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i dễ tới cùng – Skipperv_v

Tên gốc: Khi phụ đáo để

欺负到底 BY Skipperv_v

( 温馨可爱文) 

欺负到底

“过来. .”

干嘛? 没看到我在忙吗? 哼!

转头看男子一眼, 决定不理他.

“过来! 你没听见吗?” 男子有点生气.

没听见, 没听见! 继续忙我的.

男子火大走过来.

哇! 快逃 ~~

在经过猫抓老鼠的追逐後.

“你再爬啊! 被我逮到了吧!” 男子有点得意.

呜. . . 被抱在怀里不是软软的胸部, 不舒服. . .

“还动!”

死命挣扎中.

最後终於挣脱了, 快逃!

“小心啊!”

由高处差点跌落的身子, 还好被男子接住了.

“呼 ~~ 吓死我了!” 男子松了一口气.

呜. . . 逃不掉. 有点生气. . . 我咬!

男子和他大眼瞪小眼, 被咬住的手掌拉不开.

沉默, 在彼此之间蔓延.

不知过了多久, 门口有开门声.

“小澈! 妈咪来接你罗!” 女子走进来.

看准时机, 我哭!

“呜. . . 哇. . .”

“怎麽啦? 小澈怎麽哭了?” 女子慌张地将小澈抱起来.

“呜. . . 舅. . . 打打. .” 小澈哭诉指控著男子.

“靖禾, 你怎麽可以欺负小澈. 他是你外甥耶!”

靖禾愣住, 谁欺负谁啊!

靖禾坐在被小澈刚才”努力” 破坏後的凌乱房内, 手掌还留有小澈留下的深深咬痕.

小澈三岁, 靖禾十五岁, 於靖禾房间内.

“小澈, 叫舅舅!”

“阿禾.”

“叫舅舅!”

“阿禾.”

可恶! 死小孩. 靖禾原本微笑的表情变得有点僵硬.

“小澈不听话喔! 以前都会『舅舅 』, 『舅舅 』 的叫, 怎麽现在直呼舅舅的名字?”

“妈咪, 阿禾和爹地不一样, 没有胡子, 不是大人, 所以不是舅舅.”

“姐. . .” 这死小孩竟然说到我的痛处. 都已经成年了, 可我却没有胡子, 嗓子也还没变声, 就连脚毛. . . 也没有.

“呵呵! 靖禾, 小孩子不懂事, 你可千万别见怪喔!”

“姐, 我其实『一点也不 』 介意, 但你不是带小澈回娘家来玩而已吗? 怎麽还带了好大的一只行李箱?” 靖禾咬牙切齿地问.

“呃. . . 我和你姐夫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要去巴黎二度蜜月.”

“那小澈呢?”

“靖禾啊, 我会记得带礼物回来的, 所以. . . 小澈就麻烦你了, 拜拜!”

“什麽. . . 姐!” 靖禾由於怀里还抱著小澈, 只能看著女子迅速逃逸.

“阿禾, 我要睡午觉.” 小澈拉拉靖禾的衣服.

“. . .”

45178 自 4t 由 fc 自 ff 在 48878

呜. . . 为什麽? 为什麽我美好的假期却得在家”带小孩” ? 姊姊也真是狡猾, 明知道爸妈都去旅行了, 还说什麽要回娘家看爸妈, 就这样把小澈扔给我. . .

靖禾陪著睡完午觉的小澈坐在沙发上看卡通, 心里不断地抱怨.

不行! 我这美好的黄金假期不能就如此白白地浪费掉, 我一定要跟朋友出去玩! 靖禾在心底大声宣布.

忽然手机响起.

“喂?”

“靖禾啊! 我们晚上要和 × 大的女生联谊, 你要不要来?”

“联谊啊? 好哇!”

“那就算你一份罗! 地点在. . .”

“好, 拜拜!”

靖禾愉快地挂掉电话, 赫然发现原本在看卡通的小澈竟目不转睛的盯著他看.

