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ặt trăng, lưỡi liềm, hòn đá – Thập Nhất Nguyệt Mạt Quân

Tên gốc: Nguyệt lượng, liêm đao, thạch đầu

月亮,镰刀,石头 by 十一月末君

根据小时候听过的某个传言想到的梗……如果有毁童年的雷感,万分抱歉TVT

只是个清水向小短篇

1、林老师

大人们总是喜欢编出各种各样的故事来吓唬小孩子——壁虎的尾巴会钻进耳朵里啦,下雨天打伞会长不高啦,西瓜籽吃进肚子里会长成一颗大树啦——当然,这些故事其实并不是他们编出来的,大多数时候,他们用这些“骗小孩的桥段”,只是因为他们在小的时候也被骗过。

大人们似乎根本不在意是谁第一个编出了这些桥段,更不在意它们的真假——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他们就是知道。

“但是这个是真的哟!”讲台上年轻的支教老师皱着眉头,很严肃很严肃地对台下的学生说,“如果你用手指去指月亮,月亮晚上就会过来割你的耳朵!”

台下哄堂大笑。其实台下的学生并不多,不过他们是那样地有活力,而教室又那样地小,要用笑声掀倒它似乎并不困难。

老师跟着笑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侧过头来拨开头发给学生们看。她的耳朵后面真的有一道红色的小小的疤。

“林老师可不会骗你们哟。”漂亮的老师狡黠地眨了眨眼。

台下的学生们这次可笑不出来啦,互相看了看,都是又惊奇,又害怕的样子。

2、小石头

小石头就是白天台下三四个学生中的一个。

在全班哄堂大笑的时候,他没有笑。这几天,他的脸上从来没有过笑容。

就像他的名字“路石”一样,他就像是路边的一颗小石子儿,普通而又不起眼。走在小路上的人们也许会对着花儿微笑,也许会对着泥泞皱眉,可对着一颗路上的石子儿,大家只会随脚把它踢走。

小石头恶狠狠地踢走了脚边的一块石头,眼眶红红地。

他的学校生活就要结束了。小石头的成绩并不算是顶尖儿的好,从他家到学校的路却是顶尖儿的远。他的爹娘不相信他能风风光光地考上大学——连他自己也不信呢——所以叫他念完小学,识上几个字,就回家帮忙。

小石头抬起头,想要把涌上来的眼泪灌回脑子里去,反正就像他爹说的那样,他脑子里的水已经够多了。

眼泪朦胧中小石头看见了那轮月亮,弯弯的。他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伸出了右手狠狠地凭空戳了几下。然后他几乎是立即害起了怕,拔腿便往家里奔,还一直用手捂着耳朵。

直到他躺在了家里的床上,也不大敢把手放下来。

3、镰刀

就在小石头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窗子突然“咔嗒”一响。小石头吓了一跳,赶紧爬了起来,瞪大眼睛。

屋子里空荡荡的,哪有人呢?

这下小石头可睡不着了,缩在被子里,重复着自己重复了很多遍的话:“别割我耳朵别割我耳朵……”

“你也太胆小啦。”一个声音突然穿过被子。

小石头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等了大概有好几年的时间,外面却再也没有声音了。小石头壮着胆子探出脑袋,看见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年,笑眯眯地看着他。

少年有一双丹凤眼,这倒是不稀奇,可他有一张白嫩的脸,在村里可就稀奇得很了。

“你……你是月亮吗?”小石头颤声问。

少年眨了眨眼,明显对这个问题没有作好心理准备,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我很圆么?”

小石头摇了摇头,放下了心,皱着眉问:“你是谁,怎么跑来我家了?”

