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êu tan – Kadys

Tên gốc: Huyễn diệt

幻灭 by Kadys

( 兄弟文 现代, he)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只爱那小小的身影,那可爱的小手,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唇,吐出我最爱听的话语:”

文文最爱美美哦!”美美是小家伙给我起的专用名字。然后,我会很开心的把他举起,然后看着他天真的小脸,”美美也最爱你。”互许终身的童言,在没经过思考的情况下,脱口而出,也昭示着我未来的命运。

文文小学3年级

放学回家后,对我说:”美美,你以后不用送我上学和接我了”

“为什么?你一个人很寂寞的很危险的.”

” 我有盈盈陪我回来啊,她家就住在我们对面的大楼,她长得好漂亮。”

我没再说什么,只有默默地接受,文文已经不是我的现实,可爱的他已经开始会交女朋友了。在高兴他长大的同时,心里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沉闷的感觉,我不禁悲哀的意识到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再是第一位了。

文文初一

“美美,今天我撞到个变态。”

“怎么会这样?你要不要紧,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但现在想起来,还是让我恶心的想吐。”只见文文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还夸张的全身用力的抖了抖。

“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你还记得萧名吗?”

“记得,他是你的好哥们。怎么了?那变态是他?”

“是啊!今天放学后,我跟他走到一个比较静的地方,他竟然突然抓住我对我说我喜欢你。”

我微微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问:”那你怎么回答?”

“还能怎么回答?”他一脸不屑的说”我足足愣了2分钟,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些什么,想都没想就给了他一拳。真是我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倒了八辈子霉了。竟然给个同性恋告白。我可是个正常的人,他弯他的事。不要连累我哦。你说是不是,美美?”

我听了以后,心顿时像碎了几百片再也拼不回来了。我虚应着:”对啊,真是不应该。”

“美美,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

“没事。刚考完试,很累了。我回房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当我锁上了门后,禁不住滑倒坐在地上。什么希望也没有了。从小就爱上的那个拉着自己衣服后边的小人。第一次发现自己超出了兄弟之情时的慌张,看见他对自己的特别的甜蜜,有时有意无意的碰触,那种心里怀着一丝丝的窃喜,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留意到我,或许有那么一点的希望像我爱他般爱上我。结果这一切的一切,被他今天的话给击落了。那梦想的泡影幻灭了。

从那天开始,我便躲着他,以前的谈心没有了,对话也变得越来越少。文文也似乎不在意,因为他的女朋友越来越多,整天忙着约会的他,已经没有我这个哥哥的位置了吧。而美美这个名字也不再从他的嘴中叫出来。

文文大二

“你怎么能这样?你真是让我恶心。”说完,文文冲出了我的房间。

我无力的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只是半挂在我身上,一点遮体的作用也没有。身上布满了欢愉过后的痕迹,秘穴的还在流淌着另一个男人在我身体的欲望。我的学长就是刚刚跟我上床的男人从床上穿好衣服后下来,把我扶起来:”那就是你的小宝贝啊?还真纯洁。他那么嫩。能满足你那淫荡的身体吗?你可是一天没有男人要都不行。

我静静地抬起头,看向这个学长,他是我的床伴。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比文文差。而且他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维持跟我的关系最长的一个人。因为他跟我一样是个只有性没有爱的人。但是原因却不同。他爱的人已经去了往生世界,他是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他把我抱到浴室,把我清洗干净,再把我抱到床上。我想一个木偶任他摆布。”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了。你的小王子已经离开你呢。”他抚着我的额头说。

我整个人震了震。闭上了眼睛。很快睡着了

在漆黑的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文文高一时。那天,因为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没去参加社团活动就回家。回到家正准备进房间,听到的一丝怪异的声响。像人的呻吟,但又夹杂着欢愉,听了以后让人燥热无比。我不禁好奇,向声源的方向寻去。来到的文文的房间门前。门是虚掩着的。呻吟是从里面传出来。我轻轻的推开门,一个让我永远也忘不了的镜头呈现在我面前。只见文文跟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赤身裸体在床上,文文修长的双腿与那女生的缠绕在一起。他那硕大的男性欲望在女生的双腿间驰骋。汗水从他的饱满额头一直滑落到他壮实的胸肌,在滴落在女生的丰满的乳房上。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像后面有几百头猛兽在追逐般,我冲回了房间,锁上门。我的心还在不受控制的跳,低头一看,悲哀的发现,我的欲望也不受控制的抬起头来。