“呃. . . 小澈怎麽啦? 电视不好看吗?” 这小鬼真是愈来愈可怕了.

“. . .” 小澈死命地盯.

“. . .” 靖禾紧张地狂流汗.

过了良久, 小澈终於开口说话.

“阿禾, 不准你抛弃我.”

“是. . .” 靖禾哀怨的回答. 奇怪, 这小鬼以前不是超讨厌我的 ( 详情请看”欺负到底” ), 怎麽现在却黏我黏得这麽紧?

“靖禾, 你来啦! 咦. . . 你怀里抱著什麽? 一个小孩!” 好友尚智惊讶地看著靖禾.

“你跟谁偷生的啊?”

“谁跟你偷生了, 他是我姐的小孩啦!”

“哇! 好可爱喔!”

“弟弟, 你叫什麽名字?”

“弟弟你几岁?”

“他的头发是金色的耶! 轮廓好深, 该不会是混血儿吧?”

女孩子看到靖禾怀里像洋娃娃般的小澈, 通通都围了过来.

“嘿! 你该不会是为了把妹才带这小鬼来?” 尚智用暧昧的眼神看著靖禾.

“你少乱说, 我姐去度蜜月啦! 家中没人我才把他带来.”

“你帮我看著小澈, 我去一下厕所.” 因为饮料喝的太多, 靖禾趁著小澈被众多女生包围著, 便赶紧离开去上厕所.

原本笑咪咪的小澈, 一发现靖禾离开马上面无表情不说话 ⒆ 用庆妒亲蕴置蝗 さ 胤追桌 肟? BR>”哇靠! 你这小鬼变脸的速度还挺快的.” 尚智惊讶的说道.

“. . .”

“说真的, 你这小鬼头怎麽这麽晚还不乖乖回家睡觉?”

“我要阿禾陪我睡.”

“他是你舅舅耶! 直呼他的名字, 你这小鬼真是没礼貌.” 尚智纠正著.

“阿禾就是阿禾.”

“要叫舅舅.”

“阿禾.”

“舅舅.”

“阿禾.”

於是乎, 尚智便和小澈两人杠上了.

靖禾上完厕所回来, 就看到两人大眼瞪小眼 ( 当然是小澈大眼, 尚智小眼罗! ) 互瞪.

“呜哇哇. . . 好可怕. . . 呜. . . 阿禾. . .” 原本张得大大的眼睛, 慢慢聚集水气.

“阿禾. . . 呜. . . 那个叔叔. . . 呜. . . 好吓人. . .” 小澈小小的脸蛋因为哭泣涨得红红的.

“尚智, 你是不是男人啊! 竟然欺负一个小孩.”

“对呀, 尚智好恶劣喔!”

“真过分!”

女孩子一看到小澈哭的这麽凄惨, 母性的本能都散发出来了, 都对尚智投以不削的眼光.

“什麽. . . 我什麽也没对他做耶!” 我才二十岁, 竟然被这小鬼叫叔叔. . . . 尚智觉得很冤望.

“来, 给姊姊抱.”

“呜. . . 阿禾. . . 我要阿禾. . .” 小澈拒绝女孩抱, 将小手伸向靖禾.

女孩以为他是怕羞便也不甚在意的收回双手.

“好好好, 小澈乖喔! 舅舅疼 ~” 靖禾将小澈抱起.

可怜的尚智被女孩子们讨厌, 只能鸦口无言呆在座位上.

靖禾拍拍好友的肩用眼神示意著. 你的百口莫辩我都知道, 因为我以前也被这个小恶魔整过. . .

至於小澈, 他则是一脸幸福的躺在靖禾怀里睡著.

小澈八岁, 靖禾二十岁 . 於靖禾大二暑假.

“阿禾 ~”

“小. . . 小彻你怎麽了?” 靖禾一脸紧张地看著逐渐逼近的小彻.

