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ữ tử thành thuyết – Khổ Tố

与子成说by苦素

(HE, 古代短文, 父子年上, 龙文, 变成小鸟那很萌)

1, 谣言 . . .

绕过九曲回廊, 朝川低头在静谧偌大的龙宫里穿行而过.

手持托盘, 他走至龙王的书房门前, 甩了甩依旧有些发麻的右手手臂, 稳定心神, 推门走进去.

珠帘之后, 着了一身玄黑锦袍的龙王正斜斜倚在躺椅上, 眼神慵懒, 像是顷刻便要睡过去.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书, 缓缓摩挲着, 偶尔停顿一下, 则是在思索书中内容.

朝川小心地将托盘上摆放的几碟精致点心放上桌面, 因为右手打颤, 他特意用了左手去取盘子. 做完一切之后, 他正待要退出去, 龙王低沉的嗓音却忽然响起: “右手怎么了?”

心头突地一跳, 朝川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丝毫异动, 但是心里却有些懊恼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 微微抿紧唇, 他垂下眸, 低声答道: “没什么, 不小心撞上了柱子, 有些发麻.”

龙王流连在书上的目光一顿, 随即放下书来, 抬头看他, 微微皱眉道: “过来我看看.”

朝川笑了一下, 将右手藏在身后, “父君, 我真的没事, 过会儿就好了.”

“既是如此, 我看看也无妨.”

朝川对上龙王沉郁幽深的双眸, 咽了咽口水, 慢慢挪过去, 将右手伸过去, 闷声嘀咕道: “有什么好看的?”

龙王伸手捋起朝川的衣袖, 露出他白皙的手臂, 乍一看上头完好无伤, 似乎当真如他所说, 不过是被柱子撞了一撞.

朝川笑了, “你看, 这不是好好的吗?”

龙王没说话, 手掌在青年手臂上轻轻拂过, 掌心移开, 一处殷红的咬痕便渐渐清晰显现出来.

看起来像是久居在仙山的蛇灵君所咬, 龙王冷下脸, “你又擅自跑到仙山去玩了?” 他伸手按住朝川手臂上的伤口, 须臾, 一抹金色的光芒从他指缝间漏出来.

疼得发麻的手臂此时被一股暖流覆盖, 不适感缓缓消去.

朝川撇撇嘴, 低声反驳: “仙山的果子好吃, 你为什么总不让我去?”

龙王叹气, 语气虽然淡淡的, 但其中的宠溺的意味却不减反增, “仙山虽然常年仙气袅绕, 但是毕竟那处半仙半魔之徒极多, 你若了闯下祸, 只怕他们不肯轻易饶你.”

朝川皱眉, “我是龙子, 他们难道想吃了我不成?”

龙王笑了笑, 故意吓他, 认真道: “那也难保, 吃了你能增加多少修为! 倒是比苦苦修炼千百年要省事许多.”

朝川坐到龙王身边, 睁大着眼, 急急问道: “父君不救我么?”

“不救.” 龙王重新躺下去, 悠悠然举起书挡住半边脸, 一副打算继续看下去, 不搭理他的态度.

朝川夺过龙王手中的书, 打破沙锅问到底, “为何? 我是你儿子!”

“你是个小捣蛋鬼, 从出生到现在麻烦事就不断, 昨儿个还去偷了东离仙君酿的酒, 是不是?”

朝川脸上一红, 低头嗫嚅道: “是他自己说要请我喝的, 小老头说话不算数, 诓了我三次, 所以我只好亲自动手了!”

“那这次呢? 这次又是因何得罪了蛇灵君?” 龙王嘴角微微翘起, 眸底紫光流转, 熠熠犹如星辰.

心脏猛烈鼓动着胸腔咚咚作响, 朝川愣了愣, 随即飞快转开眼, 低声道: “她造谣父君的是非! 可恨! 我不过说了她两句, 她就扑上来咬了我一口!”

“哦? 我的是非? 是什么?” 龙王微笑问道.

将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哽在喉咙, 朝川眼神闪烁的看着龙王, 犹豫了半响, 终究问不出口, 索性置气的将口一闭, 不吭声了.

朝川鲜有这种吞吞吐吐的时候, 龙王诧异的挑了挑眉, 笑道: “究竟是什么谣言? 你倒是说来听听.”

“她说…” 朝川抬起眼来, 细细察看龙王脸上的表情, “她说父君将要迎娶天帝的二公主…”

龙王的手正轻轻顺着朝川微有些凌乱的发, 闻言, 手却是几不可察的微微一僵.

“父君为何不说话?” 朝川皱眉, 心底那丝不安渐渐窜上来, 他有些紧张的拽住龙王的宽长的衣袖, 急切追问.

“哦.” 龙王微微笑了笑, “看了一上午的书, 倒是有些乏了, 想睡会儿.”

“… 那我出去了.” 朝川泄气的低头,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龙王都没有选择正面来回答他的问题. 难道那个蛇灵君说的话是… 真的? !

既然心存了疑虑, 这件事他肯定是要去查的, 而且是说行动, 就立刻行动, 一点也不含糊拖拉.

东离仙君除了喜欢酿酒之外, 还十分喜欢钓鱼. 这老头虽然整天看起来神神叨叨的, 但是天上地下他能知晓的事还着实不少. 朝川本来打算来撬撬他的嘴巴, 只是上回才偷过他的酒, 只怕这老头生气不肯搭理.

想来想去, 两全其美的办法没想出来, 却让他更烦躁了. 一挥手, 他怒道: “… 不管了, 厚着脸皮也要把事情弄清楚!”

东离仙君近来很是清闲, 搬了张椅子做在湖边, 他闭着眼睛一边打呼噜睡大觉, 一边握着鱼竿钓鱼.

八方仙家都知道, 这东离仙君奇怪的很, 总喜欢早上出来钓鱼, 晚上才腾云回去, 且这鱼篓里放着的, 永远只有一条在他回去时候才会上钓的鱼.

眼下还未到黄昏时分, 他垂下的鱼竿却猛地被拉扯, 直到弯成一道诡异的弧度. 东离仙君在睡梦中乍醒, 惊呼几声, 连忙收紧鱼竿, 这才免了被拉进水里的悲剧.

