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ân xuân hai người đi – Dạ Minh

Tên gốc: Tân xuân nhị nhân hành

新春二人行 BY 夜 _ 冥

( 现代, 年下, he)

「呀~~~~~~~~终於可以放假了,这星期的考试真的累死我了!我今天一定要回去把那游戏打爆才睡呢!」

「呵呵,你就只懂得玩啊。对了,秀树,这年假你打算怎麽过啊?」

「我啊……也没甚麽特别的打算啦……应该是……」听到死党的问题,秀树顺口说道,只是……却被人打断了…………

「对啊,对啊~~~告诉我们春崎学长会怎样过,到那里过啦!」一瞬间一群女生就涌了过来,就像细胞分裂的速度一样………

又是这班女的啊……秀树看到她们就开始觉得头痛…

「也没甚麽啦,我们家很传统的,所以我和哥都要回老家跟亲友过年啦,所以应该差不多放完假才回来的了,所以不能跟你们出去了。」最後一句是跟他自己的死党说的。

「秀树就好了,可以常常跟春崎学长在一起……」

「对啊,真的好羡慕啊!」这种感叹声此起彼落,但也算是家常便饭吧……

「喂,你们也差不多一点吧,那是他哥耶,有啥好羡慕的…」帮好友解围,其实要被人羡慕的应该是他哥,春崎吧,这麽多女生喜欢他,是男生梦寐以求的呢!

「对了,不如你告诉我们你的家在那里好吗?……喂~~~~~~不要走得这麽快嘛~~秀树~~」其中一个女生突然像想到新点子一般的说了出来,而秀树当然乘还未产生连锁反应前逃啦。

这群女的都傻的,告诉你们了,不就即是叫你们来我家过年,我敢担保你们一定会来的,那我的假期不就泡汤了。而且………你们说的春崎学长可是我的呢!心中想著,秀树加快速度往当事人的位置走去,还是赶快带他离开现场比较好呢!

其实,刚刚的场面也是很平常,甚至是每天也发生的。在这所圣德利亚学院里面,没有一个人是没听过英井春崎的名字的……他不但是老师心目中的模范学生,而且长得又十分俊俏,加上他平易近人的性格,让一众女生为他神魂癫倒,甚至成立了後援会。

至於他的弟弟秀树的名气也很响,原因无他,也是因为其长相特出,只是比起他的哥哥,还是差了一丝秀气的,这也是他不及春崎的支持率大的理由。

不过,这对於那两个当事人来说根本毫不重要,因为无论是多美的女生他们也是看不上眼,不是因为他们要求高,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一对恋人,即是常人说的禁忌之恋啦………

※※※※※※※※※※※※※※※※※※※※※※※※※※※※※※※※※※

「秀树……那个………我………还有多久才到达…啊…」这时的两个人正坐在一列驶往乡村的快速列车上,只是春崎的样子好像有点怪怪的。

「那个……应该还要再五小时吧……哥你又不是第一次回家去,今天怎麽这麽笨了啦…」以前一向很讨厌自己的家在这麽远的地方,而现在秀树可是十分喜欢呢,因为只有在那里才能避开那些烦人的“苍蝇”。

「甚……甚麽……那不就是只过了一个多小时罢了……」惊讶的发现时间过得比自己想像中的慢,春崎一脸为难的望向自己的恋人。

「那个……我……秀树……你就饶了我啦……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满脸潮红的,春崎轻声对秀树说道。

「这可不行!谁叫哥你刚刚临离开宿舍时还向那群送别的女生笑得这麽甜蜜,这是对你的惩罚呢!」况且现在的春崎可是十分动人啊,秀树才不会这麽容易放过他呢……

「而且,其实哥也很舒服吧,你看,前面的肿起来了……」把嘴移到春崎的耳边呼了一口气,秀树感到一阵颤抖。「那小东西在你的通道里弄得你很舒服吧……」

「不…不是的啦……呜……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啦……」听到他的言语,春崎慌忙拿起件外套把下半身掩盖起来。

「呵呵,不用这麽紧张嘛,我们这种双人坐不会有人留意到的啦,你现在的反应才更加的惹人注意呢。」看著春崎的慌乱,秀树不由得一阵轻笑,真可爱呢,不过就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才会被自己吃得死死的吧。

(中.)

