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ơi trốn tìm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Tróc mê tàng

捉迷藏 by 蒙面小番茄

(腹黑作者攻X廣播劇策劃受)

1、

週末的寢室裡又只剩下趙鈞和李楊兩個人了。

兩人各自坐在自己的電腦面前忙著自己的事,除了鍵盤按鍵聲和鼠標點擊聲,就再沒有發出別的聲音了。

趙鈞把他的第二十六個短篇發到網上以後,便起身推開椅子去廁所方便了。

李楊聽見背後傳來的椅子聲響,連忙豎起了耳朵,直到廁所門被關上,他連忙起身閃到了趙鈞的電腦面前。

右手顫抖著點開小化了的網頁窗口,李楊快速掃了一眼頁面,正好是趙鈞的作者控制面板,又往下拉到頁面底部……哇!已經有二十六篇文了!

突然,廁所裡傳出了嘩嘩的沖廁所的水聲,李楊心驚得一跳,趕忙小化了網頁窗口,快速溜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咚!」

一不小心,李楊的膝蓋磕到椅子上了,這可把他疼的,眼淚都快冒出來了。顧不得其他,連忙一屁股先坐回到椅子上。

「怎麼了?」趙鈞剛從廁所出來就聽到聲響,跑過去看見李楊正彎腰用手摀住膝蓋,不禁有些擔心起來。

「沒,沒事……就剛剛玩遊戲一時激動,呃,不小心磕到了桌子。」結巴著說完了一句謊話,李楊緊張得一顆心直咚咚狂跳,真怕會被趙鈞發現自己有看過他的電腦啊。

「哦,沒破皮出血就好。」趙鈞又看了一眼李楊的電腦,屏幕上顯示著「三國殺」的遊戲界面,李楊的「主公」角色一滴血也沒掉。想不明白這有什麼值得他那麼激動得會拿膝蓋去磕桌子。

「嗯嗯,沒事了,我還是去床上坐著上網吧。」一開始的疼痛過去了,李楊終於緩過勁來,把筆記本電腦先放到床上,自己再慢慢爬梯子上去。

趙鈞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了一眼被移動過的鼠標……

聯想到剛才李楊磕到膝蓋的事……

真的是玩遊戲一時激動麼?趙鈞不禁有些好笑又泛起微微的心疼。

趙鈞在寫小說,這事他們寢室的人都知道,不過誰也沒有看到過趙鈞寫的小說就是了。因為趙鈞的電腦從不肯借別人使用,他自己用完也是很快就關機鎖進櫃子裡的。

幸而幾個室友也都不是對小說很感興趣的人,相比之下,他們更喜歡外出談戀愛吧。久而久之,也就沒人再追問趙鈞要他的小說看了。

只有一個人,眼光還老是飄向他的電腦……

2、

三個月前,趙鈞突然被發小曾曉珍拉去玩微博,也不過是一時無聊而手癢搜索了一下李楊的QQ暱稱,卻發現了一個令他驚喜得想要跳起來掀了屋頂的秘密——李楊居然一直暗戀著他!

之所以說是令趙鈞驚喜而不是驚訝,那是因為,趙鈞他其實也一直暗戀著李楊……

雙向暗戀的幾率本就不大,而被其中一人抓包卻更是少之又少,何況還是像他們那一類喜歡著同性的人,這叫趙鈞怎麼能不驚喜不激動呢?

一開始趙鈞也不確定相同暱稱的人就會是李楊,可當他看完了那近一千條的微博時,不由得他不相信了……

李楊的微博中記錄著一些很瑣碎的日常生活,但那些無一例外都是與趙鈞有關的。趙鈞幾乎每天和他一起上下課吃飯宅寢室,沒有人會比他更熟悉那些小細節了。

當看到李楊在以前的微博中細數著他最愛吃的水煮魚,麻辣燙,還有兩人經常光顧的學校後街的一家張記串串……趙鈞心裡滿滿的感動都快溢出來了。

可真正讓他確定了李楊對自己的心思,還是因為其中的某條微博……李楊寫著:「不敢說出口,所以只好埋藏在心裡,默默喜歡他……」

看到那句話時,趙鈞的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還好點看下面的配圖又讓它回歸到了原位。

那圖上的兩人正互相勾搭著肩膀,朝鏡頭比著再二不過的剪刀手,背景是學校的塑膠足球場,夕陽的餘暉柔柔的暖化了整張照片……雖然兩張臉都被高度馬賽克了,但趙鈞還是一眼就辨認出了照片上的那兩個人正是他和李楊。

