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ượng cầu – Quyền Vân

凤球by蜷云

【 文案 】

东海龙王和… 一只小鸡… 的故事… 其实这是一篇生日贺文. 短篇, 当个轻松解闷 . . .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鸡

云雾缭绕的碧天明庭之前,东海龙王敖广面带微笑地站在洁白温润的祥云柱前,他一身墨蓝色衣袍,衣袂飘飘,身材修长伟岸,容貌俊美,目光如海般沉稳宽厚。

他低头望着镜池里映着的蔚蓝大海,那是辽阔美丽的东海,他的领地,一处充满灵气的海域。

王母生日,在天庭大摆筵席,邀请了各路神佛前来一同庆贺,整整热闹了七昼七夜,他身为东海龙王,自然也在邀请之列。所谓天上一日地上十年,按照地上的时日计算,他离开东海已经有数十年。今天是筵席的最后一日,由于归家心切,他便向王母和天帝提前告辞离了席,走出那金碧辉煌仙乐飘飘依然热闹非凡的天宫,准备动身回去东海。

经过镜池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先看看他的东海,那里是他的领地他的家,只是几日没有见到那蔚蓝色的辽阔海洋,心里却是分外想念,让他透过镜池先看一眼吧。

轻轻念了几句咒语,镜池里的画面转为绚丽多姿的海底世界,他看见五彩斑斓的鱼儿在海底深处嬉闹游玩,虾兵蟹将们依旧威武地张牙舞爪在他那座用各色珊瑚和水晶珠玉搭建的璀璨奢华龙宫周围巡视,还有在龙宫某个角落正在缓缓开合着蚌壳吐着水泡的巨大牡蛎,那是他养的“宠物”,牡蛎嘴里含着的那个有西瓜那么大的金色珍珠他已经精心培养了数百年之久。

看见熟悉的这些,敖广嘴角挂起满意的笑。

接着他又念了几句咒语,镜池里的画面又重新转回到了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鱼儿不时地欢腾着跃出海面,海鸟张着翅膀在天空中翱翔,高低俯冲,然后,一座树木葱茏苍翠如碧的小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紫竹岛,是他闲来无事的时候,在东海上亲自造出的一座小岛,可以说,紫竹岛就是他的一个小小后花园。

敖广是东海的龙王,可是他偶尔也喜欢待在陆地上玩玩,尤其,他还喜欢种种花草,搞个园林设计什么的,所以紫竹岛的一切,都是他亲手设计建成的。他用神力从海面隆起了岛身,上面有着崎岖陡峭的高山峡谷,然后,他又到处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树栽种在岛上,接着,他引来了海底龙宫附近的灵泉之水,让泉水从岛上最高的山顶坠落而下,形成白练一般的壮丽飞瀑,瀑布潭下流水淙淙,带着灵气的泉水流淌成一条清澈的小溪环绕在山谷之间。

有了山水花木,灵泉还给这座小岛增添了灵气,可是敖广还是觉得不够,虽然他很享受岛上的幽然清静,但他认为小岛依然太过于安静了。于是他又悄悄将大陆上的一些小动物给搬到了岛上。鸡、鸭、鹅、兔子、松鼠、梅花鹿、白鹤、乌龟等等,都是些温顺善良安静的动物,让这座岛屿更多了几分生气。

正当敖广在天庭门前的镜池边有些自我陶醉地看着自己亲手建造的紫竹岛的时候,镜池里的画面却忽然一晃,然后他就看见正在岛上瀑布潭边高坡向阳的窝里孵蛋的鸭子花花,——没错,花花就是那只鸭子的名字,给岛上的动物起名也是东海龙王的一个小小爱好,——正大脚一拨,将窝里的一枚雪白雪白的蛋给踢出了窝里。

那枚被鸭子花花抛弃的可怜的蛋骨碌骨碌地沿着高坡滚了下去,眼看,就要重重磕在高坡水潭边的乱石滩上了。

敖广眉头轻轻一皱,却也没有多想,只见他身形微动,镜池边现出一道金光,金光穿过了镜池,将那一枚正不断滚落的蛋给定在了半空,而敖广早已化身为一条墨色的巨龙,飞离了天庭,腾云驾雾地往自己的领地东海而去。

当敖广化身的墨色巨龙终于出现在东海上空的时候,他仰天长啸一声,整个跟着东海微微一震,接着这片海洋里的生物们都开始欢腾了起来,他们的王离开了那么久,可总算是回来了!

不过这一次敖广并没有向往常那样从天空中姿势优雅滴一头扎进海里去,而是直接飞到了紫竹岛上空后,再次化作一道金光落在了瀑布潭边。

随着敖广身形落定,原本那道护着那枚蛋不再继续往下滚的金光也跟着消失了,蛋顺着落势继续往下滚去,正好落入了敖广厚实的手掌心中。

敖广将掌心中那枚白白胖胖明明看起来挺不错的可却又被鸭子花花踢出窝的倒霉蛋对着阳光细细看了几眼,确定自己确实没有看出这枚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花花要把它给踢出窝呢?

敖广手上握着这枚蛋,撩起长袍迈开长腿踏上了瀑布潭的那处高坡,弯身蹲在花花的窝前。

花花正在孵蛋,圆圆的肚皮下面露出了鸭蛋圆润的弧度。它对蹲在自己窝前的敖广视若无睹,微眯着眼睛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

敖广也没在意对方那在海龙王面前如此无礼的态度,——其实他是习惯了,紫竹岛上的动物都这样,无视他的龙威,全是被他给宠成这样的,——他向花花摊开掌心,露出那枚白白胖胖的蛋,问道:“花花,你为何不要它?”

花花自然是不会搭理他的,所以敖广等了一会儿后,俯下头去仔细看了看花花肚皮下面的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这枚蛋要比花花的蛋要更白、更大一些。

于是敖广猜想,也许这枚蛋不是花花的,是哪个迷迷糊糊的家伙下错窝了吧,所以才被花花给踢了出来。

有了结论,敖广便带着这枚蛋走到了高坡的另外一边,那里有一只大白鹅也正蹲在窝里孵蛋,远远看去,大白鹅肚子下的蛋似乎跟他手里的那枚蛋更加相似。

敖广也蹲在大白鹅的窝前,向它摊开手掌,又问:“光光,这是你的蛋吗?”

