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ử hoàng đế – Đông Qua Trà Tiên Nhân

死皇帝BY冬瓜茶仙人

现代灵异欢乐文,面瘫皇帝攻X健气受

文案

好像是盗墓。

其实不是。

博物馆和古墓里的人鬼情未了,有钱的小偷富二代把自己偷成人生赢家的故事。

死皇帝攻。

贼受。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千重韩宝 ┃ 配角: ┃ 其它:盗墓娘娘

 

 

☆、第一章

 

咣当。

门被狠狠地关上,韩宝脸色惨白,死死地用背抵着门,心跳如擂鼓。

门外异常地安静,韩宝拼命深呼吸,想让自己的心跳声平复下来,好让他专心听一听外面的动静。

麻木而冰冷的指尖碰到了一直背在身后的画筒,脑袋混沌一片的韩宝这才一个激灵。

身后的画筒,就是他今夜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但是如果他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诡异的情况——韩宝吐了口气。

世上哪有那么多早知道,而且冷静回想起来,所谓的征兆其实并非没有,只是自己太过大意和自以为是而已。

韩宝努力睁大眼睛,回想今晚让他本困在这进退两难的处境的起因。

由皇宫改成的博物馆是S市的骄傲,有一部分宫殿已经完全倒塌废弃,据说博物馆除了抢救性修复之外,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这座皇宫的原本面貌,其中的陈列品也是当时皇宫里的东西——当然是仿品。

不过,这个博物馆,也并非都是假货。

至少,皇宫是真的,还有镇馆的宝贝也是真的。

比如那幅陈列在大明殿里的绢画。

让韩宝的爷爷念念不忘了半辈子的绢画。

早年韩宝爷爷的爸爸以盗墓发家,到了韩宝这一代就早已不挖坟了,明面上是正经的古董世家,但是韩老太爷一身传家的本事,却从未因为时代的变化而失传。

韩宝的爷爷爱宝如命,当年就是跟着韩老太爷下地摸出了韩家的第一桶金,一双眼睛早就被岁月淬毒了,鉴赏辨真的功力炉火纯青。如今已经九十八了,在身子骨还硬朗的时候不知道来了这博物馆多少次,就为了这幅价值连城的绢画。

这幅绢画算得上国宝级,而且也不是在墓室里,而是在正正经经的博物馆里挂着。

韩宝的爷爷再怎么爱不释手,也只能站在隔离线后,远远地欣赏它。

直到年初中风了一次,弄得韩家人人精神紧张,恨不得把老爷子当作皇帝一样伺候,不愿意再让他常常出门了。老人身体不方便去博物馆了,可是脑子很清楚,天天念叨的,就是这幅他最喜欢的绢画。

韩宝平时最得爷爷的宠爱,现在看到爷爷天天惦记那画,竟生起了要把那副绢画偷回来给爷爷挂房间里的打算。

他倒也不是想把国宝据为己有,老爷子早前收了那幅绢画的高仿本,但心里知道终究不是真货,也就一直放着,韩宝心想反正去博物馆的人也都是去看假货的,不如去把真品给掉个包回来给爷爷看个十年,等老人没遗憾地寿终正寝了,他再给换回去。

陵墓里的阴险机关和陷阱比起博物馆的保安系统来也不见得就好对付些,韩宝悟性高,从小跟着爷爷很是学了些本事,也一直可惜自己一身家传的功夫从来没派上用场过。这次为了爷爷,在踩过点的三天后,韩宝就带了家里的那幅高仿,要夜探博物馆。

如果说白天的游客和介绍员们机械的讲解让这座皇宫多了几分现代气息的话,那么夜晚褪去了声音的博物馆,似乎就悄悄地顺着时间往回滑行到了几百年前,那个屏息肃穆,宫娥穿行的年代。走进仿佛被岁月遗弃在夹缝中的宫殿里,似乎每一个呼吸都会在不经意间惊醒某些蛰伏在阴影里的东西。

韩家家传的本事是盗墓,不是做飞贼,才翻进博物馆就差点撞上保安的韩宝心砰砰跳得厉害,

蹲在一个角落的阴影里,直到脚步声消失了一阵子,他才缓缓探头去看。

今晚的月亮很圆,庭院空无一人,月光把小路照得雪亮。

韩宝屏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月亮的一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小片阴影。

