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úp bê nguyền rủa ái tình – Lộ Tuyết Sương

Tên gốc: Ái tình đích trớ chú oa oa

爱情的诅咒娃娃by露雪霜

( 网游 霸道腹黑攻 X 贪财可爱受 HE)

1. RP 爆发

叮 ~

随着系统清脆的提示音的声响, 卫已睁开了眼睛. 一双纯黑色带有着红色竖瞳的蛇眼迷茫的打量着投胎后的世界. 他现在所处的是一款拟真度高达 99% 的智能虚拟游戏 —《 世界 》. 根据每个玩家的基因 ID, 遵循原身体外貌, 可选择不同身高, 肤色, 发色, 瞳色等. 玩家身份可选择人族, 魔族, 以及极为罕见的诅咒兽族. 所谓诅咒兽族, 除却真正被诅咒轮为兽族的倒霉玩家外, 《 世界 》 里 99. 999% 的玩家都无法得知其更多的隐藏信息.

当看到这儿, 卫己一个机灵. 他把那条小小的红色蛇尾卷到眼睛跟前瞪了瞪忍不住大声吼道:

“为毛! 我会这样… 为毛…”

他只不过不小心中了 《 世界 》 里最为神秘的 ‘ 巫鬼婆的诅咒娃娃 ’ 诅咒, 原以为自己会被封 ID 也就算了, 最多把积攒的金子和装备卖掉去玩下一个新的虚拟游戏去, 没有想到系统竟然强行将自己打入枉死城的六畜轮回道投胎为游戏中的怪强制为系统服务一年. 啊! 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狗屁诅咒?

卫已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赶快点击游戏窗口拉下控制菜单, 当投胎为蛇的卫已看到控制面板上写着什么的时候, 囧 了.

名字: 无 ( 隐藏: 卫已 )

种族: 赤练蛇

性别: 雄

级别: 成长阶 0 级 ( 战斗阶: 230 级 BOSS)

技能: 毒牙, 美杜莎之眼, ###, ####…

再拉开储物空间, 里面金灿灿的金币和做好的高级装备都黯淡了, 灰蒙蒙一片. 卫已用尾巴点了点上面的东西. 却只看到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的警示语.

卫已不死心地继续点.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 人类 ID 被封, 暂不能使用 ’

完了, 自己难道真的变成 NPC 怪, 永远不能恢复正身了吗?

55555, 自己当玩家的时候, 恨不得把游戏怪杀上一千次来练级. 要是当自己 NPC 怪, 不就请等着伸直脖子让人砍吗? 等还想升级! 还想积攒金子? 自己强制下线还不行? 他赶紧拉出退出游戏窗口, 只见上面的 ‘ 确定退出 ’ 键很不厚道地灰蒙蒙一片, 无论卫已怎么死命用尾巴点击它鞭打它, 甚至用牙齿咬它, 系统完全无动于衷仍旧灰蒙蒙.

靠, 这是哪个程序员设计的程序, 啊呸. . .

卫已恨得差点把牙齿咬碎了. 不行, 他要申诉, 他要平反… 如果搞不定, 他就要上 315 晚会去告游戏厂商. 可是, 当心存侥幸地卫已密了 GM, 听到 GM 理直气壮的告知他游戏终端解释权归 《 世界 》 所有, 而卫已所拥有的财产确实都被冻结, 而且并不能恢复装备和财产时, 卫已的蛇脸上抽搐, 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

“那… 那… 如果我被玩家杀怎么办?” 卫已不死心的问道.

冷艳的 GM 姐姐, 用美丽的眸子白了重生为怪的玩家卫已一眼.

“这还不简单, 从哪跌倒, 再从哪爬起来! 死了的话, 那再重生呗!”

卫已听了这话, 感觉自己都要被气爆了.

“也… 行… 那我有工资吗 ~”

GM 听了卫已说完后, 本想劝解什么, 但她突然想到了自己身份, 板着死鱼脸道:

“还想要工资? 连我这个人工之智能, 不也还在给系统打白工呢吗? 所以, 你就认命吧!”

认命吧… 认命吧…

卫已的脑中无限回荡这这三个字时, 感觉自己的人生… 不… 是蛇生一片灰白…

呜呜 ~ 呜呜 ~~

财产 ~ 被冻结 ~ 当怪被玩家打, 还要打白工 ~~

“龙苍野, 我恨你! ! ! ! !”

似乎应景一般, 卫已头顶那片湛蓝的天空, 突然变黑下起了瓢泼大雨.

卫已看着自己的蛇身上挂着潮湿的枯叶, 一脸无奈. 娘的, 这游戏明明是热血江湖类型的, 什么时候改成琼瑶奶奶的小言游戏了.

这都怪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为了玩游戏的赚钱, 应该早点放弃 《 世界 》, 他应该早早变卖手中的游戏币和装备到下一个新的游戏里去的话, 也不会遇到龙苍野了…

“龙苍野!”

这个名字不由自主, 从他嘴里吐出时, 一种不能言语的酸楚紧紧地攒住卫已的心脏, 痛过的难以呼吸.

2. NPC 被调戏了

突然还在发呆的卫已, 突然身体涌现一股怪异感觉. 是一种战栗, 是一种…

卫已突然抬头朝他的右后方看去, 还没有等他看清楚, 一个由十二条淡蓝色射线组成法阵直射而下. 悄无声息却以甚于闪电的速度把来不及反应的卫已封印在法阵里.

