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à hoa đỗ quyên không phải coca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Thị thạch nam hoa bất thị khả nhạc

Liên quan: Hoa trên sân thượng nhà anh thơm quá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是石楠花不是可乐 by 蒙面小番茄

1,

不过初夏, 天气就已渐渐升温, 却不大热, 太阳若有似无地照射着大地, 街上的女孩儿们也早就换上了清爽的衣装.

秦空是 C 大的学生, 家刚好就住在学校附近. 这天下课回到家的时候, 天还没黑, 大老远他就看见自家门前的小花坛边站着一个人, 上身着白色短袖 T 恤, 下面套着白色的及膝短裤. 从侧面望过去, 那人好像正盯着坛子里的那棵石楠树出神.

忽然, 只见那人伸出手碰了一下花朵, 还作势往外扯…

“啪!”

秦空连忙跑过去拍开那家伙的手, 对方也显然被惊吓到了, 立刻缩回手转身不解地看着他.

“你…” 秦空这才看清眼前人的面容, 不由愣了一下, 原来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生. 白净的脸上一双凤眼茫然的望着自己, 明明五官都不是特别出色, 可第一眼看见却会让人有种清艳的感觉.

待秦空发现自己居然盯着”辣手摧花” 的凶手失神了, 语气也就跟着弱了下来, 却还是很生气的质问道: “你谁啊? ! 这花又没碍着你什么, 就算不喜欢它的味道, 你也不能动手扯花啊!”

“我…” 柯洛看见秦空一时紧张得不知道两手该往哪儿放了, 就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我没扯花…” 他怎么可能会扯自己的皮呢, “我, 我只是看花瓣有点皱, 想把它弄平整…”

闻言, 秦空低头看了一下刚才被那人碰到的那朵花, 的确有一小瓣向里折过去了, 许是被风吹折的, 于是伸手轻轻的把那一小瓣抚平整了.

“不好意思啊… 是我误会你了.”

“没… 没关系.” 刚被那人温柔地碰触花瓣, 就好像在轻抚他的脸庞一样, 柯洛的脸”哗” 的一下涨红了, 接着什么也没说就疾步离开了.

秦空看着那男生的背影, 心道: 真是奇怪的一个人.

转眼又看了看开的正好的石楠花…

他已经在这儿住了好几年了, 这棵石楠树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前几天在网上还看到一条微博爆料说石楠花香类似人类精丨液味道, 被称为是催情之花… 后来他去查了一些资料, 才发现那些话不过是无稽之谈. 可明明是很好看的花儿, 却总是因为气味而被人嫌弃, 一到开花时节, 周围的居民都几乎绕过他门前而走.

让他恍然又想起了石楠花的花语 —— 孤独, 寂寞…

2,

本以为那个男生不过是偶然路过, 因为之前在这附近从来没见过那么个人, 虽然觉得他举止有些奇怪, 秦空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这些日子在学校里, 他却总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 说跟踪也不对, 就是简单地跟在自己身后吧… 只要他一转身就能看见那个人, 与自己四目相对时, 对方也不躲不藏, 秦空倒觉得那人愈发有趣起来, 就由得他跟着了.

那人正是前几天他在自家门前遇见的那个男生, 再次见到他, 秦空心中有点说不上来的高兴, 就好像心中早就一直隐隐盼着能再见到他一样…

秦空自嘲般笑了笑, 打了两份一模一样的饭菜, 找了个角落的空位坐下, 然后回头对那人招呼道: “喂, 过来.”

这些天, 那个男生一直跟着自己, 就连上课也不落下, 难道他都没有课吗? 每到吃饭的时候也不见他去打饭, 就傻呆呆的一个人坐在那儿, 真不知道他脑袋里是怎样想的. 秦空开始有点好奇那个男生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了…

突然看见跟踪目标转过身来朝他招手, 柯洛吓了一大跳, 以为是在叫别人, 他左右看了看好像没什么人, 再看回去时, 发现秦空还是指着自己无误. 不觉有点受宠若惊, 跟了那人这么久, 虽然中途对方有时候也会突然转过身来, 似乎是看他还在跟着没有, 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主动招呼他过去.

