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àng tử – Hứa Tiểu Hàn

Tên gốc: Vương Tử

王子 BY 许小寒

( 兄弟文 宫廷, he)

夏日炎炎,这大冶皇朝的皇宫里,处处金碧辉煌,在刺目的阳光的照映下反射出阵阵让人昏眩的光芒,本来沈闷的心情更加烦躁。因为出过暗杀的前案,宫内的大树曾一度被砍伐殆尽,如今这新栽的,就那麽一把粗,在肆虐的太阳底下,蔫著叶子,垂著头,让人看著都来气。太後随身只带著两个熟用的侍女珊瑚,琥珀,从自己的仁寿殿,悠悠地转过诺大的皇宫,走到养心殿来。

碧玉桥,隋炀柳,养心殿。古木巨树层层叠叠,遮遮掩掩,仅在一派苍郁中隐隐露出几点飞檐。还未入殿门,已经感到阵阵凉意,进了大殿,太後舒舒服服地坐在竹椅上,心里感叹一声:世鉴那孩子还真是会选地方啊。这养心殿,夏天里住著真是不赖。珊瑚和琥珀端出冰镇过的莲子汤,摆在竹几上 ,珊瑚顺口说了一句:”文妃娘娘,莲子汤已经盛好了。”话未说完,自己打了自己一下:”哟,太後,珊瑚又叫错了。”琥珀扑哧笑了一声,太後也笑了:”这文妃叫了快二十年,习惯了。别说你们,就连我听著有人叫太後,我都还得反应一会儿。”太後虽然没有文妃听著习惯,可是地位打不一般啊。文妃心想,百姓家里常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话糙理不糙。如今先皇殡天,宫里最大的是自己的儿子,儿子怎麽说也得自己几分面子,外边的事情她不怎麽插手,宫里得事情,不都是她说了算? 自己的儿子也有了好几个妃子,哪个不是挖空心思变著花样讨好自己?自己看哪个顺眼,小的如珠宝,大的如宫殿,就打赏了出去。那些妃子们口中不说,眼里心里都巴巴地看著这养心殿呢。养心殿虽然不大,看起来没什麽排场,可是冬暖夏凉,人住著舒服。最要紧的,是皇帝经常来养心殿亲手打理那一小片菜地。晴那些後妃们,各个都是玲珑心肝,怎麽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晴妃乖巧可爱,玉妃体贴温顺,梅妃那一曲飞天舞跳得可真是好,这些媳妇们啊,皇太後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可惜的是,自己还没有一个皇孙。想起自己的老对头德妃如今已有两个孙子,一个孙女,她不禁叹了口气。还好世宁那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也不用太担心,世恒不愿意要孩子,从世宁那里过继一个过来就行了。只是可怜了那些妃子们,本来就得不到皇帝的真心,连孩子也没有的话,只怕这後宫的日子更难熬了。文妃想起自己当年入宫,那是先皇一心要延嗣,自己儿子的这些妃子们,哪个不是家里冲著皇後的位置,甚至这江山来的?文妃不由地冷笑一声:你不仁,我不义,既然她们把入宫做交易,受受冷落也不是说不过去。

只是这养心殿,搁在太後心里,也是那麽一根不大不小,不软不硬,不粗不细的一根刺。有时候想起来,只觉得怒火飘万丈高,恨不得把世鉴揪过来,好好地教训一顿;有时想起来,心底又软软的,世鉴那孩子,确实挺招人疼得。他住过的地方,只怕变成灰,自己的傻儿子还当作宝贝似的藏著掖著。别说那些妃子们,就是他的亲娘,他也舍不得给。文妃接过珊瑚手中的绣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著,脸上忽喜忽悲,忽笑忽怒,阴晴不定。珊瑚和琥珀见了,不由得暗笑:太後这准是又想起了世鉴王子呢。

