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ạn bè của ta là đại thần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ên gốc: Ngã đích tử đảng thị đại thần

我的死党是大神by蒙面小番茄

1、

“葫芦,葫芦……”

王栖冲进胡陆的房间时,胡陆还躺在床上玩手机,懒懒的抬头挑眉看了他一眼,问道:“干嘛?”

“给你推荐一篇文啊,看了你就知道了,特好看!”王栖激动的说道。

“书名叫什么?”胡陆有些好奇那书里写的什么内容了,居然能让王栖破天荒的跑来给自己推荐。

那小子从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就迷上了看小说,整天拿着个手机吃饭时要看,走路时也要看,上厕所时还看,睡觉前那是必看!不过这次给自己推荐文倒真是头一遭。

“看了你就知道了!”王栖亮闪闪着一双大眼睛认真回道。

“……我问你的是书名叫什么?”胡陆扶额。

“看了你就知道了!”王栖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真是牛头不对马嘴!胡陆一阵无语,忍住想敲对方脑袋的冲动,正打算再问一次,忽然想到了什么……

应该……没这么巧吧?!怎么可能还会有像他一样的起名无能星人,起个那么无聊欠扁的文名叫《看了,你就知道了》啊?!

于是胡陆又改口问道:“哪个作者写的?”

“紫金葫芦啊,我可终于找到我的本命了!”王栖高兴得就差做捧心状了,不过鉴于动作太过少女还是放在心里面好了,嘿嘿……

“……”果然!一听见那个名字,胡陆的小心脏就猛的跳动了一下……王栖口中说的那个紫金葫芦,很不巧,或者应该说实在太巧了,就是他!

一提到作者,王栖就关不上话匣子了。他看了这么久的网络小说,从没留心过作者名字。紫金葫芦是之前QQ上的一个腐妹子给他推荐的作者,当时看见那个名字他第一个就想到了某人——胡陆。

他随便搜了一篇那位作者的文,谁知一看就陷了进去,看完一篇还不够过瘾,又去把那作者的其他文都给下了下来。全部看完后那叫一个心潮澎湃,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能把文写得这么这么契合自己的心意呢!

所以王栖当即沦为了紫金葫芦的脑残粉,摆渡了一下还找到了葫芦大神的博客和微博,从此越来越坚定葫芦什么的那绝对是自己最爱的吉祥物啊!

可不是,三次元有死党葫芦,二次元有紫金葫芦,葫芦,葫芦,好多葫芦……

“不看我也知道。”胡陆小声嘀咕了一句,便转了个身面朝沙发背去。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当面夸奖,绕是总被人说的冰块脸他也觉得好像有些微微发烫了。

“啊?你说什么?”王栖这才从满是葫芦的世界里回过神来,就见胡陆背对着自己。

“没什么。”胡陆闷闷道。

“哦……你是不是,不喜欢BL小说啊?”王栖突然醒悟到这个问题,一开始他也只是头脑一热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和好朋友分享而已,却忘了问问对方会不会对这个感兴趣了。

胡陆闻言只得又转回身来,道:“不是。”如果没兴趣他还写那个干嘛啊!

“嘿嘿,那就好……诶,你脸怎么红红的?”王栖伸手摸了摸胡陆的脸庞,温度也不低,急道:“是不是发烧了?我去给你找找上次剩下的退烧药啊!早就说过了空调吹太久了对身体不好……”

“我没发烧,”胡陆连忙拉住王栖的手腕,“只是……有点缺氧,你去把窗户再打开一点就行了。”

“……哦。”王栖看着胡陆罕见的红脸颊一时有点儿失神。缺氧?!要不要我帮你做人工呼吸啊……

咳咳,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王栖连忙起身去开窗子,边走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忽然觉得这屋子的确有些闷闷的,害得他好像也有点,缺氧了……

2、

王栖和胡陆现都是S大的在读生,同班同专业。两人从小学四年级相识至今差不多已有十年了,胡陆到现在都还记得王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吃冰激凌”。

