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ăng lung lệ – WingYing

灯笼泪 by WingYing

( 兄弟文 古代, 年下, 虐心, be)

第一章

不知在多久的年代,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哥哥的母亲和弟弟不同,哥哥是嫡长子,而弟弟的母亲却只是侍女。在那个时代,很普遍的戏剧,弟弟不受重视,在家族的阴影下存活。但弟弟毕竟是幸运的。至少,他和其他的庶出不同,可以在兄长的庇护下成长。

哥哥很喜欢这个弟弟,任由母亲如何阻止,血缘的联系终无法斩断。弟弟的娘亲走得早,整个偏院就只留下弟弟一个人。夜里荒凉,哥哥找到了哭泣中的弟弟,笨拙地抱著眼前的孩儿,温柔细声地哄著。

每个夜晚,哥哥都会瞒著母亲,瞒著一直跟在身边的丫环,到偏院去,拥著弟弟,直到弟弟入睡,才带著发麻的手臂,又偷偷溜回房里。没有人知道,哥哥老是在上夫子的课因昏昏欲睡而挨板子,还有那眼睑下越来越深的黑眼圈……

哥哥总会找著机会,带著书本去找弟弟。哥哥长的较斯文,好看的面容承袭於曾贵为公主的母亲。弟弟的长相较为阴柔,可哥哥知道,眼前的弟弟极为聪慧,要不是母亲的刻意阻拦,没有人可以遮掩弟弟的光芒。

相较之下,哥哥的资质却是极平庸的。虽不是朽木难雕,却也无惊人之处。如此,哥哥更加疼惜弟弟,只想著要把自个儿的藏书都拿来给弟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平凡,才倍加地宠爱眼前天资过人的弟弟。

中秋的夜晚,众人在前厅狂欢,可哥哥还是趁著空档,拿著灯笼溜了出来。看著弟弟落寞的身影,哥哥的眼泪竟流了满面,拉著弟弟,两人合拿著一个灯笼,十指交握,在湖边坐著,好不开心。

哥哥笑著,靠在弟弟身上,缓缓道:“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见弟弟没回答,透著微弱的光看著弟弟,哥哥脸上一股燥热,双唇小心翼翼地贴在弟弟红润的颊上……

× × ×

一切来得很突然,母亲发现了自己和弟弟的往来,顶著盛天的愤怒,在他面前叫著下人拿起木棍,将弟弟往死里打。不管哥哥怎麽哭喊,身子却被母亲硬拽著不放。看著那粗厚的木棍不断在弟弟身上肆虐著,那骇人的血红已浸透弟弟的衣裳,哥哥狂哮,狠狠咬向母亲的手。

那一直禁锢著自己的手因受不住疼痛而放开,哥哥连忙扑上前,用身子护住弟弟,硬生生吃了几棍,但还是将弟弟紧紧护在怀里。母亲虽愤恨,却也心疼自己的儿子,挥手叫下人停下,留下丫环替他们疗伤。

弟弟至始至终都为吭一声,哥哥心疼得直哭,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却也怨不起自己的母亲。最後还是不支,任著丫环拉著自己离开。哥哥离开时,并未留意到弟弟的双眼已睁开。

自然,哥哥也不知道,那双眼里,深深的怨恨……

那天,是哥哥最後一次看到年幼的弟弟。

× × ×

家族的败落就像洪水般,令人招架不住,应付不了。曾经叱吒风云的父亲瞬间因莫须有的罪名,成了阶下囚。母亲曾贵为公主那高傲的神情不再,只有满目的绝望。哥哥无力的坐在大厅,多年前弟弟的离去让他大病了一场,自此便落下病根,去不掉,如同失去弟弟的悲伤,只会因时光更加噬人。

遣散了所有下人,此刻唯有母亲与自己相伴。看著最前方的人步入,那是皇帝派来察封宅邸的御史,却在看清那颜面时,呆若木鸡。面目柔美,熟悉的五官,即使是化成灰他也不会忘,那是他的弟弟,他心中唯一的弟弟……

认出弟弟的不只是他,还有母亲。只见母亲发了疯似的,扑倒弟弟身上,却被弟弟如脏物般挥开。哥哥扶著瞬间苍老的母亲,望著眼前双目冰冷的男人,只觉得陌生有熟悉,涌入心屝的只有对心疼,竟叫他疼的喘不过气。

“弟弟……”

看著弟弟的双瞳扩了扩,声音冷咧:“谁准你这逆贼在这攀亲附贵。”

手优雅地举起示意,身後的士官竟持著军棍,二话不说在他身上重重挥下,生生让他咳出一摊血。母亲叫嚣著任人托下,哥哥的身子本就弱,无情的棒子还是如雨挥下,哥哥看著弟弟,只见弟弟脸上挂著笑,艳丽异常。哥哥从未见过笑得如此欢畅的弟弟,即便是从前,自己千方百计地哄著他,也没见弟弟笑得这般好看……

也许,弟弟是开心的吧……

身上的疼痛已麻木,即便意识模糊,哥哥仍旧不肯闭上眼。哥哥想看看弟弟,笑著的弟弟,一直以来想著的弟弟……

醒来时,四周的霉味提醒著自己。这里哥哥是熟悉的,当年弟弟时常被母亲关在这里,也是他偷偷将弟弟放走的。虚弱地靠在身边的材木,黑夜笼罩著自己,身上的疼痛让哥哥无法再入睡,只能看著眼前的小耗子,在自己面前猖狂地跑著。

觉得害怕,觉得孤寂,当年弟弟也是这般害怕的吧……止不住的心疼,胜过肉身的疼痛。好想再看看弟弟……好想……一眼也好……

吃著眼前的馊饭,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却也没抱怨,心中只有思念,却在那时,听到了下人们的耳语:“……真的吗?主子真的被敌军俘了?!”