“阿禾, 我好喜欢你喔!”

“呃. . . 我也是. . .” 如果你不要再靠过来, 我会更喜欢你.

“骗人! 阿禾你一点也不喜欢我.”

“小彻, 你是我的外甥啊, 我怎麽会不喜欢你呢?” 天哪! 求求你别在挤过来了.

“那你喜欢我多? 还是喜欢妈咪多?”

“当然是喜欢你多啦!” 因为姊姊从小就爱欺压我. . .

“那你喜欢我多? 还是喜欢外公外婆多?”

“当然是喜欢你比较多罗!” 因为爸妈从小就到处游玩, 却都不带我一起去, 害我老是被姊姊欺负. . .

“那你喜欢我多? 还是喜欢那个臭大叔多?”

“臭大叔. . . 谁? 你该不会是指尚智吧?”

“就是他!”

“咦! 我怎麽可能会喜欢上他? 我跟他只不过是好朋友呀!” 靖禾对小彻的言论感到惊讶.

“那阿禾你最喜欢的人就是我罗!”

“哇 ~~” 靖禾因为突然被小彻抱在怀里而吓了一跳.

等一下. . . 抱在怀里? 小彻不是还只是个小孩子吗? 怎麽有能力抱住我?

靖禾抬头一看, 眼前这个抱住自己的人有张成熟的脸孔, 却可以隐约看出小孩子时的小彻的模样.

这. . . 这该不会是小彻长大後的样子吧!

“阿禾, 既然你我两情相愿, 那就让我们俩相结合吧!” 不给靖禾为自己的发现烦恼的时间, 小彻开始亲吻著靖禾.

“咦. . . 等一下! 小彻.” 回过神的靖禾努力推拒著小彻健壮的身躯.

“小彻, 我想你误会了, 我说的喜欢你, 是指亲情上的喜欢, 而不是爱情上的喜欢, 我. . .”

“我才不管! 反正我已经听到阿禾亲口说喜欢我了, 我要爱你!” 一转眼, 靖禾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小彻脱光光.

“小彻, 你冷静点! 我. . . 啊!” 靖禾的分身被小彻握在手里.

“嘘 ~ 阿禾乖乖听话, 让我好好爱你.” 小彻的嘴在靖禾的耳边轻轻的说.

“不. . . 我. . . 嗯啊. . .” 在小彻的爱抚下, 靖禾原本清晰的脑袋逐渐模糊.

“啊. . .” 结合的那一刹那, 疼痛让靖禾不由自主地抱紧小彻.

“说! 你是我的.”

“哈啊. . .”

“快说你是我的, 不然我不让你结束.”

“我. . . 是. . . 你的. . .”

靖禾张开双眼, 眼前睡著一个人, 是小小的小彻. 那我是在作梦罗? 靖禾松了一口气. 可我怎麽会作这种. . . 春梦呢?

仔细看著怀里仍睡的香甜的小彻, 长长的睫毛, 深刻的五官, 红润的嘴唇, 是否长大後会像梦里那般. . . 英俊? 赫! 靖禾被自己脑中的想法吓到, 甩甩头, 准备起床.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嗯. . . 阿禾. . .”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小彻在说梦话? 真是可爱.

“阿禾. . . 你是我的. . .”

靖禾原本爬起来的身体, 在听到小彻的梦话後, 顿时僵在那里.

故事就发生在小澈八岁, 靖禾二十岁 . 靖禾大二暑假当”保母” 的某一天里.

“靖禾, 今天我约了秘书科的美眉们, 下班後一起去喝一杯吧!”

“都是正妹喔!” 尚智搭著靖禾的肩说道.

“秘书科的美眉啊. . . 好, 我去!”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靖禾只顾著美色当前而爽快的答应了, 却不知道几个小时後他将要为此时的享乐付出很大代价.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 ~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 ~ 快乐!”

今天是小彻十二岁的生日, 爹地妈咪和外公外婆全家人都帮他庆祝生日, 唯独缺少了一个人. . .