所以,李楊是真的喜歡著他的麼……

那段時間,趙鈞的大腦裡就一直不斷重複著這個信息,期間還加多了偷看李楊的次數,害李楊被他莫名盯得臉紅不已。

此外,趙鈞還在李楊的微博上發現有一小部分信息透露出李楊在製作廣播劇,而有一條說的是:「他在寫小說,我很想看,可是我看不到……如果可以,真想為他的小說親自做一部廣播劇。」

趙鈞之前不給寢室裡的人看他寫的小說,也是因為他寫的小說裡的兩個主角都是男的……

現在他雖然知道了李楊喜歡自己的事,可就算看到了他的那條微博,他自己也沒能涎著那張臉主動上前去讓李楊看他的小說。

說他矯情也好笨也好,二十年來從沒有談過戀愛的人,對他實在不能要求太高。

於是就有了今天早上李楊偷窺到趙鈞電腦的那一幕。趙鈞後來想,早知道他就應該多在廁所裡呆一會兒,那人就不會因為太慌張而磕著膝蓋了吧……

沒錯,這次他是故意中途離開而不關電腦的!

前段日子張友和王森都在追問他要小說的時候,李楊一個人安靜地在玩自己的電腦,看似絲毫不敢興趣的樣子,可是餘光卻老是往他這個方向瞟……

嘖,小樣,還自以為他沒察覺到呢。

3、

哦唉哩羊,哦唉哩羊,哦唉哩羊……

李楊不斷在心裡重複著這四個字,唯恐一分心就忘掉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偷看到的趙鈞的筆名啊!不過話說回來,那四個字組合在一起怎麼感覺那麼奇怪……不管了,先在網上搜一下吧。

趙鈞發文的那個網站李楊也剛好常在那兒淘文看,這一搜作者名馬上就蹦出了二十六篇文,李楊的雙眼亮得都快放光了。

還好趙鈞寫的文都不太長,但李楊一口氣看完後也快到凌晨三點了,可是他一點兒都不覺得困,整個人像打了興奮劑似的亢奮不已。

而真正令他震驚的是,趙鈞他寫的居然是耽美小說!難道他也是……GAY?!不過又想起了自己在網上熟知的那幾個男作者,有彎的,也有所謂的腐男……他唯一能肯定的信息是,至少趙鈞他不會討厭同性戀吧。

趙鈞的文不能說寫得特別好(雖然李楊心裡忍不住想給他N個好評),但也不會差。文筆是有待提高,故事情節略跳躍。大概因為是短篇,所以讓人看了總覺得不夠飽滿,不過想像空間變大了,更引人意味深長……好吧,這完全是李楊的主觀評價。

其中有一篇名為《暗戀》的文讓李楊看了頗多感觸,那篇文的感情描寫得很細膩,很真摯……就好像……作者本人正在暗戀著什麼人一樣……李楊使勁搖搖頭不再帶入真人看文,把那種酸酸漲漲的感覺又壓了下去。

然後李楊又順著作者簡介處的微博地址爬過去,用小號加了關注後,立馬私信過去求勾搭,求QQ,求《暗戀》那篇文的廣播劇授權,各種求……

這個時候,趙鈞早就睡了,不知道他明天看到了會不會回覆自己,會不會答應授權呢?

李楊關了電腦躺在床上忍不住去想明天的事,可沒想多久,就被睏意打斷了思路。睡前望了一眼斜對面的趙鈞的床位,李楊輕聲說:「趙鈞,晚安。」

4、

李楊是凌晨三點多才睡的,這一睡就睡到快中午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突然發現枕頭旁邊多了一樣東西。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盒藥膏。

「活血,散瘀,止痛……」李楊看著藥盒上的功效說明,一臉茫然。

這時,寢室的門突然被鑰匙打開了,進來的人正是趙鈞。

趙鈞一進門就看見李楊呆坐在床上,許是剛醒過來,睡覺時穿的白背心還向上捲起一大半,正好露出一截腰,那兒的皮膚看起來很白,很嫩……落到趙鈞眼裡就化成了一塊香豆腐,讓他……好想咬上一口。

兩人都是莫名地一愣,突然有些冷場,還好趙鈞先回過神來,轉開了視線,說:「醒了就下來洗洗,然後吃飯吧。」

說著便把飯盒放在桌子上,自己爬上床打開電腦上網了。

李楊愣愣地聽趙鈞的話下床去洗漱,想到也許趙鈞現在正在看自己發給他的私信,還沒平穩幾個小時的心臟又開始狂跳起來。不過,他怎麼覺得自己似乎還有什麼很重要的事給忘掉了啊……

