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 a mại lang quân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油阿卖郎君by蒙面小番茄

( 偽木訥攻 x 彆扭受 )

愚人节这天,柳骏老早就爬起床,天还没亮就挎起书包出门了。因为昨晚何滨约他今天这个时候在电影院外面碰头,具体是什么事却没有告诉他。

柳骏一边走一边心里有点犯嘀咕,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早把他叫出去,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啊。

又想着该不会是愚人节开的玩笑吧,如果真是,那自己也只有认栽了,谁叫自己喜欢何滨呢。

可是,照自己对何滨的了解,依他的秉性是不会和自己的好哥们儿开这种略微过分的玩笑的。

柳骏一路纠结着,踩着约好的时间走到了转角处的花店,远远的就看见了对面电影院门口站着的何滨。柳骏不觉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愚人节的玩笑。放下心了的柳骏不自觉扬起了笑朝那人小跑过去。

“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柳骏算是何滨几个好友中性格最好的一个了,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很文气的感觉,所以每次不熟悉的人听到他爆粗口时都会大跌眼镜。

不过柳骏自己总觉的爆粗口那是气极了才会有的,平时又没人招惹他,他干嘛要出口成脏,爷们儿也不是这样做的吧。如果有其他人知道柳骏是这样想的,一定会冲出来骂他:“丫你就装吧!”。

“没事,我也刚到一会儿。”何滨笑着回答,然后取下单肩背包,在里面翻找起东西来。

“给你。”何滨把两颗彩蛋递给了柳骏。

“什么?”柳骏有些无法理解何滨为什么要突然送彩蛋给自己,那玩意儿不是小学上美术课时才会做的东西吗。

“彩蛋啊,我亲手做的。”何滨像邀功似的弯眼笑着说。

柳骏也没多问接过两颗彩蛋,直接放进书包里了。

笨蛋何滨,难道不知道做彩蛋时要把里面的蛋清和蛋黄放出来吗。

不过这可是何滨亲手做的啊,一想到这儿,柳骏心里就跟灌了蜜似的。

然后看看时间还早,两人就绕了河滨路走了一大圈才又去学校上课。

 

这一整天,柳骏听课都心不在焉,老挂念着书包里何滨送的那两颗彩蛋。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一回到家里,柳骏就迫不及待拿出两颗彩蛋仔细翻看起来,却在其中一颗彩蛋上发现了一小排英文字母。

“You are my YP.”

这YP又是什么意思?鱼排?乐谱?硬盘?邮票?都不通啊……

柳骏索性不猜了,直接打电话过去问对方。

“喂?”

“何滨,是我。”

“嗯,我知道。”

“那个,YP是什么意思啊?”

“上次不是介绍你看《心思难猜》那部电影了么?你看了没?”

“呃,看了。”柳骏想起了前几天何滨给自己介绍的那部同志电影,要不是早知道何滨喜欢的是女生,自己还真得想歪了。

“那你再好好想想吧。”何滨笑着说。

“你再提示一下啊,喂?喂!”那边已经先挂断了电话。

柳骏无法只好上网又找出那部电影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一看不要紧,看完后柳骏整个人激动得心跳如擂鼓一般。

YP,是影片中的男主角之一杨平名字的拼音缩写。还记得前不久何滨刚改的网名好像就是WH,正好是影片中与杨平配对的另一个男主角王翰的拼音缩写。

那么,何滨送自己的彩蛋上那句“You are my YP.”的意思不就是……

登上QQ,发现何滨也正好在线,柳骏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敲完了发过去。

“何滨,我好像知道YP的意思了……”

“什么意思?”

“杨平,对不对?”

“嗯,对的。”

“那个,何滨,我想问一下,这真的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吗?”