“捕捉成功.”

随着那人的话落后, 他的身体被控制了一个光球中, 并缓缓飘到了那人的跟前.

一个穿着黑色法师袍子的人族法师提着一张完整的炎狼皮徐徐走来, 黑色发丝随着步伐轻轻拂过阴柔淡漠的脸颊. 只见他翻掌一收, 淡蓝色空间牢笼便托在手上, 绿眸看着牢笼里不能动弹的一条只有拇指粗半米长的红色小蛇 ―― 卫已.

“我跟了你很久了.”

卫已忍不住捂着脑袋想撞墙, 是不是他变成蛇后, 脑子也变笨了起来. 他即使转生为蛇, 也绝对是可以在 《 世界 》 里横着走的战斗阶有 230 级之高的超级大 BOSS. 如果不是他发呆… 放松了警惕… 自己这个将这个游戏玩得滚瓜烂熟的职业玩家, 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被他抓到呢! 恩, 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儿, 卫已透过淡蓝色牢笼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却有些眼熟的人. 他是不是从哪里见过? 卫已思索.

对方一副十分好奇表情, 竟然手指捏着的尾巴上前一掐.

“这就是传说中的美杜莎? 长的也太寒颤了吧!”

原以为, 美杜莎像传说中一般, 是人首蛇身的妖艳性感的美女… 可眼前的顶着美杜莎名字的小蛇却是一条鲜艳红色有着白色斑纹只有拇指粗细的小东西, 难道这游戏厂商研发部学会偷懒了吗?

“你丫的 ~ 痛 ~ 快放手!”

卫已由尾巴处传来的疼痛让他很想撞墙, 不由得咒骂起来这游戏仿真触感 100% 但是… 为毛当转生为怪的时候还有这么真实的触感… 他拼命用尾巴甩开对方的手, 用嘴巴吹吹被掐扁的尾巴起来.

默挑着眉看自己满格的血条那突然空缺的一丁点儿空格.

“啊, 好奇怪? 为什么我血条下降了一点点, 却听不到系统开打怪 PK 的通告.”

默仔细地研究眼前这条属于珍贵的药材的小红蛇. 直觉敏锐的默, 注意到刚才它不协调的过于人性化. 想到这儿, 默立刻表情转变成商人特有的奸诈:

“哦, 难道你是游戏里的任务 NPC 么?”

卫已斜眼鄙视的看着他: “人家都说好奇心杀死猫, 你是不是管的也太多了?”

“有什么任务, 快交代吧.” 默伸手过去继续捏卫已的尾巴把卫已小红蛇整条倒吊着晃, 仿佛这样就能把卫已身上的财宝都晃下来似的.

“放 ~ 放手 ~! !” 本来就饿到两眼发昏的卫已两眼直冒蚊香.

“快交代任务吧, 快交代吧.” 不为所动, 继续晃.

“黄金 ~ 五千两! 要不免谈! ! !” 呜呜 ~ 要吐了 ~ 有他这么惨的 BOSS 怪么!

是的, 卫已诳他, 身为主动怪的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任务 NPC. 反正拿到钱就跑, 哼哼谁叫他现在的身份是怪!

“黄金五千两? 设计你的程序员是不是很穷啊?” 居然比他还黑?

“爱给不给. 错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卫已红色竖瞳里流转更甚于默的贪婪和奸诈.

“算了.” 默停止了摇晃, 掐着卫已的小尾巴把他提到眼睛底下.

“找你要任务我估计会亏本, 但是把你拿去做蛇毒狂化剂就绝对不会了. 呵呵 ~~”

“啊? … 啊? ! ! !”

狂化剂! 卫已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眼熟了, 他是龙苍野的法师伙伴! ! 是那个 《 世界 》 游戏里炎帝公会里最阴险的法师! 吃过狂化剂苦头的卫已见过不少人却单单把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阴险法师给记牢了!

那个该死的龙苍野乱嗑什么药, 他倒好, 吃了狂化剂力量大增六亲不认刷怪刷得爽 YY, 连累和龙苍野临时组队的卫已被杀红了眼完全丧失理智的龙苍野杀掉了好几级.

新仇加旧恨, 卫已脑袋一热, 撩出毒牙就咬! 无奈脖子被默敏捷地掐住而不能, 被气得眼红的卫已立刻爆法:

“美杜莎之眼!”

‘ 奇怪, 怎么没有反应? ’ 卫已攻击无效后有些疑惑地抬起眼睛看了看正拎着他尾巴把他倒提着的默.

不是, 其实不是没有反应, 卫已没有想到自己的美杜莎之眼被默身上那套神秘莫测的黑色袍子给完全吸收了. 默微微眯起绿色的眸子:

“我这套衣服的防就有 1000 之高, 抵抗 700 点以下的物理攻击和 1000 点以下的魔法攻击. 所以, 别把我的蛇毒浪费了, 药材. 乖乖地跟我回去做药吧, 嗯 ~. 听话的话我就暂时不把你整条入药了.”

“整 ~ 整条 ~ 入药 ~~” 卫已心惊胆颤, 难道他的第一次就要如此交代在他手上了?

默看着卫己呆傻的表情, 魅惑的勾了勾嘴角:

“要乖乖听话啊.”