是一片乌云。

韩宝眼睛亮了。

看来连老天都在帮他,等月光被完全遮蔽之后,他快步绕过庭院,往挂着绢画的大明殿去。

他以前偶尔也会陪爷爷来看那副绢画,而前几天又刚刚来过,对于作案路线他已然牢记于心。

大明殿在养心阁后面,走过一段白玉石板的小路,就能看到大明殿门口的两个铜狮——

韩宝停下脚步。

不对。

此刻四下里万籁寂静,保安一去不复返,为了保留历史风采而设置的传统门锁也在他的妙手下战斗力骤减,一路上都这么顺利。

从这个麻痹大意的博物馆里盗取一幅画,应该是再简单没有的事情。

可是眼下韩宝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博物馆被修复得可以使用的部分远远及不上当年真正皇宫的规模,这么点地方,他韩宝早就摸透了。

可是现在……原本应该出现大明殿门的地方,却变成了一潭幽绿水池,上面玉桥九曲,亭角飞檐精美绝伦。

韩宝瞪着陌生的碧池玉桥,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然后才眼泪汪汪地确定,这不是自己在做梦也不是错觉。

既然他没有精神分裂,那眼前这个水池子,桥和亭子又TM是从哪来的?!前两天来踩点的时候还明明没有的!

这实在是再诡异没有了,难道是刚才自己被保安吓得慌乱了一下,走错了路?

——爷爷以前倒是常常说过,墓里什么怪事都会有,撞了邪那是常有的事情,鬼打墙更是盗墓必备良品。

可是这里可不是什么深山大墓,而是S市博物馆啊——难道是这座几百年前的古代皇宫也成精了?

光是想想,韩宝就被自己的推理逗乐了。

这里显然不是大明殿,博物馆显然也不是机关重重的古墓。

那合理的解释就是,他走错地方了。

韩宝掉头,打算从养心阁原路返回,结果一抬头就又懵了。

刚才来时还在养心阁门前的草坪浇水器和树上的广播没有了,那些花花绿绿的太阳花方阵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开得正好的艳丽牡丹,纷纷层层,姹紫嫣红,点缀在山石绿苔之间,花娇叶嫩,正是婀娜的好时候。

韩宝回头望去,不知道是不是乌云散去的关系,身后的养心阁牌匾似乎又明晰了一些。

别自己吓自己,韩宝在心里对自己说。

毕竟博物馆不是自己家,记忆除了差错也正常。韩宝想了想,悄无声息地拐进假山牡丹之间的石径上。

S市博物馆是依托在旧皇宫的基础上修复改建的,有很多地方其实从不开放——大部分是因为房梁基柱腐朽,而现代手段又不能完美修复使之呈现原貌,所以列为禁区保护起来。韩宝很快走出小路,尽头果然又出现了他从未见过的殿台楼阁。

 

 

 

 

 

☆、第二章

 

……八成是刚才不知道拐错了哪个小弯,走进岔路了。所谓禁区,只是为了挡住白天的人潮的,到了夜晚就不见得会继续封锁,这倒也成了他白天勘探时的盲点,没注意到禁止进入的区域里长的什么样也正常。

应该是不小心走错了路。

韩宝吐了口气,穿过一道中门,摸进一座黑漆漆的偏殿。

晚上倒是看不出这里有什么问题以至于不对外开放,但十有□是危房——韩宝十分小心地摸黑走,月光照不进建筑里,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他也只能勉强看见房子里摆设的大致轮廓。

这个宫殿大概是正在修复中,并没有显示出太过破败的样子,韩宝甚至还不小心摸到了一面冰凉的大铜镜——韩宝动作一顿,站住了。

韩家的遗传病发作,他忍不住偏头用手里的微型手电筒照了照镜面——这时,他赫然发现在手电筒的光照下,镜子里的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韩宝一惊,猛地一转身,手电筒的光一晃,他用力过猛失去重心,反射性攀住了一个东西,勉强站稳之后,才发现大概刚才是一阵穿堂风吹过,身后一片纱幔被吹得扬起,反射到了镜子里。

韩宝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到手腕有些刺痛,原来铜镜花纹太过精美尖锐,他刚才用力过度这么一拉,没有手套保护的手腕被拉出了一道口子,见风就疼,所幸并不深。

从铜镜,纱幔和精致得华丽的器具来看,这里八成是女眷的地盘。

博物馆陈列展品用的都是当年的议事殿,御书房之类的地方,后宫从来没有出现在简介里过,韩宝干脆大胆地开着手电筒往里走,一面走一面啧啧称奇。

这里的古物修复程度比起开放的博物馆部分可要高明得多,不但仿品精致,连很多生动的小细节都考虑到了——比如在这间半掩着门的卧室里,床下的脚踏上还摆着一双精美的牡丹绣鞋。

看来这里果然是某个妃子的宫殿,不知道工作人员有没有在里面摆上说明?