“不是,我怎么会骗你呢。”

“嘿嘿,那好,等高考完再说吧,明天起我就要开始断网了。诶,老妈叫我吃饭了,拜拜。”

“嗯,好的,拜拜。”

柳骏带着一脸傻笑下了线,心里满满的都是何滨也喜欢自己何滨也喜欢自己的幸福感……

=============================================================————-

柳骏很平静的从梦中醒了过来,不过小小的午睡了一会儿,怎么就梦见了一年多前的事呢。

 

那之后,他与何滨的关系其实也没发生没多大的变化,再后来两人都在全力以赴备战高考,谁也没空再提起那事了,直到考试前几天,柳骏接到了何滨一个最铁的哥们儿成水打来的电话。

 

和成水聊了一会儿,成水突然告诉他:“对了,何滨有喜欢的人了啊。”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啊。”柳骏想起了何滨,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只是当他听到成水下面的话时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你会不知道?还是你最好的那个异性朋友呢。”那边略显惊讶道。

“异性朋友?谁?”柳骏听了不觉语气变得僵硬起来。

“杨萍啊。”

“……嗯,她,挺不错的……”说完,柳骏就先挂了电话。

成水的这通电话犹如晴天霹雳,劈得柳骏那样措手不及。成水和何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儿,自己也都是因为他才认识的何滨,所以他的话由不得自己不相信。果然么,自己与何滨也不过是半路朋友而已,甚至可能,连朋友二字都担不起,朋友有这么玩人的吗?!

是了,就说何滨怎么会突然变弯喜欢上自己呢……呵呵,自己现在在他眼里肯定很可笑吧,哈哈哈哈……柳骏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如果那也算笑的话,是不是心就不会痛得那么难受了……

 

那天过后,柳骏再次见到何滨是在高考当天了。

刚跨进考场区域,就看见了何滨和杨萍站在一起,好像在聊什么有趣的事,两人都笑得开怀不已。

其实何滨之前也不认识杨萍的,就像自己是通过成水才认识他的,他也是通过自己而认识了杨萍。

柳骏本来还想再去向何滨亲自确认一下,不过看到这幅画面还有什么好问的呢?何苦连最后的一层颜面也不留给自己呢,什么“You are my YP.”,其实从头到尾只有自己那么傻才会当真了。

自嘲般的笑了笑,便不再看他们转身走进了自己的考室。

 

当最后一堂英语考完后,柳骏离开考场,终于大大的舒出一口气。正要回家好好补眠来休息一下长久以来绷紧的大脑神经,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的了,本想装作没听到直接走人的,却冷不防被那人追上来一把拉住了手腕。

“柳骏!”

“啊,怎么了?”柳骏无奈停下脚步,换上一副惊讶的表情转身面对何滨。

没办法,要真闹开了,自己心里恐怕会更难受的,就当成什么事也没发生吧。

那两颗彩蛋早就烂得发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妈扔掉了,自己连最后一点证据都没有保留下来,所以其实那件事根本就不存在的吧,柳骏忍不住自欺欺人的想着。

“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好久没有和你一起说话了。”何滨松开抓住柳骏的那只手,有些羞赧的挠挠头。

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柳骏心想,脸色也渐渐冷下来,不过还是笑着附和:“好像是这样哦,最近大家都忙着复习啊。”

“嗯嗯,对了,你准备考哪一所大学啊?”何滨貌似突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呃,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F大吧,你……”柳骏未问出的话突然被另外一个人打断了。

“何滨!你怎么都不等我一下啊,你不是说要我教你的吗?啊,柳骏也在,一起吗?走,去我家玩吧?”

来人正是一脸笑着的杨萍。今天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看起来淑女味十足,正是何滨喜欢的那类型女生。

原来何滨答应了要去杨萍家吗?杨萍要教他什么?柳骏轻摇了下头,甩开那些疑问,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于是硬扯出笑脸回说:“我就不去了,老妈早就说好了今晚给我做大餐,我如果跑了,今晚可就得蹲大街了。”

“这样啊。”杨萍有些遗憾的说。

“嗯,那好吧,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拜拜。”直到柳骏转身之前,何滨都只是呆呆的望着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样,自己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呢?真够蠢的!

