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 phủ công tử – Nha Nha

知府公子 BY 芽芽

( 兄弟文 古代, he)

1

梅州知府的庭院内,鸟语花香,繁景缭眼,身着青色随服的二位老者立在一株古榕下健朗地交谈着。

“真是羡慕何大人呐,五位公子个个都有出息,无论为官还是经商,都在各自的行域里有着非凡建树啊!”

“哪里哪里,眉大人过誉了。”何凌风口中尽管谦逊有辞,然而脸上还是藏匿不住自豪的笑容。

“实话实话。”眉欧南豪爽地一笑,旋即又锁紧了双眉轻叹道:“哎,哪像我那个儿子,成天只知游来荡去,不务正业…………”

“令郎尚且年少,小孩子嘛,总是爱玩了点,不为过不为过!”何凌风笑着摆手,继又劝道:“况且令郎诗才卓越,出口成章,今后定成大器!”何凌风其实挺羡慕眉欧南有个这么优秀的儿子———— 眉晓昂出生时,眉府上空萦满了吉祥的紫气。且此子一岁便能辨认笔墨纸研,二岁吟诗,三岁成文,五岁便已名满整个梅州。如今年方十四的眉晓昂纵然生得贪玩了点,但日后必能成为国家栋梁之材。拥有这么个出类拔萃的儿子,眉欧南还不知足?

“何大人有所不知————那个不肖子不只是‘爱玩了点’————他是经常地游荡在外,夜不归宿,甚至还跟江湖上一些所谓武林分子混聚一堆,实在是败坏我们眉家的家风!可气可…………”

“老爷!!老爷!!”年迈的管家仲乐高声喊叫着冲进后院,引得何眉二人不约而同地转身朝他望去。

见仲乐竟拖着副残老不堪的身体跑得像风一样,眉欧南料想必定有大事发生。于是他即刻询问到底发生了何事。

“老…………老爷…………好消息,大好的消息…………大公子,大公子他回来了!!”仲乐的老脸涨得通红,想是劳累过度与兴奋的喜悦掺杂相交的结果。

“什么?!”眉欧南的脸上立刻显出惊愕的神情,“真的吗??是真的吗??”他一连询问了好几遍,见老管家的头跟随着他的提问上上下下地点个不停,他才渐渐地将笑意舒张开来,“茵儿,茵儿,他终于回来了………………”眉欧南的眼角竟扑簌出滴滴清泪,“对了,人呢??茵儿他现在人呢?”

“大公子现在正在大厅————老爷您放心好了,我都嘱咐过家丁了,不会再让大公子随便走掉了。”

“好、好…………那,快,带我去见他…………”眉欧南说着就欲前往大厅。

“眉大人,这是…………?”一旁的何凌风好生不解。“大公子”,应该不是指眉晓昂吧?但眉欧南不是只有一个独子吗,还从未听闻过他尚有其他的儿子!

“哦,何大人,见笑了见笑了,”眉欧南轻轻地拭去泪水,笑着解释道:“我们边走边谈吧——————事情是这样的,我曾经有过一位妻子,但不幸在十五年前去世,事隔两年,我才娶了现在的夫人——也就是晓昂的母亲。而眉茵————刚才仲乐口中的‘大公子’————正是我第一位夫人所生的儿子…………”

“哦,原来如此————那么令郎他曾经出门远行?”

此时三人已穿过了中庭。

“哎,说来惭愧。也许是妻子死后,我忽视了茵儿的感觉,认为他还是个小孩什么也不懂,孰知他内心所受的伤害其实是很大的,那段时间我又忙于公务,便有些疏于对他的照顾。每天我都早早地去了公堂,留他独自一人在家,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个云游四海的医者,茵儿便跟着他走了,仅给我留下一张字条…………”

言谈之间,正厅已近在眼前。此时,眉欧南却有些迟疑,他停伫了步子不欲前行。

“怎么了,老爷?”]

“眉大人??”

眉欧南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想念了整整十五年的儿子,如今就在眼前,我反倒不敢相认了…………”

“眉大人是怕令公子还未原谅你?”

“惭愧惭愧。”

“不会的,”何凌风笑道,“倘若没有与您再续天伦之乐的心思,他又怎会再踏进这道大门?眉大人还是放心去吧,父子重聚,实乃人间一大快事!”