韩宝漫不经心地用手电筒胡乱照了照这个华丽的妃子寝室,然后僵住了。

房里没有历史说明,但有更逼真的细节。

床上……赫然躺着一个面容如生,穿着宫装的女人!

韩宝的头皮猛地一下炸得发麻,反射性倒退了两步。

他还还不及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

然后……

然后韩宝就被那个脸色发青,指甲尖利,明显不是活人的女人撵到了这个小黑屋里。

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女人把他赶得慌不择路,见门就闯,好不容易勉强才把那个怪物隔在门外。

韩宝摸了摸画筒,心想这次自己可亏大了。

本来是想好好孝顺爷爷,结果却差点被女怪物的指甲戳死。

不过门外安静了好一阵子了,韩宝缓过气来,开始纳闷那个女人怎么没跟着闯进来——刚才那个姑奶奶可是一路撞破了好几扇实木门。

但自从他进了这个门之后,外面就没动静了。

韩宝的手电筒被扔到那个寝室里了,他掏出手机开机,打开电筒功能,开始察看自己被女怪物撵进了什么地方。

小黑屋空荡荡,看起来像个类似玄关的地方。韩宝举着手机,慢慢往里走——才转过一个巨大的十二扇屏风,他就呆住了。

好一个金光闪闪,金碧辉煌瞎狗眼的殿堂!

有限的手机光线所到之处,都是韩宝从来没见过的宝贝!

半人高的六面兽鎏金香炉!缠枝白玉架和(目测)纯金调龙盆!那些会反光的是什么?!宝石喔喔喔喔——

被女怪物追赶的恐惧此刻已经升华了。

韩宝眼睛闪得比手机光还亮。

“这里不会是博物馆真正的藏宝库吧……”韩宝想也不想地立刻解下背后的画筒和双肩包:“不可能,爸爸明明说宝贝都运到京城里收藏了。不管不管,被那个女僵尸欺负了一个晚上,我主动点拿些精神损失费就不计较了……”

韩宝蹲在地上叽叽咕咕,使了吃奶的劲去撬镶在墙上的夜明珠,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不远处,还有张更值钱的龙爪床。

龙爪床发出轻微的响声,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床上缓缓坐了起来。鸡血上头的韩宝完全没注意到,而是专心用各种手段去抠夜明珠。

人影无声无息地来到韩宝身后,看着韩宝乐得像个傻子,东摸摸西抠抠,嘴里还一直嘟嘟囔囔个没完。

 

 

 

 

 

☆、第三章

 

本来只打算把绢画掉了包就走人,所以韩宝只带了个小背包,现在他后悔了。

哪怕有张包袱皮也好啊,这样才方便打包……韩宝一边盘算一边往四周扒拉,拉到一块布。

嗯?韩宝的眼睛还盯在眼前的镶玛瑙金杯上,顺手就把那块“布”往下扯了扯。

窗帘?幔帐?感觉还蛮结实。

楼千重低头,看那小毛贼头也不回地把自己的袍子扯来扯去。

嘴里的固尘珠有些发苦,他眯了眯眼睛,还不太明白自己为何会从长眠中苏醒过来——根据周围情形来看,这里确实是他命人造了十年的帝陵无疑。

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让他清醒了些,他确定,血气是从这个蹲在地上的小毛贼身上传出来的。

自己果然死了。只有死而复生的僵人才会嗅血复苏。

不过……

——————————————————————

扯不动。

韩宝有点不耐烦,就着半蹲的姿势转了个身,双手用力去拉“包袱皮”。

微弱的光线下,他手里拉着的布上面印着浅蓝海山云纹,上面的五瓜金龙在昏暗的光线里更加熠熠生辉,神态威严。

韩宝:“……”

所谓乐极生悲,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楼千重冷冷开口:“放开。”

韩宝惨叫了一声,连滚带爬地往后蹿了几米,被他抠下来的夜明珠骨碌碌滚了一地。

楼千重并不理会他,而是转身走了几步,不知道碰触了哪个机关,几盏长明灯竟亮了起来。

即便是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在看清楼千重的样子之后,韩宝也不禁一怔。

眉飞入鬓,眼角狭长,挺鼻薄唇,一头乌发没有挽起,而是顺着肩线直泄而下,但却丝毫不给人女气之感,反而多了几分随性。

……比起之前青面獠牙的女怪物,这个穿龙袍的家伙,在怪物界里的惊艳程度,一定能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但惊艳归惊艳,韩宝可没忘记这“人”和那个诈尸的女人一样来历不明。

但是他刚才开口说话了。

也就是说……能沟通?

韩宝暗暗捏了一把糯米,站起身来:“……你是谁?”