 

过后不久,高考成绩出来了,柳骏查了一下,发挥有些失常,不过走个好点的二本是没问题的,于是只好放弃了当初想去的F大,而填报了S大。

又想起了何滨会报考哪所大学呢?当初没有问出口的,现在也不想主动去问他,终究不得而知。

 

暑假期间,何滨几次打电话过来找自己出去玩,都被自己让老妈以回外婆家的借口拒绝了,可实际上自己每天都宅在家里上网。

柳骏现在也习惯QQ隐身了,以前经常上线挂着,也不过是希望被那人看见了敲过来聊上几句。

 

正隐身挂着QQ,却瞥见桌面右下角杨萍的头像动了起来。柳骏点开对话框本打算只看看她说什么,自己反正隐身不回复就行了,可是一看到内容还是忍不住问过去了。

“柳骏,在不?你知道何滨为什么要复读吗?”

“何滨要复读?!怎么回事?”何滨平时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次考个好大学肯定不成问题。现在杨萍说他要复读?哪儿搞错了吧?!

“原来你在啊。我知道还用得着问你吗?他明明被F大录取了的,当时我看他挺高兴来着,没想到第二天就说要回去复读,都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

原来他考上了F大啊,为什么不去呢?

“我也不知道……那你呢?你被哪儿录取了?”

“H大,哈哈。”

“( ⊙o⊙ )哇!行啊你!顶尖的都给你撞上了!”柳骏突然又想到了,何滨复读难道是为了要考上H大好继续和杨萍在一起么。

酸酸涨涨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柳骏随便找了个借口,便下线了。

=============================================================————

使劲揉了揉自己本就睡乱了的头发,晃了一眼午睡前没有关上的电脑,柳骏凑过身去按鼠标点击了一下刷新,不意外的又看见了那个ID名为“油阿卖郎君”的新生在屠版了。

就说自己怎么又突然会想起一年前的事了,都怪那个油阿卖郎君的人昨晚发帖子推荐自己去看什么《心思难猜》。

猜你妹的,难猜就不要猜,老子这辈子再去看那电影就自戳双目!

 

那贴吧正是柳骏现在所读的S大的校园贴吧,他也是去年暑假因为想了解新学校的相关信息,而无意中闯进来的,因此也认识了一大堆网上的校友。

所谓屠版,就是那个贴吧首页的最后回复显示的都是同一个ID,当然这只是屠版方式之一。

那个油阿卖郎君每天下午的这个时候都会准时开始屠版,之后贴吧一整页的最后回复全显示的是油阿卖郎君。

柳骏终于忍不住发帖了,其实究其原因还是刷帖吧刷得无聊了,翻来翻去也就那几个帖子。

【靠!别以为学校贴吧在线的人少,就由得你乱屠啊!】

1楼、【猜来猜去不明白】:喂!油阿卖郎君!说的就是你!

2楼、【油阿卖郎君】:你说我是你的郎君,那你是不是也是我的郎君呢?

3楼、【黄莺打酱油】:哟西!有基情!速度围观!

4楼、【油阿卖郎君】:欢迎围观,给大吧主搬小板凳,请坐。

5楼、【猜来猜去不明白】:擦!死油条!开学的时候记得把脖子洗干净来见我!

6楼、【油阿卖郎君】:好,我会洗白白的,记得不要留下痕迹啊。→_→

7楼、【腐烂的女银】:截图保留证据!猜猜居然自己承认油条是你的郎君了!!油条君调戏大萌!!真不枉俺蹲点多时啊!!嗷嗷!

8楼、【猜来猜去不明白】:………死油条!开学铁定炸了你!! 还有,莺姐!!你一非腐直男,头像下边居然挂着FN吧的会员徽章!!我去!丫怎么潜进那里面去了!!你还敢再惊悚点吗!! 无视7楼,我就搞不懂了,虽然咱们学校是工科学校,男女比例7:1,怎么贴吧里仅有的几个女生都是腐的啊!

9楼、【油阿卖郎君】:快点开学吧!好期待!

10楼、【whtwithxx】:莺后,瞎凑什么热闹,还不速回寝宫好生伺候朕!

11楼、【猜来猜去不明白】:噗!反围观!

12楼、【油阿卖郎君】:噗!和郎君一起反围观!

13楼、【黄莺打酱油】:噗你妹啊!你还真以为你是豌豆射手?!围观你哥! WHT!别以为cc在咱吧小说贴里把你写成W帝,你就真当你是帝王攻了!劳资伺候你大姨妈!

