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là anh ngươi! – Đông Trùng

Tên gốc: Ngã thị nhĩ ca ca!

我是你哥哥 BY 冬虫

( 兄弟文 现代, he)

第一章:

孙臣阴著个小脸等候著他的父亲带他的继母回来,自从他母亲病逝以後他父亲一直没有再婚,直到他15岁才过问他的意见,说要找个老伴,作为儿子他也深知父亲的不易,於是同意了。

可是现在他後悔了,父亲找了一个同样丧偶的女人,那个女人据说有一个只比他大2天的儿子,也就是拖油瓶,可是那个拖油瓶进门他就要叫哥哥。

今天,他和好友说起此事,他们都说有後妈就有後爹,何况人家自己还有儿子,以後有什麽好东西他都老不上了。

孙臣决定等那个小子进门他就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以後在家谁是老大。

“来,小龙来以後这就是你家了。“父亲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看来人来了。

一个脸上带笑的家活提著行李走了进来。

父亲介绍说。

“来,臣臣,这就是你哥哥,这是你妈妈,叫人啊!”

我应挤出一个笑对那个女人点了下头。

“好”叫妈我叫不出口,谁知他以後对我怎麽样,配不配我叫她妈妈?

那个女人拉住我的手,塞给我一个红包。

“你就是臣臣吗,以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个拿著,买些学习用具吧。”

给钱的俗套,不过你给我就拿。

“你的房间在你弟弟隔壁,我带你过去。”我爸爸说著就帮他拿行李。

“不用了爸我自己来吧!”(我呸!拍马屁,没原则,还没怎麽著那,叫得到块。)

我那个傻爸爸愣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

“这个给你,拿去零花吧!”

“谢谢爸。”那个小子收下了。可恶!我爸的钱你凭什麽花?

“跟我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我上去拉住那个小子往我隔壁的房间走去。

“两个小家夥还挺合得来。”

我关上门,上了锁。抓住了那小子的衣领。

“把钱给我!”

“那是爸爸给我的。”那小子装傻。

“那是我爸爸,钱也是我的,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扁你。”

“爸爸说我是你哥哥,我们是一家的啊!”

“我呸!小子你记住不管家里还是外面,我是老大,我是你哥哥。”

“可是我比你大2天啊!”

“2天省略不记,我说了就算,你不听话,敢兹纽我就修理你,听到没!把钱掏出来。”我装出一张凶恶的脸。威胁著。

“干麽要这样那?”那小子很没志气的红了眼眶,把钱不情愿的交了出来。

我一把抢过红包。

“记住,以後你叫我哥哥!还有不准去打小报告”

说完我摔上了房门。

路过客厅还听到我老爸和那个傻女人在说。

“以後小家夥们也有伴了,看他们那麽有的聊我也放心了。”

“爸我有事出去一下,晚上就回来。”说完我就出门了。

我心里这叫一个爽,看那小子以後还敢猖狂,我拿著双份的红包可以去网吧好好玩玩了。

我是你哥哥!

第二章:

孙臣玩的乐不思蜀,晚上孙臣看到同来的有人已经开始吃泡面了,这才想起吃饭时间到了。

孙臣不舍得离开机器,来到前台结帐。

打开一个红包,100大元甩过去,人家找了钱就往出走,他没想到就这一会儿几个小流氓已经盯上他了。

孙家,孙爸爸看到孙臣吃饭的点了还没回来就知道他又去网吧鬼混了,本想出去找的,那个死小子有钱就不是他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麽日子,还给他出披露。

孙爸爸看著在厨房做饭的新妻,再看看已经黑下来的的天色,有些坐立难安,第一顿团圆饭他就缺席让人家怎麽想?

“爸,用不用我出去找弟弟回来?”

“这个~也好,他一定在街角的那家网吧玩哪,你去叫他回来就说吃饭了,错过了这顿,让他晚饭自理。”

孙臣为抄近道走进一条小胡同,这时才明显的感觉到後面有人跟著他有些时候了。

孙臣加快了步伐,人家也加快,孙臣跑了起来想把人家甩掉,可是几个20来岁的小年轻比他可快多了,孙臣被人从後面拉住了脖领子。

“跑什麽跑?哥们找你借点儿钱花。把钱拿出来吧!”对方恶狠狠的说道。

孙臣犹豫的拿出红包,不舍啊,不知可不可以打个商量的。

“各位大哥能不能给我留点儿?”

“你呀的少废话。”那些人拿过钱把孙臣推了一个大跟头。

“你们在干麽?”一生质问响起。

孙臣坐在地上抬头一看,是他後妈带来的那个拖油瓶。倒霉最臭的一面让他看到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一是出气,二是让他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

“小杂种你少管闲事,咱们走。”那些人绕过那个拖油瓶就要走。

“慢著,一我不叫小杂种我叫洪玉龙,二把你们抢的钱还给他,不然谁也别想走。”

玩了,这时候呈什麽英雄吗?

孙臣虽然不喜欢那个叫什麽龙的,可是也不想看他被打死拉,所以当他听到打斗声的时候不忍的把头偏向一边眼不见为净,心想等会儿大不了帮他叫救护车拉。

时间不长战斗就结束了。

一只脚站在孙臣眼前。

“哥,回家了,钱给你,爸爸让我叫你回去吃饭。”

洪玉龙把红包递到孙臣面前。

不会吧?拖油瓶没死没伤的那不就是赢了?