眉欧南沉吟了半晌,然后才下定了决心似地点头:“何大人说得是。”

于是,三人的步子一先两后地迈入了那红漆高挺的大门。

 

 

 

 

 

 

碎烟阁的贵宾房内,一位年轻俊美衣着华贵的公子闲适地斜卧在绣织精致的香床上。

“公子,差不多该回府了吧?”从小与眉晓昂一块儿长大的小僮朴霄拉了拉他的衣袖。

“干嘛啊?霄霄,这么急着回府,是不是暗恋我们家老爷子啊?”眉晓昂懒懒地咬了口香蕉。

“汗,是的,一不小心就被你看穿了…………啊!!不是!!公子!!你怎么可以强加这条罪名给我??”朴霄急得大叫。

“安啦安啦,爱上我们家老爷子也不是什么坏事儿。”眉晓昂朝嘴里塞进一个情人果,“日后你便是眉府的副当家了,是我的后娘了,不用再受我使唤了,而是去使唤眉府上上下下一大家子人。”

“那么,也可以每天穿新衣服了?”朴霄一脸期待地问道。

眉晓昂保证似地拍了拍他的肩:“就是每天打一套首饰,我爹也不会怨你,爱之深嘛。”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朴霄兴奋地连声询问,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似地:“————可是,好像不太对耶,公子,我是男的,怎么可以戴首饰呢?”(喂~~兄弟~~~~~最最‘不对劲’的好像不是这个问题啊…………)

“傻瓜,”眉晓昂拍拍朴霄可爱的头,“你难道不会在外面找个小情人,把这些首饰全送给她讨她欢心吗?”说着失望地摇了摇头。

“耶!!对哦!!我好笨!————公子,你真是太聪明了!!天下第一聪明!!”朴霄真心诚意地夸赞着他那位天才小主子。

“当然!”眉晓昂一脸地理所当然。

“可是公子,还有一点我实在怎么也搞不明白…………”朴霄欲言又止。

“说。”

“公子您每次来碎烟阁都不找姑娘————您来到底是为的什么呀?”

“过夜呀。”眉晓昂毫不犹疑地答道。

“赫?”朴霄瞪大了眼睛。

“我既不想回家又不想住客栈,”眉晓昂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当然只有睡这里了。”

“这么简单?”拉长了下巴,更加地不敢置信。

“就这么简单!”弹了个响指,眉晓昂勾起朴霄的下巴,“况且老板娘又不收我钱,何乐而不为呢?————走吧,霄霄,回家!”

好半晌的功夫,朴霄才拉回失神的心智————刚才的公子,眉眼微翕,眸波含情,红唇吐芳,实在太…………太诱惑人了!————不、不行!不可以再想!…………甩了甩头,他抬脚跟上门外主子的步伐。

 

 

 

 

 

 

******************

 

 

 

 

 

“茵…………儿?”

堂前人闻得呼唤,缓缓地转过身来。只见他修眉俊鼻,双目眼角微扬,眸光清利却又透出似水的柔情————那是融合了看尽世间万象的成熟及一位悬壶济世的医者应具备的仁慈,从而交映出和谐的光彩与动人的风度。而他身上粗制的衣裳虽丝毫不折损他从容的气质,但却令身前的老父淌落下滚滚的热泪。

“茵儿………………儿啊…………你受苦了…………是为父的不好…………一切都是为父的错啊…………”十五年来郁积的挂念与自责顷刻之间喷涌出来,眉欧南脸上的泪水竟再也控制不住。

“爹…………”那声音竟如他人般地清雅、纤细,“爹您不必太过自责,儿这十五年来生活得很好————这次是送师父的骨灰回乡,路过家门,便来探望父亲…………”

眉欧南苍老的双手紧抓住眉茵的袖摆:“茵儿,你…………不恨爹?”

眉茵露出一抹很淡的笑容,让人联想到八月夜幕中清香柔飘万里千寻的桂子,素雅而幽贵。

“爹,方才我去过娘的房间了,见她房中的摆设一如往昔,我很高兴爹还没有将她忘记。”

“茵…………”

“爹!!我回来了!!”厅中晃进来一道人影,伴随着一阵高喊————不是眉晓昂是谁?

眉茵惊异地回头,在见到一张与自己、与父亲都极为神似的面容后,他便很快藏起脸上的讶异————很正常呀,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娶一点也不奇怪…………

同时,眉晓昂也注意到厅中除了站着与父亲年纪相仿的何凌风外,还有一位客人————不过,是‘客人’吗?

只见他的手指向眉茵道:“哦!爹,你竟敢有外遇!我要去告诉娘!”

“外…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眉欧南拍下儿子不礼貌的手指,“你又去哪儿晃荡了?”十分严厉的口吻。

“爹,你别想转移话题————是不是很害怕被我娘知道啊?”眉晓昂佻笑着将手搭上他老爹的肩膀,“不过不是我说你,爹你也做得太过火了————不仅有外遇,而且一次还两个。”

“两……?!!”