“别看了, 就是你, 过来吧.” 秦空看着那男生的反应, 觉得有些好笑又有点可爱.

柯洛心想的却是, 隔壁那小蜜蜂精提供的紧跟人方法终于生效了啊! 于是听话的朝秦空走去, 不过几步路, 他的心却咚咚直跳得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饿了没? 坐下吃饭吧.” 秦空把另一个没动过的餐盘往男生那边推了一下.

柯洛瞪着盘子里的菜皱了皱眉…

“你…” 秦空看着自己盘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几块肉, 有点诧异.

“我不吃那个.” 柯洛有点嫌恶的盯着夹过肉的筷子, 调了个头才扒起饭来.

“…” 秦空觉得对方好像太挑食了, 却也不好干涉其个人喜好.

待两人都吃完饭后, 秦空看见那男生餐盘里的菜还是一点未动, 心中想的却是下次都给他打素菜好了.

3,

“诶, 你叫什么名字?” 秦空走了一小段路, 终于想起了问这个重要的问题, 却没听到回答, 一转身就看见那人居然又落下几步跟在自己后面了, 顿时感到一阵无力.

连忙走回去把人拉到身边后, 他又问了一遍刚才的话, 想到自己刚才对着空气说话的样子真是太傻丨逼了, 难道是因为他的背影比较好看所以对方才总是喜欢跟在自己身后吗? !

“柯洛.”

“可乐? !” 对方回答得飞快, 声音里好像还夹着一丝颤抖, 秦空没怎么听清楚, 就觉得忽然有点口渴了… 也没再细问, 继续道: “哦, 我叫…”

“秦空.” 柯洛想也不想就抢先说出了那个名字, 就好像那两个字一直绕在舌尖, 在他的心中默念了千百回, 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叫出来了. 柯洛不觉翘起了嘴角, 也就忘了刚才自己还在纠结着小蜜蜂精说的要紧跟着那人, 却没告诉他和秦空并肩走了又该怎么做了.

“…” 秦空看着柯洛真挚的笑容有些微失神, 他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路过校门口的时候, 柯洛突然不动了.

“我下午有课, ” 秦空顿了顿, 见柯洛没什么反应, 摸摸鼻子继续提醒道: “教室不在这边.”

“哦, 那我走了.” 柯洛说完转身就出校门了.

“…” 秦空反应不及, 一时呆愣在原地,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家伙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跟着自己一起上课的吗? !

柯洛一踏出校门, 就快步朝小蜜蜂精开的那家蜂蜜店奔去.

一冲进店门就大声叫道: “小蜜蜂! 我我… 我听你的法子终于勾搭上他啦!”

封晓闻言从柜台后抬起头, 也替他高兴道: “啊! 太好了! 就跟你说听哥哥的话准没错的!”

柯洛嘿嘿傻笑着点头, 也不介意对方其实根本和自己差不多岁数还自称哥哥, 连忙又问道: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啊?”

“…” 封晓顿时语塞, 挠挠头道: “呃,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啊? !” 柯洛的双肩一下就垮了下来.

封晓有点不好意思, 追求人类这方面他其实也没什么经验啊, 只好拍拍柯洛的肩膀, 安慰道: “那就顺其自然吧, 小洛.”

4,

这几天, 秦空走路走着走着总会神经质的转过身看看后面, 可是却再也没见到可乐的身影了,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他这人一向独来独往习惯了, 读大学的时候也因为住在校外, 所以在学校里基本都没什么交熟的人. 他主动不来, 可朋友不是说等就能等得到的, 直到前不久遇见了可乐…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那天怎么没有把对方的名字问清楚, 以至于到现在想找那个人都不知从何问起.

