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ệnh định – Diêm Lam

命定 BY 阎蓝

( 兄弟文 恋童, he)

冷冽的风划破天际,吹起大地上的草絮,阴沉的天气让每个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浑身发冷,如果不是必要相信没有人会在这种天还在路上行走。

可……在这种即使猛兽也不愿出窝觅食的天气,在那狂乱的风中,一个穿着厚重的人影就这么一步步的往前走着。宽大的围巾遮住了他大半脸孔,带着尘埃的风吹散了他的头发,但那一对仿佛晨星般的黑眸竟然穿越了风沙,直放出摄人心魂的美丽。

真是扰人的风呢。无声的叹了口气,男子靠着棵大树坐下,伸手稍微撩拨了一下沾满尘土的头发,顺手就拉下了遮住口鼻的围巾。

包裹在围巾下的是一张和美丽眼瞳完全不相称的脸,充满英气的五官,好象万年不动的金刚石似的的脸庞,明明拥有年轻的脸,却让人觉得那是一张永远不会笑,没有活力的脸。

调整了一下姿势,男子拉出妥帖地挂在颈子上的链子,轻轻的打开项坠,银色的项面嵌着一幅精致异常的画,画里金发碧眼的男子紧揽着另一个黑发黑眸的可爱男孩,两个人都满面笑容,男孩笑的像初升起的太阳,耀眼地刺目;男子笑的像黑夜中的皓月,美丽而不真实,只有那双注视着男孩的双眼中流露着不容错辩的柔情。

“好漂亮的两个人哦!”带着孩童特有的软糯嗓音传进男子的耳中,黑色的眼眸在一瞬间换上了戒备,抬头看着不知何时走到他面前的人。

一身布衣的小男孩手提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篮子,里面盛着满满的野菜,好象根本不知道自己正被人狠狠盯着,晃动着一头金发,嫩嫩的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很自觉地在男子身边坐了下来,再次看向那幅画,两手支颊地说:“金发的大哥哥好美啊,不过笑的好假哦~~。”

男子微微抬了抬眉,真是难得呢,竟然有人可以第一眼就看穿“他”的面具。不过更奇怪的是自己吧,居然会没察觉陌生人的接近,就算是在怀念“他”时,也不应该啊。

男孩似乎不在意他不理自己,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着:“还真奇怪呢,这个大哥哥明明笑的这么假,可是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大哥哥一定很喜欢很喜欢那小哥哥呢。”

这下男子再也掩饰不了自己的惊讶,转头紧盯着身边的男孩。

令人吃惊的小孩,如果不是确定他和自己从未见过面,他一定会以为是过去的朋友,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在第一眼就看出这么多的,从来没有。

“想听听他们的故事吗?”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这句连自己都惊讶的话居然这么容易地就顺口说了出来。

男孩一听立刻笑着猛点头,更挨近他身边,双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彩。

也罢,看在这个男孩如此了解“他”的份上,就让自己的心放纵一次吧。

“那是多久前的事了呢?我需要好好想想……”低沉的声音仿佛忘川河的流水,带着无数已被磨灭的记忆缓缓流淌。

在一望无垠的花园里,一只纯白的小兔在花毯上蹦跳着,完全不知道自己旁边的花匠正淌血,看着它那小胖腿一下一下踩着他们精心培育的花朵,花匠们只想着晚上怎么才能加菜——红烧兔肉锅!

突然,小兔的头顶多了一块黑影,在它还来不及躲开时,黑影已经压了下来,把小兔紧紧抱在小小的臂弯里。“终于抓到了吧!你这小东西,偷咬了我今天得交给哥哥的功课就想跑?!这次看你往哪跑?”黑影抬起头,大概八、九岁的脸上洋溢着足以和太阳相媲美的笑容。

做的好!加菜有望了!!一旁恭谨低着头的花匠们在心里乐翻了,正暗暗搓着手准备扒兔皮。

“罗尔,你不做功课,又跑出来玩?”比神职人员更清澈的声音传了过来,温和的仿若春风拂面,一身的清爽。

男孩开心的跳了起来,朝声音的方向跑了去,一个大步冲进刚刚踏进花园的华服男子怀里,完全不在乎手臂里还有只快被压死的无辜小兔。

“哥哥,赛伊哥哥!你回来了啊?罗尔好想你呢。”丢开小兔,男孩两手环住男子的腰,脑袋在他胸前磨蹭磨蹭。

赛伊抱起赖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弟弟,宠溺地看着一脸讨好笑容的小东西,温柔的说:“别以为撒娇就有用,等会回去把威廉斯皇族历史再抄十遍。”好笑地看着那小脸瞬间垮下,深不见底的眼里满满地盛满纵容。