大白鹅光光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这便给了敖广一些积极的鼓励,他侧过身低头细细看了光光的蛋,觉得自己手上的这一枚应该是和它们一窝的没有错了,于是他便将手里的蛋轻轻放在了光光圆圆的肚皮下。

完成了这件事,敖广唇边带了淡淡的笑意,正要带着这一份满意轻松的心情离开回去他海底的龙宫,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光光弯下了它长长的脖子,大嘴轻轻一顶,把那枚蛋又给撩出了窝外。

“……”敖广没有办法,只好重新捡起那枚蛋,无奈地离开了。

接着他又去找了在树林里散步的老母鸡濛濛,而当他看见蒙蒙那空空的落了几根鸡毛的窝和正跟在濛濛身后的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之后,他索性直接就走开了。

手上拿着蛋,他在紫竹岛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却始终都没有发现还有谁有可能是这枚蛋的主人,眼见天空已是日正当中,他也觉得有些累了,于是转身沿着山谷中的一条小路走进了一片紫竹林中。

紫竹林就是山谷中一处种满了紫竹的一片林子。这紫竹其实并不是凡间的产物,而是敖广悄悄到南海观世音菩萨居住的庭院后头偷偷挖来的。因为一是怕被观音发现,二来他也是仅仅抱着好玩的心态,所以没敢有多大的动作,只小心地挖了一块小小的竹笋就出来了,当初把这紫竹笋种在这里的时候,他也对这竹笋的成活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岛上的其他奇花异树倒是他从凡间各处引种而来的,而只有这紫竹是来自于仙地。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小的紫竹笋竟然不但成活下来了,而且经过了这几百年,还长成了一片林子。敖广猜测着也许是他从海底引来的灵泉之水给这紫竹带来了成活的灵气。

紫竹林的中央被敖广开辟出了一小块空地,那里放着他用伐下来的紫竹做成的一张躺椅,一张矮几,——没错,这个经常闲得无所事事的东海龙王有着不少的爱好,除了设计园林、侍弄一下花花草草、养养小动物之外,他还爱做手工,诸如用竹子做做桌椅之类的木匠活,他其实也拿手得很。

敖广走进紫竹林,仰躺在了紫竹躺椅上,隔着头顶竹叶的缝隙望着天空,散落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暖暖的很舒服,让他觉得有些慵懒起来。灵泉水流淌而成的小溪正好穿过紫竹林,淌过鹅卵石时发出非常动听的“叮咚叮咚”的声响,山风轻拂,带来几许凉意,抚去了夏日正午的炎热和焦躁;来自仙乡的特性让紫竹林里萦绕着特有的薄薄紫雾,有着淡淡的安神香气,让他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开始有些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又杳然过了长长的一段时光,也似乎就仅仅只是打了一个盹的时间,敖广双耳微动,敏锐地察觉到了几声细微的声响。

他睁开双眼,目光如炬,墨蓝色的瞳仁好像大海一样深沉。

他缓缓低下头,看见被自己捂在胸膛前的那枚蛋开始有了一些似有若无的动静,那层雪白的薄薄的蛋壳之下,似乎有什么正在极缓慢地晃动着。

当他还存有几分疑惑有些搞不大清楚状况的时候,只觉得掌心微微一阵刺痛,一个尖尖的粉色的喙从蛋壳里探了出来,接着,顺着那喙探出来时的口子,蛋壳一路裂开了整整一圈缝,然后,只听“喀喇喀喇”几声,原本光洁完整的蛋壳就彻底碎裂成了好几块。

在敖广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有些湿漉漉的、黑不溜秋的……小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刚刚出生的小鸡软软地从碎裂的蛋壳中滚了出来,伏在他的胸口上,然后它还摇摇晃晃地似乎想要站起来,害得敖广紧紧地屏住了呼吸,动也也不敢动,就怕一不小心小鸡就从上面摔了下去。

直到小鸡终于稳稳地站了起来,敖广正待要长长松一口气,却只见小鸡伸长了颈脖,瞪着乌溜溜湿漉漉的小小眼睛细细打量着他,然后粉色的小嘴一张,冲他叫道:“叽叽!”

敖广伸手小心地捧起这个小东西,然后慢慢从躺椅上坐起身来。小鸡还站不太稳,敖广起身的时候,它小腿一软,就一屁股坐伏在了敖广的掌心里。

它还不到他一半手掌那么大,就这么小小的一点,看起来好脆弱,似乎只要他一个不小心,就会弄伤了它。

敖广细细打量着它,它也好奇地看着敖广,龙王和小鸡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望了彼此半天。

许久,敖广闭上眼睛仰天重重一叹,喃喃地道:“没想到我堂堂东海龙王,竟然有窝在山林里孵蛋的一天,这也就罢了,还孵出了一只小鸡……”

“叽叽叽。”小鸡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敖广脸上那副哀怨的神色。

半晌,敖广重新睁开双眼,已经将心里郁闷的情绪消去了大半。毕竟他还是很喜欢小动物的,再说了,这是在紫竹岛,他东海龙王的地盘,何况紫竹林里除了他谁也进不来,堂堂一条龙孵出一只小鸡这事他不说有谁会知道呢?!想到这里敖广微微一笑,伸出手指小心地试探着轻轻抚了抚小鸡毛茸茸的头顶,墨蓝色的眼里流露出几丝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淡淡的温柔。

“原来你真是一只小鸡,”唇角勾起一丝弧度,他放轻了声音低低地看着小鸡道,“难怪花花和光光都不要你。——不过,为什么你这么迟才出来呢,比你的兄弟姐妹晚了这么多,它们都已经能跟在濛濛身后捉青虫吃了。”

“叽叽叽。”小黑鸡轻轻啄了啄他的掌心,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的指尖蹭了蹭。

“好了,”敖广一只大手端着这个小东西,从躺椅上站起身来,抬起头透过层层竹叶的缝隙望了望依然敞亮的天空,对小黑鸡道,“我们走吧,送你回濛濛那里,再过上一会,天就要开始黑了。”

于是敖广捧着这只小黑鸡走出了紫竹林。一路上,小东西都很安静地伏在敖广温暖平稳的掌心里,像一团毛绒绒的小肉球。它似乎很安心的模样,甚至都开始打起盹来,小脑袋随着敖广走动时的轻微晃动有节奏地一点一点。

敖广看着觉得好笑,却也不忍心打扰它,只是更加放轻放慢了脚步。

不知道它是不是自己亲自“孵”出来的缘故,——虽然他不太愿意接受这有损他龙威的事实,——又或者是因为这个毛球一样的小东西还挺可爱,他会觉得心里有几分异样的柔软,情不自禁地对掌心里的这只黑色小鸡多了几许怜爱之意。