今天下午没什么课, 秦空不想太早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家里, 就独自跑到篮球场玩起投篮来.

“一个…”

投了一会儿, 秦空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顿时停下手上的动作, 转身就看见了正靠着树的那个人, 双眼瞬间亮了起来, 高兴地叫道: “可乐!”

“… 嗯.” 柯洛觉得秦空叫自己的名字时咬字音调总有点怪怪的, 不过还是答应了一声, 继续道: “一个都没投中.”

“…” 闻言, 秦空刚刚升温的心情马上就降低了一半, 并不答话, 只是叫道: “过来, 陪我打篮球.” 哼! 他之前又没有在专心投篮, 只是砸篮板发泄郁闷而已, 要早知道有人在看, 他肯定会好好秀一下自己的技术.

“我不会…”

“我教你!” 秦空见可乐丝毫不动, 索性直接走过去把人给拖了过来.

结果证明, 有些人是真的天生就缺乏运动细胞的…

秦空打得累了, 情不自禁攀上柯洛的肩膀喘着粗气, 感到手下触碰到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随即又放松下来, 他的心情也一下变得好了起来, 一扫先前的郁闷烦躁.

大概这个时候都下课了吧, 球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很快就没空余场地了. 瞥见有好几个人朝他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秦空看柯洛额头上也冒出了汗, 干脆就拖他一起撤了. 在经过那几个人身边的时候, 突然听到他们说的话…

“这儿怎么有股味道啊?”

“唔, 好像是石楠花的气味吧…”

“喂, 你确定不是你打手枪后没洗手? !”

“哈哈哈哈哈…”

“操! 明明是你昨晚梦遗没洗内裤不好意思, 还敢懒在我头上!”

那几个人的话一字不漏传进了秦空的耳朵里, 忽然, 某些零碎的片段画面在他脑袋里迅速拼凑串联起来…

秦空偏头看了眼身边的柯洛, 只见他脸色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变红, 紧抿着双唇, 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整个人都好像绷紧了的绳子一般.

“可乐?” 虽然教柯洛打篮球的时候秦空已经问清楚了他的名字, 不过还是喜欢叫他可乐.

柯洛这才担忧的转脸看向秦空, 似乎想从他的眼中找到厌恶或者讥讽, 可是除了自己的倒影一无所获, 不觉悄悄松了一口气.

“可乐, 怎么了?” 秦空见他不答, 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刚被柯洛用那样认真的眼神看着, 不知怎么让他心中忽然一动.

“我… 我先走了.” 柯洛不等秦空反应, 又一次先跑走了.

秦空收回伸在半空中的手, 也没追上去, 边走边又回想了一遍刚才那几个人的对话, 还有柯洛的一连串反应, 他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什么了…

5,

之后的日子里, 可乐又恢复了最初紧跟着自己的状态, 可一旦被秦空发现他在身后, 就会马上停下脚步等在原地, 直到他主动跟上来, 然后一起并肩同行.

只是从那时起, 秦空每次都会闻到从可乐身上传来的很浓郁的其他香味, 有时是玫瑰香味, 有时是百合香味, 还有时是栀子花香味… 可他始终什么也没有问.

“小蜜蜂, 小蜜蜂…” 柯洛果断无视了门上挂着牌子的”暂停营业” 几个大字, 直接推门进去了.

刚走到里面, 却发现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正抱着小蜜蜂微微皱眉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

封晓连忙把那个男人一把推开, 对他道: “华显, 你… 你先回去吧, 我今天会早点关店的.”

那名叫华显的男人正不爽自己刚出差回来还没亲够爱人就被推开了, 听见小蜜蜂的话这才又温柔的笑着答应离开了.

那个男人已经走了, 柯洛却还傻愣在原地, 他刚才有一瞬间, 好像看到那个男人和小蜜蜂嘴巴紧挨着嘴吧?

“小洛, 你找我什么事?”

