来,却看见主人正笑着看着自己,不由得又红了脸颊。

“米勒。”唐德开口吐出两个字。

“诶?”

“你的名字。”

“……嗯!”米勒高兴的点点头,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形。

米勒的衣服是本体自带的,白色长衫上面绣着繁复的暗花纹,就和以前镜子上的一样漂亮。唐德带米勒参观一下他所住的城堡。米勒刚化成人形看什么都觉得很新奇。

就这样,这座城堡里又多了一个居住的人,或者说应该是一只妖才恰当。

唐德以前一直睡在一口精美的棺材里,但是自从米勒出现以后,他就买了一张kingsize的床放在卧室里供两人睡觉。嗯,真的只是很单纯的睡觉。

城堡很大,但是只有他们两个居住而已,唐德从来不需要什么仆人。

米勒也以为这个城堡里不会再有其他人造访的,他可以和主人一直安静的生活在这儿……直到某天城堡的大门被敲响了。

米勒下楼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士,皮肤和唐德一样苍白,血红的双唇很是诱人。

“请问,您找谁?”米勒礼貌的询问。

“唐德在吗?”女士温柔的笑问眼前的少年。

“在的,请跟我来。”

米勒一边带路一边在心里疑惑这位突然出现的女士找主人做什么呢。

米勒顺着螺旋梯把那位女士带引到了唐德的房间。门是敞开着的,突然身旁的女人绕过自己,轻快的跑到了唐德面前,双手环住唐德的脖子用红唇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亲爱的,我好想你啊。”

“嗯,我也想你。”唐德最初的惊讶过后便笑着回亲了那女人左脸颊一下,却没发现门口僵硬了的米勒。

还以为……主人那样的微笑只会留给自己,主人也从未亲吻过自己的脸颊,他只会用手轻轻抚摸……米勒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感到很伤心,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了。垂下眼不再看他们,识趣的关上门离开了。

发现楼下的大门没有关上,米勒本想上前去关好门,却不觉一步一步走了出去,看着外面永远阴沉多云的天空,没来由的突然很想回到自己出生的那个地方去看看。

这样想着,米勒又回头看了一眼城堡二楼主人的房间,想着他正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狠下心旋身一转便消失离开了。

“姐,你这次过来……米勒!”唐德站在窗前,正想问清楚自家姐姐难得到自己这儿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却一瞥眼看见米勒站在城堡外正望着自己这个方向,然后就原地消失不见了,不由心急呼唤道。

=============================回忆结束分割线============================    从冯翔家溜出来后,米勒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一边想着主人现在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城堡现在已经多了一个女主人了?就那样突然离开了,主人会想自己吗?

“可是,主人,我好想你,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就只有你和我……没有女主人……” 米勒因为一边走一边想着主人而自言自语,却没察觉身后有个人一直在跟踪自己。

突然后颈传来一阵疼痛,米勒眼前一黑便要倒在地上,被偷袭的那人一把抱在了怀里。  “笨米勒!从来就没有什么女主人!”这是米勒失去知觉前唯一听到的一句话。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米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周围的环境他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唯独不见了主人。

米勒的视线突然定在了屋内的一面镜子上……瞬间感到一阵强烈的心痛……  模糊又想起了昏厥前听到主人说的那句话,难道都是错觉吗?可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再带回来呢?

米勒起床打开卧室的门正要出去却冷不防撞倒了正要开门进来的唐德身上。

再次见到了很久没见面的主人,米勒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唐德见米勒哭了一时不知所措,忙伸手把米勒揽入怀中,轻轻抚着他的背。

“主人。”

“嗯?”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米勒抬起满是眼泪的脸,抽泣着断断续续的问道。

“嗯?”唐德不解米勒为什么会这样问,用另一只手小心的拭去米勒脸上的眼泪。皱了皱眉,他不喜欢米勒哭的样子。

“你已经有了新的镜子了,你不再需要我了……”

“傻米勒,我是不想你每天早上又变身成镜子让我照啊。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嗯……确切的说,我喜欢你,米勒,答应我,不要再突然离开了。”

唐德习惯了每天有米勒睡在自己的身旁,喜欢看他笑弯了的眉眼,喜欢听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叫自己“主人”,喜欢……

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自己一直在等着外面的血族仆从找到他的消息,一收到,就忍不住亲自追了过去。怕他又突然消失了,才逼不得已弄昏了他。

“啊?主人……我……我也喜欢你……可……可是……女主人……唔嗯……嗯……”米勒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德以口封缄了嘴唇。

吻完,米勒不断大口呼吸着空气,唐德双手扶着他的肩膀紧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米勒,听着,这个城堡永远都不会有女主人,只会有两个男主人,你,和我。”

趁着米勒还没消化完自己说的话,唐德又低头吻住了他的双唇。

有些时候,行动比语言表达的会更清楚明了。

TGCQ

5 thoughts on “Trong gương có người + Chiếc gương của quỷ hút máu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Trong gương có người | ¤ Ngân Thiên Các ¤

  2. Pingback: Chiếc gương của quỷ hút máu | ¤ Ngân Thiên Các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