自从文文变完声后,他整个人就开始从一个稚气的小男孩开始改变。身体越拉越长,俊挺的鼻子,剑眉星目,性感的嘴唇,是一个走在街上让女人尖叫的类型。让我每每见到了总忍不住的心跳加快,但我还要表现的很平常,把对他的欲望压下来,以维持我和他之间那束缚人的兄弟关系。爸爸***工作让他们没时间管我们却用钱来堆砌这个家,导致文文在私生活方面越来越放浪。但他那坏怀的气质,却引诱我往他的陷阱里踩,无可自拔。在数不清的夜里,我抱着他的相片,释放自己的欲望,然后迎来无尽的空虚。

就这样,我第一次踏足gay

bar.认识了飞,我的学长。两个寂寞的人,两颗寂寞的心连在一起,直到现在。我和飞都了解对方的感觉,只是在对方身上寻找安慰。但飞不是个重情欲的人。但我却是天天在家里受刺激的人。在无从发泄的情况下,我一次一次去外面寻找床伴,但又很快分手。我在欲望的边缘徘徊着,数不清的男人在我身上驰骋,而我只有可悲的把他们幻想成是文文的脸,文文的手,文文在抚摸我,是文文……..。

然后我开始夜归,但每次我回到家,总看见文文睡着在沙发上等我。只有在那时我才能肆无忌惮地好好看他,甚至偷了一个唇与唇的碰触,然后竟自发呆到天亮,嘴边仍有一丝微笑。第二天早上再见他,他却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脸,静静地看着我,像在责怪我的晚归,但也没说什么。我继续我的夜生活,他也继续交他的女朋友。我的身体越来越离不开男人,也越来越晚归。我维持着这种生活一直到今天。平衡被打破了。

在黑暗中,我慢慢转醒。看看表已经凌晨3点了。我的性向被发现是3天前的事。这三天我过的惴惴不安,在学校找不到文文,打电话到他女朋友家也没有。哪里都找不到他。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最后没有办法,我还是回到家里等,这么一等就等了三天。

你在那里?文文快回来吧。即使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求求你回来,只要你回来,要我干什么都行.

这时,我听到客厅有开门的声音。我飞快的冲出去,希望这次不是我的幻觉。我冲到门口,只见文文和一个男生走进来。但我看清楚那男生的脸时,我觉得无比奇怪。他是和我曾有过几次关系的人,为什么文文会认识他并把他带回家?

但现在我也没时间想这么多,我只在乎文文现在怎么想。

“文文,你不生我的气了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想要你做件事。”他说,嘴边掀起了残酷的笑意。

“只要你原谅我,你要我干什么都行。”

他抬起我的下巴:”真的什么都行?”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比我还高。

我用力的点点头。

“那好,我要你在我面前跟他上床,我想看看美美的浪叫有多么诱人。我现在才知道美美是圈子里有名的妖姬,真是让我吃惊。”

我听了心凉了半截。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他又用回儿时的称呼,他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我这么做你能原谅我。这是为什么?”

“我想征实美美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如果是,我就原谅你。”

我咬了咬牙,做就做。又不是没试过。

然后,我走到那男人的面前,开始动手脱他的衣服。男人一把抱住我:”我的妖姬,好久没上你呢。你的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淫荡吗?”

我没做声,只是在脱彼此的衣服,希望这场表演能快点结束。很快我们就都赤身裸体了。男人他抚摸着我的欲望,轻轻地爱抚着我的前端,让我不由自主一阵战栗,被文文看着的刺激,让我的身体更加敏感。很快就在男人的手中释放。接着男人正想把手指放进我的秘穴,文文突然说:”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男人依依不舍的放开我,对文文说:”你哥真是天生的尤物,没做什么就能让我硬起来。”男人随手接过文文递给他的钱,穿上衣服,走出去了。临走前还说以后有这么好的差事记住找他。

男人走后,屋里只剩下我和文文。我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望着他。文文的眼中有着一道寒光,虽然他没什么表情,但我知道他很生气。我抱紧那仍有着性欲的身体,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文文,你想怎么样?”

