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ạng vườn trường, đi chết đ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Giáo viên võng, khứ tử ba!

校園網,去死吧! by 蒙面小番茄

(校園面, 面癱輔導員攻X學生受)

01.

「校園網,去死吧!草你妹的又給老子掉線!」黃贏兩手拍在小書桌上,雖然他一開始想拍的是筆記本小電,不過幸好他沒忘了這氣不能亂撒,否則拍壞了電腦最後吃苦果子的還得是他自己。

「黃毛,別上網了啊,犯不著和校園網較勁。來來,咱們打牌。」室友魏武被黃贏突然拍桌的聲音嚇了一跳,撫著胸口招呼人過來打牌。

「就是,誰不知道校園網它抽得最厲害啊,你也別成天守著它啦。」另一個室友小四子也附和著說。

「不打不打,我出去充網費,順便問問管理員到底怎麼回事。真是抽得有夠銷魂!擦!個光吃錢不辦事的豬!」黃贏罵罵咧咧的出了寢室,室友們見怪不怪,轉身繼續鬥他們的地主了。

長期被校園網虐著,黃贏也不是沒想過要換寬帶,早些時候就去營業廳問過了,可人業務員說了,剛好就他們那棟宿舍樓沒被網絡覆蓋。

「悲催個鳥的!」黃贏邊走邊罵。

最近校園網愈發抽得厲害,平時速度慢不說,現在就連QQ也登錄不上去,行!他不上QQ只逛貼吧,得!沒刷多久,網頁也跟著打不開了。一看連接狀態,好傢伙!網費還嘩啦啦的繼續扣著呢!這不明擺著招人火大麼!

交完錢,黃贏看著可愛的收銀妹紙,問:「誒,最近你們校園網怎麼回事啊?連不上網還照樣扣錢。」

收銀妹紙頭也不抬,愛理不理說:「不知道,我不管這個。」

黃贏正要爆發脾氣,卻看到收銀妹紙後面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帥哥從裡面走了出來。

收銀妹紙一聽到身後的響聲,就立馬轉身湊上前去慰問:「吳老師,辛苦你了啊。看你,都出了這麼多汗,我幫你擦擦……」說著便要把自己的豬蹄伸到帥哥的臉上去。

吳寒滔偏了偏頭,有些不耐煩的說:「不用,已經調試好了。」說著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便要走人了。

黃贏也不急著離開就站在旁邊看著剛才那一幕好戲。

靠!那女人以為她是在演偶像劇嗎?!還幫人擦擦汗……拜託,花痴也要有個底限。嘔!

正在心裡嘀咕著的黃贏竟沒注意到有人朝自己走了過來。

「黃贏。」那人突然開口叫道。

「啊!吳,吳老!」看清那人後,黃贏驚了一下,「吳老好吳老我有事吳老我先走了吳老再見!」黃贏不帶標點的打完招呼便想腳底抹油溜人,怎麼在這兒也能碰見自家輔導員啊。

黃贏這人從小到大都有一毛病,就是一與老師單獨相處就會變得緊張起來。雖說這吳老根本就大不了自己幾歲,可他怎麼都覺得彆扭。幸而除非必要,他和輔導員基本上是十天半個月也不用見面的,又怎麼會想到今天在這兒被逮到了,而且自己剛才還看他的好戲來著。

「急什麼?剛聽你在說校園網,怎麼了?」吳寒滔皺著眉看著明顯說話不自然的黃贏,又抬起左手腕看了一眼表,接著不不由分說一把拉住黃贏的手臂便朝門外走去,「走,先吃飯。」

「誒?!」黃贏這下可真是不敢用力掙紮了,只感到被吳寒滔拉住的地方,一股熱量透過薄薄的衣服料子傳遞給自己。

MLGB的校園網!黃贏把現在的遭遇都歸結為校園網,如果不是它,自己今天能碰見吳寒滔嗎!

02.

黃贏食不知味吃完了一頓飯,期間對面某人的目光,一直讓黃贏倍感壓力抬不起腦袋。一頓飯下來,他都覺得自己的脖子簡直快要直不起來了,於是忍不住給脖子做了個「前後左右轉一圈」的小運動。

一旁的吳寒滔看著黃贏的動作不覺有些好笑,雖然只是勾了勾嘴角,卻也把黃贏看得夠傻了。

能不傻麼,傳說中的冷面吳老居然笑了,真該照下來拿回去給那幫哥們瞧瞧,萬年冰山化了啊,雖然是小小的一角。

別說,吳寒滔笑起來還真特麼好看,感覺他整個人都好像度了一層似的光突然亮了起來。要是被剛才那校園網收銀妹紙看見了,指不定就賴著人不撒手了。

「怎麼?頸子不舒服?」

正天馬行空胡想著的黃贏,冷不防後頸被一隻手覆蓋了,嚇了一跳急忙跳開躲過那隻冰涼的手。

看著那隻依然懸在半空的手,黃贏這才驚覺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造成現在這種情況實在太尷尬了。於是連忙又幹笑著說:「沒,沒事,我就活動活動,哈哈哈。」

吳寒滔放下手,看了黃贏一眼,也沒說什麼話就繼續往前走去。黃贏在後面像小媳婦似的緊跟著,保持著一個轉身的距離,內心叫苦不迭。

誒,方向不對啊,這不像是去吳寒滔停車的地方吧,倒像是去自己宿舍的方向……不會吧!難道吳寒滔這是要送自己回寢室?!