那时,王栖的爸爸买彩票突然中了百万大奖,一夜之间变成了暴发户。王栖妈妈给小王栖置办了好几套名牌衣服,如果王栖不是个男孩子,妈妈肯定还得给他戴上金银首饰之类的。加上王栖白净圆乎乎的脸蛋,别人一看他就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

于是在某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手上正捏着准备买冰激凌钱的小王栖被初中部的两个小混混给盯上了。

因为最喜欢吃的菠萝味冰激凌只有另一条街的小商店才有的卖,王栖就想穿过中间一条小巷子抄近路走,这可正巧给了那两个小混混下手的机会……

王栖被他们堵在没什么人经过的小巷子里,紧紧捏着钱不肯松手,那两人正准备开打,忽然听见拐弯处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爸爸,走这边,近一点儿!”

知道有大人要过来了,其中一个黄毛儿趁王栖分神的时候,马上抢走了他手里的钱和另一人飞快的跑掉了。

王栖望着那两人跑走的方向,愣了愣神,待反应过来后大喊一声“我的冰激凌”便想要追上去,却被人一把抓住了背上的书包带子。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和自己同班的胡陆,急忙不由分说把自己朝反方向拉出了小巷子。

咦?!

葫芦怎么会在这里?

以前放学都没有在这条路上碰到过他啊?

还有,葫芦的爸爸呢?

……

王栖呆呆的一时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问题才好了,于是只得乖乖的默默跟着胡陆走,走着走着忽然他又停了下来……

胡陆看看面前的冰柜,再看看眼珠都快掉进冰柜里了的王栖,心中有点好笑,也不问他为什么不走了,就等着看他什么时候才开口。

王栖咽了咽口水,好半晌才转头望向胡陆,可怜兮兮道:“我想吃冰激凌……”

胡陆直盯着王栖圆脸蛋上嵌着的一双微微泛着水光的眼睛,忽然觉得他好像变得又可爱了一点,可爱得……让自己有点想欺负他了。

这样想着,胡陆就真的伸手轻轻捏了捏王栖的脸颊,道:“从今以后做我的跟班,我就请你吃冰激凌。”

听到这话,王栖瞬间开心得笑弯了眉眼……

其实早在刚分到新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坐在教室中后位置的胡陆了。胡陆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喜欢和别的男生一起玩闹,长着一副小小帅气的面孔,被班里的小女生们直呼好酷。不过胡陆到现在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都觉得那简直就是他这一生的黑历史啊。

人都是向往别人身上所拥有的而自己没有的优点,小王栖也不例外,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在心里默默的把胡陆当做了自己的偶像。

现在偶像胡陆主动要求自己做他的跟班,王栖心中一百个乐意,况且胡陆还会给他买冰激凌吃,于是毫不犹豫点头道:“嗯嗯,没问题。”

谁料,他这一跟,就从小学跟到了大学……

虽说王栖是胡陆的小跟班,但其实两人就是好朋友的关系,只是当时号称冷酷的胡陆不好意思主动要求王栖和自己做好朋友,所以才别扭的改口让他做自己的跟班了。

而且王栖压根就不介意做什么跟班,或者说,其实那天他吃完胡陆给他买的冰激凌后就已经忘了那茬,之后一直跟着胡陆也完全是他自愿的。

王栖拿胡陆当死党,什么话都对他说,小到自己的私房钱存款数目,糗到小时候尿过几次床吃过几顿“竹笋炒肉丝”,再来就是高中时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异于常人的性向的事……

可唯独有一件事情他一直憋在心里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那就是……他喜欢胡陆。

不是对偶像的那种崇拜喜欢,而是会产生欲望的喜欢……直觉有些话一旦说出口了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他不愿也不敢冒这个险,只因为对方是胡陆……

反正像现在这样和胡陆一起生活着,他也挺开心的,至于以后的事那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好了,总是患得患失又怎么会快乐呢。

3、

“王栖,醒醒……”胡陆摇了摇睡了一下午午觉的王栖,看着那家伙安静的睡颜,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低头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王栖嗜睡,胡陆一直都知道的,自他成为了自己的跟班后,从小到大早上上学哪一次起床不是给自己叫醒的。

还记得当年高考冲刺的最后一个月,班主任让每个人制作一张励志的卡片贴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以激励自己,绝大部分同学都写的是为了某某大学努力奋斗之类的,而王栖却在卡片上写满了sleep……

有同学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写睡觉得了?