“小彻赶快许愿切蛋糕!” 妈咪催促著.

“不切.”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快切啊! 大家都等著吃蛋糕呢!” 妈咪的眼角有些微抽续.

“不切.”

“小彻为什麽不切?” 爹地好奇的问.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因为阿禾还没有回来, 我要等阿禾回来才切.” 小彻坚定的说.

“那我们先把蛋糕切了, 再留一些给靖禾吃, 好不好?”

“不要, 我要等阿禾.”

“切 ~~~”

“呜哇 ~~ 我不要切蛋糕啦 ~~ 人家要等阿禾 ~~” 妈咪的脸脸是可怕的女鬼!

喝的有点醉的靖禾接起电话, “喂, 你哪位?”

“什麽哪位, 我是你姊啦!”

“姊姊!” 听到姊姊的声音, 靖禾顿时清醒了不少.

“你现在在哪里? 怎麽还不回来, 你忘记今天是什麽日子了吗?”

“我. . . 在和同事吃饭. 什麽? 今天是什麽重要日子吗?”

“听好. 今天是我那亲亲儿子, 你的宝贝外甥的生日. 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完蛋了! 我真的忘记今天是小彻生日, 那现在怎麽办?” 小恶魔肯定会记恨.

“还怎麽办! 赶快去买礼物回来啊! 因为你没回来, 小彻现在闹脾气不肯切蛋糕呢.”

“所以. . . 你还不赶快滚回来!”

“是. . .” 果然母子都一样, 喜欢使唤别人, 尤其是他.

靖禾满身大汗的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半的事了. 他蹑手蹑脚的拿出钥匙打开大门, 客厅的灯是暗的, 果然大家都睡著了. 靖禾疲累的走回房间准备洗澡, 才刚打开灯就发现床铺上有个小小的隆起.

小彻就睡在上面, 小小的脸蛋上仍残留著未乾的泪痕, 让靖禾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轻轻地将小彻抱起打算送回房间去, 不料却将他吵醒.

“阿禾?” 小彻揉揉眼睛, 待确定眼前的人後, 便将细瘦的手臂紧紧的缠住对方的脖子不放.

“阿禾, 今天是我生日, 你为什麽不回来? 我想等你回来才切蛋糕, 可是妈咪不理我, 把蛋糕切了, 我好难过喔! 阿禾. . . 你是不是讨厌小彻? 所以才不回来帮我庆生. . .” 埋在怀里的小脑袋小声的说.

这个小鬼头也只有在跟人撒娇的时候才会可爱的像天使, 平常捣蛋时可是只让人恨痒痒的小恶魔呢!

“小彻对不起! 舅舅最近太忙了, 所以才会不小心忘记今天是小彻生日. 不过, 舅舅有带小彻的礼物回来喔!”

“那. . . 礼物呢?”

靖禾转身要拿礼物给小彻, 可是空盪盪的桌子上除了公事包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呃. . . 小彻你听我说喔! 原本舅舅今天八点多就要回到家了, 结果搭电车时电车故障, 然後我就改坐计程车, 可是计程车开到一半竟然爆胎, 所以害得舅舅只好走路回来. 可是呢. . . 舅舅不小心将小彻的礼物忘记在计程车上面了, 小彻你要相信舅舅是真得有心要送你礼物. . .” 在小彻张得大大的眼睛注视下, 靖禾愈讲愈惭愧, 因为他忘记了小彻的生日.

“礼物. . .”

“舅舅明天补给你, 好不好?”

“不要! 我现在就要.”

“可是. . . 现在这麽晚了舅舅也买不到礼物.”

“那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了.” 45178 自 d4 由 bf 自 88 在 48878

“呃. . . 什麽事啊?” 靖禾小心翼翼的问. 45178 自 ws 由 rtrg 自 vc 在 48878

“你先答应.”

“不能先说是什麽事吗?” 靖禾总觉得小彻肯定没好事.

