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ỗn loạn – Duy Tiếu

混乱 BY 唯笑

( 现代, 父子, be)

第 1 章

"嗯...啊...啊...哥哥..."卧室的大床上,少年无力的呻吟着,随着身后猛烈的撞击,发出痛苦又快乐的声音.

身后的人一边在少年的后穴抽插着,一边用手握住少年的分身来回套弄.

"啊...不..不行了...啊啊啊....!!"脑中一道白光闪过,少年的精液喷洒在了自己的胸前和床单上.同时,也感觉到身后的抽插加大了力度,几番快速的抽插后,身后的人把精液深深的射入了少年体内.少年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看向那个人."哥哥...."少年开口唤到.

"你做的很好,辛."司徒厉开口表扬自己的弟弟.

"嗯,只要哥哥喜欢就好."说完后,疲惫的少年沉沉睡去.

司徒厉穿好衣服,向楼下的餐厅走去.

司徒厉和司徒辛是年龄相差一岁的亲生兄弟,两个人现在都在同一所高中念书.母亲在生下辛2年以后就和父亲离婚,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兄弟俩一直是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不过由于工作的原因,虽然家里的生活条件很好,但父亲很少陪在他们身边,从小到大一直是自己照顾弟弟,所以弟弟对自己有着莫名的依恋.而弟弟与自己的关系,从一年前便开始了.

正在考虑晚饭要吃什么的司徒厉,突然听到大门处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是父亲回来了.

"厉,辛呢?"

"在楼上睡觉呢."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很少称呼他父亲,因为他实在没有父亲的感觉,由于结婚很早,虽然自己已经17岁了,不过眼前的男人也只有30多岁而已,1.80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秀丽的五官,虽然有一种成熟男人的气质,但是由于长相的关系,总给人一种很年轻的感觉.并不是司徒厉心中父亲应有的高大,威猛的那种形象.

"晚饭我已经吃过了,我先上楼休息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吧."男人边说边向楼上走去.

似乎习惯了这种相处的模式,司徒厉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向厨房走去.

* * *

学校 化学实验室

"嗯...呜...呜..."司徒辛坐在桌子上,下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一双美丽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

"小声点哦,虽然这个教室没有人,但是声音太大的话会被路过的人听到的."虽然是好心的警告,但是司徒厉的声音里却带着戏谑的味道,边说着,边更加用力的将手中足有三指粗的试管插入司徒辛的后穴.

"呜...不...哥哥..."司徒辛只能无力的低声哭泣.手用力的捂住双唇,阻止呻吟声泄露出来.

"不?你下边这张嘴好象不是这样说的啊.你看,你这么用力的夹住,根本就舍不得放开的样子."边说边加快了手中抽插的速度.

"嗯...啊...啊...不要...啊...会被看见的..."

"那你就要乖一点了,不出声音的话就不会有人发现了."另外一只手开始套弄司徒辛的分身,两只手配合的恰到好处.司徒辛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最后终于在司徒厉的手中宣泄出来.

"啊....!!"大叫一声,粘稠的精液喷洒在了桌子上.

高潮过后,司徒辛无力的倒在桌子上.司徒厉从口袋中拿出两个跳蛋,塞进了司徒辛刚刚合上的后穴里,把开关调到最大."下午就带着它们去上课吧."然后丢下司徒辛,自己走了出去.

** *

放学后,一回到家,被跳蛋折磨了一下午的司徒辛便倒在了沙发上.抬头看到哥哥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便用哀求的眼神看向司徒厉.

"嗯,表现的还不错.来奖励你一下好了,把衣服脱掉."司徒厉满意的看着沙发上的司徒辛,笑着说到.

司徒辛跪趴在沙发上,双腿被大大的分开,后穴在司徒厉面前一览无余."来,把它们排出来,记得不许用手."说完后,司徒厉便站在一边静静观赏.

"呜...嗯...啊...啊啊啊....!!"一番努力,司徒辛终于把跳蛋排了出来.

"还不错,那么,给你一些奖励吧."说着,司徒厉掏出自己的分身,猛的刺向了司徒辛的后穴.

"啊啊啊...!!"在没有润泽的情况下猛的插入,由于疼痛,司徒辛大喊出来.

但是司徒厉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肆意地蹂躏司徒辛已经有些肿胀的后穴.

"啊...啊...啊...嗯....哥....啊...!!!"司徒辛呻吟着,所有的神经细胞已经被快感充斥,下意识的跟着身后的人一起律动着,试图减轻疼痛,获得更大的快感.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两人一齐向门的方向看去,发现本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的父亲正站在门口.

第 2 章

2. 看向门边,司徒辛瞬间清醒过来,随即脸红的低下头,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相比之下,司徒厉则冷静很多,他从弟弟的身体里退出来,穿好衣服,然后又帮司徒辛穿好衣服,然后对着司徒辛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辛,你先上楼吧."

司徒辛红着脸,快速的跑向了楼上的卧室.

等司徒辛离开后,司徒厉才缓缓的转向司徒阳天(司徒厉的父亲),以一种近乎挑衅的眼神看着司徒阳天.

司徒阳天向司徒厉走过来,脸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及愤怒.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司徒阳天带着怒意的问到.

"啊...大概有一年了吧,父亲大人."司徒厉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着.

"你怎么可以强迫辛做这种事情!!"司徒厉的态度似乎触怒的司徒阳天,他大声的对着司徒厉吼到.

司徒厉没有回话,默默地走到电视前面,把一张影碟放进影碟机,电视上出现了兄弟二人做爱的画面.

"啊...啊...哥哥...再...再来...呜...!"画面中司徒辛满脸红潮,对着身后的司徒厉淫乱的大喊.

"你觉得...这像是我强迫他做的吗?"看着父亲惊呆的表情,司徒厉的嘴角微微翘起.

"你...你们..."司徒阳天一句话都说不出,呆了半晌,转身跑向了楼上自己的房间.独留下司徒厉自己.

"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啊..."看着父亲的样子,司徒厉不禁大笑出声.

※※※z※※y※※z※※z※※※

破天荒的,今天的晚饭是由司徒阳天做的.三个人坐在桌前,对于聚少离多的一家人来说,能够一起共进晚餐是一件很难得的事,但是由于下午的事情,使得现在的气氛非常的尴尬.一顿晚饭,大家都各怀心事.

吃完饭,司徒辛看了一眼司徒厉,然后就匆匆上楼了.留下司徒厉和司徒阳天在餐厅.

司徒厉起身要走,司徒阳天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司徒厉挑了挑眉,看向司徒阳天.

"你不要再对辛做那种事情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呢?"司徒厉勾起嘴角,挑衅地看着司徒阳天.

"你们是亲兄弟!"司徒阳天有些愤怒的低吼.

"那又怎么样?我们不在乎这些,而且辛又不会生孩子,你怕什么?"司徒厉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满不在乎.

"你...禽兽!!"