“千真万确!是上头说话时我送茶听见的。没想到北方人如此野蛮,竟不顾合约,偷袭我军。”

“就是就是!还好主子机警,留了手,韩将军他们才能全身而退,可主子……”

难以置信,哥哥早忘了身上已经发炎的伤,紧贴著门,想听仔细些。怎麽会这样?怎麽会……这麽聪慧的弟弟……

弟弟在那里会不会受苦?北方人素来性急,弟弟会不会……不敢再想下去,泪水流著,一阵猛咳,身上的痛不比心上的疼。

× × ×

哥哥不知为何,被下人领著,去梳洗了遍,而後竟是到未曾步入的宫殿,接见圣上。看不清帘後的样子,麻木地听著一旁侍官的宣读,为之一震。

哥哥竟是要作为质子,遣往北方,也作为两国的友好邦交,而弟弟……也能安然回归。这也并不意外,皇室一族人员稀少,而自己虽是前公主之子,却也贵为皇室,且自身并无任何才能,又是带罪之身……与弟弟比起来,的确是更好……

哥哥应了下来,却是心甘情愿,自也不是一般人眼中的戴罪立功,心中也只希冀著,能保全弟弟的平安。

一入北方,未见弟弟一眼,哥哥已被关入囚车内,任由人民笑骂著,承受那迎面而来的污辱,却也觉得安心。弟弟没事了不是吗……只要弟弟没事就好……

身上套著锁链,在北方帝王面前屈辱地跪下,忍受他人□裸的瞪视。哥哥知道,自己必须面对那股怨恨,可哥哥终是没想到,北方人要给予自己的,不仅仅是面上的屈辱。

被压在身下,哥哥的身子,被帝王穿透,尊严被无情贱踏。泪无声无息地落下,听著身上人口中的淫语,身子如同断裂般,血液流著,如同哥哥脸上的泪,不被珍惜。或许,一开始,哥哥并不是以质子的身份,而是祖国摒弃的子民,送於他国的玩物。痛苦吞噬著自我,对弟弟的思念却远胜过就此死去的欲望。

好想弟弟啊……真的好想……

哥哥并不知道,在他忍受屈辱的这一刻,祖国是如何的喧闹,庆祝著弟弟的凯旋回归,还有弟弟的婚礼,受万人祝福的婚礼。

第二章

日复一日的等待,终日的思念,剩下的便是对过往的回味。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哥哥在想,弟弟不是真怨他的。那个他呵护的弟弟,不是真的恨著他的。所以,必须等待。弟弟一定会来接他回去的。一定会的……然後,他们会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分开……

哥哥想著,忍受著身子被日夜贯穿的痛苦。不愿去看,不愿去听,细细去编织未来的梦。弟弟一定会来接他的,他们会一起生活,一起在中秋夜提著灯笼,一起老去……

哥哥和弟弟,一定能永远在一起。

所以……要笑著等待……

× × ×

战火又开,祖国再度进军,北方王的怒气发泄在哥哥身上。只见祖国士兵声势浩大,势如破竹,哥哥承受著帝王给予的屈辱,心却是期待著的。当北方王口中愤恨地念著弟弟的名,当北方臣口中说著弟弟的名,脸上满是恐惧,哥哥觉得骄傲。

那便是弟弟啊……优秀的弟弟啊……

北方终是失守,虚无的宫殿只馀下哥哥和疯狂的帝王。闭著双眼,身下已麻木,心却想著,弟弟就快来了啊……无力挣扎著,此刻竟是觉得恐惧,害怕……害怕弟弟看到这样的自己……

却在一瞬间,感觉温热落在颊上,只见鲜红的血自帝王的胸膛涌出,帝王的双目未来得及合上。哥哥看著,那站在帝王身後,挺拔的身影,身上不知是敌方还是自己的血。

贪婪地看著眼前一直思念著的人,颤抖著伸出双手,想抱抱他……想告诉他……哥哥好想你……真的好想啊……

可却在碰触的那一刹那,身後的士兵上前,将哥哥和弟弟远远地,隔开。弟弟不知说了什麽,只见他转过身,不再回头。哥哥无力地叫唤著,任由士兵粗鲁地撕裂自己,手一直举著,看著弟弟的背影,久久不愿放下……

缓缓步入弟弟的宅邸。那天,哥哥看著,弟弟笑的很漂亮。

可,那个笑容不是对著他。

望著弟弟拥著前方的女子,细心地抚著她的发丝,眼神是从未见过的温柔,一个孩子不知从何处扑了过来,抱住弟弟的脚,甜甜地唤了声:“爹。”

多美好的一幅天伦图,美好得让哥哥移不开眼,美好得让哥哥没有勇气上前,美好得让哥哥的心,止不住地淌血……

多快乐的一天。

哥哥手上捧著仆人递上的发簪,小心地别上,多好啊……那是弟弟送给他的……多好看啊……能够这麽接近看著弟弟。心未曾如此喜悦,弟弟终是愿意原谅他了麽?

