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ằm nghe phong quá noãn tuyết – Dạ Huyền Thần Ca

Tên gốc: Ngọa thính phong quá noãn tuyết

卧听风过暖雪 by 夜弦辰歌

( 近现代, 温馨 )

1、第 1 章 …

 

 

作者有话要说:很温暖的一个小故事~~~~

 

江羽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十一点,门口摆着的两双拖鞋证明夏清并未回来。江羽有些不舒服地甩下外套,独自对着冷清的房间。和夏清同居已经有半年了,那是个纤细清秀的少年,笑起来有小小的酒窝,没事总爱赖他怀里,那时江羽就会揉揉他的脑袋,宠爱地把他搂进怀里。而这会儿他不在家心里倒真有几分空落落的。

他们这类人在一起和分开总是司空见惯的,毕竟少了婚姻的束缚,行事自由了很多。在都市生活的久了,感情也是越来越奢侈的东西。生活的压力已经够大了,谁还会整天爱来爱去的。

对江羽来说这样的同居伙伴以前也不少,各取所需罢了,只是对着夏清时却忍不住的要流出许多温情。

夏清是个自由工作者,每天都没有具体的工作时间,有次江羽打趣道:“以后在家闲着得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夏清听了一下子扑到江羽身上,撒娇似地咬了他一口笑着说:“才不呢,工作可以见很多帅哥。”

江羽当时听了,一把把他摁到身下,啃上他的锁骨。夏清笑着求饶。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江羽想。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很想安定下来的,只是心中又总有种不安全的感觉。不是怀疑,只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难免会有些自私。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江羽知道是夏清回来了,只是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

夏清一进门便看到摊在沙发上的江羽,身子顿了一顿,才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吃饭了没,我去给你弄。”

江羽不吱声,等夏清换好鞋子才叫他:“过来。”

今天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夏清也未多想,径直朝他走去,还差几步,促不及防地被一把拉进怀里。被搂的紧紧的,夏清有一瞬间的失神,刚想张开口问他,便被狠狠的堵住了嘴。这是一个霸道漫长的深吻,直到夏清觉得透不过气来,江羽才放开他。

“去哪了?回来这么晚?”江羽问道。

“啊…客户那边的机子出了问题,去解决了一下,没想到这么晚了……”

“下次晚上有活就推了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不是太安全。”江羽冷冷地说道。

“嗯,知道了。”夏清回答道。

今天的江羽真是有些奇怪呢,夏清没想太多就去浴室放水了。哗哗的水声迅速地闯进江羽的耳里,像点点滴滴的温情落在了心里。

夏清换好家居服,走到江羽身边拉起他:“去洗澡啦。”

江羽抬起头看着他说:“你不是也还没洗?”夏清点点头说:“我不急。”

“一起洗。”江羽说完动作有些粗暴地扯着他往浴室里走。

夏清不明所以,眨着大大的眼睛问他:“你生气了?”

江羽没有承认也没否认,刚才

1、第 1 章 …

 

 

屋里空无一人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他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下次不会了啦。”夏清有些讨好地搂上了他的脖子。

“嗯。”江羽有些不领情地点了点头。

直到二人出来江羽都没再说话,夏清也不明白,以前自己回来晚了,他没有像今天这样呢。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吧。想着就开口问他:“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了?”

江羽摇摇头,把他甩到床上,然后压了上去。像发泄什么似的,这次要的又快又急,到最后夏清都有了哭声。以前没有这样过呢,他总是很温柔的,夏清委屈地把头埋在江羽的怀里。

长久的沉默充斥在空气里,夹杂着激情过后的味道。江羽抱住了他,喃喃说道:“小清……”

“嗯?”夏清的声音有些哑,这时听起来竟有不真实的感觉。

江羽没说话,又紧紧抱住了他。

其实想问他:“小清,你爱不爱我?”可是,江羽在心里有些讽刺地笑了下,爱又是什么呢?很沉重的一个字眼。前些年的时候,遇到中意的了,总觉得这是最后一个了,可是现在不还是一个一个地换来换去?承诺这种东西,是最作不了数的。

轻轻的吻了吻夏清的额头,江羽说:“晚安。”