眉晓昂帮他爹合上因吃惊而大张的嘴:“这个年轻的就算了,但是这个老的————不是我怀疑爹您的欣赏水平,但是,这个老的,您就是送给我我也不要啊,干嘛还当宝贝似地藏起来?”

“你…………谁是谁的宝贝了??”

“咦?不是吗?”眉晓昂缓缓地踱至何凌风身前,“这位老先生————我爹的外遇一号,真是不好意思,我为我爹向您道歉————您也听见了,爹说您不是他的宝贝,他的宝贝是外遇二号——那个年轻的。您也别太难过,呐,我的手帕借你,回家擦眼泪去吧,不送了,再见。”说完,一脸同情地拍了拍已然呆若木鸡的何凌风的肩膀。

“晓……晓昂…………你……你真是…………快把爹给气死了!~”眉欧南在心里默默地道。虽然深知儿子从来都是这副德性,但眉欧南还是要被他的言语弄得无可奈何。在眉晓昂面前,他的感觉常常是…………力不从心。

“爹啊,你还愣在那儿干嘛?还不快好生安慰安慰他?虽然我反对你搞外遇搞龙阳恋————但,万一他想不开上吊自杀怎么办?————放心,我会对娘保守秘密的,快去吧。”

“何大人,实在抱歉,小儿实在是失礼了。”眉欧南叹了口气,朝何凌风抱拳道。

“哦哦…………小……小孩子嘛……”何凌风干笑了两声,“……不碍事……不碍事…………”饶了他吧!~~好想回家~~~~~~~~!!

“晓昂,你过来。”眉欧南正了正色。

“好的,爹。”见父亲神色转变得严肃,眉晓昂也不敢再多饶舌,乖乖地走到眉欧南身前。

“茵儿,你也过来。”换上慈祥的笑容,眉欧南轻柔地对大儿子道。

“是,爹。”

爹??!!!眉晓昂震惊地回头,这个男人…………这个长得蛮好看的男人,也叫他的爹是爹??!!

那么,爹的外遇二号——————是他的大哥??

怎么回事啊?

 

 

 

 

 

******************************************

 

 

 

 

 

“大哥,请喝茶。”

“大哥,请吃西瓜。”

“大哥,我帮你捶背。”

“大哥,我帮你打扇。”

“大哥,你歇着,我去帮你吃饭。”

“大哥,歇着吧,我去帮你上厕所…………”

“————回来。”眉茵终于忍受不了地开口道。

“哦。”眉晓昂很乖很乖地应道,然后小狗一样地蹭到他大哥身边。

“你…………”眉茵左手撑着前额,问话的语气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叫我‘小昂’。”眼睛笑眯眯地成一条可爱的缝。

“晓……晓昂…………”很无奈地唤出声。

“不对!!不是你说的那个‘晓’,是这个‘小’才对!!”不高兴地打断他,并伴以扭头跺脚等动作。

眉茵脸上立刻布满黑线:“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啊?”

“反正我不依…………”眉晓昂偏着头,想了一会儿道:“要不这样?你叫我‘小小昂’好了!我是不是很聪明?”说完很自豪地咧开嘴笑起来。

“…………”回答他的是一阵难言的沉默。

“那…………‘小昂昂’?”

“………………”依旧沉默。

“呜…………”紧咬住下唇,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小小昂昂’好不好?”

“…………”

“呜…………唔哇啊啊啊!!!”惊天动地的哭喊瞬间爆发出来!“不要我不要!!!大哥欺负人家!!!人家好可怜!!!世界上最最凄惨的小孩肯定就是我!!!!555555555555~~~~~~~~~~~~”

“眉——晓——昂!!!”一位双手插腰、盛气凌人的贵妇随着哭声出现在眉茵房门前。

一见这位妇人的到来,眉晓昂立即吓得忘记了哭泣。

“你爹又没死,你娘在这里好好地站着,你哭个屁呀!”修长的蔻丹直戳向眉晓昂俏挺的鼻尖。

好容易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眉晓昂立马一个旋身,躲到他大哥身后。

“你是三岁小孩啊?还没玩够躲猫猫吗?—————来,老娘陪你玩————”说着,作势欲扑。

“不要不要不要!!!!”眉晓昂拉着他老哥的衣服,越退越凶,“老妈你这样会把我吓死!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人惹你生气了————你不再生气的话就没有人能知道你凶巴巴的本来面貌了!这样一来你就会批着‘淑女’的外衣骗尽天下人!我怎么忍心呢我怎么忍心呢??”

“…………”妇人先是沉默了半晌,然后轻拍了拍眉茵的肩,“小茵茵,麻烦你先让开一下。”

小…………小茵茵??!!