「只是……唔………」那东西刚刚扫过了那一颗小突起,春崎不由得轻咬下唇,避免声音外泄。

就当他们还在谈话中时,一个服务生就开始拉著一架手推车为乘客们送饮品了。

「两位先生,不知你们想要甚麽饮料呢?」笑容可掬的问道,前面的两并可是难得一见的帅哥啊,只是当中的一个怎麽脸这麽红的,不过真的很可爱呢。

「啊……我要………」忍著身体的不适正想回答的春崎,没有留神到身旁的人正把手伸入口袋中……

「唔……」身体里的振动突然增强,春崎不自觉的弓起身子以减轻那突如其来的刺激,只是却吓坏了那服务生……

「这位先生,您没事吧?要不要我…………」他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啊,这里又没有医生,怎麽办好呢………

「啊…不要紧的……我哥只是有点头晕罢了,他不太习惯坐长程车的……你就给他一杯鲜奶好了……」展开他的金牌笑容,秀树很快就令那服务生镇静下来。「至於我嘛……就给我一杯可乐好了……谢谢…」

「哦,好的………那个……如果还有甚麽需要,请按下坐位旁边的按钮叫人来吧,我们很乐意为阁下效劳的……」说完了,她才依依不舍的向下一位乘客问好。

而就在那轮手推车离开了他们的这个车厢时,秀树才把那振盪速度从强档调回低档。而春崎的衫一早已被汗水弄湿了……

「唔……我………呼…………」春崎一脸无奈的看著身旁的这个任性的恋人,也不知道要说甚麽好了。

「怎麽?哥,舒服吗?很兴奋是吧?」他就知道哥不舍得骂他的,他就是这点最讨他喜欢,因为春崎只接受自己的任性啊!

春崎也不多说甚麽,他也很明白自己的弟弟的性格,玩上了兴致就不会这麽容易收手的了,只是真的…………

於是他便轻轻的把头绮在秀树的肩膀上,就扮作真的是晕车浪好了……

而秀树也感觉到从肩膀处传来一下没一下的抖擞,看来他的哥哥是愈来愈敏感的了,看著他紧咬下唇的样子就有点儿心痛,但那不屈的眼神却又令他忍不住想欺负他……所以在餐点送上来之前,他们都是维持著这个姿势………

望著眼前的饭盒,春崎是怎样也提不起食欲啊!内壁因为持续的刺激而愈益敏感,他的身体也愈来愈热,就快熬不住了,还怎麽吃得下去呢?

看著望著饭盒在誓愿的春崎,秀树不由得笑了出来。「好了,你就不要一脸被人欺负的样子了,来,你一直都教我不可以不吃东西的,所以快乖乖的吃了它们吧。」

说完手便伸进口袋里把开关关了。

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觉得很难耐,但至少………而且他是真的崇尚要有良好的饮食起居,不然怎麽做一个好榜样给秀树看呢!激励著自己,春崎努力的把饭餸送入口中。

「其他的後续,回到家我再给你吧!」只是当听到秀树这句露骨的说话时,春崎还是差点把饭给喷了出来……

当他们把餐点吃完後,列车也差不多到站了……他们的家本来就离车站很近,所以也没有人来接他们,只是车站已挤满了不少接车的人,两兄弟很辛苦的才迫了出来………

回到久违了的老家,秀树和父母寒暄了几句之後,就不理春崎还有没有事情想和他们说,就以刚坐完列车很累的理由把他也拉了上房。

「我亲爱的哥哥,我怎麽觉得你刚才好像在故意拖延时间的呢?」把声线也调高,秀树就觉得春崎刚刚根本就是强拉著爸妈和他说话嘛!