他走到我床前,眉头挑起,邪恶的说:”我想怎么样?难道美美你还不知道吗?我想把你压倒,狠狠的吻到你只有我的气息,玩弄你胸前的乳头知道它们为我而肿胀,为我而开放。玩弄你的男性和秘穴,让你在床上露出最妖艳的媚态。要你自动打开你的双腿,哭喊着求我的插入。”文文用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从他性感的嘴里吐出连最有经验的妓都脸红的话,竟有这不可思议的合适感。让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连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反应起来。

我缩了缩身体,想掩盖住自己的难堪。没想到他一把把我拖到了他怀里,对上我的唇,压了上来。他深深地吸吮我的唇,灵动的舌不断地侵略我的舌,卷到我的舌发痛为止。我喘气不及,只能任凭他的舌在我的口腔内抢掠,穿梭。我越逃,他越穷追猛打,又吸又缠。

“唔……”我发出了一丝呻吟。我意识到这是文文在吻我,我长久的梦想竟然变成了真实,我不禁投注一切的反应着。当他的舌碰到一点时,我的欲望不可抑止的喷射而出,我的眼前一片雪白。

直到我快不能呼吸,他才放开我。只见他眼里流动着吞噬人的欲望,像要把我吃下去一样。他低低的笑着:”看来美美好敏感,这样就射了。但这样不行,我还没有享受到,美美就射了两次,不过,很不错,所以我要奖励你。”我的意识还不十分集中,只有愣愣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盒透明的膏状物,看着他把那些药膏涂在我胸前的两点上,我的欲望上,我的后穴里。又看着他把我的双手绑起来,用一条很细的钢丝绑在我那软软的分身上。

接着他走下床,把一部V8架在床前。我开始恐惧起来。

“文文,你在干什么?”

“我想把美美的媚态拍下来,我想知道美美的小穴是怎么为我展开的。”

我拼命的扭头,不,不要。

“是吗?等一下就会变成要了。”

那代表正在摄影的红灯亮起来了,我无法逃开,只有别开脸等着文文过来。但他却只是在床边坐下,没有碰我的意思。我不解的看着他。

“我想要美美用诱惑人的字语求我。”

我听了满脸通红。我虽然跟不少人发生关系,但是我最终还是个男人,我无法抛开我最后的尊严来求别的男人来入了我。即使是我最爱的文文。所以我只有咬着唇一声不吭。但是那冰冷的药膏渗进了我的皮肤,一阵起一的痛痒在我的几个敏感点泛开,熟悉床第的我知道那是媚药发作了。我只有扭动着身躯希望化解那股无名的痛痒。我的全身染上的一层嫣红,体内深处的疼痛使我全身忍不住轻颤,口中发出呢喃的呻吟。我的分身也开始抬头,却又被勒住,无法释放的感觉让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泪光。

“美美开始有感觉了?这个样子真是让男人想扑上去干你。还不开口吗?”

我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敏感,后庭的空洞在燃烧着我的意志,我知道只要我一开口,我就会连最后的自尊也没有了。我对文文已经输掉了心,输掉了感情,我不想最后输掉了自尊。但是我已经到的极限,习惯性欲的身体是不能熬多久,只是时间问题,但我想熬到文文忍不住,而不是我。

但是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只见文文又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盒子。他摇了摇头,说:”美美还真倔。不过我喜欢。所以我决定给美美享受最好的,连我的女朋友没有一个说受得住。”

我恐惧的看着他把其中一个瓶子的蜜糖倒在我殷红的两点上,再打开另一个瓶子。天啊!是蚂蚁。只见他把蚂蚁放在了蜜糖上。几十只蚂蚁在我那饱受媚药催促的乳头上蠕动,让我无法抑止的摆动着。内部越来越热,渴望着被人抚摸被人爱。

“呜~~文文~~~我求你了~~~~请你让我释放~~~~~”

文文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要我怎么样,嗯?”

他那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颈项沿脊柱向下,直到我全身最热的地方。

“是爱抚?亲吻?还是进入?你要表现出来。”

我张开双腿抬高臀部,让自己的密穴在他面前展露无疑:”文文~~~求你进来”

文文用手指进入了。

“不~~够~~~我还要~~~~啊~~~”

“你到底要哪里?”