“那个… 打个商量, 我们接任务怎么样? 至多我只收你一半任务费.” 被掐住头尾的卫已扭着中间长长的腰肢挣扎, 却仍不死心地惦记着要诳默的钱.

只要不被如果整条入药的话, 死就死了. 卫已梗在心里的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终可能再次遇见的龙苍野.

其实, 抽到人妖号又不是他的错, 谁让龙苍野那个家伙在打骷髅 BOSS 的时候表白求婚的. 面对龙苍野那双交杂小心翼翼的希冀和爱慕的双眸, 明知道自己是人妖号却因种种原因没有道明的卫已隐下心内泛起的阵阵酸楚终是对他说出了人妖号的事实.

他宁可亲手打碎他和龙苍野之间的默契关系复为路人, 也不愿意龙苍野在真相大白的时候恨他. 而就在这时阴差阳错下, 本已被爆了的骷髅 BOSS 居然重生变异了. 龙苍野在恍神之际被秒成白光消失在卫已眼前.

结果就是龙苍野死了, 他身上被爆掉的神级铠甲没了踪影, 唯一还活着的卫已在百口莫辩中被极为护短的炎帝公会众用诅咒娃娃给变相封 ID 了.

卫已抽回飘远的思绪.

“喂, 哪有 NPC 求你接任务的? 只收你一半任务费你赚到啦.” 恩, 他发誓只要他一旦挣脱封印, 绝对立即打开 230 阶变异 BOSS 状态把默给秒了!

默脸上挂着能至人癫狂的媚笑: “只是, 我更喜欢和你在实验室里朝夕相处的说.” 难得抓到一条高智商的蛇. 养养不知道会不会变身为美人呢?

“我不喜欢.” 为毛这家伙就这么谨慎啊啊! ! ! 玩家不都喜欢做任务的吗! 卫已气鼓了蛇腮帮子.

“我喜欢就成.” 默拍板, 拎着还被封印困住的卫已就用卷轴离开.

3. 混乱的命运之线

炎帝公会是 《 世界 》 里的三大公会之一. 以满公会都是练级疯子而 ‘ 臭 ’ 名远扬.

这不, 公会又开始吵吵闹闹组队打怪去了.

极为不协调的, 平时闹得最凶的龙苍野却死气沉沉地待在一旁一声不吭. 被垂下的银色发丝遮挡住的暗紫色眼眸直楞楞地看着左手上的护腕出神.

这护腕本是一对的, 初见卫已的时候两个人因为抢怪爆出装备如何分配的问题产生争执. 但所谓不打不相识, 龙苍野被卫已那张利嘴说得晕头转向还居然花了两百黄金从卫已手里买了自己应得的那一只然后一人一只戴上便没有取下来过. 炎帝公会打趣说他们戴情侣护腕的同时还不忘调侃龙苍野这个冤大头花钱买自己的东西.

只是, 物还在, 人却消失不见了.

脑袋突然被人重重一击, 龙苍野敛起眸子看向旁边的人.

“被那人妖偷了铠甲还不舍得他, 你 FJ 啊? 还留着这护腕干什么? 嫌被人骗得不够?” 月灵儿黑着一张脸作势要继续揍他.

“我不想和你吵.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轮不到你出声.” 龙苍野垂下眼皮, 暗紫色的眸子藏在阴影里. 虽然事实他的神级铠甲是不见了, 那也不见得就是卫已把它偷了去. 即使这个世界里多得是开人妖小号到处骗装备的龌龊小人.

“你 ~! !” 慑于龙苍野低沉的微愠, 快被气死了的月灵儿撩起鞭子狠狠甩在他旁边轰出一个大土坑.

“好 ~ 我没资格是吧, 你他妈个混蛋为了个人妖居然还躲到恶魔殿里去玩消沉连公会都不顾, 既然不愿意见人, 那还留着他干什么? 明明白白告诉你, 对那个人妖用诅咒娃娃的人就是我. 我就是要封他 ID 怎么着, 你是不是连我也要砍啊 ~ 哈 ~!”

抬眼看了下盛怒的月灵儿, 龙苍野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反驳. 别人是借酒消愁, 他却是借练级被 K 的痛分散内心的窒闷. 不相信卫已出现在他身边是为了骗他, 但又无法解释神级铠甲丢失的事实. 躲到一处疯狂地打怪麻痹自己, 却被月灵儿用封卫已 ID 的举措逼了出来.

龙苍野直到卫已被封了号这才发觉无法欺骗自己想要再看见那一双透彻的湛蓝眼眸的心. 他疯狂地密 GM, 向系统申述撤消对卫已的诅咒. 但那个时候却被告知卫已已经强制堕入六畜轮回道, 诅咒无法撤消.

连亲手爆出诅咒娃娃的默都不知道所谓堕入六畜轮回道是怎么回事, 但龙苍野很了解卫已他一毛不拔超级爱钱的性格. 封 ID 一年, 早就物似人非. 寻常人怕是早早离开 《 世界 》 到下一个新的游戏里去了.

龙苍野心里复杂如打翻五味瓶.

幸好他没有离开 《 世界 》, 幸好…

“小月别理这个感情白痴. 活该让他再也找不到人. 谁叫他不通知声不准我们动他的人的? 害我们以为他受到什么重大的感情伤害躲起来独自舔舐伤口, 好心帮他报仇的我们结果是猪八戒照镜子 —- 里外不是人呢.” 沐紫悠闲地给伙伴加加血然后扭头对烈日之魂说:

“打完这里, 我们待会也去恶魔殿吧. 见识见识一下那里到底有什么可以让某人流连忘返连公会都不回.”

