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ái tim lưu ly trong sáng – Ái Tử Chương Ngư

Tên gốc: Lưu ly rừng tâm

琉璃澄心 BY 爱死章鱼

( 兄弟文 现代, he)

楔子

他的腿仿佛被灌了铅一般地沉重,可是他知道,他必须快速地离开这个地方,不然,他就再也没有机会逃离这里,逃离这个监狱般令人窒息的地方了。然而……只是一个瞬间,眼前黑蒙蒙的,他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第一章

他捡了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男人。而这个人此刻就在他面前晃动着。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上有一条名为“青筋”的东西在隐隐跳动着,跳动着……跳动……跳——暴!

“你给我停下来!”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个怎么看怎么健康怎么看怎么精神奕奕的家伙真的是前不久那个病怏怏的意识不清的还要靠他抱着的人?

“哎?”对方只是稍微停顿了下,微微侧过头,直钩钩地看了他一会儿后又低下头,忙着方才一直没有停手的事。

我说……你不是还不舒服着吗?”他可没忘记那苍白的容颜。现在看看虽然气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至少在动来动去后有了些微的血色了,“怎么这么好的兴致在这里……给我的姑娘们扎针?”

对面的人在给趴在床上的美人针灸,可奇怪的是一个大男人的手在那粉嫩的肩膀上移动的时候非但没有吃豆腐的感觉反而有种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呢。大概是那双手白皙柔嫩的关系吧?

哎?哎?可是,小少爷说翠翠姑娘这几天腰疼得紧啊。”回答的声音带着撩人的磁性,恰似春风抚过岸边的杨柳,萦萦绕绕。

宣儿也只是随口说说的,你这么认真我反倒过意不去了。对了,你都来了那么几天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原本,莫琉也只是随口说说,根本就没有料到听者会起这么大的反应。

只看见那原就白得透明的脸庞更是像被白雪染了色似的,而那单薄的身子更像极了在筛糠。他手里的动作早就停了下来,眉头拧得死紧,但就是不曾开口。

是有什么隐情吧?就如同他一样……那时的回忆每每想起都有一种仿佛是在地狱走过一遭的感觉,痛得只想把自己的心给挖出来算了。“啊,不想说也没什么,只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呢,总不能只是‘喂’啊‘喂’地叫你吧?”

 

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纤细的人儿缓缓道:“恩人……我的名字……叫黎非,黎明的黎非常的非。”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里有些害怕的意味,但莫琉没有听出来。他很爽朗地笑了起来:“可别再叫我恩人了!唔……那我叫你小非吧?”

黎非还没回答,倒是一个稚嫩的童声插了进来:“不要啦,爹爹。听起来像我养的猫猫小肥哎~黎黎那么瘦,不合适啦。”随着话音,跑来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孩童,浓眉大眼,和莫琉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那般。小小的脸蛋跑得红扑扑的,只想让人好好咬上一口。

黎黎?”很可爱的称呼呢,也只有孩子还会用双音来称呼吧?伸手抱过自己的儿子,“又跑哪里去玩了啊?小黎可是客人呢,你就对我们的客人这么不客气啊?”

莫宣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人家对黎黎很好啊。来我们这里的客人不是要给很多很多银子吗?黎黎说他没有钱啊,那我就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本领,黎黎说他懂一点那个……恩……什么黄之道,所以,我就说让他用这个来抵债啊。”

似乎是听明白儿子说的话了,莫琉有点哭笑不得。这个……还真是一个误会呢,只可惜和他的宣儿是解释不清楚的。他家开的是……那个……妓院啦,所以,对于上门的都是客人。宣儿也没说错。只是,这黎非“客人”的含义又和上述有所差别,可能是自己当初随口说了句“这是客人,好好招待”(习惯的职业用语)宣儿也分不清,便出了这么个小岔子了。说来,还是自己不好呢。

见他许久没有回答,莫宣以为爹爹生他的气了,瞪了瞪眼快哭出来了。黎非赶紧打圆场:“小少爷对我很好的。”

啊?”神游中的琉这时才回神,“啊?哦。呵呵,我走神啦。抱歉抱歉。”

“爹爹你没生气啊?”

“没啊。”捏捏儿子粉嫩的脸颊,给了一个微笑。

切~~害人家紧张啦!浪费我眼泪嘛。”宣儿气呼呼地跳下他的膝盖,“翠翠姐姐,我们去玩好不好?”

