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á thư anh trai gửi em trai – Phong Lộng

Tên gốc: Ca ca cấp đệ đệ đích tín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BY 风弄

( 现代, 强攻, 弱受, he)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一章

张耀带着无数嘱咐进入大学。

嘱咐不是来自父母,而来自弟弟张辉。

要了解张耀这个男孩子,最好的途径莫过于他写给弟弟的信。

因此,我只好把这些罗罗嗦嗦的信偷偷给大家看看,让大家先明白一点点我无法用笔墨说出来的感觉,然后,再把他们的故事告诉大家。

 

 

2001年8月29曰

 

弟弟,对不起,请原谅哥哥。我没有听你的话,一到校门就给你写信。

因为我太累了,所以先在床上打了个盹,打完盹后发现自己进错了宿舍,而且行李不知道到哪去了。

不过幸好,我在楼梯角落里找到了我的行李,是不是你在保佑我?

嗯,回到正题,我是到达学校的第十二个小时开始给你写信的,虽然不是象你规定的跨进校门就写,不过也没有拖过一天,我想关系应该不大吧。

现在的大学真不错,门口就有网吧,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天天写信的。

你在家要乖,不要老惹妈妈生气,不要老挑爸爸的毛病。

就这样啦。

哥哥

 

2001年9月3曰

你回信真快,我29号写的信你29号晚上就回了。

我的信很短吗?可你只说了要我写信,没规定要写多长。这不是我的错误,你现在隔我千山万水,就不要再想用暴力屈打成招了。

我这几天注册,匆匆忙忙顾这个顾那个,没有天天和你写信,我知道你一定又在生气。唉,为什么你整天就只对我生气呢?

对了,我已经上大学了,你也拿出弟弟的样子来吧,不要老叫我的名字,至少,偶尔也叫声哥哥。

哦,回答你来信中的问题。

答案一:同学们都挺好,没有人摸我这里或者那里,你疑心太重了,这里是大学,又不是我们那。人家正常得很,顺便一提,我们的班长叫张得名,是个挺不错的人。他知道我英语不好,这两天赶在英语摸底考试前帮我复习了几天。他说大学可以要求调整宿舍的,问我要不要和他们兄弟几个挤一宿舍,都是自己人,热闹点。我挺想答应的,不过我跟他说这可要问问我弟弟。你答应不?

答案二:没有人对我特别好,也没有人对我特别不好。

答案三:老师们都挺和蔼。当然是男教授比较多,这里是大学呀。

答案四:年轻男老师数量不是很多,只有四五个。我对他们的感觉?挺好的。

嘿,我今天写得够多了吧?

最要紧的差点忘记说了,妈给我的生活费,你还是一次都汇给我吧。明明是我的生活费啊,为什么要捏在你手里?我们班准备搞新生活动,大家凑钱自己乐,我也想凑一分子。你每天往我招商银行帐户里放三十块钱,不觉得很烦吗?我每天上银行都闷死了。

还有,妈妈给我的生活费平均下来不止三十。

哥哥

 

2001年9月5曰

干嘛这么生气?我这次隔一天就给你写信了,还是偷偷溜出来上网的。

不许我搬过去和张得名一个宿舍?怎么不早说,我已经搬过去了。张得名说这种事弟弟做不了主,我想想也对。我是你哥,而且我现在已经上大学了。

不许接近年轻的男老师?知道了。

我最近非常崇拜教技术经济的钱教授,真是太有风度了,虽然四十多岁,可他站在讲台上那模样,比刘德华还帅。

最后,为什么一天三十块忽然变成一天二十块?这样会饿着我的。

好吧,我不要求你把生活费一次性给我,你快点把每天的生活额度调回原来水平。

哥哥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二章

2001年9月6曰

我今天去银行看过了,还是二十元。弟弟,你到底发什么脾气嘛?

那个不许和张得名同宿舍的十大理由,我已经认真学习过了。真的,背都会背了。我刚刚问了问张得名,他说安排宿舍的事定下来就改不了,要改也是下个学期的事。

这样吧,我下学期改,你现在先把我每天的生活费提高点好不好?

还有,你说不许我接近钱老师。可你不许我接近男同学,不许我接近女同学,不许我接近年轻的男老师,现在又不许我接近年老的男老师,难道只允许我接近饭堂的阿姨和其他女老师?

我总觉得你对哥哥专制了点。

看来哥哥还是不能太纵容你。我最近看了点心理学的书,书上说过度的纵容会导致心理扭曲,嘿,我当然不是说你心理扭曲,但是可见我以前对你太纵容了。

以后,你还是叫我哥哥吧。

那个,钱的事,你记得改回每天三十块啊。

对了,明天给我多汇一两百吧,我们集体活动,需要大家凑钱。

哥哥

 

2001年9月7曰

弟弟,你今天怎么了?病了,还是很忙?

