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ửa đêm đi WC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Bán dạ thượng xí sở

半夜上厕所by猫猫爱水水

肚子……好痛!快要憋不住了……

魏睿用手捂着肚子在床上打了个滚,估计是昨晚在外面吃太多,把肚子给吃坏了。

抬起手腕,借着屋外明亮的月光,看了看腕上老得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石英表……

靠!四点半!魏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这人一向胆小,尤其害怕那些个东西,因此对四这个数字也一直颇多忌讳。咬咬牙,心想还是忍忍憋着吧。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大学宿舍楼,估计和他手腕上那表的年代有得一拼。其布局设计按现在的标准来看,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科学。每层楼都只有一个公共的厕所兼洗漱台,而且还是设在走廊的尽头,这可苦了住在与厕所遥遥相对的另一头的魏睿了。

这个时候的学校正在放暑假呢,寝室里就只有他和上铺的钟元。估计这个时候钟元睡得正香吧,如果把他叫醒了陪自己去上厕所的话……想到这儿,魏睿又使劲摇了摇头,还能有比这更丢脸的事吗?

 

又憋了五分钟后,魏睿恐怕自己都快要拉在床上了,于是一骨碌爬起床,取了卫生纸,套上拖鞋,颤抖着手打开门,准备去走廊的尽头上厕所。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走廊上没有路灯,不过借着月光也不至于看不清路。魏睿急着解决生理问题,心里虽然有些毛毛的,却也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厕所。

因为是暑假,所以学校早就断了电,自然,厕所里也不会有一点儿灯光的。

 

迅速解决完后,魏睿打开水龙头洗手,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忽然一丝冰凉窜上心尖。打了个冷颤,连忙关上水龙头,飞快离开了厕所。

上完厕所后,魏睿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了。不过这有一个坏处就是——他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全部高度集中在了对周围事物的感知上……

夜晚的走廊很凉快,或者用阴冷来形容也不为过。走廊里一阵风吹过,地上突然有什么东西的影子晃了一晃,魏睿看得真切,顿时傻在了原地,慢慢转过头看向右面……

呼,原来是宿舍楼前的那棵古树的枝丫被风吹得摇晃呢,害他吓了一跳!

直到此刻,魏睿的心脏还在“咚咚”激烈地跳动着,好似下一刻就会蹦出胸膛一样。

深呼吸了一口气,魏睿不再停留,加快了回寝室的脚步。

月光突然被云挡住了,原本一开始还隐约可见的走廊,现在已经完全变得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魏睿心中一紧,伸手摸着身边的墙壁,走得更加快了。他出门时没有关门,如果手摸空了的话,那就说明他到寝室了。

只要回到寝室里就好了,那儿有钟元……嗯,钟元,钟元……我有点害怕……魏睿心中一直默念着钟元的名字,似乎又多了一丝勇气,真想快点到达寝室。

 

“哒,哒,哒……”

“噔,噔,噔……”

本来整个空荡的走廊上只有魏睿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这时候,却在他的头顶上突然响起了另一个脚步声,而且,与他的脚步声节奏一致…… 魏睿猛然感到自己的后背、额头和手心都冒起了一层冷汗,他不敢停下来看头顶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一心只想走得快点,再快点……他也不敢跑,双腿已经有些发软了,他怕一不小心绊倒在地上,就再也回不到寝室了…… 啊!手摸空了……

魏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慌慌张张站稳后,便急忙关上了身后的门,而另一个脚步声也突然随之消失了。 他连忙扑回自己的床上…… “啊——有鬼!”

魏睿在床上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冰冷物体,终于吓得忍不住大叫出口。

“喂——是我!”