孙臣抬头一看,我的妈呀,那帮小流氓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看样子都受伤不轻的样子。

孙臣左右看看,确定没有帮手。

孙臣咽了口吐沫。指指躺在地上的人。

“你打倒的?”(不会吧?)

“恩!算他们倒霉,谁叫他欺负我的家人。哥,你还好吧,用不用我扶你?”洪玉龙不放心的蹲下察看孙臣有没有伤到。

“不用了,那个什麽龙的,你怎麽会这麽厉害的。”

“奥!我爸生前是教武术的,我从会走路的时候他就叫我练武,我学了4年的国术,5年的空手道,4年的跆拳道,我爸说学会这些才能保护家人和自己的爱人。没事我有分寸不会把人打死的。你不用怕。”

洪玉龙以为孙臣怕他把那些人打死闹出人命来,於是安慰道。

“啊!”(完了,完了,他刚才那麽对他,他会不会~~)

孙臣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从怀里掏出从人家手里抢来的红包递了过去。

“还给你!对不起啦!”孙臣大声的道歉,说完就往家跑去。

我是你哥哥!

第三章:

孙臣自从那天开始就有意的避著洪玉龙。在家的时候尽量躲在自己屋里,出门尽量岔开时间,就怕洪玉龙叫他“哥哥”。

唉!谁叫这一声大辈的是恐吓得来的。人家那麽厉害,只是大度的不想和他计较,他本有心去赔个不是,可是这样会不会让他以为他怕他?那样多没面子?

这天,孙臣赶在别人起床以前吃完了饭,背上书包就往出跑,没有听到他爸爸正在後面喊。

“臣臣,等一下,你弟弟今天和你一起上学。一起走吧!嗨!这孩子忙忙叨叨的。”

第2节课上课上到一半,孙臣正看著楼下的操场的某一点,(恩!校花高一3班的那个女生正在上体育,美女欧!比台上的老师耐看得多了。)

这时,班主任带著一个人走了进来。

“同学们这是新来的转学生叫洪玉龙,他是我们班孙臣的弟弟,刚从s高校转来,今天正式加入本班。”老师的话里透著兴奋。

讲台下一片哗然。

“s高的,哇,高才生好不容易考上了转什麽学吗!孙臣的弟弟?”

“孙臣!”孙臣的後面那位用手捅了捅他,把那个看美女看得入迷的家夥叫回了现实。

孙臣一转头,後面的那位一努嘴。

“你弟弟?怎麽没听你提过?还是s高转来的,厉害啊!”

孙臣不怨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转头看向讲台,正好看到洪玉龙正对他笑。

孙臣吓的瞪大了眼睛。

(不会点儿那麽背吧?在家里为躲他连去厨房倒水都超小心的,他竟然转到自己的学校自己的班!这个可怎麽是好欧。)

“老师我可以和我哥哥坐在同桌吗?”洪玉龙有礼貌的问著班主任。

班主任对好学生一向好说话,於是洪玉龙如愿得到了那个位子。

孙臣尴尬的往出挪挪地方,後半节课孙臣都是有听没有记,就在捉摸怎麽才能躲开洪玉龙不作过多的接触那?

下课之後同学离家近的回家吃饭,离家远的就出去买快餐。

孙臣一个人躲开众人来到了停车棚,你问他想干麽。

没甚麽,老爸给的午饭钱让他买了漫画书了,在教室看人家吃饭他怕自己的肚子真要是叫起来,那多难看吗?所以眼不见为净,上课以前就在车棚里看看漫画书吧。

(饿欧!)孙臣实在饿得不行,於是靠在墙边上假寐。

突然一股饭菜的香味穿来。孙臣以为自己饿昏头了。

“哥,给你对面买的,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恩!孙臣一抬头,他‘弟弟’洪玉龙把一盒快餐举在他面前。

孙臣咽咽口水,把头转到了一边,他不是不想吃。只是无功不受禄,而且他对那小子就没过好脸色,没理由人家对他那麽好,要吃完了找他要钱他上哪找去?

“哥!你不饿吗?刚才听同学说你把买午饭的钱买漫画了,我就给你买了这份饭,我们一起吃吧!拿著拉!就当赔我吃还不行?一个人吃饭好闷的,其他人我又不熟。”

“我可没钱,吃了可没钱还你。”孙臣小声的申明到。

“没关系拉!我们是兄弟,不提那个,拿著吃拉。”

即然有不要钱的午饭不吃的才有毛病,孙臣拿过饭大口的耙勒起来。

洪玉龙好脾气的对他笑了笑。

(神经病笑什麽笑,显摆你牙白吗?奇怪的家夥我对你那样你对我这麽好干麽?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烂好人一个,也许有个这样的‘弟弟’也还不错啦!)

(太好了,他接受了我的好意,好的开始不是吗?他吃饭的样子和霸道起来的样子都好可爱,也许用可爱形容一个男生是不太适合拉!可是除了这个他想不出用什麽形容他的那个‘哥哥’,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家夥,既然是一家人了,以後他就是他的责任,他会照顾好他的。)

“欧,这个给你,你不吃青椒吗,那我吃,不过光吃肉对身体不好啦。”洪玉龙把自己盒里的排骨夹给孙臣,自己把孙臣挑出来的青椒夹过来,还不忘关心一下他的饮食结构。

“罗嗦!我一直是这样的,那!这片也给你,难吃。”孙臣把自己不爱吃的夹给他‘弟弟’并不客气的把人家盒里的肉夹光吃净。

第四章:

因为那个好的开始,最近几天孙臣的态度软化了许多。

孙臣还是那麽爱乱花钱,不过现在不要紧了,以前他把大部分午餐费买了漫画和武侠小说,人家吃饭的时候他不是不吃躲出去,就是买点儿次的,象方便面,素餐都吃过。

而现在那嘿嘿~和他那个‘弟弟’一起吃,他买的次不要紧,可以和他换吗,肉归自己,素的归洪玉龙,你问他内疚不?不会!反正那小子不挑食对他来说吃什麽都一样,他不是还把自己的白米饭匀给他一半吗。

也许有点儿吃人嘴短的原因在里面,反正自从那一天开始,孙臣一进可以和他的那个‘弟弟’和颜悦色的相处了,好现象!好现象!