「难道你刚刚那样就满足了哦?」把房门上锁,他向著缩在床上的春崎迫近。「但我明明记得我刚刚给予你的刺激应该不至於让你满足才是的啊!」

一把推倒了春崎,秀树便顺手的把他的裤子也耙了下来………

「不要!……爸妈…他们还在下面……」努力的逃离他的魔掌,只是好像没甚麽地方可以逃了……

「所以…我就说啊……哥…你就不要再这麽大声了,不然他们一定会紧张得上来的啊……」

「你看,这里的成了硬块了……哥你刚刚根本就很爽吧……」指著在内裤上形成的一撮透明的硬块,秀树顺著嫩芽的形状勾画著。

「唔………还不……是你……哈哈………」已被挑起情欲的春崎也不再紧持,只想能快些解放,刚刚眼前这小恶魔一直也让他在欲望边沿徬徊,也让他急死了,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得到了哥的密许,秀树的动作也大胆起来。他先把春崎的下半身的掩盖物全脱下,之後就一把捉住了在那里跳动的肉芽,上下按摩起来。

「啊……哈……秀树………啊…不……」欲望突然被送入到一个温热柔软的地方,春崎整个人也弹了起来………

感觉到口中的柱身又再胀大了一些,秀树就更加用力的套弄著,并用舌尖在铃口处划著圈。

「唔唔………」忍不住的把自己的更加推入秀树的口腔中,春崎却在这时听到了有人踏上楼梯的声音………

(下)

而秀树在感觉到春崎的反抗时也听到了,於是他加深了吸啜的力度,这突来的刺激让春崎一下子弃械投降了。而就在同一时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崎~~小秀~~爸妈知道你们累了,所以煲了一些汤水给你们洗尘,你们快下去饮啦,冻了就没益了…」

听到了他的声音,春崎立即把裤子穿好,而秀树则惨情的望著自己硬挺的欲望为自己感到哀伤………算了…………

而在他们在汤用完後,他们的父母还是很不识相的把他们各自拉了进房长谈,可怜我们的小秀连想自己解决也不肯………

呵呵~~不过他一定会找时间叫他的哥哥补偿回他的……

那一晚,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尝尽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坐埋一起的好气氛………

到了第二天,大年初一,因为他们的父亲是家族中的长子,所以都是别人来他们家拜年,於是在吃过素菜後,秀树就乘还有点时间,把春崎拉了出去。

「秀~~要去那呀?舅父他们快要来了啦~」被一把扯著,春崎也不知他想到那里去,今天可是有很多人会来的耶,来到时他们不在家就有点说不过去吧……

「快到了啦~~来~~前面就是了……」也不停步,秀树把春崎带到一个市集前……

「看,我就是要买这个!」指著一堆鞭炮,他向身旁的人儿说道。

「真是的……你还是小朋友啊……」真没想到,眼前这小恶魔竟有这童稚的一面呢!

「不是啦……呵呵……待会你就知道的了……」邪笑著,秀树买了一堆鞭炮後就跟春崎赶回家,所幸还未有亲戚来到,之後秀树就神神秘秘的入了自己的房中,到有人来时才出来……

春崎虽然略感不妥,但心想今天这麽多亲戚来了,他应该也不敢做次吧,就没放在心上了………

「新年快乐~~青春常驻啊~~」先来的是舅父一家,他们有二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呢!

「祝你龙马精神~~身体健康啊~~~」到了下午三时左右,已经有不少亲友来到,他们都习惯在这里吃完晚饭才走的。

所以现在他们有的在打麻雀,有的在看电视,不亦乐乎………

而秀树就看准时机,把一些鞭炮交到那群小孩子手上後,就已功课为理由,把春崎一起也拖了上楼了……………

「哥,我书桌上放了份习题不懂做耶,你帮我看一看啦……」把春崎推了入自己的房间,他便立即说道………

「哦……是这里啊……」心里正为弟弟的乖巧感到安慰,却不知道秀树乘他不为意的时间把房门给上了锁………并拿著一早预备好的丝绢来到他身後……

「对,就是这题啦……」轻轻贴近春崎的身体,秀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眼前人的两条手臂在背部困绑在一起,这样他的上胸就会被迫向前仰著……

「秀…树……你要干嘛!!放开我………」察觉到异样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已经被推倒在温厚的床上成为一待宰的羔羊。