“呜. . .” 小彻的大眼努力聚集著水气.

“好好好, 我答应就是了.” 半夜三更如果小彻在他房间里哭出来, 那他肯定会被那些被吵醒的家人骂死.

“那好, 阿禾我要你这整个暑假都当我的抱枕, 我要跟你睡!” 小彻的眼睛一眨泪水马上消失.

“什麽! 我才不要! 而且你不是要住在自己家里?”

“我今天许的其中一个愿望是, 今年暑假要住在你家, 爹地妈咪和外公外婆也说可以了. 还有, 你刚刚答应我了, 你如果反悔的话, 我现在就马上大哭吵醒大家.” 小彻得意的笑.

“呜. . .” 我才想大哭呢!

这是小彻 12 岁生日, 靖禾 24 岁刚毕业成为上班族的暑假来临前所发生的事. . .

这是个发生在咱们小恶魔小澈 7 岁左右的事.

“不要, 不要! 阿禾走开, 我不要你!” 奇怪? 一向最喜欢粘著靖禾的小澈今天竟然破天荒地讨厌起靖禾来,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

小澈躲在桌子底下, 全身充满防备地盯著桌子外头的靖禾, 那张得大大的双眼就像只小动物般可爱, 真叫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小澈乖, 听话赶快出来! 不要躲在脏兮兮的桌子下面.” 因为桌子太矮了, 靖禾钻不进去, 只好蹲在外面 ’ 诱导 ’ 小澈出来.

“啊 ~~~~” 靖禾将原本伸到桌子底下的手拉出来, 只见一只凶暴的小鳄鱼挂在手臂上.

“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 . ( 在此同步翻译原文: 臭阿禾! 我不要吃青椒. . . )” 由於小澈的嘴紧紧咬住靖禾的手臂不放, 所以我们只能靠作者 sk 翻译小澈的话来给大家听.

“姊姊! 救命啊! 家里有鳄鱼 ~~~”

经过了一番兵荒马乱後, 赶来救命的姊姊和惨遭野兽攻击的靖禾, 两个大人终於成功的制服了一只凶暴的小鳄鱼. . . , 喔, 不是! 是一个 7 岁的可爱小孩. 本来是打算用绳子将好动的小澈绑在椅子上, 但考量到会被读者们控告”虐童”, 所以 sk 只好委屈靖禾充当临时人肉座椅, 好将小澈紧紧的抱住, 以方便进食.

“靖禾, 抓好!”

虽然靖禾有心要将小澈抓牢, 无奈小澈实在是太会扭动了, 靖禾一方面要小心小澈的利牙, 另一方面要防止小澈逃脱, 最後演变的结果是, 姊姊要喂进小澈肚子里的青椒全部都送给在小澈身後靖禾. . . 的衣服吃.

喂到後来, 超级没耐心的姊姊火大不喂, 决定去找亲亲老公抱怨自家小鬼的难伺候, 至於等一下会不会回来继续喂食, 这就很难讲罗!

“气死我了! 你这小鬼怎麽这麽偏食? 我不喂了! 靖禾, 剩下的你自己看著办!” 姊姊拍拍屁股走人, 独留下靖禾一个人奋战.

“咦! 姊姊你怎麽就这麽样的走掉了?” 靖禾无奈地看著露出利牙的小澈,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

“算了, 我自己来. 可千万不能让小澈因为偏食而营养不良啊. . .” 这真可说是爱 ’ 甥 ’ 心切啊!

“阿禾. . .” 原本残暴无比的小鳄鱼小澈瞬间变身为楚楚可怜的小白兔.

“呃. . .” 靖禾差点要败在小澈那所向无敌超级无辜的脸孔下, 还好在低头看到自己身上那些惨不忍睹的伤口而清醒过来.

“不行! 小澈要全部吃光光.”

“我讨厌吃青椒!” 小澈头一扭躲过靖禾夹过来的青椒.