黃贏此刻真的很想開口勸他先回去吧,不用送自己了。可是人又沒說是送自己回去,而且剛才自己把氣氛搞得很尷尬,再那樣說,還沒等自己回到寢室,估計就被吳寒滔強大的冷氣場給凍死了。

想到這兒,黃贏突然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內心寬面條淚流哀號:我不要和吳老單獨相處啊啊啊!

好不容易到了自己宿舍樓下,吳寒滔終於在昏暗的路燈邊停下腳步,轉過身眼睜睜看著埋頭走路的黃贏撞上自己的胸膛。

「啊!吳,吳老對唔起!」黃贏捂著被撞了的鼻子又向後退了一步。可真特麼疼啊,那人的胸膛是金剛做的嗎!

「拿下去。」吳寒滔突然說。

「什麼?」黃贏有些摸不著頭腦,這人的思維也太跳躍了吧。

「手。」若不是宿舍樓下來往人太多,在看到黃贏眼泛著淚花時,吳寒滔早想直接扒下黃贏捂著鼻子的手了。

「哦。」明白過來後,黃贏鬆開捂著鼻子的手,最開始的那股疼勁已經過去了。

「對不起。」吳寒滔看了看黃贏的鼻子,還好,沒有發紅。早知道就在黃贏快撞上自己的時候提醒他了。

「誒?」那人好好的和自己道個什麼欠。

「已經調試好了,再見。」丟下這句話,吳寒滔就轉身走人了。

「啊?吳,吳老,再見!」黃贏不明所以的看著吳寒滔離開的背影,想起了從今天下午到現在遇見他後發生的一連串事情。扭了幾下痠疼的脖子,啊,果然,和老師單獨相處最累了。

03.

回到寢室裡,無語的看了眼由斗地主變為「升級」的室友們,黃贏洗漱完就爬上床,打開電腦上網。

「呼,終於恢復正常了。」黃贏自言自語道,突然記起了剛才吳寒滔最後說的那句「已經調試好了」,原來指的是校園網啊。

真不知道是他的思維太過跳躍,還是自己反應太慢。

吳寒滔可是他們計算機系出了名的精英,其相關技術肯定不在話下,校園網管理部早就該找他去幫忙調試設備了。

於是,心情莫名好起來的黃贏又在本校貼吧裡發主題帖了。

【★新人求罩★被校園網虐的苦逼有木有啊有木有!!】

1樓、【黃鶯打醬油】:RT,新人一枚,求粉求罩求包養!

2樓、【猜來猜去不明白】:被校園網虐的苦逼+1,無視鶯姐偽新人!

3樓、【油阿賣郎君】:猜猜+2~O(∩_∩)O~

4樓、【whtwithxx】:鶯後,你要幾罩?只包不養行不?

5樓、【山村一枝花】:……俺就知道工科學校JQ多,圍了個觀~

6樓、【黃鶯打醬油】:擦!老子要封了你們!!!

7樓、【whtwithxx】:——

8樓、【山村一枝花】:W帝V5!抱大腿~鶯姐,你是要封啊還是要瘋啊?!哈哈哈哈~

9樓、【黃鶯打醬油】:(#‵′)凸

10樓、【被封了的花花】:鶯姐!乃不厚道!居然公報私仇!W~求解封啊啊~OTZ

11樓、【whtwithxx】:不好意思,是我封的,解封等明天吧。

12樓、【黃鶯打醬油】:哇哈哈哈哈哈~~~

……

「黃毛傻了吧?」室長從牌堆裡瞄了一眼上床正抽風傻笑的黃贏。

「傻了,早傻了……喂!小四子出牌!」

帖子裡冷場了好一會兒,突然QQ的滴滴聲響了起來。黃贏一瞥桌面右下角,發現是W的頭像在閃動。

【whtwithxx】:這兩個星期沈老師的專業課你一共遲到5次,無故曠課3次,再差一次,期末你就等著掛科吧。

【黃鶯打醬油】:靠!你到底是誰啊?怎麼每次我的事你都知道?!

(就像上次運動會,自己在跳高時用的背越式,第一名是拿到了,可是卻把腰給閃到了,當天晚上上網就收到了W發過來的消息提醒自己擦藥。還有上上次自己獲得的先進個人獎,也是W提醒自己去領獎品……

可是每次當自己問他是誰的時候,他又打太極什麼都不說。想到這兒,黃贏又繼續看W發過來的消息。

【whtwithxx】:想知道麼?求我啊。

【黃鶯打醬油】:求你……妹!居然敢調戲老子!說!你到底是不是我們班的?!