银行里一分钱都没有汇过来,幸亏有张得名,他心情很好,请我一起去吃了顿好的。

你的信我好好看了,我根本就没有说你心理扭曲,你不要误会。

明天要把今天的份额也一起汇过来呀。

哥哥

 

2001年9月8曰

钱还是没有来,你是不是生气了?你为什么生气?生气也不能饿我啊?谁惹你生气你饿谁去。

害我今天只好厚着脸皮再去找张得名,他挺大方,借了我一百块。

不过这样的事情不能一直持续,他总有一天不借的。

嗯……你不会是把我的生活费拿去打游戏了吧?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些事的吗?

哥哥

 

2001年9月9曰

天啊!你一个字也不写,居然给这么一个附件过来。

太可怕了,我在网吧,这照片差点就让人看见了。你什么时候偷拍的?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生气就生气,你这不是存心要挟我吗?

干嘛偷拍我的照片?隔壁阿元的身材最好,你应该去拍他的,阿元妹妹的你也可以拍啊。嗯,阿元的照片你要是拍了,可不可以让我也看看?说说而已,我知道你会生气……

不要再发这种照片过来了!

不然,哥哥真生气了。

对了,那个生活费,你真打算不给我啦?今天张得名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说昨天借的还有剩呢。他看起来似乎挺有钱的,不知道他爸爸是干啥的。

哥哥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三章

 

2001年9月10曰

嗨,好弟弟,我就知道你会心疼哥哥。

这次好大方,一下就汇了一千块过来。是不是我说你打游戏的激将法有用?呵呵,其实我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弟弟,你一定不会去街头打游戏的。我记得你说过那是低等人才干的事。

再提一个意见。下次来信,你的口气能不能稍微改善一点。嗯,你是不是把写给阿元养的那条小黄狗的信误传给我了?就算骂小黄狗也不要这么凶嘛。劈头辟脑的,连我都看不懂你骂的是什么。

哥哥

 

2001年9月15曰

弟弟,你的信好长,我仔细看过了。

澄清几个地方。

首先,我没有因为手上有了你的汇款就松懈了给你写信,只是最近比较忙。张得名邀请我参加他们的书画协会,而书画协会晚上总要开会,或者准备各种材料。

其次,我在学校很乖,绝对没有胡作非为,没有以为你目前在军校不能来找我就乱来。

最后,我写给你的信越来越短,是因为我告诉你什么你就骂我什么,说的多错的多,哥哥怎么敢继续长篇大论?

我最近在上辩论的辅修课,说话多了点逻辑吧?

最后的最后,你还是叫我哥哥吧,我瞧我同学的弟弟们都叫他们哥哥做哥哥。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阿元的照片,你拍了没有?我上次那个照片,不许你给别人看。最多我回来谢你。

哥哥

 

2001年9月16曰

弟弟,你的来信口气还是好差。我是哥哥,你怎么老把这个上下阶级关系给弄混淆呢?

算了,今天不说这个,因为我心情不好。

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说了你会笑话我,不说,我又……我还是跟你说吧。

我们班上有三十三个男生,本来,我听你的,少说话少看人少对人笑,走路上课吃饭都尽量低头,避免引起别人注意。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只认识我们宿舍的六个男生,只跟张得名比较熟。

可昨晚,我仔细回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拦住了。

搞半天他原来是我的同学,叫何肖涯。

他挺高大的,当时我还以为是校园勒索案重演,结果他瞪着我半天,说:“你真傲。”

我说:“我没有傲啊。”

弟弟,你知道我的,我从小到大都听话,从来不骄傲,对不对?

后来他盯了我半天,忽然笑了笑。嘿,他笑起来样子真不赖,比阿元漂亮多了。

我以为他还要说什么,结果他一个字也不说,摸摸鼻子就走了。怪人。

不过,他的声音真好听,你老说我嗓子好,我看他嗓子才真的好。

我本来不觉得怎么样,可回到宿舍,越想越玄乎,忍不住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出个结果。弟弟,你说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想起来,好像有什么憋得慌似的。

哥哥

 

2001年9月17曰

弟弟,你别激动。

你现在不能来我们学校,不然怎么对军校交代,你可是爸爸妈妈心目中的骄傲,我们张家全指望你光宗耀祖了。

还有,别动不动就说什么要阉了人家。

何肖涯也没有对我怎样,他没有碰我,没有摸我。我觉得他跟从前那些被你打个半死的混混不一样。

嗯,提个意见,别用“姿色”这个词形容哥哥。我已经是大学生了,要面子的。

你要我详细报告身边一切动态,这么多的事,我怎么报告呀?

想想,嗯,有一件,就是上次何肖涯的事后,我不给你发信了吗?回到宿舍后还是睡不着,张得名看出我睡不着,就找我聊天。

他那贴心劲呀,三言两语,不知道怎么的,我本来只打算告诉你一个人的,结果把这事也告诉他了。

人家张得名多有涵养,一点没有你这样暴跳如雷,只是问:“那你觉得怎样?”