此时, 一条白色的小龙正躺在水底下, 一只爪子扒拉住东离仙君的鱼线, 一只爪子悠悠然戳着从它嘴里冒出大大气泡, 直到它们”啵” 一声破裂.

东离仙君朝水里一望, 被这庞然大物吓了一大跳, 猛地”哎哟” 一声, 坐到了地上.

眼前忽然出现青年白皙纤长的手, 东离仙君一怔, 便听他笑道: “仙君受惊了, 快快起来!”

东离仙君一见是这小捣蛋鬼眉头便是一皱, 郁闷的摸摸胡子, 哭丧着脸道: “你怎么又来了? 祖宗, 好好让我睡顿午觉也不行吗?”

朝川讨好的笑了, 一面伸手搀他起来, 一面软声道: “仙君只记得我的不好, 哪里又想过我的好来?”

东离仙君噎住了.

是了, 这个小捣蛋鬼去参加蟠桃会也不忘给他顺一个回来, 去凡间游玩也喜欢带些稀奇玩意儿供他把玩, 年前, 他收妖时被伤, 也是他央着他那父君借来了开光宝镜供他疗伤复元.

如此种种, 想起来倒也挺多.

东离仙君面色稍缓, 撑着他的手臂正要站起来, 轻咳一声, 随口问道: “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的酒可, 可没有了啊!”

“小气鬼!” 朝川笑笑, 和声和气道, “我自然不是为那东西而来,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那是为什么?”

“我是来问你我父君是不是将娶天帝的二公主了?” 朝川直接问道.

“扑咚” 一声!

东离仙君刚站稳, 又猛地坐了回去, 疼得他屁股发麻, “你你你你从哪里听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头一次写父子年上文, 没啥经验 =. = 只当博君一笑, 切勿认真.

祝跳坑愉快😄

2

2, 委屈 . . .

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实在是不打紧, 重要的是, 这个谣言究竟是不是真的?

朝川不依不饶的问, 东离仙君实在是被他问得烦了, 捂紧耳朵, 蹲在地上皱眉: “啊啊啊, 不要再吵了!”

“那你告诉我啊, 你告诉我, 我马上就走!” 朝川也蹲下来, 随手拔了根野草捏在手里晃来晃去, 一副悠然的姿态.

东离仙君斜眼瞟他, 摸了摸胡子, 轻咳一声, 道: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 你可不许到你父君那处去闹.”

“知道知道, 快说!” 朝川眼睛一亮.

东离仙君叹了口气, 说道: “实则是天帝的二公主镜瑶十分倾慕你父君的风采, 此番特去求天帝撮合这段姻缘. 你也知道, 你父君的脾性虽好, 但向来是说一不二, 若是天帝插足而未成, 镜瑶公主的面子也不好放, 故而此事至今甚少有人知晓.”

朝川心头一紧, 面上却平静的问道: “那父君可是知道此事?”

东离仙君笑了: “知道, 当然知道了! 啧, 他可比我会装! 天帝寻他说此事之时, 旁敲侧击个遍, 都不见他有什么反应. 唉, 你说这龙王到底想的是什么? 镜瑶公主的相貌品性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他为什么就…”

他叹息的话尚未说话, 只觉眼前一花, 一条白龙翻腾而去, 倏忽穿行在云层之中.

“哎! 祖宗! 你可千万别去捣乱啊!” 东离仙君朝天大吼, 见朝川并不搭理他, 郁闷的一拍头, 骂道, “笨! 这小子对他父君这么着紧, 哪里能不去闹呢? 完了完了.”

龙王午睡刚醒, 便有鲛人来报, 镜瑶公主求见.

微微一皱眉, 龙王起身着好衣衫, 径直去了大殿迎接. 临行之前, 问及朝川去向, 听闻他出了去, 一颗心放下大半.

那个小捣蛋鬼若在, 此时却又不知该如何闹了?

嘴角挂起一抹宠溺的笑意, 龙王摇摇头, 掀开珠帘, 迈进大殿.

这镜瑶公主确是美艳动人, 风姿绰绰, 性子虽大胆, 但也算温柔可人, 起码在面对龙王的时候是这样.

将带来的糕点放至桌上, 镜瑶温柔笑道: “听闻龙王最爱吃一些小点心, 我特意做了来, 也不知是否合你的心意?”

龙王微微一笑, 颔首道: “多谢公主费心.”

镜瑶坐下, 抬眸细细打量他, 说道: “其实, 我与龙王有过一面之缘, 不知你还记得吗?”

“哦? 是么?” 龙王虚应一声, 悠悠然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镜瑶笑道: “不记得也不打紧, 这仙界内外, 倾慕龙王之人, 何其之多, 镜瑶实在算不上什么.”

她这样直白, 倒叫龙王愣了愣, 微微皱眉, 正待要想好如何回应她, 有一人却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父君 ——” 朝川喘着气出现在大殿之上, 清澈的眼底带着丝丝怨气与委屈.

龙王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你又跑哪里野去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 龙王不动声色的微微笑着, 起身迎了过去.

正要伸手握住青年的手腕, 朝川却深深望他一眼, 一俯身作了揖, 避开了他的手, 而后转身, 大步迈出大殿.

“朝川!” 龙王皱了皱眉.

镜瑶在一旁, 将这父子俩所有的动作看在眼里, 心下微有疑惑, 她却摇了摇头, 否定了心中荒谬的猜想.

再疼爱儿子, 那始终也是儿子啊… 龙王绝不会起了那样的心思的…

“素闻龙王十分疼爱殿下, 今日一见, 果然如此. 天帝家的皇子们, 与天帝向来谦厚敬重得紧, 想来倒不及你们二人亲昵.” 她这么一说, 自然便是在指刚才朝川不给龙王留面子, 当着客人的面拂袖而去的事.

龙王收回视线, 侧头看了看她, 不在意的一笑, 低声道: “对不住, 他是被我惯坏了, 如今脾气大得很.”

镜瑶虽常见他笑, 却从不知他这笑容里能含着这么多的宠溺, 温柔.