「哥,你放心啦,这种丝绢质料柔顺,不会在你的身体上留下缚痕的啦,可是却也很坚韧的,所以你就不用再这麽费力挣扎了……」伏上崎的身上,秀树一边为他讲解,一边把他的下半身的防守扯了下来………

正在此时,情急下,春崎便想一脚把他踢开,只是一向力气也不及弟弟的他,在未碰到时就被他一手捉住了脚踝了……

「呵呵……我看啊……这里很不乖呢……你说要怎麽办好啊?」眼里射出寒光,看来秀树是很不满他的举动了啊……春崎不由得向内缩了一缩。

「把这里也一并缚起来好了…」用手把崎的脚压制著,他看把他的右大腿和他的右小腿缚在一起,接著另一边也如发炮制。

「不……不要………」这样他不就要两腿大张的…………私密处也毫不保留的让秀树观赏著………

「哥,你口里说不要,这里可不是这麽说啊!你看,都立起来了……」把玩著手中物,秀树恶质的说道。

「秀……不……先放开我……等今晚他们都走了时,我再陪你玩,好不好?」哄著眼前的小恶魔,他打从心底的希望他会改变心意。

只是………他的恋人可不是这样想啊…………

「不行!你不觉得这样很特别吗?听著久违了的亲戚的声音,我们却在这里享受……而且,哥你在宿舍时也常常用不同的理由拒绝我呀…我也都听了,所以今天应该是你听我的了……」

绝望的闭上眼睛,春崎知道多说无益,只能希望他快快做完,将他放开吧……

「哥,你看这是甚麽?」睁开双眼一看,竟是他今天刚买的鞭炮,只是这些已经被他一小条一小条的分开了,原来他今天躲了在房就是为了…可是他现在才来後悔已来不及了………

把春崎的身子翻过来,让他头贴床铺的,双腿也因刚刚的束缚而门户大开,把下半身挺了起来……

「不要!……秀……那个……先把门上锁吧……」虽然现在他看不到门的方向,但也知道自己是下半身全裸的向著门口,如果有人推门而入的话……不就……

「不用啦,哥你放心,不会有人上来的,只要哥你不要叫的太大声的话……」并不打算告诉他门已锁了的事实,秀树就是想欺负他一下。

「而且,这里也已经急不及待了,可惜哥你自己看不到,这粉红色的小口在一张一合的诱惑著我呢!」把其中一根手指伸了进去,享受著那种温热的感觉,秀树一边把在旁的润滑油倒了进去。

看起来已经差不多时,他便把一根炮竹推进去春崎的花穴中。

「唔……不……秀……不……嗄……」随著进入的枝数愈来愈多,身後的穴道也被撑得愈来愈大,虽然已经有了润滑剂的帮助,还是有点痛的感觉……

「好了,就这样八枝好了,新年头,好意头嘛………」虽然这些不算太粗,也不是太长,但万一真的伤到他的宝贝就不好了………

「呜……拔……出来……啦………啊……!……唔」没有拔出来,相反的,秀树更把它们一整束的向内推进……

而春崎刚一口咬著床单,怕自己不小心叫了出来,有人上来就惨了……况且…门也没锁啊!

受著这个困扰的春崎,因为害怕而愈发敏感,自己也不住的在抖擞。

在快速的抽插後,秀树看到了前面一直在滴著露水的鲜花。於是他便拿起用剩的丝绢在上面也困上几圈,在上头打了一个童军结,放便一会解开。

之後,他就离开了这下凡天使般的身体,安坐在床头的一角。

感觉到那一直在玩弄他的人离开了,春崎不解的抬头望向他,却惶恐的看到他竟然在把玩手上的打火机………………想到自己身後的是…………

「不要!……秀……不要这样………」停不了的挣扎著,不会的……秀不会这样对我的………不要……

「呵呵……哥……怎麽这样大反应啦?难道哥你也想看看那些炮竹开花的漂亮模样吗?就像下面的人玩得这麽开心一样。」故意把火光在他眼前晃著,看到他的瞳孔急遽收细……

算了,也吓唬够他了,不过自己真的有这麽坏吗?他也太不了解我了吧,我这麽爱他,又怎会舍得这样做呀……真是的………

「不过啊……哥呀,要是有人为我下一下火的话,我想我也不止於这麽乱来的……」好言的哄著,谁叫他一次也不肯,唯有出点小手段了。

一听春崎就明白了秀的意思,但………虽然他也帮自己做过了无数次了,但要自己做却又………只是…昨天他又发泄不了……想来也挺惨的……再说,他在自己心中的份量一早就已经……