夏清又蹭了几下,满意地把头埋在了他宽阔的胸膛。还不忘给他一个晚安吻,这样的时刻在夏清心里是无限温暖的。

第二天早晨起来,夏清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倒很简单,一杯牛奶,两个煎蛋,若干面包片。

夏清的手艺很好,江羽就曾说:“以后要是没工作了,可以开家小餐饮店,肯定生意兴隆的。”

很有速度地把早餐吃完,江羽到公司要半个小时呢,现在这个点正上班高峰期,夏清总是怕他迟到,所以提前半个多小时就起床了。他自己的工作比较自由,对时间并没有很死的规定。

整个白天都是各自忙各自的,要到晚上才能见面,周末的时候,有时会一起逛逛街,有时就窝在家里看电影,倒还不错。

生活总是这样奔波来去的,不过是普通人罢了,为了生存下去,又哪有那么许多的浪漫心思。而爱,早晚也是会被生活磨尽的吧?

我们眼里的世界,缓慢又迅速地前行,错过和相遇不过都是一个转身的距离。有时想想到底要坚持些什么呢?疲惫的是一颗无所适从的心吧,毕竟生活远远比小说曲折跌宕的多。

今天老板派夏清去郊区办些业务上的事情,来来回回三个多小时,其实在车上的时间倒还挺好,可以听听歌看看风景什么的。然后走走神,再想想江羽。和他在一起也挺长时间了,夏清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同性恋在这个国度还是很禁忌的事情,可自己偏偏又是这一类人。他们都不轻意

1、第 1 章 …

 

 

说爱,在一起或是因为欲望或是太寂寞,不过一夜欢情,说多了倒多生了挂牵,这不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之所以当初和他同居,是被他身上的安全感吸引了吧,在这个城市漂泊的久了,都想安定下来的。江羽对他还不错,如果两个人都在家,他会在阳光充足的午后抱着他晒太阳,那宠爱的感觉,会让他一刹那爱上这个人的。可是从不说出来,徒增压力不是么?

快到冬天了吧?空气里有明显寒意,夏清想,这周要拉他去买冬天的衣服。

晃晃荡荡一整天又过去了,收获的并不多,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过日子就要经得住平淡的侵蚀,轰轰烈烈的那叫‘裁剪’的激情。

在快到家的前一站下了车,夏清一如既往地到超市买菜。挑了几样新鲜的,又买了些水果,江羽他爱吃橙子呢,于是多拿了几个,吃完饭切来给他。工作了一天还挺累的,更何况是江羽那高脑力的工作。

回到家时天已经有些黑了,望着三楼自家的灯亮着,夏清心里挺暖的,有家的感觉。

打开门时江羽正在看新闻,看他买这么多东西,赶紧走过来接过去,顺手把拖鞋给他拿好。

夏清见他这么早就回来了,心里蛮开心的说:“今天没加班啊?”

江羽‘嗯’了声又继续看电视。

夏清凑到他身边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江羽很自然地搂住他说:“什么都一样啦,你做的都好吃。”

夏清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说:“真贫……”

然后很乐意地转身走进厨房,刚系上围裙,江羽就走了进来。大概是新闻播完了吧,夏清想着,然后就被一把从背后抱住。

江羽把头搁在他肩膀上,嘴巴凑到夏清雪白修长的脖子上啃了几口。夏清任他胡闹也不恼,不知道他这几天怎么了,挺粘人的。

“我想吃红烧肉……”江羽爬在他背后闷着声音说。

“嗯……”夏清好脾气地应着,回过头轻轻吻了吻他。

“我想吃茄子……”

“好……”夏清故意拉长了声调。

“嗯。”江羽继续窝在他脖子里,满意地又蹭了几下。

夏清被他搂着行动不方便,于是有些无奈地说:“去客厅等着啦。”

江羽却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只是搂着他不放,时不时地咬他几口。

夏清实在没办法,转过身用漂亮的眼睛盯着他几秒钟,然后问道:“你这是在撒娇吗?”