心头一颤, 她垂下眼眸, 柔声细语道: “不早了, 镜瑶不便在此叨扰, 改日寻了空, 再来拜访龙王.”

镜瑶走了, 龙王挂在唇边的笑缓缓收起来, 眼眸微暗.

转身向朝川居住的宫殿走去, 他挥退行礼的众人, 先是敲了敲门, 见里面没人吭声, 无奈一笑, 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朝川背对着他, 正紧闭着眼睛假寐.

龙王也不急, 径直坐到桌边, 替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慢慢喝着.

屋内静得只能听到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热茶最后一口咽入喉中, 龙王估摸着差不多了, 抬起双眸.

朝川果然耐不住性子,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瞪着他说: “你进来做什么? 我要歇息了.”

“不听我解释?” 龙王放下茶杯, 微微笑道.

朝川冷哼一声, 扭开头, 闷声闷气地说: “解释什么? 父君从前告诉我, 心中只有母妃一人, 再也不会娶妻. 这千百年来, 就算有女人钟情于你, 你也从不会遮遮掩掩, 故意不让我知道. 可是如今不但瞒着我与那镜瑶见面, 也没有一口回绝天帝, 这样拖着… 你果真是想娶她了吗?”

最后一句说出口, 便觉得口中涩涩, 心像是被狠狠揪住了, 难受得紧.

朝川将唇抿得死紧.

龙王沉默了一会儿, 静静看着他, 低声说: “我若有一日破了誓言, 当真要再娶妻, 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

他的语气太过认真, 竟让朝川心头一震.

“… 我对父君来说, 是最重要的人么?” 朝川黑亮的双眸望过去, 心内莫名有了些别样的期待.

龙王微微一愣, 垂下眼眸, 掩去其中的暗潮汹涌, 笑了笑, 淡淡道: “我们血浓于水, 你是我的儿子, 自然是最重要的人了.”

“是么?” 眼睫微颤, 朝川喃喃应了句, 一头栽进软床.

“… 朝川?” 龙王皱了皱眉, 下意识走近伸出手去, 然而将要挨到他的肩头, 他却滞了滞, 缓缓将手收回来捏紧, 低声说, “好好睡, 我先走了.”

龙王在心底叹了口气, 站起身, 刚要离开, 青年的手却飞快地拉住了他, 轻声说: “父君, 陪陪我.”

作者有话要说: 那边完结了, 所以没有意外的话, 这边会恢复更新吧 >3<

3

3, 争吵 . . .

黑暗里, 朝川偎在龙王怀里, 一颗心就像是被暖水包裹着, 浑身说不出的甜蜜舒适.

这些年, 他虽口口声声叫着他父君, 可是心里却也再明白不过, 他哪里又曾真正将他看做是父君. 明明… 心里面是存了别的不可告人的心思…

正因如此, 他才这样看不得这人娶妻, 看不得他跟别人亲近, 看不得他对别人也温柔微笑.

这真真是个魔靥, 走不出来, 也不想走出来.

若是这份感情有朝一日得了回报, 那算是自己幸运, 若是… 根本无法感动这人丝毫, 那么他便离开, 走得远远的, 也算对得起自己了!

想至此, 朝川微微咬牙, 眨落凝聚在眼角的泪水.

现在… 要怎么做呢?

朝川听着龙王沉稳的呼吸声, 心不但没有平静下来, 反而随着突如其来的想法而”咚咚” 急速鼓动起来.

凡人不是常说, 若是生米煮成熟饭, 那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么?

朝川贴的龙王更紧些, 微微颤着手去摸他棱角分明的脸, 从剑眉到脸颊再缓缓滑至那片薄唇.

触手的感觉软软的, 温温的, 却让人脸上不自觉发起烫来.

父君… 父君… 是我的…

深吸一口气, 朝川凑过去, 正待要吻上去, 手却猛地被握住!

“怎么还不睡觉?” 龙王低沉悦耳的声音清晰地响起来.

朝川一惊, 眼睛睁得大大的, 呐呐说不出话来.

龙王沉默一瞬, 带了些无奈的低声叹道: “… 乖, 听父君的话, 好好睡一觉, 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我才不要明天再说! 明天… 自己哪里还有现在这个勇气?

朝川一狠心, 急切地撞过去, 咬上了龙王的唇.

心就要被彼此相贴的温度烫得化了, 朝川颤抖着身体, 并不敢睁眼去看龙王此时表情, 只是害怕被拒绝, 害怕在那人眼中看到一丝自己不愿意面对的情绪.

他并不懂得亲吻, 在这些方面的经验简直少得可怜. 从前也曾在仙山看过那些妖怪躲在洞中媾和在那一块, 似痛苦又似愉悦.

朝川那时尚小, 却也对两人这种亲密无间的行为生了好奇, 只想着有一日也要与父君这般好才行.

想是这样想了, 做却一直不敢.

现在是吻了上去, 他却只懂着用舌头舔弄着那人薄薄的唇, 可怜兮兮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挑逗起那人的情 | 欲.

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该要探进去的时候, 龙王却从惊愣中回过神来, 猛地将他掀开, 沉声呵斥: “胡闹!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朝川的印象中, 龙王一直都温温和和的, 鲜少有这样动怒的时候.

脸”刷” 地一下白了, 朝川颤巍巍坐起来, 去扯龙王的袖子, 小声嗫嚅道”父, 父君… 我…”

龙王一抬手, 房间内霎时亮了起来, 犹如白昼.

脸色阴沉不定的将缩在床头的青年瞪着, 龙王赤脚踩在冰凉的地上, 心一丝丝揪着疼.

他们是父子, 血脉相连的父子! 朝川不懂事也就罢了, 自己怎么可以对他也产生这种龌龊的心思?

那样柔软的唇贴过来, 他当时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推开, 而是想要不顾一切的将他狠狠吻住!

真是昏了头了…

龙王闭了闭眼, 略微皱眉, 过了半响, 缓缓的哑声说道: “我看… 你年纪也不小了, 是应该娶个妻子好好定下来过日子.”

朝川心头一震, 慢慢抬眼看向他.