他悄声回说怕被班主任明白其中意思恨铁不成钢啊!

胡陆在旁听见了翻了个大白眼,心头骂道:笨蛋!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没错,但这不代表他的英语就是音乐老师教的好吧!

……

大二的第一学期,王栖就跟着胡陆搬出了四人寝室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住。

依胡陆当时的说法是四人寝室住着有些拥挤,特别是早上经常会出现几个人一起抢厕所的情况,太不方便了。不过,真正搬出去住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时大一刚军训完,兄弟们都赶忙冲回寝室想洗个澡凉快凉快。王栖脱下身上的迷彩服,室友甲一瞥眼瞧见他一身白嫩的皮肉,便伸手掐了一下他的手臂,戏笑道:“嘿!你这小子怎么就晒不黑啊!”

王栖连忙甩脱那人的猪蹄,头一扬,得瑟回道:“哼!小爷这是天生的,你想不来的!”

“得了吧,谁稀罕啊!也就那群女生会嫉妒死你吧,哈哈哈……”

胡陆在一旁看着王栖手臂上微红的几个手指印,心头直骂这臭小子被人揩油了还不自知!妒火越烧越旺,忍不住一脚踹在王栖的屁股上,没好气道:“还不快点进去洗,洗完了好该我上!”

“……哦。”王栖连忙一手捂着屁股闪进了厕所里。

刚才话一出口胡陆自己倒没多想,可是听者有意啊!王栖一边冲着冷水澡,脑袋里一边回响着胡陆刚才最后说的那句话:“洗完了好该我上,洗完了好该我上,洗完了好该我上……”

糟糕!王栖捂脸,下面的小弟弟……翘起来了!

……

胡陆看看还在睡梦中咂吧咂吧嘴巴的王栖,只好使出老招,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了他的鼻子……

王栖做梦正梦见自己感冒了鼻塞出不了气,还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河里,然后被胡陆救了起来,嘴对嘴做人工呼吸……

等他大张着嘴巴呼呼喘气醒过来后,才发现是有人捏住了他的鼻子。抬手扒拉下胡陆的魔爪,嘟嚷道:“你干什么又捏我鼻子啊?!这是真货,我可没整过容!”

“起来,出去吃饭。”见人终于醒了过来,胡陆转身去换鞋子。

“哦……今天是星期几来着?”王栖使劲揉了揉眼睛,刚刚睡醒,大脑程序还没重新启动好,竟一时想不起今夕何夕了。

“……星期四。”

“唔……星期四,星期四,星期四?!”王栖这才突然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叫道:“哎!葫芦大神今天要更文啊!”一骨碌翻起身来就想要去开电脑,手腕忽然一紧。

“洗脸,出去吃饭。”胡陆说着又走回来,抓住王栖把打湿了的帕子盖在了他的脸上。

“可是……”王栖抹了一把脸,心中有点挣扎,他前不久刚跳进葫芦大神挖的一个新坑里,才看到惊险处时就断掉了,停的地方真是让人心里痒痒的紧,就等着葫芦大神今晚的更新解馋呢。

胡陆松开握着王栖的手就转身准备开门出去了,在门口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小声道:“他今晚才不会更新呢!”

“你说什么?”王栖见胡陆已经走到楼梯口了,心中一急。想,那就等回来再看文吧。连忙登上鞋子就追了出去,“喂!你倒是等等我啊!”

4、

“在,在这儿吃饭?”王栖看着眼前装修精美的西餐店有些不确定的问身边某个带路人。

“嗯。”胡陆斜睨了王栖一眼,径自走了进去。

“请问二位先生要点什么?”

“唔……给我来个儿童套餐。”王栖一眼就看中了儿童套餐里配送的冰激凌,想得他连口水都好像变甜了。

服务生脸上的笑容好像僵了一下,试着建议他儿童餐分量比较少,可能会吃不够。

“那就来两份好了。”

“……”

“我去躺洗手间,等会儿再点。”胡陆还未点好自己的菜就起身先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服务生端着情侣套餐上桌来了。

王栖看了,有些不满道:“错了错了,我要的是冰……儿童套餐!”