江羽听了心里一暖,吧唧了几口才满意地出去。

夏清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眼睛一闪闪的。

这样的日子其实还挺幸福的,也许会有很多无奈埋伏在生活里,可是温情却那么的容易让人心动,那是比爱情更美好的存在吧。而生活和爱情也不是一回事呢,爱的死去活来在一起生活并不定能过

1、第 1 章 …

 

 

得多好。爱太过霸道,生活又太过平淡,又何必太认真?能相守就已是件幸运的事了呢。

每天都是同样的生活,白天忙忙碌碌一整天,晚上回到家吃过饭,不是抱着看看电视,就是早早的睡下。这样的生活过的久了也就习惯了,哪天回到家见他不在还真是挺空荡的。

有一次吃过饭,夏清刚收拾完东西,见江羽坐在沙发上发呆,于是便蹭了过去。江羽张开手臂拥住他,轻声说着:“十一我们出去玩玩吧?都闷坏了……”

夏清干脆枕着他的腿躺下,悠着声说:“嗯,去哪呢?”懒懒的语气,听在江羽心里很舒服。

江羽摸着他的小脸,若有所思。夏清由着他,他的腿虽然有些硬,不过枕着的感觉很不错。

过了很大会,江羽说了句跟刚才话题不着边的话:“好像胖了……”

“嗯?”夏清好大会才反应过来,然后拨开了他的手说:“不还是被你养的,要减肥了要减肥了……”刚起来要活动一下又被江羽抱住了腰。

“好像腰上也长肉了……”然后坏笑着捏了几把。

夏清挣脱了他的魔爪,用一副懒得理他的语气说:“橙子是要扒了皮切,还是直接切?”说着就朝厨房走去。

“随便啦。”江羽说完就拿过摇控器切台。

江羽喜欢吃橙子,夏清知道后就时常买给他,从以前很少吃橙子到现在抢着吃,夏清笑了笑,原来一起生活久了就会沾染彼此的习惯呢。

夏清的睡姿不好,睡着了老爱翻来翻去的折腾,刚开始同居时江羽很是苦恼了一阵子,后来没办法,只能紧紧地搂住他,被他踢上几脚便成了很自然的事情。

某天晚上下了雨,两人很浪漫是猫在阳台上看了半夜的雨,后来夏清实在受不了,瞌着头说:“睡吧睡吧,困死了……”江羽半扶半搂地把他弄到卧室,刚沾床夏清就睡着了。江羽无奈地摇摇头,帮他把衣服脱了,盖上毛巾被。可能刚下了雨有些冷,夏清扎在江羽怀里,难得地老实了一晚上。第二天江羽刚睁开眼,就看到夏清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两个大的眼睛像能流出水来。江羽爱怜地吻了吻他,问道:“怎么了?”夏清没说话,静静地看了他会说:“你真好看。”

江羽好半天才回神,捏了捏他的鼻子说:“第一天发现我好看啊?”

夏清说:“你就贫吧。”然后推开他准备起床弄早餐,江羽又多躺了会才起床。

这样的日子说起来其实很单调,却又是窝心的暖。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总像缺了点东西,心也渐渐倦了吧,只要有平静的日子便别无所求似的,可是人对幸福这种东西又总想无限地靠近吧。繁华的都市生活,真真假假的欢场,又怎能比深夜里的相偎来得诱人?

日子就这样过

1、第 1 章 …

 

 

着,快到冬天的时候江羽病了一次。那天江羽公司要整文件,时间不够,于是中午就没去吃饭,想想也没什么,以前赶工作的时候总是如此。可能由于天气转冷的原因,还没弄完,胃就绞痛起来。他原本就是有胃病的,平时很少犯,可是这次却一点预料都没有地找上他了,强撑着起身倒了杯温水,喝了以后疼的倒越发厉害了。实在受不住了想请假回去,同事见他有些发白的脸硬要送他去医院。江羽没办法只好点头去了,到了医院又是做胃透又是拿药的,老是让同事陪着也不好,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忙的事。同事不放心,死活要让他找个来陪着才肯走,于是江羽拨了夏清的电话。

那边倒不是很忙的样子,江羽说:“我胃病犯了,在医院呢,你那边要没事就过来接我一下。”

接到电话时夏清正在街上闲逛,想着给江羽买件毛衣,可是一直没见到喜欢的。本来还想多逛几家,这时江羽却意外地打来电话。他们平时除了有事,不然白天很少联系。

有些疑惑地接了电话,听他说胃病犯了,问了地址夏清就急着往那赶。一路上都在想是不是给他做的饭不好,是不是给他吃了太多的橙子……

心里像被捏成了一团,说不出的感觉,是很在乎很在乎吧。就如同生命的个体里被硬生生地塞进某些与灵神相关的事物,是一种潜意识的怜惜,是身不由己的牵挂。

想着想着就到了医院,夏清在急护室那里找到了江羽。当时江羽正在那里坐着,显得有此疲惫。远远的看夏清过来,顿时有一种难言的安心爬上心壁。

夏清走上去抢过他手里的药,担心地问他:“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事?”说着皱了皱眉头。