“你的~~~~那里~~~~”我还是说不出口。

文文把手指退出我的秘穴,我无助的望着他。

“我想听美美说要我。我想要平时冷冷的美美在我的床上淫荡。”

我知道我逃不掉了,欲望快把我逼疯了。我投降了,自尊不要了。我所有都给你了。

“我想要~~~文文~~~的肉棒~~~~插入我~~~的~~~小穴~~~”

“在说一次,没听清。”

我已经没有了羞耻的感觉”我想要文文的肉棒插入我的小穴”,这么说反而更勾起我的感觉。

“好乖。这是奖励你的”接着他才悠闲的脱掉衣服,露出他的欲望。比上次我偷看得又大了些。他的分身就这样滑入了我的体内,因为媚药的关系,我一点也不痛,只觉得被充实了,而已是文文的欲望。我扭动着腰配合着文文的律动,收缩着后庭。

“好棒~~~好紧~~~好热!”

“啊~~”

突然,文文的分身碰触了体内的那一点,让我不由自主弓起身。他每次的整根抽出整根没入撞击着那一点,使我的后穴不断地收缩,我兴奋的脚趾头都卷起来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文文这时吻上我的唇,把我所有的高潮呻吟都含进了他嘴里。但是,他怎么也不肯放开我的分身,让我一下进入地狱一下升上天堂。

“放开我,文文,让我射”

但是他没有理我,只是竟自的用他的欲望喷射出的爱液滋润了我的密穴。

就这样他一次一次的抽插,一次一次的释放,却在第二天晚上才放开我。我已经被作的没有的力气,不知昏了醒,醒了昏,这样来来回回多少次。欲望因为被束缚的时间太久,已经不行了。

“我爱你”

文文突然说了这句话,又释放在我的身体里。他的欲望还在我的体内,就倒在一旁睡着了。我愣住了。所有的玩弄,所有的委屈都不重要了。长久的梦想,那句话,居然在这种时候等到了。我抱着他开心的也入睡了。

接着一个星期还是在床上度过。什么姿势我们都试过。我的身体也被他玩的烂熟。然后等我醒了,文文又不知所踪。不过不要紧,这次我不害怕了。

又是一星期后,我听见文文回家的声音,我跑到门口迎接他,看见他和一个妖艳的女人搂在一起。我的心停止了跳动。我牵起僵掉的嘴角。

“怎么现在才回来”

“让我介绍,这是我哥哥,这是我的老婆。”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整个人在抖着

“需要向你报告吗?是这个星期的事。”

“为什么?你明明说爱我的?”

我受不了了,我忍不住了,我的眼泪无可抑止的涌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既然是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等我登上了天堂,却又把我拉下地狱。这个时间上最残忍的事就是让寒冷人尝到了温暖的滋味,又残酷的把它夺走。既然是这样就不要把他给我。

“我说的是我爱干你。你知道吗?你在床上的淫荡,真是让我停不了。真是天生让人干的骚货。”然后他把我跟他那荒唐的证据,那个我已经不记得的录影带放给我看。只见里面的我双腿夹紧他的腰,拼命的求他快点用力。我捂住耳朵,我不想听。他扯开我的手,:”你看你,那兴奋的样子,真是在诱惑人压你。你认为我会爱上你吗?一个给无数男人捅过的妓吗?别以为我跟你睡过就会爱上你。”

我推开他的手,跑了出去。

这是梦,梦醒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我一定是在作梦。但是为什么我的心仍然这么痛?这个梦好真是啊!

我像一个幽魂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自己在干什么?

“这不是妖姬吗?怎么一个人?要不要我们陪你?”

我抬头看见几个人淫笑的看着我,我皱了眉头,想绕过他们。怎么知道被他们一把扯住。

“嚣张什么,不就是一个妓。听说你很棒,让老子也爽一下吧!”

接着他们把我压倒,我拼命挣扎,我不要充满文文味道的身体让人碰,我不要像个妓。但是,被4个男人压着的我实在无法抗拒,寂寞了一个星期的身体也可悲的有了反应。我流着泪,我果然是人尽可夫。等他们的欲望发泄完了,我像个破碎的娃娃躺在那里。回不去了,文文不可能要我了。不如,不如……..

突然,我听见一声吼声,只见文文竟然跟那几个人打起来。我竟然给他看见我这个样子,被这么多人压的样子,我身上还有别的男人的体液。看着他边打,边走近我,我不禁害怕起来,不是怕他打输,他是柔道黑带。是怕他在说出伤我心的话,再一次我会受不了的。我要逃。再也受不了他鄙视的眼光。我站起来转身正准备逃,他的手已经搭上了我的肩膀。我一转身,看见其中有个人正拿着刀朝他背后冲过来。我想都没想,急忙拉他过来,让我的位置调转过来。冰冷的刀身没有阻碍的进入我的体内。多日没休息的身体无力的往前冲。我只觉得我熟悉的臂膀把我弯进了文文的怀里,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不~~~~!!!!!!!!”