少年侧着脑袋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般地回答道:“我叫镰刀。”

他伸出右手,手上果然有一把镰刀。

4、愿望

镰刀手上的镰刀小小的,看起来割不了麦子。

“是割不了麦子,”镰刀胸一挺,得意洋洋地将手上的家伙抛着玩儿了起来,“它是用来割耳朵的。”

小石头下意识地往床上一缩,随即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镰刀。他可不是没打过架的孬种,要是什么神仙来割自己的耳朵,那也罢了,要是是眼前这个少年,他可绝不愿意束手待毙。

看见小石头发狠,镰刀反而后退了一步,摇着左手急道:“你别急呀,听我跟你说嘛……我们月亮上的人,可不是不讲道理,因为你乱指两下就要割人耳朵的。”

小石头眯起了眼睛,绷紧的身体软了下来,好奇心这才冲到脑子里。他往旁边挪了挪,拍拍床:“你坐。”

镰刀看起来似乎还是有点忌惮小石头,握紧了武器,绕了个小圈,坐在了床上。小石头觉得有点好笑:“你不来割我耳朵,我就不打你,你怕什么?”

镰刀摇了摇头:“耳朵是要割的。”

小石头皱起了鼻子,不解地看着他。

镰刀认真地继续道:“不过要你自愿被割下来。”

小石头张着嘴呆了一会儿:“我……我干嘛要自愿被割耳朵?”

镰刀那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又回到了脸上:“嘿嘿,这事儿妙就妙在这里。作为你耳朵的交换,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5、大壮

小石头一整夜没睡着觉。他想他遇见了镰刀,这真是一辈子再也不会有的奇迹了。

尽管如此,他也不敢相信镰刀能满足他的愿望。因此,镰刀便告诉他:

“我也是刚刚才开始帮月亮割耳朵的,你是第一个光顾的人。所以我决定送你一个小愿望,你可以先试试看再决定要不要给耳朵。”

小石头想来想去,想起了总是用拳头欺负人的大壮。

“明天我去找大壮打架,如果我能赢,我就相信你。”

镰刀答应了。

于是小石头起了个大早,拉上几个朋友,气势汹汹地去锤大壮的门。

——叫嚣着的朋友们其实有点担心,小石头其实力气并不大,打架靠的全是一股子狠劲儿,可大壮比他年龄大了不少,体格大了不少,力气大了不少,他们实在想不通,小石头要单挑他的勇气和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小石头其实也没什么信心,锤门的时候脚都在发软。

开门的是大壮的奶奶,她看见小石头他们,以为是来找大壮玩儿。

“回去吧,大壮生病了。”

奶奶身上带着一股子中药味儿。

吃饭的时候,小石头从爸爸口里得知大壮病得好像很重,也不知是什么急病,反正昨天晚上开始就浑身发软,眼冒金星。

“该不是为了逃学吧。”妈妈笑着说,夹了筷子菜放在小石头碗里。

小石头的心里闷闷的。

6、反悔

“我想要收回那个愿望。”小石头看起来郁郁不乐。

“为什么?”镰刀大惑不解。

他昨晚是第一次实现别人的愿望,来找小石头的时候都高兴得两眼发光,小石头突然说要收回,他简直像是被凉水浇了头。

“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小石头坐在床边上,晃着腿,“我以为我会变的力气大一些,结果是他生病了。”小石头不喜欢大壮,可他也不希望大壮因为自己生那么重的病。

镰刀觉得自己的工作被否定了,生气地抱着手瞪小石头:“那是你的错,你今天要是去和他打架,一准儿能赢。”

小石头也生气了:“我不要和个生病的人打架。”

镰刀狠狠地甩了他一眼:“那你等着瞧,大壮知道了你昨天的事儿,肯定要教训你一顿!”说完便气呼呼地跳窗走了。

小石头狠狠地往床上一躺,暗下决心,决不上镰刀的当,许什么愿望了。

7、梨子

小石头果然被揍了。

回家的时候,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为这个,妈妈把他搂在怀里好一阵心疼,转头又罚他不许吃晚饭。

“饿了吧?”躺在床上的小石头转头一看,镰刀坐在窗台上幸灾乐祸地笑。

小石头正不想搭理他呢,突然一个东西落在他手上。

“我费了千辛万苦才弄来的,”镰刀神神秘秘地低声说,“这个可好吃啦!”