弟弟还是重视他的吧……那是第一次,弟弟正眼望著哥哥,真诚地笑著,若盛开的花儿,对著哥哥说:“为了我,去好好伺候左宰大人,可好?”弟弟笑著,挽起哥哥的发丝。哥哥看著弟弟,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而後,被握著的发丝,无情垂落。

那天,他被弟弟双手送给了另一个人。

× × ×

不知被转送给多少人,最後,哥哥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回到了弟弟的宅邸。头上别著那唯一的发簪,忍受著所有人的白眼,还有那刺耳的嘲讽,可这些,却比不上弟弟冷冽的眼神……

弟弟的孩子,拿著石头,抛向哥哥。额上被敲出了血,抱著身子,可那击在身上的石子却是这般无情。终於,弟弟的娘子上前拉著孩子,笑骂著,却未阻止,弟弟抱过孩子,笑著说:“麒儿做得很好啊……”

哥哥低著头,泪水在心里,偷偷落著……

那个夜,在曾经一块儿嬉闹的庭园,哥哥看见的弟弟。弟弟冷笑著,没有一丝温度,眼里只有那深不见底的轻蔑。将哥哥压在身下,恶意夺下头上的发簪,发狠似地刺入身後那毫无防备的□。哥哥终於哭著,可身後的虐行却未停下,对上的唯有弟弟冰冷的眼神,还有刺骨的寒风……

弟弟……是嫌弃著自己吧……所以,才不愿碰触这个早已经脏了的身子……

早晨,只剩下狼狈的自己,哥哥看著草地上断裂的发簪,缓缓握在手心里,拉著身上破碎的衣布,蹒跚离开。

× × ×

中秋的夜,宅邸极其热闹,庆祝著弟弟第二个孩子的满月。

哥哥托著残破的身子,提著自己手制的灯笼,坐在昔日的湖边,听著大厅处传来的欢笑。靠在一旁的石上,孤独的中秋夜,陪伴自己的,唯有微弱的火光。望著湖中自己的倒影,微笑著回想。

当初,自己来找著弟弟,弟弟总是静默的,现在想起来,当时只有自己一个人笑著说著,弟弟……从未回应过他。从前的夜里,自己拥著哭著的弟弟入睡,可只要弟弟醒了,就会一把推开他。自己拿著书本来找弟弟时,弟弟也只接过书,埋头看著,未曾抬眸。

还记得,那时自己偷偷溜了出来,硬拉著弟弟,一块儿提著灯笼。然後,他笑著,吻了弟弟的面颊。当时,弟弟是沉默的,而後在他转身後,不断举起袖子擦著,彷佛脸上沾了脏东西。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弟弟,脸上是毫无掩饰的嫌恶……

其实……弟弟从未喜欢过他……

从来就没有……

他该是知道的。

望著湖水,笑著,缓缓道:“弟弟,其实你不讨厌哥哥的,是吗?”

“是啊……弟弟怎麽会讨厌哥哥?”

“那弟弟喜不喜欢哥哥……?”

“弟弟最喜欢哥哥了……”

“弟弟幸福麽?”

“有哥哥在,弟弟就会很幸福……”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

“好啊……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湖中的倒影,就只有哥哥一个人。

“我爱你。”哥哥好爱你……好爱啊……

没有回答,只有泪水滴落在湖面。

× × ×

隔天,仆人尖叫著。只见湖面上,哥哥笑著,满足的笑容,双眼紧闭,手中握著断裂的发簪。

湖边,只有已经烧毁了的灯笼……

第三章

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 7 t x t.c o m 免费提供!更多小说哦!

岁月如梭,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年头。

官拜左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那上位者也是不得不随我行事的傀儡。人生数十载,最後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有多久没有来到这儿,三十年?破败了许多,不再有从前的辉煌。

站在池边,清澈如昔。

没有人知道,我是前朝宰相之子,身上却同时掺杂著卑贱的血液。从小,一直到懂事,我从未出过这个院落。所面临的只有黑暗,打骂,折磨。最後,是那个人,在阳光下,如此耀眼洁净的人,对我伸出了手。

“我是你哥哥……”

多麽干净的人呵……居然会是我的哥哥。

为什麽?

为什麽他能如此坦率地站在光明下,受尽宠爱,而我,却必须隐藏在他的光芒之後,受尽白眼,等著他来可怜我。

曾经,我感激他。是他让我学会识字,让我明白,他的血统,是多麽高贵。他的母亲,是公主,是帝王最为疼爱的妹妹。而我的母亲,却不知是哪儿来的下仆。

可我也知道,我是比他优秀的。

不公平啊……

明明我才是最合适的,明明我才是最好的!!

中秋夜,我所妒嫉的兄长,吻了我。那柔软的唇,触到我的颊,那羞涩的脸庞,我却只觉得恶心。好脏啊……

最後,那个女人知道了。那个拥有公主头衔的女人,那个狠毒的女人。我怨,我恨,随著棒子不断挥下,我越发清醒,看著他怯懦的模样,我不禁咬牙。都是他……都是他!!!凭什麽?!

我好恨……好恨啊───!!!

我离开了这里,投拜於当朝威武将军,从最低贱的奴仆做起,和从前的生活一样,仍旧在打骂下过活。一次,我碰上伺候将军的机会,我明白,那是我唯一的一次,报复的机会。我跪在那个粗犷的男人面前,有些紧张,可他拉过我的身子,撕裂我的衣裳。

我急了,害怕,可是也明白,没有人会来救我。我拥有好相貌,或许,是长得像我那因生下我而被杖毙的娘亲。那个男人,将我压在身下,抬高我的身子,狠狠贯穿我。痛苦,愤恨,扭曲著我。

不过,我也因此,得到了学武的机会。故,我不後悔。

那日,爬下那个男人的床。第一次走在街上,接收到了许多倾慕的眼神,我却看见了不远处的他。仍旧干净的气息,万民朝拜,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静静微笑著。讽刺……多讽刺啊……