就这样,他慢慢地走着,终于来到了老母鸡濛濛的地盘,山谷另一端的一片矮树林。

濛濛正在招呼着一众小鸡乖乖跟在自己身后回窝,“咯咯咯”、“叽叽叽”地好不热闹。

而敖广的到来却正好有些打乱了濛濛的号令,一时之间小鸡们的队伍开始显得有些混乱了。濛濛抬起头,瞪着眼睛不满地冲着敖广“咯咯咯咯”地叫着。

敖广抱歉地笑笑,然后蹲下身颇为善解人意地摊开一只手掌,将几只刚才在路上捉到的肉青虫放到了濛濛的面前。

濛濛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将那几只肉青虫啄到了自己跟前,之前不满的“咯咯咯咯”也变成了轻轻的“咕咕咕咕”,神气地望着敖广踱了两步。

敖广好笑地看着,顿了一会儿,道:“濛濛,你真是糊涂,连自己弄丢了一只小鸡都不知道。”

闻言濛濛转过头去点着脑袋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小鸡,来来回回数了又数,结果是一只也没有少,于是有些生气地重新回过头来瞪着敖广,那眼神似乎在说“你才是条糊涂龙”。

敖广抽抽嘴角也没有辩解,因为濛濛当时丢的确实不是一只小鸡,而是一枚蛋,而这枚蛋到了他手里才孵出了一只小鸡来的……

他清清喉咙,向濛濛伸出另一只手,将还在自己手心里打盹的小黑鸡轻轻送到老母鸡的面前,有些不大自然地道:“喏,我现在把它送回来给你,你以后好好照看着,可不要再弄丢了。”

他慢慢将小黑鸡从自己的手里挪到濛濛面前的草地上,而小黑鸡在朦胧间离开了他那温暖的掌心,有些不明所以地慢慢张开了眼睛,探着脑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当它定睛一看,发现面前的不是自己刚才已经熟悉的敖广的脸,而是一只瞪着眼睛、脸上扑着两朵红胭脂的花母鸡的陌生面孔,登时“叽咕”一声,吓傻在了那里。

它瞪着濛濛,濛濛也瞪着它,濛濛身后的一群小鸡们也好奇地瞪着它。

就这样过了许久,敖广看着这样的场面,想着这“母子相认”也许需要一些时间,他这“外人”站在旁边也没什么热闹好看,便站起了身,转身准备离开了。

太阳开始要下山了,天边的彩霞格外地火红,敖广想了想,好像再过两天,他又将要到他的几处巡地行云布雨去了。数千年来,每次都是这样,他只身一个来来去去,有空的时候要么呆在海底龙宫里看着他那些晶晶亮亮的金银珠宝、养养牡蛎里的珍珠,要么就到这紫竹岛上来,走上一圈之后躺在紫竹林里打上一个盹,虽然也不算单调,可有时候也难免觉得有些孤单。

看看老母鸡濛濛,虽然它不像自己有不死的生命和至高无上的神龙之力,可是却是那么快活,在这片矮树林里带着一群小鸡每日里日出后便出去找食,日落之前一起回巢,就算吵吵嚷嚷也好,总不缺热闹。

想到这里,敖广停下脚步回过头再次去看了那“母子”相认的场面一眼,心里忽然就莫名有了一种叫做“黯然”的情绪。

就在这时,只听小黑鸡尖叫着“叽——”了好长一声,紧接着濛濛也惊叫着“咯——”了好长一声,待敖广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小黑鸡和老母鸡濛濛一前一后地开始向着他奔来。

濛濛一边跑一边瞪着眼睛,身上油亮亮的褐色羽毛都炸开了,气势汹汹地伸长脖子追逐着小黑鸡。

敖广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他看向小黑鸡,只见小东西撒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向着他奔来,像个黑色的小肉球东倒西歪地滚动这;而他隔着不远的一段距离,似乎都能看见小黑鸡那乌溜溜的眼里冒出的委屈的泪花随着它的奔跑散落在了空中……

于是敖广想也没想,迈开长腿往前跨了两步,弯下身伸手去将那只可怜的小鸡捧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东海龙王的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只小鸡

自从敖广决定将小黑鸡收留下来以后,就在紫竹林里给它另外搭了一个小小的鸡窝。

这鸡窝也都是就地取材给弄出来的,不过相比起老母鸡濛濛的窝,这个东海龙王亲自搭建的鸡窝不愧是很有他自己的风范。

鸡窝架子和棚子用的都是来自仙乡的珍贵的紫竹,窝里的软舖是龙王大人亲自去岛上其他各禽鸟家里偷来的各色华丽柔软的羽毛,——为此,他还遭到了以鸭子花花、白鹅光光、老母鸡濛濛为代表的禽鸟们的一路追啄;这也就罢了,偏偏龙王大人还不觉得满意,按着他自己的喜好,又从他自己的龙宫里挑选了几件亮闪闪的珠玉宝贝给装饰在了鸡窝棚架上。

于是,紫竹岛上的紫竹林里就有了这么一个亮闪闪华丽丽的奢侈鸡窝,小黑鸡凤球儿就这么地在这里安顿了下来。

之所以给小黑鸡取了个凤球儿的名字,并不是海龙王敖广发现了原来小黑鸡其实是一只小凤凰,与之相反的是,以他龙王的神力,从小黑鸡身上他没有察觉出哪怕是一丝属于神兽类的气息来。

不过敖广始终觉得小黑鸡在岛上的出现有些蹊跷,起初他还以为小黑鸡是岛上别的禽鸟的后代,可是他认认真真找过了,确实是没有哪种禽鸟的幼禽是像小黑鸡这样,黑黑的一身短毛,黑黑的脚爪子,小黑豆一样的黑眼睛,除了嘴是粉红色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黑,到了晚上的时候,就算小黑鸡站在他面前,也就只能看见一粉红色的喙在跟着他左右移动……

于是敖广猜测着凤球儿也许是东海海面上从紫竹岛经过的某只海鸟的后代,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虽然除非是他敖广亲自带上岛的飞禽走兽,否则紫竹岛本身带着的灵气和几丝龙威会威慑到外围的所有飞禽游鱼不能轻易靠近,但是也不排除也许会有的哪怕是万分之一的例外吧……

给小黑鸡取的名字里带了“凤”字,算是龙王大人的一种美好愿望,想他堂堂东海龙王,孵蛋也没孵出一条小龙来,居然孵出来一只小鸡(本来就是一小鸡),多不好听,好歹也是只凤凰才行么,——嗯,名字里至少得带个“凤”字吧……

