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ất tịch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七夕by蒙面小番茄

( 霸道温柔神仙攻 X 灵芝受 )

【一】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四周一片黑暗,只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被人从一个地方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传来一个轻快的声音:“南夕,南夕,你快过来看看,这可是我从南海观音那儿讨来的千年紫灵芝啊。”

灵芝……那人是在说他么?南夕,又是谁?

正想着,一只手突然轻抚上他的脸颊,随即好像有人凑过头来,在他耳边轻轻嗅了嗅,然后发出晴朗的声音:“这灵芝在紫竹林生长了那么久,恐怕快要成精了,你又何苦把它移到我这儿来呢?”

话是这么说着,可那名叫南夕的人还是舍不得把眼光从那株紫灵芝的身上移开。

东霆见状,笑了笑道:“那有什么,就是得在它快要成精之前,拿去食用,其功效才是最好。你说,做成灵芝银耳羹好不好?或者用它来泡酒也很不错。”西御很喜欢喝酒,要不……酿好之后也给他送去尝尝……

忽然又像是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到一样,东霆连忙摇了摇头,想要把它们甩出去。

 

灵芝听得自己要被拿去吃掉,不禁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他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呢,却很快就要成为他人的果腹之物了,心中不免感到悲戚。

南夕看着泛起一层淡淡紫色光华的灵芝,闻言不禁皱了皱眉,摆了摆手算是拒绝了东霆的提议。要让这株灵芝的千年道行毁于他的口中,他可是下不了手,况且他自有仙气附体又何须灵芝多作补养。

“怎么?你不会真的想要护它成精吧?”东霆瞪大眼睛诧异道。

南夕和他还有西御、北堂同是四方之神,而南夕在四兄弟当中性情最为淡漠,怎的就突然对一株小灵芝上了心,东霆百思不得其解。

南夕却不再搭理东霆,直接抱起紫灵芝进屋去了。

灵芝不由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落入他人口中作那吃食了。同时,他也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南夕。

 

【二】这些时日,南夕一直都有精心照料那株紫灵芝,某次兴之所至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唤作七灵。

“唉……七灵,你不是已经有千年的道行了么?怎的还不能化成人形呢?”南夕轻抚着灵芝,嘴里喃喃念叨着,眼里却是一片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柔情。

七灵听了悄悄垂下头,他也很想早点看见南夕……可是不知为何,无论他怎样努力修炼,总也化不成人形,不能说话,也不能动……愈想愈发觉得自己好没用。

“昨日去问了桃仙人……也不知这个法子是否真的管用……七灵,今后你可会记得我的好……”南夕自言自语说着,用风刃轻割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血便一滴滴落在那紫灵芝的身上。

正在沮丧的时候,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七灵突然感到自己的体内好像有什么气体在冲撞着,似乎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释放出来,难道是……

一道强烈刺眼的紫光闪过,屋子里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只见那人身着紫色衣衫,眉目若画,分明是一个俊秀的男子。

 

七灵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然化成了人身,欢喜的看着自己的手和脚,笑弯了一双眉眼,有如月牙。一抬起头来,这才发现面前还有一人正在打量着自己……

那人有着一双桃花眼,明亮而深邃,似乎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两道剑眉又平添了几分英气。如此丰神朗逸的一个人,七灵不禁看得痴了。恍然回过神,这才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七灵?”明明心中早已确认无误,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唤道,带着轻轻向上的尾音。

“嗯。”七灵轻声应答。那人原来就是南夕啊,他的声音自己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的,现在能够亲眼见到其人,七灵心中着实悸动不已。

南夕伸手轻抚上七灵的脸庞,就像当七灵还是原形的时候,爱惜抚触着他一样。直到手下的肌肤染上一层绯红,南夕才又轻捏了一下后松开手,眼中却是笑意更甚。

 

七灵被安排住在与南夕相邻甚近的屋子。本也没什么人吩咐,七灵却主动担起了南夕的贴身侍童的事务。他心中也不过是想离那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而南夕看着自己身边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侍童,也无甚异议,虽然他以前一直性情淡漠从不喜近旁有人服侍,却终是管不住自己对七灵无端心生亲近之意,那怕是当七灵还未化成人形时就已发了芽罢……

 

回复 84楼2011-12-03 23:18举报 |

 

_Nathan_C

 

【三】这日,东霆闲来无事又跑来找南夕了。也不知道那株小灵芝可化成人形了没有,他倒是要见见究竟是怎样的精怪能够入了南夕的眼。

“南夕,南夕!我来啦!”真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路旁正啄食的小鸟被那凭空冒出的声音惊吓到了,迅速四散飞走。