养心殿本是一处偏殿,曾是一位芳华绝代的妃子的居所,只是那妃子夺尽三千宠爱,却始终不为所动,天颜一怒之下,把养心殿废成了冷宫,那妃子离世後,便无人居住。世鉴王子择居时,看它清幽僻静,夏日多荫,他又自幼怕热,便不嫌它破旧,跟父皇明帝讨了过来。明帝不忍怫他的性子,在世鉴移住之前,大修一番,亲自监工。这小桥流水,雕龙画阁便是那时新置,兼有曲径通幽,柳暗花明之笔。文妃在明帝还在的时候,曾来过一次。其时世恒已登基,她也贵为太後,虽然夏日天气酷热,可是这养心殿,她还是没有开口,不管是在明帝心中,还是在自己儿子心中,世鉴的东西恐怕都是不能随便与人的吧。

世鉴皇子出身本来低微,他的母亲香妃是皇後的侍女添香儿,因体有异香,长得乖巧可人,且又妩媚柔,一次明帝与皇後在怡情宫夜饮,多瞅了她几眼,皇後心知德妃和文妃之争已让明帝颇为不喜,当夜便让添香儿在怡情宫侍寝。这雨露之恩便生出来世鉴,侍女香儿也摇身变为香妃。世鉴出生之时满屋奇香扑鼻,皇後和明帝亲自抱起他穿衣。这天大的福分,儿子受了,母亲却受不起。香妃在世鉴三岁时便撒手人寰,香消玉殒。有人说她是体质羸弱,娇不胜风,所以芳魂杳杳;却也有人私下嘀咕,香妃见儿子受宠,便生了争位之心,被皇後下命赐死。皇宫深院里什麽时候都不缺少闲言碎语,然而人已死了,香妃身後又没有利害的娘家,因此在灵柩风风光光地抬进皇家陵园後,香妃的一切痕迹就像她身上的香味,被风一吹,也就没了。

娘虽然没了,世鉴却依然是皇宫中最受瞩目的皇子。皇帝与皇後伉俪情深,皇後早年生得一子世钰,落地便被立为太子,皇後悉心教养,这位皇子也是不负众望,小小年纪便满腹才华,露出经天纬地的魄力来,然而十六岁上得了一场怪病,缠绵病榻数月,太医们使出浑身解数,只差没有给太子割腕献肉,折福续命,还是未能留住太子的性命。皇帝伤心之余,几乎血洗太医院,正当一排白胡子老头背上插著生死牌,跪在刑场上等午时三刻的时候,皇後抱病驾著凤辇,刀下救人。此事之後,明帝对皇後更生敬爱之心,虽然在众臣和皇後劝说之下分别纳了丞相和将军的族女为妃,膝下又添三子,而皇後却族人凋零,在朝中地位日下,皇後的位置却如磐石一般,稳稳地立著。香妃生前,皇後便经常借口香妃体弱把世鉴抱回自己的崇德殿亲自抚养,香妃死後,皇後更待世鉴如亲子,连之前斗得你死我活的德妃和文妃也不觉睁大了眼睛:原来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对方呀。

德妃乃李丞相侄女,自幼充男儿教养,车马骑射,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却又生得豔若桃李,十八岁上,提亲的人已经踏破门槛。李丞相正在满朝文武中物色,没想到皇帝竟然肯松口纳妃,皆大欢喜,德妃心比天高,这下也心满意足。文妃是陈将军外孙女,陈将军是三朝老臣,戍守边疆,女儿也嫁的自己手下将领。文妃从小生长在边外,受彪悍民风熏陶,性子与寻常女子也不同,父母又延请大儒教授诗书,也说得上是文物双全。且这二位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家中族中兄弟众多。这两位妃子一选,大家都心知肚明,摆明了是要找两位身体强健,且有宜子之相的皇妃生继承人。不到两年,明帝多了三个儿子。文妃生的双胞胎,赐名为世恒,世宁,德妃生的儿子赐名世炜。两位妃子进宫时间相仿,儿子也生得争先恐後,勉强排了个序,世炜称世恒为大哥,世宁为二哥。德妃脸黑得像要下暴雨。