再则,小黑鸡除了黑,还长得很胖,圆溜溜的那种胖,胖得连脖子也看不见的那种胖。当它伏在敖广的手掌上或者它自己的鸡窝里睡觉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一团黑色毛球(这是身子)上面又顶个一小团黑色毛球(这是脑袋)。

综上所述,敖广就给这小东西取了“凤球”这么个名字。

凤球儿爱吃,什么都能吃,敖广给它喂什么,它就吃什么,什么肉青虫呀、野果子呀、紫竹叶呀,只要是敖广拿在手里喂它的,它都吃。有一次,敖广一边喂它吃东西,一边自己手上拿了一颗珍珠把玩,结果凤球儿吃完了他这边手里的野果子,探过脑袋来毫不介意地把他另一边手里的珍珠也一口给吞了下去,要是别的东西,真吞下去了也就罢了,偏偏是一颗珍珠,活生生给卡在喙的半道儿上,吞不了也吐不掉,顿时黑豆似的眼里就蓄起两泡眼泪,水汪汪地又哭不出来,让敖广哭笑不得。

可是虽然凤球儿爱吃也很能吃,还吃得很胖,个头长得挺快,但就只见它尽往圆里长,有时候看着它,敖广都觉得有些担心,想着不知道哪一天,凤球儿就会彻底成了一个毛绒绒的肉团子,连那粉红色的喙和黑色的脚丫也看不见了。

凤球儿一出世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敖广,因着这一份雏鸟情节,在它的心里就直接把敖广给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它很粘着敖广,只要敖广在紫竹岛上,无论他走到哪里,凤球儿都一定要跟着他一起,敖广不带着它,它就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迈着它的小短腿扑腾着追啊追,怎么也撵不走,有时候追丢了,它就“叽叽叽叽”地站在原地叫唤,格外地委屈,敖广耳力好,再加上本身的神力,紫竹岛上甚至整个东海范围内的一切动静他都能够感应得到,各何况这凤球儿又尖又脆的“叽叽叽叽”。

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它走。

可是紫竹岛毕竟不是海龙王的龙宫,他的龙宫在东海深深的海底。他总是要回去龙宫里的。白日里敖广就带着凤球儿在紫竹岛上漫山遍野地转,日落的时候,他就将凤球儿送回紫竹林里的豪华鸡窝,然后才离开。

然而每一次,他都知道,在他离开紫竹林的时候,凤球儿都会偷偷又从鸡窝里钻出来,跟在他的身后,直到跟着他走到了海边,目送着他化身为龙跃入了大海,这才又摇摇摆摆地重新走回紫竹林里。

敖广并不是每天都会去紫竹岛的,有的时候他要去他的巡地行云布雨,有的时候他要去西海南海北海和另外几位龙王聚聚,有的时候,他还要去一趟天庭处理一些事务,每当那个时候,凤球儿就会自己走到海边,安安静静地伏在沙滩上,望着大海等候。

敖广回来的时候,就会看见长长的白色细沙滩上的那团毛绒绒的小黑球格外地显眼,海岸边比山林里要冷上许多,海风吹动着凤球儿软软的绒毛,可是凤球儿就是这么执着地伏在那里动也不动,等着他的出现。

而每当此时,敖广都会感觉到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格外地柔软、格外地温暖。凤球儿只是一只很普通的小鸡,连神兽中最低等的灵兽都算不上,可是敖广却不明白为什么凤球儿能这么聪明地感应到他的存在,能这么聪明地认定他,能这么聪明地喜欢粘在他的身边。

他是神龙,是掌管东海的龙王,他有着不死的生命,然而数千年来唯一能够整日陪伴着他的一直就只有自己的影子,他从来都是只身一人来去,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时光永远都不会停息的流逝,习惯了宇宙洪荒之间的苍凉;他熟悉并看遍世间万物的生老病死、爱恨嗔痴,可是这些对于他来说,也就只是看过了就罢了,他没有神佛们的悲悯之心,因为他只是神界里万古的神兽,他只是一条龙。

但是随着这只小鸡的出现,让他发现自己开始渐渐地对这个小东西有了更多的牵挂。他养育它,照顾它,给它找它爱吃的食物,给它建屋搭窝,担心它冷着,又担心它饿着;离开东海的时候,他知道它会在海边的沙滩上傻等,所以总会不自觉地着急要赶回来,就因为怕它等得太久。

他为凤球儿做了这许多事,而凤球儿把他当作了唯一的亲人,他们彼此之间,有着丝丝连连的眷顾和牵绊。

敖广真的是太喜欢这只小鸡了,于是他也愿意更加倍地宠爱它。

他想了许久,想着自己还能再为这只小鸡做些什么呢?直到有一天,他从北海看望老朋友回来,又再次看见凤球儿固执地伏在沙滩上等他,他才终于想到了他还能做的一件事,——将凤球儿带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凤球儿仅仅是凡间的一只普通小鸡,如果他要将它带在身边,凤球儿就必然是要跟着他一起上天入海,甚至踏入仙界天庭的,不过自身没有神力法力的凡体进入仙界天庭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化为灰烬。

——凤球儿进了他的龙宫也是这样的后果,龙宫是神兽的宫寝,自然也就属于仙界的范围。

于是到了后来,敖广思来想去,便去求了慈悲温柔的南海观世音,向她讨来了一道法咒。只要对凤球儿施了这道法咒,再用他的神力加持,在凤球儿的周围就能够形成一道透明的保护圈,这样,不管他去到哪里,凤球儿都可以安安全全地跟在他的身后了。

从那以后,天庭和仙界的各路神佛仙人都有留意到这样一个景象:无论东海龙王敖广走到哪里,在他的身后,都紧紧地跟着一只套着透明光环的黑不溜秋的胖小鸡。这是让天庭和仙界都觉得非常有趣好玩的场景,大家有议论的,有好奇的,也有嘲笑的。

不过龙族的小龙们倒是也挺喜欢和凤球儿玩耍,这帮调皮淘气的小龙最爱在敖广带着凤球儿飞在半空中的时候,趁着敖广不注意偷偷地用鼻子把凤球儿像个球儿似地顶来顶去。为什么呢?因为护着凤球儿的那道保护圈就像是一个有弹性的透明泡泡,小龙们轻轻用鼻子一顶,这个泡泡就带着凤球儿弹在半空中飘啊飘,虽然凤球儿躲在里面不会受伤,可是它胆儿小呀,于是就着急地在泡泡里“叽叽叽叽”地叫唤,小龙们就觉得这个游戏可好玩儿了。