柯洛想了半天, 才想起自己本来是要向小蜜蜂分享自己最近和秦空在一起的喜悦心情的, 不过看到刚才那一幕, 他又不禁嫉妒起小蜜蜂来… 他也很想和秦空变得更亲近一点啊…

愉快的心情马上就阴了一半, 随便和小蜜蜂说了几句话就兀自发闷了.

“那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封晓听完问道.

“啊? ! 什么发展到哪一步?”

“你不是说你现在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么? 那你们都做些什么呢?”

“对啊, 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打篮球…” 想到这儿, 柯洛又一个人傻笑起来.

“就… 这样?”

“嗯!”

“那你们有没有… 接过吻?” 封晓脱口问道, 瞬间燃烧起八卦之魂.

“接吻?” 柯洛有点茫然.

“就是… 就是… 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 封晓觉得自己套话实在太失败了, 居然把自己套进去了.

“哦 ——” 柯洛明白了, 随即道: “没有.”

后来小蜜蜂又给他说了很多话, 他却没怎么听进去, 只是有一件事他明白了, 他和秦空现在这样并不是真正的在一起了, 秦空不会吻他, 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喜欢他…

不知不觉柯洛又走到了秦空上课的教室外面, 趴在窗台上看着他认真听课的侧脸, 默默无声的说: “秦空, 我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 好不好?”

“秦空!” 旁边一哥们突然撞了撞秦空的胳膊道: “你的小跟班在外面等你哪!”

秦空急忙侧头看向窗外, 果然看见可乐在那儿, 朝他笑着眨了下眼睛, 顿时巴不得快点下课. 今早上没见他跟着自己来, 还以为他又闹消失了. 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他这不过是半日不见就觉如隔三秋啊! 想到这儿, 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却又好像有一颗蜜糖在他心里化开了. 于是在心里反驳那哥们的话: 什么小跟班, 明明是我的小媳妇呢!

下课铃一响, 秦空就飞快跑出了教室, 却四处都没有看见可乐的人影…

6,

今天的课都排满了, 等秦空心不在焉地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家时已经六点多了.

看天色阴沉沉的, 估计可能快要下雨了.

经过门前小花坛里的那棵石楠树时, 秦空停顿下脚步, 看着那些盛开的石楠花微微有些愣神, 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 可乐那会儿趴在教室窗外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吧, 看样子还应该和自己有关, 不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秦空又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果不其然, 秦空做好晚饭吃完后正在厨房里洗碗, 就听到一声闷雷炸响. 看看窗外的天已然全黑了, 没过多久, 就听到了豆大的雨点被狂风猛烈吹着一起拍打窗户的声音.

秦空擦干了手坐在沙发上, 不知怎么觉得有点心神不宁, 根本没注意电视上放的什么节目.

忽然, 门铃响了起来.

秦空被这铃声惊了一跳, 想着会是谁呢? 他素来独住, 就连父母也都在另外一个城市工作, 平时除了快递员会偶尔到来, 他再想不出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按他家的门铃了.

不过想归想, 秦空还是起身去开了门.

“可乐? !” 当看见门外的人时, 秦空简直不敢置信, 连忙将人拉进屋.

柯洛身上的白 T 恤早已经湿透了, 还粘着一些泥土, 头发也被风吹得乱七八糟, 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得不得了. 其实, 依柯洛现在的修为做个结界完全可以挡住风雨的, 只是…

秦空看着这个样子的柯洛, 眼里充满了担忧, 转身回自己卧室找了几件衣物, 又把呆站着的那人推向卫生间, 把淋浴打开水温都调好了才道: “你先洗个澡吧.”

柯洛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洗完澡出来后, 他才真正感到紧张起来, 但是一想到白天看见小蜜蜂和他家华显的那一幕, 又着实羡慕不已.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 轻轻叫道: “秦空…”

“嗯?” 这好像是他俩认识到现在, 柯洛第二次叫他的名字, 秦空应了一声, 等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还记得…”

听到那四个字, 秦空不禁想着下一句该不会是”十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吧, 果然小时候看还珠中毒太深了, 至今不忘.