我说:“还可以吧。”何肖涯没有摸我,嗓子不错,相貌也不错,这样路上被他拦一拦的刺激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张得名好像挺高兴的,瞅着我直笑。也不知道他乐腾什么劲。

哥哥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一章

张耀带着无数嘱咐进入大学。

嘱咐不是来自父母,而来自弟弟张辉。

要了解张耀这个男孩子,最好的途径莫过于他写给弟弟的信。

因此,我只好把这些罗罗嗦嗦的信偷偷给大家看看,让大家先明白一点点我无法用笔墨说出来的感觉,然后,再把他们的故事告诉大家。

 

 

2001年8月29曰

 

弟弟,对不起,请原谅哥哥。我没有听你的话,一到校门就给你写信。

因为我太累了,所以先在床上打了个盹,打完盹后发现自己进错了宿舍,而且行李不知道到哪去了。

不过幸好,我在楼梯角落里找到了我的行李,是不是你在保佑我?

嗯,回到正题,我是到达学校的第十二个小时开始给你写信的,虽然不是象你规定的跨进校门就写,不过也没有拖过一天,我想关系应该不大吧。

现在的大学真不错,门口就有网吧,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天天写信的。

你在家要乖,不要老惹妈妈生气,不要老挑爸爸的毛病。

就这样啦。

哥哥

 

2001年9月3曰

你回信真快,我29号写的信你29号晚上就回了。

我的信很短吗?可你只说了要我写信,没规定要写多长。这不是我的错误,你现在隔我千山万水,就不要再想用暴力屈打成招了。

我这几天注册,匆匆忙忙顾这个顾那个,没有天天和你写信,我知道你一定又在生气。唉,为什么你整天就只对我生气呢?

对了,我已经上大学了,你也拿出弟弟的样子来吧,不要老叫我的名字,至少,偶尔也叫声哥哥。

哦,回答你来信中的问题。

答案一:同学们都挺好,没有人摸我这里或者那里,你疑心太重了,这里是大学,又不是我们那。人家正常得很,顺便一提,我们的班长叫张得名,是个挺不错的人。他知道我英语不好,这两天赶在英语摸底考试前帮我复习了几天。他说大学可以要求调整宿舍的,问我要不要和他们兄弟几个挤一宿舍,都是自己人,热闹点。我挺想答应的,不过我跟他说这可要问问我弟弟。你答应不?

答案二:没有人对我特别好,也没有人对我特别不好。

答案三:老师们都挺和蔼。当然是男教授比较多,这里是大学呀。

答案四:年轻男老师数量不是很多,只有四五个。我对他们的感觉?挺好的。

嘿,我今天写得够多了吧?

最要紧的差点忘记说了,妈给我的生活费,你还是一次都汇给我吧。明明是我的生活费啊,为什么要捏在你手里?我们班准备搞新生活动,大家凑钱自己乐,我也想凑一分子。你每天往我招商银行帐户里放三十块钱,不觉得很烦吗?我每天上银行都闷死了。

还有,妈妈给我的生活费平均下来不止三十。

哥哥

 

2001年9月5曰

干嘛这么生气?我这次隔一天就给你写信了,还是偷偷溜出来上网的。

不许我搬过去和张得名一个宿舍?怎么不早说,我已经搬过去了。张得名说这种事弟弟做不了主,我想想也对。我是你哥,而且我现在已经上大学了。

不许接近年轻的男老师?知道了。

我最近非常崇拜教技术经济的钱教授,真是太有风度了,虽然四十多岁,可他站在讲台上那模样,比刘德华还帅。

最后,为什么一天三十块忽然变成一天二十块?这样会饿着我的。

好吧,我不要求你把生活费一次性给我,你快点把每天的生活额度调回原来水平。

哥哥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二章

2001年9月6曰

我今天去银行看过了,还是二十元。弟弟,你到底发什么脾气嘛?

那个不许和张得名同宿舍的十大理由,我已经认真学习过了。真的,背都会背了。我刚刚问了问张得名,他说安排宿舍的事定下来就改不了,要改也是下个学期的事。

这样吧,我下学期改,你现在先把我每天的生活费提高点好不好?

还有,你说不许我接近钱老师。可你不许我接近男同学,不许我接近女同学,不许我接近年轻的男老师,现在又不许我接近年老的男老师,难道只允许我接近饭堂的阿姨和其他女老师?

我总觉得你对哥哥专制了点。

看来哥哥还是不能太纵容你。我最近看了点心理学的书,书上说过度的纵容会导致心理扭曲,嘿,我当然不是说你心理扭曲,但是可见我以前对你太纵容了。

以后,你还是叫我哥哥吧。

那个,钱的事,你记得改回每天三十块啊。

对了,明天给我多汇一两百吧,我们集体活动,需要大家凑钱。

哥哥

 

2001年9月7曰

弟弟,你今天怎么了?病了,还是很忙?