阳光从繁茂的大树间漏下来, 落下点点光斑, 山中鸟雀的叫声叽叽喳喳不停, 将这里显得愈加幽寂空明.

“啪.”

枝条扇过草丛, 勉强开出一道小径, 朝川气鼓鼓地往前冲, 一边走, 一边将碍人的杂草打开.

娶妻? 亏他说得出口!

我就不信, 这些年他就从来不明白我的心思! 父君啊父君… 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 为什么偏生在这件事上就爱跟我装糊涂?

混账! 讨厌鬼!

越想越生气, 越想越难过, 他泄愤地往前走, 枝条扇得两旁的草丛呼呼作响, 可怜兮兮地趴开让道.

眼圈渐渐红了, 朝川抿紧颤抖的唇, 始终不允许自己哭出来.

娶就娶! 大不了… 大不了我就娶了你喜欢的那个镜瑶! 或者是你喜欢一个, 我就娶一个! 反正… 你不能跟别人在一起…

可是就连这样想, 他都觉得心里没底气.

… 我又凭什么这样去要求父君呢? 感情这种事, 又不是可以勉强的, 更何况我跟他之间还多了这样一层血亲关系.

撇开彼此心意是否相通不说, 我可以不顾惜别人怎么看, 父君却未必不在乎. 他是谁啊? 他是这仙界人人望而生畏的龙王啊!

连天帝对他也是尊敬万分, 更何况其他人?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 当真能不在乎他人眼光么?

朝川慢慢停下来, 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难看起来.

然而正在这时, 空中忽然刺来一道红光, 杀意浓重, 直逼而来. 朝川仓惶运息, 猛地闪身躲过, 虽然免了一难, 却也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谁敢动老娘的仙草! ! 看我不宰了你那贱手! !” 怒气薄薄的声音在顶空传来, 红衣女子在话音落下的一瞬便如鬼魅般闪现在眼前.

朝川扭头看了看不远处被红光击中的大树, 心头大颤.

那树中心竟是生生开了个大洞, 正嗞嗞冒着白烟. 太可怕了, 如果当时没有躲过, 恐怕现在身体被凿了个洞的就是自己了.

“你这女人也太毒了, 为了一根草, 竟要别人的命…”

朝川睁大了眼, 喃喃说道.

红衣女子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 冷冷勾唇笑了, “我道是谁? 原来是你小子. 怎么? 那日被我咬了一口, 还没死么?”

这红衣女子原就是”造谣” 龙王娶妻是非的蛇灵君了.

朝川自然还记得她, 此时哼一声,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转身迈开步子就要走. 蛇灵君哪肯这么轻易饶过他, 眼眸一眯, 倏地移动在他面前, 冷冷伸手道: “慢着! 赔本君的仙草来!”

朝川回头望了一眼不幸与杂草一起被自己打中的绿莹莹的仙草, 理亏的小声说: “我又不能令它们起死回生, 能赔你什么?”

眼一闭, 他皱眉道, “你要命就拿去!”

蛇灵君反倒笑了, “杀了你有什么好处? 倒是无端惹来一身麻烦.”

看来她是在忌惮父君了, 朝川心里稍安, 睁眼看她, “那你要什么?”

“龙宫的夜明珠.”

朝川冷冷哼道: “口气倒是不小.”

蛇灵君想了想, 笑道: “好, 我也不占你便宜. 这些仙草确实不如龙宫的夜明珠珍贵, 不过我可以赠你一样东西, 足以令你心甘情愿地拿出夜明珠来.”

“是什么?” 朝川狐疑地看着她.

蛇灵君暧昧着看着他, 缓缓说道: “是一个可以让你, 跟你那不解风情的父君坦然相对的好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 难道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也换不回养肥党们的回归么 TAT 打滚求留言啊 ~

4

4, 定心 . . .

长袍宽袖下藏着一瓶巴掌大小的白瓷瓶, 里面便是蛇灵君用以给他交换龙宫夜明珠的梦悠散.

据说这梦悠散能令人昏沉入睡, 而后在梦中还原其真实想法. 因为做梦的时候, 是一个人警戒性最低的时候,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自然就能更坦然的面对所有的一切.

蛇灵君教他涂抹在身, 只要令龙王吸闻些许, 就能轻易跳入龙王之梦, 窥探他对自己的真实心意.

这个对朝川来说, 绝对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只是蛇灵君所言是否为真, 这东西会对父君有害么? 他不得而知. 想来, 她也不会骗自己吧? 若是她当真怀了歹意, 父君若出事, 别说她拿不到龙宫的夜明珠, 就是自己拼了命也绝不会轻饶她!

那女人如此精明, 断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耍小心机.

这样思虑一番, 朝川心里稍安.

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 他漫不经心抬眼四望, 目光落至窗边所站那人修长挺拔的身影时猛地一顿, 连脚步也生生僵停下来.

龙王似有所觉, 回头见到是他, 眉头微皱, 紧接着急步走过来, 一把握住他的肩膀, 紧张地察探他周身仙气.

没受伤…

龙王舒出一口气, 松开他, 抿紧唇, 严肃呵斥: “你这脾气也越发大了, 不过说你两句, 便两日两夜不着家!”

朝川知他担心自己, 心头霎时暖暖的. 明明气已经消了, 却还是有些委屈地说: “谁叫你逼我娶妻, 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们…”

龙王面色一僵, 侧开头, 沉声道: “可你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父君…”

龙王闭了闭眼, 挥手打断他, 说: “算了, 此事暂不提了, 你若不喜欢, 就当我从未说过罢.”

“对不起…” 朝川垂下头, 轻声说, “我知道, 是我太任性了, 总是给你惹不少麻烦, 让你担心.”

龙王静默半响, 抬起手来宠溺地摸了摸他柔顺黑亮的头发, 无奈低叹道: “那也是我把你宠成这样的, 没关系, 我喜欢你任性些.”

喜欢你对我依赖些…

朝川猛地抬头看他, 眼睛睁得大大的, 傻愣愣的模样显得格外可爱天真.

龙王的目光柔软下来, 惹不住温柔一笑.