赶紧抱紧亲亲哥哥的颈项,罗尔做着垂死挣扎:“哥哥,皇兄,陛下!最疼罗尔的赛伊哥哥,最英明神武的赛伊皇兄,最睿智无比的威廉斯陛下,你要相信你最可爱的罗尔,我是做完的,可是那该死的小胖把我的作业当萝卜给啃了,等我发现只来得及把就地正法,可也被哥哥你打断了,最无辜的就是我呀。”

呵呵,真亏这小东西能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好呀,那你要怎么补偿我?”脸颊贴近那双纯净无垢的黑瞳,不变的温柔笑容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天使。

小小的脸孔为难的皱起,小嘴嘟了嘟,讨饶的看向赛伊,软软的讨价:“哥哥,可不可以不要?”

“可以呀!看你是要抄皇族历史二十遍还是礼仪规范三十遍?”赛伊依然笑的温和,出口的话却让罗尔吓得张大了嘴。

“呜……哥哥就知道欺负罗尔。”哀怨的小头颅靠在赛伊的肩膀上,弄湿你衣服,小小报复一下。

“陛下,臣已做好了今年对北方各郡的管理文件,请您过目。”一道恭谨的声音响起,赛伊抱着罗尔转过身,入目的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老者。

赛伊的笑容不变,只是其中多了一份不易察觉的冷淡。“格雷左丞相,你的动作好快呢,交给侍从吧,我等一会就会看的了。”转过头,对着臂弯中的弟弟微微一笑,“罗尔,哥哥先陪你去做完作业吧。”

站在原地的格雷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两个身影,苍老的瞳孔中几不可察地闪过一抹阴狠。

“啊……不要了……”

“呜……嗯……”

蕾丝大床上两条身影剧烈地动作,金色的长发和黑色的短发交缠在一起,在上方的金发男子无视身下人的低泣哀求,左手肘撑起自己的上身,右手抬起了对方小巧的下颚,急不可待的唇猛力的贴上了那片红艳,柔嫩的唇瓣被用力的吸咬,在他吃痛张开唇时,湿滑的舌尖立刻就钻了进去,刁钻而有技巧的舔吸着口腔里的敏感点,引得身下之人更加颤栗的回应。

“哥……哥……不要了……罗尔受不了了……”总是散发的光芒的黑眸此时已完全失去了焦距,点点星光已被升起的淡淡水雾所覆盖,柔嫩红肿的嘴角流着一丝不及吞咽的银丝。

“不要?”总是温柔的笑容此时已渗入了平时无法得见的邪气,赛伊猛地挺动下身,满意地听到罗尔惊喘出声,“真的不要?那你还吸得我这么紧?”不给罗尔反驳的机会,赛伊摇动起腰,拉开罗尔白嫩的双腿开始抽插起来。

“嗯……嗯……啊啊!哥……哥!不……要……”小手插进那美丽的金色发丝中,不知道是要阻止他的动作还是催促他更快一点。

“该死!你这折腾人的小东西!真该死!”低头吞下在眼前晃动,一直诱惑他去采摘的红蕾,下身继续动作,赛伊还腾出只手套弄着罗尔那小小的花茎,直到它的顶端滴出白色的泪珠。

“啊啊!!哥!停……下……停……赛伊……哥……不要了……不……”早已散乱的脑子无法承受再多的快感,罗尔紧闭的双眼流下两行晶莹液体,嘴里语无伦次地求饶。

“停不下来了,早就停不下来了……”吻了吻那红肿的唇,碧眼中早没了白天的深沉,只剩下骇人的情欲和足以灼伤人的热情,“从你第一次对我笑时,从你第一次叫我赛伊时就已经停不下来了。”快速地抽动下体,硬挺在那粉红的小穴之间出入,汗水不停从两人身上流下,染湿了身下的床单,可此刻,根本没有人会在意这种小事。