 

两人坐在花园里闲聊,说是闲聊,其实只有东霆一人口若悬河,述说着他近来的遭遇。而南夕只是单手支撑着下巴,转眼看着园子里的那些无名花儿发呆,不知怎么又突然想起了当初东霆刚带七灵来的时候……

明明已经生长近千年了,本体看起来却还是那样的柔弱不堪折,若是他未被机缘巧合带到自己身旁……南夕轻摇了摇头,不愿去想他会差点与七灵就此错过的可能。

 

正思及此,七灵就端着茶盘走过来了,他把泡好的花茶分别放在那两人的桌前,正准备退到南夕的身后等候吩咐……

“诶,南夕,这小童是新来的吧,怪可爱的,瞧起来眼生的紧啊。”东霆见南夕总不理睬他,正无聊之际,不由起了逗弄那紫衣小童的心思。

却不料他这一出口,七灵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原来他就是当日说要把自己拿去做食材的那人,七灵内心惊惧了一下,身体不由微微瑟缩,只想离那人远一点。

不过复又想到,若不是他把自己从南海带到此地,又怎有机会能见到南夕呢……

一想到南夕,七灵的整颗心渐渐平静下来,脸上也不觉挂起了一抹浅笑,倒不知是不是还得应该感谢那个叫东霆的人呢。

 

南夕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七灵脸上的神色变化,期间还老是拿眼偷瞧东霆。直至看见他那抹柔和的笑意,心中突然冒出一丝疑惑,七灵他该不会是……喜欢东霆吧……

“砰!”念及此,南夕心下微沉,脸上的表情一时冷若冰霜,微微皱起的眉间有着隐隐的怒意。重重地把茶杯放在石桌上,开口道:“对了,西御前些日子说他今天会到我这儿来坐坐,估摸过一会儿就该到了,东霆也很想念他吧,正巧……”

“啊!南夕,我突然想起西方最近有不明妖魔作怪,差点忘记办正事了!那个,为兄也甚是想念三弟,不如咱们改日叫上北堂再一起好好聚聚……”东霆边说着边连忙起身离开,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不见影了。

南夕看了暗自好笑,笨蛋大哥,神经还能再粗一点吗?

西方本来就是西御的地界,他这一去岂不就是自投罗网么?不过也好,省的他总是有事没事老往自己这边跑,扰他清净。至于西御今天要到他这儿来的事……没错,是他骗了东霆。

 

【四】想到这儿,南夕看向身旁依旧处于神游状态的七灵,以为他还在想着离去的东霆,心中的不悦瞬间涨到了最高点,堵在某一处却是没有可以宣泄的出口,不由得感到一阵苦闷气恼。

“七灵。”

“七灵?”南夕开口叫了一次,无人应答,于是略微提高了声音又叫了一次。想我可是待你不薄,怎就被那人勾了魂去?

“呃,在。”七灵想到自己对南夕的那般心思,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对方是天上的四方神仙之一,而自己不过是小小的灵芝精,又怎能奢望,唉……正哀怨间,却突然听得那人的声音,这才醒过神来。

“茶凉了。”南夕努力保持声音平静,淡淡说道,可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好想把眼前之人……真正据为己有,让他再无暇想着其他人!

“哦,我马上就去换。”

七灵正要伸手拿起茶杯,却不料手腕忽然被人一把握住。那人趁他愣神惊讶间,手上轻轻一使巧劲,便把人带入了自己的怀中,接着不由分说,狂热的吻便袭上了对方的嘴唇。

 

用力地辗转吸吮,像是久未经甘霖滋润,口渴难耐。舌探进里面,绞住另一条无处可躲的舌,便是一番戏耍纠缠……

“唔唔……嗯……”七灵也由一开始来不及反应而微微的抗拒,到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忍不住试着青涩地回应对方的吻,却不知此举更是惹得那人情动不已。

 

“南……南夕?”也不知吻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被放开,七灵喘了口气,毫无经验的他完全没想到接吻竟是这样甜蜜到窒息的事。有些不解南夕突来的举动,却又掩不住心底那一丝丝无端跳动的喜悦。心如擂鼓般“咚咚”直响,他俩离现在得这样近,只怕那人下一秒就会听见吧……

 

回复 85楼2011-12-03 23:18举报 |

 

_Nathan_C

“嗯?”南夕发出餍足后懒懒的鼻音询问道。

“……”七灵也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是想问南夕吻了他,这是……代表着他也喜欢自己的意思吗?嘴巴张开闭合了几次,还是不知道该怎样把话说出口,微微偏了偏头,七灵紧张得整个人身体都发抖了。