小龙们在天空中互相顶着兜着凤球儿的泡泡正玩儿得开心,一不小心,风吹云散的时候,碰巧地面上的老百姓们抬起头往上看,然后他们就极其兴奋地奔走相告:“快看呀,九龙戏珠啊!……诶?……戏的咋是煤球儿呀?……”

还好这个时候敖广及时发现自己弄丢了凤球儿赶了回来找,龙王的龙威可是连其他的龙族都会害怕的,小龙们赶紧一哄而散。

快乐的时日总是流逝得很快,自从有了凤球儿,敖广也不再觉得自己总是形影相吊了,而且这段日子里的每一天比起从前的任何一天都来得有趣。他以为,他可以一直带着凤球儿,就这么快乐地过下去。

*******************************************************************************

凤球儿觉得自己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鸡,——至少,它自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它发现自己是一只听得懂人话、能够自己思考问题的小鸡,这是跟其他小鸡一点儿都不一样的地方。

而且,它也觉得自己长得比较特别,它是一只黑色的小鸡,从一出生就是黑色的,别的小鸡都是黄黄的,唯独它,格外地与众不同,黑色的,而它的爹爹敖广是一条墨色的龙,它跟爹爹是一个颜色的,这一点让它觉得很骄傲。

自它破壳而出以来,它就能够自己思考问题了。

它第一眼见到的是它的爹爹,——虽然它当时觉得有些奇怪,为什它的爹爹看起来和自己一点儿也不一样。不过没有关系,它已经认定了他就是自己的爹爹,那他就是自己的爹爹,再说它还小呢,谁知道它长大了以后,会不会就会变得跟爹爹一样呢?

然而让它至今想起来还觉得有些伤心的是,它刚出生,爹爹就要把它丢给一只胖胖的老母鸡。虽然自己现在是一只小鸡,可是它是一只很特别很特别的小鸡呀,以后可是会变成龙的,爹爹为什么要把自己丢给老母鸡呢,何况,老母鸡看起来还很凶……

还好,后来爹爹终于打消了这个糟糕的主意。

不过它已经跟那只名字叫做“濛濛”的老母鸡结下了梁子,谁让濛濛当时要凶巴巴地追着它啄呢!它知道濛濛最爱吃肉青虫了,所以从此以后,只要爹爹手里捉有肉青虫,它都要全部给吃掉,就算是一点儿肉末也不留给濛濛!

爹爹可疼它了,总是喂它好吃的,还给它搭了很漂亮很舒服的窝,可是它还是最喜欢卧在爹爹的掌心里睡,可温暖可安心了,它可以睡得很香。

可是爹爹不总是一直呆在紫竹岛上的,他要回海里的龙宫去,有时候还会飞到天上,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几天都不会回来。

每到这个时候,它就会特别想念爹爹,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着,所以干脆就趴在沙滩上等爹爹回来好了。

后来,爹爹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它一直跟着他了,它很开心。跟着爹爹上天入海,让它大开眼界,原来,这个世间,还有天庭,还有仙界,有这么多这么多美丽神奇的风景和事物!

当然他们遇见的一些人也会嘲笑它的爹爹,说一条龙居然还带着一只小鸡到处跑。

哼,他们难道不知道以后它也会和爹爹一样的吗?!

当然,更坏的还是那些小龙,总是趁它爹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它当球顶,可讨厌了!还好爹爹总会及时赶来救它……

不过它还是觉得有些丢脸,因为自己不够勇敢。爹爹其实是一条很威严很神气的龙,它这样胆小,太给爹爹丢脸了,以后长大了,它也会变成一条很威武的龙的,可是它坚决不能当一条胆小的龙!

——它真的一直以为,长大以后,它会变成跟它的爹爹一样的威武的龙……

有一天,它的爹爹有事要出一趟远门,不能带着它一起了,把它留在了紫竹岛上。

它很想念爹爹,所以还是跟以前一样,在沙滩上等着它的爹爹回来。

可是爹爹还没有回来,那帮淘气的小龙倒是来了。

还好它很聪明,它飞快地跑到了山林里。紫竹岛是它最最熟悉的地方,常常跟着它的爹爹漫山遍野地走,所以它很清楚哪里有别人找不到的捷径,哪里有山洞可以躲藏。

不过好讨厌,它居然还是被小龙们给找到了。

小龙们围着它笑,道:“喂喂,凤球儿,你躲哪里我们可都能找到呀,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我们龙族的鼻子可灵了,一闻就知道你在哪里。”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凤球儿不服气地反驳他们,以下为翻译原文:你们可不要老是欺负我,等我长大了,变得跟爹爹一样,眼睛一瞪你们就被吓跑了。

小龙们嘲笑了一阵,凤球儿也一直不停地反驳他们,后来终于有一条小龙发现了凤球儿的理直气壮,心里一寻思,似乎有些明白了凤球儿在叫嚷些什么,奇怪地问道:“哎,凤球儿,你不会真的以为你以后会变成一条龙吧?”

凤球儿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

小龙们面面相觑,最后忍不住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条小龙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边喘气边道:“哎哟喂……这可乐死我了!……凤球儿……你可真傻……你看看你自己,哪里跟我们长得一样了?!”

说着,小龙站定了身体,只见金光一闪,他就变成了一条赤色的小龙跃在了半空中,他扭动了一下修长的身躯,帅气地摆摆龙角,甩了甩龙尾巴,神气地抬头冲着天空发出了长长一声龙啸,虽然比起东海龙王敖广那低沉浑厚又带着无比威势和穿透力的龙啸声来显得有些稚气又有些中气不太足,但那毕竟是龙啸声,回响在了整个紫竹岛的上空,顿时岛屿上的生物在那一瞬间都因为龙的威压而安静了一阵。

赤色小龙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这才落下地面又重新变回人形,他走到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凤球儿面前,得意洋洋地道:“看见不,是不是跟敖广叔叔一样神气呢?等我长大了,还会更神气的!”

……

这一日,凤球儿过得可伤心、可难过了。

当小鸡变成烤鸡

当沙滩上金光闪过,敖广从天而降的时候,他看见他的小胖鸡果然还是伏坐在银色的沙滩上傻呼呼地吹着冷飕飕的海风等着他。

敏锐地察觉到凤球儿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安静,敖广走上前去,弯下腰,一把捞起那毛绒绒的肉团儿,然后盘膝坐在了沙滩上,将肉团儿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抚顺它被海风吹乱的绒毛,低声地道:“凤球,怎么啦?”