为什麽……为什麽不看过来……

为什麽不看看,看看我有多麽丑陋,多麽肮脏,多麽污秽……

你看著我啊……看看被你害惨的我……

你……

你不想我吗……

恨──我恨!!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我们会在一起。

我发誓……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 × ×

在将军的床上,喘息和迷乱中,眼中唯有那个在最高处的身影。多风光呵……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这麽遥远?他永远处在光明之下,而我却犹如蝼蚁般苟活,在男人身下!!多不甘心呵──

攀上男人的脖子,我轻声道:“将军,让我随你打战好麽……”他大笑,笑我这个男宠不知量力,翻过我的身子,更凶狠地刺穿我。我哀求著,卑微地,自愿缠著他,让他更深入。他要了一夜,整整一夜。最後,他同意了。看著他的背景,我笑得开心,笑得猖狂。

那一刻,从我的眼里,滑下名为“泪”的水滴。

我勤练武,用身体换来一身的内力,也换来了四书五经。两年,将军不再让我伺候他,或许是已经厌倦,但却让我上了战场。第一场战,我一剑砍下敌军主帅的头颅,那是我杀的第一个人。第二个,是教我练武的师父,在床上,我的剑,穿过他的心胸。

从来,不曾如此畅快。

我的位置,不断上扬,一直到成为副将的那日。那个男人找了我,两年後第一次要了我。可笑……!他说他爱我!!我问他,什麽是爱?爱重要麽?!爱能给我什麽?!!

他抱著我,温柔地进入我,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幻觉。湖边的两个男孩,那斯文的男孩,轻轻吻著一旁冷著脸的男孩。这麽轻柔,这麽珍惜……为什麽……为什麽……我好恨你──好恨啊──

为什麽不保护我?为什麽要站在你母亲旁边?我好痛啊!!你知不知道?!!为什麽不找我?为什麽啊?!你只是……只是可怜我麽?……

可怜我……

呵呵──是啊……你只是可怜我……

将军在我体内解放,吻上我的唇。我的唇,从未让任何人碰触。我暴怒,狠狠地推开他,好脏!!他眼里闪过伤痛,对我说:“这场战完了,我会向陛下请示辞官,我们到璟城,永远在一起。”

我们到璟城,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笑……笑话!!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笑话!都是笑话!!

最後,将军还是没有回来。战场上,将军的头颅,敌军的欢呼声中,在敌军统帅的脚下。

那之後,我见到的少年帝王,那麽高高在上,从他手中接过将帅符印。从那以後,他便是镇国将军。帝王的手抚过我的发丝,我看到了他的眼里,□的欲望。那一天,一个清秀温柔的女子,眼睛有些小,皮肤很白,有些熟悉。

将军的娘子,原来那个男人已经有了妻子。

她看著我,在我面前流泪。我的手不由自主地环抱那个身子,在无人的夜里,她大惊,却没有推开我。

她也只是个女人。

× × ×

我从帝王的床起身,他从身後抱住我。“不要去打战了,做我的妃。”是我──而不是朕。我冷笑,我不会做他的男妃,我要做上位者,我不要……让任何人掌握我的命运,我要……我要那个人,还有他的母亲,生不如死。

在战场上,我快意自如,沐浴在血腥之中,只会令我兴奋难耐。可是,那个愚蠢的帝王,硬是把我招回城。夜里,在床上,他疯狂地要著我,告诉我,他杀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怀了孩子,但是她的丈夫早在半年前死於战场。

“磬,你猜会是谁呢……?”

我看著他的笑容,那个女人,是将军的妻子,她肚里的孩子……“磬,为什麽要喜欢别的女人,我对你不好麽?”年少得帝王呵──“磬,你要什麽我都给你,你就只能是我的……”我笑,笑得讽刺。

那夜过後,我成了御史,外加镇国将军的身份,御赐宅邸,圣宠正隆。看著那些曾经欺压我的人,巴结著我,这般可笑。但是,我还在等……

帝王的宴会,我坐在仅次於帝座的上座。那个,我真正的父亲,王朝的宰相,前帝王的谋士,现帝王的姑丈。我明白,我身边的少年帝王,是不会容许宰相的势力持续扩大的。帝王的眼里,闪烁著异样的光芒,我静静看著。

最後,在宰相的身边,我看到了他。素白的衣裳,洁净清新。垂目,敬畏地望著自己的父亲。我不断看著他,他瘦了……旁边的官员一直往他的杯里倒酒,他笑著喝下,却始终没看过来。我紧握著拳,即使心里澎湃得几乎狂吼。

宫廷宴会,如此无趣,我尾随著他,看著他跌跌撞撞地走著,我冷笑走在前头。他抬头看著我,那个五官,如此熟悉,和几年前的一样。他淡笑,越过我,我睁大双眼,狠狠扳过他的身子。

“彩灵……?”

彩灵……!!

我不知道,我的脸色有多难看。多麽,多麽想就这麽撕碎眼前的人。原来……原来他从未记得我,他不记得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记得他的永远。他不知道,我有多麽恨他!!!

原来……这麽多年,他不曾想过我……

呵呵……呵呵───

“放开……”

缓缓放手。沉睡的恨,再度滋长。原来呵……你从前,便是怜悯我……可怜我……彩灵?是你的意中人麽??呵呵──多好,娶妻生子。我却非男非女,长大腿等著男人上!!

呵呵──

哈哈哈哈!!!