但是大家也都清楚,皇後在一日,文妃和德妃便没有这个指望,因此便对自己儿子的事情格外上心,朝中的两派也暗自较劲儿,还有一派虽然保持中立,但处境最为艰难,日日请皇帝赶快立太子,搅得明帝不胜其烦。这时,世鉴横空出世,人人哑口无言,皇後口角噙笑,皇帝心中得意。

世鉴粉雕玉琢,人见人爱,皇後教养得当,举手投足,高贵优雅。明帝在世鉴五岁时曾动了立太子之心,管事的王太监已经吩咐下去,准备办太子的行头。文妃和德妃垂头丧气之余,两人的关系犹如冰山解冻,一日好似一日。然而雷声过後,并无雨点,立太子一说也烟消云散。多方打探,才知皇帝皇後曾和方太傅彻夜长谈,最终决定不立太子。後来风声传出来:方太傅觉得世鉴宅心仁厚,天性善良,对皇位也不热衷,并无帝王之相;若传位於他,皇位早晚丢到爪哇国。

既然世鉴不能做太子,明帝的目光总算投在了被自己忽略八年之久的另外三个儿子身上。一日皇宫家宴,文妃德妃分别带著自己的儿子来到议事厅,皇後也带著世鉴,在场的还有那位太傅方孝智。方太傅据说才高八斗,满腹经纶却不愿为官,皇後当年屈尊纡贵,多次聘请,事老先生如父,终於说动老先生出山教授世钰太子,如今他也是皇上跟前第一等能人。世恒世宁两人齐刷刷朝面前一站,一对儿玉人一般;世炜生就一双丹凤眼,鼻梁高挺,身材比世恒世宁都偏高。世鉴见父皇面前三个哥哥,心里高兴,乌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他本来长得极为好看,这一笑,真真犹如千树万树犁花盛开那一刻的烂漫。

世恒和世炜一副小大人模样,眼观鼻,口观心,并不理会他,世宁见了这个小弟弟,却不禁眉开眼笑,眼光也不住追随他的动静,看到世鉴趴在明帝膝上,不觉羡慕地瞧了过去,却看见明帝眼光朝自己一扫,吓得他一个激灵,规规矩矩地站直了。过了半晌,皇後开了口:”站这麽会儿,孩子们也都累了。让他们出去休息一会儿吧。”世恒世炜直挺挺站著,未动分毫,世宁大喜之下,便迈了一步,文妃脸色微变,张口想要呵斥,又生生咽了下去。世宁偷偷瞟了眼母亲,蔫蔫地又站了回去。皇後却笑道:”世宁,你带世鉴去外边玩会儿。”又让自己的随身侍女莲玉跟著。

世宁瞅了母亲一眼,文妃开口:”还不赶快谢谢皇後!”世宁走前一步准备叩头,皇後却抬抬手,世鉴已走到他身边,世宁看著这个漂亮的弟弟,笑嘻嘻地拉起了他的手。

这麽一次见面之後,四个皇子便分工明确。世恒世炜跟著方孝智上学天文,下学地理,外加人文术数,治世之道,温课之余,还有弓马骑射,用兵之法,明摆著把二人当作继承人培养。二人本来聪颖,又明争暗斗,极为用心,方太傅虽不喜二人母亲像涂著白粉的乌眼鸡一样耍心眼,对自己的这两个弟子却极为满意。世宁酷爱兵书,吟诗作赋算术处处输给另外两个兄弟,唯独兵法得以独占鼇头,三人纸上谈兵,水攻,火攻,埋伏,反间各种怪招层出不穷,把世恒世炜弄得焦头烂额 。看他兴致高昂,明帝干脆让他到军队里见场面。世鉴本来年龄小上几岁,明帝也不想让他劳累,因此并没有给他派上功课。他自己愿意和哥哥们在一起,要麽跟著方太傅,要麽跟著世宁。大臣们又看清了风向,急忙站队。不过这回文妃和德妃都看清楚了,上回二人斗得你死我活,明帝一句话,那些大臣们便乖乖地鸦雀无声,现在立太子,关键还是得自己儿子争气,好好跟著方太傅是正经。