“不好意思,先生,儿童套餐今天已经卖完了,刚才碰到了这位先生,经过他的同意才换成情侣套餐的。”服务生小哥在心里捏了把汗,都是半路遇到从厕所里出来的那位帅哥教他这么说的,天可明鉴,厨房里做儿童套餐的材料那是相当充足啊!

“呃……那好吧。”王栖看了一眼对面不说话已经开吃了的胡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吃过晚饭后,王栖和胡陆并肩走在路上,见他丝毫没有要打车回去的意思。

在路过一家电影院时,却见胡陆忽然走进去买了两张电影票……

直到王栖抱着一袋爆米花坐在影厅里,都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他居然和胡陆像恋人一样去吃了顿情侣套餐,现在还一起坐在这里看电影!

王栖默默塞了一把爆米花进嘴里机械的咀嚼着,这才忽然注意到,屏幕上放着的居然正是自己前不久,在微博上转发的那部评价很不错很多人都推荐的电影……

夜里回到租住的屋子时,王栖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电影,胡陆只是静静听着,有时会轻轻发出意味不明的单音节,好让王栖知道自己有在听他说话。

“那部电影在网上的影评真的很高,我的微博首页上面好多人都推荐来着。”不过王栖觉得可能是一开始他的期望值太高了吧,其实还是有点小小的失望,但很快就由胡陆请自己看电影而弥补上了。

“对了,你有微博没?咱俩互粉吧!我的微博名字叫基基覆基基……”话一出口王栖马上就后悔了,当初为了在网上寻找志同道合的基友而取的这名,现在听起来虽然像唧唧复唧唧,可是也像鸡鸡扶鸡鸡啊!再说,互粉只会让他暴露得更加彻底好吗!

胡陆憋不住偷偷笑了一下,他才不会告诉王栖自己早就趁他上网的时候偷窥到他的微博了。他自己倒是有两个微博账号,一个大号就叫紫金葫芦,另一个小号上记录的全是关于自己暗恋王栖的那档子事,所以不管他说出哪一个都等于是自曝无疑啊!

看来还得再去注册一个小小号才行,胡陆想了一想只好道:“我的微博名字有点长,记不太清了,回头再加你关注。”

“行啊。”说话间王栖已经打开了电脑,“诶?葫芦大神今晚怎么没更新呢?!”

胡陆别开脸摸摸鼻子,悄声嘀咕道:“因为他今晚和你去过七夕情人节了呗。”

5、

有人说时间过得太慢了,那是因为他还没放假;又有人说时间过得太快了,那是因为他马上就要开学了。

胡陆和王栖在大二的暑假里分别先后考到了驾照后,眼看还有十几天就要开学了……

周六的晚上,胡陆又打电话叫王栖出来一起吃饭。他得承认,除了这个借口他实在想不到其他更好能够约王栖出来的理由了,于是从某个方面来说,王栖就“被吃货”了。

可王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大家都吃一样的食物,为什么胡陆的脸形轮廓越来越棱角分明,360度无死角帅得一塌糊涂,而自己却还是长着一张充满肉感的圆脸呢?!

等在梧桐树下的胡陆,老远就看见穿着格子短袖衬衣朝他小跑过来的王栖,心中一时五味杂陈,想着若是能张开双臂拥抱他一下也好啊……像现在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真不知道还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王栖跑到胡陆面前,把手上已经捏出汗了的盒子递给他,笑着祝福道:“葫芦,生日快乐!”