已经自顾自坐到长榻上的楼千重看了他一眼。

“你是人吗?”韩宝警惕地把画筒横在身前:“这里是博物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穿着龙袍。

“博物馆?”原本打算彻底无视韩宝的楼千重低声复述了这个词,抬眼:“这里是我的帝陵,不是博物馆。”

“你,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这里。

是我的。

帝陵。

韩宝脑中嗡嗡响成一片。

哎哟,这个怪人怎么连嘴唇形状都这么好看,还在一开一合……好像在说话呢……

他说了什么?

喔,他在说这里不是S市博物馆,而是他自己的坟墓。他还说,他不计较自己闯空门的行为,让他快滚蛋,不要打扰他安眠……

他还说自己的名字叫楼千重,这个帝陵归他所有……

他又说自己没资格直呼他的名字,要叫他的谥号。

他的谥号听起来很有亲切感,在博物馆进门的大厅里,就有好大一块碑,上面刻的好像就是这几个字……

韩宝听着听着就死机了,过了好半天才艰难重启: “你说……你不计较我偷了你的东西,我可以都拿走?”

楼千重转头,看到那个娃娃脸的小贼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反正我已经死了,这些财物于我无用。而且……”

楼千重看了一眼韩宝抠夜明珠之后留下的洞。

都被他抠成这样了,难道还指望他自己装回去?

“你还说这里不是博物馆?”韩宝真的要哭了。

楼千重看了他一眼,缓缓伸出一只手。

韩宝看着楼千重苍白又修长的指尖轻轻碰了碰身边一个银盘里的桃子。

下一秒,原本色泽鲜艳可爱的桃子就在他的注视下迅速化为齑粉。

“这里是我的墓。”

 

 

 

 

 

☆、第四章

 

韩宝觉得他完了。

虽然楼千重没有要取他小命的意思,还要赶他走,但韩宝还是觉得自己完了。

楼千重抬眼,看到小贼并不走,而是在墙角开始呜呜咽咽。

他等了一会儿,看到小贼有愈发专心自怨自艾的架势,于是又开口:“怎么不走?”

莫非一个活人还想在坟墓里安家不成。

“我怎么出去!”韩宝嘤嘤嘤嘤:“明明进的是博物馆!怎么会变成个坟墓!而且外面还有女僵尸要吃掉我!”

楼千重看了他一眼:“女僵尸?”

韩宝吸着鼻涕向他描述。

楼千重侧着头听完:“哦,殉葬在帝陵里的妃子。”

帝陵的规模大得超乎韩宝想象,之所以刚才被撵到这里女僵尸就不再跟来,是因为这里是楼千重墓寝的关系,她没有资格擅闯。

“你有几个陪葬的妃子?”韩宝团团转:“一个就那么凶,要是来一群怎么办?万一还有boss指挥呢?你的皇后战斗力一定比她强……”

“我没有皇后。”楼千重打断他。

韩宝继续嘤嘤:“只有妃子我也打不过……而且我也不认得路……”

“……你说的【博物馆】在何处?”楼千重终于忍不住了:“是什么样子?”

本来他想无视韩宝,但韩宝的哼哼唧唧实在是扰人。

韩宝眼泪汪汪:“博物馆就是你生前……嗯,以前的皇宫。”

“原来如此。”楼千重站起身来:“走吧。”

韩宝:“??”

楼千重看他一眼:“你不是要出去?”

楼千重说得没错,之前的女僵尸是她的妃子,如果楼千重亲自带着韩宝出去,整个帝陵无人敢阻拦。

楼千重人高腿长,韩宝一溜小跑跟在他后面,绝境逢生的喜悦让本来就话痨的韩宝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皇帝亲自送出帝陵!还得了好大一包土特产!

“那个……皇上,你的妃子每天晚上都会起来溜达吗?”

“不会,她们应该也和我一起沉睡至今。”

“那为什么会突然诈尸?”

“你受伤了。”

“???”

“有血气。”

“原来是我不小心把她激活了?!”

“何为【激活】?”

“……皇上,为什么我明明进的是博——你的皇宫,结果却跑到这里来?”

“我也不知。”

韩宝:“QAQ皇上你说要把我送回去是说着玩的么……”

楼千重闻言回头,韩宝大受打击的模样十分滑稽。

他回头:“我只说把你送出帝陵。而且……”

“而且?”

楼千重继续向前走:“无事。”

“皇上,我有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楼千重说:“嗯。”

韩宝:“……”

【嗯】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他可以问吗可以问吗可以问吗?