时光荏苒,四个小孩子也成了小大人。皇帝家的孩子早当家,黄河泛滥的时候才十五岁的世宁被派出去赈灾,又修了半年的河道,文妃一下子恢复了娘家时的苗条身材;世炜查办了山东响马,顺便将鲁豫一带治理的路不拾遗,德妃脸上多了好几条细纹;世宁也跟著外公上了几回战场,陈老将军开心自家位置後继有人,说啥不让他回京城。文妃不得已,跟皇後求情,带著世鉴去了一趟边关,把世宁带了回来。

世鉴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明帝和皇後给他办束发礼,白日间隆隆重重地走了一遍过场後,知道世鉴不喜热闹,晚宴只请了德妃文妃和几个孩子到场。明帝笑著问世鉴生日要许什麽愿望,世鉴道:”孩儿近日读书,看到一句话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孩儿初时不懂。俗话说乱世造英雄,想要成为英雄,自然不能做太平英雄。後来孩儿又读到一将成名万骨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总算懂了一些。父皇,我可不可以许愿,我们一家一辈子和和睦睦,我就做一世太平农夫,有生之年不睹战乱?”世鉴此时,童音未脱,却说的一本正经,很是认真。

世宁经过几场硬仗下来,人是沈稳多了,可是这个弟弟就是要天上月亮,他也会搭个梯子爬上一爬,便说道:”鉴儿你放心,我一定把边关守得牢牢的,保你一世平安。”文妃虽然板著脸训斥世宁乱说话,一双眼睛却是藏不住的喜色。皇後也嘉许地看著世宁笑笑。世炜说道:”世鉴皇弟,如今父皇圣明,文功武治,海晏河清,咱们做儿臣的,尽心尽力办事,自然可以保得江山永固,人民安康。”文妃使个眼色给世恒,让他也说两句场面话,世恒却在出神,不知想什麽,只是微微一笑。世鉴的大眼睛正滴溜溜地瞅著他呢,看他笑了,也对他微笑了一下。

明帝抚摸著他的脑袋:”鉴儿,你懂得心疼百姓,便是这天下的福气。”说的文妃和德妃都是脸色一变。皇帝接著说道:”以後你哪个皇兄做了皇帝,你可要好好劝著他,以黎民苍生为重。”二妃的心又跳回原处。

世鉴生日不久便是一年一次的皇苑围猎,皇後担心他受伤,所以他之前从未参见过,这次世宁经不过他恳求,便和他二人合乘一匹马带他前去,又怕他经不住颠簸,便一路勒马,不觉落在了後面。等他们听到前面喧哗,赶过去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滩血迹。文妃脸色惨白,强撑著坐在马上。戒备森严的猎场上,竟然有刺客,世恒皇子追赶一只雄鹿,马快了点,周围的侍卫们又不愿扫他的性, 那蒙面黑衣刺客得机会三箭连发,世恒一个马里藏蹬,一个鹞子翻身,堪堪躲开了两箭,第三箭却是直直地射进心窝。

世鉴趴在世恒床前,哭得双眼通红,世鉴一直清醒:”小弟,不要哭。我穿了护心软甲,不碍事。”话没说完,一口血又喷了出来。文妃传了一众太医,发了狠话:”皇子死了,你们统统陪葬。”世宁上过战场,流血死人的事见多了,倒还镇静:”母妃,大哥确实穿了软甲,心肺伤得不重。”他皱眉,若是常人,根本射不透那甲,况且三箭连发,明摆著是要了世恒的命。那刺客一击成功便抢马奔逃,路线竟然算得极准,等侍卫们找到马匹,刺客早已不见踪影。事情做到这份儿上,明显宫中有内应。可是,这怎麽查下去呢?