"哼,16年来你关心过他几次?现在装什么好心!你之所以这样,是怕别人知道你这个大公司总裁的儿子竟然乱伦吧!"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的确是很少关心过你们,但是你们终究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完全置之不理!"

"哦?那么你是真的很关心他了?"司徒厉挑眉,又换回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

"当然!"

"那么...为了把他从我这个恶魔手里救出来,你...什么都会做?"

"对自己的弟弟做出那种事情,你会后悔的!"

"好吧,我可以放过他,不过...你要代替他...嗯?怎么样?父亲大人?"勾起一抹冷笑,司徒厉提出条件.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你的父亲你到底知不知道!?"司徒阳天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疯了.

"那我只好继续去找辛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说罢,司徒厉转身离开.

司徒阳天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z※※y※※z※※z※※※

"啊...好痛...哥哥...好痛..."卧室内传出少年的呻吟声.

"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司徒厉将两个跳蛋塞入司徒辛的后穴,然后又把自己粗大的分身插入.司徒辛满脸泪痕,痛的浑身颤抖.司徒厉却依然大力的抽插,没有给司徒辛一点喘息的机会.

"啊...呜呜呜...不要...好痛啊...哥哥..."司徒辛低泣的声音透过没关好的房门,传进站在门外的司徒阳天耳朵里.

他一定是故意的,司徒阳天看着在司徒辛身后驰骋的司徒厉,心中暗暗想到.自从那天在餐厅的谈话过后,司徒厉每晚都会和司徒辛欢爱到半夜,而且每次都会半敞着门,似乎是故意想让自己听见的,好用这种方法刺激自己赶快做出回答.他成功了.自己真的再也受不了了,司徒阳天实在无法每晚在自己两个儿子做爱的呻吟声中入睡,想到那天电视里淫乱的画面,自己就辗转难眠.

终于,司徒阳天妥协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搭错了哪根神经,竟然会答应这种事情,但是,想着辛每天被亲生哥哥蹂躏自己却袖手旁观实在是做不到.所以,他答应了,这个荒谬的条件.

"那么,从明天开始,你要代替辛来陪我.明白了吗?"司徒厉含笑看着司徒阳天.

知道不会得到回答,说完这句话,司徒厉就转身离开了.

第 3 章

3. 刚刚洗完澡的司徒阳天,正穿着睡袍坐在卧室的床上翻阅文件.突然感觉自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身后同时响起了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啊..已经洗完澡在等我了吗?父亲大人."接着便感觉耳后有痒痒的感觉,好象是...司徒厉在舔自己的耳朵!毫不犹豫的用手肘击向司徒厉的胃部,满意的听到一声闷哼,并感觉到身后的人退离了自己几步.司徒阳天带着一点胜利的微笑看向司徒厉.

"你!你难道忘记了和我约定了什么吗!?"司徒厉捂着还有一点疼痛的地方,生气的看向司徒阳天.

"我当然记得,不过...我虽然答应你要代替辛,可是,我并没有说过我会百依百顺吧?"司徒阳天挑衅地看向司徒厉,这可是自己想了一天才想到的拒绝司徒厉的方法.

听到这话司徒厉呆了半晌,然后突然暴笑出声:"哈...哈哈哈...我第一次看到30多岁的人耍赖,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笑了一会,司徒厉才慢慢停了下来,不过嘴角仍然带笑地看着司徒阳天:"不过,既然说过的话,就要遵守哦."说着就朝司徒阳天走了过去.

看着司徒厉又到了自己身前,司徒阳天毫不客气地一拳朝对方的脸挥了过去.没想到司徒阳天会再次出手,司徒厉结结实实的又挨了一拳,这下真的彻底惹恼了司徒厉.

"你以为你是我老子我就不敢揍你了吗?可恶!竟然敢打我的脸!"说着马上回敬给司徒阳天一拳.

"臭小子,你竟然敢还手!?"司徒阳天真的没想到司徒厉会还手...因为不管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父亲,不过对于一个对自己父亲提出这种要求的人来说,会打自己其实也并不奇怪吧.

就这样,两个年龄相差十几岁的男人在卧室里面就扭打了起来.虽然两人在年龄上有不小的差异,不过在身高和体形上却并没有太大差别.司徒阳天虽然长期坐在办公室,但是却一直坚持到健身房锻炼,所以身体素质很好,并不像一般白领那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而司徒厉则是体育部的部长,体育成绩和他的学习成绩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这两个人打架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折腾了半天,两个人的身上和脸上全都挂了彩.

气喘吁吁地看着对面的司徒阳天,司徒厉冷哼了一声:"哼,没想到你打起架来还可以嘛,不知道在床上怎么样呢?父亲大人."

"你这个满脑淫欲四肢发达的臭小子!你休想我会乖乖听话."司徒阳天不屑地看了司徒厉一眼.

看着司徒阳天一副决不让步的表情,司徒厉做出妥协的样子."好吧,今天就先暂且放过你,不过你真的挑起了我的征服欲啊,父亲大人!"说着趁司徒阳天没留意,司徒厉快速的从他唇上索走一吻."你脸上带伤的样子也很性感!"说完后就大笑着离开了司徒阳天的房间.留下了气的身体微微颤抖的司徒阳天.

* **

第二天,一进教室,班上的女生就唧唧喳喳的围了过来:"天呐~!厉,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竟然把司徒厉这么帅气的脸打伤,实在是罪无可恕!

摸了摸脸上的伤,想到那个人今天要穿着西装,带着一脸伤去上班的样子,一定会引起很大的轰动吧,想到那样的场面,司徒厉就不禁想笑.

"厉~~!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看着司徒厉半天都没有反应,一边的女生轻轻嚷到.

"啊..打架,很平常的事吧.我忘记是谁了."微微一笑,回答了那个女生的问题.

"好帅...."即使是脸上带着伤,厉还是那么帅,脸上的伤更给他增添了一种野性的气质,真的是...好帅啊~~~

受不了一边发花痴的女生,司徒厉把脸转到了另一边.很少和自己有过沟通的父亲经过昨天的"沟通",让司徒厉觉得实在是很合自己的胃口,虽然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不过那也无所谓.和辛在一起已经一年了,也是该换换口味的时候了.

※※※z※※y※※z※※z※※※

这些天司徒阳天都回来的比较早,每天都是在家里和兄弟俩一起吃晚饭.当一家人坐在一起时,司徒辛惊讶的发现父亲的脸上竟然和哥哥一样都有伤!"哥哥....你们的脸..."司徒辛来回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兄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脸?昨天被狗咬到了,运气真是差啊!"司徒厉笑着看向司徒阳天意有所指地说到.

"哦?那真是巧啊,我昨天也刚好被一只思春的蠢猪咬到了."司徒阳天毫不客气的回嘴.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30多岁,并且有两个孩子的成年人了.