为什么你的声音这么痛苦,你在为谁难过?

不过不要紧,我也管不着了。我终于解脱了,从你的魔咒中解脱了。但是,我好想张开眼睛再好好看你一眼,但是恐怕不行了。你在说什么?大声点…..我好想听,但是什么也听不到了。我的爱,我的幻想,你离我越来说远,你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声了………………..

安静地病房充满着玫瑰花的香味,这是美美的学长送给美美的。

我见过他,那次在美美的床上,那个让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次”意外”。我的哥哥竟然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我的从来也没有想过美美是这样的人。他总是这么冰冰冷冷的对待他身边的事和人。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天天跟着他的屁股后面用着牙牙语”美美,美美”的叫个不停。因为,在我的心里边,从见到这个哥哥开始,我就认为他是我心目中的神,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通常这个时候,美美会很无奈的把我抱起来,然后,亲亲我的额头,柔柔的问:”小跟屁虫,干什么啊?”

然后我就会说:”我想美美了。” 这时美美就会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再也不对我笑了,见到我也只是刻意的躲开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哦,对了,是从我小学那天跟他说同性恋开始的。我们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一起回家,因为我认为我已经长大了。长大的小孩应该跟同学一起回家。然后,美美的笑容就很少出现了。一开始我很恐惧,我怕美美不再搭理我了。但是,我又发现美美不单是这样对我,也同样是冷冷的对着其他人。这种想法让我感到一丝安慰。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因为社团的活动,所以很晚回到家,竟然发现美美在客厅等我门等到睡着了。我轻轻的把他抱起来。不知是什么时候,我的身高竟然超越了这个比我年长的哥哥。而美美的身材却没有什么改变,以前抱着我的双手,现在改由我把它们握在手里了。我把美美抱回了房间,轻轻的放在床上。正准备离开,冷不防美美突然伸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柔软的触感碰上了我的双唇,我迷醉在当中。像是着了魔,我开始膜拜期美美的锁骨。突然,我觉得全身的血液的冲到了身下的某一点,欲望抬起了头。我惊呆了,措手不及的放开怀中的哥哥。你在做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是你的哥哥,你竟然对他有欲望。

看见美美身上浅浅的痕迹,像是诏告着我龌龊的思想和欲望,我迅速的离开了美美的房间。心想只是青少年的欲望而已。我自欺欺人的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我发现从那以后,每次见到美美,我就有把他抱在怀里,压在身下的欲望。我恐惧,我不甘。为什么我在忍受着欲望煎熬的同时,美美竟然毫不知情的生活着。我开始晚归,因为我不能玷污那抹冰清玉洁的身影,不能让我把我的欲望强加在他的身上。我开始了荒唐的私生活。我想把我的欲望发泄完了才回家,因为我怕我把持不住。美美的微笑越来越少了。从他眼中,我看到了鄙视,我也不敢再叫他美美了。我们就像两个陌生的人,越行越远。我也不再叫他美美了。哥哥!!!让我恪守本分的称呼,横在了我和美美之间。

直到那一天,我看见了什么?那个冷冷的美美竟然在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身下露出这种妩媚的样子。我惊呆了!我不敢相信!!我冲出了家门。并不是因为我对这种事的厌恶,因为我也曾经和别的男人玩过。是我对着这样的美美公然想把他压在身下。我像没有头的苍蝇,胡乱的冲进了一间酒吧,猛地灌起酒来。忽然,我听到了有人谈论起美美,他们用尽了龌龊的词语,还说美美是有名的”妖姬”。我被打败了。我把那个人带回家,我想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美美。我又一次失望。他们口中的”妖姬”是那个我尽心守护的美美,那么我这几年的努力是为了什么?我失去了理性。

等那人走后,我疯狂的折磨着美美。我无法忍受他竟然是这种人尽可夫的人。我要在心理上和生理上折磨他。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在折磨他的同时,我的心像碎了几百片,再也补不起来了。