【whtwithxx】: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黃鶯打醬油】:……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裝什麼十三!

【whtwithxx】:什麼時候現實中,你也敢這麼和我說話就更可愛了!

黃贏看了這句話,臉刷的一下變紅了。可愛你爺的!老子又不是軟妹子!

一時不知道怎麼回話,黃贏索性直接退出QQ關了電腦。

W說的現實中……難不成自己見過他?而且很可能還說過話?!靠!那不就是說對方和自己是認識的!可人就是不自報家門,貓抓老鼠逗自己玩!

越想越不甘,得找個辦法讓W曝出真面目才行。臨睡前黃贏還在糾結著W到底是誰這個問題。

04.

「不好意思,我走錯教室了!」黃贏大口喘著氣跑到上課的地方,卻發現教室裡檯子上站著的人不是他要上的那門課的沈老師,竟然是自己的輔導員吳寒滔。

剛跨進門的腳又在滿教室的人目送下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黃贏又沖進了那個教室。

「那個……」

「沈老師有事,這節課我代她上。」不等黃贏說完,吳寒滔就解釋了他出現在這個教室的原因。

事實上,這兩節課吳寒滔講的什麼內容,黃贏是一句也沒聽進去,滿腦子都在使勁回想昨晚做的那個奇怪的夢。

不過昨下午偶然碰見了吳寒滔而已,怎麼晚上就夢到他人了呢。

明明剛醒過來的時候還記得那夢的內容,但猛然又想起了昨天W說的沈老師的課再遲到曠課就得掛科了。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嚇得黃贏隨便洗漱了下就頂著雞窩頭衝出寢室了。這都快要出去實習了,期末要是再掛科,還得補考什麼的,不麻煩死了!

「黃贏。」

那夢的內容也早給自己跑了一路跑忘了,就只覺得那個夢很離奇吧。

「黃贏!」

「到!」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黃贏以為吳寒滔點名了,於是大聲回答著,卻聽到了周圍有幾個女生發出的笑聲。

「課後留一下。」吳寒滔說完,嘴角微微抽搐。

「哦。」黃贏鬧了個大紅臉,乾脆趴在桌子上把頭埋在書下面。擦!他才不是害羞!不就今早上丟了兩次人嗎!

課後,人都走得離開得不多了,只剩下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的黃贏還趴在課桌上。

吳寒滔走近那人,細細端看了一會兒他睡著的眉眼,忍不住伸手輕輕撫上了他的臉頰。

黃贏又做夢了,夢裡自己遠遠的看著一個人,然後那人的眉眼越來越清晰了……吳寒滔!

忽然覺得臉上有什麼,癢癢的,黃贏一手把它抓下來,眨巴眨巴眼睛,慢慢看清了眼前放大的人臉,心臟「咚咚」加快了速度。再機械地轉頭看看周圍,早就沒人了。

感到手上有什麼微微動了一下,黃贏低頭一看,立即鬆開了,卻再不敢抬起頭來。

「吳,吳老……」黃贏緊張的要死。慘了!怎麼就在他的課上睡著了!

「昨天睡得很晚?」剛看見黃贏臉上兩個黑黑的眼圈,吳寒滔又微微蹙起了眉頭。

「沒……嗯,晚了點。」昨晚拜W所賜,他很早就斷網睡覺了,卻被那莫名其妙的夢折騰了一晚上。不過剛好給自己上課睡覺找了個藉口,於是又反口承認了。

「走,吃飯。」說完,吳寒滔也不等黃贏回答就轉身先走了。

「誒?!」怎麼又來?黃贏急忙拿起書準備跟上去,卻發現書上翻開的那頁居然有可疑的水漬……

黃贏懊惱的抓了抓頭髮,硬著頭皮朝等在門口的那人跑過去。

「留校查看?!我最近沒犯什麼事吧,頂多偶爾遲到曠個課什麼的……」黃贏急的漲紅了臉,後面的話越說聲音越小了。

「我說的是留校任職,把話聽完。」吳寒滔看了一眼黃贏紅撲撲的臉頰,又繼續夾菜吃飯。

好想,啃一口。

「啊?!這……這樣啊……」果然麼,和老師單獨相處真的很緊張啊。黃贏喝了口茶平復一下剛被自己嚇到的小心臟。

「怎麼樣?」

「我再想想吧……吳,吳老。」黃贏怎麼覺得吳寒滔雙眼亮晶晶的似乎很期待自己答應他。

「嗯。」吳寒滔垂下眼瞼,知道這事勉強不來。

「傻呀你,留校不挺好的嘛!」魏武一巴掌拍在黃贏的腦袋上。

「就是就是,真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好想的。」小四子附和道。

「你們懂什麼?!」黃贏有些鬱悶,一頭紮進被子裡不吭聲了。

很多人都想留校,可並不代表他黃贏也想。想不通為什麼吳寒滔要把這個機會給自己,雖然自己各方面都發展的不錯,可是扔在一大堆優秀的畢業生裡簡直毫無突出點。

重重的翻了個身,黃贏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好好睡一覺,那些事留給明天再操心吧。

05.