李楊一邊想事情一邊吃飯,突然,他想了起來:「趙鈞!」

「嗯?」趙鈞正在忙著回覆那個笨蛋半夜發給他的私信。

各種求麼?不知道男朋友他倒是求還是不求。趙鈞心裡已經笑翻了,虧他還能保持一臉平靜的樣子。

「那,那個藥膏是你給我買的麼?」李楊心裡雖然已經確定了答案,嘴上卻仍是問著廢話。

「嗯。」繼續單音節回覆,他怕一不小心就洩露出心底的笑意了。

「那,多少錢啊?我等會兒把錢還你。」李楊其實也只是想多和趙鈞說幾句話而已,卻沒想到這話進了趙鈞的耳朵裡就變了味兒。

果然,趙鈞的臉色一下就黑了,不再回他的話。

李楊也發現自己好像說錯話了,耷拉著腦袋,囁嚅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挽回才好,剛知道那藥膏是趙鈞買給自己時的高興勁兒也突然消失了。

趙鈞看了李楊一眼,有點惱,更多的卻是不忍李楊自責,於是開口道:「不用還了,快吃飯吧,要涼了。」

李楊聞言高興地應了聲:「嗯!謝謝你。」

5、

李楊吃完午飯就急忙打開自己的電腦連上網,快速登上微博查看消息。

當看見趙鈞同意授權的內容後,李楊激動死了。能夠親自為自己喜歡的人寫的小說做廣播劇,這種幸運可不是他想撿就能撿得到的啊。

李楊又用自己的一個小號QQ加了趙鈞的QQ為好友。偷偷看了一眼斜對面床上的那人,李楊樂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就好像他們在玩捉迷藏一樣,他躲在一個別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在那兒可以清晰的看見外面來捉他的趙鈞的一舉一動而不會被發現。於是他偷偷的一個人樂呵著,享受著隨時能夠跳出去嚇對方一跳的樂趣。

樂完了,收拾好情緒後,李楊敲了趙鈞的QQ。

「作者大人,你好~」

「你好。」

「我們一定會把這部廣播劇做好的~><~」

「嗯。」

「攻受試音我會傳給你的~」

「我有個要求,攻受配音的人能不能由我指定。」

「呃,那個……我不知道能不能聯繫到你說的人啊。」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想指定配受音的人就是你,攻音待定。」

「(⊙o⊙)啊?!」

「好了,有事,我先下了。」

「等,等一下啊啊!!」

……

看著屏幕上趙鈞最後發過來的信息,李楊簡直愁得抓耳饒腮,先不說他不是CV,單就是讓他配音,趙鈞要是聽到了他的聲音,他不就露陷了嗎?

不過轉念一想,大千世界,聲音相似的也大有人在吧,況且……他這是能給趙鈞的小說中的主角配音啊……

趙鈞的QQ頭像已經變暗了,李楊想來想去,也只有硬著頭皮按他的要求去做了。等會兒就通知劇組人吧,還得拜託編劇青藍早點把劇本寫出來才好。

6、

想好了就開始行動,編劇青藍妹子速度也很有效率,晚飯前就把劇本編好了,李楊看了一下沒什麼大礙,就傳給了趙鈞。

不過他那邊QQ卻沒有絲毫動靜,李楊又看了一下抱著電腦坐在斜對面床上的趙鈞,估摸著他可能正在碼字吧,於是自己一個人琢磨起劇本裡受方的台詞了。

當李楊看第三遍劇本的時候,趙鈞突然叫他一起出去吃飯。李楊早就餓了,正要起身下床,卻突然想到了什麼,於是開口推拒道:「唔,我,我還不餓,你先去吃吧。」肚子發出的響聲,他什麼也沒聽到沒聽到沒聽到……

趙鈞只是看了有點古怪的李楊一眼,沒說什麼,套好外衣就直接出門去了。

待他再回來的時候,手上卻多了一個飯盒,順手遞給了還在床上上網的李楊。

李楊驚訝地接過飯盒,心裡一陣暖暖的,小聲道:「謝謝。」

「不用。」

趙鈞剛登上QQ,不意外地收到了李楊發過來得電子郵件。就猜著他不和自己出去吃飯是想一個人偷偷錄音。趙鈞有點不悅地撇撇嘴,但心裡卻是很高興的,因為可以聽到李楊給自己寫的文中的主角配的音啊。

