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ành nhân ái – Thảo Bản Tinh Hoa

成人爱by草本精华

(父子文)

那天是修学旅行的最后一天, 跟同学在东京分别以后, 清水遥没有回家, 而是在小田原站坐新干线到京都去.

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景物, 清水遥不由得想起昨天夜里的事. 洗完澡后, 整理好浴衣, 从另一边门走到聚会厅, 同学都喝得醉醺醺的, 东倒西歪在地上. 遥笑笑, 抓起一瓶白酒, 象倒白开水似的往喉咙灌. 透明的液体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来, 濡湿了浴衣.

未成年人不能饮酒, 这是遥第一次喝酒, 一口气没吞下就被狠狠地呛住了. 酒精在喉咙里翻滚燃烧, 他蹲下, 拼命地咳嗽, 那帮醉鬼叫嚣着继续, 有人过来搭他的肩, 遥推开他的手, 一边咳嗽一边笑着说: “我真没用, 喝口酒也能呛着… 等我一下, 我去洗个脸, 回来继续!”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墙头的树影却轻轻摇晃, 月光带了冷清的质感, 外面传来野猫翻垃圾的细微声响.

擦拭着脸上的水珠, 遥走过长长的走廊想回房间, 却在转角的地方遇到同班的后藤直子. 屋檐下的风铃摇晃着, 清脆的声响散落在夜空之中, 女孩子羞涩的脸, 比那个人亲切.

不记得是谁主动的, 狭小的壁橱里, 温暖柔软的身体, 压抑的喘息, 以及隔壁同学的打闹嘈杂声, 这些就是他第一次抱女人的所有记忆. 没有想象中的愉快, 只是应付式的, 多少有些失望.

京都站到了, 清水遥走出车站, 书包的手机响了, 他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 下意识地按下了拒绝接听. 过了半分钟, 对方又打来了, 铃声很刺耳. 清水遥望着屏幕发呆, 铃声还在继续, 他终于认命地打开机盖, 接听了: “喂?”

“刚才怎么不听我的电话?” 温柔的男低音, 带了沙哑, 充满磁性.

“抱歉…” 清水遥低声说.

“没关系, 旅行结束了吗?”

“结束了…”

“那我去接你.”

“不用, 我现在在京都.”

“京都? 怎么到那里去了?”

“… 对不起, 爸爸…”

“怎么了?”

“没事, 我逛一下就回去, 不用担心.” 清水遥的手在发抖.

“好吧, 要小心一点, 回来时, 打我手机.”

“爸爸… 不必担心, 这不是你的责任, 我没事.”

对方没有说话, 接着就挂断了. 清水遥看着屏幕上的”通话结束” 字样, 呆呆地站着, 喃喃地说: “爸爸…”

不会有任何转机, 清水遥早就知道了这是一份没有结果的恋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亲生父亲, 任何时候都温柔对待他的父亲. 母亲在他四岁的时候去世, 葬礼上, 父亲抱着他, 低声说: “不要哭, 我会代替你妈妈爱你.”

父亲没有再婚. 年纪轻轻的男人, 要带大一个孩子, 其中的辛苦, 遥很清楚. 从小到大, 遥都是一个乖孩子, 努力念书, 听话, 不会给父亲添任何麻烦.

亲情, 爱情, 界线实在太模糊了, 最初那份依恋的感情, 在不知不觉间变了质, 十三岁时, 遥第一次梦遗, 清醒那刻, 他望着床单上的精液泪流满面, 因为他对父亲存在着那种难堪的感情.

难以启齿的扭曲爱情, 让他越发沉默了, 从表面看来, 遥只是一个平静少言的美少年. 但冷漠的外表背后, 深藏着隐忍不能告予人知的情感. 小小年纪的他已经学会不动声色地隐藏自己的感情.

“就算是我自欺欺人吧…” 站在寺前的台阶上, 他抬起头, 阳光并不刺眼, 他却觉得眼睛发酸, “只要能继续把我当成儿子来爱, 这样就可以了.”

清水修一放下电话, 沉默了一会儿, 又想起了那晚的事. 遥旅行前的那一晚, 曾经走进他的房间.

夜深人静, 遥以为修一已经熟睡, 慢慢靠近床边, 修一的眼睁开一条细缝, 带着恶作剧的心态, 想要吓吓儿子.

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 映照在遥的脸上, 在他脸上留下半边阴影. 漂亮的脸.

父子俩长得很像, 只是遥的容貌更加阴柔, 那是一张糅合了少女与少年最美丽特征的面容. 遥的皮肤很白, 带了病态的美丽, 下巴颔到脖颈的线条优雅, 喉结的平缓曲线随着轻微的呼吸起伏着.