隔天一轉眼,黃贏就把前一晚的事拋到腦後了,又連網登上貼吧玩。最近來了許多新生……廢話,每年這個時候各個學校都有大批新生加入。

黃贏忽然想起不久後自己也快要出去實習了,腦海裡冒出個主意……

於是下午S大的校園貼吧出現了這樣一張新帖子——

【★提議★我們舉辦一次吧聚怎麼樣?來一場貼吧淫民大團聚吧!】

1樓、【黃鶯打醬油】:RT,為了歡迎新生,送別老生。吧聚活動內容歡迎大家提出自己的建議。PS,要參加的同學請跟帖報名。

2樓、【whtwithxx】:……你怎麼不跟我商量商量這事?!

3樓、【黃鶯打醬油】:沒看帖子上醒目的寫著「提議」嗎?!誒,你去不?去吧?去吧!

(黃贏突然想起了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見一見W的廬山真面目,不由有些激動,就怕他不參加……)

4樓、【whtwithxx】:……嗯

5樓、【山村一枝花】:啊!兩大吧主都要獻身!我要去!報名!

6樓、【黃鶯打醬油】:獻身?!信不信我封了你!!=皿=

7樓、【whtwithxx】:已封,解封等明天。

8樓、【猜來猜去不明白】:別把時間選在週末,週末我有課。PS,圍觀JQ。

9樓、【油阿賣郎君】:永遠的猜猜+1~O(∩_∩)O~

10樓、【被封了的花花】:是現身啊現身!!人家手快打錯了嘛~~嗚嗚~~~~~(>_<)~~~~~

……

想了一下,黃贏還是敲了W亮著的QQ頭像。

【黃鶯打醬油】:你那天真的要來啊,不來的是動物!

【whtwithxx】:嗯。

黃贏不知為什麼每次看到W那個簡單的「嗯」字,都有種奇怪的熟悉感。不過一想到吧聚就能見到W了,整個人又莫名的亢奮起來。

【黃鶯打醬油】:那什麼,活動具體怎麼安排啊?

黃贏摸摸鼻子,他可是頭腦突然發熱才想到要吧聚的,具體的活動過程可是一點兒也沒考慮過,所謂有頭無腦大概就是指的他這一類人了吧。

【whtwithxx】:誰讓你不事先找我商量的!

【黃鶯打醬油】:我現在不是正找你商、量、嗎!

哼!小氣W!

過了好一會兒那邊才又回覆過來。

【whtwithxx】:聚會不外乎就是唱歌吃飯。那就定在這周星期六,下午一點在月亮灣KTV碰頭,晚上聚餐,AA制,每人100元,多退少補。你另外去發一張公告貼,要參加的人讓他們把真名和電話號碼發到你的郵箱裡。

【黃鶯打醬油】:嘿嘿,多謝啦。

【whtwithxx】:嘴上說多沒誠意,謝禮到時候我自會收取。

【黃鶯打醬油】:靠!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whtwithxx】:你明早還有課吧,早點休息,別以為頂了倆黑眼圈就能裝國寶。

黃贏正要回罵過去,卻發現自己的QQ掉線了!

擦!破校園網!抽得真不是時候!

06.

週六,黃贏提前去月亮灣KTV定好了包廂。還不到下午一點,就有好幾個吧友已經到了。相互認識了一下,畢竟差不多都是第一次見面,還沒有找到在網上自在調侃的感覺,每個人都還有點小拘束。

到一點半的時候,大家開始輪流做自我介紹,黃贏順便清點了一下人數,一共來了二十個。報名的其中除了「猜來猜去不明白」下午有課來不了,就只有W還沒到了。

靠!那傢伙不是準備要放鴿子吧!本來想打個電話催促他一下,不過拿出手機黃贏才想起W雖然答應要來,可是並沒有像其他吧友那樣把真名和電話號碼發到自己的郵箱,現在又讓他上哪兒逮人去啊。

「咚!」黃贏剛從衛生間裡出來,正低頭拿著手機準備上貼吧登尋人啟事,沒想到轉彎的時候與迎面來的人撞了個正著。

「你……吳,吳老!」不是吧,最近碰見吳寒滔的概率怎麼陡然變大了。

「嗯。」

「吳,吳老也到這兒來唱歌嗎?哈哈,好巧。」黃贏快干笑成面癱了,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這不問的都是廢話嗎!

「嗯。」吳寒滔還是回答的萬能嗯字,有如QQ上的自動回覆。

「我朋友還在等我,我先過去了,吳老再見!」說完,黃贏就側過身儘量用正常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包廂裡了。

可還沒等他的屁股與沙發親密接觸太長時間,包廂門又被打開了。黃贏一看來人,差點沒從沙發上跳起來。

那人直接朝自己走過來,周圍的人都玩得很嗨,竟也沒人注意到剛進來的他。

「吳,吳老?」黃贏欲哭無淚,這吳寒滔是要幹什麼啊?