小少爷,还扎着针,不要动啊。要再侯半个时辰才行。”黎非赶紧阻止想扑到翠翠姑娘身上去的小色狼,“您先和您的小肥玩一会儿吧。半个时辰后我来叫您。”

看了眼满背的银针,也可能被吓到了。莫宣点点头,跑了出去。

目送孩子出门,想起他刚才的话,莫琉不禁问:“小黎,你精通歧黄之道?”

精通不敢,只是略知一二罢了。”黎低下头,回避着视线。

点点头,莫琉似乎是陷入了思考中:“当今的太子也通晓歧黄呢……”

因为他已经沉醉在自己的思考中了,所以他完全没有发现,站在他对面的黎非明显地震了震。待他抬头,也只看见他一脸苍白:“怎么了?”

“不……不过是忽然头晕罢了,恩人不必担心。”心虚地笑着

那你去休息吧。”果然身体还是不太好吧?既然如此又何必来逞强?当初救他是凑巧,他可没想过要他为他做些什么,“还有,不要叫‘恩人’啊,别扭得很。”

翠翠姑娘身上还扎着针呢。”摇摇头,他想留下,留着多看他一会儿多和他说几句话,他还想多“病”一段时日,因为他怕,怕自己若是“康复”了,他就要赶他走了。

你先去休息!半个时辰后我自会来叫你。”强硬地拉了他的手,却发现那白皙的脸上忽然冒了一片绯红,低头看看自己的动作,似有不妥,抓抓头,但紧捏着对方手腕又不想就这么放开

黎非也不舍得挣脱,只是讷讷地说:“好……”就随着他走去自己近日来暂住的小院。

 

 

 

 

 

2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本来也不想这么做的啊……对不起啊……原谅他吧,原谅他好不好?不要再缠着他了啊……

只是,追在他身后的鬼魅身影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可能性,非但如此,它们还伸出了血淋淋的瘦直直地指着他,似乎在控诉着他曾经犯下的罪行。

不要,不要,不要啊……他退着,却退无可退……“不要啊!”

“…………非……喂!小黎!小黎!!”

“!”睁开眼,黎非还沉浸在恐怖的梦魇中。双眼没有任何焦距地锁定在上方。

“黎……喂!你别吓唬我啊!”宽大的暖呼呼的手掌伸到他腋下,将他托起,轻拍他的后背,“做了什么梦,你挣扎得很厉害呢。”

将头埋在他的胸口,神智稍稍回复到体内,脸色也红润了些许。对于他的问题,黎非皱了眉笑得有些凄凉。做了什么梦?这些可以对他说出来么?自己这些年来有多愧疚有多悔恨都可以说得出来的么?不能啊!答案是绝对的否定啊!不能说的,绝对不可以说的。所以,他才会一直一直做着可怕的只有黑色和血红色的梦,所以,他逃不出从梦里惊醒的结局,所以,即使憔悴也没办法申诉些什么。因为,一切都是自作孽!

“常有的事了……”靠着宽广的肩膀,静静地听着一下又一下的心跳,他扯开了话题。

一只手依旧安抚着他的背,另一只环在他腰间,莫琉没觉得有什么突兀。“你的压力似乎很大的样子啊……我不想去探究些什么,只是想说,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追悔也是没用了的。既然如此,就要让自己活得稍微轻松一些才是。人生在世也就短短的几十年光阴啊。”

有点像是在说教呢!

在长篇累牍之后,莫琉自己也有些好笑。恐怕,小黎更是会笑他多事了。低下头去看,却惊了惊。黎非没有任何的不耐,只是微笑着倾听他的话。

“你不觉得我烦吗?”

摇头:“不会。谢谢你对我说这些,呃……莫老板……我……”

话还没完,莫琉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个比你那‘恩人’还要让我受不了啊。你啊,就乖乖叫我声大哥好了,反正我也比你大了不少。对了,你多大?要不我们来结拜吧?”

结拜么?结拜了他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在他身边了么?

“可以吗?黎非有这个福分么?”他问,有些惶恐。而,这么一来,也更坚定了他什么都不说的信心。他不能说,绝对不能。否则。眼前的幸福就会统统消失不见的。

“小黎,你……为什么要这么自卑呢?”