“呀呀!!啊——!”罗尔双手用力抱紧赛伊的脖子,无法控制地发出尖叫。

“别急……别急,等我一下……”用尽全力地抽动,赛伊昂起头,美丽的脸上写满迷醉,如野兽般地低吼一声,终于在罗尔身体里撒下热情的种子。

搂着怀里的小东西,赛伊笑的满足,侧着身小心调整姿势,让罗尔整个都能被他拥在怀中,抬起手温柔的抚摸着那滑溜的黑发,赛伊低笑一声:“小东西,我早晚会为你精尽人亡。”

“哪有,是赛伊哥哥不好,每次都弄得人家好累,居然还好意思抱怨。”委屈的撇撇嘴,他才最无辜咧。

“呵呵……”啄吻着罗尔的发顶,赛伊笑得宠溺,“是是是,我的罗尔最可怜,哥哥最爱罗尔了。”

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黑色的双眼发出耀目的神采:“嗯!罗尔也最喜欢哥哥了!”

忍不住偷了个吻,直想抓住这总是散发着光芒的太阳。“那么,罗尔嫁给哥哥好不好?”

秀丽的眉为难的皱起,罗尔想了想,最后小嘴一扁:“不行……”

“为什么?!”笑容的面具支离破碎,赛伊阴沉下口气。

难道他的小东西爱上别人了?让他知道……呵呵,不知道剥了层皮之后还能不能认清原来的脸呢?

“因为哥哥是维斯特国的国王,以后一定会娶个漂亮的姐姐,然后生一堆可爱的宝宝,所以哥哥根本不能娶罗尔,维斯特国不能没有哥哥……”说到后来,罗尔的声音越来越小,而且隐带哭音。

“傻小孩。”心疼地搂紧罗尔,赛伊用脸颊轻轻地摩擦着他柔软的发顶。

是这个国家束缚了他们两人吗?是他的责任折断了他们的羽翼吗?

是吗?是这样吗?

染血的城堡,躺满尸体的道路,无数的士兵蜂拥向维斯特国的城堡塔顶,一把把锋利的长剑在阳光下折射出森寒的光芒。

城堡塔顶,格雷身边被士兵重重护住,老脸上全是得意的笑容,看着被自己手下逼到塔楼窗边的皇族,仿佛施舍般的开口:“尊敬的赛伊陛下,罗尔殿下,只要你们对我投降,我以新国王之名发誓,将会保你们一世衣食无愁。”

仗剑站在罗尔身前,赛伊美丽的脸上完全不见狼狈,优雅随意地就像自己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罗尔,你害怕吗?”没有移开视线,赛伊依旧和发动叛乱的格雷对峙着。

“罗尔不怕。”还带着稚气的小脸上没有恐惧,只要在赛伊哥哥身边,他,无所畏惧。

即使在意料之中,赛伊还是忍不住笑了笑,不愧是他珍爱的宝贝。“格雷啊,你的确是个老狐狸,为了王位可以在我身边隐忍二十余年,但是……你确定自己真能坐稳这王位吗?”

“哈哈,现在王宫里的士兵已全都是我的手下,这王位不是我坐还能谁坐呢?前任国王陛下。”嘲讽的话语配上恶毒的眼神,格雷不敢相信赛伊居然在此时此刻还能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是吗?”美丽的薄唇拉出优美的弧度,笃定的口吻让格雷莫名的惊慌。

突来的心惊让格雷朝依然笑地温柔的赛伊怒吼:“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笑容加深了些,赛伊缓缓开口:“记得三个月前你交给我的那份治理北方各郡方案吗?我只不过在其中动了点小手脚,增加了赋税,节制了贵族的开销,甚至削减了军饷。”

“你!?赛伊·威廉斯,你竟然这样做!!”格雷根本是暴跳如雷了,恨不得现在就能冲上全去咬下他一块肉。

“我为什么不能做呢?谁都知道这种制定管理领地方案的工作一向都是由格雷左丞相负责的,那些郡主想必都已经是气得牙痒痒的了吧。如果现在他们知道了你篡夺皇位,格雷陛下,你想他们会不会打着消灭反叛者的旗号来围剿你呢?”

从叛乱一开始就未曾改变的笑容,此时却刺目地可怕。这个男子……就是维斯特国的最高统治者,永远比别人想得更远,料得更准的筹划者。

在这一刹那,格雷冷汗淋漓,自己一直在和什么样的人对抗着呢?