14楼、【腐烂的女银】:我就看看,我不说话。0 0

……

靠!一群活死人被自己的帖子炸出来了。柳骏扶额,自己在网上认识的都是怎样的一群人啊。

不过被他们这样一闹,再想起一年前的那些事,感觉也没那么让自己难过了。

 

那后来的一年里,何滨其实也有和自己保持联系的,虽然只是节假日和生日的祝福短信,虽然一直都是对方主动发信息给自己,自己才回复过去。谁都没有再提起过以前的事,就像两个普通朋友一样。柳骏不得不承认,其实自己内心深处也舍不得真的与何滨彻底断了联系。

 

今年暑假,柳骏照宅不误,每天不是上网打打游戏,就是和学校贴吧里的那几个校友插科打诨,倒也玩得很开心。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混过去了,又到了九月新生报到的日子。柳骏开学就大二了,比大一的晚开学一个礼拜,所以当他回到学校的时候,大一新生还正在军训。

回校前一天晚上柳骏接到莺姐的电话,说他第二天也要回校考个什么证书,顺便把贴吧里的几个人都约出来聚聚,反正大家都是校友。

莺姐其实是男生,只是不知道贴吧里谁先开始把他叫莺姐的,结果后来的吧友看见了也都跟着叫莺姐了。他比自己大三届,目前已经毕业离校了。

 

当天晚上,柳骏赶到约好的KTV包厢时,以为没多少人的,进去了却被黑压压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其实去年这个时候也有吧聚,只不过当时柳骏有事就没去参加,所以现在他一进门,就被几十只眼睛齐刷刷盯着看。

“猜猜来了啊。”包厢里的光线有点暗,柳骏仔细辨认了一下才认出是莺姐在说话,以前在网上见过他自爆来着。

“擦!你再叫猜猜试试!”

“那不叫猜猜叫什么?难道叫小白?哈哈哈哈!”

“……”老子忍,不跟你个真白痴计较!柳骏愤愤的在心里想。瞥了一眼紧挨着莺姐坐的那个男人——W帝居然也来了!什么嘛,一副面瘫脸,包厢里的人都在笑,就他没个表情。

“什么?!莺姐!你说那个白白净净文文气气的家伙就是油条家的郎君猜猜?!欧买糕的!真人和网上形象相差太大了啊啊!不过,的确很……嗯嗯……嘿嘿”

柳骏火大的朝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瞪过去,看到的却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小小的个子和稚嫩的面孔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初中生。

“你不会就是腐烂的女银吧?!拜托,不会用形容词修饰就不要用。还有,真人和网上形象相差太大了,这句话我也很想对你说!小萝莉!”柳骏黑线,果然都是一群怪人。

“好了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吧,有些新生不认识。”W帝终于忍受不了而发话打断了他们的“唇枪舌战”。

对啊,聚会也有新生的,那不是那根死油条可能也在这儿?可得好好收拾收拾那小子。柳骏突然想起了那个家伙,扫视了一圈包厢,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没见过他,便干脆寻了个包厢角落的沙发坐下了。

 

一圈自我介绍下来,柳骏却发现死油条并不在其中,莫名的感到有点失望啊,当然,失望的具体内容他可没仔细研究过。

“诶,油条怎么还没来呢?我记得他昨天也在贴吧里报名参加聚会了啊。”莺姐正好提出了柳骏心里的疑问。

“他们的教官好像还在给他们夜训,打个电话问问呗。”有人回答说。

“猜猜,快给你郎君打个电话催一下。”莺姐突然冒出一句。

“滚!为什么是我打?!再说,他不是在军训吗?怎么可能会把电话带在身上!”

“他说了你给他打电话他才来。你当谁会那么听话,军训时真不带手机在身上。嘿嘿嘿!”