李楊一邊吃飯,一邊偷瞄趙鈞,只見他把耳機戴了起來,想到他有可能正在聽自己的錄音,李楊就感到一陣心跳加速。

趙鈞會不會嫌棄他的聲音一點兒都不受?會不會不喜歡他的聲音呢?會不會……越想下去,他整個人就越緊張,連最愛的紅燒肉炒飯吃在嘴裡都覺得沒什麼味道了。

待李楊吃完晚飯打開QQ一看,趙鈞果然在線,他連忙又敲過去。

「作者大人,劇本你看了嗎?如果有你覺得不合理的地方,請告訴我,我們會好好修改的。」李楊隻字不提他傳給趙鈞的那小段錄音。

「你的聲音聽起來不錯。」可李楊不提,並不代表某人不會說啊,想躲躲不過的總會被逮住,趙鈞心裡正偷笑著呢。

「……」

「很像我的一個室友。」

「……」糟糕!難道被發現了?李楊緊張得握著鼠標的手心都冒汗了。

「不過,我還有個要求。」

「呃,什麼要求?」李楊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想先聽聽你的H音。」

「……」誰能告訴他,這是在唱哪出戲啊?

「就這樣吧,我去碼字了。」

「作者大人~~~等一下啊啊!!!」

……

李楊眼看著趙鈞的QQ又下線了,可他本人卻正抱著電腦坐在斜對面的床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而自己卻不敢撲過去讓他收回那個要求。

那篇文中的H本來就很隱晦了,所以後來改寫劇本的時候也沒有被剪掉。他怎麼只想到了配音卻忽略了還有那段H音了啊。

7、

H音啊H音,從上週星期天到現在,李楊整整糾結了快一個禮拜了,期間好幾次想要試著錄音,寢室裡卻總是有人,真愁死他了。而且一想到趙鈞可能會聽到自己錄的H音,每次看見趙鈞,他的臉就會不受控制刷的一下變紅。

好不容易又熬到了星期六,寢室裡終於又只剩下他和趙鈞兩個人了。到了晚飯時間,趙鈞爬下床叫李楊一起出去吃飯,這都宅了一整天了。

李楊回說他不想出門,等一會兒吃泡麵就行了,說著指了指桌子上昨天就買好的那盒紅燒牛肉味的方便麵。

趙鈞上次說要聽聽他配的H音,他已經拖了一個禮拜了,好在對方並沒有催促和感到不耐,也或許對方其實一點兒都不關心他做劇的進度吧,其實打從一開始就是自己一廂情願地把對方拉進來而已……

趙鈞看了一眼眼神有些躲閃的李楊,沒說什麼話便出門了。

李楊一直等到腳步聲消失後,便馬上點開了錄音鍵。

一開始,他只會發出一連串單調無意義的像「嗯啊」之類的單音節,聽了之後他自己都感到無語至極,更何況這還是要拿給趙鈞聽的。

李楊苦惱地抓了抓頭髮,忽然一個念頭從腦袋裡冒了出來……

他慢慢把手伸進自己的短褲裡,隔著內褲,開始不斷撫摸著自己那兒。閉上雙眼,腦海裡一邊想像著那隻手是趙鈞的,是趙鈞正在撫慰著他……

「嗯……」一聲呻吟不禁從他口中洩露出來,慢慢的,他用手拉下了內褲的邊緣,露出了半硬的那兒。

李楊平時極少打手槍,這會兒更是羞窘得滿臉通紅,卻還是忍不住想做下去。他漸漸加快了手動的頻率,斷斷續續的呻吟聲自然而然地從嘴裡吐露出來。

動作間恍然想起了電腦錄音開關正開著呢,晚上真的要把這錄音傳給趙鈞聽嗎?給趙鈞聽……聽他自(河蟹爬過)慰的聲音?李楊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刺激到了,跟著,拇指輕巧地滑過了頂端……

「呃……趙鈞……趙鈞……」李楊快到臨界點了,忍不住不斷叫出口那人的名字,手上摩擦的速度也變得更加快了。終於,一股白濁自體內釋放出來……

「咔嗒」,突然響起了鑰匙開啟門的聲音。

李楊剛高(河蟹爬過)潮後的餘韻還未過去,整個人都有些癱軟無力,事後的殘局還來不及收拾,卻又馬上以這副模樣對上趙鈞玩味的目光,真的讓他有夠難堪。這時候別說是地縫了,就是牆縫他也很想鑽進去啊。

怎麼辦?也不知道趙鈞有沒有聽到自己在那個的時候叫他的名字……李楊開始感到心慌起來,可他越是緊張,就越是僵硬著一動也不能動。

趙鈞隨手把門關好後,慢慢爬上梯子來到李楊的床上,也不等呆愣著的李楊有何反應,直接猛地一下撲倒他,對準剛才發出誘人聲音的嘴巴就是一陣狼吻。

如果讓李楊知道他出門後其實沒有去吃飯,而是一直躲在寢室門外聽牆角會怎樣?