小石头犹豫着要不要下口,他可没忘了他还在和镰刀吵架。

镰刀知道他在想什么,哭丧着脸说:“你可是我的第一个主顾,我昨天说话说过分了,你……你别怪我。”

镰刀这样一说,小石头觉得是自己小气了,反而不好意思,就把那东西凑在嘴边啃了一口:“什么呀,这不就是梨子嘛。”

镰刀惊异地眨眨眼:“你吃过?”

小石头家里虽然穷,梨子也还是尝过的,他突然觉得镰刀才是那个没见识的人,于是投去了鄙视的一瞥:“当然吃过,我还吃过更好吃的。”

“什么什么?”

“……苹果。”

“那东西比梨子还好吃?”

“那……”小石头想说那可说不准,但话到了嘴边就变了,“那当然,比梨子好吃几百倍。”

小石头说着话儿就把手上的梨子啃完了。

“对啦,你既然是月亮上的,怎么吃不到梨子?”

“废话,你想月亮上能有梨子树么?”镰刀很鄙视小石头的智商,但话一出口,又觉得太没面子,赶紧补上了一句,“不过我们有桂花糕。”

“桂花糕?”这个小石头没吃过。

镰刀点点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对啦,我们还有兔子肉。”他说这话的时候龇着牙故意露出了个恶狠狠的笑。

“你再给我多说说呗。”小石头来了兴致。

那个晚上两个少年一直聊到了天明。

8、耳朵

小石头进屋子的时候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哭过一场。镰刀正坐在他的床上抱着枕头,看见小石头,愣了。

“石头,你怎么了?”镰刀本打算跟小石头继续昨儿的话题聊天呢,看见好朋友这个样子,不由得吃了一惊。

“镰刀,你说割了我的耳朵就可以许任何愿望,到底是不是真的?”小石头揉揉眼睛,问镰刀。

镰刀挠了挠头,这几天玩得开心,他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是啊,不过……”镰刀看起来有点犹豫,“你,你可得考虑好,割了耳朵可就黏回不去了。”

小石头坐在镰刀旁边,叹了口气。

镰刀担心地问他:“你怎么了?”

小石头看起来愣愣的,答非所问:“你说,这人割了耳朵,两边光溜溜的,多难看。”

“这个嘛……”镰刀咬着手指甲说,“我会给你安一对假的上去,和真的一模一样,不过……不过假的耳朵听不见声音。”

“哦。”小石头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往前一倒,抱着镰刀“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镰刀慌了手脚,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好,只好拍拍他的背,听小石头哭着哭着,自己也不知怎么地就哭起来了。两个小男孩儿抱着哭成一团。

小石头见镰刀哭起来了,自己反而不哭了,意识到自己还抱着镰刀,赶紧坐了起来,用手臂胡乱擦了擦眼泪鼻涕,觉得特别不好意思。等镰刀也抽搭着止住哭声,小石头忍不住笑了:“你不是专门割人耳朵的吗,怎么比我还胆小。”

镰刀狠命摇了摇头:“也不是每个指月亮的人耳朵都要割的,只有特别需要许愿的人我们才会找上门来。我以前一直闲着……”

小石头郁闷地点点头:“我确实特别需要许愿。”

他挠了挠头,又问道:“那,月亮要我们的耳朵干嘛呢?”

镰刀胳膊肘撑着枕头,托着脸往窗外看,月亮的光正从窗子外透进来。

“其实,月亮是天宫的耳朵。可是这个耳朵只能听得见天宫的声音,听不见人间的声音,所以要人的耳朵来帮忙,这样他们才能知道哪里又干旱了要祈雨啦,哪里的百姓遭了灾啦,哪里的坏人该被劈一下啦……”

小石头听着听着,觉得这事儿还挺了不起的。

“可是天上的神仙那么神通广大,他们就不能再想点儿办法么?”

