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 hữu, ta thích ngươ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Ba hữu, ngã hỉ hoan nhĩ!

吧友,我喜欢你by猫猫爱水水

陆帆潜水了两年又回到试举几例吧开始活跃了,不过没有穿以前的大皮,而是另外注册了一张既邪恶又卖萌的皮——红脸小黄瓜。

试举几例吧的前身其实是菠萝小说吧,菠萝小说吧因为当年大刮河蟹之风而被封,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菠萝小说集聚的试举几例吧。陆帆经历了从菠萝小说吧到试举几例吧的过度,也曾在吧里认识了一些好友,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那些朋友们都慢慢神隐了。试举几例吧的性质依然是腐,以文为主,其会员百分之九十九是女性,其他百分之一的男性不是猎奇的就是gay,再有就是传说中的腐男了,而陆帆刚好就是那百分之一里的传说。

晚上,陆帆坐在床上随意点开几个帖子,看了后就又开始觉得无聊得冒泡泡了,鼠标无意间停在了发表主贴题那儿,不知怎么想起了今早刚看完的一篇很萌的短文。

发文的念头也就头脑那么一热突然产生了,陆帆总是想到什么就马上做什么。文很短,是以前写好了存在电脑里的,所以陆帆找到后就直接发出来了。因为是第一次发文,紧张在所难免。幸好文发出来后还有一些吧友来看,留言还说很萌之类的。

大男生写萌文会很娘吗?陆帆才不会介意这个问题,就一萝卜青菜的道理,他就是喜欢萌文,自己动手写了,这又有何不可的。

陆帆开心的一个一个回复大家的留言,突然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叫沙漠一瓶水的人的留言。

【沙漠一瓶水】:喜欢,很萌的文啊!赞!

【红脸小黄瓜】:回复14楼:谢谢你~=3=

陆帆还在潜水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只因此人在吧里活跃度实在很高,时常能在贴吧首页看见他的ID。沙漠一瓶水也经常在吧里写文,陆帆每一篇都看过,他的文几乎篇篇戳中自己的萌点。之所以是“他”而不是“她”,是因为陆帆很巧的曾围观过沙漠一瓶水在吧里的自曝照。从照片上看是很帅气的一小伙,看起来还是大学生模样,不过那照片的背景怎么看着有点熟悉呢。陆帆也没太纠结那个问题,果断右键保存了。

陆帆写文的初衷也只是想认识更多的朋友,所以就这样继续写下去了,虽然文笔依然很稚嫩,不过还是有一些可爱的吧友来捧场,这样陆帆也会感到很开心了。尤其每当看到沙漠一瓶水的留言都会不自觉地咧开嘴笑起来,结果被室友们撞见了一致说自己傻掉了,还问自己是不是网恋了,害陆帆闹了个大红脸,但转过头又一个人开始傻笑了。

这天,陆帆正无聊的一遍一遍按着F5,突然被一个新帖子的标题吸引住了。

【原创短文】《周先生与红脸小黄瓜的故事》BY:沙漠一瓶水

陆帆激动的手抖着点了进去,一口气看完了,然后脸一点一点慢慢变红,直到整个人烫得像关在一个大蒸笼里。继续往下拉网页,看后面的回复。

【沙漠一瓶水】:小黄瓜啊小黄瓜,快快出现!

【黄瓜菊花一把抓】:啊咧~楼主是在叫我吗?

【沙漠一瓶水】:=皿=不是。小黄瓜啊小黄瓜,快出来啊!

【红脸小黄瓜】:0 0【沙漠一瓶水】:嗷嗷~~小黄瓜!求亲求夸奖!陆帆想象着那张照片上的沙漠一瓶水打出上面那排字的模样,仿佛看见一只摇着尾巴向主人讨好的大松狮,不由噗嗤笑了出来。

【红脸小黄瓜】:扑倒漠漠!MUA!萌SHI我了!>////<

【黄瓜菊花一把抓】:于是你俩这是要CP么?!挖鼻孔围观~

【沙漠一瓶水】:一边去!小黄瓜是我的!→_→

【红脸小黄瓜】:……

【菊花黄瓜一把抓】:你俩继续JQ,我是来领我家黄瓜回去的,请无视。

陆帆虽然知道大家经常在网上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没有谁会当真的,但“小黄瓜是我的,小黄瓜是我的,小黄瓜是我的……”这六个字却一直在自己的大脑里做无限循环状。