「嗯。」

「你找我有事嗎?」說完了就快點離開吧。

「嗯,W。」吳寒滔終於不再只發出一個單音節而多加了一個字母。

「什麼?」可黃贏聽了還是一頭霧水。

「我是W。」吳寒滔繼續言簡意賅。

「什麼!」如果說黃贏的前一句「什麼」是疑問,那麼現在這句就該是震驚了。

「沒什麼。」吳寒滔一臉平靜的坐在了黃贏的身邊。

「……」

整個下午黃贏和吳寒滔坐在一起都手足無措!草啊!一直好奇W是誰,沒想到最後居然被告知W就是自己的輔導員!這玩笑不要開大發了啊!

黃贏渾身不自在的熬到了晚上的聚餐,可吳寒滔還是雷打不動的跟著坐在他旁邊。兩個人一個是話不多,一個是和老師相處就緊張。黃贏鬱悶得一直喝酒……W怎麼會是吳寒滔,吳寒滔怎麼會是W呢……不到一會兒他就喝得有些半燻燻然了,不過還是對吧友們敬的酒來者不拒。

吳寒滔看著微醉的黃贏,擋回了又前來準備敬黃贏喝酒的那個男生。

飯後,吳寒滔安排了幾個比較清醒的人把喝醉了的那些同學送回去。最後才扶著喝醉了的黃贏慢慢往學校方向走去。

07.

路過教學區的時候,黃贏的酒後勁上來了,不過整個人還是無力的靠在吳寒滔身上。

「W為什麼是吳老,吳老為什麼是W……」黃贏重複的念叨著這兩句話。

「……」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黃贏沒有哭,可是聲音卻不覺有些哽咽,他暈乎乎的想著怎麼人喝醉了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呢,不是說酒精會暫時麻痺人的神經嗎,可是為什麼他卻清楚的記得那些事……

上次運動會自己跳高不小心閃到腰的時候,是吳寒滔首先衝過來背著自己去醫務室,而W則會提醒他擦藥,會提醒他上課不要遲到,會叮囑他早點休息……雖然說他出的話不怎麼好聽就是了。

然而黃贏今天才知道,W居然就是吳老吳寒滔!難怪他每次都那麼清楚自己的事!

黃贏突然覺得有些悲哀……一個人久了,難免會開始貪戀那份關心,貪戀那飄渺的溫暖,貪戀,另一個人……可是,最後卻得知那個人剛好是自己的輔導員。

那麼,是不是,連百分之一的可能也沒有了?

這樣想著,黃贏突然又覺得好想笑,也就真的笑了,反正他喝醉了,喝醉了的人瘋癲一下,又有什麼不對?!只是他的眉間眼裡卻瞧不見一分笑意。

吳寒滔看著月光下那樣吃吃笑著的黃贏,終於忍不住做了自己想了很久的事——低下頭狠狠吻住了黃贏的雙唇。

黃贏只覺得嘴上被什麼柔軟的物體碰觸著,迷糊的雙眼看著眼前放大了的那張臉。攪成漿糊的腦袋還在想著那人到底是W還是吳寒滔……微微張開了嘴想要呼吸空氣,卻被某種東西乘機鑽進自己的嘴裡,不斷在口腔裡翻騰,洗刷著每一個角落。

夜晚的風輕輕吹過,一陣涼意襲來,黃贏突然打了個冷顫,卻被那人抱得更緊了。

好溫暖……

等到雙唇終於被那人放開,卻聽到他呼吸不穩的在自己耳邊說:「黃贏,我喜歡你!」

黃贏想,自己肯定喝醉了,不然怎麼會聽到有人給自己表白。使勁搖了搖頭想要更清醒點,頭卻是越搖越暈了。

「上次問你的那事,考慮得怎麼樣了?」吳寒滔問道。

「什麼事?」

「留校。」

「唔,我想出去闖闖,不想總呆在學校裡,太悶了。」

「為什麼?」

「你為什麼喜歡我?」黃贏突然又自個兒把話題繞到了開頭上。

「難道你覺得喜歡一個人一定要有什麼理由?」

「……」黃贏聽了一時語塞。喜歡一個人沒有理由那是言情劇裡的說法,但現實中很多人都是因為別人對他好才會喜歡上那個人,唔,這麼說也不正確,要不然怎麼總有一部分人對自己喜歡的人求而不得……

所以黃贏也說不清自己到底是哪種喜歡,二十幾年來第一次糾結這種問題,而問題的引起者還是一個和自己同性的男人。

「我……不知道。太突然了,我到現在還不能把W和你混合在一起,或者說不能把你和吳老混合在一起。」黃贏想了想,最後還是把自己心裡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吳寒滔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繼續朝黃贏的宿舍方向走去。