镰刀鼻子里哼了一声。

“他们才不神通广大呢,他们……他们连个苹果都弄不来。”

9、许愿

小石头终于决定许愿了。

“我要上学,考上大学,以后住在大城市里,接爸妈过去享福!”小石头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坚决。

镰刀摸了摸鼻子:“你的愿望还真长。”他看起来甚至比小石头还要害怕,还要紧张,拿着镰刀的手都在抖。

“你可得想好了,别到中途反悔。”镰刀想起了小石头提起过的林老师,“中途反悔的话,我就要把你这段儿记忆消除掉,而且耳朵边儿可是会留疤的。”

“只要我的愿望能实现。”小石头点了点头。

于是镰刀就下手了。

割耳朵的时候小石头都一直紧紧地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镰刀叹了口气:“好啦!”

小石头睁开眼睛,摸了摸,耳朵还在。

“一点都不疼,而且……我能听见你说话!”小石头觉得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镰刀的嘴撇了撇:“当然不疼。你能听见我说话,是因为你的耳朵还在我这里。”他伸出手,两个小小的光点躺在他的手上。

“这不是耳朵。”小石头皱眉。

镰刀伤心地摇了摇头:“这就是耳朵。”

他的话音未落,那两个小小的光点突然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然后猛然飞出了窗外。小石头张大嘴巴惊奇地看着,他听见了呼呼的风声,过了一小会儿,风声停止了,四周安静得不可思议。

“怎么……”小石头开口说话,但立即又闭上了嘴巴。

镰刀瘪着嘴巴看着他。

他说出来的声音奇怪极了,而且……而且小石头自己再也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了。

这次换镰刀抱着小石头大哭啦,可小石头一点声音都听不见,只知道镰刀浑身都在颤。

他自己也浑身都在颤。这种寂静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几百万倍,而且会永远伴随着他。

——而镰刀,镰刀的任务完成了,他不能再陪着小石头了。

10、罐子

林老师带着她的男朋友来家里了。

林老师长得很漂亮,是个又活泼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她如果不把青春耗在了这群孩子身上,本来早该有了自己的孩子的。

这一次,她进了一趟城,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那个长相英俊的男朋友。

据她男友所说,他在城里无意中看见自己女友时,立即就呆了,他发誓他曾经在梦里见到过林老师,于是顾不得害臊,推开了人群走到她身边。

“你这一套怎么还没说够?”林老师脸上红红的。他们正坐在小石头家里的客厅,喝着有点儿怪味的茶和小石头的父母聊天。

可是她的男友家境很好,小石头的父母也为他们高兴。小石头的妈妈甚至还微笑了那么一小会儿。

她已经很久没笑过了,自从小石头莫名其妙地失聪以后,她在焦急和悲痛中度过了那么久,最终在镇医院的医生也对着她摇头的时候归于绝望。

但是小石头的父母不知道他们来家里干什么。小石头已经辍学很久了。

他们正聊着天,林老师的男友突然眼前一亮,看见了角落里的一个罐子。

“这……这个罐子是从哪里来的?”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小石头的爹和娘交换了个大惑不解的神色。

11、聋子

小石头又有学上了。在林老师和她男友唇焦口燥,四处奔走后,他被城里的一所初中接纳了。

小石头上学前,妈妈把一大笔钱——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交到了他手上。

妈妈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慢慢地对着小石头说:“石头,你可千万要一辈子念着林老师的好,以后得把钱还上……其实我和你爹都一清二白的,那个破罐子哪能值那么多钱

呢?”