“苍野啊, 喜欢他就认了吧. 扭扭捏捏像什么男人.” 连烈日之魂都不帮龙苍野了.

“说什么哪… 他是男的…” 龙苍野喏喏地开口, 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自己照照镜子去, 一脸恋爱中毒苦大疾深的样子.” 顺便照镜子弄头发的沐紫啪一声甩了个小铜镜过去.

“我…”

竖着耳朵一边在旁边观测战况的零典听到这儿差点破口大骂.

“男的又怎么啦? ! 游戏不允许, 你这个白痴就不会到现实里把他挖出来 xxoo! 月灵儿你也太冲动了, 哪能这么简单就封了那个人妖小子的 ID. 哼哼 ~~ 不让他欠债肉偿就太便宜他了!” 不解气的零典, 就着脚上的女王靴一脚踢到龙苍野的脑袋上把他踹趴下, 似乎这样就能够把这一根筋的龙苍野给踢醒.

那套神级装备啊! ! ! 管他是不是那个人妖偷的, 他们炎帝公会的人怎么会做弄丢了心找不回来的亏本生意, 绝对要连本带利地全收回来!

“表姐, 你没发烧吧?” XXOO? !

涨红着脸的龙苍野用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突然陌生起来的零典. 零典话里的 ‘ 到现实去找卫已 ’ 的想法却牢牢地在脑袋里扎了根.

“男的怎么就不可以? ! 默你来啦, 下线后给这臭小子送一箱 GV 过去!”

貌似他听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

被默拎着尾巴一路走到这个地方来的卫已想掉头逃跑.

“GV? 我觉得亲自教授比较快.” 扯着想要逃跑的小红蛇的尾巴, 默就近找了块石头坐下. 意味不明的绿眸把龙苍野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 然后视线停留在某个 XX 的位置.

被默看得毛骨悚然的龙苍野冷不禁打了个颤.

“哦, 对了. 我刚才在禁林里抓到一条很奇怪的美杜莎美人蛇.” 默把还被封印着的卫已小蛇抛到龙苍野怀里.

可怜的卫已小蛇连缓冲剧烈跳动的心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啪地一声撞到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身上. 冰凉的身体被温热的大手握住, 太过真实的触感让卫已忍不住战栗.

“这条叫美杜莎? ? 美杜莎不是一条美女蛇吗? !” 公会里的人全都不信.

默开初也不信, 但是 —-

“明明就有很高智能却不是什么任务 NPC. 你们说一个脱离系统的控制高度智能化发展的 NPC—— 几率有多大?” 默不理会他们的质疑, 挑眉看了眼龙苍野.

“哎? ? 真的吗?” 不司其职的沐紫丢下手中的加血工作凑了过来看龙苍野手中的小蛇. 纤细的手指戳了戳装傻的小红蛇.

“它怎么呆呆的?”

“呆? 呵呵 ~~ 刚才还想诳我五千两黄金做虚假任务来着. 你说呆不呆?”

闻言, 龙苍野觉得默的遭遇似曾相识, 狐疑的视线落在手中的小红蛇上.

“哇 ~~ 连默都敢骗哦 ~ 真够胆.” 沐紫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继续装傻的卫已小蛇.

“啊! 我记得系统说什么堕入六畜轮回道的! 你说会不会 —” 月灵儿突发奇想.

“这么说来… 很有可能呢.” 默虽然只见过卫已几次, 但是如此的敛财德行昭然得让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 ~ 可怕的地方 ~~

卫已想直接晕死过去被强制下线了.

探测到头顶上来自龙苍野的那一股若有所思的视线, 卫已乖乖地一动不动作死蛇状.

“哎呀, 到底是不是嘛 ~ 是就点个头, 不是就摇头. 不回答就拿你去做蛇羹!” 沐紫继续戳戳装傻的卫已.

得不到回答的沐紫伸手作势要捉小红蛇去做蛇羹, 只是龙苍野突然一个挡手把小红蛇护住.

“喂! 这都还没确定是不是呢, 你就先护着它了. 还说你不是喜欢他!”

龙苍野说不上为什么, 他只是下意识地不想把手中的小红蛇交给任何人. 一个转身错开沐紫半真半假的抢夺.

“你这小子就嘴硬吧. 喜欢了就喜欢了, 连这都不敢承认还是不是男人?”

“嗯 ~ 我们不反对人兽恋的, 据说高级的美杜莎是人首蛇身的大美人呢.” 不知道谁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人兽 YE! 不过要怎么吃啊? ! 好歹人型时还有朵小菊花的说.” 此吃非彼吃.

“你太孤陋寡闻了, 现在流行人兽啊, 多的是方法! 来姐姐告诉你: BLABLA~~”

“你们越说越过分了哈 ~! !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 HELLO KITTY 啊!” 被她们露骨的谈话弄得满脸通红, 龙苍野恼羞成怒地轮起手中的刀就朝他们砍去, 届时练级的地方一片飞沙走石的混乱, 造成惨叫怒骂连连不断.

趁他们几个联手砍龙苍野一个的时候, 顺带在混乱中扔几个石化之眼造成更大的混乱, 卫已抓住机会偷偷溜走.

“咚!” 溜到地上的卫已被不知从哪飞来的流弹偷袭到了.