想著想著,他终於张开了他的檀口,把秀的分身吸了进去………

「唔……哥……对……学我帮你的样子……继续……嗄……」第一次进入的刺激深深的打动著秀树,加上他青涩的技巧,更加令他兴奋起来。

受到鼓励,春崎更加卖力的讨好著自己的心爱的人儿。他努力的回忆著平时秀树的动作,先舐弄柱身,再来的就是铃口……不对,秀树平时好像还会加深力度吸他的……想著想著,他自己也开始热起来。

「唔……好捧,哥你很有天份呢………啊……」享受著哥的侍候,他没想过哥第一次就会做得这麽好,腰也控制不住的往上提,上更加进入这温暖的地方……手也不自觉的探向他的後庭,抽插起上来。

受到前後的夹攻,崎也快到达顶尖,只是前面被残忍的缚著,他只好尽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全心的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舒服到。

终於,秀树在他一下深深的吸啜下,把欲望从他的口里抽了出来,把精华到射到崎的脸颊上了………

白液在崎红润的脸上滑动,更加加深情色的画面……秀树起身就往床沿走去。已无力的崎也不再探究,任由自己躺卧著喘息。

(完结)

没多久,崎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把那些炮竹扯出来,他也顺从的把括约肌放松,让秀树更容易的把它们拉出来。

而秀树则在拉出最後几枝时故意的左右摇晃,勾勒著内壁,也把一些烟丝留了下来。

「进来……秀,快点…别玩了…」虽然秀树已经解放了一次,但是自己还没有呢!现在他只想秀的那里能够填满他的空虚感,而且愈快结束,也愈安全啊!

只是,很快的,他感到又有一些甚麽被推了入去,而且形状很奇怪,并不像平时秀树用在自己身上的按摩棒……却像是一条…………链条………

链条!?想到这里,春崎努力的把头向後望,只是从他的角度,无论他怎麽努力还是看不到………

看著他的样子,秀树也很好心的告诉他。

「哥,这个可是我存了一个多月的零用钱买给你的礼物呢!你就别再说我没你心了,你还记得有一天你经过一间古玩店说喜欢内里的一条银器颈链吗?我可是记到现在的啊!来,我们看看适不适合你吧。」用力把那些银色的珠宝往里面推动,他一边看著哥的反应。

「嗄………我是……说过喜欢………但不…是这样带的吧……啊……不……」他当然记得那链子,那是一条古典宫廷银链,链身很粗,而且很长,最下面则是一个银色的吊饰…………他不会是想把全部也……

没有理会崎的抗议,那些珠子愈来愈深入,就像要把他的直肠给完全填满一样……「不,啊……不要了啦………」

直到秀树把那些珠子都推了进去,他才停了下来,只留下那个大吊饰在出面,刚巧把崎的穴道口给遮蔽了。

「嗄……快……你玩够了啦……快拿出来……有人上来的话怎……办……啊……」

「算了,既然哥你这麽怕被人看到的话,就自己把他们拿出来啊……不然我是觉得挺漂亮的啦……」轻轻的扯拉著那吊饰,看到的是穴道口更加快的张合著。

「呜……那你把我的手放开呀………」崎是急得连泪水也出来了。

「不用吧,用这里就可以了啊……哥……你是真的想的话,是不会做不到的啦!除非哥是口不对心吧!」用手指轻拂过穴旁的嫩肉,若有若无的刺激著。

「不是……啊……呜……怎麽要这麽欺负我……呜呜……」

「哥你是知道的,因为我爱你啊,我爱你才会想欺负你的嘛,你有见过我欺负别的人麽?」听著他的歪理,崎现在可是笑不出来呢!