小石头看着妈妈的嘴唇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他在爹妈和老师的帮助下,已经能慢慢看一些唇语了。

而在学校第一天,他看到的最多的是——那些嘴唇先撮成一个圈儿,舌头一弹,再一龇牙。

“聋子”。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好像在用害怕的鄙夷的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他。

小石头难过极了,但是他也不愿意在这些人面前哭出来。

当晚,他抱着宿舍的被子,试着挤出一点眼泪,可是这样的尝试竟然失败了。他的胸口闷得难受极了。

他已经沉浸在寂静中那么久了,现在包围着他的还有可怕的孤单。

——然后,这时他竟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石头……石头!”

他猛然坐了起来,惊慌地透过朦胧的双眼扫视了一圈宿舍。可是宿舍里每个人都在安稳地睡着。旁边一个铺,被他惊扰了美梦的舍友嘟囔一声,翻了个身。

“石头……?”那个声音再次犹疑着开口。

小石头的眼泪这个时候才涌了出来。

“镰刀……”他无声地应道,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咧着嘴笑了起来。

12、暗恋

上了初中的小石头学习很努力,而且从不自怨自艾,对谁都是一副灿烂的笑脸。

——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每天晚上,镰刀都会和他聊天,听他倒苦水,给他讲有趣的事儿。小石头觉得这就像是在打电话,只是拨号线的对面永远只有一个人。

可是这样已经让小石头太满足太满足了。

等过了那么几个星期,大家也就不再叫他聋子了,开始叫他的大名,路石。

这样快乐的日子便一直持续了下去。

“你最近怎么啦?”镰刀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提起,“好像心情不大好?”

路石听出了镰刀声音里的不自然,抿着嘴巴想了想,在心里回答道:“镰刀,你觉得女孩子会喜欢一个聋子么?”

镰刀半天没说话。

路石忍着笑等着回音。

“你怎么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镰刀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沉了很多,“你现在该好好学习才对吧。”

“生气啦?”路石其实也不大明白镰刀为什么会生气,就是觉得有趣极了。

“我生什么气……”镰刀哼了一声,“我出去了。”

路石知道镰刀能跟自己说话,是因为找到了放着自己“耳朵”的房间。镰刀一出门,他就不能跟镰刀“说话”了。

“镰刀!”

“……什么?”

“我……我不会早恋的!”路石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说完了觉得脸直发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啥会冒出这么一句。

他虽然看不到镰刀,可是觉得镰刀也一定脸红了。

“……噗,你的脸红了!”镰刀突然说。

——路石这才知道,镰刀原来能看见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镰刀自知说漏了嘴,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儿,没有再说话。

这场对话唯一的后遗症是,尽管镰刀一再保证不会看,可路石每次洗澡的时候,都会红着脸赶紧解决。

13、断线

路石过得很愉快。

自从初中以来,家里总是能遇上贵人,遇上好事,学费似乎总是不用担心。

他的书也就一天天读了下去。

路石的脑袋瓜子不算顶聪明的,但他刻苦努力,也勉强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到了更大的城里去,见到了更多的人,看过了更多温暖的美好的事。

在高中他也是最刻苦的——当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寂静的时候,似乎也没有那么多事儿好让人分心。

不过,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儿似乎总是没有保质期的。

路石的心中总有一个小小的结,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结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石头。

“镰刀。”有一天,路石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把这事儿弄个清楚。

“怎么?”镰刀的声音闷闷的。

“……我最近,总觉得……我的‘听力’不大行了。”路石犹豫着说,“你……你的声音,我有时候总听不清楚。”

镰刀沉默了一会儿。

“石头。”

“嗯?”

“你……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收集了那么多耳朵,却永远不够用么?”

路石好像有点明白了。他咬着嘴唇,过了好一阵子,才问:

“那么,再过不久,我就听不见你的声音了?”他的声音有点发颤。

镰刀没有说话。

“镰刀。”路石下定了决心。

“嗯?”

“我喜欢你!”