世鉴虽然年龄不大,却著实知道心疼人。外边查案的查案,发脾气的发脾气,冷眼旁观的旁观,世鉴日日亲手端药陪世恒养伤,月余世恒伤好,世鉴欢喜的不得了,亲手做了个护身符,请高僧开光,给世恒带在身上,保佑哥哥一世平安。文妃瞧在眼里,喜在心里,心想这下子世恒真是因祸得福。

世恒遇刺半年後,世炜出宫游玩,遇到了伏击。世炜见机极快,一看对方身手,便放出求救信号弹,一干护卫拼死护主,边战边退,饶是如此,也几乎全军覆没,世炜被逼差点跳崖,还好後援人手看到信号及时赶到。刺客见自己被围,无法脱身,从容毁容自尽。世炜未受大伤,却也病了一场,世鉴红著眼睛又照顾了世炜一场。德妃一边为儿子担心,一边暗地拉拢世鉴。

这两件案子,再加上後来的数起投毒,以及各种意外,最後都不了了之,明帝也没说什麽。自古皇位是能者居之山不容二虎,大家心里明白。世恒世炜此时便如那赌徒,愿赌服输,赢了便是这花花世界,锦绣江山,输了大不了一条命。唯一难受的是世鉴,两个哥哥的命悬一线。世宁见他天天苦瓜著小脸,问他:”是喜欢大哥多点,还是三哥多点?”世鉴偏著头:”都喜欢。”世宁问:”皇帝只能有一个人做,你想让哪个哥哥做皇帝?”

世鉴皱著眉头不说话,世宁说:”世鉴啊,你喜不喜欢我在你身边?”世鉴拉著他的衣角点头,世宁又问:”可是二哥是要去边关保家卫国的,你不是说要保黎明百姓世代安康吗?那二哥就不能只陪在你身边。方太傅教过你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世鉴扑到他怀里:”难道大哥和三哥非得争个你死我活吗?”世宁抚摸著他的头发:”就算他们现在不争,等父皇不在了,那时还有一番好争。大哥和三弟手中都有兵马,这会儿相争,还只是他们二人伤亡,那时相争,便是天下百姓遭殃。”世鉴愣愣地看著他,好一会儿说到:”那如果我做皇帝呢?大哥和三哥会不会要杀我?”世宁微笑著摩著他的脑袋:”放心,我和大哥肯定会护著你。”

正当朝廷里各路人马厉兵秣马,正欲掀起腥风血雨之际,小道消息又传出来了:世鉴皇子不知为何,竟然对这皇位热心起来。文帝本来已把手中的权力慢慢下放交给了两个儿子,又都收了回来。文妃和德妃气急败坏,不是不想上演两出好戏。文妃这边还未动手,世宁边发了话,如有必要,他和世鉴同吃同住。文妃气得呕血,心里又隐隐盼著德妃动手,自己好捡个现成的便宜。没想到德妃竟好像跟她打了相同的主意,半年时间一晃而过,眼见著世鉴把明帝的风范学得有模有样,二妃见面,脸上讪讪的,唯有长叹。皇後也不时找二人喝喝茶,无非是敲山震虎,打草惊蛇。

如此过了两年,世鉴皇子隐隐也有了帝王之相,只是脸色却日益苍白,身体也单薄起来。太医只是说操劳过度,心中郁结。那年夏遇上了五十年一遇的酷热,世鉴看中了养心殿,皇後也想让他一人住散散心,便让他从住了十四年的皇後的德馨殿搬出,自己常常过去瞧瞧他。

一日皇後从世鉴那里回来,想起世鉴素来不要太多的人侍候,大夏天的还是只喝茶水,便只带了侍女莲玉,拎著新镇出来的酸梅汤,给世鉴送过去。进了养心殿,连门口当值的人都没看到。皇後皱眉,莲玉疾走几步,准备叫人,皇後摆摆手,二人又悄悄走出养心殿,坐在阴凉地里看著。过了一会儿,只见世鉴送世炜出去,脸上又欢喜又难受的样子,世炜四处看看没人,伸手抚摸著世鉴的头发,又轻轻抱了他一下,大步走了。世鉴看著他走,发了老一会儿呆,才转身慢慢地走进去。柳荫下,皇後一口一口地喝著酸梅汤,良久,长舒了一口气。