"这样啊..."察觉到餐厅里气氛诡异,司徒辛低下头,开始乖乖的吃饭.

第 4 章

4.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后,发生了一件事情--司徒阳天病了,突然发起了高烧.司徒辛照顾了司徒阳天一上午,由于下午学校社团有活动,所以司徒辛交代司徒厉帮忙照顾父亲后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推开卧室的门,看着躺在床上的司徒阳天,经过辛一上午的精心照顾,现在已经有些退烧了,不过还是很虚弱,需要有人照顾.司徒厉走了过去,低头看着司徒阳天,司徒阳天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假寐,听到有声音便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的并不是照顾了自己一上午的司徒辛,表情有些微微的惊讶:"辛呢?"

"下午社团有活动,他先走了.不过他临走前有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司徒厉嘴角带着一丝邪笑,特意加强了照顾两个字的语气.

"你想干什么?"听到司徒厉不怀好意的语气,司徒阳天露出警惕的表情.

"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很诱人啊...父亲大人."司徒厉俯下身,对着司徒阳天的耳朵轻轻吹气.

"混蛋,给我滚开!"他的行为惹怒了司徒阳天,想反抗,但是无奈自己现在浑身都没有一点力气.

"我答应过辛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啊."说罢,一手将司徒阳天的双手压在头顶,一手开始解司徒阳天的睡衣,吻从锁骨一路来到胸前的突起,司徒阳天的身上被弄出很多或深或浅的吻痕,胸前的突起被司徒厉含在嘴中啃咬着.

"啊...混蛋...放开..."司徒阳天又羞又恼,想反抗却又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那天说过,一定要得到你的."说完,开始向司徒阳天的下身进攻,拉下睡裤,握住司徒阳天的分身来回搓弄,感觉它在自己的手中慢慢膨胀,司徒厉笑了笑:"看来,你也不是没有反应嘛."

"可恶...!"恼怒不已的司徒阳天抬腿想要踢开司徒厉,却被司徒厉用手肘挡住,反手抓住司徒阳天的脚踝,顺势分开了他的双腿,看着微微一张一合的粉红色后穴,司徒厉唇角的笑意更浓:"你的后边还是处男吧,好漂亮的颜色,以前辛也是这样的."说完,还用手指在上边按了一下.

"住...住手..!不要这样...!"一番折腾,本就有病在身的司徒阳天早已气喘吁吁,喝止的声音中不自觉的带了一丝撒娇的味道.

没有理会司徒阳天的反抗,司徒厉将他的分身含在了嘴里,并用舌头刺激着敏感的顶部.

"啊...不..."司徒阳天除了无力地喘息,嘴里说着拒绝的话,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如果被同是男人并且还是自己儿子的人强暴,自己实在是接受不了.

加快了舔吮的速度,听到司徒阳天粗重的喘息声,没多久,司徒阳天便释放在了司徒厉口中:"你还真是口是心非啊,父亲大人,说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样嘛."司徒厉调笑到.沾起一些司徒阳天刚刚射出的精液,涂抹在他的后穴上,然后将手指插入开始对后穴进行扩张.

"啊...!好痛...快出来...痛..."司徒阳天痛呼,虽然还只是一根手指,但是对于第一次的司徒阳天来说,已经很困难了.

"忍一下,很快就好了,你不会希望我直接插进去吧?"

"呜...快出来...不可以...!"司徒阳天进行垂死挣扎,试图阻止司徒厉.

完全不理会司徒阳天的反抗,手指已经由一根增加到了三根,感觉准备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司徒厉撤出手指,将自己的硕大抵在司徒阳天的后穴,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便一鼓作气插了进去:"啊...好紧!"

"啊...啊啊啊...!!!"司徒阳天痛呼,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是自己从没感受过的."你这个禽兽!混蛋!出去!快出去!好痛!"司徒阳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司徒厉大喊.

全部插入后,稍做停留,司徒厉便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血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一点点的流了下来.屋内充斥着呻吟声,喘息声以及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

"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司徒阳天看着在自己身上驰骋的司徒厉,恨恨的说到.

"那么你要怎么做呢?杀了我吗?父亲大人."说完,更用力的顶了一下,满意的听着司徒阳天发出呻吟.

"啊...你这个畜生...可恶....啊...!"在猛烈的撞击下,司徒阳天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出毫不起作用的威胁的话.

"你的身体实在是太甜美了,我可能会爱上你的身体的,父亲大人."加快了分身抽插的速度,最后猛力一顶,将自己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司徒阳天体内深处.

退出司徒阳天的体内,看着那还来不及完全闭合的微肿后穴流出了带着血迹的精液,司徒厉笑了出来.而在同一时间,司徒阳天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 *

由于司徒厉的原因,司徒阳天病情加重,四天以后才完全康复.在这期间,一直都是司徒辛在照顾父亲,而司徒厉并没有露过面.

第五天的晚上,司徒阳天照例回家吃晚饭,这是在那件事后第一次与司徒厉见面.看了司徒厉一眼后,司徒阳天便不再理他.席间,司徒厉偶尔也会和司徒阳天说几句话,不过司徒阳天完全不做回应,可以说是把对方当做空气一样.其实在身体恢复之后自己真的很想痛揍司徒厉一顿,不过想到自己身体刚刚恢复,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万一又被他占了什么便宜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才取消了那个念头.而且那种人自己真的是一句话也不想和他说.

"辛,去把汤端过来吧."支开司徒辛以后,司徒厉靠着自己坐了过来.司徒阳天扭开头不看他,司徒厉也没说什么,只是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了司徒阳天眼前.司徒阳天顿时瞪大了双眼!天呐!那是自己的照片,照片里的自己衣衫不整,眼神迷茫,双腿大大的分开着,后穴还流着夹杂着血迹的精液!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给我!"司徒阳天一把抢了过来,愤怒的撕了个粉碎.

"还有很多呢,不过最精彩的是那张影碟,有空一起看吧."说完司徒厉大笑着离开了餐厅.

恶魔!他一定是恶魔!在对自己的弟弟做出那种事情以后,竟然还对自己的父亲出手,那些东西在他手上,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第 5 章

5.第二天中午,司徒厉到公司去找司徒阳天,这个举动实在是让司徒阳天

很惊讶.因为在过去的17年中,司徒厉来找自己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当秘

书告知他司徒厉来了的时候,他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秘书带着司徒厉进到

自己的办公室司徒阳天才回过神来.

"你先出去吧,不要让别人来打扰我和父亲."司徒厉回身吩咐秘书.

"嗯,好的,那我先出去了."礼貌的回应后,秘书关门离开了.

父子俩就这样沉默的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司徒厉就一直那样看着司徒

阳天,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

"你来干什么?"终于,还是司徒阳天先沉不住气了.

"我这个做儿子的来找自己的父亲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还是...你想听我

说我想你了?"司徒厉的身体向着司徒阳天靠近,言语间带着戏谑的味道.