“……啊?啊,我也喜欢你。”镰刀的声音很模糊,听不出是什么想法。但是路石觉得镰刀一定是完全没搞懂。

“我说,我喜欢你!”路石有点急。

“我知道啦……”镰刀慢吞吞的说,“我知道……”

过了几天,镰刀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14、时间

高二,一年。

高三,一年。

接着是高考。

15、高考

数学,最后一个大题,最后一个小题,一点思路也没有。

路石眼角的余光看见前面一个人写完了,正在检查。

右边那个翻了一下试卷,满满当当的。

路石的汗流到了鼻子尖儿上,他赶紧用手背擦去了。万一考卷上沾上了汗迹,那可了不得。

路石拿着笔的手一直在颤……快停下来,认真想,一定有办法解出来的,老师曾在课堂上讲过类似的——可越是着急,越是想不出来。

这时,一个声音清晰无比地响了起来。

“把A点P点的中点设出来,笨蛋!!!”

路石拿着笔,瞪着试卷……过了几乎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他终于好像反应了过来,在试卷上刷刷地写上了过程,答案。

考试剩下的那点时间,他都在心里不停地叫着,镰刀,镰刀你在哪里,镰刀你快出来……

可是镰刀的声音又一次消失了。

16、结局

路石考上了大学——不是顶尖儿的,却也不错。

四年后他毕业了,找到了一份工作——不是顶尖儿的,却也不错。

后来他在一个三线的小城市买了一座房子。这城市虽然不繁华,风景却漂亮。房子虽然不大,生活却便利。

路石将老家的爹妈都接了过来,两个老人家的晚年生活很幸福,和小区的老爷爷老太太们早上练练剑,晚上跳跳舞。

路石上次回老家时,去探望了林老师。林老师的头发也已经有点白了,可是她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漂亮。

他的愿望实现了。

他应该觉得很幸福才对。这年中秋节,他在加完班后提着一袋月饼,走在空无一人的回家路上时,他这么想。

然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月亮——

——有什么事儿不大对劲。

明明是中秋节,月亮竟然是缺的,那样弯弯地挂在天上,就像是……就像是一把镰刀。

路石的手一颤。

他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既陌生,又无比地熟悉。

“小石头,你想我了么?”那个声音笑着说,“……你倒是转过头来呀?”

路石慢慢地,慢慢地转头,整个世界突然都活了起来,他听见了,听见了风吹过道旁树,听见鸟儿扑棱翅膀,听见就在他一边的楼里不知道哪个姑娘在唱着陌生的歌……

一个成熟版本的镰刀,竟然就那样无比现实无比梦幻地站在那里。他的脖子上绑着一个小瓶子,里面有两粒像是萤火虫的东西飞来飞去。

“我听说……”镰刀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又很认真地说,“你手上提着的叫月饼的东西,比苹果还好吃……就跑来找你了。”

路石咧开嘴笑了,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跟我一起回家吧,我请你吃……请你吃很多很多东西。”

镰刀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这可是你说的。”

路石狠狠地点了点头。

在这两人的上方,那轮月亮渐渐地,又变圆了。

“这一定是……”路石在快要吻上镰刀的嘴唇时,低声这样说道,“我这辈子最好的中秋节。”

月亮的清辉洒了下来,今夜,这座小城里的每个人都沐浴在月光下,甚至连蟋蟀,都为了这月色沉静,仿佛也明白这是人间的节日,不愿意破坏这美妙无比的气氛哩。

2 thoughts on “Mặt trăng, lưỡi liềm, hòn đá – Thập Nhất Nguyệt Mạt Quân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MẶT TRĂNG, LƯỠI LIỀM, HÒN ĐÁ – Thập Nhất Nguyệt Mạt Quân | ◕‿◕✿ Cô Vân Nhã Hạc ◕‿◕✿

  2. Pingback: (Đoản văn) MẶT TRĂNG, LƯỠI LIỀM, HÒN ĐÁ – Thập Nhất Nguyệt Mạt Quân | Cielo Sereno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