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óc Béo, béo không béo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Tiểu Bàn, bàn bất bàn

小胖,胖不胖by蒙面小番茄

(校园文, 从初中到大学 HE)

一、

初中“小胖,嘿!小胖!等等我啊!”庞科听若未闻,依然自顾自地往前走。后面金涛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拍了一下庞科的肩膀:“诶,我说小胖,不是叫你等等我嘛,怎么都不听啊!累死我了。”边说边用手扇风。小胖转过身来气鼓鼓的盯着眼前的人,眼睛里冒着小火焰,炸毛了:“烂桃子,你才胖你全家胖你全小区都胖!”“噗”,听到后面金涛忍不住大笑起来:“是是是,可我们是邻居啊,哈哈哈……嗷!”庞科一甩书包砸在金涛脑袋上,扭头走人。“诶,今天体检我们班的人都普遍偏瘦呢。”“就是就是,我们班的同学也偏瘦的,哦,除了庞科那个小胖子。”庞科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了这话,不由僵在原地,两手捏紧了小拳头。金涛正准备跟上庞科,冷不丁听到后面的对话,转身瞪着那个与他和庞科同班的王胜。“你刚才说谁是小胖子?!”“庞科啊……”王胜不解金涛为什么这么生气,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凶。“给庞科道歉!”“凭……凭什么啊!你不还是叫他小胖嘛!我刚听到了。小胖子小胖子,庞科本来就是小胖子,我就叫了怎么着!”虽然王胜心里还是虚虚的,不过碍于旁边有个女生不能失了面子,就使劲推了一把金涛。金涛听着一叠声的“小胖子”更来气了,管他废话那么多,上去就是一拳头打在王胜脸上。“小胖只能是我一个人叫的,你敢叫他小胖子!我让你叫!让你叫!”庞科见打起来了,慌了神,连忙跑过去想拉过金涛。“金涛,金涛,算了,算了,别打了,这儿是校门口啊!”金涛见王胜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也见好就收,拉着庞科跑走了。可是第二天还是被老师知道了,还要请金涛家长过来。王胜被打成那样回家肯定得告家长,家长看到儿子被打了肯定得告老师,所以金涛从拳头挥出去的那一刻就知道后面的惩罚是少不了的。这不,庞科在旁边陪着金涛扫厕所了。两人一阵无言,突然金涛开口说:“小胖,其实你不胖的,真的。”庞科听了这话不禁笑了:“那你还叫我小胖。”“呃,小庞小庞,可不叫着叫着就成小胖了嘛……嘿嘿”其实金涛说小胖不倒真是实话,小胖和所有同龄人身高体重都差不多,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要虚胖点,许是缺少锻炼吧。但是配上他那张娃娃脸,整个看起来就一可爱的大娃娃啊。从那以后,庞科就默许了金涛叫他小胖,再也不炸毛了。从那以后,班上再也没听到有人叫庞科小胖子了。