多日来的间隙似乎因此而消弥了不少, 朝川高兴地扑进龙王怀中, 笑吟吟地说: “那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 嗯.”

窗外水纹轻轻晃荡, 粼粼波光中, 两人交叠的身影密不可分, 亲呢宛如情人一般, 哪里又像对父子呢?

龙王深邃的眸光里透出几丝满足与伤感, 紧了紧怀中瘦削的身躯, 他几不可察的沉沉一叹.

夜半, 朝川在中庭心慌意乱地走来走去.

宫中伺候的鲛人盈盈走出来, 柔声细语: “殿下, 夜已深了, 还请早些安歇吧.”

朝川猛地转过身来, 一把握住她的手, 急切道: “如夙, 我问你, 若是有些答案对你而言很重要, 可是你又很害怕知道, 那, 那你是否会去揭开?”

唤作如夙的鲛人女子红了红脸, 羞怯地抽回手, 想了想, 柔声说: “既然那个答案将人害得吃不安, 睡不好, 倒不如一鼓作气知道了了事.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正是这个道理.”

朝川忽然笑了出声, 欣喜道: “你果然深知我心, 好一句长痛不如短痛, 这颗定心丸吃得好, 吃得好!”

说罢, 朗声笑着往龙王寝宫一径去了.

夜明珠将龙宫照得恍如白昼, 水晶色泽在夜色弥漫的海底显得愈加璀璨夺目. 水草摇摇摆动, 婀娜如同女子曼妙的身姿.

朝川挥退行礼的众人, 推门走进去, 极快的瞥了一眼靠在案几后端正身姿看书的龙王. 他紧走几步, 蹬下靴子, 跳上龙王的床, 溜入软滑的云被中.

龙王执书的手几不可察的微微一僵, 心神不定的又在墨色的字体上来回看好几次, 他终究无奈叹了口气, 起身走过去.

朝川正将外衣脱下来, 抽出被子, 奋力往外一丢!

衣袍, 玉带, 鞋袜七零八落散布在各处, 龙王扫了一眼, 摇头苦笑道: “你这又是做什么? 大晚上的不好好回房歇息, 跑来我这里捣乱.”

朝川无辜的眨眨眼, 用云被将自己裹成一团, 小声说: “我宫里寒气重, 冷得慌, 想在这里歇一宿也不成吗?”

“… 寒气重?”

朝川自小身子骨就不好, 受不住这阴冷的环境也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之前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两天两夜, 龙王虽然察看到他身体无碍, 却也不确定他是否还受了些其他比较隐蔽的损伤.

皱了皱眉, 龙王跨步上前, 掀开被子就要去捏朝川的手腕.

朝川却猛地睁大眼, 往床角缩了又缩, 嗷嗷叫唤道: “父, 父君… 我真没事, 你别又给我输仙气护体了.”

龙王的手慢慢收回来, 担心道: “你当真没事?”

“嗯.” 朝川小心翼翼伸出手去扯了扯龙王的长袍, 带了丝撒娇意味地说, “我保证乖乖睡觉, 不做其他的事, 你就让我在这里睡一晚吧?”

龙王静默下来, 久到朝川的心渐渐下沉, 几乎就要起身离开, 他才缓缓的低声说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 睡吧.”

屋内黑漆漆一片, 窗外波光荡漾, 阴魅难测, 看起来竟有些可怖.

朝川往龙王怀中窝去, 蹭了蹭, 轻声说: “父君, 点些光吧, 外头那些晃来晃去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龙王本来对他的亲近还有些避讳, 如今听他这么一说, 心头一软, 伸手将他抱入怀中, 轻轻拍打他的背部安抚着失笑道: “水草的影子罢了, 傻小子.”

“… 哦.” 朝川紧闭上眼, 心脏却怦怦作响. 身上涂了梦悠散, 父君… 父君会察觉到么?

意识朦朦胧胧间, 龙王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入耳朵, “你身上的味道好像与以往不同… 很香, 是什么?”

朝川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颤抖着声音说: “是香料, 好闻么?”

“嗯, 我还是喜欢你以前那…” 龙王的声音越来越轻, 最后渐渐消弱下去, 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父君?”

朝川伸手探了下龙王的气息, 见他并无异常, 不禁松了口气.

凝神聚气于指尖, 朝川在心里默念一声对不起, 轻轻将白光印入龙王额心. 魂魄堕入龙王梦中, 只见他慢慢闭上眼, 也倒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哪有这么快吃肉啊噗, 抽打你们! 吃素不好么么么么…

5

5, 坠梦 . . .

房间的门”吱呀” 一声开了, 朝川猛地坐起来, 怔怔然环视一圈. 这桌子, 这椅子, 这铜镜… 怎么跟龙宫不同? 倒像是… 像是凡间!

脑子嗡嗡作响, 还未待他理个明白, 眼前一道黑影移过来, 挡住了些许光线. 男子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 探了探他的额头, 温柔笑道: “这药果然有效, 你可见好些了?”

朝川愣愣望着他好半响, 讶然道: “父君?”

龙王细细咀嚼了下这两个字, 宠溺地敲了敲他的脑袋, 笑骂道: “烧糊涂了? 怎么叫我父君?”

“… 不叫父君, 叫什么?”

龙王眼眸微闪, 忽然凑近, 低下头来, 飞快地在他柔软唇上亲了亲, 低声道: “别跟我装傻, 平日里, 你高兴便叫我钧池, 不高兴便喂喂喂的叫唤, 连声好听的都不给. 这回, 又是在玩什么?”

“钧钧钧钧钧… 池?” 朝川咽了下口水, 结结巴巴地说, “我叫, 叫你钧池?” 老天! 那不是父君的本名么? 我哪里敢叫?

而且这人刚才还亲了我?

朝川猛然反应过来, 脸上腾地红了.

龙王看得有趣, 亲昵地摸了摸他的脸, 笑道: “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奇奇怪怪的.”

“钧池?” 朝川眼神闪烁着, 试探着问道.

“嗯, 你想说什么?” 龙王笑了笑.

似乎猛然抓住了些什么, 朝川抿了抿唇, 说: “我们现在在哪里?”

“益州.”