凤球儿探探脑袋,在敖广那厚实温暖的掌心里依恋地蹭了又蹭,却没有出声。

(爹爹,原来我以后不会变成一条小龙的呀……)

看着凤球儿这么黏糊的模样,敖广微微勾唇一笑,一贯深沉的眼底透着一丝温柔。

(爹爹,小龙他们说,我就是一只普通的小鸡,长大了,最多就是一只天亮打鸣的大公鸡,是不是呀……)

凤球儿把脑袋埋在敖广的掌心里,闭着眼睛,觉得鼻头有些酸酸的。

(爹爹,小龙他们还说,神龙是有不死之身的,可是小鸡却会死,那以后我死了,是不是就再也再也见不到爹爹了,再也再也不能和爹爹在一起了呀……)

喉咙有种哽住的感觉,凤球儿不舒服地扭了扭脖子,最后索性赖在敖广的手掌上打了一个滚。敖广只觉得凤球儿今天不但格外粘人,还有些赖皮的模样,一时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他伸手揉了揉凤球儿那被海风吹得有些乱糟糟的绒毛,笑道:“凤球儿,怎么这一副怠懒样子,是在怪我没有带你一起出去游玩吗?”

凤球儿没有答话,只是把头埋在他掌心里晃了晃,那粉色的小小尖喙便在敖广的掌中轻轻划了划,带来一丝麻痒。敖广对凤球儿难得的沉默觉得有些无奈,只当小胖鸡是在为自己没有带它出去玩而闹小脾气了。

于是他只能安抚地轻轻拍抚着小东西的背以示安慰。

日落了,海面上洒满了金光,天边一抹晚霞燃烧得热烈,映得大半片天幕一片通红。

又是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日升日落总是这样往复地循环,永远也不会停止。

敖广望着落日,这样的情景,他早已经看了千百年,他的生命也几乎跟天地一样长久,就像这每日升落的太阳,看尽了这世间万物的生死荣枯。

他低头看一眼凤球儿,再度望向那海天交接之处的落日,心里轻轻一叹。

龙宫里养着的那个千年巨蚌死了,他刚才到紫竹岛之前,已经先回了一趟龙宫。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凤球儿说,因为凤球儿以往在跟随他回龙宫的时候,好像已经和巨蚌成了不错的朋友,每一次到了龙宫,都喜欢在巨蚌面前转悠,巨蚌也好像喜欢凤球儿,毫不介意地张着蚌壳让凤球儿在壳里壳外跳进跳出,还让凤球儿去摸它守护得最紧的金色珍珠,要知道,连他龙王自己想去看看,都还得要看看巨蚌自己肯不肯主动张开蚌壳,更别说去摸一摸那养了好几百年的珍珠。

可是巨蚌已经死了,它已经在海底龙宫里活了将近千年,可是它毕竟还只是凡体,即使活了千百岁,可终有一天也是要老死的。

以后,凤球儿也是会死的。

凤球儿的寿命也不可能像终年生活在海底龙宫的巨蚌那样长久,也许几十年,也许,也就十几年……

敖广很少会去想到死亡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的生命是无限的,而他周围的神佛巨龙的生命也是无限的,他对这一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就算看到世间的生老病死,他也不会像那些有七情六欲的凡人那样悲伤恸哭,因为世间有因果循环六道轮回,死亡了,只不过是另一段新生的开始。

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想到他捧在手心里的凤球儿也会死去,他就再也不能这样保持着一贯的冷漠淡然。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根坚硬的苦刺蓦地扎入他的心脏,刺痛得难受。

他亲眼看着凤球儿出生,然后一点点将它带大,习惯了它对自己的依赖,习惯了它不离左右的陪伴,对于他来说,凤球儿已经渐渐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这种相互牵绊的感情逐步逐步化解去他心底数千年的孤寂,所以他不想要看到凤球儿的最终死去,就算凤球儿死后灵魂也是能重新堕入轮回再次得到新生,可那已经再也不是他的凤球儿了,孟婆汤会让它忘记前世的一切,凤球儿不会再记得他,不会再认得他,也不会再粘着他,而是和他形同陌路。

想到这里,敖广的脸色蓦地一冷。

他敖广是东海的龙王,整个东海领域里的一切都属于他的管辖,难道,连一只小鸡的性命他都保不了吗?!

敖广抿了抿唇,脑子里努力思索着能让凤球儿长命百岁的办法,思来想去,也就唯有让凤球儿进入修仙一途。

凤球儿除了比普通的小鸡显得黑些,更聪明一些,其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更别说什么骨骼清奇、有仙佛之灵气这类的特质了,不过没有关系,有他敖广领它入门,另外设法改造一下凤球儿的骨骼经脉,再加上紫竹岛上灵泉的灵气,一步步来,凤球儿总能踏入灵兽的行列,到时他再找太上老君要上一粒增进仙灵之力的灵丹,用神龙之力助凤球儿脱胎换骨,那凤球儿成仙就指日可待了。

有了清晰的思路之后,敖广便捧了凤球儿到眼前,望着它那乌溜溜的小眼珠子,笑着道:“凤球儿,可愿意跟着我修仙?”

正暗自伤心郁闷的凤球儿抬起头看着它的爹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登时一脑门子的问号。

敖广爱怜地用手指抚摸着它毛绒绒的脑袋,解释道:“修仙若得大成,你便可以踏入仙灵之列,不但能有上天入地的仙灵之力,也会长生不老……”

听到这里,凤球儿两眼蓦地一亮。

(呀,爹爹,那是不是说我修了仙,就可以不死了,永远都跟着你呀?)

敖广见它比刚才有了精神,两只乌眼珠子亮晶晶的,也不禁莞尔,然而很快就面色变得严肃,道:“不过,凡体修仙乃是一种逆天之行,虽然有我可以在一旁护你,但修炼必不是一件轻松之事,其中的辛苦磨练只能由你自己去忍受承担,方能动心忍性,有所得益。”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只要能和爹爹在一起,修仙多苦多难我都不怕!)

凤球儿早就将之前的郁闷不快给抛到了脑后,高兴地把脑袋在敖广的掌心了蹭了又蹭。它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它不可能变成一条像爹爹一样威风的龙,但是只要它不会死,只要能够一直一直陪在爹爹的身边,不管有多苦多难,它也可以做到!它可不愿意被那些小龙们给小看了,它可是从来都当自己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孩子呢!它一定要给爹爹挣脸!