二、 高中庞科和金涛初中毕业后直升本校高中,不过不再同班了。两人每天一起骑自行车上下学。但是这天下午金涛却急匆匆的把庞科叫出来让他晚上下了自习不要等他了,说是有事。话说完人就跑走了。整个过程快得庞科都来不及反应问个怎么回事。满腹疑问的上完了整天的课,庞科去车棚取自行车,发现金涛那辆已经不在了。将车推出校门,却一眼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金涛。“金……”刚想叫他的名字,突然发现他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女生。那女生庞科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金涛班上的班花李小萌。金涛交女朋友了。望着金涛载着班花往与自家相反的方向离开,庞科得出这结论,可心里酸酸胀胀的,怎么都不是滋味。第二天早晨,庞科貌似在梦里模模糊糊听到外面金涛在叫:“小胖,我有事先走了,你别睡太久呆会迟到了!”庞科停下车子也没来得及锁就赶忙往教室里冲,结果还是迟到了,因为一直以来的人工闹钟没把自己闹醒就先跑了。哼,烂桃子!庞科的教室在金涛教室的后面,金涛在班上眼看着庞科冲过去的。第一节下课一打铃就跑到隔壁班找庞科出来。“小胖,不是叫你别睡太久吗?”“是你不叫醒我就先走了!”庞科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心情不好。“我早上得提前去小萌家接她上学,她的脚崴了走路不便。对了,昨天也是送她回家,她家和我们不顺路,所以让你先回去了。”金涛赶紧解释。“哼!送你的去吧!”还小萌小萌的叫那么亲昵,人脚崴了正好给你机会做好事呢!“诶,你来这么晚,肯定还没吃早饭吧,我那儿有一盒饼干,等着,我给你拿过来。”“我不要!”说完庞科就扭头进教室里趴桌子上了。上课前,金涛还是拿来饼干让庞科班同学传给了他。李小萌的脚一天不好,金涛一天就得接送她上下学,庞科一天就不理金涛。金涛心里那个泪流满面啊,都怪自己那天和同学在走廊上追逐,一个不小心撞倒了正下最后两个阶梯的李小萌,这才有了后来负责接送她的事儿,还舍不得小胖跟着自己早起晚归而分开上下学。悲剧,真悲剧!今天下午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突然变了色,乌云滚滚。到了傍晚开始下起雨来。庞科心想雨下不了多久就会停了吧。可是直到下了晚自习雨还在下,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正在收拾书本的时候,金涛突然冲了进来:“小胖,等我一会啊,我们一起回去!”“哦。”庞科答应着又坐回椅子上。本来不想理那家伙的,可谁让自己没有随身带伞的习惯呢。可是,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金涛出现,教室也要熄灯了,庞科只好背上书包离开。此时雨稍稍小了一点,但毕竟有点路滑视线也不很清楚,庞科决定把自行车留在学校里出去打车。走出校门,不禁望了一眼与家相反的那个方向,却见金涛正给李小萌撑着伞在等车,雨天出租车的生意都很好,实在不那么容易能打到空车。庞科收回视线往回家的方向走了。烂桃子!人李小萌又不是腿断了一点路都走不了,费得着劲来来去去的接送人啊!

边走边腹诽,也没了打车的心思,就那样一路淋着雨回了家。回到家后冲了个热水澡,扑到床上就昏昏沉沉睡着了。半夜就发起高烧来,叫醒了爸妈,吃了点退烧药又继续昏睡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烧也没完全退下来,庞科妈妈只得给老师打电话请了两天假。“小胖!”庞科正坐床上喝着小米粥,金涛突然就闯进了自己的卧室。还没等自己问他这个上课的时间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金涛的手就摸到庞科额头上了。“怎么发烧了呢!”触手的温度让金涛皱起了眉头。“哦,淋了点雨。”庞科带着病中的无力淡淡答道。“都怪我,昨晚……”“我想睡了。”庞科不想听金涛解释什么,粥没喝完就下逐客令了。“那……我在旁边陪你。”“对了,现在不是还在上课嘛,你怎么跑回来了?”“我早上一直没看到你来上课,问你们班的同学才知道你生病请假了,所以就……”“跑回来看我了?”庞科对他翻了个白眼。以前又不是没生过病,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可心里的得意却止也止不住。“嗯……你快躺下好好休息吧,我等你睡着了就回去。”金涛也觉得自己紧张得过了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庞科本就缺少锻炼,免疫力也差,虽然平时也很少生病,可一旦生病了就得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健康。也因着这次生病,庞科都没有什么胃口,几天下来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在这两天,金涛一放学就跑回庞科家,照顾伺候着病人。至于李小萌那边脚痛走不了太久路什么的,也早就抛到天边了。看着明显瘦了很多的小胖,心疼得没后悔死自己当时陪李小萌打车而让小胖一个人淋雨回去还发烧了。想着等小胖病好了有食欲了,一定要让他多吃点好好补补身体。庞科病假完了就回校上课了,金涛也依然陪在他身边,庞科那晚没把自行车骑回来,所以是金涛载他去学校的,反正小胖身体没完全好,金涛也不会让他自己骑车就是了。两人刚走到金涛教室门口,李小萌突然蹦跶出来吓了他们一跳。“好你个金涛!那天把我撞下楼梯,让我脚崴了,向我爸妈保证接送我上学的,可我这脚还没好全呢,你人就不干了!”李小萌指着金涛的鼻子做圆规状怒道。金涛挥开李小萌的手,径自拉着旁边呆掉的庞科到后面的教室,从书包里取出面包牛奶递给他,拍拍他的肩让他先进教室里吃早饭去。当时庞科脑袋里只有一个反应,原来是金涛把李小萌撞倒的,不是他无事献殷勤啊……高中三年,庞科每次遇到李小萌都会莫名的被狠狠瞪一眼。高中三年,金涛的自行车后座一直都是庞科的专属了。