这个…………是遗传?

“不行!!————大哥!快保护我!!”眉晓昂大叫一声,搂紧了眉茵的腰。

“唔…………”

‘唔’?——眉晓昂母子两个对望了一眼,尽管是一声很轻很轻的呻吟,但他俩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母子两个开始以眼神对话。

‘老妈,是你吧?’

‘你想嫁祸于老娘?’

‘不是你难道是我?’

‘不用不好意思~~~你大哥如此地秀色可餐,标致动人,你还会放过他不成?别以为老娘看不出你的心思,霍霍霍~~~’

‘不要把我跟你混为一谈!!’眉晓昂对着他娘做了个鬼脸。不过…………大哥抱起来的确很舒服呐。很柔软很温暖…………想着想着,他不知不觉紧了紧手。

“啊…………”

又是一阵很轻的…………像是落红不经意地拂过古雅的木琴…………

眉晓昂母子同时转望向被他俩夹在中间的男子————

却见眉茵突然捂住嘴,一脸尴尬的模样。

“咳,你们兄弟两人初次相见,想必有很多话要聊————我也还有其它的事要做~~~~呵呵,先走一步了~~~~~”眉夫人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小茵茵啊~~~下次再找你聊~~~~~~~~~~”

 

 

 

 

 

 

“我…………”眉茵埋下头,欲言又止。

“大哥你…………”啊~好奇怪的气氛~~~害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眉茵抬起了头,干净清雅的脸染上一抹淡晕:“晓昂,你…………是不是觉得…………觉得我…………”

怎……怎么回事呀?眉晓昂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结,自己不是向来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吗?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听到大哥这样说话,心里竟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

“…………大哥,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抱女人了?”忖量了良久,眉晓昂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呃?不,我…………”

“大哥…………”眉晓昂将身体朝眉茵贴了过去,“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我,我愿意让你抱!”闭上眼睛,一副慷慨凛然的样子。

“咦??!!~~”他是不是听错了??

“大哥,你抱我吧!~虽然不敢自诩为天下第一美男子,但我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信心的————况且我们是亲兄弟,我们两人之间血浓于水心有灵犀心心相印…………不管怎样,契合度一定要比一般人高得多,所以~~你就放心大胆地抱我吧!!”

 

 

 

 

 

 

2

 

 

 

 

 

 

“大哥你…………”啊~好奇怪的气氛~~~害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眉茵抬起了头,干净清雅的脸染上一抹淡晕:“晓昂,你…………是不是觉得…………觉得我…………”

怎……怎么回事呀?眉晓昂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结,自己不是向来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吗?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听到大哥这样说话,心里竟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

“…………大哥,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抱女人了?”忖量了良久,眉晓昂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呃?不,我…………”

“大哥…………”眉晓昂将身体朝眉茵贴了过去,“虽然我不是女人,但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我,我愿意让你抱!”闭上眼睛,一副慷慨凛然的样子。

“咦??!!~~”他是不是听错了??

“大哥,你抱我吧!~虽然不敢自诩为天下第一美男子,但我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信心的————况且我们是亲兄弟,我们两人之间血浓于水心有灵犀心心相印…………不管怎样,契合度一定要比一般人高得多,所以~~你就放心大胆地抱我吧!!”

 

 

 

 

 

“咳。”关键时刻,门外响起了一阵轻咳。

兄弟两人转头一看,眉欧南正面带不悦地站在门口。

“照你的说法,你爹我不更与你血浓于水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吗?你怎么不抱你老爹我??”声音更是明显地不悦。

“嗟,”眉晓昂可爱的脸蛋立时皱作一团,“干巴巴的老头子谁要抱啊?”

“晓……晓昂…………”

“你这个不孝子!!”眉欧南大步上前,将幺子抓在怀中。

然后那具娇小的身子便惨遭被重重地按到圆桌上的厄运。

“救命啊!!强奸啊!!!!”眉欧南的动作惹得眉晓昂一阵怪叫。

“你!!你这个…………”可怜的老爹已经找不到话来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幺儿了。

一切只有付诸行动。

当第一掌落在眉晓昂小巧的臂部上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瞬间爆发出来。

“哇啊啊!!!色情魔!!!摸我屁股!!!!!还我的清白来啊!!!!!!!!!”

“我不要活了!!我没脸待在这世上了!!我要上吊!!!我要服毒!!!我要跳井!!!!!!”

“%¥—#¥%·#¥·—……·¥”

“¥#…………¥%—·##¥·!”