这么想着,凤球儿立刻就正襟危坐了起来,一副昂首挺胸、满怀壮志的模样,惹得原本还一脸严肃的敖广也禁不住微笑起来。他抱起凤球儿,情不自禁嘉许地低头亲了亲它毛绒绒的额顶……

**************************************************

从那以后,凤球儿就开始了它艰苦漫长的修仙之路。

敖广果然并没有把修仙的辛苦夸大,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凤球儿先后经历了一连串痛苦的修行,这种痛苦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所无法想象的,可是它都一一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所有人都对它所表现出来的坚忍毅力感到惊奇,尤其是那几个常常欺负它的小龙们,也不再把凤球儿看轻了去,反倒添了几分佩服之意。

可是凤球儿都不在意这些,在它的眼里,它只注意到了敖广对自己的期许,还有它自己努力想要让自己能够更快地成长直到有一天能有资历站在它最喜欢的人身旁的渴望。

渐渐地,它乌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仿佛火焰般的狂热,它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了修行当中,不分昼夜地追赶着那似乎还有些漫长的目标。

直到有一天,它忽然被敖广拽出了自己那用来修行的暗无天日的山洞。

看着敖广那深沉中似乎带了几分生气的脸,凤球儿满心的不解。

(爹爹怎么好像生气了?)

敖广静静地看着它,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凤球儿慢慢低下头去,小鸡爪子有些不安地刨了刨地。

轻叹一声,敖广捧起它,对它道:“凤球儿,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修行最忌急躁,你为何总将我的话当做耳边风?”

凤球儿低着头,默默地听着敖广说话,它知道敖广曾经几次很郑重地提过,修行是不能急进的。它心虚,因为它知道自己真的有些急躁。

(爹爹,我只是想快点再快点能够追赶上你,让你为我骄傲……)

“急躁于你修行无益,反而有损元气,一不当心还会走火入魔万劫不复。这话我是最后一次说给你听,你千万切记。”敖广严厉地看着它。

敖广从来都没有对凤球儿如此严厉过,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凤球儿有些害怕,它真的真的不是故意要让爹爹生气的。它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看着凤球儿有些郁闷难过的小脸,敖广终于还是心软了,他伸手抚了抚凤球儿软软的绒毛,眼里的厉色也慢慢褪去。抱起这个小胖球,他顿了顿,才又缓缓道:“好了,我不是责备你,修行这一路走得不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小失大而害了自己。”

凤球儿把头埋在他的掌心里用力蹭了蹭。

(我知道爹爹是为我好,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敖广轻笑,眼里带着一丝怜爱,过了一会儿,又接着道:“改善你骨骼经脉之药尚缺一个药引白晶果,明日我要去一趟西地雪山,这次过去正好赶上能够白晶果五百年一次的成果期;你安心留在岛上,我十日之后便能回来。”

(嗯,我一定乖乖的。)

凤球儿在敖广手心里打了一个滚。

敖广看着它撒娇,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不过敖广却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将他最喜欢的小胖鸡这样捧在自己的掌心里了。

敖广离开后的三天,天上太上老君的炼丹室发生了一场事故,炼丹童子不小心将哮天犬放进了炼丹室,结果童子在追赶着哮天犬的时候不慎将炼丹炉给推倒了,虽然很快炉子就被重新扶了起来,可是炉子里的几簇九阳真火还是被倾倒了出来,从天上落入了凡界,大部分坠入了东海,而其中一簇,却落入了紫竹岛。

在紫竹岛上的某个山洞里认真修行的凤球儿被洞外嘈杂的动静给惊醒。从来紫竹岛都是一派宁静祥和,不知现在为何忽然一片吵乱。它疑惑地走出山洞,看见了惊慌失措的大白鹅光光和鸭子花花,它们正慌里慌张地扑扇着翅膀领着同样慌不择路的小鹅小鸭们四处乱窜;然后它抬起头,看见了岛上的山林正冒出滚滚浓烟,隐隐闪着吓人的火光。

凤球儿知道,这是起火了,可是,紫竹岛是有仙气环绕被龙王龙威守护的岛屿,一般的凡火是不可能在紫竹岛上的山林里燃烧起来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凤球儿却来不及多想,首先的当务之急,是要先去到安全的地方!

它大声地“叽叽”交换着,让大白鹅光光和鸭子花花跟着自己走,它把惊慌失措的它们领到了紫竹林里。

敖广曾经告诉过它,紫竹是从南海观音的院子里移栽过来的,紫竹林里不但环绕着海底龙宫引来的灵泉,而且紫竹本身还带着很重的仙气,所以紫竹林是岛上最有灵气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果然,附近山林的浓烟和火光对紫竹林没有多大的影响。

凤球儿安顿好了光光和花花,又想起了还在外头的老母鸡濛濛以及紫竹岛上的其他动物们,于是它又重新冲了出去。

幸好在路上它就遇见了脸被烟熏得更黑的老母鸡濛濛,它让濛濛赶紧带着其他小鸡们去紫竹林里躲避,接着,它又继续往山林的其他地方奔去,沿路不管遇到谁,它都将那些慌乱的动物们指往紫竹林的方向。

随着时间的拖延,路变得越来越难走,周围都是呛人的浓烟,一不小心就容易迷失方向,空气越来越烫热,连地面都开始变得炙人,因为脚底传来的热度,让凤球儿每一步踩上去,就得很快把脚在抬起来,不然就好像马上就会被烫一层皮下来,痛得难受,而这,也促使它不得不尽力奔跑着,即使这样,渐渐的,它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脚心开始撕裂般疼痛。

而路上,总也会有不同的危险,它不得不一边奔跑一边小心地避开开始轰然倒塌的燃烧的树木,而且还要留意着会不会还有其他被困在山林里的动物。

在这样的情形下,它在被树根绊倒狠狠摔了一跤之后,才发现自己似乎快要精疲力尽了。它的脚已经是又红又肿满布吓人的水泡,身上好几处绒毛都已经是一片焦糊,如果不是这一段日子的修行让它有着比以往更充沛的精神和体力,它可能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可是它咬咬牙还是努力让自己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跑。

这座岛屿是爹爹最最喜欢的地方,上面的每一座山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棵小草都是爹爹小心翼翼从别的地方移栽过来的,凝聚了爹爹许多的心血,就算它自己不可能扑灭这场可怕的大火,却想尽力把能抢救的都统统抢救过来。

确定岛上的动物们都进了紫竹林,凤球儿就开始搬那些珍贵的花草。

这个果子爹爹等它成熟等了三百年,这朵花是爹爹最喜欢的花,这一株仙草爹爹说过是专门给北海龙王伯伯留着的……

凤球儿只恨自己长得实在太慢太小,每一次都不能多搬一些。

周围的温度实在太高了,连空气都扭曲了,浓烟熏得凤球儿眼花缭乱,它感到自己每吸一口气就好像吸进了一团火,可是它让自己不要停下来,爹爹不在东海,为了它去了西地雪山采药,所以它更加要为爹爹守护住这个岛屿……