他低下头,微微勾起唇角。从莫琉的角度看来带着哀伤的美感,令他有种想要好好呵护他的冲动。若不是理智告诉他自己,对方是个男子,恐怕他早揉了他入怀里了。这样的冲动曾经有过,只是,随着风消逝,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啊!莫大哥!还有翠翠姑娘身上的针得去拔了。结拜的事我们再从长计议好么?”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事在身。

“对哦,我就是为了这个叫你的。”笑自己的健忘,他扶起黎非,打横抱在自己怀里,也不顾他的反对,走向寄翠阁

 

月光如练,撒落在庭院里,撒落在楼阁上,也撒落在凭窗而坐的纤长身影上。

细致的五官在淡淡的光的投射下形成了浅浅的影。他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眼眸流露了丝丝哀伤。

“你……已经不记得了啊……只是……我,却无法忘记啊……那是罪,我的罪啊……对不起……如果可以,我想用我的一切来补偿……”

 

 

 

3

欢快的笑声自后山的小溪边隐隐飘来,引人不禁想一探究竟。止酉钡鸳孓卷抬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而这厢快被厚厚的帐本给烦死的莫琉终于是抵抗不了那快乐的声音,放下了册子,拈熄了荧荧跳动的烛火,揉揉发酸的眼,走出门去

循着声音一路溯源而去,不久,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莫宣光着白嫩肥圆的小小身子,在刚及他肩膀的溪水的扑腾着,小脸因为兴奋而通红着,煞是可爱呢。贞冽坼

视线向稍远的地方调整,是着着一身绿衫的翠翠姑娘,她自是不会和个孩子玩水,只是阳光透过她轻薄的罗裙落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形成了好看的光晕。莫琉微笑着,翠翠是他开的琉璃亭最红最美的姑娘,也是为数不多的清倌之一。当初在街边买下了她,却被她身上某些特质吸引而从没有想过逼她卖身或做什么,只是想好好保护她。这样的心情……他知道,只是一种移情,把对“那个人”的感情转移,因为翠翠偶尔流露的天真像极了“他”。

“黎黎!黎黎!”焦急的呼唤引回了莫琉的注意力,“黎黎”?黎非?人呢?没有看见啊。他四处打量着,可就是没有看见那纤细的身影。而宣儿又唤得这么急切……难道说?

不好的念头在他啊胸口徘徊,正想一个剑步冲过去看个明白,就听见“哗啦”一声,一抹淡蓝的光就闪现在他的视野中。

“黎黎!”宣儿开心得抱住了男子的腰枝。

定睛看去,莫琉的眼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柔顺的长发全部湿透,挂着水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额头,眉角,眼帘,鼻尖,也因为水的滋润看来光泽诱人,而红润的唇更是逗得人想上去一亲芳泽。薄薄的夏衣此刻早就成为半透明的状态,隐隐可以看见连绵的锁骨,起伏的胸膛……

不能控制自己,莫琉即使想,却怎么都移不开自己的目光。方才对翠翠的欣赏此刻全转化为了惊艳。

“啊!老板!”嬉戏的人中,翠翠第一个发现了他。便笑着跑来拉他一起。

“爹爹!”看见父亲,莫宣给了一个大大的飞扑,结果自然是把原本干爽的莫琉弄得胸口一滩潮湿,活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水。

无奈得看着儿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嘿嘿~”莫宣不悔改并且还很开心得继续在他衣服上蹭啊蹭的。

“故意的吧?”语气里尽是宠溺。他脱下外衣,裹在儿子身上,虽说现在是夏天了,可从水里出来,说不定会感冒的,这可不好啊。

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这一幕,黎非只觉得这真的是一副很和谐的亲子图。美丽的母亲,温柔的父亲,顽皮的孩子……而自己又是这么地格格不入。

抱着孩子柔软的身体,莫琉的目光却完全锁在浅蓝的人儿身上,自然也看见了他寂寞的表情。

明知道不可以明知道没有理由,可他却就是见不得让那人露出落寞的样子。轻轻放下宣儿,他走到黎非的面前:“会着凉的,别呆着啊,去换件衣服吧。”蜞

简单的几个词语,黎非却觉得胸前像被人紧紧握着一般疼。“好……”哽咽着点头,他转身跑开。

“啊……”他没有抓到他的衣袖,“翠翠,你带宣儿去换身衣服,我去看看小黎。”交代完后,尾随着那人儿跑去。

翠翠将孩子搂在怀里,眼神有些复杂,当然,不过五岁的娃儿是看不出来的……汇

踩在柔软的草地上,想使劲也用不上力,所以,黎非跌跌撞撞也没有跑得多远。而另一边,莫琉毕竟曾经是个练家子,脚程也当然快上许多。于是,在一棵参天大树下,他圈住了不住喘息还想逃跑的黎非。

“跑什么啊!”有点好笑,却在看见对方眼中的晶莹时说不下去,怜惜地替他拭去,“怎么了?”