“青椒很营养喔! 会让小澈长高高.”

“青椒不是人吃的东西!”

“啊 ~~~ 臭小澈! 你又咬我, 快住嘴!”

小澈得意的踩著靖禾因为被咬疼痛而掉落在地上的青椒.

可恶. . . 我受不了了!”臭小澈, 你给我站住, 别跑!”

於是, 又一场大人与小孩的对决开始.

N 个小时後, 地上躺著两个气喘嘘嘘的人.

“小澈. . . 呼呼. . . 青椒. . .” 靖禾不死心, 手里还夹著一筷子的青椒.

“呼呼. . . 不吃. . .”

“青椒. . .”

“不要. . .”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看来我只好使出我的杀手鉴了.”小澈! 你不是说你喜欢舅舅吗? 喜欢一个人就应该表现出自己勇敢的一面给人看阿, 可是舅舅不喜欢不吃青椒爱偏食的小澈喔!”

“. . .” 小澈撇著嘴.

嘿嘿! 这下总行了吧!

“咦? 咦! 不公平! 小澈你怎麽可以来这招. . .” 靖禾慌张了.

“呜哇哇. . .” 於是乎. . . 水库泄洪了.

“呜. . . 人家. . . 不要吃. . . 青椒啦. . .” 努力哭, 用力哭, 死命哭, 将眼泪鼻涕通通往靖禾身上抹去.

“可是. . . 姊姊叫我要. . .” 怎麽办? 小澈哭得好可怜喔! 我如果再逼他吃青椒岂不是太不人道了?

“阿禾. . . 不要青椒. . .” 小澈泪眼汪汪地看著靖禾.

“. . . 好吧!”

靖禾第 n 次败在小澈的攻势.

等一下, 故事还没结束.

“阿禾. . . 青椒怎麽办?” 小澈问.

“是啊, 这麽大一盘青椒. . .”

两人呆呆的望著桌子上那一大盘绿油油的青椒.

“靖禾吃?”

“呃. . . 小澈, 不如咱们将这些青椒拿去喂公园那些可怜的流浪狗吧!”

当天晚上,

新闻快报: “×× 公园的流浪狗群, 今天下午惨遭不明人士集体下毒, 目前紧急送往 ×× 动物医院. . .”

姊姊: “天啊! ×× 公园不就在我们家附近, 是谁那麽缺德做这种事啊?”

靖禾: “呵呵. . .” 冷汗直流.

小澈: “呵呵. . .” 根本不知道发生什麽事.

姊夫: “. . .”

放暑假小澈好快乐, 每天都可以窝在外婆家, 睡在靖禾房间, 每晚还有专属的『靖禾抱枕 』 可以使用, 无聊时就对靖禾捣个蛋, 等到靖禾生气要处罚时就赶紧跑到外公外婆背後去躲, 如果真不行要挨打时就装可怜流几滴眼泪, 靖禾就会心疼而打不下去, 根据从小到现在的经验累积, 小澈知道怎麽『看靖禾的脸色 』 过日子.

“阿禾, 阿禾!”

原本正在睡午觉的靖禾突然人由睡梦中挖起来, “恩… . . 小澈你又想做什麽坏事啦?” 由从前的经验得知, 每当小澈来缠著我准没好事.

“讨厌啦! 阿禾, 你怎麽可以这样怀疑你的宝贝外甥? 人家很乖巧听话耶!” 小澈摆出极为天使, 无辜的表情. (@_@)

“好好好, 那你到说说你是有什麽事.” 真是笨蛋才会相信小澈的鬼话, 偏偏每次给小澈那笑容笑一下, 我就成了笨蛋…

“我今天在学校里有人给我糖果耶! 是我同学托他爸爸从国外带回来的, 人家舍不得吃特地留给你吃呢!” 小澈摊开小小的手掌心将一个包装极为精致的糖果献出来.