回话的是那个小萝莉,也就是贴吧里的腐烂的女银。最后嘿嘿的笑声,让人怎么听怎么觉得邪恶,柳骏这才肯定了她和网上的那个腐女银就是同一个人。

“废话多!152XXXXXXXX!”没错,爆号码的正是冷面W帝。

“哼!庸君,就知道帮着莺后。”某人发话了,柳骏小声不满的嘟嚷着。手上还是顺从的拨了刚才那串电话号码。

没办法,谁叫W帝正好是自己的辅导员呢,自己的小命可掌握在他的手里,所以他的话不敢不听啊。不过这个内幕信息只有少数几个贴吧里玩的比较好的朋友知道,毕竟传出去会对W帝的影响不大好。

电话彩铃的歌声响了好一会儿了才被人接听。

“喂?柳骏……”

“南华路太阳井KTV,777包厢,吧聚,速度!”柳骏也没等那边说完,一口气报完地址便挂线了。不过他刚才似乎听到对方叫自己的真名了?那声音感觉有点熟悉啊。

嘁,都是那骚包《心思难猜》主题曲彩铃产生的错觉!

“喂?……”何滨站在太阳井KTV门口,看着手上刚被挂断的电话,无奈的笑笑便推门走进去了。

 

回复 43楼2011-12-02 20:07举报 |

 

_Nathan_C

 

包厢里面早就已经唱开了,什么《爱情买卖》、《忐忑》等神曲一首接着一首。

“何滨来了没?”实在太嘈杂了,莺姐不得不大声朝着柳骏喊道。

“不知道!我忘了问他就直接挂掉了!”柳骏根本就没听清莺姐喊的什么话,但是猜也知道是问死油条到了没有。

突然,包厢门被打开了。柳骏猛然抬头望过去,瞬间僵化在沙发上。光线虽暗,不过门口那个人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的。

“油条,你总算来了,可让你家郎君好等啊。”出声的又是莺姐,刚好上一首歌唱完,全场有点安静下来,这句话无疑正好被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油条?何滨?死油条居然就是何滨!柳骏大脑里反馈出这么个信息后彻底死机了。

何滨和莺姐以及其他人打过招呼后就直接朝柳骏坐着的角落走过去了。

“小骏,我把脖子洗干净了。”何滨笑着对他说。

“何,何滨……你怎么会是油条?你怎么会在这儿?”看着眼前何滨真真切切的面孔,才恍然想起他俩相隔一年多没有见面了,柳骏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小骏在这儿啊。”何滨脱口说道。

“你这次不是报考了H大吗?”柳骏听了何滨的话不由红了红脸,还好周围其他人唱歌的唱歌,玩骰子的玩骰子……没人注意到这个小角落里的对话,转念又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

“H大?谁说的?我一开始就瞄准了S大。”

“啊?S大有什么好的,你去年考上了F大怎么不走呢?那么好的大学,比S大好多了。”柳骏这下可真就无法理解何滨去年为什么要决定复读了。

“还不是因为你……”何滨微微皱眉,似是想起了什么不悦的回忆。

“什么?因为我?”柳骏睁大了眼睛,挂着两个大问号。

“嗯,去年我不是问你准备考哪一所大学吗?你告诉我是F大,结果你却来了S大……”错觉吗?柳骏竟觉得何滨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点委屈啊。

“……那是因为我当时分数不够,上不了F大啊。你难道不是要和杨萍一起读H大吗?”等等,柳骏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从一开始就猜错了?难道……

“小骏……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或者说,你一直在吃我和杨萍的醋?”何滨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口。

去年高考后,收到F大的录取通知书时,何滨高兴得不得了,满以为自己可以和柳骏好好在一起了。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柳骏却突然不理自己了,还跑到另外一所大学去读书,害自己郁闷了好久。

“谁吃醋了!你才吃醋!我什么都没误会!成水都告诉我了!”柳骏突然像是被戳到了痛处,吼完之后又羞又恼,站起身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冲出包厢跑走了。

何滨见柳骏跑了,只一心想追上去把事情说个清楚。手刚打上门把,却被人从后面扯住衣服。何滨不得以转过头去,一看是刚才由莺姐介绍的那个冷面人W帝。

W帝向某个方位瞥了一眼,何滨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发现他刚才和柳骏坐的位置上有一部手机。赶忙过去拿起来,应该是柳骏的手机,可能是他刚才离开起身太急,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滑了出来了吧。

何滨出门路过W帝身旁的时候,听到他冷淡的声音说:“六栋318。”

稍顿了顿脚步,何滨反应过来后回道:“谢谢你!”