胡陆打开盒子,看见里面躺着一只款式简单的手表时,心颤动了一下,嘴角的笑意藏也藏不住了,回道:“谢谢。”

他不怎么喜欢过生日,身边认识的朋友除了王栖之外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有时候就连他自己也会忘了那天是他的生日,可是王栖每年都会记得送给自己生日礼物做提醒。

“嘿嘿,咱俩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吃火锅么?快进去吧,这些天可馋死我了!”王栖注意到了胡陆收到自己送的礼物时开心的表情,也觉得非常高兴,不过心里还是稍稍有点难过的……

他送给胡陆的那只手表本来是一对情侣手表之一,另一只他自己留着,心想等以后两人大学毕业了如果不再住一起了的话,他就戴上那只表……

饭后分别的时候,胡陆约王栖去邻省玩一个星期,然后再一起去学校报到。

有的玩,而且是和胡陆一起,王栖高兴还来不及,立马就答应了。

6、

两人到达的第一站是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山中气候略阴冷,幸好王栖和胡陆都准备得比较充分,带着外套长裤。 赶到那儿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俩只得在农家乐里的小旅馆先睡了一晚。

第二天,太阳很给面子的露了个大脸蛋,不过山中就像安装了天然空调一样,一点儿都不怎么热。王栖和胡陆也没有请导游,就自己沿着路标逛了大半部分景点。

下山路的时候,许是山中空气潮湿,石板路上也长满了青苔。王栖一心想快点看清前面景点的简介牌,没留心脚下一滑把脚扭了一下,煞时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胡陆急忙一把扶住王栖,慢慢的走到主道上,让他在路边的椅子坐一下,自己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小商店什么的好给他弄点冰块来敷敷。

“哎……葫芦,能不能顺便给我带个冰激凌回来啊?嘶!”王栖一想到冰激凌激动得忘了扭伤的脚站了起来,马上疼得他一脸扭曲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知道,你给我好好坐着,等我回来!”

胡陆离开后,王栖看着眼前周围除了树还是树,觉得有些无聊,便掏出手机刷起微博来。恍然想起了昨天某个网友告诉他的,手机微博可以查看周边的微博,没准兴许还能碰到志同道合的人呢。

王栖一边想着自己在这深山老林里能碰见什么人啊,一边搜索了周边的微博。

“……”

乍一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一搜,他居然看见了手机上显示紫金葫芦大神在离他一百米的地方发了一条微博!

王栖激动得一颗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如果不是脚扭到了,他简直恨不得在方圆一百米大跑三圈好寻找葫芦大神!

胡陆很快就一手拿着一袋冰块,一手拿着一盒冰激凌回来了,刚才买冰激凌的时候他随手拍了张照片发微博上了,不过他恍惚好像忘了换成小号了……

不知道会不会被那家伙发现,如果没被发现,等下他就偷偷删掉那条微博;如果发现了,那他就将错就错好了……

“葫芦,葫芦!”王栖大声喊道,山中跟着也传来了回音。

胡陆一步步向他走来,忽然有种王栖心中满满装着的都是自己的错觉,竟莫名的有点紧张起来。

王栖没有注意到胡陆脸上的异样,依旧十分开心的摇晃着手机,继续道:“你知道吗?知道吗?我刚刚发现紫金葫芦大神就在周围啊啊!他还在离我一百米的地方发微博说正在给他喜欢的人买冰激……凌……”

诶?!好像有什么不对……

王栖看看胡陆左手拿的盒装冰激凌……怎么好像……和葫芦大神手上拿的一模一样?!

再看看手机上的照片……啊咧!两个人就连大拇指上的痣都一样的!

还还还有!照片上葫芦大神的手腕怎么会戴着自己送给胡陆的手表啊啊啊!

……

7、

胡陆看看已经彻底傻掉了的王栖,也不知道他多久才会回过神来,只得把冰激凌暂时放在椅子上,自己蹲下身给他扭伤的脚绑上装了冰块的袋子。

这边王栖好不容易终于理清了思路,明白过来紫金葫芦大神就是自己的死党胡陆后,脚踝上忽然传来一股冰冷的刺激感……

他第一反应是被蛇给咬了!使劲一蹬脚想甩掉它,不过……他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胡陆:“……”

王栖:“……”

胡陆猝不及防被踢倒在地,也有点儿懵住了。

“啊!葫芦葫芦,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有蛇在咬我……踢疼你了没啊?”

“……”蛇……他是属羊的好吗?!