"我才不需要你想我.快说!你到底来干什么?"发现自己已经被司徒厉困

在了怀里,司徒阳天努力想要挣脱.

"呵,我只是很怀念那天你在我身下辗转呻吟的样子,所以来找你'叙旧'

了."司徒厉看着司徒阳天,脸上做出怀念的表情.

"混帐!"司徒阳天毫不客气地一拳挥向司徒厉,早料到会如此的司徒厉立

刻伸手挡下了一拳,并马上回敬了司徒阳天一拳.就这样,两个人又互不相让的

纠缠了起来.

当两人都打的气喘吁吁的时候,司徒厉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司徒阳天,道:

"你是不是想让你公司所有的员工都看到你的照片?"

听到这句话,司徒阳天果然马上停了下来."你想干什么!?"

"呵,你乖乖听话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满意的看到这句话收到的效果,司

徒厉用诱哄的语气说到.

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司徒阳天打开旁边的门,走进办公室附带的休息室

里,司徒厉也跟了进去.关好休息室的门,司徒阳天就站在那里瞪着司徒厉.

"不需要那种表情吧,我可不是要强奸你."司徒厉笑着靠近,开始吻司徒

阳天的唇,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接吻.司徒厉不断地舔吮啃咬,然后找准机会,

舌头便长驱直入地开始侵略司徒阳天的口腔.司徒阳天毫不留情地狠咬了司徒厉

的舌头,顿时,口腔里充满了血腥味.

"你竟然敢咬我?"拭掉唇角的血,司徒历危险的看向司徒阳天.然后身体

向前一扑,把司徒阳天压在了床上."看来你需要我来教你什么叫做服从!"

司徒厉在司徒阳天的反抗下扯掉他的衣服,然后用领带捆住司徒阳天的双手

,不顾对方极力的反抗,开始撕扯他的裤子.司徒阳天一脚踢向司徒厉下身,司

徒厉虽然躲过,但是腿还是被踢到,疼痛不已.他生气的看向司徒阳天,果然,

和他在一起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过越是这样就越能激发司徒厉的占有欲.于

是俯下身继续与司徒阳天纠缠.费了好大力气,终于算是压制住了司徒阳天,因

为对方双手被捆住,所以自己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脱掉衣服,用手指在司徒阳天

的后穴胡乱的搅动扩张几下,便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硬挺硕大的分身插了进去,可

怜的小穴被残忍的扩张到极限,司徒阳天脸死发白,紧咬住下唇,双手抓紧床单

,就是不肯发出一丝呻吟.

司徒厉在干涩的甬道里缓缓抽动,渐渐感到甬道内比之前润泽了许多,便开

始猛力的抽插,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血慢慢的流了下来.司徒厉想要吻司徒阳

天,但是对方却挪开了脸,于是司徒厉改吻他身上的其他地方.锁骨,胸前的突

起,小腹,来回的吮吻啃咬,司徒阳天的身上很快便布满了青紫色的痕迹.

司徒阳天粗重的喘息着,愤恨地瞪着司徒厉,强忍着身下彻骨的疼痛.男人

的粗大在自己的身体里猛烈的戳刺,仿佛要把内脏都绞碎一般,每一次都是将分

身抽离自己的后穴然后再狠狠的插入,能感觉到自己的肠壁早已血肉模糊.司徒

阳天抑制不住浑身微微的颤抖.

司徒厉骤然加快抽插的速度,然后挺入司徒阳天体内深处,闷哼一声,将精

液全部射入对方体内.抽出自己的分身,看着那红肿的小穴一张一合的吐出混着

血的精液.司徒厉笑了笑,伸手去抚弄那被蹂躏过的小穴.

"畜生!禽兽不如!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你父亲!"司徒阳天用微微颤抖的

声音愤怒的辱骂着.

"你和我...到底谁才是禽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你...一直爱

着辛!你一直爱着你的亲生儿子!"被惹怒的司徒厉忽然说出了惊人的秘密!

第 6 章

6.司徒阳天惊讶的看着司徒厉."你...你在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最清楚!"司徒厉冷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口中无情的说出了司徒阳天在心里埋藏了多年的秘密.

"你一直深爱着我们的母亲,可是她却在生下辛的两年后离开了

你,因为她知道自己得了绝症,根本活不了多久了!她是那么的爱你

,而你也同样深深的爱着她,为了不让你难过,她装做移情别恋的样

子和你离婚,只为让你讨厌她然后忘了她.不过在她死后你还是知道

了真相.你曾经一度一蹶不振,但是后来你想到你还有两个孩子,你

应该好好照顾他们,让他们知道虽然失去了母亲,但是父亲很爱他们

.所以你精心的照料着我和辛,但是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你发现辛

越来越像他死去的母亲!而你,竟然爱上了辛!你爱上了你的亲生儿

子!你害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你选择了逃避!你疯狂的工作,经常

出国,一年只回家两三次.为的就是不想见到辛,因为你怕你抑制不

住自己的渴望而对辛做出那种事情!你认为只要你不在,辛就可以快

乐的成长,过着幸福的生活.直到那天你见到了我和辛做爱.呵,你

一直无比珍惜的东西竟然早已被我染指,你当然受不了了!所以你要

我不要再对辛出手,甚至不惜用自己交换.对吗?我的父亲大人!"

"....."自己埋藏了多年的秘密...司徒厉竟然全都知

道...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孩子...他什么都知道了...司徒阳

天震惊的看着司徒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哼,你很惊讶我知道这些?"

"你...."脑中一片混乱,司徒阳天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那样看着他.

"....我先回去了."司徒厉看着司徒阳天,那眼神竟然有

一丝受伤,只可惜司徒阳天并没有发现.收回不该有的多余情绪,然

后司徒厉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z※※y※※z※※z※※※

司徒厉回到家,发现司徒辛已经回来了."辛,下午没有课吗?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司徒厉走了过去,摸摸司徒辛的额头,还好,

不是发烧.

"哥,你今天没去上课,你去什么地方了?"司徒辛看着司徒厉

,表情有些可怜的问到.

"只是出去走走而已."司徒厉并不想告诉他自己去了父亲公司

的事.转身想要上楼,司徒辛的声音又从后方传来."你已经有好多

天没有陪我了,是我惹你生气了吗?哥哥."

"别胡思乱想,我今天...去了父亲的公司一趟."转回身,

揉了揉司徒辛的头发,宠溺的在额头印上一吻.

"去父亲的公司?他找你?是不是他不允许我们在一起?不!我

不要和哥哥分开!"司徒辛的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不是,他只是问了我一些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司徒辛迫不及待的追问.

"他问我是不是强迫你...."司徒厉唇角带笑,表情有一些

不正经的道.

"啊...不是哥哥强迫我的啊...一切...还都要谢谢哥

哥呢..."好象是想起了什么,司徒辛的脸红了起来.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再印下一吻,司徒厉转身上了楼.