“呜呜 ~ 头破了头破了 ~~” 尾巴捂住疼到要死的脑门, 两行清泪哗啦啦地淌了下来.

一只冰凉的大手伸了过来, 把卫已提了起来抓在手里, 手指抚摩着卫已头上的大包.

“跟苍野一样笨手笨脚的呢.”

默把小蛇重新收回手中.

“中了我的封印, 就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哟!”

手如抚猫似的轻轻扫过他的蛇身让卫已的身体里渐渐泛起点点肾上腺素急速上升的凉意. 敢怒不敢言的卫已哭丧着脸乖乖地盘在默的手心里.

“刚才装什么傻呢?” 默很喜欢这个贪财又奸诈的小东西.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管我.” 卫已赌气不理害这个抓他的罪魁祸首.

“你的石化之眼还蛮有用的嘛. 我记得官方网站说美杜莎除了石化之眼外还有魅惑之吻的, 什么是魅惑之吻哟?” 默可是把这条小蛇刚才所干的好事全都看在眼里, 他很好奇这条小蛇的其他功用.

“给钱就告诉你.”

“那我还是自己实验吧.” 比扣门, 谁比得过默. 狡黠的眸子转了转.

“不知道亲亲你会怎么样?” 默作势要亲他.

“你丫变态啊! !” 被困在手心里的卫已黑线地看着不似开玩笑的默那越来越近的润泽唇瓣.

虽然他是一条很可爱的小蛇, 但是!

逼不得已撩出毒牙, 狠狠地咬了上去!

晃了晃手中的空杯子, 默遗憾地看着突然挡在他嘴唇前的手指, 以及咬住手指挂在上面的卫已小红蛇.

“苍野… 你浪费了我的蛇毒了, 本来想趁机收集的…”

牙齿入肉的感觉让卫已痛快不已, 但是默的话让他睁大了眼睛.

他没想到龙苍野会突然跑了过来, 还挡在他和默之间! !

龙苍野摸摸它的头, 把它从还冒着乌黑血珠的手指上拿了下来.

“~ 我好晕 ~~~” 被一条小红蛇咬了一口, 龙苍野的血条在哗啦哗啦地直线往下降.

这算什么嘛. . .

搞不清楚龙苍野是救默还是救他的卫已小蛇郁卒不已.

“恭喜玩家龙苍野收服美杜莎蛇妖, 美杜莎蛇妖成为玩家龙苍野宠物…”

突然听见系统传来的清脆叮咚声让卫已和龙苍野愕然地看着对方.

看着面板上因为对龙苍野好感度超过临界值而被系统认定他自动降伏的提示, 卫已直想用脑袋撞墙.

为毛 ~~ 为毛会这样! !

4. KISS 的救赎

和龙苍野相熟的伙伴现在都知道他有一条好感度奇高却无时无刻都想着要叛逃的古怪蛇妖宠物.

“苍野, 你的蛇呢?”

看不到苍野身边那条小红蛇, 默又开始揶揄他了.

“大概在 500 米附近吧.”

龙苍野哭笑不得地摸摸鼻子. 机缘巧合地从杀生不断的默手里把这条小红蛇收作宠物, 可这条与自己有着很高好感度的小红蛇却十分不配合, 都不知道它是怕了默还是惦记禁林, 三天两头就往外面跑.

“平时见你把公司里的下属都迷得晕晕乎乎的, 怎么搞不定那个人现在连一条小蛇也搞不定了呢, 呵呵. 亏你们的好感度那么高哟.”

“你就别落井下石了.” 龙苍野被戳到痛处.

这才刚说完, 一道传送光线闪过, 爬出 500 米外的小红蛇又出现在龙苍野的脚边.

龙苍野伸手把脚边那条垂头丧气的小红蛇拣起来放肩膀上.

“又想回禁林了? 那么去禁林打怪吧.” 怀着坏心思的龙苍野向默挥别就准备用卷轴去禁林. 他也很无奈, 这条小蛇明明就会说话, 可身为主人的他怎么逗它都不说, 还无时无刻地往外爬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还是打怪的时候好一些. 特别是看着它那双看到钱时闪着 $$ 的蛇眼, 让龙苍野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故意不收那些爆出来的奖励就是为了看它那一副郁闷不已的表情.

“不要! !”

一直避开龙苍野的小红蛇卫已再也不能沉默是金了.

为毛他不在龙苍野的身边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就这么败家啊啊!

打怪就打怪, 为毛这家伙要如此的浪费? ! 金子和爆出来的装备都不收让它们白白地被系统刷走. 怕被龙苍野认出来, 装聋作哑的卫已只能强忍着肉痛不去看那些金子和装备.

然而这个家伙居然还跟他说去打怪? ! 再去, 再去他就要被憋成内伤了!

“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龙苍野扭头看着趴在肩膀上的小蛇, 暗紫眼眸是无可奈何的纵容.

瞥开眼不去看龙苍野的卫已哧溜哧溜地就想往下爬.

龙苍野一把拉住它的尾巴.

卫已猛地回头想咬龙苍野却被默迅不见影的 ‘ 捕蛇手 ’ 准确无比地掐住脑袋.

“我忘记今天还没挤蛇毒呢, 苍野你等等吧.” 默掐着卫已的头径自往自己的实验室走.

龙苍野见状也只得把欺负小红蛇, 哦不应该是带小红蛇去打怪的计划暂时搁浅.