我看著他的背影,愤然离开。可当时的我,没有听清,後面的那一句。

“彩灵……我要等他……”

“我要……等……弟弟……”

第四章

上位的帝王,朝堂之下,紧紧扣著我的手。他有些木然地看著一地的血滩,对著他,我轻轻笑开。轻易地,看到那双眼里闪烁著迷恋。“叛贼文楚弑君不利,已经就地处决。”随後,他重新扬起笑容,属於帝王的身采。

这,便是上位者。掌控著他人的命运。

那地上滚动的头颅,应该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如今在我面前,血溅三尺。他临死,都一直看著我,那一声磬儿,好生讽刺。可笑得很,那个男人,那个从未将我视为儿子的男人!对他,没有恨,可……

他是该死的。

那日朝堂上,我的父亲居然请示陛下,要求赐婚,为了他。尚书之女,温柔婉约,门当户对。好──好……好一个温柔婉约,好一个门当户对!!

他、他居然要娶妻!!

我望著那个男人的背影,恨不得一剑刺穿。我抬眸看著帝王,他却避开我的眼神,畅快笑著。那些人居然……我不同意。不同意!!

他怎麽可以娶妻!是他害得我如此,怎可以娶妻成家……怎可以不记得我!!

杀。

杀了那个男人。

娶妻?!生子?!!

我偏不让。他欠我的,合该偿还。

亲手主导这一场叛变,完美的嫁祸。熟悉的血腥味,帝王赐於我处置宰相族人的权利,用一夜换来的奖赏。我静静扬首,望著穿著龙袍的少年帝王,笑得嗜血。

捆绑我幼年的噩梦,我望著萧条的宰相府第,已不见昨日的繁华。身子竟不由自主地颤抖,掩不住心中的澎湃。就要……就要见到他了呵──

果不其然,他没有走。身边咆哮的,便是那个可恨的女人。“娘亲,别这样,孩儿会照顾好您。”他静静笑著。无瑕的笑容,这人竟是流有帝王家的血脉。远处,我细细打量,没有来的愤怒。

原来──他对谁都这般温柔……

并不是、并不是只对我呵──

我缓缓步上前,从那双干净的眸子里,我看到了震惊。“弟弟……”我顿了顿。他……此刻方记得我麽……

怎麽?!不信麽?!不相信当初被你们赶走的可怜虫,如今正是掌握著你们命运的人。那个曾经,被你怜悯著的弟弟!!眼瞳扩了扩,我的声音,如此冷冽。

“谁准你这逆贼在这攀亲附贵。”

我示意,身後的人一涌而上,我笑得欢愉得意。“打,给我狠狠打!”军棍往他单薄的身子挥下。那个女人被人拖著,像个疯子般狂叫,不见曾经那一幅令人作呕的娇贵。

冷眼看著棒子往他身上挥,那双眸子无神地看著我,觜角不禁再度扬起。

痛不痛?

很疼──很疼……是吧?!

疼得骨子散开般。

可是,还不够。我受的,何止这些。

娶妻?生子……呵呵──怎麽可以……

你怎麽可以呢……

不够、不够的──

哥。

× × ×

宰相的宅邸,帝王奖励般的赐於。龙床上,帝王紧紧地缠著我,在我体内驰骋,吝於给我一丝喘息的机会。年少气盛,那双手环著我的腰,在我耳边咐道:“磬,北方蛮子凶恶,别去……别去好不好?”

央求的意味。“磬,你要什麽我都应你,那蛮子残暴,要是……”

他一震,似是要将我勒死般,锁在怀里,又是一夜的折磨。

这场战,是要打的。

临行前,不知为何,我走近偌大的宰相宅邸,後方的柴房。重重的霉味,他不安稳地睡著,那眉头轻蹙,身上的伤……还未好。那日,让人带著他,他亲眼看著,那个女人的尸首挂在城门。

恨我吧──恨我──

心中狂啸。

在风中,他看著我。

落下一滴泪。

× × ×

全身浴血,我冷冷地看著帝王口中的北方蛮子。副将在身後呐喊,我举剑,万马奔腾,万军狂啸。赤红的马上我杀红了眼,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是明白的。望著那同样疯狂的君王,我还来不及转身,一阵疼痛感。

时间仿佛停止了般,我看著副将,清楚地听见那一句:“撤!!!”

那野蛮的君主,扣著我的下颚,竟是没举剑杀了我。震耳的欢呼声,意识逐渐模糊。脑中闪过的是……温润的笑容,还有颊上,蜻蜓点水般的吻……

短短一瞬,他提著灯笼,手里牵著,一个红衣女子。

不可以……

不可以!!

我不能死……

不能他快活……

他,要同我,坠入地狱深渊,万劫不复。

第五章

鞭子挥在身上,我仰头长哮。那个粗犷的北蛮帝王,擒著笑,狱卒扬手又是一鞭。疼痛的快感,我不觉得痛苦,伤口火辣辣的疼。何时,那男人支其我的下颚,居高临下。

我看清了──那眸子里,最深沉的欲望。

轻轻一笑,微侧过头,伸舌。熟练地舔弄架著下颚的五指,再往上瞧,那个男人睁大眼,活像只金鱼。我笑得畅快,那个男人重重地吻了下来,像只饥渴的野兽,我的唇被他咬得生疼。

脏……我忍住呕吐的冲动。嘴里都是那可恨蛮子的味道,脏──

他解下了捆绑我的麻绳,不顾那群身後高呼的将士,横抱起我。汗味,还有血腥味……他将我扔在虎皮榻子上,我体贴地张开腿,他倒抽了一口气。“妖精──”我只听清了这一句。

进入,他扶著我的腰,几乎要扭断般。我坐在他的□上,双眼有些迷蒙。觉得屈辱麽……

呵呵──怎麽会……

怎麽会呢……

脑中闪过那个单薄的身影,刺眼的笑靥。“哈啊啊──”他重重顶入,几乎要将我撕裂。“不准……想著别人!”急色的男人,任他啃咬著我的肌肤。我笑著,盘著他的脖子。

闭上眼。

之後,我从没想到远方的那个少年帝王,用十座城池作为筹码。果真愚蠢至极。我咬牙,那个使者震惊地看著北蛮皇帝搂著我的腰。“磬,原来这身体也诱惑著那没脑子的傻子麽!”他在我腰间的手收紧。

“不知耻辱!!”