“皇上,你为什么这么亲切?您的爱妃看到我的时候看起来很饿……”

楼千重第二次回头。

韩宝却已经后退了三步远,看来是打算如果楼千重因为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凶性大发的话就要逃命。

楼千重想了想:“血气确实有刺激僵人的作用,但她追赶你不是因为饥饿,而是因为她觉得你冒犯了天子威仪。”

“那您~”

楼千重顿了顿:“天子都死了,固守威仪有何用?”

韩宝松了口气,又快步跟上。

看来他韩宝真是命不该绝,撞上了个意外看得开的僵尸。

“那您待会会去找那个……娘娘叙旧吗? ”

楼千重说:“何必?”

韩宝讷讷:“难得都起床了……”

“我没兴趣。”楼千重淡淡地说:“我不知道他们安排了多少个妃子陪我下葬,也不想知道。”

“那不会很无聊吗?”这里财宝再多也不能当饭吃,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难得有个“同类”……

“叙了旧后就不会再无聊了吗?”楼千重说:“有什么事情,是不无聊的?”

韩宝愣了一下。

韩宝不说话,楼千重自然也不会主动搭话,直到韩宝被领到一个异常眼熟的大殿中央,他才回过神来。

“这里是……”

“大明殿。”楼千重说。

韩宝激动了:“我本来是要来这里的!绢画……”

原本挂着绢画的地方空空如也。

“你本来不该来。”楼千重说:“这里不是宫殿,而是地宫。”

韩宝怔住了。

“你没有发现?”楼千重转身。

“我觉得有点不对,但我告诉自己是我想多了。”韩宝喃喃。“我刚才一直观察来路,这里看起来……”

“和皇宫一模一样。”楼千重把话接下去:“帝陵就是照着我的皇宫修建,除了走势相反,内室器皿也别无二致。”

“明殿归我生前所有,地宫供我死后长眠。”楼千重说。

“出了大明殿,就是出了地宫。“楼千重说:“你走吧。”

你走吧。

地宫的主人极其仁慈地网开了一面,要把不小心打扰他安眠的冒失鬼送走。

背上的“土产”沉甸甸装了一包,韩宝站在门口,不知为何又回头看了一眼。

楼千重还站在远处,长发披散,眼睛里没有丝毫情绪,仿佛他原本就属于这毫无生气的地宫。等韩宝一走,殿门一关,那双形状优美的眼睛就会再次合上,也再也……不会再睁开。

韩宝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楼千重醒来后一直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带了点讶异。

韩宝折了回来,朝自己伸出手。

仔细看,那手还在发抖。

“我不知道几百年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韩宝的声音也在发抖:“但是现在地上其实很有趣……我爹总骂我整天只会玩。”

“如果以前你的生活很无趣的话,要不要看看现在有没有变好一点?”

“在你……重新上床睡觉之前,要不要去看一看?”

作者有话要说:这不是新文哟。

这是……早就完结的小短篇,一直没放到专栏而已→ →

现在手头还有一篇正在写,也不长,完结了也放上来。

 

 

 

 

 

☆、第五章

 

胡闹。

这是韩爸爸教训纨绔儿子的口头禅。

韩宝一直对这个评语不服气,认为自己只是好奇心重了点,好动了点而已。

不过现在……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胡闹了。

为了偷出绢画之后成功逃逸,韩宝把车停在了博物馆附近隐秘的巷子里——精心策划的路线果然方便逃跑,只不过事情和计划有了一点小小的出入。

楼千重坐在韩宝的床上,姿势像在坐龙椅,不过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那个钢马速度令人讶异,百年后人们流行使用机关?”

“那是汽车。”韩宝嘟囔,一头扎进衣橱里给穿着龙袍的皇帝找衣服:“而且电梯和自动门是用电的……算了,说是机关也没错……这个怎么样?”

韩宝抱着一大堆T恤摊在床上:“挑一件。”

楼千重用指尖翻了翻:“我明白微服的重要性,但这些太过花哨。”

韩宝想了想,又扎进衣橱里,这次拿出来的是韩爸爸的衣服。

这是韩爸爸给儿子买的公寓,但也来住过几次,韩宝掏了半天才找的爸爸留下的衣服。

楼千重勉强接受了衬衫和长裤,甚至允许韩宝碰他的头发——绑个马尾不难,但韩宝还是战战兢兢,因为楼千重虽然一言不发,但眼神却告诉韩宝这是“大不敬。”

但就像楼千重自己说的,天子都死了,要威仪来何用。

于是傻大胆韩宝在渐渐发现楼千重不会突然长指甲掐自己之后,就渐渐开始放肆起来。

楼千重被纨绔富三代韩宝领着到处溜达玩乐,教他泡吧喝酒,带他进电玩城打地鼠,甚至领着龙千重和初中小混混抢溜冰场地盘。

“你们老大是我的高中同学!还欠我五百六十一块八毛没还!”韩宝叉腰:“来啊来啊,揍我试试?”