—————–

默把卫已小蛇带到他的实验室里三两下挤完蛇毒后却没有立即把小蛇归还给龙苍野.

他转身把蛇毒杯子放好后便拉张椅子面对着桌面上的小蛇坐下.

“你还要装多久? 卫已.”

正在用舌头舔舐发痒的牙龈的卫已猛地睁大眼睛, 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舔牙龈.

“这样逃了又回来, 很有意思么? 不解除主宠契约, 你根本就无法逃得开的.”

默碧绿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回避他话题的小蛇, 自顾自地往下说道:

“我是弯的. 我本以为这辈子也只会喜欢男人. 呵呵 ~ 可我居然也会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突然转性了呢. 因为苍野的关系, 我没有跟她表白. 谁知道呢, 原来这个女孩子也是个男的. 这就是所谓的同类气息么.”

默用手指按住卫已想逃的身体.

“别急着否认你喜欢苍野. 要不然你也不会告诉他你是人妖号了. 只有真正在意一个人才无法忍受欺骗他. 可是苍野会真的不在意你的性别么?”

默喜欢他? 什么时候的事情?

卫已心里苦笑, 什么都被他说中了. 这个家伙是心理医生么? 早知道会遇到龙苍野到最后还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他, 他宁可重新选一个号, 以自己的真实面貌待在他身边. 无论苍野到会不会喜欢上自己, 卫已都认了. 可是 —— 顶着人妖身份的他就已经是在欺骗苍野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卫已涩涩地开口.

“诅咒娃娃既然是我爆出来的, 我会不知道它的功用么?” 看见卫已蛇眼里的惊愕, 默愉悦地笑了.

“我可以帮你解除诅咒娃娃的诅咒. 不过 —- 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 默碧绿的眼眸里暗光流转.

“要怎么做?” 卫已当听不到后半截的话.

“我承认这是我的私心. 要解除诅咒娃娃的诅咒, 首先你必须和苍野解除主宠关系. 然后我才能替你解除诅咒. 不要说身为 230 级 BOSS 怪的你都不知道魅惑之吻是什么哟. 只要你用魅惑之吻控制住苍野再加上我的技术就可以进入玩家后台, 然后用苍野的号解除你们两个的契约.”

默利用特殊渠道特地去查了卫已小蛇的 NPC 身份背景.

“啊 ~~? 你不解除封印要我怎么亲啊? 就凭现在的豆芽菜样子? !” 要他亲苍野? 卫已脸红了. 什么鬼扯解除封印, 只有傻了才会这么做!

“恩, 是的被亲也是可以的.”

5. KISS 大作战

计划一: 出其不意飞吻龙苍野

“你… 没事吧?”

苍野一把捉住又突然噘着漏风的蛇嘴朝自己飞窜而来的卫已小蛇. 一开始这条小蛇还动不动就叛逃呢, 现在叛逃不成就改毒杀主人了? 被小蛇咬过, 心里怕怕的苍野万分感慨自己敏捷的运动神经.

第一百零一次索吻 —– 失败.

卫已在内心里捶胸顿足.

计划二: 索吻不成就制造意外

见四下没人, 独自和龙苍野在一起打怪的卫已对龙苍野发动美杜莎之眼.

哼哼 ~ 既然它不能主动吻到他, 那么石化一只大鸟把他砸倒还不成么?

美杜莎之眼必杀死光朝背对着它的龙苍野射去.

“原来你这么能干啊, 怪不得默整天想打你主意. 这下方便多了, 我刚才还愁怎么把这些到处飞的妖瞳鸦打下来呢.” 见天上飞的黑压压一片巨型妖瞳鸦下雨般咚咚咚地从天上砸下来, 龙苍野很兴奋地跑过去把它们全都杀成白光.

卫已郁卒地看着龙苍野身上那件可以反弹美杜莎之眼的装备! !

计划 N: …

卫已无精打采地被龙苍野带着去将军冢打怪.

才刚进将军冢没多久, 外面突然来了几个宵恒公会的玩家.

“这里我们包场了, 哪边凉快哪边去.” 一个蓝色头发的玩家蛮横地开始清场.

龙苍野斜瞥了他们一眼, 一个横扫千军, 发散着金光气焰的大刀把前面的骷髅怪生生斩成两截, 宏大的气势把那几个玩家逼得连连后退几步.

“切 ~ 我说是谁呢. 原来是被人妖骗走了神级装备的龙苍野啊. 哎呀居然还剩下一把神级的刀啊. 待会我们也去开个人妖号, 连大腿都不用张就可以拿到神器多么爽啊哈哈 ~” 蓝发玩家挑衅地呸了一口, 身边的几个更是附和地哈哈大笑起来.

蓝发玩家还在胸腔里的嘲笑被盛怒的龙苍野一道劈成两半! 蓝发玩家的伙伴看着自己的同伴被龙苍野杀成白光全都愤怒地亮出武器.

“靠! 别以为你全服第五就很了不起, 没了神级装备的你根本就是条虫! ! CALL 兄弟, 今天不把他洗白了就跟他姓! !” 宵恒公会的人开 PK 状态锁定龙苍野不让他逃跑.