唔,估計會臉紅得像熟透了的柿子吧,雖然他最近和自己「不經意」對視的時候也總是臉紅紅的樣子。

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趙鈞繼續往下耕耘自己的領地。從一開始聽到李楊發出的單音節而忍不住笑翻,再到後面越來越性感的呻吟聲,他在外面早就忍不住了,所以他也絕對沒有漏聽掉李楊叫了自己的名字。

一進門就看見那人高(河蟹爬過)潮後令人噴鼻血的慵懶性感模樣,真是……讓他不想化身為禽獸撲倒獵物也難啊。

「趙,趙鈞……」趁著長長的一吻完畢,李楊的大腦慢慢回覆了供氧,看見那顆埋在自己身上的趙鈞的腦袋,李楊的臉轟的一下燙了起來。這究竟是個什麼狀況?不用掐大腿,他也確定自己現在沒有做春夢。

「嗯?」趙鈞撐起身體,向上又輕輕啄吻了一下李楊的嘴唇,發出曖昧的鼻音詢問他。

李楊瞬間呆掉了,想要說的話也給忘了。

見李楊沒有說話,趙鈞便側頭銜住了他小巧的耳垂,不意外的又引出了一聲難抑的呻吟。

對著他的耳朵,趙鈞輕聲誘惑道:「李楊,說你愛我。」

「嗯?說什麼?」只感到趙鈞灼熱的氣息不斷噴在他的脖頸處,李楊一時有些心癢難耐,沒聽清趙鈞的話語。

「說,你愛趙鈞。」趙鈞一邊繼續耐心誘哄著,一邊用手握住李楊還露在內褲外面的半截分(河蟹爬過)身,上下搓揉起來。

「可是……啊……你的手……」李楊挪了挪身體,不好!下面好像又有抬頭的徵兆了。趙鈞什麼時候學會了這般調情手段啊……

「還可是什麼,我都先說了。」趙鈞依然不放過他。

「誒?!有嗎?我怎麼都不知道?」李楊驚訝的問道。如果真有,他又怎麼會錯過趙鈞的表白,而落到現在這種被動的局面?

「哦、唉、哩、羊,我愛李楊啊。」趙鈞一字一頓說出了前面的四個字,手上的力道也逐漸加重了,不會讓李楊覺得疼痛,只是讓摩擦變得更加帶感起來。

「啊……什麼……鬆手啊……你是不是知道了……啊嗯……」突來的刺激讓李楊說起話來變得斷斷續續,卻還是忍不住舒爽的感覺而呻吟出口。嘴裡雖然說著讓對方鬆手的話,可他的雙手卻是一點兒也舍不得推拒趙鈞,這彆扭勁也著實讓他自己彆扭了不止一下。

「嗯。」趙鈞順勢吻上李楊頸子上的肌膚,懶懶的用鼻音回道。

「呃……那你怎麼還讓我配受音?」李楊直到此時才感覺自己好像掉入了獵人早已挖好的陷阱。

「我是想著……那什麼,你聽聽,我配你的攻音怎麼樣……」趙鈞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李楊略紅的眼睛,復又低頭堵住了對方一直問個不停的嘴吧。

「唔唔……嗯……」

……

9、

不久之後,那部名為《暗戀》的廣播劇終於在網上發佈了。不過小受的配音者並不是李楊,小攻的配音者也不是趙鈞。而該廣播劇的宣傳海報上的劇組名單裡也似乎換了一個新人,名為「我愛昭君」。

……

一直以來,趙鈞與李楊就好像在玩兩個人的捉迷藏,躲的那個人以為自己藏的地方很隱秘,看著外面尋找自己的那個人而偷偷的樂著,想著什麼時候等對方認輸了,自己就跳出去嚇他一跳。卻不知道那個捉人的人其實早就知道了他的藏身之處,只是在外面裝做苦苦尋找不到的樣子,就等著那人主動跳出來落進他的陷阱裡呢。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