 

待何滨从太阳井KTV里出来,哪儿还看得到柳骏的影子啊。不过既然知道了他的寝室位置,反正以后都在同一个学校,也就不用担心找不着人了。

何滨一边往学校走一边把玩着手上柳骏落下的手机,一时忍不住好奇翻看了里面的内容。却在短信的收件箱里看到了一连串自己的名字……

看看日期,有柳骏的生日,有中秋节,有国庆节,有圣诞节,有……赫然发现自己从去年到今年发给他的短信竟都被保存在手机里了。何滨看着那一条条短信,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柳骏从太阳井出来就直接奔回寝室趴倒在床上了,被那人看出自己的小心眼了,而且前不久自己还经常在贴吧里骂他,今天又被揭穿了老底,真是让人又羞又窘。不过一想到那人复读是为了和自己读同一所学校,柳骏一时又气他木讷又觉得感动不已,整个人纠结得要命。

 

回复 44楼2011-12-02 20:07举报 |

 

_Nathan_C

“柳骏,外面有个学弟找你。”室友朝上铺趴着的人叫道。

“什么学弟,就说我没空!”

“学长,你不要你的手机了吗?”门口站着的那所谓的学弟正是何滨,他摇摇手上的手机对床上突然扭过头的柳骏露大白齿一笑。

柳骏一眼看到了自己的手机,又被何滨的一声学长闹了个大红脸,利索的从床上爬下来,又把何滨带到走廊转角处。

“给我!”柳骏伸出手,何滨把手机放到他手上,却突然顺势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喂!放开!你干什么?”

“不放,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了!”

“诶?!”柳骏听了一时停止了挣扎,愣在原地,他刚刚好像听到什么重要的话了吧。

“小骏,我看到了你手机上的短信,很抱歉,可是……”

“够了!谁准你看我短信的!”柳骏大声打断了何滨,心想,还有什么可是的好说,看到自己保存着你发来的每一条短信很有优越感么?!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点开短信,在选择是否删除全部时,让何滨眼睁睁看着自己选择了“是”。

何滨不敢置信般看着那些短信被删除了,心底蹿升出一丝凉意,慢慢松开了紧握住柳骏的手。

“这样你满意了吗?”柳骏自嘲的笑了笑便拿着手机转身走人了。

一边走一边后悔着刚才自己的冲动举措,被看见了就被看见好了,大不了再也不来往了。自己那样做,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收到他发来的短信了吧,不知道删掉的还可不可以恢复啊……

 

失眠了一整夜的柳骏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结果还没睡多久,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等了很久都没人去开门,柳骏不得以只好自己下床去开门,看看大清早扰人清梦的到底是哪个。不过他一坐起身就发现为什么没人去开门了,因为整个宿舍就只剩他一个人。

柳骏打开门,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门外面,可不是吗,昨天刚闹翻呢。

“小骏……”

“……什么事?”柳骏刚起床有些口干舌燥,带着些微紧张。本以为他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可他的每次突然出现都惊喜得让自己毫无心理准备。

“我……没事……”何滨不知怎么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没事?!”没事你这么早来找我干嘛,柳骏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不,我有……这个给你……”何滨递出一张小卡。

“这是?”柳骏接过来仔细一看是一张电话卡。

“那是本地的电话卡,里面有……有我发给你的短信。你一直没换号,打长途会很费钱的。”

见柳骏没有回应自己,何滨又继续说:“我是偷溜出来的,要回队伍里去了,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等一会儿要大检阅,你……”说着有些期待的看向柳骏,见他还是没有说什么话,于是失望的道了声再见便小跑着离开了。

柳骏默默的找出自己的电话,换上新的电话卡。没错,自己一直没换号,就是舍不得以前何滨给自己发的那些短信,结果昨天全被自己删掉了,那张卡现在也没什么值得好留恋的了。

打开短信收件箱,看着那一连串熟悉的名字,然后发现一共有100条未读短信。

柳骏从第一条短信开始看:柳骏,我喜欢你!第二条:柳骏,我喜欢你!第三条:柳骏,我喜欢你!第四条……柳骏就那样一条一条打开看,虽然知道后面的每一条内容都一样,但还是坚持都打开来看了一遍。