明天就是周六了,又可以好好的玩上2天了,可是孙臣对这老师留的作业,心里这叫一个骂欧。

说什麽明天是休息日,只留30分锺的作业,说得好听一天4节课,每节留了30分锺的作业,加在一起要做2个小时。

以前孙臣会给同学打电话,周日留出一下午去人家家里抄作业,交差完事。可是现在方便多了,他‘弟弟’可是s高出来的高才生,不如~~。孙臣甚至开始庆幸与洪玉龙同班了,这样留的作业都是一样的。他一份也是做,两份也是做吗。

孙臣拿起作业本来到了洪玉龙的房门前,连门都不敲推门就进。

孙臣看到洪玉龙正坐在书桌前看《三国》。

“嘿嘿~让我逮到了吧,原来你也没写作业,在看课外书。”

“哥!”洪玉龙惊喜的看到孙臣走进来,他刚才还说去找他聊会儿天,可是又怕孙臣不喜欢他打扰,於是才无聊的把看过不下十几遍的书找出来看。

“哥,你坐!”洪玉龙把自己的椅子让给他,。自己又搬来一把放在旁边。

“唉!我还说你要是写了,我就让你帮我一下那,现在倒好。”真讨厌又要腾出一天写作业了。

孙臣不开心的趴在桌上。叹息道。

“你是说作业吗?我已经写完了,怎麽你有题不会吗?”

“阿!不会吧?你写了几门的?”孙臣不可思议的问。

“不是就留了四门的作业吗?”他应该没记错的。

“就~~~~~~留了四门?!你是不是人啊?那麽难的题,你30分就做完了?”

“还好啦!我可以认为你在夸我吗?”

孙臣转转眼珠,笑眯著眼睛,讨好的搂住洪玉龙的脖子。

“弟弟!我们是兄弟不是,帮哥一个忙吧!”孙臣把脸紧贴著人家,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人家身上。

洪玉龙感觉到孙臣嘴里的热气滑过自己的面颊,也不知怎麽的脸一下子红了。

“哥,有事你说就是了。”洪玉龙怕孙臣重心不稳摔倒,於是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帮我把作业写了怎麽样?”

洪玉龙刚要张嘴说,这样不好吧,可是孙臣一把把自己的作业本塞到他怀里。

“就交给你了,我就知道弟弟最好了,赶紧写,明天我带你去网吧。”说完摔上门就出去了。

洪玉龙在孙臣出去後,愣愣的站在原地,把搂过孙臣腰记的那只手伸出来看了又看,他的手好热,仿佛还能感觉到孙臣腰记的热度,他的腰好细也就1尺8吧。进看的时候他的皮肤好滑,好细,该死的他在想些什麽?那个可是他兄弟啊!

洪玉龙看了看硬被塞进怀里的作业本,无奈的笑了笑。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谁叫这次他忘了和人家说清楚,既然收下了就认命的做吧,下次一定要告诉他‘哥哥’不自己写作业可不好欧。

晚上孙臣睡了个好觉,作业不用担心了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上2天。今晚要养精蓄锐。

隔壁的洪玉龙那,在做完孙臣的作业以後,也上床睡下了。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著。脑海中总是回荡著孙臣的一颦一笑,还有他的气息滑过他脸部的感觉,他那细细的腰上那温温的触感,一遍一遍的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

第五章:

周六一早7点锺,孙臣就醒了,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冲进了他‘弟弟’的房间里。

孙臣看到洪玉龙还没醒,於是直接跳上人家的床,双腿岔开跪坐在人家身上。抓住洪玉龙的肩膀,摇晃起来。

“快起快起,要不好位置都让人占光了,喂!起来了。”叫著叫著脸是越来越低,都抵上人家的鼻子了。

胡思乱想了大半夜,刚睡著没几个小时的洪玉龙被吵醒了,张开眼就看到孙臣那张放大的脸,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没醒。

洪玉龙心想反正是做梦,於是伸出手摸上了孙臣的脸,恩!感觉和昨晚看到的一样真的是滑滑的,细细的。

孙臣拉住了他伸出的手,把人家往起拽。

“快起来穿衣服,网吧快开门了,赶紧去占个好位置拉,来来快穿。”说著拿起一间套头衫就往洪玉龙脖子上套。自己的身体都贴在人家身上了。

洪玉龙坐了起来配合的把衣服穿上,他的两只手撑在身体的两侧,手掌是握住了再松开,再握住再松开,强制自己不要把孙臣搂住。

看著孙臣那张毫无防备的脸,洪玉龙只觉得自己很淫耻,昨晚他失眠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哥哥’那张随时都生动可爱的脸。

後半夜好不容易睡著了,却做了春梦,对象也是同为男人的孙臣。如果说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麽现在那?