“呜… 小澈是舅舅不好, 我不应该怀疑你的真心, 呜呜呜…” 靖禾极为感动的看著小澈.

不过… 到底是哪个小浑蛋? 竟然敢打我们家小澈的歪主意! 改天我得去学校瞧瞧.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阿禾, 你赶快吃了吧!”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喔. . . 好.” 在小澈的催促下, 靖禾赶紧将充满著小澈心意的糖果给吃下去. 45178 自由自在 48878

“… …”

“阿禾, 怎样? 好不好吃?” 小澈笑眯眯的询问.

“臭小澈! 别跑! 你给我吃的是什麽怪东西阿!” 果然笨蛋又被骗了.

“哈哈! 我没说错阿! 那的确是我同学爸爸由国外带回来的糖果, 只不过它是颗整人糖果. 哈哈! 笨蛋阿禾又被我骗了!” 小澈边逃命边嘲笑靖禾.

“站住, 别跑!” 可恶又被小澈骗了! 这个臭小鬼真是愈来愈坏心眼了, 算了, 反正他也只待到暑假结束就会离开, 等暑假一结束, 我就自由啦! 就不用在每天提心吊胆担心小澈又要给我惹麻烦, 万岁!

深夜, 客厅 —

“什麽! 去美国? !”

“靖禾你干麻这麽大声阿? 现在很晚大家都睡了耶!” 坐在旁边的姊姊抱怨著说.

“因… 因为太突然了, 怎麽会忽然就决定要让小澈去国外念书?”

“其实这事之前我就有和你姐夫聊过, 前阵子你姐夫在美国的总公司刚好总经理要退休, 而经过一番评估後, 认为你姐夫在公司里历年来的表现值得接受此职位, 於是今天便通知要他到美国去就任.”

“可是. . . 那也不需要连小澈一块带去美国阿!”

“靖禾你今天是怎麽了? 我以为让小澈去国外念书最开心的人会是你呢, 你不是一直很气小澈调皮捣蛋?” 姊姊疑惑道.

“我… 我…” 靖禾讲不出话来, 今天下午还很高兴暑假快结束了, 终於可以把小澈送走的.

“况且你姊夫要到国外工作, 我这个作太太的当然也要跟随著他, 而爸妈又经常出去旅游, 你叫我怎麽放心将小澈留在家里.”

“我可以…”

“别说你可以! 你平常也是要工作的人, 你只不过是公司里一位新进的职员, 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那小澈放学回来的这段时间谁照顾?”

“呃… . . . . .” 靖禾无话可说.

“靖禾, 我知道你很疼爱小澈, 那你就更应该让小澈出国阿, 外面的师资比这里还要好, 这样小澈将来才有前途. 靖禾, 你说对不对?” 在姊姊的一番游说下, 靖禾虽然很舍不得, 但也只能接受事实.

房间 —

“你说, 小恶魔, 如果你去国外念书後, 会不会想念我? 想念我这个每天都被你欺负却还是很疼你的舅舅… . .”

靖禾抚摸著小澈的小脸蛋, 但已经熟睡的人却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唉… . . .”

“阿禾 ~~~ 阿禾 ~~~ 我不要离开你 ~~~ 小澈不要出国啦 ~~~” 小澈哭得惨兮兮地死命抱著靖禾不放.

机场里人来人往, 这样的情景大家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主角是个漂亮的像个洋娃娃像的小孩, 就显得叫人怜惜的多.

“小澈乖 ~~~ 别哭! 舅舅看你哭会心疼啦!” 靖禾手忙脚乱的安抚著小澈, “姊! 你别光顾著和你老公亲热, 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嗯… ? 你自己想办法吧! 小澈他最听你的话了, 有时我还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生的呢…” 只见坐在一旁看好戏的俩夫妻中之一人懒洋洋的开口.

真是的! 姊姊怎麽这麽不疼爱自己的孩子阿, 看小澈哭得这麽可怜也不关心一下…

“小澈别哭了! 虽然你去了国外念书, 但你还是每天都可以和舅舅讲话阿!”