三、 大学整个高中岁月金涛和庞科都心无旁骛,待高考成绩出来后,两人的分数也都很理想相差也不多,最后相约一起报考C城的C大。C大的录取通知书下来后,两人都被同一专业录取了。去学校报名的时候,庞科和金涛幸运的被分在了同一个班同一个寝室。大家常说“恋爱”是大学里的一门必修课,刚进入大学的新鲜感已经渐渐淡了,许多男生都开始蠢蠢欲动,变着法的接近自己心仪的女生。庞科的室友也不除外,就只有他和金涛一直组队上课吃饭活动。傍晚,庞科和金涛坐在双杠上吃冰激凌,背对着夕阳看着操场上成对的情侣。一对情侣挽着胳膊从两人面前走过。金涛望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把头凑到庞科耳边小声说:“诶,小胖,你看,那女的比男的还胖啊。”庞科僵了一下,看了一眼金涛没回话,继续一下一下机械地吃着手里的冰激凌。吃完最后一口,庞科突然跳下双杠,回头骂了金涛一句:“干你屁事!”然后跑走了。留下金涛一脸茫然的坐在双杠上,想着小胖的反射弧可真长啊。可是到了晚饭时间,金涛也没找到庞科的人,打他手机也关机。直到寝室快熄灯了,才见庞科满头大汗回来,一进屋就跑到厕所冲澡去了。等庞科冲完澡出来,金涛开口就问了:“你上哪儿去了?吃饭了都找不到你人,连手机也打不通。”“哦,社团临时有事,手机没电了。”庞科敷衍着回答,随便擦了两下头发,就爬到床上躺下睡了。金涛虽然疑惑,不过看小胖一脸疲倦也就没再多问了。第二上课,庞科破天荒的没有挨着金涛坐,而跑到前排和班上的一个女生坐在一起。一整节课金涛都盯着前面两人有说有笑,老师讲的什么根本就没进脑子里去。中午吃饭的时候,金涛先打好饭占了位置,庞科打完饭过来坐他对面。“诶,你今天怎么只吃这点饭啊?够不够?还没有荤菜,不是有你喜欢吃的烧白吗?”金涛看到庞科的餐盘惊讶道,正要把自己盘里的肉夹给庞科。被庞科的筷子挡了回去:“呃,我今天不想吃太油腻的东西。”“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没……就天太热,没什么胃口。”庞科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到了晚饭的时候,金涛又找不到庞科的人影了。一个人吃了晚饭刚回到寝室,就听到室友曾斌问自己:“诶,涛子,庞科最近是不是和那个周茹好上了啊?”“啊?周茹?”然后突然想起周茹就是今天坐庞科旁边的那个女生。“哦,没有吧,我都没听小胖说起过。”金涛想起白天看到庞科和周茹说笑的画面一阵烦躁。“不会吧,我看他们最近经常在一起啊,就刚回来之前还看见他俩一起出校呢。虽然周茹长得一般,不过身材倒是很不错啊,庞科挺有眼光嘛。”金涛没再搭理他,找出换洗衣服进了厕所把门摔得山响,曾斌被吓了一跳,不明真相的挠挠脑袋。庞科依旧直到快熄灯了才满头大汗的回到寝室。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金涛也试着旁敲侧击,可庞科总是支支吾吾搪塞自己,要不就是僵硬的转移话题,让金涛好不憋屈。星期六这天,其他室友都出去约会了,只有金涛和庞科在寝室联机打游戏,金涛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于是对庞科说:“不打了不打了,走,小胖,我请你吃饭去。”“啊啊!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叫我啊!”