「你,你不用送我的。」黃贏看得出剛才吳寒滔有些失望的垂下了肩膀。

吳寒滔頓了一下腳步,不理他,又繼續朝前走去。

黃贏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的背影就有些心疼起來,於是又連忙小跑著跟了上去。可他忘了自己的酒勁並沒有完全過去。左腳絆右腳眼看著要往前撲倒了,幸而吳寒滔聽到後面的腳步聲突然轉過身來,手快及時接住了黃贏,他才沒有落得啃水泥地的下場。

於是最後吳寒滔不顧黃贏的輕微掙扎,把他半扶回宿舍樓下,然後什麼也沒說就又轉身離去了。

「吳,吳老,謝……謝你。」黃贏望著吳寒滔離開的方向,輕聲說完話,又拖著疲憊腳步回寢室了。

08.

第二天是星期天,黃贏一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洗漱完後喝了瓶牛奶,吃完了不知是哪天買回來的土司,就當把早飯解決了。

室友們早就出去玩的玩,約會的約會了。黃贏一個人在寢室裡也閒得無聊,只好又打開電腦連上網逛貼吧,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鮮事。

看見貼吧右上角僅有的W和他的兩個ID,黃贏不由想起了昨晚的事……

吳寒滔怎麼會喜歡上他呢,他可是一點兒也看不出來。突然腦海裡有什麼一下閃過,黃贏連忙點開自己與W的QQ聊天記錄,從第一頁開始看,慢慢翻到前天晚上的內容。看完後不由得怔住了,似乎他說的喜歡自己,也不是真的那樣無跡可尋……

雖然他昨天喝醉了,但並不會像多數小說裡寫的那樣間歇性健忘,反而一樣不落的記在了心裡,他記得吳寒滔當時的每一個表情,說的每一句話……

黃贏正想要敲吳寒滔的QQ把事情再問個清楚,卻得到消息發送失敗的提示……

「校園網!去死吧!」

事實上從上週星期天開始到現在,校園網已經連續抽了好幾天了,這些天裡黃贏都沒有上過網,這在他以往平均每天上網八小時以上來說完全就是奇蹟。

不過剛好他最近也正忙著找工作,每天在外面四處奔跑,累得要命。常常腦袋一沾枕頭就能睡著,也就沒有多餘的精力去上網了。

終於,黃贏在面試了三家公司後,被其中一家錄取了,這下總算可以好好歇口氣了。心裡的大石頭一落下來,黃贏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不少,一輕鬆他就覺得沒事做,一沒事做他就想上網……

黃贏一進貼吧就被首頁第三張帖子的標題驚倒了,心頓時涼了半截。

【★求解★右上角W的ID怎麼突然消失了?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1樓、【山村一枝花】:RT,表示右上角突然少了一個人,看起來很不習慣啊~囧

2樓、【油阿賣郎君】:話說鶯姐也有好一陣子不見人影了。→_→

3樓、【猜來猜去不明白】:校園網抽了好幾天,鶯姐連不上網,不過前天好像就恢復了。

4樓、【黃鶯打醬油】:W怎麼不見了?

5樓、【山村一枝花】:我們還以為你會知道呢~==

6樓、【黃鶯打醬油】:靠!我特麼怎麼會知道!

……

黃贏看著貼吧右上角自己的ID孤零零的掛在那兒,不禁有些氣惱,W怎麼都沒和自己說一聲就突然玩消失!

自那晚吧聚過後,黃贏就沒再碰見過吳寒滔了,以前不知道他是W的時候還會經常在網上碰見W,可是現在無論網上網下都見不到那人,他都快要以為那天晚上其實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吧,一切都不過是他想像出來的?

無聊的打開校園網網站查看了一下餘額,還剩下一小部分,不過也夠用一段時間了,可黃贏還是鬼使神差的關了電腦打算出門去充網費。

09.

黃贏剛走到門前,就又聽到裡面那收銀妹紙故意嗲著的聲音:「吳老師,你喝檸檬茶麼?我親手泡的哦。」

切,親手泡的,敢不敢說那檸檬也是你親手栽的!

「不喝。」

聽到那個聲音,黃贏停下腳步,一時不知道該不該進去。他還記得那天晚上吳寒滔說過的話,以及,那個吻……越想越覺得臉發燙,他不否認,其實到這兒來也只是打算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又像上次那樣遇見吳寒滔。可是如果遇見了又該怎樣,他卻是沒有想過的。