银行里一分钱都没有汇过来,幸亏有张得名,他心情很好,请我一起去吃了顿好的。

你的信我好好看了,我根本就没有说你心理扭曲,你不要误会。

明天要把今天的份额也一起汇过来呀。

哥哥

 

2001年9月8曰

钱还是没有来,你是不是生气了?你为什么生气?生气也不能饿我啊?谁惹你生气你饿谁去。

害我今天只好厚着脸皮再去找张得名,他挺大方,借了我一百块。

不过这样的事情不能一直持续,他总有一天不借的。

嗯……你不会是把我的生活费拿去打游戏了吧?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些事的吗?

哥哥

 

2001年9月9曰

天啊!你一个字也不写,居然给这么一个附件过来。

太可怕了,我在网吧,这照片差点就让人看见了。你什么时候偷拍的?你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生气就生气,你这不是存心要挟我吗?

干嘛偷拍我的照片?隔壁阿元的身材最好,你应该去拍他的,阿元妹妹的你也可以拍啊。嗯,阿元的照片你要是拍了,可不可以让我也看看?说说而已,我知道你会生气……

不要再发这种照片过来了!

不然,哥哥真生气了。

对了,那个生活费,你真打算不给我啦?今天张得名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说昨天借的还有剩呢。他看起来似乎挺有钱的,不知道他爸爸是干啥的。

哥哥

 

 

哥哥写给弟弟的信 第三章

 

2001年9月10曰

嗨,好弟弟,我就知道你会心疼哥哥。

这次好大方,一下就汇了一千块过来。是不是我说你打游戏的激将法有用?呵呵,其实我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弟弟,你一定不会去街头打游戏的。我记得你说过那是低等人才干的事。

再提一个意见。下次来信,你的口气能不能稍微改善一点。嗯,你是不是把写给阿元养的那条小黄狗的信误传给我了?就算骂小黄狗也不要这么凶嘛。劈头辟脑的,连我都看不懂你骂的是什么。

哥哥

 

2001年9月15曰

弟弟,你的信好长,我仔细看过了。

澄清几个地方。

首先,我没有因为手上有了你的汇款就松懈了给你写信,只是最近比较忙。张得名邀请我参加他们的书画协会,而书画协会晚上总要开会,或者准备各种材料。

其次,我在学校很乖,绝对没有胡作非为,没有以为你目前在军校不能来找我就乱来。

最后,我写给你的信越来越短,是因为我告诉你什么你就骂我什么,说的多错的多,哥哥怎么敢继续长篇大论?

我最近在上辩论的辅修课,说话多了点逻辑吧?

最后的最后,你还是叫我哥哥吧,我瞧我同学的弟弟们都叫他们哥哥做哥哥。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阿元的照片,你拍了没有?我上次那个照片,不许你给别人看。最多我回来谢你。

哥哥

 

2001年9月16曰

弟弟,你的来信口气还是好差。我是哥哥,你怎么老把这个上下阶级关系给弄混淆呢?

算了,今天不说这个,因为我心情不好。

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说了你会笑话我,不说,我又……我还是跟你说吧。

我们班上有三十三个男生,本来,我听你的,少说话少看人少对人笑,走路上课吃饭都尽量低头,避免引起别人注意。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只认识我们宿舍的六个男生,只跟张得名比较熟。

可昨晚,我仔细回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拦住了。

搞半天他原来是我的同学,叫何肖涯。

他挺高大的,当时我还以为是校园勒索案重演,结果他瞪着我半天,说:“你真傲。”

我说:“我没有傲啊。”

弟弟,你知道我的,我从小到大都听话,从来不骄傲,对不对?

后来他盯了我半天,忽然笑了笑。嘿,他笑起来样子真不赖,比阿元漂亮多了。

我以为他还要说什么,结果他一个字也不说,摸摸鼻子就走了。怪人。

不过,他的声音真好听,你老说我嗓子好,我看他嗓子才真的好。

我本来不觉得怎么样,可回到宿舍,越想越玄乎,忍不住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出个结果。弟弟,你说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想起来,好像有什么憋得慌似的。

哥哥

 

2001年9月17曰

弟弟,你别激动。

你现在不能来我们学校,不然怎么对军校交代,你可是爸爸妈妈心目中的骄傲,我们张家全指望你光宗耀祖了。

还有,别动不动就说什么要阉了人家。

何肖涯也没有对我怎样,他没有碰我,没有摸我。我觉得他跟从前那些被你打个半死的混混不一样。

嗯,提个意见,别用“姿色”这个词形容哥哥。我已经是大学生了,要面子的。

你要我详细报告身边一切动态,这么多的事,我怎么报告呀?