只是呆呆地由着他温柔地为他擦拭泪水,黎非的眼亮亮的:“为什么……你会对一个陌生人那么好呢?”

“哎?陌生人?你么?不会啊。”他没有说谎,黎非给他的感觉很熟悉。

“莫……大哥……我和你们认识才不过是五天的时间啊……说不准我是觊觎你们的财产来接近你们的人啊!”

“我可是很穷的啊。”他故意装穷,要知道,安京最大的妓院的老板怎么可能是穷人呢?“那,小黎你是么?”

“呃?”

“是来窃取我的财产的坏人啊。”

“当然不是。”直觉地否定。

“那不就好了么。”笑笑,他把这个问题带过,“那么告诉我为什么哭了呢?恩……男孩子哭鼻子可不好啊……虽然,你哭得我见犹怜,煞是好看,可我就是想知道下理由呐。”

被夸奖得红了脸。黎非垂下头:“……你们……看来好和谐……我,觉得自己,看来好突兀……”

“小黎……你……是喜欢我吧?”问出了口,他才惊觉自己到底问了什么。可是,心下却没有惊惶,仿佛这是多么的理所当然。仿佛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没必要作为问题来提出。端梗掊愁莓

低垂的头“嗖”地抬起来,满眼的错愕,却没有否定的情绪在其中。然后,慢慢的,缓缓的,渐渐的,白皙的脸蛋上爬起鲜艳的红,娇艳欲滴。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莫琉长长吐了口气。他转了身,坐在黎非的身边,又将他拉了坐在自己胸前,圈住他的腰。“会奇怪么?我都有一个儿子了,却问了你这么个问题。”

“你……喜欢男人么?”黎非的语调听来动摇不定。

莫琉只以为他是困于俗世的观念而没有多想:“不……不能这么说。我不喜欢男人。至少我的孩子可以证明,不然他无法降生在这个世界。可是,该怎么说呢……曾经,有一个清澈的少年,住在我的心里。”

“少年?”黎非带着些须的期待。

“一个曾经清澈无比,一个曾经让我觉得付出一切都要去保护的少年……”怀念似地闭起双眼,却在下一秒睁开时充满了狰狞,“可是,却是他把我推下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说话的同时,他紧箍着黎非的腰,弄得他的身体好疼,也弄得他的心好疼。他颤巍巍地开口:“莫大哥……你,恨他么?”

“恨!非常恨!”

“……”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如果一开始就想要除去我这个人,又为什么要给我期待呢?我恨他,我恨不得揉碎他身上每一块骨头!”

“莫大哥……”难受得发出声音,莫琉才发现自己把怀中的人掐得死紧。

“对不起!”他赶紧松开,扳过他的身体,又看见了他眼中的泪光。

“不要难过,不要难过啊……小黎……我们约定好不好?不要背叛我。”

“莫大哥……”对不起……对不起……可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原本不是想要这样的啊。我只是想要独占你,可是,却忽略了那样的环境下,除了你已没有人可以真正相信了……愚蠢的我却在妒忌下蒙蔽了眼,迫害你……对不起,对不起……

拥紧怀中颤抖不止的人,莫琉安心极了,但心的某个角落似乎又在提醒着什么……究竟是什么,他拒绝去深思。

 

 

 

 

4

“什么时候的事?”帏帐重重后,是一张布满怒气的威严的脸。

而跪在他面前的下人吓得瑟瑟发抖。这……实在是不太清楚啊……“小,小人该死……小,小人,实在是不知啊……”

“不知?!”上位者挑了挑英挺的眉,“这么大个人丢了你居然会不知道?”

“这……原先还一直好好的……只是,他说要休息,把我们都撤了……后来……就不知所踪了啊……”跪在地上的太监总管战战兢兢地回答。

“休息?一个人休息了十天还不够休息吗?十天了,即使再不喜活动也早饿得不成人形了,你难道不知道?”上位者一脚踢在太监的身上,将他踹翻过去,“要不是我来找他,你是不是还打算继续瞒下去?还是说你本就打算好了,饿死他也好?”