※※※z※※y※※z※※z※※※

司徒厉感觉的到,自从那天在公司说出了司徒阳天心中的秘密后

,在家的时候,司徒阳天的眼神总是跟着司徒辛,也许是秘密被揭穿

以后觉得没什么好隐瞒和顾忌的了,这两天他看着辛的眼神格外露骨

,总是带着赤裸裸的渴望.只是司徒辛没有察觉罢了,但是在一旁冷

眼旁观的司徒厉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晚饭过后,司徒辛觉得有些困,就先上楼休息了,司徒厉去洗碗

,司徒阳天也上了楼.

经过司徒辛的房间,司徒阳天发现门没有关好,走进去,看到床

上已经睡着了司徒辛.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小巧

水润的双唇.司徒阳天就这样深深的看着他,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了那

诱人犯罪的双唇,想要触摸一下,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又突然停了下来

.天呐!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司徒阳天赶忙收回手,心跳微微加快.

"你其实...很想抱他吧..."身后响起了司徒厉蛊惑的声

音.

"你!"回身发现司徒厉早已站在身后.

"我在他的饭里面下了药,大概很快就会起效了吧."司徒厉含

笑看着床上的司徒辛.司徒阳天也转过身去,发现司徒辛的脸上出现

了不正常的潮红.

"你对他做了什么?"

"呵,你会知道的."说完朝床边走了过去,双手抚上司徒辛的

唇,满意的听到司徒辛呻吟出声.然后转过头来看司徒阳天."你不

想试试吗?"

司徒阳天站在那里,不知做何反应.看着床上那个自己渴望已久

的人,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辛会同意的..."好象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一般

,司徒厉解答了自己心中的困惑.于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

毫不犹豫的,司徒阳天俯身吻住了司徒辛的唇,细细的品尝着.扯落

司徒辛身上碍事的衣服,将吻移到胸前樱红色的突起,啃咬起来.

"啊...."感受到胸前的刺痛,司徒辛睁开了迷茫的眼睛,

看着埋首在自己胸前的人,不是很肯定的喊道:"哥哥...?"

见状,司徒厉吻住了司徒辛的唇."不是...是父亲哦...

"父亲!?"司徒辛有一瞬间的清醒.惊呼一声.

"是啊,辛要乖,让我们爱你...."司徒厉低声诱哄到.

"啊...那么我乖乖的,父亲和哥哥就会爱我了吧..."迷

迷糊糊咕哝了一句,司徒辛开始顺从的配合.

第 7 章

7.司徒阳天脱掉司徒辛的裤子,看着那赤裸裸的

雪白躯体,下身的欲望早已坚硬如铁.分开辛的双腿

,用舌头润泽那紧息的后穴,将舌尖刺入再抽出,听

着那充满情欲的喘息声,又一路向上开始吸吮辛的分

身.

抬起头看见辛正在为司徒厉口交,粗大的分身在

诱人的小口中来回进出着,嘴角有唾液缓缓流下,多

么淫乱的画面!

司徒阳天将辛的腿大大的分开到极限,然后缓缓

的将自己的硕大插入,看着紧小的后穴随着自己的插

入而被扩张到极限.蛮横又温柔的开始律动,在辛的

下身任意驰骋着.屋内,正上演着一出淫乱无比的乱

伦剧.司徒辛躺在床上,口中含着司徒厉的分身,而

身下的小穴正在任司徒阳天的硕大随意进出着.粗重

的喘息声,司徒阳天贪恋着这渴望已久的身体,他吻

遍司徒辛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啊...就让自己放纵

一次吧,过了今天,辛再也不会理会自己了吧,口口

声声骂着厉是禽兽,自己做的事情和他有什么不同呢

?对自己的儿子怀着不应该有的感情,这样的自己恐

怕连禽兽都不如吧....

* * *

这些天司徒阳天都没有回家,他不敢回去.他不

知道该怎么面对辛,自己...会永远失去辛了吧,

连作为父亲的资格都没有了吧...呵...司徒阳

天看着布满乌云的天空苦笑着.

※※※z※※y※※z※※z※※※

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终于,司徒阳天还

是回来了,怎么也要和辛道歉吧,即使他有可能会再

也不理自己了.

正好赶在晚饭之前回来,厉正在厨房炒菜,辛正

在摆碗筷,见到辛,司徒阳天正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开

口.辛抬起头看到了司徒阳天:"爸,你回来了啊~

刚好赶上晚上哦."司徒辛笑着招呼司徒阳天,然后

转身跑进厨房去拿碗筷.

辛...在和自己打招呼...?辛对着自己笑

了?就连称呼也不像以前那样疏远的叫自己父亲而改

成爸爸了....这是...怎么回事?司徒阳天疑

惑地看着辛的背影,因为惊讶而显得有些表情呆滞.

吃饭的时候辛偶尔还会为自己和厉夹菜,看着辛

那么快乐的样子,难道他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不

可能...那到底是为什么呢?辛应该讨厌自己才对

啊...

司徒阳天带着困惑的眼神看向司徒厉,而对方只

是充满深意的对自己笑笑,并没说什么.

※※※z※※y※※z※※z※※※

饭后,司徒阳天来到司徒厉的房间前,正考虑要

不要进去时,门开了,司徒厉含笑看着自己:"想问

我关于辛的事情吧,先进来."

没想到司徒厉竟然什么都知道,犹豫了一下,司

徒阳天跟了进去.

"辛为什么不恨我?为什么他现在对我的态度比

以前还好?"一进门,司徒阳天马上问出自己的问题

司徒厉看了眼司徒阳天,眼神瞬间黯淡了几分,

坐在椅子上,稍稍垂下眼看着地面,缓缓开口:"那

是因为...."

第 8 章

8."那是因为...辛曾经被人强奸过..."

* * *

那一年辛15岁,厉16岁,刚好辛上初三,而厉上高一.因为学校不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兄弟两便不能一起上下学.那时因为初三比较忙,所以辛经常会晚回来.那天,厉照旧做好晚饭等辛回来,可是今天辛好象回来的特别晚,司徒厉看着外边已经渐渐变黑的天色,开始变的有些焦急.一般这个时间辛早就回来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想到这里,厉拿起外套急急穿上便跑了出去.

来到学校时大门已经关了,辛呢?

"那3个人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有事呢..."

"请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事情?"听到路过的学生小声议论着什么,厉赶忙追过去询问.

"啊...就是刚才啊,有3个不良少年带走了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呢."

"学生?男的还是女的?"司徒厉追问.

"是个男生..."

"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难道是辛!?司徒厉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嗯...好象是那边吧..."学生指了一个方向给司徒厉.没等话说完,司徒厉风一般的消失了.

顺着那个学生指的方向,司徒厉一路找来,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司徒厉急忙跑了过去,透过没关上的大门,司徒厉看到了让人惊心的一幕!