王栖说着就想起身去扶胡陆,可是他忘了自己的脚伤都没好利索,结果往前一倒又狠狠扑在了胡陆的身上。

“……”这投怀送抱来得也太突然了点吧?!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激动了!你说我的死党是大神这种走狗屎运的事怎么就发生在我身上了呢?”

“……”狗屎运?!好吧……

胡陆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冷着脸翻身起来又把王栖给扶回椅子上坐下,打算在这儿等路过的观光车接他们回住处好了。

看着前面他俩刚刚翻过的情人山,胡陆默默想着,王栖既然没有正面回应他,那大概就是拒绝了吧……

王栖坐在胡陆身旁,一边往嘴里喂化得差不多了的冰激凌,一边偷看胡陆的侧脸……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了些许在他的头发上,一如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

刚刚葫芦大神在周围发微博说他正在给喜欢的人买冰激凌,而胡陆给自己买了冰激凌回来,那意思就是……胡陆喜欢他吗?

最喜欢的冰激凌吃在嘴里,王栖第一次忘了它是什么味道……反复又把这件事情想了好几遍,他确定,自己这次真的没有会错意!

“胡陆……我,我也喜欢你!”

王栖第一次正儿八经叫了胡陆的名字而不是绰号,声音里还微微有点发抖,可胡陆却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让他最幸福的一句话了!

他忽然侧过身,看着王栖泛红的脸庞,微微笑道:“怎么办?我也想吃冰激凌了……”

“啊?!那我……唔唔……”王栖还来不及说出自己去给他买冰激凌的话,就被胡陆用唇封缄在嘴里了。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那么熟悉,就好像他以前经常梦见的那样……

胡陆伸进舌头不断舔弄着王栖嘴里滑溜的“布丁”,心想:真好……他总算吃到心爱的“冰激凌”了。

阳光,绿林,大神,冰激凌,还有一个小透明。

刹那间,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

END

小番外之巧合

巧合之所以为巧合,是因其出现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可王栖和葫芦之间发生的巧合却好像太多了点……

胡陆有时候想,也许有一天王栖会发现,当年在QQ上给他推荐紫金葫芦的那个女孩其实是自己的表妹;会发现,那次去西餐厅吃的儿童套餐其实是自己故意让服务生换成了情侣套餐;会发现,那个让他去搜索周边微博的网友其实是自己的小小号……

可是,他肯定想不起当年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巧在那条小巷子里救了他……

那时候的王栖经常在自己课桌的抽屉里放着一面小镜子,同桌女生笑他真臭美,他也乐呵呵的没理会,只是上课的时候偶尔会偷瞄一下抽屉里的小镜子。

胡陆从小就是高个子,总是坐在教室的中后排,不像王栖每次都被老师安排在靠前的座位。

那天下午,阳光懒懒的照进教室里,胡陆正听着课,忽然被什么晃了一下眼睛,四处看了一下就发现了左前方王栖课桌抽屉里的那面小镜子了。而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刚好能够瞧见王栖又白又圆的包子脸,看得让人真想伸手捏一下。

胡陆正想收心继续认真听老师讲课了,却突然瞥见镜子里的王栖好像在看着自己,之后他便也开始留心起了那面小镜子。

那时的王栖一定不知道,在他偷看胡陆的时候,其实胡陆也在偷偷看着他……

终于有天放学的时候,胡陆放慢了收拾书包的动作,等王栖走出教室的时候才跟了上去,想要找个机会对他说:“王栖,我喜欢你,我们做好朋友吧。”

可是胡陆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却发现王栖被两个小混混堵在了小巷子里。他悄悄躲在转弯处,急中生智假装喊了声爸爸,这才救了王栖免于一顿黑打,虽然王栖的钱最后还是被人抢走了。

……

其实,两个人不管结局多美好,过程中发生的巧合再多,开场也得有缘相识才行啊。

……

“要吃冰激凌么?”

“我要!”

……

“我也想吃冰激凌了……”

“啊……不要了……唔嗯……慢……慢点……”

番外完

BBTLDT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Bạn bè của ta là đại thần – Mông Diện Tiểu Phiên G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