总之,是一大堆不堪入耳的话。

最后,还是在眉茵的百般劝解之下,眉欧南才带着满脸的铁青抖出了门去。

“呜呜呜………………呜呜………………”

直到眉老爷子消失在门外,眉晓昂还扑在桌上假哭个不停。

“好了,爹已经走了。”

“咦?是、是吗?”眉晓昂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可爱的脸上不见一点泪痕。

眉茵叹了口气,脸上已没了先前的温柔。但眉晓昂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仍然不怕死地缠住他大哥:“呐,大哥,我告诉你哦。男人啊,憋太久的话真的对身体不太好————我不骗你哦!所以啊,我身为你的弟弟,自然有责任…………”

身体突然被按住,眉晓昂望着眼前的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叫了呢?”眉茵的脸上露出一副邪笑,“刚刚不是叫得很大声吗?”

眉晓昂不自觉地眨了眨眼。跟……之前的大哥,不太一样耶!

“啧,本想再忍耐一段时间————可是…………算了,让你知道我的本性也没什么不好。”男人心里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矛盾。

“本…………性?”眉晓昂愣愣地问出口。

“是啊,本想扮个温柔的哥哥————但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呢。”眉茵故作为难地撇了撇嘴。

“啊?咦?”还是不太懂…………眉晓昂迷惑不解地眨了眨眼。

“谁叫你要诱惑我的?”眉茵一把捏住他小巧的下巴。

诱惑?…………的确,好像不能否认哦…………可是,那是因为之前的大哥看起来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觉得很好玩才…………

他没有想到真正的大哥是个看起来很邪很邪的人呀!!!

“唔!”这下子他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嘴巴被堵住了。在双唇接触到一片灼热之后,滚热的舌也跟着捣入了口中。

“嗯…………唔…………”他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但是,他一点也不讨厌这个吻。于是,清亮的大眼缓缓地闭上,完全地享受起这个吻来。

良久,唇舌才被放开,几丝唾液贴上了腮边。

意…………意外舒服的吻!

在心绪尚未回笼之前,他感觉到身体被翻转按倒在桌上。

一阵湿热的气息轻轻吹吐到他后颈上。

“你刚刚不是一直求我抱你吗?”

“那…………那是…………”

“你马上就可以如愿以偿了,不感谢我吗?”声音带了丝邪邪的笑意。

“可是那是…………”

“哦?”眉茵挑起两道俊挺的眉,“是在戏弄我吗?”

“呃…………”他从来都是个诚实的人,所以无法否认!

“那还真是不可原谅呢。向来都只有我戏弄别人的份………………你说,该怎么办呢?小昂?”

牙齿贴上了他细致的后颈,轻咬啮啃起来。一片白皙上面,倾刻之间,留下了斑斑的红印。

“大…………大哥!!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趁情势还没有发展得太离谱,眉晓昂大叫出声。开……开玩笑!他可从来没有被男人抱过呀!

“太迟了。”冷冷的三个字,打破了他小小的幻想。

“大…………大哥…………我以后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饶过我好不好??”眼中股股的泪水顷泻而下,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身体仍然被紧紧地箍住,身后的人也没什么动静。

见眉茵仍不肯放过他,眉晓昂咬咬牙:“大哥,我这种发育不全的小孩子你也要?”

哦哦!身后的人果然有些迟疑起来。

“其实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对象————”

呵呵,腰上的手开始有些放松了。

“他人长得美,身材又好,功夫更是棒得没话说!而且连名字都好听得不得了————朴霄,昵称霄霄。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呵呵,情同手足的仆人是干什么用的??就是这种时候拿来出卖的!!!

 

 

 

 

 

3

 

 

 

 

 

“好了,霄霄,看这边。”

眉晓昂抓过小仆人的俏脸,逼他摆出一个“暗送秋波”的表情。

“公……公子…………”

“错。”

朴霄的头顶惨遭一记响栗。

“待会儿你的对象是我大哥,不可以叫他‘公子’,要称呼他为‘茵~~~~~~~~~~’,尽量肉麻一点,尾声也要拖长一点.来跟着我念一次————‘茵~~~~~~~~~~’。”

“不……不行啦!公子!我怎么能够…………”

眼见朴霄宁死不从的模样,眉晓昂立即领悟地点头:“嗯嗯,我知道,你是怕背叛我爹对吧?放心,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朴霄立刻害羞地低垂下头:“汗,是呀~~~一不小心又被你看穿了…………哇!!!!!!啊啊!!!!不!不是啊!公子!!不是不是!!”