3个男人将一丝不挂的司徒辛压在身下!司徒厉冲了进去,疯了一般抓起那3人中的一个就打,另外两个人见状赶快过来帮忙,但是虽然有3个人,却在司徒厉这里讨不到什么便宜,还挨了不少打,找到机会3个人急忙溜之大吉.

司徒厉赶忙来到司徒辛身前,发现司徒辛的身上有很多淤痕,脸上,身上都是男人们留下的精液.小穴红肿不堪,还流着混合着血的精液.司徒辛已经昏了过去,司徒厉脱下自己的外衣为他穿上,抱起司徒辛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后司徒厉找来了私人医生.整整一个星期司徒辛才把身体养好,他们谁都没有提那天的事,司徒厉是不想让司徒辛记起不好的回忆,而司徒辛这几天一直都是少言寡语的.

不放心司徒辛一个人回家,司徒厉准备到学校去接司徒辛.当他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晚上来陪我们吧,装什么纯情啊?你不是早就被很多男人上过了?"

"我其实早就看出你骨子里面很淫荡了,怎么样?老子一定干的你爽翻天的!啊?哈哈哈哈~~"

"不..."一个弱弱的声音拒绝着.z

是辛的声音!!司徒厉冲了过去,果然看到2个男人正围着司徒辛.

"混帐!"司徒厉一拳打向正在开口说话的那个人,然后拳头像雨点般落在那个男人身上,他的同伴见状拉起他转身就跑.

"辛...我们回家吧."回身看向司徒辛,发现那孩子的眼神十分空洞,根本不理会司徒厉,只是直直的望着地面不说话.司徒厉基本上是一路拉着司徒辛回家的.

一回到家司徒辛就跑到自己的房间不出来.司徒厉去找他时发现他的房间没有关门,走进去,辛不在里边.浴室传出水声,轻推开浴室的门,看见浑身泛红的司徒辛.他又像刚刚醒来时那样拼命的搓洗自己的皮肤,好象要搓掉一层皮一样!司徒厉赶忙把他拉了出来.

"辛,别这样了!别再伤害你自己了!"y

"脏...这具身体太脏了啊..."司徒辛喃喃自语到.

"没有...没有人会嫌你脏的!"

"大家...大家都知道了...我今天去到学校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大家看我的眼神和平时不一样,总是有人在我背后窃窃私语.有人...有人把照片贴到了布告栏上...我...我..."司徒辛无助的低泣,仿佛又回忆起了那可怕的经历.

"什么!?"那群家伙竟然还拍了照片!b

"大家...都说我脏...还有人要我陪他上床..."实际上在今天下课的时候,有别班的男生竟然公然跑到司徒辛的教室里,用猥亵的语言调戏司徒辛.

"没关系,哥哥帮你转学,到一个新的地方去,没有人会嫌你脏的!"司徒厉柔声安慰到.

"不!每个人都嫌弃我!没有用的!他们都知道!他们都知道!他们什么都知道了!!我太脏了...怎么办!?我怎么办!?"司徒辛忽然变的歇斯底里起来.

"没事的,辛,你听着,即使所有人都嫌弃你,你也还有我!知道吗?"

"真的吗...?哥哥你真的不会嫌我脏?"司徒辛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司徒厉.

"不会的!不会的!"g

"那么...哥哥你可以抱我吗..."司徒辛提出了让司徒厉怎么想也想不到的要求.

"什么!?这种事..."司徒厉着实吓了一跳,自己可是辛的亲生哥哥,怎么能对自己的弟弟做出这种事情呢?

"果然...你只是说说罢了...你...其实也觉得我很脏吧..."司徒辛失望的低下头,眼角处闪着泪光.

"不是的,辛...我...我是你的哥哥...怎么可以和你..."司徒厉为难的解释着.

"哥..."司徒辛发出类似撒娇的声音,双手环向司徒厉的颈间."别拒绝...不然我真的会觉得自己很脏,脏到没有人愿意碰这具身体..."

"辛..."看着司徒辛那无助的表情,司徒厉知道自己如果再拒绝他的话一定会彻底伤了他的心,而他,恐怕真的会觉得自己很脏而无法振作了吧.

温柔的吻上司徒辛的唇,轻轻将他压倒在床上,细细的亲吻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遍遍地爱抚他的身体.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玻璃一样,司徒厉以最温柔的方式拥抱司徒辛...

让身为亲生哥哥的司徒厉抱自己,只为了证明还有人爱着自己,还有人不嫌弃自己这肮脏的身体,只有这样被人温柔的拥抱着,才能相信自己真不是那么肮脏....

* * *

"辛觉得只有温柔地拥抱了他的人才真的爱他,不嫌弃他.那之后,他总是觉得他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曾经被男人侵犯过的事情,虽然转了学,但是他还是拒绝和我以外的人过多接触,尤其是男人.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的亲人,而他又认为你会觉得他很脏,所以平时和你并不亲近,可是你抱了他,那么温柔,他觉得你是爱着他的,原来父亲也是爱着自己的,他当然高兴,当然乐于和你亲近了.这就是他对你的态度变化的原因."长吁了一口气,司徒厉看着司徒阳天."辛这种想法很奇怪是吧,只有被抱才会觉得对方爱自己,才愿意和对方亲近,而且还是和自己的家人...可是没办法...只要是辛喜欢的事情,我就会答应..."

第 9 章

9.听完司徒厉的话,司徒阳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那样定定望着司徒厉.原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自己一直误会着司徒厉.可是,为什么每次自己骂他的时候他都不说呢?是为了辛吧,他不想再次揭开辛的伤口.口口声声说爱着辛的自己又为他做过什么呢?除了一味的逃避现实,自己什么都没做过!

"辛已经开始接纳你了,你们...一定可以在一起..."司徒厉的语气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说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这句话的司徒阳天心中充满了喜悦,想到以后可以和辛在一起,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z※※y※※z※※z※※※

司徒厉站在阳台上,望着星空,表情有说不出的寂寞.

"哥..."身后响起了辛的声音.

"还没睡啊."司徒厉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司徒辛说话.

"哥...你有心事?"

"怎么会?你看我向会有心事的人吗?"

"哦...那就好...我希望哥哥你快乐..."说完以后司徒辛深深地看了一眼司徒厉的背影就离开了阳台.

"可是,哥哥你知道吗?你的声音听起来却好落寞...你的背影看起来好孤单..."在离开的刹那,司徒辛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到.

*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司徒阳天每天都早早的回家陪伴司徒辛,而司徒厉却开始经常晚归.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司徒阳天知道,司徒厉是因为不想看到弟弟被自己霸占所以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司徒厉不在自己刚好可以和辛更亲近一些,虽然辛已经接纳了自己,但是对自己还是不像对司徒厉那般亲密.

吃过晚饭,司徒辛和司徒阳天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爸,今天的新闻有报道你的公司哎,听说你最近收购了一家公司,还遣散了原来的员工?"