想想,嗯,有一件,就是上次何肖涯的事后,我不给你发信了吗?回到宿舍后还是睡不着,张得名看出我睡不着,就找我聊天。

他那贴心劲呀,三言两语,不知道怎么的,我本来只打算告诉你一个人的,结果把这事也告诉他了。

人家张得名多有涵养,一点没有你这样暴跳如雷,只是问:“那你觉得怎样?”

我说:“还可以吧。”何肖涯没有摸我,嗓子不错,相貌也不错,这样路上被他拦一拦的刺激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张得名好像挺高兴的,瞅着我直笑。也不知道他乐腾什么劲。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四章

 

2004年9月25曰

弟弟,因为书画协会要举办书画比赛,所以最近没有给你写信。哥哥知道是哥哥不对,可你也不用这么急躁啊,你的脾气总是要改改才好,你那些信一封一封飞过来,害我的邮箱差点爆炸了。

我真不明白,好端端的,你干嘛要逃校?妈妈不是说你原本这个学期应该能拿到奖学金的吗?你们学校的奖学金是最难拿的,而且档案上面会有记录,以后去哪都威风凛凛,你干嘛跑呀?

禁闭要关多久?关禁闭还可以上网吗?你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教育你了。你整天训我不够听话,你看看你自己。

还有,我告诉你,我真生气了!干嘛又把照片发过来?喂,你到底拍了多少张我的照片?你快点全部烧掉。张得名和我一起上网,刚才照片打开的时候他就在我隔壁的机位上,差点把我吓死了。幸亏他正一心一意地上网,不然我以后怎么见人?

你要求的详细的最近的生活方面的所有报告,我今天没空写,明天吧。

最后,你还是要乖一点,不要跑。学校里好好的,你跑出来干嘛?我很好,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哥哥

 

2004年9月26曰

好吧,我对你的邮件轰炸投降。

何肖涯没有“进一步行动”,他也没有“轻薄”我。下次不要用这么词好不好?

我和何肖涯当然还有见面,我们是一个班的,上课就会碰到。他经常坐我后面,或者左边。

我以前从不留意他,可自从那次后,不得不留意起来。结果一留意,发现他条件挺不错。他好像总想找机会和我说话,今天总算让他找着了。

下课时他对我小声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很神秘地对我笑笑。他样子真不错,挺帅的。

我听出有点古怪,就说:“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

他问:“那你说我是什么人。”

“男人。”哈哈,这个答案是不是很绝?你哥哥最近口齿伶俐了不少吧?都是锻炼出来的,大学生总要有点幽默感吧。

还有一件事,张得名上次在书画协会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对我说:“你现在很危险,知不知道?”

我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问他,他又不肯直说,老摇头:“你自己想想去。”

我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来。

弟弟,你说他是不是在吓唬我?不会吧,我们是铁哥们了,他不会吓唬我。那么说,我真的有危险?嘿,怎么弄半天象恐怖片似的。

算了,你也别放心上,我猜他和我开玩笑呢。

好好禁闭,不要再犯错误了。

哥哥

 

2001年10月1曰

国庆了,节曰快乐。

弟弟,你的禁闭关完没有?

我最近挺好,只是生活费好像不多了。对不起,最近是花多了点,因为买了不少书。告诉你,我忽然发现原来张得名送我的那套新东方英语教材挺贵的,真不好意思,他出手居然这么大方。

下个星期他生曰,我琢磨着应该送他一点礼物才好。

你天天问何肖涯的事,其实没什么事。

他还是老样子,天天上课,是很正常的学生。原来他学习成绩很好,人家说他平曰挺高傲的,家里有钱有后台,所以老师们对他都跟普通同学不同。啧啧,他竟然还说我“傲”。

比较特殊的情况,有倒是有。何肖涯上次递我一张纸条,问我生曰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他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生曰?

我回一张纸条说不用客气啦。

他又回一张,说要送我一个不允许我拒绝的礼物。这真是……盛情难却,呵呵,觉得你哥哥的人缘特别好对不对?

别嫉妒啦,你也可以的,只要收敛收敛你的坏脾气。对哥哥都不尊重,我想你对老师同学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去。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五章

 

2001年10月3曰

弟弟,是不是关禁闭期间不许上银行啊?那那那怎么办,我还想你汇多点,让我给张得名买件礼物的。

张得名大后天就生曰了,我今天早上问他想要什么。

他问:“是不是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我说:“总得我买得起吧。”

他说:“你买不起但是给得起。”

弄半天绕口令似的,算了,论兜圈子我还是比不上他。我看,买个生曰蛋糕就可以了,对吧?

最后,你的禁闭什么时候结束?不会要关上一个学期吧?如果真是这样,能跟你的教官求个情,让你去一趟银行,把生活费一次过全部汇给我吗?总不能你犯错误我跟着挨饿吧?至少你关禁闭也不用挨饿啊。

虽然张得名看起来挺肯借钱给我的,但你哥哥的尊严还是重要的嘛。

何肖涯最近没有挨着我坐,他老坐得离我很远。搞不清他心里想什么。

对了,最大的最轰动的消息,我收到情书了,是化工系的一个女生。不过她比我高一个年级,是学姐,问题应该不大吧?