这下子,任他再怎么样辩解也是枉然。

眉晓昂拉过他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放心放心,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因为你们只是一夜情而已……一夜之后,两不相欠……明日一早,你们又成陌人……无论往后你怎样深情地默视他,他都不再回应你了……那一夜,将成为你们二人心中永恒的回忆……虽然可泣可叹……但是,你,或他,或我,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力回天呀!这是天意!是上天注定你必须与他一夜情!你明白吗?霄霄??”眉晓昂抓住朴霄的肩膀用力摇晃,满脸的沉痛:“上天要你与他一夜情,就算你不想一夜情你也必须一夜情!一夜情就是一夜情!!就这么说定了!!!”

迫于主子的威力,朴霄只有不停点头的份。

眉晓昂趁势抬起他的下巴:“嗯,好孩子。来,‘暗送秋波’。”

在主子如魔音般的指令下,朴霄呆呆地做起刚刚主子教他的眨眼、嘟嘴等一系列动作。

 

 

 

 

 

是夜。

眉晓昂将洗过一百二十八次澡,喷过一百二十八种香精,换过一百二十八套衣服的朴霄推进了眉茵的房间。

大哥的脸在看到由他精心改造过的朴霄后,露出了一丝讶异与惊艳。

“很美。”

将朴霄从头打量到脚的眉茵发出这么一句感叹。

“那当然,他可是我亲手…………”

丝毫不理会眉晓昂自我夸耀的话语,眉茵一把拉过朴霄笼在薄衫中的手腕,然后在那只清滢无瑕的纤手上烙下个轻吻。

“啊…………”朴霄轻垂下微红的脸。

“不用害羞。”眉茵一脸温柔地抬起朴霄的脸。

看到这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之后,眉晓昂大张着嘴呆愣在一旁。

发现眉晓昂还站立在房中的眉茵含蓄地下达了逐客令,“晓昂,辛苦你了。”

“啊啊,哦,嗯。”胡乱地点了个头,他转身跑出了房间。

 

 

 

 

 

 

奇怪!奇怪!!心里为什么有一股不爽的感觉???

眉晓昂在府中乱跑着,本想让头脑清醒一下。但随着步子的加快,思绪反而越来越散,越来越乱。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在看到大哥那么温柔地对待霄霄时,心底竟然涌现出一股不可言喻的酸楚…………就连大哥对他的视而不见也令他心痛无比!!!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实在太奇怪了!!!

不要!不要!他不要!不要再想这种奇怪的事情了!!

“咚”地一声,眉晓昂一个纵身,跃入了反射着月光的池塘中。

池水的清凉先是令他舒心,但紧接着便因寒冷的侵蚀打出一个冷颤。

 

 

 

 

 

 

翌日。

眉晓昂早早地守在了眉茵房门口。

“公子?”

送早饭的家丁在见到房前的人影时,惊讶地叫出声来。

“啊,是阿灰啊…………”眉晓昂无力地应了一声。

“不是啊,我是阿黄…………”家丁小小声地抗议着。

“哦…………你干嘛把早餐放在门口?”发觉到异样的眉晓昂出声询问。

“是大公子今早交待的。他叫我们将早饭午饭都直接放在门口,不用端进屋去了。”

“哦,是吗?”眉晓昂挥挥手令家丁退下。

哎,经常出入风月场所的他又岂会不知?看来大哥是打算一整天都与霄霄在床上渡过了。难道昨晚一晚都要不够他吗??…………眉晓昂落寞地垂下眼。虽然心有不甘,但造成一切的是自己,现在哪有后悔的资格?

经过昨晚一整夜的思考,他厘清了自己对大哥的感情————

他的确爱上了大哥!

正如娘所说————大哥是他“喜欢的型”。虽然之前温柔的大哥给他温暖的亲人感觉,让他爱不释手,但也仅限于“亲人的感觉”。而真正的大哥————邪邪的,坏坏的,甚至色色的,却令他心跳不已…………

他不再逃避了!

他想正视自己对大哥的感情!

 

 

 

 

 

4

 

 

 

 

 

“二公子??”一家丁见眉晓昂斜倚于眉茵房门口,一脸憔悴无神的样子,受到的惊吓度可不是一般般的。

“要不要小的去请大夫?”尽管心里有十万个不情愿与这个怪异的二公子扯上任何联系,但作为一个下人,应尽的职责还是要尽的。

“阿福……”

没事没事,二公子叫错人名字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路人甲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公子?”

“你可不可以帮我进去里面看看……”

“啊?您是说进大公子房间啊?”

“你去是不去?”

“这样……好像不太好……”

“滚。”

“公子……”

“滚啊!”