"嗯,因为员工多数都是和家族相关的人员,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早点遣散的比较好."

"哥哥最近都很晚才回来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司徒辛突然想起司徒厉最近的异常.

"厉也已经17岁了,交些朋友一起出去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司徒阳天小心地解释着,生怕辛联想到厉晚归和自己有关.

※※※z※※y※※z※※z※※※

那天,司徒厉直到凌晨3点才回家,进了门之后就直奔楼上自己的房间,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听到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和自己说话.

"哥...你回来了啊,你最近都好晚才回来..."是司徒辛.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打开客厅的灯,司徒厉坐到了辛的旁边.

"原来哥哥你也知道现在很晚了呀."

"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没办法."听出司徒辛的语气中有些许的怒意,司徒厉解释到.

"哥,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晚才回家,也不会对我不闻不问!"司徒辛低声控诉.

"父亲应该有好好照顾你吧..."

"可是,可是那不一样,哥哥是哥哥,爸爸是爸爸,你们不一样!"司徒辛反驳.

"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都很爱你,而且很多父亲可以给你的东西我却给不了..."

"哥,你在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懂...?"司徒辛疑惑地看向司徒厉,想从他的表情中得知些什么,可是,司徒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抹让人无法察觉的淡淡的忧伤.

"哥...我想和你一起幸福地生活,和你,只和你一起...你知道吗?"司徒辛看着司徒厉,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司徒厉没有回话,起身上楼了,进了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起刚刚辛说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幸福地生活...."

"可是,辛,幸福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容易得到啊..."司徒厉低喃着.

第 10 章

10.在某一个深夜,司徒厉曾经去找过司徒阳天,在宽敞的卧室中,司徒阳天坐在床上,而司徒厉则坐在离床有一段距离的椅子上.他深深看着司徒阳天,半晌才开口:"现在,你觉得幸福吗?"司徒厉指的是和辛在一起的事情.

"嗯,这还要谢谢你."司徒阳天衷心地道谢.

"只是嘴上道谢,太没诚意了吧?"司徒厉的语气开始变的有些不正经起来.

"你要干什么?"虽然司徒厉撮合了辛和自己,但是司徒阳天对司徒厉还是有所防备的,听到这样的话,司徒阳天马上沉下了脸.

"当然...是做这种事情..."司徒厉迅速起身,对着床上的人就是一拳.

"呜...."没有预料到司徒厉会打自己,司徒阳天结结实实挨了一下.趁着司徒阳天暂时无法反抗,司徒厉解下自己的皮带将司徒阳天的双手捆了起来.

"混帐!你又要做什么!?快放开我!"司徒阳天拼命反抗.

没理会对方的反抗,司徒厉开始脱掉两人身上碍事的衣服.大力地吮吻,在司徒阳天的身上留下青紫色的吻痕及啃咬的痕迹.大大的分开对方的双腿,在没有润泽的情况下强硬的插入,不顾对方的反抗,不看对方那由于疼痛而发白的脸色,在对方的下身肆意进出着,血染红了身下的床单,司徒厉仿佛没有看到一样,继续着对那可怜后穴的蹂躏,一次次的将精液射入对方体内,直到司徒阳天昏过去,这场浩劫才算结束.司徒厉没有为司徒阳天清理身体,甚至没有帮他穿好衣服或者盖上被子,就那样把昏迷过去的司徒阳天孤零零地扔在了床上,然后穿好衣服自己离开了.

之后司徒阳天发了高烧,由于没有及时清理,后穴也红肿发炎,再加上身上那些更似殴斗痕迹的吻痕,司徒阳天足足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勉强可以下床走动.而这段期间,司徒厉没再回过这个家,就连电话也不曾打过一个.

* * *

半个月之后司徒厉才开始回家,不过都是每天凌晨的时候才回来,而且每次回来身上都会带着一些酒气,不过因为司徒厉已经满18岁了,所以只要不被学校发现就没什么问题.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司徒阳天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司徒厉依旧每天晚归,有时甚至夜不归宿.不过司徒阳天无心去管这些.他甚至不想再和他说上一句话,在自己以为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稍微有些好转的情况下,司徒厉竟然又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害的自己病了很久,尤其是身上那些痕迹,整整过了十天才完全消失!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

* **

司徒阳天再次和司徒厉说话是在一个月之后.那天是司徒辛的生日,久未见面的司徒厉也破天荒的早早回来,不过司徒阳天并没有理会司徒厉,自顾自的做着晚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安静,司徒阳天正要跑去接电话的时候看到司徒厉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司徒厉的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半晌,放下电话.看向司徒阳天,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辛被绑架了.我在电话里听到了辛说话,那声音是辛没错,他要我们准备5000万,明天中午到约定的地方去赎人.还有,要我们不要报警."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司徒厉的声音还算冷静.

不过,相对于司徒厉的冷静,司徒阳天可就不同了,自己最心爱的辛竟然被人绑架!?是什么人做的?每天在商场上打混,自然会得罪一些人,这点司徒阳天是知道的,虽然以前自己也受到过一些恐吓,但是绑架,还从没遇到过.辛在他的手里...他会不会伤害他?会不会撕票?天呐,怎么办!怎么办!?他焦急的看向司徒厉.

"先报警."司徒厉拿起电话就要拨.

"不行!你想害死辛吗!?"司徒阳天急忙跑过去阻止.

"你真的以为只要把钱给他就会没事吗!你太天真了!我们只能报警,你懂不懂,辛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让他有事!"司徒厉忍不住吼了回去,看着被自己吼的发呆的司徒阳天,司徒厉缓了缓语气说:"你去准备钱吧.冷静一点,会没事的!"

** *

到了第二天,他们准备好赎金,警察已经事先在离那里不远的地方埋伏好了.他们带着赎金来到了约定的地方,那是一条很偏僻的小路,平时都没什么人走,开到车子不能继续前行的地方,他们就带着钱下了车继续走.终于见到了司徒辛和那个绑架他的人.

司徒阳天一眼认出那是前一阵子收购的那个公司里的一位高层.

"钱带来了吗?"对方也不罗嗦,直接问到.

司徒厉打开皮箱,一叠叠的纸钞整齐的码在里边.

"扔过来,然后我就放他过去."

司徒阳天毫不犹豫地马上扔了过去.那人提起箱子推了司徒辛一把,然后司徒辛赶快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司徒阳天紧张的看着司徒辛,正想跑过去接司徒辛,却被司徒厉一把拉住向后一扔,司徒阳天踉跄地向后退了几步,一抬头,看见司徒厉已经朝着司徒辛飞奔了过去.

只注意着司徒辛的司徒阳天没看见,背对着绑匪的司徒辛也没看见,但是司徒厉看见了!那个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直指着司徒辛!所以司徒厉拉开了想要跑过去的司徒阳天,因为他不想让他有危险.然后自己冲了过去,替辛挡下了那一枪.枪声一响,在不远处埋伏的警察便一窝蜂的冲了出来将绑匪抓住.