 

之後月余,世炜皇子请封,自动离京。然後,世恒随弟赴边关,二人竟是同时退出这皇位之争。诺大的皇宫里,一下子冷冷清清。文妃和德妃有力无处使,闷得发慌,慢慢开始找对方叙叙旧,关系也好了起来。

倒是皇後这边,心里没了什麽挂念的事,入冬身体便不好了起来。养了一冬,眼见著不成了,几个皇子都回宫在病床前侍候著。待皇後薨,病床前拉著世鉴的手,对著跪在地上的三个说道:”你们好好照顾鉴儿”,说完微微一笑,盍然长逝。

明帝伤心之余,大病一场,稍有起色之际,把世恒和世炜叫进书房,一番长谈之後,立世恒为太子即日即位;封世宁边疆三州为兰陵王,世炜得了京畿最肥沃的封地锦州,把德妃也接了过去,文妃从贵妃一下升为皇太後,明帝这一代王朝,始终也只得一位皇後。

世鉴仍居住在宫中,每日晨昏定省,陪父皇说话。闲暇时,读几本书,种几盆花,近来更学了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自己像模像样地扛一柄锄头,起菜来。这养心殿後的一块空地,早已被世鉴开垦出来,头批的瓜果,他亲手摘下来,洗干净分别送给父皇,世恒和皇太後。文妃本来因为自己几年冷遇对这个小皇子恨之入骨,见他处处小心谨慎,极有孝心,且对皇位无一丝觊觎之心,慢慢倒也释怀。而且自己的儿子世宁对世鉴处处维护,世恒虽然口上不说,暗地里护持世鉴竟然也是滴水不漏,做母亲的也只好退了一步。日子长了,她也发现世鉴的好,想起当初皇後,不由慢慢疼起他来。世宁不在身边,世恒又冗务繁忙,连德妃也在锦州,做起锦州的太後来了,她也只有常找世鉴,聊聊儿子。

说起世宁,文妃心中也有点不痛快,虽然世宁在边疆手握兵权,可是一年间母子只能见那麽几次,宫中渐渐无事,文妃也怀念起自己的故乡,不觉想去兰陵小住。可是宫中只撇下世恒,她又有点不放心。消息说世炜在锦州这繁华烟柳之地,不仅没有流连烟花,反而励精图治,如今说锦州人只世炜而不只明帝也不为过,他背後还有德妃坐镇呢。文妃叹口气,她和德妃争了一辈子,关系最好的时候也是托世鉴的福,处处勾心斗角之余,不免身心俱疲。真是不如世鉴,从小便不争不抢,也没有烦心的事。可是他不争不抢,却自有人把他想要的东西送到他手里。但文妃转念一想:世鉴想要什麽?在皇宫里种起菜来!左右不过是一农夫罢了。可用得著跟谁抢麽?

让文妃纳闷的是,皇帝皇後对世鉴如此疼爱,却没有给他找一门姻亲。世鉴一无外戚,二无实权,皇帝百年之後还能靠谁?世宁麽?世宁确实疼爱这个小弟,可他远在千里之外,再说了,他能护著世鉴一辈子吗?世恒和世炜势均力敌,太子之位正不知鹿死谁手。也许正是因为世宁处处维护著世鉴,世恒又对自己的亲弟极好,明帝才把世恒扶上了皇位。该恨世鉴呢,还是该谢他?

