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ính quân ba ly rượu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Kính quân tam bôi tửu

敬君三杯酒by猫猫爱水水

清明坟前“敬你第一杯酒,祝你来世投在有福之家,不孤不苦。”

苏子尘将一杯酒洒入泥土,又端起另一杯酒喝下。

那日,马靖跪在大殿中,双眼红肿说你死在……敌军乱刀之下……”

“乱刀之下……血肉模糊……尸骨无存……”

天色阴暗,下起绵绵细雨,看不清苏子尘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当年如你我所愿,一同入朝,你为将军,我为丞相。”

“夜里,你让我陪你喝酒。你说,如果你今后战死沙场,我怎么办?”

“我只顾饮酒未与作答,如今,没想到一语成谶……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

“我闭眼,你当我醉了,虽是蜻蜓点水,可你确是吻了我,但是第二天却什么也不对我说。”

苏子尘摇摇头苦涩的笑着,又斟满了两个酒杯。

“敬你第二杯酒,祝你来世不为将军,长命百岁。”

依然将一杯酒洒入土里,自己饮下另一杯酒。

“皇上本要下旨赐婚,你却请求出征边疆而拒绝。”

“如若……当时你未拒婚,我现在是否还能和你一起在院里那棵树下开怀畅饮?”

“或者,你已醉拥娇妻……忘了那个吻?”

“出征前夜,你让我等你回来,你说那棵树下有你亲手埋藏的好酒,等你回来我们再一同醉饮。”

“我已把酒坛挖出来了,而你在哪儿?”

“没有你陪我喝酒,可知再美的佳酿也变得苦涩了。”

“敬你第三杯酒,祝你来世无妻无子……与我相依。”

“你总说酒杯太小喝不过瘾,可知我的酒量不及你十分之一。”

说完,苏子尘打碎了两个酒杯,端起酒坛洒了一部分入土,然后将剩下的酒尽数倒进自己口中。喝的太急,呛了好几口。“咳……咳咳……”

“明明有自己的将军府,每次征战回来却要在我府上留宿。”

“明明在战场上英勇杀敌无数,半夜却跑进我房间说你怕黑不敢一人独睡。”

“明明是你要我等你回来,为什么我最后守着的却是你的衣冠冢……”

“我已经辞官了,没有回蓉城,因为你曾说你喜欢这个地方。”

“镇上的街坊想要给我牵红线被我拒了,心里住着一个你,满满的已经没有空隙了。”

“可是……鸣渊,鸣渊……你能不能走慢点,在黄泉路上等等我……鸣渊……”

“唉……”

望着醉倒在坟前的苏子尘,躲在不远处的人长叹了一口气。

苏子尘做了一个梦,梦中的鸣渊一直往前走着,无论他在身后怎么喊他的名字,鸣渊都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突然,鸣渊停下脚步转身笑着对他说:“小尘,我不会等你的……不会等你的……”

“鸣渊!”苏子尘叫着他的名字醒了过来。

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

“小尘,怎么了?”正想着这是谁人家,却见一人掀起帘子跑进屋内。只是一眼,苏子尘整个人就已经僵硬了。

“鸣渊?”苏子尘轻轻开口不敢确定,怕惊醒后发现这又是另一个梦境。

“嗯,小尘,是我。”鸣渊走过去把被角给他捏好,摸摸他的额头,还好没有染上风寒。苏子尘一下把额头上的那只手拉下来紧紧握住。

“热的,是热的。鸣渊,你没死?你没死!不可能,马靖说他亲眼看见你……死在乱刀之下的,不可能……”苏子尘有些语无伦次,却没松开紧握住的那只手,只怕下一秒,眼前这人便会消失了。

“小尘,我没死,真的。中间的曲折过程我等会与你细说,我先去把药端进来给你喝了驱寒。”鸣渊用另一只手安抚的摸摸苏子尘的头。

“不!我现在就要知道。你不要走,不要再离开我了……”鸣渊无法,轻轻拭去苏子尘眼角的泪,想着呆会得去重新煎药了,慢慢说出整个事情的原委。

“是我让马靖那样说的,马靖是我的心腹,你是知道的。”

“为什么?”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自己才那样相信了啊。

“我长年征战沙场,立下不少功名。手握兵权,我虽无意,却不免他人有心。自古功高盖主都没甚好下场,而我还想以后和你一起把酒言欢呢,所以借机诈死了。”苏子尘听后顿悟,复又想起了那坛被自己大部分撒入泥土的酒不由得有些脸红。

可你怎么不派人告诉我一声,苏子尘有些埋怨起来,害自己伤心了这么久。

“当时情势所逼,皇上并不全然相信,知你我关系甚好,在你府邸周围都安插有眼线,所以……累你担心了,是我不好。”似是看出了苏子尘的不悦,鸣渊解释着。

“嗯,你没事就好……诶,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风头过去后,我也曾冒险偷偷回去找你,一打听却得知你已经辞官离开京城了,接着我又去了蓉城,依然寻人未果。莫名的就想起了我们当年外出游玩时最爱的这个地方,后来到了这儿就看见了自己的衣冠冢。估摸你总会再来这儿,于是我每天都会过来看看,然后终于在今天遇见你了……”

“那你……都听到了?”

“啊,就听到了你敬我第三杯酒,要我来世与你相依哪……”

“哼,你听错了吧。”苏子尘有些羞恼道。“我住在你的心里,那么近,怎会听错呢……”说着,鸣渊俯身低头吻住了苏子尘的唇。

鸣渊没有告知苏子尘的是,当时自己的确是被乱刀所砍,只是没有砍中要害,被马靖急时救走。昏迷中一直想着小尘还在院里那棵树下等着自己回去,回去……

Advertisements

9 thoughts on “Kính quân ba ly rượu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