"司徒阳天!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不会让你好过!哈哈哈!!"将还在叫嚣的绑匪押进警车,警方又赶快叫来救护车,因为,司徒厉随着那声枪响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哥!!!!"司徒辛疯了一般的冲过去,扶住司徒厉的身体."哥!!!你说话啊!!!哥!!!"

"厉..."司徒阳天也跑了过来,看着脸色苍白的大儿子,心中已经暂时忘记了恨.

"....."司徒厉张了张口,发不出任何声音.就那样看着司徒阳天,微微抬起手.司徒阳天会意地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拉住他的.司徒厉将司徒阳天的手臂拉到自己眼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司徒阳天的手臂上面狠狠的咬了一口,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司徒阳天痛的皱眉,却没有抽回手.

满意地松开口,司徒厉想笑,但是却连弯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感觉到温度正一点点的从自己身上流失.好累...睡吧...

"哥!!!!"

厉的心声

司徒厉

我的母亲在弟弟2岁的时候离开了我们,那一年我也只有3岁,还未来得及体会母爱的温暖就已失去.后来,父亲代替母亲照顾我和弟弟辛,可能是因为辛比我年龄小的原因吧,父亲总是比较关注辛,但是也很关心我.被人关心照顾的滋味是那么美好,我希望父亲可以永远这样爱我,我很贪心.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父亲再也不来照顾我们了,只请了佣人来照顾我们,而且他经常很久都不回家一次,即使回家了也很少和我说话,而每次说话的内容都是问我弟弟最近过的怎么样?长高了吗?学习还好吗?学校怎么样?和同学相处的好不好?总之,都是和弟弟有关的问题.为什么不问问我的事情呢?你都不关心我吗...?

你知道吗?我只比辛大1岁而已,我也是个孩子,我也需要关怀....

后来,我知道了,你爱上了辛,你爱上了自己的儿子!所以你要逃避,所以你离开了这个家,对我们不闻不问.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无辜的,为什么我就要过这种无父无母没人关心的日子?你爱着辛,辛是多么幸运啊.而我呢?只是你获知辛的消息的渠道罢了.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心甘情愿,因为,至少在你心中我还是有一点价值的.

所以我用尽全力保护辛,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只因为他是你爱的人.他的一切要求我都会满足,因为我要让他快乐,因为我知道只有他快乐你才会快乐,而你快乐我就会跟着快乐,虽然这种快乐总是带着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可是我是爱你的,我希望你幸福,所以,我成全了你和辛!

17年来你从不关心我,我实在受够了这种被你忽视的日子了.我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你,即使恨我也好,至少你的心中会有我,那就够了....

那次弄痛了你吧,对不起,我真的不想那样,可是看到你每天和辛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样子,我知道,我就快要被你忘掉了.所以那晚我毫不温柔的要了你,在你身上留下很深的痕迹,让你大病一场,只是为了要你再多记得我一些,不要那么快忘掉我...

请你在手臂上的伤痕消失之前一直记得我,这是最后的要求了吧,你听的到吗...?

司徒厉躺在救护车上,在弥留之际,脑中闪过万千思绪,但最终还是没能让司徒阳天知道心中真正的想法,就把这份爱一直埋藏在心里也好吧...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呢?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不,对司徒厉来说,幸福,就是让自己爱的人快乐,只要他觉得快乐,即使他在乎的人并不是自己,即使他并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即使自己只能一味的付出而不能得到回报,那,也叫幸福!因为司徒厉的幸福是建立在司徒阳天的幸福之上的,只有司徒阳天得到幸福,自己才会觉得幸福....这,就是司徒厉对幸福的定义!

辛的心声

司徒辛

哥哥...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爱着父亲,可是我一直都没说,因为我不想让父亲知道.

我知道,只要我不说,你也一定不会说,这样,他就不会知道你爱他,而我,就可以一直霸占你了,对不起,我很自私.

从小,一直都是哥哥照顾我的,在我的记忆中没有母亲,而父亲也只是一个过客,只有哥哥是我的全部,他关心我照顾我.这辈子,我只想和哥哥在一起,不需要其他人,只要我们两个人就好,我一直以为哥哥也是爱着我的.可是我发现了!哥哥的眼神总是不由自主地追随着父亲的身影,你爱他吧?可是,不可以!你是我的,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为什么你却要爱上他!?我害怕了,我怕失去你...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情.其实,我真的要谢谢那3个强暴我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哥哥你一定不会抱我的吧,在你温暖的怀抱里,我感觉自己简直快要融化了,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真的真的和哥哥在一起了!

可是后来他回来了,为什么要来打扰我和哥哥?你不是离开了很多年吗?你不是不想回这个家吗?为什么要回来!?

原来他爱着我!?那么多年来一直爱着我?可是我的身心早已经交给了哥哥,我不爱你!可是哥哥很爱你,只有让你快乐哥哥才会快乐.所以我让你抱我,和你亲近,只为了让哥哥开心.哥哥还以为我是因为心理阴影才会和抱过自己的人亲近,怎么可能!只有哥哥抱我我才会觉得幸福,被你抱只让我觉得恶心!可是为了哥哥,我要忍耐.

每次看到哥哥在你身上留下的吻痕我都恨不得立刻杀了你,你凭什么和我分享哥哥的一切!哥哥那么爱你,你却一点都不珍惜!虽然我如你所愿和你在一起,可是哥哥并不快乐.我该怎么办呢?我不和你在一起,你就不会快乐,那哥哥也就不会快乐.可是我和你在一起,你就完全无视哥哥的存在,更让他伤心!我犹豫了,我到底还要不要和你在一起,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哥哥快乐呢?

因为你的原因,哥哥每天都回来的那么晚,有时甚至连家都不回,我想见他一面都难,这都是你害的!而且从那天起,哥哥甚至没再抱过我一次!我永远永远都不原谅你!

过生日的那天我打算和你摊牌的,可是,我被绑架了.我并不害怕,因为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

可是,哥哥为了救我中了一枪!是你害的!因为我知道...哥哥并不是因为想要保护我才替我挡下那一枪的,他是怕我受伤让你难过!说来说去,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就连死前还在你的手臂上留下了印记,我多么希望那一下是咬在我的手臂上啊!他做了那么多,你真的一点都感受不到吗!?我恨你....

※※※z※※y※※z※※z※※※

站在司徒厉的坟前,司徒辛的眼中含着泪水.

"哥...我打算离开这个城市继续读高中,没有你的家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你不在了,我就不用继续假装和他亲近了.因为,我再也无法让你快乐了...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忘掉你以外的一切,我不要重新开始,我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带着对你的怀念..."

** *

X市

刚刚来到这所学校,没去参观学校,司徒辛直接到了宿舍,两人一间的房间,现在还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将司徒厉的照片放在床头,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司徒厉的脸."哥...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