“公子,有句话我们做下人的本不该提,但是————你真的太任性了。”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随之响起。

“你是谁?连我爹都不敢管我!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眉晓昂面露怒意,一副火气冲天的模样。

那下人也只有挨着的份,空气于是冷凝了小半会儿的时间,而这小半会儿的肃静引来了房门的响动。

只在上半身披了一件锦纶的眉茵走出了房门。

“你先退下。”

那道冷凝的眼神与刚回到家中的眉茵完全是两个人。

“进来。”

眉晓昂站立着纹丝未动。

“听不见我说的话吗??”声调一下子提高了半拍。

“我刚刚说过了,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命令我。包括我爹。”

“那么我就是那个例外了。”

这话立即惹得眉晓昂怒目圆睁、虎牙外露,一副野生小动物的可爱模样。殊不知,正是这自然无做作的天性吸引了眉茵。世故的眉茵,圆滑的眉茵,长袖善舞的眉茵,在这个豺狼当道的社会中,能够与之相依相偎的,就只有眉晓昂了。

兄弟又怎样?同为男子又怎样?

如果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我只想知道,霄霄怎么样了,他是第一次……你没有太激烈吧??”说这句话时,眉晓昂心中如刀绞般疼痛,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把霄霄交给大哥了。后悔啊……现在好后悔……

“不如你自己进去确认一下?”

“你…………”清亮的眼睛瞪向笑得邪佞的某人。

“你把他抱出来。我讨厌看到别人用过的床单。”

“哦?”眉茵果然掉转身子抽身走回屋内。

“你等等!!”

“嗯?”

“我……自己去看。你在外面等我。”

眉茵难得好心地点头,然后自个儿寻了根树干倚在上面,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踏进屋内,首先闻到一股薰香的味道。凌乱的床上躺了个娇软的人儿,透明的丝被薄薄地搭在他的身上。

“霄霄?”

没有反应。

看样子还沉睡未醒的样子。看他脸上可爱的笑涡,昨夜肯定给他留下了舒畅的回忆。

好羡慕……

此刻再仔细审视,发现霄霄的大腿内侧有一块红印……

像血的形状,不对,血有形状吗?没有……那只是一只蝴蝶……很美很美的血蝴蝶……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哭有何用?气有何用?

 

 

 

 

 

霄霄,不要让我恨你……

 

 

 

 

 

“他很好……虽然不是第一次了。”

眉茵的声音像从地狱传过来一般地响起。眉晓昂此刻只想逃出这块让他莫名恐惧的地盘。

“他之前是你的脔宠吧。”

逃……逃……逃……只想快一些逃出这里……

“不说话代表默认?”

“你把你的人推给我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眉晓昂死死地抱住头。

“你是间接地表白说你爱我想被我拥抱吗??”

我不知道!!眉晓昂开始抓扯自己的头发。

“你很残忍……你知道你的禁脔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被我抱?——因为是你的要求,不,应该说是请求。”

“放……我走……”

“你可以走的,任何时候……只要你肯放弃……”

“我可以的,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要!”眉晓昂的身体被眉茵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能有丝毫放松。

“那你带我走……”

“现在不行。”

“带我走!”

“你冷静一下好吗?”眉茵轻轻搂着怀中的人不让他动弹。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

“离开?”

“去碎烟阁。”

 

 

 

 

 

 

“哟~~~~你还真当我这儿是家了?晚晚睡我这儿最好的房不说……不过今天算你小子有人性,今儿还记得给我带了位金主来。”

“碎姬你给我闭嘴。”

眉晓昂按住额头的姿势让碎烟阁的老板止了嘴。聪明如她预感到肯定有大事要发生。

“这个也不是什么金主,他跟我一块儿上你这儿混吃骗喝来的。”

“嗟。”

“那麻烦大人你准备上好的双人房一间。”

“单人房。”眉茵好容易开了尊口。

“咦?”碎姬给弄得糊里糊涂。

“单人房。”眉茵眼中的凌厉叫人忽视不得。

“单……单就单吧,床要大点的对吧?”碎姬自作聪明地眨眨眼睛,然后迅速地消失在房门外。

“哼,你自以为已经得到了我么?”眉晓昂的声音冰冷没有温度。

“不敢。”眉茵居然还有心情跟他打哈哈。

“你不要这样。”

“刚刚跟我撒娇的人好像不是你哦?”