糾結來糾結去,黃贏還是忍不住推門進去了。不過他剛一進門,就看到吳寒滔旁邊站著一個男人正一副哥們好的POSS攬著吳寒滔的肩膀。

「小吳,走,我請你吃飯去,這次又麻煩你了。」那個男人笑嘻嘻說。

黃贏不禁惡向膽邊生,其實稱不上什麼惡,他只是無視了吳寒滔看向自己的目光,堵氣似的也不上前打招呼,逕自走向收銀妹紙,聲音帶著一股狠勁說:「喂!沖網費!」

「學號!錢!」收銀妹紙也不示弱的回道,完全沒了剛才和某人說話時的嗲聲嗲氣。知不知情的人看到了都會以為他倆一定結過什麼梁子。

充完網費,黃贏一轉身,卻發現吳寒滔還站在門口,而一開始站在他身旁的那個男人已經不見了。

黃贏低著頭路過他身邊本想裝作沒看見,卻突然被一把拉住了手腕。

「走,吃飯。」還是那樣簡單的幾個字組成霸道的祈使句,不容別人有任何反對的餘地。

黃贏只是默默的跟著,不掙扎也不說話。

這次吳寒滔是開車過來的,黃贏愣愣的被他塞進了副駕駛座。

等回過神來時,他倆已經坐在某飯店的包間裡了。

「那個人呢?」黃贏悶悶的聲音問道。

「哪個?」

「就是剛才站你旁邊的那個人。」

「走了。」吳寒滔突然想起了黃贏說的那個人指的是誰,再看看黃贏此時的表情,似是猜到了什麼,不由微微翹起嘴角。

「靠!有什麼好笑的!還有,你特麼怎麼突然把吧主辭掉了?!」黃贏想起自己這些天糾結得有多苦惱,可糾結的那個主角現在卻在笑自己,不由一時口快,也暫時忘了對方還有一個身份是自己的輔導員。

吳寒滔一聽,只微微愣了一下,卻是笑得更明朗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卻被對方怒氣衝衝一掌拍了下去。

「不許蹂躪我的頭髮!」

「你跟我說話終於不結巴了,嗯?」

「誰……誰結巴了!」靠!一時忘形,說出去的話可不可以收回來啊!

吳寒滔只是笑笑沒有接話,一邊又給黃贏碗裡夾菜。

黃贏看著室友們常說的冷面吳老,現在居然對著自己笑了好幾次,莫不是笑臉面癱吧……雖然他笑起來的樣子更好看,不過要是一直保持這個表情,不管是誰看見都會被嚇到的吧。

「吳,吳老!」黃贏又開始結巴了。

「叫我的名字。」吳寒滔微微皺起眉,這人怎麼叫吳老兩個字總是結巴,難道自己很可怕?

「吳寒滔?!」

「嗯。」

「你說過……你喜歡我吧。」黃贏用的是陳述句,他可不想讓吳寒滔有一點點想反悔的意思。

「你想說什麼?」吳寒滔乾脆放下筷子認真聽黃贏說話。

「就是……你怎麼不當吧主了?」話題突然一轉又回到了開始那個問題上,原來跳躍思維也是會傳染人的。

「最近比較忙,沒時間管理貼吧。」

「哦,還以為……那個……嗯……我@#¥……」黃贏嘟嘟嚷嚷著模糊了最後幾個字。

「什麼?」吳寒滔沒聽清。

「我喜歡你!」黃贏一口氣說了出來,頓時輕鬆了許多。

不管喜歡一個人是有理由也好沒理由也罷,也不管他是輔導員吳老還是什麼W……總之自己對他有感覺就對了!哼!

「嗯。」

這下黃贏可有些羞窘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白,可對方一個字就回應了,那麼自己之前到底在糾結個毛線啊!

黃贏並沒有吃多少菜,倒是憋著一肚子氣而飽了,悶悶地又搭著吳寒滔的車回到了宿舍樓下。

黃贏正準備下車,卻被突然欺身過來的人頭擋住了,還不等自己反應,嘴巴就被吻了個正著。

10.

不記得有沒有和吳寒滔道過別,黃贏呆呆的回到了寢室,呆呆的洗漱完,呆呆的爬上床打開電腦。

「黃毛今天怎麼了?」室長老大瞥了一眼從進屋就明顯不正常的黃贏。

「更加傻了唄。三帶一!」小四子也看了一下黃贏呆呆的模樣,視線又回到自己手上的一副好牌。

【★今夜陽光明媚★大家都去談戀愛吧!哈哈哈哈~~】

1樓、【黃鶯打醬油】:新人繼續求粉求罩求包養!

2樓、【猜來猜去不明白】:鶯姐,春天早就過去了。

3樓、【油阿賣郎君】:下一個春天還會遠嗎?!

4樓、【山村一枝花】:鶯姐!不要啊!你的第一春還沒開花,就要開始尋找第二春了嗎?!你讓W帝情何以堪啊?!

5樓、【黃鶯打醬油】:花花,封了你!

6樓、【whtwithxx】:已封

7樓、【黃鶯打醬油】:……你不是辭掉吧主了嗎?你怎麼能封!

8樓【whtwithxx】:有一種職位叫小吧主。

9樓、【被封了的花花】:我就知道你倆狼狽為奸,奸(河蟹爬過)情永不滅!