虽说男人在早上容易起冲动,可是一早只是因为自己兄弟的碰触就起了自然反应,就显得很不正常了。

洪玉龙避开孙臣的脸,觉得自己无颜以对。

孙臣则无知无觉,拽著别扭的‘弟弟’出了门。

来到网吧的门口。孙臣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坐下来,招呼他‘弟弟’说。

“自己找地方做,我请客。”

洪玉龙看看左右,满屋的乌烟瘴气布满了烟味和汗臭味,不知道屋里的人怎麽忍受得了?

“咳咳~”洪玉龙闻到烟味开始咳了起来。

“哥我们换一家吧,这里好呛,咳咳~”

“呛?哪里都这样,习惯就好了,你不想玩就走好了。不送~”说完就头也不抬的玩了起来。

洪玉龙知道说什麽也没用,於是不舍得看了孙臣几眼。

“哥,我去对面的麦当劳等你,你玩完了记得去那里找我。”说完默默的走了出去。

洪玉龙坐在对面的麦当劳餐厅里掏出从家里拿来的语文书看了起来。(天啊!出门玩还带教课书,真是没情趣的家夥。)

洪玉龙频繁的抬头看看对面,看看孙臣出来没有,没想到竟然看到上次抢截的那几个小子走进了网吧,洪玉龙心想不妙,怕那些人看到孙臣又要欺负他了,於是跟了出去。

没想到进了网吧竟看到他‘哥哥’和那些人有说有笑的。

其中的一个家夥走了过来。狐媚的笑著说。

“老大早。”

洪玉龙一皱眉头。

“谁是你们老大?”

说完凑到孙臣旁边关心的问。

“哥!他们没难为你吧?”

“没!他们说要认你做老大!我已经答应了。嘿嘿!!以後威风了。”孙臣想自己的‘弟弟’是小流氓的老大,那自己不就是~大哥大了吗?威风八面欧,看谁以後还敢欺负他?

“哥!你理他们干麽?走啦!”说完拉著孙臣就往出走。

“喂!你什麽意思?有人认你做老大还不好?喂!你放开我,我还没玩够纳,我输了一百点,起码要让我赢回来再走吗!”孙臣被不情不愿的拉了出来。

周六的一下午,孙臣都没给他‘弟弟’好脸色看。

什麽意思敢那麽强硬的对待他,好癞他现在是他的‘哥哥’也,真是不给他面子,而且害他大哥大的美梦破灭了。

虽说那小子中午请他吃肯德基赔罪,下午又带他到一家环境优雅的网吧玩,还不用他缴费,可是,还是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不然他不会知道谁才是老大。

洪玉龙坐在孙臣边上的位置,玩的时候特意给他制造机会让其赢分,只为博其一笑,看看他那笑的象只小狐狸似的可爱的表情。并且还要苦苦的掩饰不能让他看到自己在注意他,不然让他看到他就会冲他噘噘嘴,赏给他一个不肖的表情。不过说实在的,他那别扭的装酷的样子看上去也是那麽可爱。

第六章:

上学,烦人那。

孙臣趴在课桌上早撑不住了,他想睡觉,想吃午饭就是不想听课。

当下课的铃声响起时,孙臣拉上同桌的洪玉龙就往对面的快餐店跑,就怕去晚了没好菜了。

没想道那几个要认大哥的小流氓正在门口堵他们。

“大哥你就认下我们吧,教兄弟们几招。”

“让开拉,再不去买饭就没好菜了。”孙臣看到晚下课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的走进快餐店这叫一个著急。於是松开洪玉龙的手自己先跑了过去。

洪玉龙要随後跟上去,没想到那几个人把他围在了中间,开始软磨硬泡。

洪玉龙没好气的问。

“你们要学几招是吧,看好了。”说完拉著其中一个人的手一拉一松那个家夥就脚下一个咧其坐在了地上,洪玉龙走出重围追他‘哥哥’去了。那叫一个潇洒。

此事过了没几天,热的不行的的孙臣打发他弟弟午休时间去给他买冰棍,他自己坐在有风扇的教室里看漫画书。水喝多了他突然想上厕所。

孙臣出了教室远远的看到高一三班的那个校花迎面走了过来。把持著不看白不看的意念,孙臣盯著人家连眼珠都不错。

没想到那个女生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你叫孙臣吧?洪玉龙是你弟弟?”

有女生和他搭鲜也,孙臣很是兴奋。

“是啊。你有事吗?”

“我叫吕莉,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好说。好说。”美女想求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都没问题。

“麻烦把这个交给洪玉龙同学,拜托了。”说完塞给他一个泛著香味的信封跑开了。

孙臣拿著信封心里这叫一个呕,说了半天人家是对他“弟弟”有意。那小子有哪点儿比他好的?远远的孙臣看到他‘弟弟’买冰棍回来了,不知出於什麽考虑他把信封一把塞进了裤兜里。

洪玉龙其实从远处就看到他‘哥哥’和一个女生在说话,那个女的还塞给他一封信,是情书吗?他的心好痛啊。只应为对方是个女人就可以明著示爱,而他那刚刚发觉自己对哥哥的异样感情,连开始都还没有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洪玉龙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把冰棍递给他‘哥哥’。

下午直至晚饭两个人都各怀心事,表面上粉饰太平。

估摸著爸妈已经睡下了,孙臣拿出那封已经皱巴巴的信,考虑这该不该给人家送过去?他不甘心阿!怎麽说他名义上是‘哥哥’他都没女友那,那个小子凭什麽得到校花的青睐,这信要是一给,万一天雷勾动地火让那小子比他早有女友,那他不是很没面子吗?可是不给~人家指明了给他的,他也答应帮忙了不给不是很没信誉吗?