感觉自己的衣袖被轻轻拉扯,赛伊毫不在乎周围的重重士兵,自顾自的低下身,看着罗尔,温和的问道:“怎么了吗?罗尔。”

“哥哥,你……一直都知道是吗?”一直都知道格雷的背叛,不然哥哥不可能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在外散布关于格雷暴虐的谣言,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剑不离身,不可能从三个月前慢慢撤掉了他们两人身边的护卫。

“罗尔,这个国家束缚了我们不是吗?”看着罗尔点了点头,赛伊无所谓的笑着,“所以,我就毁了它啊。”

听到这句话的格雷全身颤抖的倒退一步,原来……自己谨慎布局了二十年的计划竟然只是这男人手中不值一提的一枚棋子。

原来……自己辛苦布置的一切都在这男人的意料之中。

好可笑啊!自己这半生到底在做些什么?!

“罗尔,现在我们是自由的。”温柔美丽的脸上现出前所未有的光彩,赛伊光洁的额头上缓缓现出一个蓝色的泪滴状标记。

罗尔伸出小手轻轻抚摸着赛伊的额头,那是威廉斯家族每代皇位继承人才独有的记号,只有在极度兴奋和极度悲伤时才会出现。

哥哥,你现在是悲伤还是……开心呢?

应该是开心的吧,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你笑得这么美。

“杀!杀!给我杀了他们!!”失控的格雷挥舞着双手,两眼发红的下着命令,话音响起,那些被赛伊微笑蛊惑的士兵才清醒过来,提着长剑向那两位存活的皇族移动。

这时,赛伊猛地抱起罗尔,把他小小的身体丢出窗外,看着赛伊越来越模糊的脸孔,罗尔惨叫出声:“哥哥!!哥哥!!不要!!别丢下罗尔!!!”

是了,他还忘了一件事,哥哥还秘密派人在护城河内加挖一条地道。

那张美丽的脸在此时又好象清晰了起来,罗尔甚至能够看清哥哥的嘴唇,也听到他说的话了。

“罗尔,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到那时你一定要认出我,一定要永远和我在一起,记住哦,我们会再相遇的,因为,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是的,哥哥……罗尔会找到你,会爱着你。

只……爱着你一人。

“故事到这里就完了。”手指不自觉地轻抚手上的画像,眨了眨眼,美丽的黑眸中闪烁着还未收回的眩目色彩。

“那么,那个小哥哥还爱着大哥哥吗?”软软的声音传进了男子的耳中,男子浑身一震,接着慢慢放松下来,闭起眼坚定地回答:“是的,爱!只爱着他一个。”

“他好幸福呢。”带着哭音的语调引起了男子的注意,不由的转过头注视着身边的男孩。

“他……幸福?”黑眸带着疑惑,不明白的重复男孩的话。

重重点了点头,男孩说:“是的!大哥哥很幸福,因为他爱的人一直一直都爱着他!大哥哥一定也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人呢!”说完,男孩的脸上再次绽放出笑容。

“你也很傻呢。”抬手拨开垂在男孩额前的一簇头发,却在一瞬间僵硬。

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标记。

在那光洁的额头上深深地嵌着一个标记。

一颗……蓝色的泪滴。

男子突然一个用力,男孩毫无准备地被拉进他怀中,男孩惊讶的低呼一声;“哥哥?!”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头颅深深埋进男孩的颈窝。

轻轻回抱住那高大的身体,男孩不确定地问道:“哥哥,你……在哭吗?”

哥哥……我遵守诺言,找到你了。

这次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永远相爱。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能够折断我们的翅膀了。

“罗尔,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到那时你一定要认出我,一定要永远和我在一起,记住哦,我们会再相遇的,因为,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我们……果然是命定的一对呢。

后记:

练笔文,纯属练笔文呀,呜……因为蓝蓝从来没写过H镜头啊,所以才写这篇文章练练,一边写蓝蓝一边脸红,写完之后,不由呼口气啊,总算是熬过来了。

很早以前就想写篇恋童文看看啦,各位喜欢的话就请回个贴吧。

其实《混乱光之王》是蓝蓝第一篇耽美文,以前从来没写过呢,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请大家多包涵,蓝蓝在此一鞠躬,挥挥手,下篇文章再见啦~~~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