“你们这些人渣也配? ! 给我全部去死! !”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卫已虽然有些小财迷, 但是绝对不是那种人! ! 容不得他们侮辱卫已, 龙苍野猛地爆发凶猛的气势挥刀捍卫心中最重要的东西. 一时间那几个家伙被龙苍野凶猛的杀气所摄被动连连. 但毕竟是丢失了神级装备, 随着不断有宵恒公会的人传送到这片隐蔽的将军冢内, 龙苍野渐渐陷入苦战.

‘ 这个龙苍野, 撑什么强. ’ 被人这样说自己他的确很气愤, 但是也不待他这么逞强地以一敌多啊. 卫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看着他身上不断出现的伤口, 卫已急得团团转只能不断地石化石化再石化. 但是宵恒公会的那几个也不是吃素的, 他们高防的武器装备让龙苍野和卫已小蛇十分被动.

后背再次被敌方的刺客偷袭, 尖锐的痛让龙苍野忍不住颤抖, 鲜红的血从伤口处淌下染红了整件盔甲.

被卫已偷偷统治及时赶到的默挡下了砍向龙苍野的致命一击.

“喂, 你还活着吧.” 默看了眼被砍得狼狈不堪的龙苍野.

“居然欺负我们炎帝公会的人, 问过我没?” 默面无表情地拔出肩膀上的原本那只瞄准龙苍野心脏的箭, 任乌黑的血流了一身. 只见他广袖一抖, 无臭无味的默式毒药弥漫在整个将军冢里. 要比毒, 谁能厉害过 《 世界 》 第一毒手法师默!

兄弟同心, 其力断金. 更何况来的是最擅长用毒的默. 被砍得差点变白光的龙苍野邪魅一笑, 在默的配合下更加凶狠凌厉地挥舞手中的刀!

宵恒公会来的那十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但是却抗不住这两个不要命的疯子! 有谁会为了砍你而直接撞上你的刀锋? ! 有谁会生生撕开大腿的肉只因为那上面的断箭碍事? !

昏天暗地的杀戮中, 越来越多的宵恒公会的人被杀成白光, 越来越多的人胆颤地悄悄逃跑不见踪影.

到最后只剩下两个炎帝公会的疯子互相搀扶着站在空无一人的将军冢中.

“呵呵 ~~ 你干嘛这么疯?” 没了平时的优雅, 脸上满是血污的默平添了一种血气的魅惑.

“我 ~ 怎么知道, 反正就打起来了.” 龙苍野痛得撕牙裂齿不断抽气.

“小蛇, 还在不?”

“在… 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 被庇护着的卫已从龙苍野残破的盔甲下探出头来, 身为 BOSS 怪的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

“好象 —— 爆到 BOSS 了.”

天要亡他们吗? 光顾着 PK, 没想到过于激烈的杀气激发了这个将军冢中的变异 BOSS!

曾经在这个 BOSS 手里死过一次的龙苍野和受伤不轻的默对望, 苦笑.

“汝等蝼蚁之辈扰吾清修, 杀无赦!”

妖雾弥漫, 只是一个身穿散发邪恶光芒血腥铠甲的骷髅 BOSS 推开棺木升腾而起.

只是, 骷髅 BOSS 身上的那套铠甲! 即使铠甲失去了神圣光芒而被邪恶侵染成血红色, 三个人都认出了那是从龙苍野身上爆掉的神级装备!

龙苍野和卫已在看到那套眼熟的铠甲时都爆发了.

“原来是你偷了铠甲!”

‘ 原来是你害我被封 ID! ! ’

他是个猪头! 为什么就不亲自问卫已! 明明卫已就对他们解释过铠甲是突然消失不见的! 为什么自己没有调查反而避而不见! 害卫已被误会被封杀! 真相大白, 因误会卫已而更加愧疚的龙苍野红着眼硬撑起破败的身体怒砍骷髅 BOSS.

卫已愤怒了, 经历这么多, 被误会, 被封 ID, 被迫重生为怪, 这一切根本就是系统在搞鬼! 燃烧的怒火让卫已突破了默下的封印.

愤怒地拖着骷髅 BOSS 怒砍的龙苍野突然看见凶险纷乱的战斗场中多了一个妖艳的身影. 他那条小红蛇宠物居然突然间转变成人首蛇身美杜莎完全体! 只见顶着一张极度似卫已美丽脸孔却有着妖魅的红色竖瞳的小红蛇, 红艳的修长蛇尾看似随意地一抽, 正压倒性打压着龙苍野的骷髅 BOSS 就化成一堆散落的骨架, 只剩下那套神级的铠甲暗淡地躺在骨头上边.

“卫已? !”

突然的变化让龙苍野完全蒙住了.

“卫已, 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默突然提醒卫已.

只见两道红光从那双火热妖魅的竖瞳射出, 中招的龙苍野身不由己地放下手中的刀往完全体蛇妖卫已走去.

虽然眼睛不一样, 还拖着一条邪恶妖冶的红色蛇尾, 但龙苍野就是知道眼前这个冷漠的美杜莎蛇妖 BOSS 就是卫已. 龙苍野分不清是被操纵还是他身体的本能, 再次见到卫已, 龙苍野抵抗不了想要狠狠拥抱他的强烈愿望, 也不想抵抗! 快手快脚走到卫已跟前, 他颤抖着双手把卫已那 □ 的上半身大力地搂进怀里, 微薄的嘴唇狠狠地压在卫已那张水嫩有弹性的嘴上.