好拉!送就送,不过要和那小子说清楚就是有了女友也不可以当面刺激他估家寡人,午饭他盒里的好料的还是要给他吃才行,这样也不枉费他拉线一场。

这时的洪玉龙也没睡,坐在写字台前举著一本书可是一行字也没看进去,今天发生的事在他的脑子里象走马灯似的晃过。

早上他‘哥哥’赖床,好不容易醒了,可是上了公车趴在他身上又眯了一觉,他的手只有这时才敢放肆的搂住他的小细腰感觉著那让他幸福的热度,所以一上午他都很开心,中午吃饭看著他‘哥哥’挑食的小动作,也觉得好可爱。直到看到那个女生和他哥哥在一起的画面,他的心象长了蚂蚁似的刺痛起来。他真的好想知道信上写了什麽。那个女生值得他放弃自己心中刚萌芽的爱吗?

不知他哥哥睡了没有?

突然他的房门被人打开了,象这样毫无预警的推开他房门的不作第二人想,只有他正在想的哥哥孙臣了。

“哥!有事吗?”

“给校花让我交给你的情书。”说著把信甩到了洪玉龙身上。

“给我的?”洪玉龙惊喜的问到,心中庆幸著没人和他争他哥哥,这样他就放心了。

“不要表示的那麽刺目好不好,诚心刺激我是不是?你不用太高兴了,有什麽了不起的,改天我也带回一个给你看。”说完气哼哼的回房了。

第七章:

自从那天以後,孙臣有好几天都没给洪玉龙好脸色看,并开始积极的追女生,可是~~。

真是见了鬼了,怎麽靠过来的女生都是对洪玉龙有意思的?

孙臣脸色殷殷的看著手里又一个女生让他转给他弟弟的信气就不打一处来。

“哢哢”几下孙臣把信撕了个粉碎,没眼光的女生,转交?费什麽劲吗,前几次转交的洪玉龙都没看就撕了,与其费劲交给他让他去撕,不如自己代劳直接撕了算了,呕啊~~~眼看高中都要毕业了,他还是一个连初恋都没恋过的处男,说出去都丢人。

因为那封信的关系,今天孙臣看到洪玉龙连话都懒得讲。一眼一眼的斜睖人家,弄得洪玉龙莫名其妙的。

“我今天替你撕了一封情书,不要告诉我没和你说,是2班的的那个叫什麽云的。”

洪玉龙这才知道,他‘哥哥’又在为他比较招女生喜欢而发小脾气了。看著他‘哥哥’噘著嘴巴翻著眼白装出一副不肖的样子,洪玉龙真的好想对他说,在他的眼中他比女生可爱多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看的,现在上学要紧。快高考了我们复习吧。”

“复习?唉~~”洪玉龙笑笑的看著他那个听到学习就萎靡不振的哥哥装出可怜的样子,就象一只被人家抢了骨头而欲遂的小狗,怎麽看怎麽那麽可爱。

转眼他们的高中生活结束了,现在兄弟两个正呆在家里等通知。

只一天,很晚了,孙臣神秘兮兮的来到洪玉龙的屋里。

洪玉龙本来已经睡下了,看到他‘哥哥’进门坐了起来,起身就要起床。

孙臣一只胳膊跨了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压在了床上。

“没关系,不必起来了,我只是有件事和你分享一下,不说我睡不著觉。”

“什麽事?让你那麽兴奋?”

“我十八了!”

“我知道啊!不是还差几个月吗?”

“那几个月乎略不记拉,主要的是,我有女朋友了,她答应我明天去小旅馆让我举行处男告别仪式。嘿嘿~~~~~,老弟你要加油了,哈哈终於有一样我强过你了!”

“哥!你疯了吗?你真的爱那个女生吗?那麽随便的就答应你上床你不怕她有病吗?你不觉得这样太随便了吗?”洪玉龙心痛急了,他本以为只要他默默的付出,总有一天他哥哥会察觉他的感情,他本想过了十八岁就把自己对他的感情言明,为自己的这份苦恋争取一下。可是这算什麽自己珍惜爱护了好久的人告诉他明天要去和一个没相处多久的女生上床。

“我没过问你的意见,只是和你分享一下,你凭什麽教育我?不要忘了我可是你哥哥。”

“我比你大2天的,父亲说让我照顾你。”

“你什麽意思,翻後帐阿,懒得理你!”说完就往出走。

洪玉龙一把把他拉进怀里。两个人翻倒在床上。

“你爱那个女生吗?”洪玉龙心碎的问答,如果他真的爱那个女人他既是心碎也会成全他,如果不爱,那可不可以给他一个告白的机会那?!