东海上的火焰让附近的龙族有了感应,经常到处串门玩耍的小龙们赶了过来。

见到紫竹岛居然起了火,整座岛屿的上空笼罩着浓烟,小龙们都吓了一条。几只小龙连忙念了法咒,化出龙身,仰天发出清亮的龙啸,开始在紫竹岛上空兴云布雨,以图灭火。

可是来自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的九阳真火岂是这凡间的普通雨水能够轻易浇灭的?只见那小龙们努力营造出的倾盆大雨还没落下紫竹岛就已经被岛上的大火给蒸没了。

小龙们面面相觑,终于察觉到了情形似乎比他们所想象得还要严重。最后,还是他们当中的小头领赤色小龙当机立断想了个办法,他让其中一条小龙赶紧去往西地通知东海龙王,然后他让其他小龙继续想办法降雨灭火,自己飞快地冲向南海观音菩萨所在的仙山,因为他忽然想起曾经听人提过,南海观音手中净瓶里的水露具有无上的加持法力,能够克制九阳九阴真火。

南海观音最是心善慈悲,只要能想办法向南海观音接来净瓶里的水露,还担心灭不了火吗?

**************************************************

敖广终于还是赶回来了,东海是他的守护领域,当他感应到东海那边传来的一丝不妥之后,他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他一路从西地赶回来,越接近东海,那种不好的预感就越强烈。

可是西地终究离东海太远太远,他最终还是迟了一步。

待他回到东海上空的时候,紫竹岛上除了岛中心的紫竹林完好之外,周围只余下一片焦黑灰烬。

放眼用力梭巡,他看见了紫竹林中受了惊吓蹲伏瑟缩着动物们,也看见了林中那一堆的被及时采摘下来的果实花朵仙草,但偏偏,他就是始终都没有发现他的小胖鸡那黑乎乎的圆圆身影。

“敖广叔叔……”赤色小龙忐忑地走上前,轻声唤道。

敖广那一身冰冷沉重的气息早已经让一旁的小龙们噤若寒蝉,赤色小龙也是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说话的。

“那个……敖广叔叔,我们,我们已经找过了……”赤色小龙用力吞了吞口水,抬眼看看敖广又赶紧垂下眼去,“凤球儿它好像已经……”

敖广冰冷的眼神让赤色小龙连忙闭上了嘴,他知道,凤球儿是不可能自己跑出紫竹岛的,为了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还带着其他小龙们潜入了东海里去找了一圈,自然,也是不可能发现凤球儿的;这场大火以后,除了紫竹林,什么也没有剩下,凤球儿不在紫竹林里,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敖广冷冷地看着焦黑的紫竹岛,良久,他忽然腾空而起,化作一条墨色巨龙如狂风一般往天庭呼啸而去。

小龙们眼前一花,就已经不见了敖广的身影。

“敖广叔叔——”赤色小龙见状大喊一声,当然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而那一日,天庭太上老君的的居所倒了大霉,东海龙王化身的墨色巨龙在门口一声凄厉的长啸后,只见奔涌的水流蓦地就冲进了殿里,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冲得东倒西歪,整个太上星居水漫金山,那水把所有的经书、药材、灵丹都给统统泡成了烂糊。

水淹太上星居之后,墨色巨龙又重回东海,在紫竹岛的上空整整盘旋了三天三夜,最后,一声低沉的龙啸响彻整个东海的云霄,海面霎时狂风大作,掀起了惊涛骇浪,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骤雨席卷而来。

一直因为不放心而守在紫竹岛附近的小龙们顿时都被这样的场面骇住了,可是他们只能紧紧聚在一起躲在一旁,因为东海龙王的怒气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安抚得住的。

在乌云中,敖广悲伤地看着东海上那曾经美丽安宁而如今却焦黑一片的岛屿,那里有他千万年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那个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东西就消失在了那里,再也不会回来。

看见紫竹林里瑟缩的动物们,还有那堆他曾经珍视的花果,他心里就能够想象凤球儿在那烈火炙热之中是怎样一件件搬运回来。

毫无任何灵力的凤球儿至死都在竭力为他守护着领地,而他作为睥睨于天地宇宙的神龙却竟然不能守护住凤球儿那脆弱的生命。

敖广阖上双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过,伴着倾盆大雨从空中滴落在紫竹岛上。

感应着东海龙王的内心,东海上空激烈的闪电不停霹过,剧烈的雷声阵阵炸响,旁边一只胆子较小的小龙被吓得往后一退,撞在了身旁赤色小龙捧着净瓶水露的手,顿时那救火后剩下的几滴水露也伴着大雨落入了紫竹岛。

不一会儿,东海上空的小龙们就发现了紫竹岛上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动静,他们低头往下一望,却是吓了一跳,原来紫竹岛上居然又冒起了一簇耀眼的火光。

那火光却不是之前那炙烈的九阳真火,只有火的暖意而没有火的炙热,火光中带着璀璨的星芒,在紫竹岛的风雨飘摇中越聚越盛。

小龙们讶异地看着那团奇异的火焰,那光华灿烂的耀目光明让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状况的他们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察觉到紫竹岛出现的异状,敖广倏地睁开了双眸,只是在看见了那奇异的火焰之后,原本阴沉冰冷的眼底逐渐出现一丝不可置信惊喜和讶然……

凤球儿是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下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可是眼前却只看见一片火焰的赤红。

身体好痛好痛,骨节之间开始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它头晕目眩,仿佛自己在不停地旋转,在旋转中,身体不停地被拆开又装上,拆开又装上,后来它痛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它大叫一声挣扎着冲出了这一片让它如此难受的漩涡。

紫竹岛上传来一声清澈的凤鸣,只见赤红带金的那一团璀璨火焰中,猛地冲出来一只黑羽红冠的美丽凤凰!

此情此景,让一旁一直看着的小龙们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冲出漩涡的凤球儿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居然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它抬头看了看满天的乌云,在暴风雨中左顾右盼,终于在天空乌云的一角看见了它熟悉的墨色巨龙的身影。

爹爹!

它满怀欣喜地向它最喜欢的爹爹冲去,眼里除了那墨色的身影,再也容不下其他。

漫天风雨之中,那美丽的黑羽凤凰发出悠远清亮的凤鸣,在一片灿烂星芒的围绕下腾空而起,扑向了天空中的墨色巨龙。

(完结)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