魏睿刚要逃下床去,却不料被谁一把拉住了手腕,他吓得全身止不住地发抖,却在听到那人的声音后,一下瘫倒在了床上。

“钟,钟元?”魏睿喘着粗气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后,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上趟厕所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却像经历了长达一个世纪的噩梦。此刻终于找到了他安全的归宿,紧绷的神经彻底崩溃,于是放声大哭起来,好像要把自己所遭遇的恐惧和委屈全都倾泻而出……

“嗯。”钟元淡淡地应道,一只手轻抚着魏睿的后背,想让他平静下来。

 

回复 91楼2011-12-03 23:26举报 |

 

_Nathan_C

 

好一会儿,魏睿终于哭够了,在身下的人身上蹭了蹭,颤声说道:“钟元……走,走廊上……有鬼……”

黑暗中,钟元皱了皱眉,紧了紧抱住魏睿的双手,然后一字一句道:“***都死了好几十年了,自己就是只鬼,还怕个鸟啊!”

被他这么一吼,魏睿才猛然清醒了过来……

是了,他早就死了,钟元也死了,跟着他一起死的……

 

在钟元的身体上蹭干了眼泪和鼻涕,魏睿才又开口问道:“你怎么跑我的床上来了?”

“你一出门我就醒了,见你久不回来,干脆就到你床上去等你了。”钟元答道。

“不是告诉你今晚不许上我的床吗!”魏睿佯怒道,那色迷心窍的家伙。

“上了又怎样?真没见过比你还胆小的鬼!鬼怕鬼,说出去也不怕丢人,哼!”钟元撇撇嘴嫌弃道。

“靠!反了你了!我是鬼,才不怕丢人!”魏睿被戳到了痛脚,狠狠扑到钟元的身上,摸到脖子就是乱啃一气。

“嗷——***以为你是吸血鬼啊!”钟元一个翻身把魏睿压在了身下,对准他的嘴巴便是狂吻一通。

“唔唔……女啊木(***)……挨素虚续古(才是吸血鬼)!唔嗯……”

 

夏天的天亮得比较早,宿舍外的那棵古树上,有几只早起的鸟儿正叽叽喳喳叫得欢闹。

“李箫李箫,你昨晚有没有听见?”

“听见什么?”李箫挑了挑眉。

“我昨晚好像听到……有人惨叫,还隐隐约约听到哭声来着,你说,该不会是……”

“哦,这个啊……不就是俗话说的‘七月半,鬼乱串’嘛……”顿了一下,似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什么了?快说啊,别卖关子!”王宇急问道。

“唔,听上几届的学长流传下来的说,这栋宿舍楼还没被推翻重修之前,曾有一对同性恋人在他们的寝室里相约自杀了。”

“你,你,你别吓我!”

“我吓你干嘛,还有学长指出了具体的寝室位置……我们这栋宿舍楼是在原址重建的,现在看来,他们的寝室差不多就在我们的正下方吧……喂!你干嘛?”李箫看着本来睡下铺的王宇把他的枕头丢到了自己的床上,假装惊讶地问道。

“我,我今晚想和你睡……”王宇涨红了脸说出了这句话。

“你昨天不才说要和我分床一个月吗?”李箫凉凉地说道,其实心里早就笑翻过去了。

“不,不了,那不是咱舍不得你嘛,嘿嘿……”王宇的脸现在已经热得快冒烟了。

“其实……他们今天就会回去的,七月十五鬼门就要关闭了。李箫突然严肃道。”

“你还说!”大白天的,王宇竟感到背后冒出了一丝凉气,本来红透了的脸颊瞬间吓得一片苍白。

“哈哈哈哈……”李箫笑着把人揽进了怀里,不能再继续逗下去了,人都炸毛了。噗,炸毛的样子也很可爱啊,哈哈哈哈……

 

有着繁茂枝叶的古树下,魏睿最后望了一眼那栋新宿舍楼……

白天的他,看起来完全透明,除却身边的钟元,其实也没有人会看见他了。

“走吧,得赶在天黑之前回去了……等明年鬼门打开,咱们还可以再回来的。”钟元伸出手温柔地揉了揉魏睿的头发。

“嗯……”

不管在那个年代他们受到了怎样的世俗逼迫,也或是由于其他客观和主观的因素,两人当初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但至少,他们现在,或是以后,都会一直在一起,相爱,相伴……而人间鬼界,之于他们,也再无差异。

钟元拉起魏睿冰凉的手,一同消失在了古树下……

-全文完-

7 thoughts on “Nửa đêm đi WC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 Nửa đêm đi WC | Loo's Fiel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