那个使者指著我,大吼。“淫贱卖主的男妓!”那个年迈的使者老头,颤著手指,对著我。

不知耻辱……

我举剑,刺穿那老不死的胸膛。一剑一剑,没有留情,血溅大堂。

不知耻辱……男妓……

『弟弟。』

我是自愿如此的麽?!!我自愿要在别人身下等著别人操麽!!可笑的尊严,可笑的皇族呵──!你们又高贵多少?!又清高多少?!!

『弟弟,为什麽要这样……?娘亲固然有错,为何……』

固然有错……!呵呵……好一句固然有错!!

你永远圣洁,永远清高,永远这般遥远……我呢?那我呢??在泥沼里头,不得翻身。

抬眸对著他,他仍在挣扎。毕竟,十座城池,这条件的确诱人。

“陛下无需当心,我朝天子允诺,将会另送皇族质子,以示诚意。”另一个使者,声音发颤,跪在我面前。身後的男人眉头皱著,看著我,似乎等著我开口。

皇族质子──皇族本就单薄,除却那该死的女人,皇族根本没有旁支。我目光锁在那个使者身上。“皇族……质子?”是找人顶替,亦或是……那一刻,我身子自动上前,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的剑,已经指着那个使者。

“是谁?!!”

是谁?是谁??是谁啊!!!

他的唇动了动。我震怒,举剑。

那个夜里,我在北蛮帝王的床上,屈辱地摆弄腰肢。“陛下,我爱你。”我主动吻上他的唇,他翻过我的身子,温柔进出,一滴泪落入我的眼里。隔日,我回到了我的祖国。在昏睡之中,我睁眼看到的,是皇室的寑房。那少年帝王站在我面前,铁青著脸看我。他不知道,那一刻,我多想举剑刺穿他。

他居然──居然……我疯了似的奔回我的宅邸,到那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踏入的柴房。

没有人。

他不在了。他不在了他不在了!!!

“磬,我知道的。你恨他们。虽然对不起死去的皇姑,只要磬回来就好。”帝王搂著我,讨好的口气。

“可是他自愿的?”我问。我不知道,为什麽我会觉得害怕。

那该死的帝王笑了,流著泪。“磬──磬……你是我的了!那个人走了,你就只会看我一个人了呵───”

× × ×

我杀了皇帝。割下皇帝的面皮,让我的部下戴上。

没有人知道。

庆祝我归来的飨宴,那个单纯的女孩,一双大眼看著我,脸上泛起红晕。“镇国将军,这是小女,闺名彩灵。”

彩灵。

彩灵。

我的觜角扬起。

这就是他喜欢的女人麽?干净的女人?他喝醉酒都还叫著的女人?!合该是他妻子的女人?!!

我没有想到,我也会披上红衣。梦里,我笑得开怀。他不能娶别人了啊……他的妻子是我的了──!是我的了!!

我的“妻子”在我的身下,羞红著脸。女人……这个女人有什麽好?……有什麽好……有什麽好呢──

这个天真的女人有什麽好?

因为她干净麽?还是……我进入她,不顾她的哭喊。对第一次行房的女人而言,我知道我的粗暴。

呵呵──她脏了。那麽……你就不会喜欢她了吧?!她脏了喔──

你不会喜欢她了,是不是?

我开始布兵,手握二十万大军。可我的地位还未稳固,时间……我需要时间。我要……

我要你回来。

我要你亲眼看看,你是怎麽一无所有的。

你喜欢的人,是我的。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哥……你什麽都没有了呵──

你只剩下

我了。

第六章

血红的月夜,我的剑在挥动。我军的欢呼声不绝於耳,将那些蛮子踩在脚下,他们引以为傲的王者却在宫殿里。

就快要到了……

身上挂著红色的香囊,那女人带著孩子,在出征前挂在我腰间,淡淡的桂花香。原想扔掉,却还是挂在身上,桂花的香味,和他的一样。我砍下敌人的首级,笑容越发猖狂。

领兵步向宫殿的最深处,我知道,我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两年──我等了两年!就快要见到他了呵──

要见到他了──

“哼──本王就不信──操不死你!”

“怎麽?!不是很爽快麽?!!叫啊!”

熟悉的,肉体撞击的声音。我缓缓推门而入,手不禁颤抖,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床上淫糜的景像,男人的□在他身後进出。双颊绯红,他的双手紧紧地盘著男人的脖子。“嗯……不要……啊……”那是他的声音麽?如此诱人的声音。我静静笑开……

原来呵──那高洁的假象,骨子里却是如此□!原来呵──原来……呵呵……我的剑,轻易穿过那个男人的胸膛。血染红了我的眼,望著他,从他眼里看到了惊愕,还有──我看不清的情感。他颤抖著,抬眸,伸出手。

可笑──可笑!!

想用环抱过男人的手碰我麽?!环抱过别的男人的手……呵──原来你这般饥渴啊……我扬手,我身後的军队一涌而上。他们早已蠢蠢欲动,看著那些粗犷的士兵撕裂他的身子。我转身不再回头,几乎要逃开。

一直到听不到那欢淫的笑声,我仰头,控制不住地放声大笑。是啊──这就是我以前受的罪!看吧──你也脏了!瞧──我从前便是这麽过来的!在男人身下摇尾乞怜,你也一样了呵──

这是你欠我的──!