江羽淡淡地笑了笑说:“别担心,老毛病,吃点药就没事了……”

夏清叹了口气,用藏不住的宠溺语气说:“你啊……看来以后饮食要多注意了。”

江羽咧开嘴笑着说:“哪有那么严重呀,好着呢。我们回家吧……”

起身拉着夏清就要走,夏清把身子贴近了些,轻轻地扶住了他。江羽没有说话。

夏清没好气地说:“你这张嘴,不疼了又开始贫……”

江羽装着一副正经的样子问他:“我又贫啥了?等会买点橙子回去,我想吃。”

夏清听了狠劲的捏了下他的胳膊:“胃疼还吃,都不知道你记性长哪去了。”

江羽很乐意享受这难得的午后时光,夏清的皮肤在阳光下面显得更加的白晰了。江羽恬着脸上去蹭了几下,根本没在意周围人的眼神有多怪异。

夏清轻声说:“别闹……”

江羽又贫:“偏闹……”

转眼就到了冬天,空气也变得干冷了起来。衣服从比较薄的秋款换成了厚重的冬款,江羽懒

1、第 1 章 …

 

 

得换来换来换去,干脆一件穿好多天,夏清总会皱着眉头说:“脏死了……”然后不顾江羽的反抗,愣是扒下来洗了。每当这时,两个大男人就会在房间里追来追去的,江羽总恬着脸说:“来追我呀来追我呀,追到就亲你~~”夏清总会‘呸’一声说:“谁稀罕……”说完又看不惯江羽一脸的欠揍表情,又追了上去。最后总是江羽先叫不行,一把摊在沙发上喘着气说:“你扒吧……”夏清笑骂他流氓,故意挠他痒。江羽逮着他手就问:“你稀罕我是吧是吧是吧……”夏清点着他的鼻尖说:你真贫呀。

日子在这样的笑笑闹闹里流动着,有时晚上两人睡不着时就会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江羽问他:“小清,你以前爱过人么?”

夏清沉默了老大会才说:“有啊,当时不懂事呀。”

江羽转过身搂住他说:“我也有呀,当时又贫又不懂事……”

夏清回拥他说:“我现在懂事了……”

江羽说:“我也是。”

江羽又问他:“他有没有我长得好看?”

夏清听了伸过手摸了摸他的脸说:“差远了,他比你帅好多呢。”

江羽听了装着委曲的声调说:“小清你嫌弃我了,呜呜……”

夏清笑着扎他怀里,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耳语说:“我只愿意给你做饭呢。”

江羽听了笑着抱紧他:“我明天想吃南瓜粥。”

“嗯,加糖的还是加水果的?”

再没有了回音,身边传来了有规律的鼾声。夏清听着听着也微笑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生活很幸福,他爱身边的这个男人,可是很少说爱这个字。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也许我们曾经说过很多次,可相守远远不是几句话就作得了主的事。而成长又是如此复杂的一个过程,总与生活相斗,最后不过是服从吧。

临近元旦的时候这个城市下了第一场雪,雪花断断续续地从天空飘下来,悠闲的感觉让行色匆匆的人群忍不住驻足。夏清今天回去的很早,到家后身上的衣服都被雪溽湿了,只得冲了个热水澡。然后穿着睡袍到厨房里看看晚上要做什么。刚转了一圈折身要回客厅,便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江羽一进门就看到这副景象,没来得及换鞋便想扑过去。淡淡光晕笼罩下的夏清很美,白晰的皮肤就像是透明的,头发没有吹干,成缕地粘在脸上,诱惑力十足。

夏清看他那副模样,嘴里小声嘟囔了句:“色狼…”然后走过去把拖鞋放到他脚边,江羽抱住他的腰说:“你好美……”

“赶紧换啦……”边没好气地说着边把他头发上的细小的雪花拂去。

“浪漫一下你不懂呀?”江羽放开他说。

“你就是贫,晚上想吃什么?”夏清懒得理他

1、第 1 章 …

 

 

“想喝粥,想吃你做的咖哩炒饭……”江羽把外套挂在衣橱里,夏清应了声就往厨房走去,像想到了什么又回头说:“喂,赶紧冲个热水澡去,省得感冒。”

“嗯,老婆你真疼我……”

“贫……”

吃过饭,江羽非得要洗碗,夏清说:“怎么突然想到洗碗了?以前也没见你要洗过呢……”

江羽从后面搂着他说:“一会儿我们出去玩雪好不好?”