益州… 那就是在凡间了? 在父君的梦里, 他竟是希望离开龙宫, 到凡间生活的么? 而且, 照他刚才这么说, 似乎我们现下的关系, 也并不是父子.

朝川怔怔看向他, 心跳开始加速跳动, 我做这么多事, 不就是为了知道他心中所想么? 如今又犹犹豫豫不敢问是怎么回事?

咬了咬牙, 朝川缓缓地低声道: “那… 我是你什么人?”

龙王讶异地去摸他的额头, “真不记得了? 烧傻了?”

朝川一把握住他伸过来的手, 认真而急切地追问: “别管这个了! 你快回答我啊!”

龙王见他并不像说笑, 也收了嬉笑之色, 眸底紫光流转, 其中的温柔宠溺像是一道暖水, 徐徐淌入人的心底.

只听他低声叹道: “你自然是我钧池最珍而重之的人, 最爱的人.”

“哪种爱?” 朝川眼圈泛红, 颤着声音轻声问, “是这种么?” 他靠过去, 将唇贴上龙王略显冰凉的唇瓣.

龙王低笑一声, 软滑的舌撬开朝川的唇, 温柔地探进去, 与他纠缠在一块.

数千年来, 朝川何曾有过这样的经验, 更何况此时此刻深深亲吻他的人, 还是朝朝暮暮思着想着的父君!

这一吻绵长而温柔, 朝川直被吻得双颊通红, 呼吸不顺, 那人才肯放开他, 贴着面颊轻蹭着, 哑声笑道: “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嗯?”

朝川定定看着他, 眸光闪动, 轻声说: “那你肯不肯要?”

龙王眸色转深, 只见他凑过去细细碎碎的亲吻朝川方才被他吻得红红肿肿的唇, 轻笑着哑声道: “你若肯给, 我自然肯要.”

眼睛酸涩, 像是即刻便要淌下泪来. 朝川眨了眨眼, 柔顺的长开嘴, 让那人软滑的舌再次探进来.

这是梦么?

好真实的一个梦, 若是一辈子都可以不再醒过来就好了.

湿热的吻一路往下蔓延, 辗转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殷红的吻痕, 衣衫一件件褪下, 青年修长而诱人的身体缓缓呈现在眼前.

龙王深邃的眼睛里像是要燃起一把火, 只是这情绪太过暗沉, 一遍遍被他隐忍着压制下去.

朝川无疑是青涩的, 所有自然而羞涩的反应在龙王看来都美好得不像话. 他只恨不得立刻将人吃拆入腹, 却又怕急躁的动作会伤了他.

朝川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一层水色, 他微张着唇, 轻轻喘息着, 溢出来的呻吟低缓而悦耳.

龙王禁不住想要听得更多, 便不遗余力的讨好取悦他.

朝川从来没有想过平日里温柔正经的父君到了床上来却是这等模样, 被欺负得狠了, 他便有些愤恨的咬了口龙王 □ 的肩头.

龙王却是不觉痛, 一边抚摸他, 一边笑着在他耳边吹气, 哑声道: “乖, 叫出来, 我想听.”

“你别摸那里… 嗯… 混蛋!”

龙王笑笑, 温柔的吻了吻怀中人泛红的脸颊.

被进入的时候, 朝川扬长了白皙的脖颈, 紧拽住龙王的胳膊, 有些难耐的呻吟出声: “疼… 啊… 父, 父君… 嗯…”

… 父君?

龙王默默重复了这两个字, 滚烫的硬物半入不入的抵在那里, 他的脸上却瞬间浮起了迷茫之色.

“怎, 怎么了?” 朝川微撑起身子.

龙王的眸光转落在他身上, 忽然浑身一震, 猛地睁大眼!

朝川霎时只觉得金光大现在眼前, 他只来得及大呼一声父君, 身体便被一股沉重的力量拉拽着迅速下沉!

痛! 全身都痛得要散掉了!

朝川再次睁开眼, 周遭的景色却全然变了. 这里… 是龙宫…

抵在背后的手掌缓缓输入仙气, 朝川的额头正不断淌下冷汗, 脸色亦白得可怕, 他几乎不用去猜便能知道此刻正在为他疗伤的是谁.

“父君…” 他轻声唤了一句.

龙王的动作一顿, 随即更迅速的将仙气纳入他体内, 直引导朝川那股乱窜的仙气渐渐平复下来, 才慢慢收回了手.

朝川软倒下来, 龙王皱着眉头接住他, 脸上阴沉的神色与方才在梦中温柔浅笑的模样相差实在太大.

朝川苦笑一声, 低声说: “刚才为什么不做下去? 我一点也不想醒过来, 你只当是圆我一个梦也好啊.”

“荒唐!” 龙王皱眉怒斥, “你知不知道你方才仙气反噬, 差一点就送了命!”

“那我也心甘情愿…”

龙王沉着脸, 久久看着他, 心潮起伏不定.

朝川伸手去摸龙王俊逸的脸, 轻声说道: “父君, 坦然面对我, 对你来说, 就这么困难么?”

龙王闭了闭眼, 哑声道: “你我是父子.”

朝川静默半响, 忽然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只见他猛地推开龙王, 跌跌撞撞站起来, 径直出了龙王寝宫.

手握紧又松开, 松开又握紧.

龙王默默凝视着摇摇摆摆的房门, 始终没有追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T0T 我好想快点完结啊…

6

6, 成婚 . . .

这一次, 是朝川离宫最久的一次, 倒有了点誓不回头的决然在里头. 龙王也似不管不问, 两父子彻底杠上了.

他们都说, 龙王把自个儿关在寝宫, 哪里也不去, 就连镜瑶公主上门拜访, 也以身体不适为由一口回绝了.

而至于朝川, 他还能去哪里?

自然就是在仙山找了处洞穴窝着, 每日不是闷头大睡, 就是满山乱晃. 途中东离仙君来看过他几回, 可是都被他推走了.

可是这老头儿人虽然走了, 却留下一只纯白羽翼的鸟来日日跟着他飞.