直到打开第一百条短信:“柳骏,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因为发现成水和你关系比较好,所以我就让他介绍我俩认识。后来经常感受到你偷偷看我的视线,有好几次都和你的目光对上,你却突然躲开了。直觉告诉我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是同一类的人,但是不知道你后来为什么突然就不理我了。说实话,过去的那一年我觉得很痛苦,总想着和你在一起,就算你并不喜欢我,但只要离你近一点,我就很知足了。直到昨天看到你手机里还保存着我发给你的短信,我真的很感动。总之,我想对你说:柳骏,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柳骏看完了所有的短信,鼻子有些发酸,想哭却又好想笑啊。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离军训检阅结束还有一会儿,应该来得及。柳骏慌忙换了衣服,抹了一把冷水脸就飞快的冲出寝室。

 

回复 45楼2011-12-02 20:07举报 |

 

_Nathan_C

 

柳骏跑到操场的看台席上,直呼呼喘气,刚巧看见何滨穿着迷彩服领着他们班的队伍从主席台前敬礼走过。柳骏很想朝他挥挥手,却又怕被周围的人笑自己傻。于是连忙掏出手机,照下了何滨此时的飒爽英姿。

柳骏看着何滨的班级回到他们被指定的位置站好后,便在手机上按下了一串数字拨打过去,才响了一下就被人接听了。

“何滨,我喜欢你!”

 

【小番外】:S大安静的校园贴吧里,何滨照例屠完整版后,一刷新,却又发现了一张新帖子。

【☆揭秘☆我知道“油阿卖郎君”这ID的惊天内涵了!!标题加长~】

1楼、【腐烂的女银】:RT,想知道么?求我啊~XD

2楼、【猜来猜去不明白】:我觉得我不是很想知道,打酱油路过。

3楼、【油阿卖郎君】:郎君,打酱油等等我,一起啊!

4楼、【猜来猜去不明白】:我靠!你特么网上网下性格差别怎么那么大?!精分啊你!

5楼、【油阿卖郎君】:郎君,彼此彼此啊!不过不管是怎样的你,你都是我的郎君!嘿嘿

6楼、【腐烂的女银】:喂喂喂!我说你们!搅基自重!歪楼自重!

7楼、【猜来猜去不明白】:鄙视楼主不解释!

8楼、【油阿卖郎君】:鄙视楼主不解释+1!

9楼、【黄莺打酱油】:哟!小萝莉又被欺负了啊!过来怪蜀黍这里,请你吃棒棒糖。←_←

10楼、【whtwithxx】:莺后,看来朕昨晚还不够卖力啊,嗯?

11楼、【黄莺打酱油】:太阳你个月亮!WHT!卖淫去吧你!

12楼、【猜来猜去不明白】:……

13楼、【油阿卖郎君】:……

14楼、【腐烂的女银】:……

15楼、【深水处潜水人员】:……

 

国庆节到了,寝室的同学要不是回家了,要不就是出去旅游了,而何滨却从他自己的寝室搬到柳骏的寝室暂住了。

柳骏转过身,轻轻推了一下何滨。

“诶,我都忘了问你了,你怎么知道猜来猜去不明白就是我?”

“笨蛋,你的QQ网名和你的贴吧ID名一模一样,连详细资料都一样,我一看就知道是你了。”何滨笑着回答。

“你才是笨蛋!还取个什么油阿卖郎君……话说,你那个ID究竟有什么内涵没有啊?”

“这个吗,当然有,你等一下。”说着何滨就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编辑着什么。

柳骏忍着好奇不凑上去看,过了一小会儿,自己的短信铃音响了起来,他连忙打开短信:“油阿卖郎君=You are my LJ=你是我的柳骏。”

不等自己抬起头,柳骏就被何滨从身后抱住了,何滨的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柳骏,你是我的。”

何滨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在了柳骏的颈子上,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耳垂,何滨忍不住张开嘴含住了它。

“啊嗯……你……”

“柳骏……你是我的……”何滨转过柳骏的身体,一低头就吻住了他的双唇。

“我……唔唔……嗯……”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Du a mại lang quân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Du a mại lang quân | Shuu & Shou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