柯洛顿了一下, 继续道: “两年前思行楼下花坛里的… 石楠花吗?”

7,

“…” 秦空听到石楠花三字心中蓦地一紧, 思绪恍惚又飘回了那个时候…

差不多也是四五月份的样子, 学校里的石楠花开得茂盛, 可是每个到思行楼上课的人在经过花坛时, 都会掩鼻飞快走过.

终于某天, 花坛前有一个人说那石楠花的气味实在太难闻了, 建议校方砍掉或是移植. 周围的几个人听了也都不无赞同, 秦空刚巧路过也听到了那话, 就忍不住站出来反驳了一句, 当时两个人还吵了起来. 这事并没有谁上报给校方, 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也不是多特别的事, 可是秦空一听柯洛提起, 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了.

“记得的…” 秦空很快从回忆中醒过来回答道.

“我… 我就是那石楠花.” 柯洛越说声音越小, 但他肯定秦空能听见.

“…” 秦空震惊了, 虽然在柯洛问自己是否还记得两年前的时候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但他之前也只以为柯洛可能是自家门前的那石楠花所变, 却没想到他俩竟早在两年前就见过了. 秦空心里有些激动,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柯洛抬起头望着秦空, 见他一言不发, 心中只道那人终究接受不了自己不是人类的事实, 那又怎么还会有喜欢自己的可能呢? 心头顿时难过不已, 结果还是赌输了啊…

“对不起… 我…” 柯洛吸了口气, 说不下去了, 绕过秦空就准备自己出门走人.

当年秦空在思行楼帮他说话, 他心中很是感激. 从那以后就常常注意起了那个高个帅气的大男生, 每次看到他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 都会觉得特别开心. 偶然一次听到那男生的同学叫他秦空, 于是他就一直把那个名字记在了心底… 待到自己修为高了一点能自由移动的时候, 他就忍不住悄悄跟着男生回家, 连着本体也搬到现在这个地方来了. 只因为… 他很想和秦空在一起啊…

渐渐的, 柯洛发现自己不再仅仅满足于默默看着秦空了, 他突然很想要和秦空说说话, 和他呆在一起, 那样… 无论做什么都好. 可到最后却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心, 一点一点变得贪婪起来, 奢望着有一天秦空也会喜欢上自己, 那该多好啊…

只是眼下看来, 他好像还未拥有就已经失去了资格, 他仿佛能听见有水滴拍打在自己心上的声音了.

柯洛想, 出了这门, 他以后还是安静地做回一棵石楠树好了, 树是死的, 不会动心, 也就不会这样难过了吧…

手放在门把上正要扭动, 忽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一股热气喷在他的颈间, 就听那人声音微微颤抖着道: “外面这么大的雨, 你去哪儿? !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之前柯洛眼底里的各种情绪变化秦空全都注意到了, 最后那明显受伤一般的眼神狠狠的刺痛了他, 这才惊觉自己的一时迟疑肯定让对方误会了.

“…” 柯洛忍不住贪恋起这个怀抱, 一动也不想动.

“喂, 你是来报恩的吧?” 秦空想了想, 开口戏问. 可是不等柯洛回答, 他又继续道: “那就… 以身相许吧!” 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了明显的笑意, 他怎么会看不出柯洛和自己在一起时眼里藏也藏不住的爱恋呢.

转过柯洛的身体, 看到他惊讶得睁大了清澈的双眼, 忍不住低头吻住他的双唇. 良久后才分开, 秦空轻轻捏了捏柯洛发红的脸庞, 柔声道: “柯洛, 我喜欢你…”

——————————- 全文完 ——————————-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Là hoa đỗ quyên không phải coca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Hoa trên sân thượng nhà anh thơm quá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 Đoản Văn Đam Mỹ

  2. Pingback: [Đam mỹ] Là hoa đỗ quyên không phải coca | Phong X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