“原来是有企图的呀。”夏清说着把他手里的碗夺过来:“好啦,别在这碍事儿,去等着,一会就好……”

江羽亲了他一口,然后到客厅看电视去了。夏清笑笑:“有时还真像个孩子呢。”夏清知道他爱自己,同样自己也爱他,只是从来不说而已。或者是以前说了太多,说出来倒显的假了,其实再多遍我爱你又怎敌相伴相拥的温暖?

夏清收拾完,刚走到客厅就被江羽抓住:“快去换衣服啦,穿上次逛街买的那件吧?”上两周俩人一起逛街,江羽看到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服非得要买给夏清,还说什么这个颜色夏清穿上超好看。夏清笑着瞪了他几眼:“先说好,弄脏了谁洗?”

“当然是……”江羽趁机捏了捏他的腰。

“嗯?”

“当然是你啦。”说着又挠了他几下痒。然后两人嬉闹着换好衣服出门了。

外面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被路灯昏黄的光映的多了几分暖意。夏清的鼻尖一会儿就冻红了,江羽看到打趣他:“真是和狗鼻子一个样呢。”

夏清深深吸了几口气说:“要是狗早咬你了……”

江羽快走了几步站到夏清身前狠狠捏了捏他的鼻子:“小样的,咬呀咬呀…”说完转身就跑,夏清被捏的生疼,苦着小脸吼他:“你等着我抓到你的……”

“来啊来啊,你就是小狗就是小狗……”说着还做了个狗吐舌头的鬼脸。

夏清跟着他跑了一段,可是距离总是不远不近地隔着几米。夏清突然脑筋一转:不如拿雪球丢他,反正也好久没玩雪仗了呢。于是蹲□子团个个半大的雪球,对准江羽就丢了过去。得,正种敌人背部。夏清大声笑着喊:“江羽,活该……”

江羽没来得及拍身上的雪就朝夏清快步跑了过去:“等着我报仇吧。”

夏清绕着圈躲着他跑,江羽见一时也捉不到他,于是也学了刚才夏清的法子,团了雪球就朝他的方向丢过去。前面几个都被夏清轻而易举地躲过去,渐渐的体力有些不支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连中了好几个。

江羽见了喘着气大笑:“小清,你真笨蛋……”

“去你的,贫鬼。”夏清现在虽然脖子里都有雪屑,可是玩的很开心。

“就贫就贫……”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两人累的都不想再动。夏清

1、第 1 章 …

 

 

靠在江羽身上说:“小羽,我们就这样过下去好不好?”

“嗯,好啊。”江羽很自然地回答道。

“他来找我了,说他离婚了。”夏清又想起曾经的恋人,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

“是么?那你想怎么办呢?”江羽心里有些失落,恐怕夏清离开自己。

夏清转过身主动从背后搂住他,蹭了蹭他宽阔的背说:“我想和你再一起呀……”

江羽听了紧握住了他的手:“说的我都不敢欺负你了。”

夏清感受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低着声音说:“还有少欺负么……”

“小清……”江羽轻轻叫他。

“嗯?”夏清轻声应着,手心紧贴着他的手掌。

“我爱你……”

“嗯……”

“就说这一次……”

“嗯,我也爱你……”

“记得了。”

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悠长,雪轻轻地落到两人的头发上,肩膀上,只要靠着就是温暖,只要用心对待彼此,就会幸福。或许明天依旧是忙碌的生活,但至少此刻,是平静且安淡的存在。爱是个沉重的字眼,因为太过年轻,我们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但是在成长的时光里,在每个逝去的日夜里,我们最终都会明白爱的真意吧。

而生活,亦是和爱分不开的吧。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