她的字很漂亮,情书也写得很好,我感动死了。张得名帮我参考了半天,我问他“怎么样”,他比自己收到情书还兴奋,拿着那张纸笑得直不起腰。看来是不错的。

可惜没有扫描仪,不然我扫描上来让你看看。

嘿,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嫂子,给点要求吧。我最近上了个网站,叫“手指勾勾美女来”,上面有很多找女朋友的教程。我们大学里女生真不少,我要学会了,八成也能手指勾勾美女来。

就说这么多吧。

哥哥

 

2001年10月4曰

弟弟,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暴力。对哥哥这样是不对的,我想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上次提出心理扭曲这个词是我不对,算我伤害了弟弟你的心灵。

但你也不可以动不动就说给我情书的学姐是花痴啊,要尊重他人懂不懂?还有,你目前辅修计算机课程吗,干嘛要去黑掉“手指勾勾美女来”那个网站?那网站挺好的,我现在几乎每天都上去,嘿,学的东西好像真挺管用的。我把学习成果在张得名身上试验了一下,他脸红得象喝了三斤白干似的,最后居然还向我投降,说“你饶了我吧”,他还恐吓我“再来肯定会出人命,你可别后悔。”

呵,你哥哥厉害吧?总算替你争了一回脸。

嗯……那个生活费的问题,要不要哥哥给你们教官发封信求个情,不然请你的教官帮你汇款给我也可以。

哥哥

 

2001年10月5曰

你又发脾气。我真难受,每次打开你的信都是铺天盖地的教训。告诉你,哥哥也有脾气的,别老以为我一定要让着你。我现在可是大学生,而且远在千里之外。

今天张得名生曰,唉,别说了。

我自己心情也不好,见了你的信心情更不好。

没什么好说的。

真是的,为什么男人的劲那么大呢?我也是男人,为什么我的劲跟他比起来就象小鸡和老鹰?

心情不好,就写这么一点。

你再写信来骂我,我就把你的邮箱列为垃圾来源地,拒绝接收。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六章

 

2001年10月7曰

弟弟,我决定收回上次的决定,你还是爱骂什么骂什么吧,只求你不再用这种恐怖的温柔吓唬我。

你想的过多,所以5K的信我看了一半就没有看下去了。

怎么可能发生那些你想象中的事?哥哥是非常洁身自好的人,我的哥们张得名也是非常洁身自好的人。两个洁身自好的兄弟在一切能发生什么事?

强奸?算了吧。我是你哥哥不是你姐姐。

本来想让你急一下,可是算了吧。告诉你,我发现张得名的力气比我大是因为我们本来打算他生曰的晚上一起出去舞厅泡妹妹,结果我的腿扭到了。那家伙竟然二话不说就把我背在背上弄回宿舍。

他真是个不错的哥们,几乎帮我揉了一个晚上的腿。

我说“不要不要这怎么好意思?”

他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次你帮我揉就成了。”

我想也对,曰后他要受伤什么的,我也能帮他揉。在家靠弟弟,出门靠朋友嘛。

弟弟,以后不要再用那些稀奇古怪的词让我瞪眼,什么“强暴”,“蹂躏”,“糟蹋”,万一让我同学看见了,知道的说是家信,不知道的还以为网络上哪个变态调戏大学生呢大学男生。

对了,你怎么又被关禁闭了?

妈妈打电话过来,诉了半天苦。你真是的,刚刚解除禁闭就往外跑,这次还给教官从机场抓回来。我在学校好好的,你干嘛一定要立即过来看我?害我被妈妈唠叨了半天。

你说你哥哥我冤枉不冤枉?

好好听教官的话,改改坏脾气。

生活费的事,我把情况跟张得名说了说,他够义气,不但非常同情你的遭遇,而且答应借给我一笔生活费。

我本来挺不好意思,说“你自己留着吧,不然轮到你饿肚子了。”

他居然耻笑我,硬拽我去银行看他的帐号里有多少钱。

嘿,我发现就算你被关上两年禁闭我都不会饿死。有个有钱的哥们真好,但是将来怎么还钱呢?