近来的事情还有得她发愁。世宁在外,她还能加点约束,让他与朝中左尚书的女儿定了婚事,来月便娶。可是世恒的皇後人选,任她说破嘴皮,世恒一张嘴便似涂了漆一般,不松口。她知道世炜在锦州已经娶了当地富商的女儿为侧妃,德妃也正拉拢京城禁军首领将军李得胜。万一明帝驾崩,天下大动干戈,还有一番好争。照文妃的意思,世恒就该先下手为强,早点向李得胜提亲,况且那女孩也甚和文妃的意。日子就这麽一天天的过去,文妃郁闷地发现自己的白头发又多了几根。据说德妃在锦州母慈子孝,儿媳也很乖顺,孙子都快有了,她不禁生出几分羡慕来。

明帝驾崩的时候,世鉴披麻戴孝,守了七天的夜,满朝文武交口称赞,心底下却在打鼓,不知这位农护,如何生存。同时还得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看锦州可有异动,边疆有没有消

息传来。让大家都松了口气的是,明帝大葬,平平安安地过去了。世炜皇子赴京奔丧後,又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封地。德妃不是没有想法,可是儿大不由娘,她也只好作罢。世宁皇子留京数月,娶了妻子。几番忙乱过後,人们才发现,世鉴皇子不见了。

世鉴的失踪,并未引起太大的风波。本来世鉴便不喜热闹,露面较少;他是讨人喜欢不错,可是人们少那点欢喜也能活得下去。究竟是皇宫倾轧,还是意外事故,也没有人去追究。世鉴就和他的母亲一样,悄无声息地从皇宫消失了。

世恒曾锣鼓喧天地查找了一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便有人传出话来,那世鉴皇子本是天上花仙下凡报恩,如今皇帝皇後过世,他便回天上去了。文妃想起世鉴的乖巧,也留了几滴泪,一个人住在深宫也烦闷,便去了兰陵,跟儿子媳妇同住。世宁得到消息,曾大哭了几场,本想立马回京城,可如今新皇皇位尚自不稳,边关又有异动,他想起自己对十二岁的世鉴说的要保百姓安康,永不受战乱,不禁落下泪来。可是终究也没有回京城去:他身上压著责任呢。世炜的锦州王做得安安稳稳,正妃和侧妃相处得也不错,世炜一碗水平端著,谁也不多偏向一点。他真正和自己的妻子们做到了相敬如宾。两个女人有时安安静静地坐著,不觉会叹口气: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有无趣的时候。德妃看著儿子倒也无法可想,好在自己孙子也有了,慢慢心思也就放宽了。

世恒纳了好几位妃子,他的皇後的位置是拿来做香饵的,上过钩的好几位手握重权的大臣,甚至还包括两位番王,夷邦女子和中原女子自然大不相同,可是她们在文妃的管教下,中原的礼仪也学了个十足十。文妃发愁的是,这麽多女子竟然没有一位给世恒生下孩子,倒是有一位丽妃传出过喜信,可是很快就被人发现她和人私通,世恒当时腾得出手来,眉都没皱地灭了丽妃一族。文妃知道,在宫里想让女人不怀孕,那法子多得去了,世恒这麽做,她心里有气,可也无计可施。还好世宁的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出来了,她干脆常住在兰陵,也不大去管世恒这边的了。

文妃一次和世宁说起世鉴:”还好当初你疼他,不然这皇位说不定被世炜坐著呢。”世宁脸上露出神往的表情:”母後,不是这样。当初大哥和三弟都疼小弟。只是他们不敢表现出来罢了。”文妃大惊,过去的点点滴滴慢慢串了起来,形成一面镜子般照见之前她没有明白的地方,一会儿喜,一会儿悲,最终只叹了口气。

新皇在京城附近有一座避暑的庄园天香苑,每月总要去住上几天,有时锦州王也会过去小住,皇帝也在那里接见过他几回。这让人们对他们兄弟的关系的评价大为改观。据说有人曾在里边看到过皇後生前的侍女莲玉,不过也没有看真切。当年那麽激烈的皇位战争,如今四兄弟中还有三人,而且关系还不错,已经算是很好了。

京城的老人们有时说起那个小皇子,会说”那是个漂亮的不像是真人的王子,画都画不出那麽漂亮的人来”小孩子们会问,那他现在在哪里呢?老人们摇摇头:”那麽好看的人,当然是住在天上啦。”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