“不许想东霆。”见他久未出声,南夕霸道出口。七灵是他的,不管是谁把他带到这儿来,既然能让自己动了心,生了情,七灵便只能是他一人的。

“诶?”他怎么会去想东霆呢?七灵一时茫然。

“我的七灵,以后心心念念只准想我一个人。”说完,也不等对方作何答,南夕又低头覆上了七灵的唇。较之前那强硬霸道的吻不一样,此番轻轻舔舐缠绵,极尽温柔……嗯,味道不错,有股淡淡的灵芝香,让他怎么都尝不够……

七灵兀自沉迷在南夕轻柔的吻里,心知他可能误会了什么,想着等一会儿就一并向他说清楚吧。眼中不觉水汽氤氲,微微颤动的睫毛,泄露了他此时激荡起伏的心情。

以为穷极一生不可得的人,现在却能如此相拥甚亲,实乃他之万幸……忍不住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唤着那人的名字:南夕,南夕……

 

【小番外之东西】

“诶?!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东霆正埋头走路,不料撞上了眼前之人,待看清是谁之后,吓了一跳。

“这本就是我的地界,我怎么不能在这儿。”西御不由好笑道。

“你,你不是去南夕那儿了吗?”东霆疑惑了,照他刚得到的消息来看,按说这个点,西御应该不在此地啊,要不然他怎么会偷偷跑过来。

“谁说的?我今天哪儿也没去。倒是你,这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西御眯了眯眼,直直盯着那自投罗网的猎物,看他今天又往哪儿躲。

“南夕说……”直到此时,东霆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被南夕骗了吧。

于是干笑了声,忙道:“我看今天天气不错,就想到你这儿来看看。呃,既已看完了,那我,我还是先走了,北堂说今天是七夕,前不久答应了和他一同下凡去逛逛的。改日再来此地……啊……唔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一把拥入怀中堵上了嘴。

 

西御像是要把前段日子的份都要补回来似的,这一吻吻了良久。

抱住怀里软了身体的人,西御叹息般道:“大哥,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呢?”话音中竟带着浓浓的委屈。

东霆听得一时心怀愧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把头埋进那人的胸膛,嘟嚷道:“我,我没躲你。”谁知话音刚落,就被对方收拢手臂抱得更紧了。

“没躲?那我这几次去你那儿找你,你又怎会总是比我先离开一步?我说,南海好玩吗?”西御回想起这些时日里,他每天患得患失的郁闷心情,不由埋怨起来。

“你怎么知道?”东霆诧异了,他去南海的事根本没有告诉任何人啊。

“大哥,你还能再笨一点么?我当然是一直跟在你身后了。”不过后来,当得知有妖魔潜入西界的时候,他又悄悄离开回来了。当时没有现身,也是因为想着不能把那人逼得太紧了。

“……”东霆一时无言以对,自己的法力难道很低微么?怎么连西御跟着自己都未察觉到。却没想过自己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西御的事纠结不清,哪还有其他多余心思注意周围啊。

 

那次他去南海,也不过是想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他和西御之间的事……

到了那地儿之后,也许是被那宁静的氛围所感染,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从小到大他和西御之间的点点滴滴,再想到前不久自己被西御趁着酒醉而……其实当时自己完全可以用力推开他的,却终是默许了……

现在又这般别扭,真是……自己都恨不得踹自己一脚……只是不知,西御又会作何想呢?

在南海呆了一些时日,东霆终于决定回去面对西御了,临行前顺便还像观音讨要了一株稀有的紫灵芝,打算回去就送给西御的。

不过后来临上阵时,他又突然怯场了,于是转手把那株紫灵芝送给了南夕。

如今看来,估摸南夕身边新来的那个可爱的小侍童,就是那紫灵芝所化成形吧。唔,幸好他当初没有把它送给西御啊,要是……西御也喜欢上那灵芝精,他可怎么办……

哎……他这可不是在吃醋,不是不是……

 

东霆被吻得晕呼呼的,脑袋里还止不住一阵胡思乱想。

西御感到胸前的那颗脑袋在不停的扭动,轻轻把人推离怀抱,单手扶肩,伸出另一只手挑起那人的下巴,看着东霆红彤彤的脸颊,不由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自上次两人春风一度后,东霆就一直躲着自己,好不容易今天又主动送上门来,虽然看样子肯定是被南夕给骗过来的,不过这次他可不会再轻易放他走了。

“大哥,不如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凡间的乞巧节吧……”至于四弟北堂的鸽子,他这次是放定了。

这样想着,西御又低下头来,温柔地衔住了那两片微微张开的唇……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Thất tịch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Thất tịch | Yến Yế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