朝川咬口果子, 眉头紧皱, 呸呸了几下, 厌恶地吐出来. 就没吃过这么酸, 这么涩的果子…

“哎, 夜明珠什么时候给我?” 女子轻柔的声音响在耳后, 刮起一阵寒意, 朝川大叫一声跳开来, 瞪大眼说, “你要吓死我啊?”

蛇灵君抚了抚艳红的裙子, 柔媚一笑, 道: “这样就被吓到了? 真没用.”

朝川气得磨牙, 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打又打不过, 这回受了伤也没人治了, 算了, 我忍!

蛇灵君微微有些诧异, “呀? 不生气?”

“哼, 我才懒得与你一般计较.” 朝川扭开头.

蛇灵君挑挑眉, 伸出手来, “我的夜明珠, 拿来.”

当时走得太急, 竟也忘了, 朝川心头一跳, 心虚地闪躲着眼睛, 嗫嚅道: “… 暂时还给不了你, 下回我一定记得.”

“你敢戏弄我? !” 蛇灵眯眼, 周身忽然泛起红光.

朝川急切道: “… 喂, 谁戏弄你了? 我只不过忘了, 这回一定给你!”

蛇灵君顿了顿, 斜睨着他, 低声问: “怎么? 梦悠散没有效么?”

朝川皱着眉头没说话,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脸色微变. 蛇灵君看得真切, 仔细一想, 不禁笑了, “哦, 我知道了, 你定是与龙王交合未成吧?”

朝川的脸”轰” 地炸开来, 红成一片. 这女人… 这女人真是好不知耻… 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蛇灵君掩唇轻笑起来, 目光倏忽流转到那只停驻在枝头多时的白色小鸟身上, 心头一紧, 竟兀然止了笑, 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施了法术瞬间消失了.

“喂! 你给我回来! 我的话还没说完!”

朝川怒不可支, 可是周遭哪里还有人? 他气得疾走几步, 却又毫无方向, 忽然, 他扭头冲扑着翅膀跟着他的小鸟吼道: “你别跟着我行不行? 什么破事都被你听见了, 还不够么?”

小鸟无辜的眨眨眼, 依旧停在他上空不走.

朝川颠起一块石头想要扔它, 然而拿起来, 犹豫了片刻却又泄气的放下来, 转身回了洞穴.

倒头大睡到了黄昏时分, 他方才饿得醒了过来.

石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甚至还有香醇的酒液, 朝川眨眨眼, 觉得自己在做梦, 又猛地拍拍脑袋!

… 疼!

不是在做梦啊? 那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朝川走过去坐下, 小鸟也飞下来立在他肩头, 他静默片刻, 偏头低声问: “这些… 该不是你弄回来的吧?”

他只是随意试探这么一问, 谁知这破鸟竟然真的嗷嗷叫了两声, 算是应了. 朝川惊得睁大眼, 呐呐道: “你连人形尚未可化, 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小鸟不再叫, 只是用尖尖的鸟喙亲昵地蹭了下他黑亮柔顺的头发. 朝川心里霎时柔软下来, 想起今日还对它发了脾气, 不禁有些愧疚地摸摸它的脑袋, 轻声说: “对不住你, 近来我心情真是不好.”

微微一顿, 他低头看着那桌佳肴美食, 又道: “不过你还是回去吧, 跟着我没有好日子过的. 反正… 我是再也不会回龙宫去了! 东离仙君那老头儿小气是小气了点, 不过对你应该还是不错的, 你走吧…”

小鸟飞下来, 站到石桌上, 用脚碰了碰盘子, 像是在示意朝川快点吃.

朝川知道它听得懂自己说话, 此时见它仍不愿走, 心头不禁一暖, 点了点头, 便埋头大口吃起来.

如此, 相安无事的过了两个月.

朝川见龙王丝毫没有派人出来找自己的动静, 心里简直凉透了, 绝望更甚. 可是绕是如此, 他却一点都没有后悔当初对龙王用上梦悠散, 毕竟那场梦实在是够美, 够甜, 若是能再梦上一场, 也是好的.

这一天, 他从外头捕了鱼和摘了些新鲜的果子回来, 正要高高兴兴跟小鸟一说, 却见它叼了张纸飞到自己面前.

朝川笑了笑, 问: “… 是什么?”

放下东西, 他把湿手就势在身上擦了擦, 拿过纸来, 展开一看, 脸色却猛地一白. 父君… 父君真要娶那镜瑶了?

浑浑噩噩坐下来, 他再也没有说话, 只是紧拽着那张纸发呆.

小鸟陪他坐了半响, 忽然飞起来朝屋外飞了飞, 又绕回来, 如此几番, 朝川终于抬起苍白的脸, 轻声说: “你是说, 让我回去阻止他们?”

小鸟赞同地叫了两声.

朝川闭了闭眼, 隔了好半天才哑声道: “我不回去, 他既不愿意要我, 回去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接下来的几日, 朝川照常起床出去打鱼摘果子, 只是发呆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 有时候在吃饭, 吃一吃的, 他也能忽然停下来, 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 直到小鸟出声提醒, 他才猛地埋头开始扒饭.

这样心不在焉, 到了龙王成亲那天, 更为严重, 连惯常打鱼的地方都走错了. 碧谭深深, 幽不见底, 手微一碰触, 都凉得透心.

“走错了…” 朝川喃喃说一句, 皱着眉头正要起身往回走, 碧潭里却忽然炸现数丈水花!

朝川睁大眼望着去, 只见水上正立着一条狰狞的巨蟒! 此时它张着血盆大口, 吐着蛇信子, 暗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用粗哑着声音缓缓说道: “好浓的仙气…”

作者有话要说: →▁→ 蹂躏小龙我最开心了, 最近我变成了真 · 攻控!

撒花, 开坑以来第一次没有半更哦噗 ~

7

7, 执手 . . .

朝川有些被吓住了, 长这么大, 他虽顽皮惹下不少祸事, 但是仙家们心胸宽阔, 也甚少予以计较, 即便是凶残狠辣的蛇灵君看在龙王的面子上, 也不曾对他下过重手.

可是眼前这个妖气四盛的怪物怕是想要将自己活活吞了吧?

朝川想起从前与龙王的那句戏言, 如今倒是真要应验了! 这妖怪果真是想吃了自己增加修为吧?