就连当天晚上陆帆做梦,都梦见了“小黄瓜是我的”这六个字从自己眼前踢着正步走来走去。

陆帆把那篇文复制下来做成TXT保存在了手机里,时不时打开看上一遍。陆帆感到自己没救了,居然就这样喜欢上了网上的吧友。

自那以后,陆帆每天上网都会特别关注沙漠一瓶水的个人动态,小心翼翼的在他发表的帖子或是他回复的帖子下面留下自己的回复,似乎感觉这样自己就能够离他更近一点了。

 

但是陆帆也因此发现了沙漠一瓶水也会经常对许多其他吧友说“我喜欢你”“亲亲”之类的话。虽然早知道自己之于他并不是特别的,说那些话也只是友好的体现,可还是避免不了浓浓的失落感在自己心里蔓延开来。

又一天晚上,陆帆依旧无聊的刷着贴吧,直到看见某个吐槽帖子已经挂在首页上方半个多小时了,才好奇着点了进去。慢慢爬着楼,却在中途发现沙漠一瓶水的ID被挂上了墙头,忍不住不忿便匿名回复替他辩解了几句。那楼刷得很快,不过陆帆还是在后面的某楼看见了沙漠一瓶水回复的谢谢,还问自己是不是某某某某某来着。陆帆看了心跳的厉害,想着是不是被发现了?自己明明还故意改变了以前说话的语气和称呼啊。一边乱想一边刷着帖子,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名为池塘有棵树的ID,不由感觉怪怪的。那个池塘有棵树的留言虽然偏向沙漠一瓶水,但说话却很平和为大局着想,让很多吧友都赞同他的话。因为到了熄灯时间,陆帆也就没有再看到帖子后面的内容了。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睡意,仍然在回想着那个池塘有棵树,刚好也是五个字的ID,会不会沙漠一瓶水一直以为前面自己匿名的那个也是池塘有棵树呢,其实是自己自作多情才会觉得沙漠一瓶水发现那是自己了吧。

那个吐槽帖子最后还是被删掉了,第二天的吧里该怎样依然怎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陆帆本来也不再去纠结昨天的事了,直到点进沙漠一瓶水的i贴,看见他和池塘有棵树的聊天。虽然i贴什么的本来就是公开的,但看着他们暧昧的对话陆帆却有种偷窥了别人隐私的错觉。陆帆默默关掉了那篇网页,心里好像有点钝钝的痛,自己也多想能和沙漠一瓶水那样亲密的聊天啊,就算是角色扮演也很高兴了,而不会为了回复他的话就连简单的几个字也要琢磨好几遍才敢发出去。

后来,陆帆便索性屏蔽了沙漠一瓶水的个人动态,网络本来就是虚拟的世界,现在才发现自己对沙漠一瓶水的那份喜欢有多无望。还来得及抽身离开,是悲哀亦是幸运。

陆帆虽然不再特别关注沙漠一瓶水了,但每次在自己发的帖子里有看到他的留言心情都还是会雀跃不已。唉……

陆帆一直都有回头看自己留言过的帖子的习惯,因为总是怕错过别人给自己的回复。这些天来,陆帆注意到了一个叫黄瓜木有皮总是跟在自己楼下的陌生ID。而且不管自己在哪个帖子里留言,回头一刷新都会发现黄瓜木有皮的身影。终于某天,黄瓜木有皮单独PM了红脸小黄瓜索要了他的QQ号求勾搭。之所以是终于,陆帆竟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在等着对方联系自己似的,随即摇摇头,总在网络上那么认真的自己还能再傻一点吗。不禁又想起了沙漠一瓶水,刚看完他最近又发表的新文,还是一如既往的萌,不过自己再也没有在他的帖子里留下过一字半句了。

慢慢的,陆帆越来越少在吧里活跃,开始呈半神隐状态。周末晚上,陆帆正在潜水看吧里的帖子,突然听到了QQ的滴滴声响了。瞥眼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头像在闪动,点开一看,原来是上次自从加了QQ号就没说过一句话的黄瓜木有皮。

【黄瓜木有皮】:小黄瓜,在吗?一直隐身党的陆帆犹豫了一会儿才回复对方。

【红脸小黄瓜】:在的,有事吗?

【黄瓜木有皮】: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在吧里都不怎么看见你了。

【红脸小黄瓜】:呃……

【黄瓜木有皮】:怎么了?

【红脸小黄瓜】:那个,不好意思……我打算以后都潜下去了。

【黄瓜木有皮】: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陆帆愣愣的看着为什么三个字,同时心里也在想着为什么呢?就因为自己喜欢上了贴吧里的某个吧友,还是很认真的那种,却怕让对方知道了会鄙夷自己。毕竟混试举几例吧的男的又不会肯定是弯的,就算是,自己又怎么能那么笃定对方也会刚好喜欢自己呢。更别说前提还是建立在虚拟的网络上,说着喜欢什么的自己实在是够可笑了。想出神了,陆帆手上也无意识的打出了字,还习惯性的手快点了发送键……糟糕!陆帆心里悲号!