小胖退出游戏,一看电脑上的时间都过了七点了,从凳子上跳起来就准备往外跑。金涛一把拉住了他,问:“你赶着这么急要去哪儿?”“你甭问了,我赶时间呢!”庞科急道,更坐实了金涛心里想的小胖要去和周茹约会了。“你是不是要去见周茹?”“是啊,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在交往?”金涛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有点紧张,连带着不自觉加大了拉住小胖手腕的力气。“没有啦,我只是和她一起去……去……”“去哪儿?”听到小胖的回答,金涛暂时松了一口气。“去健身房啊!”庞科自暴自弃的回答了。本来就觉得自己一个大男生每天去健身房锻炼减肥有些丢脸,金涛还硬逼着自己说出来。“啊?你怎么突然想起去健身房了,都不叫我一起。”“是周茹说去健身房又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减肥啊,所以……”金涛听了,只脑补到是周茹要小胖减肥,等小胖减下来才答应和小胖交往。顿时更加厌恶起周茹来。许是气昏头了,也或许金涛早就想这么做了,一把将小胖拉入怀里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趁着小胖一开始的怔愣,舌头长驱直入,在口腔里不断翻腾。小胖最初的愣神后开始挣扎起来,谁知失去理智的金涛力气那么大,挣不动小胖也就只有随着他吻了。吻够了,金涛也清醒了,把下巴搁在小胖肩上,依然紧紧抱着他,慢慢地说着:“小胖……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你不要和周茹在一起好不好,她竟然还敢……还敢让你减什么肥。我就喜欢现在这样的你,你和我好行不?我也知道这些话很混账,可是……”“可是,你不是喜欢瘦一点的吗?”庞科慢慢推开了金涛,故意忽略掉金涛眼里掩不住的失望。 “诶?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就上次在操场双杠上的时候。”“啊,我那不是说人女生的嘛,也就随口说说啊,怎么就成我喜欢瘦一点的了。”金涛冤枉。“哦,那什么……嗯,我减肥不是为了周茹。”庞科摸摸鼻子,内心忍不住的想笑啊想笑。“咦?那是为了……”此时金涛要是再不明白状况,他可就真的能去撞墙了。情不自禁又抱住了庞科:“小胖,我以前不是说过了吗,其实你不胖的。不需要为了我去减肥,我就喜欢这样的你,抱起来软软的……肉吃起来香香的……嗷嗷!”“滚你的蛋!”庞科毫不留情一脚踩在金涛的鞋子上。

大学毕业,庞科和金涛在同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待遇福利很不错的工作,并在C城租了一套房子正式同居。

工作以后,金涛向家里出柜了,当然,庞科也跟着一起出柜了。俩人各自在家里跪了一整夜后,心疼孩子的父母们也就勉强默认了他俩的关系。

多年以后……“小胖!嘿!小胖!等等我!我忘带车钥匙,上班要迟到了!”庞科转身对某人怒目而视,吼道:“你才胖!你全公司胖!你全小区都胖!”“噗哈哈哈……嗷!”

End

One thought on “Nhóc Béo, béo không béo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