我低头。

眼眶有水滴落下……

× × ×

凯旋归国,他坐在囚车内,任那些愚民在他身上扔著石子。座上的帝王,是我的傀儡。听著满意的判决,我任人架著他,回到府中。如同预料般,那个愚蠢的女人站在门前,手牵著孩子。

“彩灵。”我轻抚她的发丝,她受宠若惊,眼眶红得兔子似的。我斜眼看著他。看著,你喜欢的人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呵──

他缓缓抬眸,对著我,微微笑著。泪水从他的眼里滑落。

天知道,那一刻我多想冲上前。这女人就对你如此重要麽?!是麽?……即使她已经是别人的妻……?流泪……是舍不得?是舍不得了是不是?!

好啊──好啊!!!舍不得了?心疼了??

我被打的时候,你可有心疼过我?!

我被那可恨女人赶走时,你可有舍不得我?!

我在街上对著你喊的时候,你可有想过回头?!

我多想,多想杀了眼前这个天真的女人。

× × ×

“将军,我说的将军可考虑考虑。”那满脸□的老头,我硬是撑起笑容,“左宰大人,他毕竟是带罪之身,左宰大人这般怕是不太妥。”那张可恶的嘴脸,恨不得撕裂。

我远远看著下人带著他上来。为什麽……?

他的发间,紫色的簪子。我不会忘,怎麽会忘!那是那女人嫁来时,还一直放在身上,哼……原来,是定情之物──又回到他身上了麽?他还是……还是爱著那个女人?!

“弟……”

是麽──迫不及待地出来魅惑人麽?呵呵……

我望著他,手挽著他垂落的发丝,熟悉的桂花香气。“为了我,去好好伺候左宰大人,可好?”我知道,只要他拒抉,我便会打消这疯狂的年头。

可是,他点头了。

为什麽……为什麽要答应?!为什麽?!

你就这麽想逃离我身边麽?原来,你一刻也不想呆在这儿。我是下人的儿子,你流著皇室血统。你合该是高贵的……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呵呵──笑话!笑话!!

那一天,

我亲手将他转送给了另一个人。

第七章

用了多少的人脉,我几乎抓狂。他们──他们居然!那些该死的贵族!!坐在宴会的上座,我看见他,白绢掩盖他的双眼,任那些污秽的双手在他身上游移。

“啊──”他呻吟著。我冷冷笑著。望著我身旁的“岳父大人”,剑已经黯然出鞘。“贤婿,你不去试试?”那老头笑著。“男儿风流,哼──那贱货倒也真是销魂,平日那幅清高模样,我家闺女差点儿就毁在这骚货身上。”

前方阵阵骚动,我抬眸,他被人骑在身上。双手死死护著的,不就是那紫色簪子。

是麽──到了此番境地,还对那女人念念不忘。呵呵……可真长情啊!

“呵……岳父这麽说,晚辈倒也想试上一试。”我冷眼望著他被架在我面前,双手无力脆弱,嘴里还残留别的男人的东西。怒火。我只知道,我的胸口,像一把火在烧。

不顾众人的眼光,我横抱起他。依旧是桂花香气,我顿了顿,身子竟有些颤抖。将他放在软榻上,原想解下那蒙住眼的白绢,手却不听使唤。有什麽东西在体内叫啸,止不住,我竟觉得紧张。

白皙的身子。身後那柔软的私密,有些红肿。

那一刻,我的泪水打在自己的手上。痛……痛……胸口好似要撕裂般,疼得喘不过气。不曾如此,不曾如此……

我望著他手里的发簪。咬牙。这玩意儿真对你如此重要麽?那女人真的如此好麽……?!她有什麽好?有什麽好?!!!

胸口疼得难受,我的泪水没有止过。缓缓地,进入他的体内,他猛地一颤。痛麽?痛不痛?我轻点……我轻点……感觉温暖包裹著自己,从未有如此的感觉。在他体内□,我笑著,流泪。

我们……我们在一起了……

我们合而为一了呵──

你是我的了……是我的了……我一个人的了……

× × ×

那一夜,六位一品官员,连同家中眷属,死於剑下,无一幸免,乃王朝第一悬案。

我带著他回到将军府。如预料的,那个女人又带著孩子。我斜眼看著他……哼!!果然,看到那女人连眼睛都挪不开了麽?!明明──是我的了啊!“夫君,好在父亲逃过一劫。”那女人偎在我的怀中,刺鼻的香味令我作呕。

冷笑,你的父亲,尚有用处。以後自然,加倍讨回来!

“啊-……”我转身,见孩子拿起石子,直接往他的身上扔。混……混帐!!我的眼里涌出杀意,却见那女人盈步上前,拉过孩子。而他的眼神,也只看著那个女人。

呵──好一个浓情蜜意,好一个眉目传情!果真……果真……我冷笑,上前抱起孩子。“麒儿做得很好啊……”他呆愣地看著我,我笑著。

呵呵……疼吧──痛吧──你什麽都没有!你什麽都没有!!哼!痛死你好了──那女人有什麽好!有什麽好!!

× × ×

我远远便看见他。月光照映,柔和醉人。他扬首,望见我,竟是面目苍白了几分。他……不愿见到我……?怎麽可以……怎麽可以!!我冷笑。将他扯了过来,望见他眼里的惊恐,心开始泛疼。却见,那头上的簪子。还不舍得扔麽……!

将那簪子扯下,看他紧张的……呵呵──呵呵──撕裂他身上的粗布,我眼神一黯,将那簪子直接刺入那脆弱的□。鲜血的腥味,他哭著,求著。好啊!你哭吧!你叫吧!!

我不会放过你!你只能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好生记著!你眼里只能有我!这该死的簪子!!