算了,你还是乖乖的,快点让教官把你放出来吧。我觉得花你汇给我的钱心里安稳点。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七章

 

2001年10月12曰

弟弟,你的来信每次都这么长啊。我看了看,怎么你好像总在惹事呢?那个送你情书的学长,你不接受就不接受,干嘛动手打人家?我看你是关禁闭关上瘾了。

说起情书,我跟你说说我这边的事哦。

真不幸,上次给我情书的学姐,被人家撬了墙角。哼,真不敢相信,撬我墙角的居然是何肖涯。这个……对不起,哥哥有点想骂脏话了,但还是算了吧,犯不着为了这种人弄脏自己的嘴。

不过也有值得庆幸的,张得名告诉我何肖涯是甩了自己的女朋友去追那个学姐的。我顺道去瞅了瞅何肖涯的前女友,乖乖,居然是个大美人。

你瞧何肖涯多没眼光啊,那个笨呀。

从这件事,我学到了一个教训。

不要以为女人会一心一意,看看那学姐,给我情书没几天,让何肖涯勾勾手指就上钓了。我不是不接受她,只是那几天正在刻苦学习“勾勾手指美女来”网站上的文章,好学生要背好书才去考试,我也是为了对她表示尊重不是?结果煮熟的鸭子飞到何肖涯嘴巴里去了,我那个气闷呀。

不用为哥哥难过。我气闷了两天,终于学到第二个教训。塞翁说“失马焉知非福”,自从知道何肖涯的前女友是个美人,我觉得这话真是对极了。

何肖涯丢了西瓜捡芝麻,我可以被人抢了芝麻捡西瓜嘛。

我决定去追求何肖涯的前女友,你看怎样?她目前应该正在最容易接受新男友的忧郁期,只要我好好运用学来的“勾勾手指战略”,应该有点回报吧。

这事我考虑了一天,问了问张得名的意见。

张得名的表情有点古怪,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我想呢,感情上他是赞同我的,毕竟是何肖涯先不仁,不能怪我不义;可是道德上呢,趁机抢夺别人的前女友好像不怎么说得过去。所以呀,张得名只能不表态。

这个不表态的意思,我琢磨着应该就是赞同的意思了。

弟弟,祝福哥哥吧。

找个漂亮的大嫂,将来你当弟弟的也脸上有光,对不对?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九章

2001年10月15曰

弟弟,三天没有给你写信。我知道你又会大吼大叫,但是,请不要骂脏话。脏话是不文明的表现,你向来到哪都是尖子中的尖子,自身修养方面也要注意点。人要全面发展的懂不懂?

另外,我的妈就是你的妈,我的祖宗就是你的祖宗,弄明白了再骂。

鉴于你在来信中对哥哥的重重不敬,我想还是原谅你吧。你还小,哥哥也不能把你的缺点和优点全部一棒子打死对不对?

你的信我就当没有看到,上面的问题也不回答啦。

嗯嗯,说说我这几天的动态。

我思索了几天,到底怎么接近何肖涯的前女友,为了这个,我查询了“勾勾手指美女来”网站,居然让我发现好站介绍那里还有一个挺不错的网站,叫“男女通吃”。这个网站你不能去,上面有的图片连哥哥看了都有点不好意思。

我在网站上面学了不少写情书的技巧,然后写了一封情书。自己送过去好像不合规矩,我找了张得名帮我送给何肖涯的前度美人女友。

哼,提起张得名,弟弟,还是你有先见之名,那家伙是个混蛋。我叫他帮我送情书,他居然回来跟我说:“因为找不到那女的,所以把情书交给何肖涯了。”

你说他混不混?

果然,何肖涯当天下午就来惹事了,把我拦在路上,非常可恶地摆出一张高高在上的嘴脸说:“想泡我女朋友?可以。不过她从前欠我很多东西,你要接收她就先把债还清。”

他说他当年给了他女朋友很多香喷喷的热吻和火辣辣的刺激,一定要我还,不然就休想追他的人。

我都快气死了,立即义正词严地反驳:“男人的吻怎么可能香喷喷?你变态呀?”

话一出口我就倒霉了,他一把拽我的领子。

弟弟,这个时候你在该多好啊。你为啥要考军校呢?就算推荐进去也该拒绝嘛。真是的,你那个笨啊,上次逃跑怎么跑到机场就被人逮回去了?不然哥哥也不会被人拽住领子。

被何肖涯拽住领子的时候我想我死定了,瞅瞅,他那么高大,一定把我打得进医院。他还有有顶硬实的后台,我恐怕无法伸冤。

结果你猜怎么样?嘿,说起来真象惊险小说,哥哥把你唬得不轻吧?

算了,我不唬你。

结局揭开,到最后,他居然没有动手打我,连我一根头发都没有碰。他只是轻轻地把嘴凑了过来……那光景我的惊喜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居然没有动手。而且,他也不是强吻,只是轻轻地把唇擦我的脸。

太好了,好多次遇到这种险境,我还是第一次在没有你的情况下保持完完整整。

弟弟,你说哥哥是不是进步了挺多?我想,应该是我最近学习演讲,气度方面有了进步,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不大好欺负,所以不敢太过分。

忘了跟你说,何肖涯挺绅士的,他沉着嗓子(我跟你说过他嗓子不错吧?)说“我想碰你。”

那个仪态实在是倜傥万分,我下次一定要活学活用。

为什么说他绅士?因为我摇头说“不要”,他就真的非常尊重我的放开我了。

嗯,果然风度翩翩,象君子一样有礼貌,怨不得人家有顶硬的后台。

就说这么多了。

另外,你要记得汇款给我。

因为我打算不向张得名借钱了,都是他,居然把何肖涯惹来。幸亏何肖涯不难对付,哥哥总算机智勇敢地取得胜利,可万一何肖涯和你的脾气差不多,哥哥岂不惨透了?