欲言又止的他………只好真的开始把那里的肉收缩,努力的把那些心爱的珠宝推出体外………

一边努力著,他的心却在幻想著如果有人推门进来,将会看到一幅多麽淫秽的画像,他大张著腿,穴道被塞满珠宝,正努力的推弄著,而秀树刚站在一旁富有趣味的欣赏著。

想著他的身体就愈来愈热,泪线也像缺堤一般……

而看到这一幕的秀树,也再忍不下去,他一把把那些珠链拉了出来,就把自己的硬挺直入境内。

「啊……!」太快的刺激让崎反应不及,只能无助的承受著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攻势……

「给……我……啊……」习惯了这个速度的崎开始配合著秀树的频率摆动腰肢,眼神也迷茫起来。

觉得还不够的秀树,用力的将崎整个人提高,变成他坐在床沿,而崎两脚大张的脸对房门坐在他的欲望上。

这样因为地方引力的关系,让他们俩的连接处更贴近,也让他能到达更深的地方。

而崎就在一下张眼时惊醒过来,「不……啊……停………不要……我不要对著这门……啊……秀……」

不要!我不要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对!我这模样只能给秀看,其他人我都不要………他开始扭腰向後逃……

只是秀并没有理会,更加用力的提升他的腰身,让动作愈来愈激烈,令房间的温度急速增温。

而且崎的挣扎令秀树的欲望能直击向他的内部的任何一处,每一下都落在不同的位置上,崎已不能出声,只能摇头表示反抗。

加上崎因为紧张,而令菊穴收缩得更厉害,把秀树的紧紧咬著,还有刚才残留的烟丝,碰上柔软的内壁,它们就像钢铁般的硬条,不停的搔括著两人的敏感地带,把两人送上更高的舞台上。

就在一下掹的收缩,秀树知道崎已到达临界点,於是他加强了力度,也把手伸前到崎的分身上撩拨著,引得身下的人儿一阵哀鸣。

「快……快了…哥,等多一会……」把手套上那个结上,秀树预备跟崎一起冲刺。

感觉到体内律动中的脉搏跳动,崎依据经验知道秀树也到达极限了,果然,就在那一刻,秀树一扯那丝绸,解开了前方的束缚,两人同时得到了极致的快乐……

而伴著他们的高潮的,正正就是下面的鞭炮声和麻雀声了………

完事後,秀树还是把崎搂抱在怀中,不同的是,这次他用被子把两人遮盖了起来。

「放开我!我要换回衣服啦,我可没兴趣给人看呢!」淘气的说著,可惜他不够力气,不然他说不定会给眼前这无赖送上一拳呢!

「那你有兴趣给我看啊?」厚颜的问道,秀树就知崎会在一瞬间脸色潮红。「放心啦,小傻瓜,我又怎舍得让别人看我的宝贝呢?门我在进来时就上锁了……只是不告诉你,会更加刺激吧……」

「你就只会这样……我都给你吃得死死的……我才是做哥的啊……」不服气的说著,可恨的是自己又真的奈何不了他,谁怪自己心软呢?看到那条银链竟真的就这麽容易下气了………唉,自己是不是应该有点像哥的尊严才是………

「呵,谁是哥,谁是弟,重要吗?对我来说,我爱你,而你也爱我,才是最重要的……」

「傻瓜……」也许他这次也算说得对吧……「可不准有下一次啊!」

「是的,崎大人!」摆出一个敬礼手势,换来的是爱人会心的一笑,看得他都呆了。

「哥……对了我还未跟你说………」

「嗯?」不会又想要了吧…………

「那个……新年快乐,我最爱的你……」

「你也是……新年快乐……希望我们永永远远也能在一起……」而当两双唇碰上的那刻,相信天神也会听到崎和秀的愿望的……………

※※※※※※※※※※※※※※※※※※※※※※※※※※※※※※※※※※

(完结)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ân xuân hai người đi – Dạ Minh

  1. Pingback: [ĐV] Tân xuân hai người đi – Dạ Minh | Snail2618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