“咦?”

“现在通讯这麽方便, 咱们可以晚上打国际电话聊天, 讲讲你过得怎样之类的.” 哼! 最好每天都讲, 让姊姊你到时候看到帐单还笑不笑得出来.

“真的吗?” 小澈的眼睛因为听了靖禾这番话忽然变得很闪亮.

“当然是真的阿! 你看舅舅何时骗过你?”

(sk: 因为都是小澈在骗你啊 )

“嗯! 那小澈以後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给舅舅!”

早上八点, 靖禾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

呼 ~~~ 又梦到当年小澈要离开时的画面. 这个臭小澈还说要每天打给我, 刚开始几个礼拜事都有每天打, 一个月後忽然就没再打来, 打电话去问姊姊说小澈自己申请学校宿舍去住了, 好, 那周六周日总可以打了吧, 等了几个礼拜连个屁都没有, 没关系! 我打! 结果姊姊又说小澈放假也不回家, 好像跑去打工了. 气死我了! 亏我这个舅舅这麽疼他, 他竟然一声不响的就… . 就这麽离我而去, 唉 ~~~ 好吧! 我承认我心中是有那麽一点难过 ( 真得就只有那麽一点点喔! ), 否则也不会一听到姊姊说小澈要回国了就高兴得昨晚都睡不著觉, 还自告奋勇的今天特地跟公司请假去机场接小澈…

虽然是十点的班机, 但靖禾为了怕路上塞车让小澈久等了, 於是才刚九点就抵达机场等待著.

恩… 不知道小澈变成什麽模样? 小澈小时候长得那麽可爱, 像尊英国陶瓷娃娃般的精致, 那长大後呢? 恐怕也是个大美人吧! 靖禾无意识的想著.

不过对面那个戴墨镜的金毛猴很讨人厌耶! 笑什麽笑? 你不要以为你长得高就可以嘲笑我这个矮子, 其实我这个身高是标准的东方人身高, 你没事长这麽高做什麽? 我知道你身高高又身材好, 已经可以去米兰当时装模特儿了, 所以你就不要再对我笑了! !

“Hi, beautiful woman! How are you?” 赫! 那个金发外国人何时靠过来的?

你是瞎了眼阿, 我哪里像个女人了? 哼! 我才不要理你这色狼! 靖禾决定假装听不懂英文.

可是等了又等, 明明十点半的飞机就是不见小澈走出来, 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多了, 小澈该不会是没搭上飞机? 还是说飞机出事呢?

(sk: 其实在这段时间当中有很多外国人经过, 但由於靖禾觉得都太丑了, 所以一概当作没看见. )

“铃 — 铃铃 — 铃铃铃 —-” 手机响了.

“喂, 姊姊, 怎麽了? 是不是小澈出事了? 他是没搭到飞机还是被劫机了? 姊姊你快说阿!” 靖禾一看是姊姊的来电著急的询问著.

“咦… 小澈提早一个班机所以早就到了? 可是我都没看到人阿!” 靖禾向机场四周张望, “姐姐你确定…”

“喂 ~~~ 妈咪, 我是小澈, 嗯. . . . . 阿禾在我身边, 会的, 我晚上会和阿禾回去吃饭, 那 ~~ 拜拜!” 将手机接过去听的是刚刚那个有著一脸白痴笑容的金毛猴.

“阿禾 ~~~~~~”

“… …”

“阿禾 ~~~~~~”

“…”

“阿禾.”

“王八蛋! 你小时候一直欺负我还不够啊, 长大後还这样欺负我! 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真的很担心你, 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著急, 一直没看到你的人我还以为你出了什麽事, 你还… .” 说著说著, 靖禾的眼泪就这样不知不觉得流下来.

小澈将靖禾抱在怀里轻轻的拍著他的背给予安慰.

“对不起啦! 阿禾, 我以後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 本文完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