孙臣犹豫了,说实在话,他没想那麽多拉,只是为找到女友,可以告别处男只身而兴奋。一时词穷,孙臣气急败坏的开始叫嚣。和挣扎。

“你管我爱不爱?你知道什麽是爱吗?你有爱的人吗?没有对不对,你有什麽资格教育我。”

“我有!我爱了他3年了,爱一个人你会想满足他的所有要求,只为看他快乐,哥!我爱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会比所有人都爱你。”

孙臣愣住了。

“你疯了吗?我是你哥哥也,变态!你放开我!”说完挣脱开洪玉龙的怀抱就要走。

变态?!3年的暗恋和付出就换回这麽一句话,他知道事已挑明,孙臣出了这个门以後他们就不可能象以前一样了。不假思索的洪玉龙一记手刀劈在了孙臣劲下。孙臣一下子倒进了洪玉龙的怀里。

注:看过来,下一章就那个拉!大家明白,我要回贴欧~亲~~

第八章:

看著被自己一记手刀劈昏的孙臣,洪玉龙两眼范直。

(为什麽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他,他是真的爱他啊!明天所有的一切都要结束了,就让他放肆一次吧。)

洪玉龙把昏倒的孙臣放在床上动手脱去了彼此的衣服。

看著那在月光下越显洁白的身体,洪玉龙放任自己手摸了上去。

他和他也许只有这一晚的交集了,洪玉龙绝望的低下头咬住了孙臣胸前的小樱桃舔噬著,啃咬著。

“哥!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洪玉龙趴在孙臣耳边说道,一滴眼泪滴在了昏迷的孙臣脸上。

洪玉龙抬起孙臣的腿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把自己的硬挺对准了他身下的入口挺了进去。

每一次的挺动都伴随著一句爱语,洪玉龙甚至想祈祷上苍让此时停下来,可是晚上还是过去了。

洪玉龙赶在孙臣醒来以前出门了,他没有胆量去面对孙臣醒来後会露出的厌恶表情,那会让他心碎的。

孙臣醒来时,已近午时了,他的父母以为他又出去玩了也没叫他起床,孙臣迷迷糊糊的张开眼,没有看到自己房里的熟悉摆设这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麽,现在是在那个混蛋房间里。

(混蛋,感对他动手,脖子痛啊!)孙臣揉揉脖子爬了起来。

有液体从他的肛门里流了出来。孙臣伸手摸了摸,拿到眼前一看。

精水!就是说他遗精也不能遗到那里去啊。痛!这会儿是屁股痛。不会是~~!昨晚和那个混蛋吵架他说喜欢他,然後他被一掌劈昏了。莫非~!

他现在是不是该哭啊?今早的约会,泡汤了。MM是跑定了。自己又被自己弟弟那个了,说出去都没人信。他今天是正式告别处男之身了,可是失的不是前面是後面,真是欲哭无泪拉!

自从那天起,孙臣和洪玉龙就开始彼此闪躲。

你说自己被当女人被自己弟弟给做了,提起来都丢人,骂吧!闹得人尽皆知他多丢人啊!你说打吧!这个他是有把握他那个弟弟不会还手的,可是明知来真的打不过人家,还动手是不是有点儿那个~~?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当一切没发生过绕著他走免得尴尬。

洪玉龙苦笑的用眼睛追随著孙臣的身影,他又在躲他了,上大学都5个月他们不是在同一学校,可是在家见到他都不和他说一句话。明知得不到那就放弃吧!他不後悔自己做的那件事,最少留下了一辈子的记忆以资回忆。也许他该考虑老师的建议去英国做交换生,这样最少可以让时间来淡化一切,希望回来的时候他可以再认他这个兄弟。

孙臣在放假的时候去和同学参加一个团队旅行,回家是在5天以後了,等到晚上要睡觉了他还是没有看到洪玉龙的影子,什麽意思?躲他?

第二天一早还是没看到洪玉龙,孙臣奇怪的问。

“阿龙那?昨天就没看到他。”

其父奇怪的问。

“怎麽我还以为他和你说了那,他去英国做交换生,毕业以後才回来。起码要2年吧。”

孙臣愣住了,默默的回房了。

说什麽爱他,也不过如此,做过了,就扔下他走了,玩剩下了是吧!他才不在乎,他不爱他不爱~`但是他心里明白他会怀念他的温柔和笑容的。

2年以後。

今天就是洪玉龙回国的日子,孙臣著急的往家走,2年的时间让他考虑了很多,其实洪玉龙对他真的是很好,这次他回来就给他一个机会吧!那小子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在说以前要把2年前他不告而别的帐算清。从今天起又有人可以欺负的感觉真好。

孙臣兴奋的在进门时听到了洪玉龙的声音,真的让人怀念啊,本想上去拥抱一下,可是竟看到一个女的坐在他身边。

洪玉龙专著的看著孙臣,他一点儿也没变,还是他记忆中的那样让他心动。

“哥!你回来了?”

“你就是玉龙的‘哥哥’吗?经常听他提起你,你好我叫於姚,是玉龙的朋友。”

好样的前脚说爱他,2年不见就带女人回家,他算什麽,亏他惦记了他两年,他真是白痴。

“别,他比我还大2天哪!我该叫他哥,叫你大嫂才对吧!哥!欢迎回来,大嫂很漂亮。”

只有洪玉龙听得出那话里的嘲讽,他还没有原谅他吗?他本想解释於姚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人家有未婚夫的,可是一想算了吧,如果他有女友会让他放松一些就让他误会下去吧。他也许已经有女友了,何必再填他的困扰哪?

第九章:

其後的几天,洪玉龙入股了一家公司,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可是不管多忙他都要在晚上10点以前回到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公文,其实天知道他根本一句也没看进去,只是在等他‘哥哥’孙臣回家路过客厅时看他一眼。

洪玉龙回来十几天了,孙臣和他说的话不到十句,他看得出孙臣在躲他,连看到他都觉得爱眼,每天天不亮就走了,晚上不到10点都不回来就为了错开他。

於是晚上的这段时间成为唯一可以看到他的时候了,他不管多累也要等他回来,那怕只是看上一眼,一句话也不说,他也可以知足的睡觉了。

说放弃没他想的那麽容易,初恋总是最难忘的。

洪玉龙看看表已经12点了,孙臣平时再晚这个点儿也回来了,不会出什麽事吧?