望着床上被我折磨得人儿,我有一种即幸奋,又害怕的心情。兴奋的是那个我梦寐以求的身影,终于让我拥有了。害怕的却是当那双拥有冰凉眼神的双眼张开的时候,会有什么睥睨的表情。我怯懦了。我逃也似的冲出了家里。我怕!我怕那个我倾尽全力去爱的人会有看不起我的一天。所以,我逃去了她的家。

她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也是我第一个女人。她也是第一个发现我对美美感情的人。所以,她理智的选择了退出。因为她觉得没有人能赢过我心目中的美美。她也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寻找美美的影子。我来到她的家,醺酒,糊里糊涂地不知日子过了多久。但我发现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祈求她陪我回家。起码当我被美美刺的满身都是伤的时候,还有这么一位朋友支持着我。

懵懵懂懂我回到家,却没想到当我还接触美美的眼神时,我已经害怕了。我不由自主的说了一些东西来伤害美美。来伤害那个关心我的人。

谁?那个发出仿佛崩溃的声音的人是谁?我抬起头,接触到的却是绝望的双眼。为什么你那么悲哀?为什么你会这样的看着我?我失神了。美美就在那时跑出了房子。

“唉!你真傻!你哥哥爱着你啊!”她叹息的说。

“是吗?是吗?真的是吗?”我像一个在大海中将要溺毙的人,突然发现有块浮木。我死命的抓住她的肩膀,摇晃着。是吗?”不是吗?”她说。你没有看见他刚刚跑出去的神情吗?文,他爱着你。你没有留意到当你回来的时候,他那欣喜的面孔,当你说你爱我是他那悲痛欲绝的眼神,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他是爱你的。你想想如果他不是爱你的,那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被如此对待还留守在这个屋子里等你回来?

没错!美美是爱我的。我疯的似的冲出家门,四处的寻找。美美你去哪里?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伤了你的心,对不起。可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我的爱。美美竟然被人强压在身下。我气昏了。疯狂的揍着那些欺负美美的人.难道美美以前也被人这样欺负吗?突然,听到小心的一声喊。我一回头。看见血红的刀子从美美洁白的皮肤中抽出来。我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倒在我面前。不要!我斯声裂肺的喊。不要离开我!但是他已经闭上了双眼了。

经过抢救,美美终于平安了。但是换来的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可能永远也醒不来的后遗症。我好后悔。为什么我要这样对他?为什么我不早点对他表白?我终于明白美美看着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那是无尽的等待于包容。因为他希望终有一天,我会把他抱在怀里。美美,你等了我这么久,现在我来替你等下去吧!

15年后

每天,疗养院里都有一位俊朗的男子来看望那个已经躺了10年的病人。不管是多晚,他都会来。他有时会来和病人说说话。有时会唱歌。更多的时候会用让全世界女人都陶醉的眼神温柔的看着这个苍白的人。有一位多嘴的护士打听到,这位男子就是世界富豪中排名前50的人。但是,护士们都没有去打搅这两个人短暂的相会时间,因为她们知道没有人能插足于他们两个人当中。她们并不排斥他们,反而护士们很羡慕那个苍白的病人有一个那么爱他的人。如果有一个人这么对待她们,她们死都宁愿。

“打针了”一位护士推开了房门。真是好运,刚才今天那个男人还留在房间里。然后她看见了令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画面。

温馨的房间里,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子睡在床边,他的睡脸,像一个天真的大男孩。本来应该仍然沉睡的人现在正用着温柔的目光无比包容的注视着床边的人。那个他倾尽他的生命所爱的男人。他抚摸着男人的睡脸,手指在嘴边做了个动作,要求护士小姐不要大声的吵醒睡着的人。护士悄悄地退出房间,眼睛含着泪,把时光留给了房里相爱的两人重聚。

^_^终于写完了。没想到平时看文章不觉得什么?但是,自己写起来却那么艰难。大功告成了。欢呼中。本来打算是写悲剧的,但是还是很不忍心看到自己笔下第一个小说就要面临着这样的结局,所以按照各位看管的要求,把这个结局写了出来。怎么样算是对的起你们吧!如果还不满意就没有办法了,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了

好啦!!!再次谢谢各位对偶作品的支持,谢谢了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Tiêu tan – Kadys

  1. Chị ới. cho em mang về blogspot để edit nhé :)) Lúc nào edit xong sẽ dẫn nguồn ra đây + để nguồn raw á ><

    Cho em hỏi lề á. Chị có biết tiếng trung không? o . O

Trả lời Hạ Tử Tước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