“眉茵你闭嘴。”

“不要以为世上每个人都可以任你摆布。”这一下,眉晓昂的下颔给男人使劲地捏住,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5

 

 

 

 

 

“死是很容易的。”

“你威胁我?”眉茵的声调降低了几度。

眉晓昂的沉默换来的是亲生兄弟暴厉的亲吻,从舌的交缠到颈脖的磨擦。二人的狂热丝毫不受窗外蝉鸣落花的影响。

爱情是不受中断的。

眉晓昂主动脱落了身上的衣物,随着锦衣滑地,一段洁白如玉的身子展露在人前,眉茵笑抿着唇角盯着他最亲爱弟弟的美丽身体,带着赞叹的眼神。

“你真的很美。”

“美?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合适吗?你觉得?”眉晓昂一步一步走近高他半个头的男人,双手很自然地搭上男人的双肩。那手臂的优美线条令人惊艳,而男人的肩膀透出的自信也叫人心生畏惧。

“现在我宣布,我们相爱了。”

“晓昂……”

“相爱的过程太简单了是不?”

“你了解我吗?”眉茵忍不住喟叹。

“你是我亲生的大哥。”

“那又如何?你才认识我几天?”

眉晓昂半晌无语,他抓了抓头:“你让我想想,我还真的给忘了。”

“晓昂!”

“我需要你!眉茵!我需要你!目前!此刻!现在!不要丢下我!”

“不会的,不会有人舍得丢下你。只有你丢下别人……”

“不离不弃。”

“我跟你么?”眉茵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你不信我?”

“你太不值得我相信了,因为你太……优秀了。”眉茵苦笑。

“一点也不!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立刻咬断舌头!”眉晓昂凄惨一笑,惹得眉茵一阵心怜。

“你不要这样来逼我,我跟你不配的,我们肯定无法一起生活。”

“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

“我果然没看错,”眉茵忽然低头一笑,“你真的是只小老虎。强势得令人无力招架。”

“意思即是??”

“试住期,一个月。”大家长提出了条件。

“啊??”

“另外,我的话,你要全部服从。”

“什么???”

眉晓昂虽心有不甘,仍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是小小地扁了一下嘴。看在眉茵眼里,又是格外可爱诱人的一个神采流动。

“我说,大哥。”

“讲。”

“我可不可以坐你腿上?”虽是疑问句,但全身赤裸的眉晓昂已经如愿以偿地坐上了眉茵的大腿部,还故意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你…………”

“大哥……”眉晓昂仰起一张天真无辜外加纯情的脸,用最最肉麻的声音叫道。

“你给我下去。”眉茵双手按着额头,看得出来是努力地在跟自己的意志力奋战。

“可是……可是……”眉晓昂越坐越不安份,越坐越靠近眉茵大腿根部,“它好像都硬了耶?”

“谁害的?!”眉茵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把这只坐在他腿上害他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扔到天外去赏月!

“要不要我帮你呀?”

“…………”

“我帮你用手弄?”

“…………”

“要不用口吸?”

“…………”

“呀啊!糟了!我的也硬了!~不如我们玩69??”

“…………”

“大哥,你怎么了?”

“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不好,大家长脸上乌云密布了!

“从该学的地方学习来的。”眉晓昂回答得一本正经,这语气可就惹得某人不快了。

“很不幸地告诉你,你以前算是白学了,今后由我一一给你纠正。”

“免费?”眉晓昂听得两眼冒星星。

“当我有心情的时候,我会记得收学费的。”说完,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向眉晓昂雪白的双臀。

“啊……”

眉茵趁机将舌头伸入弟弟的口中与之交缠,双方互相吸吮着唾液,仿佛又回到当初母胎中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晓昂……”眉茵咬着弟弟的颈子,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红痕,证明着自己的所有权。禁不起激情挑逗的眉晓昂也只能将食指衔入口中,挖掘出丝丝清莹剔透的唾液。一见他这一副媚惑的样子,眉茵心里燃起了点点的不悦,于是他坏心地不再抚摸眉晓昂的身体,直直地坐在椅子上面不再有丝毫动作。

“你……想看我个人表演啊?”

眉晓昂不悦地甩了甩发,万般的风情流露在一瞬间,当一想到这种神情这种语态在不知多少男人面前展现过时,他的心情是无论如何都好转不起来的。

“茵……”眉晓昂再次主动贴近眉茵的身体,并一点一点地剥下他的衣衫,粘湿的唾液贴满了眉晓昂的长发与双手,眉茵故作不悦地调转头部,眉晓昂立即迫不及待地握住眉茵早已硬立得老高的分身。

“你为什么不诚实一点?”

眉晓昂笑着调侃他亲生的兄弟。

“还是不需要我帮忙吗?”

他笑着揉弄着那团粉红色的物体,笑得那么单纯无心机。

“……”

最后,眉晓昂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将眉茵挺立的分身衔入口中。那火烧般炽烈的硬物马上就在他口里横冲直撞,就如脱缰的野马,一点也不顾及他的感受。他嗔怒地用牙齿磨擦了那东西一下,眉茵立即退出他的口中,怒目圆睁一副吃人的样子。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