几个染了五色鸡毛的小混混面面相觑。

楼千重看着韩宝像只胜利的斗鸡得意洋洋地过来:“他们都被吓走了!要是他们敢不走我就去叫黄大屁还钱……”

楼千重说:“孩子气。”

楼千重的声音极好听,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韩宝猛地一听,觉得耳朵发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楼千重这句话里的语气,似乎还带了一点点令他分辨不清的情绪。

楼千重的学习能力极强,几乎什么都难不倒他——韩宝事无巨细地教他现代社会的每一件事,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现在这种一心要把自己拥有的和知道的一切好东西都堆到楼千重面前的心态有什么不对。

除了这些,他还突然对历史有了极大的兴趣。

“我摆渡了一下,资料上说你英年早逝。”韩宝和楼千重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百家讲坛。

“也对啦,你现在看起来这么年轻……你身体不好吗?”

楼千重转头:“我看起来身体不好?”

“那你为什么……”韩宝嘟囔:“英年早逝?”

史料上写楼千重自幼聪敏勤勉,是个于国于民都无可挑剔的仁君。

“我不记得了。”楼千重说:“皇家的事情,记得太清毫无好处。”

“不过你看起来很有钱诶。”韩宝说:“我都不敢把从你墓里挖出来的夜明珠给爸爸看。”

“为何?”楼千重问他。

韩宝红了脸。

“因为这样他就知道你盗墓去了。”

“我没有盗墓!”韩宝大声反驳:“谁知道博物馆下面会有一座地宫?”

关于韩宝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闯进地宫,楼千重的回答是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地宫和明殿会出现重叠的地方,韩宝应该就是遇到了几百年来都没人碰上的时机。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从地宫里,拐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

这种事情,可能就连走近科学栏目组都没法给韩宝圆上了。

韩宝一边纠结楼千重本身的文物(?)价值,一边忍不住花痴的心态。

没有办法,这么一个皇帝,怕是要比一整套战国编钟还要值钱呢,而且还长这么帅。

韩宝家挺有钱,长得也还算过得去,身高……太高了不好做贼,不对,不好继承家传的本事。

但一个伟人说得好,任何形式的高富帅,在天生丽质的皇帝面前,都只有变成挡不住花痴脑补的纸老虎的下场。

韩宝几乎把能想到的一切都捧到了楼千重面前,作为一个已经死了几百年的古代人,楼千重表现出来的学习和适应能力相当惊人——如果不是楼千重的表情仍旧和当日出地宫时一样少有波动,韩宝几乎要忘了他的离奇身份。

韩宝一开始把楼千重拐出地宫的心情已经不可考了,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韩宝有时候看着楼千重或专心看书或像常人一样在人群里的样子,就会生出一种有些奇怪的情绪。

他不知道楼千重是以前的皇帝生活不够美满还是天生不喜欢笑,但毕竟人(?)是他出来的,花痴也好私心也好,韩宝是渐渐希望楼千重能够真心快活一些。

楼千重对于现代生活的各种娱乐不置可否,倒是对一些关于分析历史的书饶有兴致。

“原来皇宫被后人改建成了博物馆。”楼千重拿着博物馆的宣传手册翻看:“也好。原本就是些民脂民膏,这也算还给百姓了。”

韩宝想翻白眼——这些所谓的民脂民膏,最终还不是贡到你面前的么?

“当初我召集巧匠为自己建墓陵,国师焚香三夜,秘密把墓陵选在皇宫正下方。”楼千重垂眼:“秘密修建了七年,好歹算是赶在我——”

楼千重顿了顿,又去翻宣传册。

“……坟墓修在住的房子下面,感觉很不吉利啊。”韩宝狐疑。“而且这么久居然都没人发现。”

“当年知情的人都活不成。”楼千重淡淡地说:“地宫的入口早已封死,你能进去,应该是意外。”

帝陵按理来说只能开启一次就会永久封死,他们商讨过韩宝误闯进去的契机,勉强得出的结论也只是经过漫长月岁,进入地宫的入口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明殿和地宫在特地的条件下偶尔会发生空间重叠的现象。

这种现象不会发生在白天热闹的时候,也不会天天都有,所以才让想当飞贼的韩宝碰上了。

说到地宫,韩宝的心情突然低落了下来。

楼千重看了他一眼。

“史料还说你没有立后。”

楼千重说:“嗯。”

“为什么?”