“我… 我不是故意闯入你的地盘的, 对不起, 我现在就走.” 朝川咽了咽口水, 转身就要走.

那巨蟒却冷冷道: “你要胆敢走一步, 我即刻便吃了你.”

开玩笑! 我不走, 你就不吃我了么? 当哄三岁小娃娃啊? 朝川毫不犹豫地狂奔, 正待要施动仙术瞬移, 身后兀然传来凛冽的杀气!

仙法被阻, 朝川咬紧牙关, 猛地回身聚仙气于掌心, 堪堪挡住巨蟒即将要咬下来的口! 白光与绿光相斥相抵, 谁也不肯让步一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 朝川渐觉体力不支. 额上不断淌下冷汗, 脸色也开始慢慢变得苍白.

小鸟这个时候扑腾着飞过来, 着急的在他上空盘旋.

朝川心里知道若再无援手, 今日定然难逃一劫, 恐连累于它, 便皱紧眉头, 大声道: “你快走! 别管我了!”

小鸟不听话, 仍旧留恋着不肯飞走.

朝川心中微涩, 想起今日父君大喜之日, 自己却要丧身于此, 不禁悲从中来, 连眼圈也渐渐红了.

没想到, 最后留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东离仙君养的鸟, 也罢, 若当真无法活命, 让它去给父君报个信, 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巨蟒阴测测笑了: “我本不想杀你, 只想借你龙珠用用, 看来, 如今是你不识好歹, 也怪不得我了!”

“放屁! 龙珠给你, 定然有借无还, 失了龙珠我不照样是死路一条么?” 朝川只觉体内气血翻涌, 一股猩甜正窜上口中.

白光渐弱, 眼见巨蟒就要得逞, 朝川脸上渐露出绝望之色, 然而就在这时, 小鸟却猛地俯冲下来, 金光一闪间, 化作人形!

长袖一拂, 他先是撤去巨蟒施加过来的力道, 而后用足全力, 猝不及防地给了巨蟒迎头一掌!

这一掌竟是用足了杀劲, 只听一声悲切苍凉的嘶嚎, 那巨蟒竟”咚” 地一声掉落水面, 转瞬不见.

龙王正要去追, 怀中人却冷冷望他一眼, 霍然将他推开, 跌跌撞撞往回走.

“朝川!” 龙王急步追过去一把攫住青年的手腕, “让我看看你的伤.”

朝川冷冷扯了扯嘴角, 嘶哑着声音说: “父君… 看我出尽丑态, 你很开心么? 堂堂龙王, 竟然化身为鸟来诓骗于我, 真真是好委屈啊!”

龙王默默听他说完, 神色却不变, 只是低叹道: “我只是怕你出事罢了.”

“那你成亲的消息呢? 也是怕我出事, 骗我回去么?” 朝川嗤笑一声, 眸中却有恨意.

龙王紧了紧握住他手腕的手, 深深望入他的眼中, 缓缓说道: “怕你出事是不假, 骗你回去却是我的私心.”

朝川睫毛微颤, 别开眼不说话.

… 不要相信他, 他早已经不要你了, 你还相信他做什么?

龙王叹了口气, 温柔的目光交缠在他身上, 低声说: “朝川, 跟父君回去好不好?”

“不好!” 朝川心头一颤, 挣扎着要抽回手, “跟你回去做什么? 看你跟她成亲, 看你跟她恩恩爱爱么? 你未免也太残忍了些, 我… 唔…”

猛地被一拽, 朝川跌入那人怀里, 紧接着唇上便是一暖.

… 你又是什么意思? 不想跟我在一起, 就不要再来招惹我, 给我期待, 可以么? !

这样想着, 朝川给用力的挣扎起来, 察觉那人不管不顾的含住他的舌头吮吸纠缠, 他便觉得眼中涩涩, 心里的委屈更甚.

狠了心咬下去!

龙王一声闷哼之后, 血腥味缓缓在两人唇舌相依的口中蔓延. 但饶是如此, 他却没有退出去, 反而进一步将朝川推开树干上压住, 更深的亲吻进去!

一吻之后, 龙王与他额头相抵, 放柔了声音, 轻声说: “我从来就没有打算过要与别的什么人成亲, 让你回去, 是想跟你一辈子都在一起.”

朝川怔怔望着他, 失神道: “你说什么?”

龙王宠溺地微微一笑, 温柔道: “你想的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便是什么意思. 父子相爱, 虽为世人所不耻, 但天大地大, 有你的地方才有我. 否则, 龙宫再华美, 龙王的身份再尊贵, 都丝毫没有意义.”

“父君…” 朝川一眨眼, 泪水便滚了下来.

龙王有些心疼地吻了吻他的眼睛, 低声说: “傻小子, 那个梦当真是我心里的梦. 梦里面, 你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亦从不是什么父子. 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相爱, 相守, 然后白头到老.”

“可是在现实里我们并不是这样, 你就不怕被瞧不起?” 朝川咬了咬唇.

龙王将他抱入怀中, 顺了顺他的头发, 无奈的笑了笑, 低声道: “我从来都没有顾惜别人怎么看, 我只是怕你年轻气盛, 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 父爱跟情爱是完全不同的, 你懂么?”

朝川顿了顿, 轻声说: “我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难道父君到了此时此刻还不肯信我么?”

“我信.” 龙王眸光转深, 坚定地说, “若是不信, 今日又怎么会对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样疯狂的举动, 连他自己也觉得诧异.

说到底, 还是拿朝川丝毫没有办法.

这个孩子是立在他心尖上长大的, 日后, 也自当由他再为他遮风挡雨.

风骤起, 蒲公英扬扬飞舞, 阳光将这片天地打得透亮.

龙王伸出手来, 温柔如冰消融在深邃眸光中, 只见他微微扬起唇角, 柔声说: “… 我们回家吧.”

朝川破涕为笑, 郑重地将手握上去.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我会好好跟你在一起, 一辈子, 不离不弃…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这大概是我写过最温馨没有虐过的故事了, 阿门!

追文的筒子们辛苦了, 谢谢你们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