“这……这……小人也不过是想这么一来,正好可以帮王爷除了一个祸患啊……自从平亲王那事后,‘他’就一直郁郁寡欢,而这不正合了娘娘的意思。所以,小人也就没多在意啊……”虽然被踢得很痛,但做人下人的,也只有忍下来才好。

“哼!又是那女人!”男人不满得斥了声,“算了……也好……那老头也差不多了,你去和他说,原太子私下出宫了,鼓动那老头废了他另立。”

“小人遵命。”

冷冷睨着下人退出去,刚才脸上坚硬的线条柔化些许,望着纱帐外的月光,想起了那双朦胧的眼,不禁喃喃着:“皇兄……哎……”

 

黎非含着笑意,看着坐在他对面审计着帐本的莫琉,眨眨眼,闭起来,又睁开,呵呵,还是觉得不怎么真实呢。

这么平凡却幸福的生活一直都是他想要追求的,可是,五年前他亲手毁了这一切;而现在,这小小的快乐,虽然是建立在隐瞒的基础上的。就如同没有根基的高楼,华美却摇摇欲坠。不过,他满足了,十分满足。

“怎么了,这么开心的样子。”从刚才,莫琉就发现安静坐在他对面的人儿胡乱地拨弄着手里的药材眼神一直在追逐他的动作。于是干脆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视他的关切。可是,看来,美人的心思似乎已经飞到了天外呢。

“呃?”惊得回了神,发现对方炯炯的眼盯着自己,黎非羞红了脸颊,“我在想……我们,认识才多久的时间,你就,说了那样的话……感觉像个纨绔子弟似的。”

“哈哈哈哈,那你就是那被调戏的良家女子了啊。”黎非看起来真的很纤细,当初救他时也差点将他当做了女人,以为又救了个翠翠回来,知道发现他隐约的喉结才发现这是个漂亮的男人。

“莫大哥!”他的脸更红了。哎……是这市井的风气吗?原来认真严谨的他怎么变的这么地爱说笑了呢?虽然这个样子也很迷人。

“啊!啊!在下可是唐突了美人呢!”说着起身,走到他身边,揽了他的腰。自己最近越来越习惯搂着小黎说话了,“小黎,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动了心。可,就是不想放你离开我的视线啊,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呢?”

靠着温暖厚实的胸膛,黎非一阵的心悸:“莫大哥,是对我倾心了么?”

“或许是吧……”很难解释自己的感情,明明是陌生人却会有熟悉感,明明抱着他应该很塌实心里却总涌满不确定。“你也奇怪……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有孩子的男人,对你求爱你居然也不拒绝。我本来是等你挥我一个巴掌好让我自己死心的。”

“是你先问我是不是喜欢你的啊……”黎非原本稍微褪了点红的脸又不满了鲜艳的色彩。鍪估顽肺庄笼位敉

“你也是可以甩我个巴掌骂我一句的嘛……”蹭着他柔嫩的皮肤,莫琉轻声呢喃。

打他?不,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打他。“我不会的。”他怎么舍得对他动手?如果可以,他真的巴不得把所以自己可以为他做的都做好,让他开开心心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黎……”他扳过他的身体,低头吻了上去,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没有侵略,只是爱怜。

瞬间,甜蜜涌满黎非的心头,而苦涩也充斥他的心底。

莫琉恨他,恨真正的他;莫琉爱他,爱虚假的他。

“天气那么好……我们不妨去外面游荡一会儿吧?”莫琉完全不知道黎非的挣扎,看着天气实在是很诱人,就提出个建议。

“那……我们去山里吧……我正想去采些药草呢……”

“那我去准备一下,你去和宣儿说一下,我们一起出去吧。”莫琉绝对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对了,这个时辰,宣儿多半是窝在寄翠阁那里了。”

“宣儿似乎很喜欢翠翠姑娘呢。”

“啊……翠翠长的有点像宣儿的母亲。以前给他看过一次他娘亲的画像,他印在心里,后来,看到了翠翠,就特别粘他了。虽然我很疼他,可,那么小一个孩子,都没亲眼见过自己的娘一眼,多少会寂寞吧……”

“……对不起……”黎非的眼暗淡下来。

“哎……哎……都过去的事了,我不是要你难过才和你说这些的,只是希望你……恩……我觉得你很在意翠翠和我的关系,就和你解释一下嘛。好了,好了,乖哦。”揉揉他的发丝,莫琉转身走出去打点一下出门要用的东西。

黎非低下头,隐忍着要滑落的泪水

过去的罪,一寸一寸吞噬着他的良知,一遍一遍提醒他的愚蠢,有时他也分不出了,最痛的是他还是他自己……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