“没兴趣。”

至于他的妃子们,纳进宫来每一个背后都有政治意义。

韩宝看着楼千重的侧脸:“皇上大人,你是不是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

“又胡乱称呼我。”楼千重说:“是世上有趣的东西太少。”

韩宝不说话了。

等楼千重发现时,韩宝已经维持着缩成一团的自闭姿势很久了。

“今晚不是要出去?”楼千重看着沙发上的韩宝,突然起了兴味,捏了捏韩宝的耳朵。

韩宝怏怏地抬脸:“皇上啊……”

楼千重:“……”

“过几天就是月圆了。”

楼千重:“嗯。”

“如果你的推理没错的话,我进地宫那天也是月圆,只要找对地方,地宫就会再次开启。”

楼千重:“嗯。”

韩宝说:“你觉得……现在的世界有趣吗?”

楼千重没有立刻回答。

韩宝把脸埋进抱枕里,楼千重沉默的时间越长,他的心就越往下沉。

仿佛过了很久,楼千重才开口:“有趣的事情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韩宝猛地抬头,却因为用力过猛扭了脖子,哎哟惨叫了一声满沙发打滚,因为太痛,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楼千重的眼角弯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奇怪。

第四章为什么看不到?

 

 

 

 

 

☆、第六章

 

“你认为有趣的事情是什么?”韩宝孜孜不倦地跟在楼千重身后追问。

楼千重转身:“你不是说有保安?想把他们都引来吗?”

“你一直不告诉我……”韩宝小声嘟囔。

“走了。”楼千重在月色下迈开步子。

韩宝觉得自己有点傻。

问出来了又有什么用?楼千重觉得有趣又有什么用?

还是一样……留不住这个人。

月圆之夜,楼千重还不等月上中天就要他开车到博物馆了。

皇帝……果然还是想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吧。

韩宝连呼吸都沉重了起来,月光雪亮,照在大明殿的匾额上,韩宝分明看见,那殿门上的锁果真没有了。

楼千重上前,推开殿门。

大殿里百年前的陈设全部恢复了往昔的风采,仿佛在迎接他们的王回归。

楼千重毫不犹豫地走进大殿,韩宝急急跟上。

楼千重回头。

“我也进去。”韩宝说:“等一下……再出来。”

既然无论如何也留不住,那进去最后看一眼总可以吧?

至少……他能看着楼千重是怎么走进寝墓,在五爪龙床上再次躺下,亲眼看着……他合上眼睛。

至少……在他沉睡之后,偷一个念想。

楼千重丝毫不受黑暗的影响,在地宫里也走得很快,韩宝一面在心里自怨自艾一面走,不知不觉和楼千重的距离越拉越远。

等到他回过神来,楼千重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不会吧,凄美哀怨的告别场面才刚刚在他脑里浮了个形呢!

韩宝赶紧快走几步,发现在走廊尽头,有一个黑色人影。

楼千重发现自己跟丢了,在等他?

韩宝一喜,快步走过去,然后——

“喝!”

一个穿着绿色宫装的女人站在前面,冷冷地看着韩宝,周身冒着森森鬼气。

“娘娘,晚安……?”韩宝虚弱地打招呼。

女僵尸姿态僵硬地上前走了一步。

韩宝拔腿就跑!

要命!这和之前那个娘娘又不是同一个了!

不会是楼千重爬到地上玩的这段时间,宫里的娘娘都醒了吧!

韩宝一遍狂奔一遍念大悲咒,情急之下把家传的对付粽子的手段忘了个干干净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宫开启过了的关系,地宫里原本描彩漆金的柱子通道都变灰了,韩宝没命地七拐八拐,却死活甩不掉明明看起来很僵硬的娘娘。

更杯具的是,韩宝一边跑一边回头,等他第三次回头的时候,身后的娘娘已经不只一个了。

韩宝跑得肺都要炸了开来,情急之中只想得到一个救命的办法。

就是楼千重!

就像第一次进地宫被娘娘追赶一样,这些娘娘指甲再长,也不敢在楼千重面前造反。

可是可是可是!