洪玉龙越想越不安,於是拨通了孙臣的手机。

电话响了几声以後被挂断了。

洪玉龙担心的坐不住了。於是穿上外套打车去了孙臣的单位。

孙臣毕业在一家私企做文秘工作,单位很小设在一幢别墅楼里。

楼下办公,楼上就是老板的住所。

洪玉龙来到楼下按下门铃,按了几下都没人理,於是他不死心的再按,终於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穿这睡衣出来开了门。

“您好!我是孙臣的弟弟,请问我哥走了吗?”

那个男人露出慌张的神色。

“走了,骑车走的。“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洪玉龙想他可能又去哪个网吧消磨时光了,不想看到他,於是没落的往回走。

在路过楼拐角的时候突然他看到孙臣的机车还在,奇怪那个老板为什麽骗他?

直觉告诉他有古怪,於是他又翻了回去。

洪玉龙看看四周也许可以爬上二楼看个究竟。

一楼的防盗窗可以当垫脚,洪玉龙敏捷的翻身上了楼。看到楼上有一间房子还亮著灯。

他想去查看一下,可是怎麽进去那,这时他看到楼顶的气窗,那个窗子离地2米,普通人爬进去一定会摔到,多亏他练过,於是他从那里钻进了楼里。

来到那间房前,他在门口就听到他哥哥的声音。

“你放开我,我不要!”

“宝贝!我想你想很久了,你今天是躲不了了,跟了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来吧,不要躲了。”是那个老板的声音。

洪玉龙走进房间一脚踹开了里间卧室的房门,就看到他‘哥哥’缩在一个拐角趴在地上显得很虚弱的样子。那个老板正抱著他的头要强吻。

洪玉龙气的眼睛发红上前拽起那个老板的衣领发疯似的一顿狠揍,那个老板连还手之机都没有被打的瘫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洪玉龙来到他哥哥身边扶住他的肩膀。

孙臣看到他,拉住了他的衣服,然後倒在他身上大哭起来。

“都是你,都是你。你是个混蛋!”

“我是个混蛋,乖!不哭,我们回家好不好?”

洪玉龙闻到他哥哥身上有很大的酒气,就知道他喝多了,先离开这再说吧。

洪玉龙抱著哭闹不停的孙臣打了辆计程车。

在车上孙臣还在闹腾。

“都是你!自从你上了我一次,一切都不正常了,我就张的那麽像兔子吗?都是你不好,我要报仇,我也要上你一次。”

“好好,我们先回家,我不好回去我让你报仇。”

洪玉龙在司机的暧昧眼光下尴尬的安慰著醉得厉害的孙臣。

酒醉的孙臣又哭又闹,回家可能会把爸妈吵醒,那就不好了,於是洪玉龙让司机在一家旅馆门前停了下来,带著孙臣进旅馆开了房间。

第十章:

洪玉龙把孙臣放在床上,解开他的上衣,本想去浴室找条毛巾给他擦洗一下。

可是孙臣耍赖的拉住他的衣领就是不撒手。

“你不准走,我还没骂完那,都是你不好,你干吗要回来?你不回来我就不会心情不好喝了那麽多的酒,让那个老色魔占了便宜,都是你不好!要不是你上了我就走,我也不会总是盯著男人的背影看,让人家以为我是玻璃,女朋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一堆男人想占我便宜,害的我现在还是处男,我不管你要陪给我,我不管!我要上你一次,你不准跑,你要是敢跑我就咬你。”

说著就上去拉撤洪玉龙的衣服。

洪玉龙没折的看著无理取闹的孙臣,试著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掰开,可是孙臣拉得好紧,要是太用力了可能会把他的手指掰伤,於是也就任他去了。

孙臣拉开了洪玉龙的上衣拽掉了人家的裤子,一口咬住了人家的肩膀深怕人家跑了似的。

看著人家没有挣脱的意思,於是腾出手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孙臣把洪玉龙扑到床上,对著人家又啃又咬的。

“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我要报仇,我咬你。”

洪玉龙皱皱眉头看著他哥哥,心想他心情不好就让他发泄一下吧,发泄完了也就安静了。忍吧。

可是没想到孙臣竟然用手拉住了他下体的火热,并用手指从顶端一直滑道他的屁股上,并在他的屁眼上按了一下。

洪玉龙一机灵,那里立时挺立起来。

“你上我的时候就是插进这里,我也要上你,压死你。”

洪玉龙心里一机灵,本想挣扎的,可是一想算了是他欠他的,他只是爱他这个人,就算被他那个了,又何尝不是一种难忘的记忆那,於是也就认命的躺在床上等他的下一步动作。

孙臣晃晃悠悠的爬到人家身上。

痛,洪玉龙看著在他胸前狠咬了一口的孙臣。

还以为自己要被上了,没想到孙臣竟然跨坐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菊蕾含住了他的火热。并叫嚣到。

“我骑死你,压死你,咬你!`~~~”声音越来越小,没想到就维持著这种姿势,趴在他的身上睡著了。

洪玉龙露出一丝苦笑,天啊!他那个脱线的哥哥就这样把他放下了,他现在怎麽办,做到一半停下来很伤人的。不如,反正已经作到一半了,和做完全程一样要被他恨了。

可想而知洪玉龙抱著孙臣过了火热的一宿。

第二天,孙臣醒来找到了那熟悉的感觉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麽,看看四周没有洪玉龙的影子,他的泪唰的流了下来。

洪玉龙从楼下买了醒酒药回来就看到孙臣在哭。

洪玉龙上前托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搂进怀里。

“都是你不好,我恨你!”