10樓、【深水處潛水人員】:看來潛水是一種很好的態度……

……

QQ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黃贏隨手點開聊天窗口,不用猜也知道是誰發過來的消息。

【whtwithxx】:明天有空?

【黃鶯打醬油】:有……

【whtwithxx】:我來接你?

黃贏打好了「不用」兩個字正要發送過去,卻又得到了離線不能發送消息的提示……

「校園網!去死吧!」

剛吼完,突然自己的電話鈴聲又唱起歌來,黃贏一看來電顯示,卻見上面的名字是「巫妖王」。愣了一下,才又反應過來那是剛開學不久,他記輔導員電話號碼時輸入的名字。

「噗——」黃贏不由得噴笑出聲,按下接聽鍵。

「又掉線了?」吳寒滔依舊無起伏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來。

「嗯,你調試的什麼設備,結果還不是總掉線。」黃贏又想起了下午在校園網管理處時,看到那個陌生男人親密的攬著吳寒滔肩膀的情景,不由有些埋怨道。雖然他知道那明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

「校園網核心設備正在進行大量升級。」

「所以?」以前校園網也升過級,不過網速還是不怎麼給力。

「我這兒有寬帶。」

「誒?」

「可以分你一半。」

「……」

最後當然是黃贏經不住寬帶的誘惑,其實是經不住吳寒滔的誘惑?不過打死他也不會承認,而搬到了吳寒滔的家裡開始了同居生活,反正他也快要出去實習了,不住校也沒所謂。

至於即將說拜拜的校園網君,黃贏還是那句話:

「去死吧!」

番外:W賣淫…

黃贏正坐在床上用筆記本上網刷貼吧,偷偷看了一眼電腦桌旁正在做課件的吳寒滔,然後快速回覆了一張帖子。

【☆揭秘☆我知道「油阿賣郎君」這ID的驚天內涵了!!標題加長~】

……

……

9樓、【黃鶯打醬油】:喲!小蘿莉又被欺負了啊!過來怪蜀黍這裡,請你吃棒棒糖。←_←

(可是正當他又按了一次F5的時候,卻看到了他的樓下很快就出現了新回覆……)

10樓、【whtwithxx】:鶯後,看來朕昨晚還不夠賣力啊,嗯?

(黃贏狠狠的瞪了一眼不遠處吳寒滔的背影,可對方就跟沒事人似的依然盯著他自己的電腦。)

11樓、【黃鶯打醬油】:太陽你個月亮!WHT!賣(河蟹爬過)淫去吧你!

……

見吳寒滔沒什麼反應,黃贏樂呵的繼續刷新網頁,卻不料突然被人從側面撲倒在了床上。

「喂!幹什麼你?!」黃贏使勁推著壓在自己上方的身體,居然敢偷襲自己!

「賣、淫。」吳寒滔從牙縫裡擠出這兩個字,雙手也不閒著,迅速解開了黃贏的褲子。

「噗——你賣你的,我又沒說過我要買。」黃贏聽了吳寒滔的話,噴笑出聲。繼續扭動,想要逃開吳寒滔在自己身體上四處游移點火的手,那人精力未免也太過旺盛了吧。

吳寒滔不理,一隻手準確握住黃贏下方的軟肋,變換著手法不斷刺激著黃贏那兒,直到它變得堅硬起來,卻又突然鬆開手,來到黃贏的後方慢慢進行擴張。其實昨晚他倆才做過,現在很容易就伸進去了三根手指。

吳寒滔湊在黃贏的耳邊呵了呵氣,輕聲又帶著股誘惑勁問:「買不買?」

「不……嗯啊……啊……」自黃贏的耳根延伸到頸子浮現出一層淡淡的粉紅,吳寒滔見了狠狠吮了一口黃贏頸子上的肌膚。

「買不買?嗯?」鬆開口,吳寒滔不放棄繼續問黃贏。突然抽出在黃贏後方的手指,又從他前面頂端的小眼撫過。

「啊……啊買……嗯買啊……」黃贏著實受不了前後的雙重刺激,可吳寒滔又總是玩弄著不讓他達到釋放點。

「可我不賣了。」吳寒滔突然整個人離開了黃贏的身體,冷冷的說著。

「你!……混蛋!」黃贏被他擺了一道,又羞又惱,側過臉準備用右手自給自足。因此他也沒有注意到吳寒滔正在脫褲子的舉動。

「我白送!」話說出口的同時,吳寒滔又撲到了黃贏的身上,直接提槍上陣,衝進了黃贏先前已被充分擴張的裡面。

「呃!……靠啊……你……」黃贏被他突然插(河蟹爬過)進來,刺激得渾身一個激靈,一下達到了臨界點噴發出來了。

「嗯啊……出去……啊……你……」

吳寒滔也被黃贏後方突然收縮的緊致狠狠刺激了一番,不過這一切才剛開始,他可不想就這麼快繳械出去。於是稍稍在裡面停了一會兒,便又開始衝刺起來……

……

屋外陽光正好,屋內不似春光,勝似春光。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