 

【黄瓜木有皮】:某个吧友?!谁啊?!

【红脸小黄瓜】:……

【黄瓜木有皮】:小黄瓜告诉我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陆帆想了一会儿,慢慢回道。

【红脸小黄瓜】:周先生。你应该能猜到是谁的,说出去了也没关系的,我以后也不会回吧里了,这Q号也不会再上了……

陆帆把这段话发了过去,想着至少还会有另一个人知道自己喜欢着沙漠一瓶水,也比这一份喜欢到头来却无人知晓而烂在自己心里来的好吧。

【黄瓜木有皮】:你现在在寝室里吗?

【红脸小黄瓜】:……在。

陆帆看着黄瓜木有皮发过来的问题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复了对方。想着大概是对方为了转移话题吧,不过这转得也太生硬了,让人觉得有点,受伤啊。刚发送过去,就看见黄瓜木有皮的QQ头像变暗了,陆帆自嘲的笑了笑,关了电脑准备洗洗睡了。突然听到了敲门声,这都快到十一点了,室友们周末晚上都不会回寝室的,会是谁呢?“请问你……沙漠!”陆帆看清门外的人后不由脱口惊呼出了那个名字。“你见过我?还以为要跟你自我介绍一番呢。”门外的人笑了起来。“……”“陆帆,你好,我叫周漠,摆渡贴吧ID叫沙漠一瓶水,你知道的。”“……”“呃,还有一个ID叫黄瓜木有皮。”“……”“诶!小黄瓜,你别关门啊!”周漠把自己挤在门中间,陆帆总不好真的使劲关门夹着他了,只好羞窘了一张脸把周漠让进了屋里。

“小黄瓜,说话呀。”“我……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寝室?”“啊,上次不是有个吐槽贴么,你匿名现出了IP,我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学校的校园网了,然后托校园网管理的朋友帮忙查了一下,就知道你住哪了。”周漠回答道。原来周漠和自己是校友,怪不得陆帆第一次看见周漠的照片会觉得背景很熟悉,现在仔细想起来,那不就是学校里的音乐喷泉嘛。“那你怎么知道匿名的就一定是我?”陆帆疑惑了。“一直跟在你后面,看了你那么多的发言,就算你刻意除去痕迹,但说话的那种感觉又怎么会说变就变呢?”周漠笑着说。陆帆看着笑起来的周漠,本人比照片上的还要好看啊,转念又突然想起了他进门前最后说了什么?他还有一个ID叫黄瓜木有皮!啊!那不就是说自己刚刚对着他的马甲表白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小黄瓜?”“嗯?”陆帆低着头研究自己拖鞋上的花纹,内心纠结无比。“再对我说一遍吧,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说什么?”陆帆脑筋一时转不过弯。“你知道的。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回应你。”周漠看着呆呆的陆帆,一时起了玩心逗弄他。“……我……我……”周漠也不再催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变结巴了的陆帆。陆帆抬起头,看着自己一直暗恋着网上的那人居然意外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我喜欢你。”闭着眼睛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刚说完,冷不防被周漠吻住了双唇。陆帆不觉松开了牙关,周漠的舌便长驱直入,与陆帆的纠缠在一起。良久两人的唇瓣才分开,周漠的头靠在陆帆耳边,轻轻说:“我也喜欢你。”

 

第二天,试举几例吧首页上端一直飘着一张标题醒目的帖子。

【送给咱老婆小黄瓜的文】《吧友,我喜欢你》BY:黄脸小菊花

2楼、【黄瓜菊花一把抓】:啊咧~楼主是要送给我的吗?捂脸~

3楼、【黄脸小菊花】:怎么又是你!小黄瓜,快出来啊,有人抢你老公了!

4楼、【红脸小黄瓜】:……

5楼、【黄瓜菊花一把抓】:啊!正主出现了,扑倒亲一个!

6楼、【黄脸小菊花】:踹飞楼上的!我老婆你也敢扑倒亲!

7楼、【菊花黄瓜一把抓】:抱歉,给你添蘑菇了。我是来领我家黄瓜回去的。顺回踹楼主!

8楼、【红脸小黄瓜】:……文呢?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Bar hữu, ta thích ngươi!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1. Ta mạn phép edit đoản này được không nàng? :’))) Đọc qua QT thực rất thích a~ :’))) Ta cũng muốn edit lại và đem post cho m.n cùng đọc :’)))
    P/s: Cũng cảm ơn nàng đã re-post nhiều đoản hay như vậy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