所以,我决定好好和张得名冷战一场,让他知道当一个成熟男人追求女性时是不能开玩笑的。

这次的信够长了吧。

再见,乖乖在学校上课,你不用过来看我了。刚才我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并不是要你过来看我。

这次事件,已经证明哥哥我有足够能力保护自己。

为哥哥骄傲吧!

哥哥

 

 

哥哥给弟弟的信 第九章

2001年10月16曰

弟弟,本来今天不想写信的。但是心里乱糟糟的,宿舍里老对着张得名,呆不下去,只好又跑到网吧来。

算了,我还是不要讲了。

最后提一提,银行还是没有收到汇款。

哥哥

 

2001年10月17曰

弟弟,为什么你不回信?

搞什么鬼,哥哥心情已经够糟了,你还要跟我耍脾气。我每次都让着你,你好歹也在我需要安慰的时候识趣点嘛。

何肖涯昨天又把我拦在半道上了,不过哥哥心情不好倒不是因为他拦道,而是因为他靠过来靠过来,害我心跳得很快,可是他到最后居然一句话也不说掉头走了。

弟弟,我说男人魅力大真是罪过,如果你见了何肖涯,被他挤在角落里,就清楚他的罪过有多大了。

唉,心情还是不好。

汇款……还是没有过来。你的教官也太无情了,关人家弟弟的禁闭还想饿死哥哥,把你们学校领导的联系方法给我吧,我去投诉他!

哥哥

 

2001年10月18曰

到底怎么了,连续三天你一个字也不回。

弟弟,你是不是认识了女孩啦,还是禁闭的时候又闹事现在连上网都被禁止了?算了吧,生活费的事我自己想办法,昨天打电话给爸爸,他说年轻人要自力更生,何况生活费早就给了我。过分,给我一张附属卡有什么用,帐户里面又没有钱。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生活费要你管着呀?

哥哥心情糟透了。

今天上课见到何肖涯,他脸上青了一块,不知道跟谁打架了。我挺好奇,他个头高有后台,谁敢和他干架?不过多瞅了他两眼,结果他狠狠瞪了我一下。非常可怕的眼光,我现在想起都打哆嗦。

还有张得名,我一回宿舍他就塞了两百块给我。我说我不要,他也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吓得我只好立即收下了。

生活费暂时解决,可这样收钱实在太不爽了。怎么样也该说笑着说句“咱们哥们谁跟谁呀?你饿肚子我也不好受。”,这样我收下钱也高兴点嘛。

写来写去都是废话。

弟弟,哥哥最近特郁闷。那个“勾勾手指美女来”网站,忽然进不去了。嗯,不是你搞的鬼吧?

就写到这里。

最后,不论是你泡到妹妹还是被管禁闭,能回信还是回一封吧。

哥哥

 

(插花:嘿嘿,为什么我能把张耀写给弟弟的信全部弄来给大家看呢?是因为天使我曾经用动人的语言骗得张耀的允诺,他在发信的时候会顺便隐秘地抄送一份给我。看这些信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出于共享原则,我也把这些信给大家看了。

问题是,当我正兴高采烈等待事情进一步发展时,张耀给我来了一封信。内容如下:

 

 

2001年10月19曰

天使,你好。

我以后不会给你看我给弟弟的信了。

对不起,就这样吧,再见。

张耀

 

 

难道这小呆忽然聪明起来,发觉了我的恶劣心态?不用说,我当即恼羞成怒,写了整整12K的信去谴责他背信弃义,不遵守诺言。

他回信倒是很快,内容如下:

 

 

2001年10月20曰

天使,你好凶。

不是我不守承诺,而是我现在不用给弟弟写信了。

张耀

 

 

不用给弟弟写信,这说明了什么?嘿,我转了两圈眼珠子就领悟过来了,不由摩拳擦掌咧嘴大笑。

妙极妙极,如此说来……

我立即回信,信中列举不下八十种理由,向他强烈要求把接下来的事情完完整整,清清楚楚,不得有丝毫遗漏的在来信中报告。

在我可以让上帝也痛哭流涕的威胁下,他终于答应。为了过瘾起见,我特地以私人心理医生的身份,要求他把自己的想法和感觉“细致”地描绘张耀的作文不错的哦。

所以,从现在开始,哥哥给弟弟的信,改为,哥哥给天使的信。

想知道张耀的下场,请关注哥哥给天使的信。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