洪玉龙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是听到孙臣说恨他的时候还是觉得心在刺痛著。

“对不起!我也告诉自己,你接受不了,我该放手的,可是我做不到,看不到你我会想,看到你又会想抱你。如果看到我真的让你那麽不舒服的话,我会搬出那个家,离你远远的让你看不到我,不要恨我好吗?我只想爱你而已。我想要你快乐。”

“你爱我?那那个女人那?”孙臣质问到。

“她是我的同学,我们是一起回来的而已,只是朋友。”

“你真的爱我?”

“恩!我爱了你6年,不过你大可不必那麽困扰了,我会学著放开你,不造成你的困扰。”

洪玉龙心痛的说完这席话,把醒酒药放在床边转身就要走。

孙臣拉住了他的衣袖。

“如果我给你一个爱我的机会,你会怎麽样?”

洪玉龙难衍惊喜的转身抱住了孙臣的双肩。

“你真的肯让我爱你吗?你不要耍我,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就再也不会放手了。”

“恩!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啦!你一定要对我好欧,不可以再不告而别,要不~~我就离家出走,一辈子恨死你。”

孙臣别扭的威胁到。

洪玉龙紧紧的抱住了孙臣流下了惊喜的眼泪。

6年的苦恋终於有了结果,他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对他好,只要孙臣肯让他爱他会答应他所有的要求,努力去让他快乐的。

第十一章:

“哥!我想把我们的事和爸妈说清楚。”

洪玉龙自从获得孙臣的首肯两个人交往以来这个快成他的心病了。

“这个!非说不可吗?那你去说,我出去玩会儿,回来你把结果告诉我就行了。”

孙臣一推三二五把难题丢给了洪玉龙一个人。

洪玉龙看著孙臣出了门,来到他们爸妈的房门口,深吸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他们的父母听了洪玉龙的话沈默了一会儿,大家都是曾经失去过爱人的的过来人,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

洪玉龙的妈妈,叹了口气。

“小龙我知道你有主见,你也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你们在一起如果快乐的话妈妈就不拦你了,我们老两口就你们两个孩子,这样也好我都不必担心以後的婆媳关系处不来了。”

洪玉龙的妈妈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是接受了两个儿子的新关系。

以後大家还是住在一起,只不过洪玉龙和孙臣名正言顺的不必再费力的躲过父母,住进了一间房子里。

突然有一天,他们的爸爸把他们叫到了一起。

很是为难的对他们说。

“你们大了,搬出去住吧!培养一下独立精神也好。”

洪玉龙不放心的问。

“爸爸,我们搬出去谁照顾你们。出什麽事了吗?”

“这个,也没有,只是你们晚上的声音太大了,邻居还以为我们老两口在闹第二春那。你也知道,这幢楼的隔音不太好,所以你明白啦。”

洪玉龙长出一口气。

孙臣则脸色变得通红,躲进了房里一天没出来,丢人死了,他叫得有那麽大声吗?都是那小子不好,他不做不就什麽事也没有啦?

第二天,洪玉龙就积极的出门找房了,他们爱的小窝一定要找个隔音好的住著舒服的。

他真的挺喜欢孙臣的叫床声,不过只有他能听到就好,要不孙臣又要别扭的和他发上几天脾气了。

搬家以後,孙臣闲来无事就会跟洪玉龙去公司上班,洪玉龙所在的公司是洪玉龙的一个学长开的,那个人很赏识洪玉龙,只要不影响工作他是不在乎公司里多个人的,何况有他在洪玉龙的办事效率反而更高了。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洪玉龙怕让孙臣久等用最快的时间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悄悄来到正在玩网络游戏的孙臣背後,从後面抱住了他。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想和圣诞老公公要什麽礼物哪?”

孙臣认真的想了一下。

“我要一只沙皮狗,皱皱的那种。”

“恩!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应为他会为他实现他的愿望。

“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孙臣有的时候会叫洪玉龙做哥哥,这个也是出於面子考虑,你想阿,被自己弟弟做说出来多丢人,被自己哥哥做最少听著好听些吧?

孙臣知道洪玉龙会是他的圣诞老公公,他真是很好商量欧,他有没有想要的礼物哪?

“你有没有想要的礼物?”

孙臣良心发现决定给洪玉龙送分礼物。

洪玉龙受宠若惊的抱紧了他的身体,心中溢满了幸福。

“我有你就好了,你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爱情不必轰轰烈烈,两个人能够相知相守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那?

最少洪玉龙觉得很知足了,比起他暗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现在就象在天堂。

拥紧自己的爱人,洪玉龙的心里溢满了对上天的感激。

(全文完)

注:

虫子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给暗恋你的人一个机会,不要让幸福的机会从身边溜过!

祝大家圣诞快乐!和爱你的人一起度过美妙的一天!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a là anh ngươi! – Đông Trùng

  1. Pingback: Mục Lục ۩ Ta là anh ngươi ! – Đông Trùng | Ƹ̴Ӂ̴Ʒ Hàn Huyết Tử Đằng Ƹ̴Ӂ̴Ʒ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