“修一.” 遥照惯例, 俯下身, 轻轻吻着修一的嘴唇.

咦? 修一心里一惊, 儿子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叫过他, 感觉很奇怪, 就像在呼唤恋人一样. 而且两个都不是擅长说话的人, 平时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只是搂搂肩膀.

亲吻, 实在太过亲昵了, 更何况是嘴唇.

“毕业典礼以后, 我就要搬出去住了.” 遥将贴在修一脸上的发丝向后拨去, 动作很轻.

“对不起…” 声音变得沙哑, “我没有办法跟你继续生活了…”

修一身体僵硬, 听着遥平时沒有说出来的话.

“如果继续跟你一起住, 我怕我会克制不住自己. 修一, 我爱你.”

呼吸声突然停止, 时间静止, 世界像是完全沉寂, 只剩下窗外的海水拍打着礁石的声音.

遥敏感地发觉了, 他的手还僵在修一的头发上. 他没有睡着, 他全都听到了!

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 两人的关系就会破裂, 他自己亲手打破了这个家的平衡.

然后, 修一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呼吸均匀, 因为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儿子.

“求求你, 只要现在就好, 别睁开眼睛, 假装已经熟睡, 什么都不知道.” 遥低着头, 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自私, 可我并不想得到回应, 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要让你知道. 拜托, 你现在是睡着的, 什么都没有听到… 醒来以后, 你还是我的爸爸, 我还是你的儿子…” 他一遍一遍地说, 试图说服对方, 说服自己.

听到房间门掩上的声音, 修一睁开眼, 望着房门, 发出轻微的叹息.

青春期的孩子, 只是恋父情结吧. 修一这样安慰着自己, 这个儿子长得越来越漂亮, 比同龄的孩子早熟, 却没有反抗期, 是要担心这点了.

迷迷糊糊地睡着, 醒来时, 遥已经去学校了. 修学旅行的关系, 两人一个礼拜都不能见面.

对于修一来说, 这是苦恼的一个星期. 本来想将那个吻解释为恋父情结, 可那晚的月光, 连同遥哭泣的脸, 都在修一心里留下一种暧昧的情绪, 生根, 发芽, 渴望着破土而出. 那是愧疚, 又或者是其他的, 可惜, 惟独不是遥所想要的.

遥从京都回来了, 修一到车站去接他, 提早到了. 遥一出车站, 就看到他站在站牌边的樱树下, 树阴间透洒下来的夏日夕阳, 勾勒出他高大瘦削的身型, 朝自己露出温和的笑, 跟平时一样的笑容, 属于一个父亲的笑容.

夏天的风, 吹落一地粉红落英, 偶然邂逅的一场樱花雨, 像一出清淡洁净的电影.

“回来了.” 修一迎上去, 温和地说, 伸手想帮他拿背包. 遥忙摆手: “不用了.”

拉扯间, 遥的手无意就碰到了修一, 却被修一条件反射般地弹开. 修一尴尬无措地看着遥, 他的神情就像一把刀, 插进遥的心里.

果然不行吗? 遥苦笑着, 看着自己的手.

修一看着他, 欲言又止, 最终只是说: “上车吧, 我们回家.”

“嗯.” 遥低声应着, 钻进了车子.

对话中断了, 沉默, 压抑, 一路上, 两人都没再说话.

回到家, 遥很勉强地笑笑: “我去洗澡.” 匆匆地跑去浴室, 修一抓住他的手腕, 盯着他的眼睛, 低声说: “遥, 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儿子.” 一句话, 将两人的关系撇清, 纯粹的父子, 父子的感情. 他知道这样很残忍, 可拖下去, 遥受的伤会更重.

清水遥脸色苍白, 想要给修一一个笑容, 却办不到, 只能点点头, 挣脱了修一的手, 急急地冲进了浴室, 门关上了.

浴室传出哗哗的水流声, 很响. 仔细听, 隐约能听到掩藏在底下的低泣声, 带着不能泄露给任何人的隐忍疼痛.

遥靠在洗手台前, 用力捂住嘴, 用尽全力呼吸, 因为他害怕这样大的水流声都不能掩盖他的羞愧和无能为力. 即使是再大的悲伤和痛苦也不能泄露出去, 他不想让自己更加可悲.

再也不会有比此时此刻更遥远的距离. 修一就站在门的另一边, 他们之间只隔着那扇薄薄的门. 咫尺天涯, 便是如此.

修一能想像到, 在门的一边, 遥脸上病态的苍白. 可他不能伸出手去触摸他, 不能安慰他, 不能拉开隔在他们中间那扇薄薄的门.

“修一, 我爱你.”

最终, 遥还是后悔了说出这句话.

———— 完 ————

One thought on “Thành nhân ái – Thảo Bản Tinh Hoa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