楼千重的寝陵到底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

韩宝一边泪奔一边积极自救,把随身带着的各种东西往后砸,一路抄起所有他能拿得动的东西和娘娘们远距离拼命。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人类和僵尸的体能以及抗打能力从来就不是一条水平线上的。

每往身后砸一个东西,韩宝的心脏就抽出一下。

这块完美无瑕的玉雕啊……

这个巧夺天工的瓷像啊……

这个……他扛不动的大香炉啊……

这些……永远不知疲倦的娘娘啊……

韩宝知道自己对于娘娘们来说是敌人。

明明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却以来就把她们的皇帝拐出去了。

而且……还想让他再也不回来……

韩宝毕竟是凡人,当他发觉肺在开始隐隐作疼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可能要倒霉了。

看来赶不及上演楼千重沉沉睡去,在他唇上偷一个吻的偶像(?)剧了。

早知道就不要玩什么欲说还休的暗恋戏码了,他应该在自己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勇敢把爱说出来,告诉楼千重他虽然是个僵尸,但也还是一个吸引人的僵尸,他韩宝见色不要命,可能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一见钟情了。

哪怕表白了再被拒绝,也好过现在被越来越近的娘娘们撕成碎片,可能楼千重永远不知道的好。

他连楼千重的手都没摸到过呢!世界上哪有这么血本无归的恋爱啊——即使是单恋也不合理!

“MLGB的楼千重喜欢你真是太亏了啊啊啊啊——!!!”

————————————————————

韩宝拼着肺嚎完这句话,然后终于众望所归地于扑街了。

不过韩宝也不是愿意等死的人——他脸朝下地趴着,暗暗攥了拳头打算娘娘一过来就暴起反击肉搏。

不过左等右等,娘娘们却都在离他几步的地方停住了。

楼千重淡淡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总是咋咋呼呼,不怕震耳朵?”

韩宝维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嘤嘤嘤嘤……”

楼千重向前走了几步,娘娘们没有后退,但也不再上前。

“斗了一辈子,死了以后还要继续斗吗?”楼千重淡淡地说:“你们当年费尽心思讨我欢心,不就是为了这个?”

楼千重伸出一只手,手心里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

韩宝抬起头来。

“你们都想当皇后,这个执念大到让你们看不清生死了。”楼千重说:“你们的皇帝已经死了,你们也死了,剩下的,只有这座坟。你们再怎么讨好我,铲除异己,我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们了。”

韩宝爬起身来:“我给你!”

楼千重看向他。

“我不要你的东西!我的东西全部给你!你觉得什么有趣,我就再带你去!”韩宝说:“所以……”

楼千重说:“嗯。“

楼千重把那个明显是女式的玉镯套进韩宝手腕:“这和玉玺是同一块玉做出来的。”

韩宝呆呆地看着他。

玉玺已经没了,而这个镯子作为空缺的国母象征被放进了帝陵。

楼千重拉着韩宝的手腕往前伸,娘娘们僵硬了一会儿,竟然齐齐往后退了。

“她们要挠你,是连死亡都不能让她们忘记的本能。但是现在她们不敢了。”

“因为你是正宫了。”楼千重说。

韩宝:“……你回来是为了找这个?”

楼千重:“嗯。”

“我死时衔了一颗百年难遇的固尘珠,所以并未像众妃那般尸变。”楼千重拉着韩宝的手往前走:“但是百年过去,固尘珠已经越来越小,之前我把它吞了,竟感觉心口发热。”

韩宝:“发热是什么意思?你……活了?”

“当初固尘珠号称能起死回生,可是我并不感兴趣,至死都没有吃下去,不想他们给我衔入口中,看来那献宝的道士并不算完全信口胡说。”

韩宝听得两眼发直。

“我还以为你觉得现在的世界也很无趣呢。”韩宝眼睛亮晶晶。“你这次回来……”

“封闭地宫。”楼千重淡淡地说:“只要没有外界刺激,她们会重新长眠。”

“而且我记得我的原话是,有趣的事情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比如要把一切都捧到我面前,却不知道要开口挽留我的皇后。”

皇后。

韩宝不由得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耳朵红了:“谁是皇后?!现在已经是民主共和制了!”

“嗯,我也不是皇帝了。”楼千重带着韩宝走进大明殿:“但我也没有户口。”

韩宝嘴巴越咧越大:“是啊,在现代社会没有户口什么都办不成~”

楼千重瞥了他一眼,推开殿门,并不说话。

大明殿里的陈设一如他生前的样子,安静地守在黑暗里,楼千重的脚步顿了一顿。

倒是韩宝按捺不住:“如果你着急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你弄一个啦……”

韩宝的声音心虚地压了下去:“但是户主的名字要写我的。”

殿外的月光如水。

楼千重转头看看韩宝的耳朵尖,在他的注视下几乎红得要爆炸。

当初能够毫不留恋,那么现在完全舍下……也无妨。

他终究没有回头,而是拎起韩宝手腕上的玉镯重新迈步。

韩宝吱哇乱叫:“你这是什么拉狗绳的动作!牵手不是这样玩的……”

“好,写你的名字。”

“……嘎?”

——完——

作者有话要说:我说我一直忘了什么呢……

应该昨天就把结局放上来了,因为不是连载所以都忘记了Orz

小短篇结束了嘿!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