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muốn làm cái bóng của ngươ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Ngã tưởng tố nhĩ đích ảnh tử

我想做你的影子by蒙面小番茄

一、魔教

“禀告少主,这些都是教主为你挑选的影卫。”

“就这些?”

“是的。”齐羽昊从十八个新挑选出来的影卫面前走过,突然在最后一名影卫面前停下了脚步,狠狠的瞪了对方一会儿,重重的发出一声冷哼,然后甩袖离开。

头也不回的说:“我只要最后那一个,其他人你另行安排。”

“可是,少主……”一个不够啊。

管家还来不及把话说完,已不见自家少主的身影了。

翡翠楼“哟,这位公子爷,里边请啊。”老鸨故意挤着嗓子似的尖细嗓音让齐羽昊皱了皱眉头。

“给我找个干净的房间,把你这儿最漂亮的姑娘叫过来伺候。”齐羽昊把一锭银子扔在桌子上,不想与老鸨多说废话,那声音实在有够难听的。

“好嘞,公子可赶早了,我们家的柳丝思今天正得空哩。”老鸨谄笑着收好了桌上的银子。“行了行了,快带我去!”齐羽昊不耐烦道。

老鸨把齐羽昊领到房外,吩咐着姑娘好生伺候客人便离开了。

齐羽昊进门便闻见一股催情香气,弹指便熄灭了燃着的香炉。

“公子。”床上衣裳半解的女子娇滴滴的呼唤道。

“闭嘴!”齐羽昊看也不看一眼,径自坐到桌旁开始斟酒自饮。可惜他酒量本就不好,而这翡翠楼的酒为了让客人醉酒乱性又不比外面的寻常酒,所以齐羽昊没喝多少就醉趴在桌子上了。床上那女子刚才被齐羽昊的一声冷呵吓住了,这会儿见客人喝醉了,才慢慢下床走到他身旁,正要伸手推一推,看人是否醉死了没有。

“唉哟!”还没碰着那人身体,冷不防手上一吃痛,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黑衣人隔在她和客人之间。“滚!”女子被吓了一跳,什么也不敢多问捂着手腕连忙哆哆嗦嗦离开了屋子。

“承影……承影……”醉酒的人喃喃叫着某个人的名字。身旁那人听到了,微不可闻叹了叹气,便打横抱起齐羽昊迅速离开了这间充满胭脂香气的屋子。

待齐羽昊宿醉醒来,感到一阵头痛,然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自个儿的床上。依稀记得昨天自己明明是在翡翠楼喝花酒的,怎么……“承影!”……“你给我出来!”……房里很安静,始终无人应答。齐羽昊气得一甩手打烂了床边的花瓶。

二、野外

“快!抓住他!他是魔教大魔头的儿子!”

“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也能抓得住我!哼!笑话……呃!”

卑鄙,狗屁正派人士,居然用迷药!眼见着其中一人持刀杀过来,齐羽昊却慢慢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心念电闪间只想起了承影。

“咣当”一声,那人的刀还未靠拢齐羽昊便被突然出现的一黑衣人的剑挡住了。齐羽昊最后欣喜的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人,便心下一松,再也撑不住昏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齐羽昊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个儿的床上。那些所谓的白道人士下的迷药量很重,导致齐羽昊现在还全身无力。

“承影!”……“出来!”……“我想见你了……”

……可惜屋子里除了自己的声音音,再没听到别的声响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真的非要等到我有危险了,你才肯出现吗?”……“好……好……好一个影卫!”

齐羽昊挣扎着起身下床,拿起桌上的剑就准备朝自己的手臂划上去。

一声闷哼,却不是齐羽昊发出来的。“承影!”“少主!请不要再做这样伤害自己的事。”那人低垂着眉眼,也不管自己流着血的手臂。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声音里明显透着担忧和无奈。中了迷药后的齐羽昊刚才也不过是为了逼承影现身而硬撑着身体,现在却是浑身酸软无力连站也站不住。承影见状,急忙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扶住了他。“把我扶到床上,你去处理伤口,等会儿会我要是再看不见你的人影,可就不是用剑划自己手臂了!”除了这个威胁齐羽昊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三、坦诚承影一一照办,往自己的手臂上撒了金创药,就算了事。又回到齐昊床边,愣愣的看着床上闭目休息的少主,这些天来,那人显得越发清瘦了。“去把纱布拿过来。”齐羽昊开口。待承影再次回到床边,齐羽昊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拉过承影受伤的那只手,撩开袖子。“少主?”承影想要抽回手,却被齐羽昊紧紧拉住不放狠狠瞪了一眼。“别动!伤口又裂开了!”齐羽昊一边呵斥一边放轻手上的力道的给承影包扎好手臂。

“说吧,为什么这些日子我叫你,你都不出现?”

包好了伤口,齐羽昊没好气的开始问承影。

“教主说,影卫不可以随便出现。”“谁让你去当影卫了?!”

“教主说……”

“不要什么都是教主说!我是问你自己怎么想的!”

齐羽昊气极。

“我,我想好好保护少主。”

“……”

“教主说,最近那些白道武林人士齐聚,准备联手对付我教。”

“……”

“我,我怕少主受伤……我……我想做你的影子,紧紧的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唔……”

承影正说着话,却被齐羽昊一手勾住颈项,被迫弯下头与他亲吻,渐渐的自己也沉溺其中,反客为主直吻到齐羽昊缺氧而面颊通红。

“木头!这些年你偷吻我吻技练得不错啊你!”齐羽昊羞恼道。

“……”

“你还以为我不知道?!”

“……”

“从现在开始,我不要你做我的影卫!”

“少主……”承影急了。

“住嘴!你以前怎么叫我的?!”

“羽……羽昊。”

“从现在开始,我不是什么少主,你也不是影卫,明天我们就离开这地儿出去游玩。”

“可是……少……羽昊,教主,教内,白道……”承影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怎么表述了。

“你管那么多做甚!我爹和白道那盟主相爱相杀了一辈子,谁都没舍得对谁下狠手,斗来斗去的我早看腻了。”齐羽昊撇撇嘴说。

“……”

“喂!木头!怎么不说话?”

“羽昊,我不叫木头。”承影辩解着。

“你不是木头是什么?胆小鬼!敢偷亲我就不敢说喜欢我!”齐昊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狠狠瞪着承影了。

承影只觉得羽昊就连瞪人的样子也很好看啊,而且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他才不是胆小鬼。这样想着,承影便又低下头用自己的双唇覆盖住了羽昊的。齐羽昊正瞪着承影,却见他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觉突然脸红起来慢慢闭上了眼睛应承了那个吻。

又是一番唇舌纠缠过后,承影看着羽昊那刚被自己吻过的嘴唇和红得快滴血的脸庞,情不自禁抱住他脱口道:“羽昊,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齐羽昊靠在承影的胸前,听着那一声声明显速度加快又响的心跳,

笑说:“嗯,早知道了。承影,我也喜欢你。”

承影听了这话,欣喜不能言语,只将怀中人抱得更紧了。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