本能地想要所求得更多, 却在吻上卫已的瞬间, 龙苍野眼前变的一片漆黑,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6. 在一起

按照默的指示, 卫已操纵龙苍野的号到后台系统解除了主宠契约. 而默没有食言, 很快就把卫已中的诅咒解除掉.

茫然地卖掉手中的号, 卫已怅然若失.

这样就结束了?

他甩甩半长的黑发, 卫已提起精神.

“先去玩玩散散心吧.”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卫已拿上订好的机票准备出门.

才刚打开门, 卫已便被门口的几个戴着墨镜的彪型大汉给吓住了. 来不及关门报警, 卫已被眼前的墨镜大叔捂住嘴巴架在身上强行塞进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里带走.

被胶布封住嘴巴, 绳索捆绑四肢无法动弹的卫已被一路风驰电擎地带到飞机场然后再被塞进私人飞机里狂飞直达私人小岛上的别墅.

身体被墨镜大叔抗在肩膀上, 来不及看清这金碧辉煌的别墅到底是啥米风格就又被人三两下拔了身上的衣服丢进巨大的浴池里.

“喂! ! 你们谋 ——” 湿漉漉地从水里钻出来, 满嘴咒骂的卫已只来得及听到砰地关门及落锁声.

“杀啊…” 尾音落寞不已.

搞什么嘛, 为毛把他绑到这里? !

有毛病! !

卫已忿忿地用手臂狠狠激打齐腰深的温热水面激起水花片片.

“卫已, 终于捉到你了.”

屏风后面走出一个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的黑发黑眸的男人. 即使不是游戏中的银发紫眸, 但那一成不变的俊朗面容分明就是龙苍野!

龙苍野? ! !

为毛他怎么会在这里! ! !

黑发黑眼的龙苍野在现实中反而比在游戏中多了一种浑然天成的上位者强悍气势.

他慢悠悠起步下浴池的步阶, 越过温水走到卫已的身边拦腰把他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内.

“咳咳 ~ 你 —— 怎么会在这里?” 卫已更想问的是他怎么知道他家地址!

“要抓你还真难呢, 要不是默帮忙还真捕捉不到你的 IP.” 龙苍野轻描淡写地道出他和默两个人对卫已的算计.

“你们两个算计好的? !”

卫已胆颤心惊.

“是啊 ~ 谁叫我喜欢你. 喜欢到不顾你的性别.” 惊骇过度的卫已被龙苍野突然吻住.

他真的喜欢自己? ! 不是开玩笑?

瞪大了湛蓝的眼眸, 卫已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张突然放大的熟悉俊脸. 还没进肺部的新鲜空气被过紧的拥抱箍得不见踪影, 嘴唇被他蛮横有力的舌头撬开, 麝香气息随着入侵的舌头席卷整个口腔.

“唔 ~! !”

卫已推捶着龙苍野的宽阔胸膛不断挣扎, 攻击的双手很快被他的大手制服, 整个人被他牢牢抱住镶嵌在他的怀里!

吻不够, 抱不够. 龙苍野大手托着卫已的脑袋, 激烈地加深了这个激动的吻.

拥抱着真实存在的卫已, 龙苍野那颗患得患失的心安稳下来, 激烈得近乎粗暴的吻渐渐变得温柔. 卷起他口中比意想更为让人情动的舌头, 一点一点慢慢扫荡他口腔里的敏感部位挑逗安抚, 却决不放手.

这个, 是他的人.

也只能是他的人. 我终于找到你了 ~~

深深地吻住这个值得他用全部生命去珍惜的人, 直到天荒地老.

“你…” 气嘘喘喘, 终于被稍微放开一点点的卫已扭动着被牢牢禁锢住的身躯.

“放开我!” 龙苍野的吻让患得患失的卫已心脏麻痹.

“不放, 一辈子都不放.” 把卫已紧紧按在胸口, 龙苍野这才觉得自己那颗彷徨迷失的心终于回来了.

“你神经病啊你 ~ 放开我! 不准吻! ! 啊, 不准摸那!” 呵斥龙苍野继续侵略的唇舌, 以及那只摸到不该摸的地方的色手!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 嘴唇被吻得红肿酥麻, 卫已无意识地咬咬. 野性直觉地感应到接下来会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危机.

酝酿着浓烈风暴的黑眸被卫已那下意识的动作攒住了. 肌肤相亲, 卫已 □ 的滑嫩皮肤透过来的温暖体温勾起了潜藏在龙苍野体内唯一的对卫已的野性渴望.

“明明是你先吻我的, 之前还一直向我索吻来着. 不要以为披着蛇皮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要对我负责.” 龙苍野这个时候倒是精明得很.

“这分明就是默算计我!” 卫已气结.

“反正你是我的人了. 我喜欢你, 只喜欢你一个. 无论你是男是女.”

把卫已的抗议封在吻里, 下定决心, 早已情动的龙苍野打横抱起被他吻得脚软差点窒息的卫已往屏风后面的淡蓝色柔软大床一放.

背后抵住柔软的床铺, 至今还是浑身赤裸被高大的龙苍野压在床上的卫已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贞操危机了.

“苍野 ~ 你想干什么?” 被吻得七荤八素, 脸颊绯红的卫已心脏狂跳失常! 苍野这算是真的喜欢 — 他?

听到熟悉依旧的称呼, 龙苍野漆黑如夜的眸子流露出专属一人的霸道温柔.

细吻啄下.

end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