哥……哥……

停下,他已经昏迷。

哥哥……哥哥……

我哭了。

心疼得要死了般。

哥──哥哥──

为什麽!为什麽!!!

为什麽要喜欢别人!他们有什麽好!!就因为他们比我干净麽?!

哥……

哥……

第八章

很久以前,我坐在池边,身上都是伤。还记得,那时全身疼得就要哭出来,可还是咬牙忍著,一滴泪都不愿流。然後,他走了过来,柔和的日光照耀。他对著我笑,伸出双手。

『我是你哥哥……』

梦里,我上前。用尽全力,环抱那纤细的身影。

哥哥……哥哥……

我好高兴──好高兴……

哥──哥哥──

早晨,空气中弥漫著淡淡花香。你为什麽躺在那儿?……会著凉的,哥……挥开众人,为什麽?会这麽冷。

“主……子……主子!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早……早上他就……就在那儿了!”好吵。她是谁?好吵。

为什麽睡在这儿?你身子弱,怎麽就这麽不小心呢……

“主子,他……他……”我眼神一厉,她终於闭嘴了。要是吵著哥哥了,我非要撕裂那张嘴。

别睡了──哥。冷不冷?这儿多吵。

“夫君!怎麽了?!”

“啊啊啊啊!!!”好吵……你们会吵著他的!来……我们不要理他们,我陪你,我陪你。

身子被人拉开,转头。一个女人伏在我怀里,“夫君……别这样,别这样!”她是谁……?放开我。放开我……“夫君。”

“他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投湖自尽了啊──!!”

谁……?

谁死了?……

谁投湖了?……好讨厌。好讨厌……走开!别挡著我!他在那里,呵呵──真不乖,怎麽就在那里睡著了呢……

“夫君──醒来吧!他已经死了!夫君!!”走开!我推开了眼前的女人,她哭著,叫啸著,像个疯子。真是讨人厌的女人。我上前,抱起他。看吧──这麽冷……看身子冻的……很冷对不对?不要紧,我来了喔……不会冷了。

“呵……呵哈哈哈!!”她笑什麽?疯子。

“他终於死了呵!哈哈──”

我看著他,手中握著一个断了的簪子。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是那女人送你的簪子。扔了好不好?好不好?我送你新的。送你更好的。把它扔了好不好?

“文磬。我什麽都知道!你喜欢这个万人骑的贱货!”

乖。我们把这簪子扔了……

“真是好笑,那个发簪。他真还相信是你送的,死了也要带在身上……恶心!你们这对兄弟!真令人作呕!”

我缓缓转过头,看著那跪坐在地上的女人。她愉悦地笑著。是啊……你喜欢她,你喜欢她……可是,可是,她也脏了啊──为什麽喜欢她呢?她明明就和我一样脏。

为什麽只喜欢她呢?

为什麽……为什麽只爱她呢?

哥哥……?

哥哥……

别睡了好不好……好不好?……这里好吵,好冷。

我们去房里习字,你教我。你教我……还有好多书,你答应教我认字的。

……不要睡了……

不要睡了……

我好怕……好冷啊──

你抱抱我……抱抱我……

哥。

你抱抱我。

不会弄脏你的,

你抱抱我……

哥哥──哥哥……哥……

× × ×

万军势如破竹,我看著新的帝王坐上皇位。官拜左相,光耀天下。我笑不起来,肩上觉得沉重。帝王握住我的双手,他会是个明君。

“老师,看。这是我们的江山。”

看……你看到了吗?你在天上看得到吗?

你过的好不好?

我……我很不好……很不好。

我没有让那个女人去陪你,你只能是我的,死了……都还是我的。

可是……我过的很不好……

你不是最疼我的麽?那麽,你为什麽不入我的梦?

我每晚都在等你……都在等……可是,我等不到。我找不到你……怎麽办?我死了的话,你在天上,我在地下,依旧找不到你啊──

你入我的梦好不好?

我……

我好想你啊……

好想你……好想你……

× × ×

站在池边。回忆就像漩涡,醒来时,依旧是满目萧条。中秋夜,我还是没有等到你。灯笼的烛火,刺眼如昔。我笑著。

坐在池边,眼泪控制不住。

“爹。”我抬头。一个男子,身旁站著一个女子。“爹,孩儿就知道您会在这儿。”别过头。你们不要吵著我,会吓著他的……“爹,我们已经二十几年没见了,娘亲当年……”

“爹,对了。这是孩儿的妻子,还有……”

一个微弱的力道扯著我,原想挥开,却在转过头去时,对上那双眼。

『我是你哥哥……』

那小巧的孩子,对著我微笑,干净清澈。

“爷爷……”

他拉著我的手,却不知我的身子颤得几乎散架。“爷爷……”他抱著我,小声唤著。我的泪,又落了下来。

“爹,这是孩儿的孩子,已经十岁了。”

啊……

我紧紧抱住他。

不再放开。不再放开……

你原谅我了……你来找我了……

哥哥──哥哥……

“爷爷,不要哭……”他的眼里,落下泪水。

我知道的。是你……是你……

我不会放开你了,不会放开你了。

× × ×

“我们去提灯笼。”我抱著他,他依旧恬静。“老师,您精神了许多,小心骨子。”我抬眸,狠狠瞪了回去,那嘴贱的家伙。

“爷爷……”吓著他了麽?抱著他,哄著他。回头,对著那穿著金黄袍子的男人下了逐客令。

“是是是,朕知道了,别瞪了。”

在池边漫步,我牵著他的手,仿佛可以一直牵著,到天荒地老。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他抬起头,我竟觉得紧张。

随後,那小小的头颅点了点。

“嗯。”

“永远在一起。”

──完──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