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ốt cuộc ngươi có ăn ta hay không – Xá Chi

Tên gốc: Nhĩ đáo để cật bất cật ngã

你到底吃不吃我 BY舍脂

(呆傻小狐狸受 HE)

一场大雪过后,空雾山四周白茫茫一片。

一个身着青衫的年轻人背着个竹篓慢慢在坡上走着,看样子,像是上山采药的药师。

只可惜,今个儿日子不好,偏遇上了这大风雪,草药儿都被埋在了雪下,不好找。

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脚步,蹲下身,伸手往那雪地里一抓,一团白白的东西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咦,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小东西。”

“唔。”小东西发出了声响,看样子像是被冻坏了,在他手中瑟瑟发抖着。

“你叫什么?”他点点小东西白白的肚子,问着。

“唔。”小东西有气无力地朝他挥爪子。

“这样吧,我捡了你,你就是我的了。”然后他看着小东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我刚好缺一味药引子,就你了。”

“唔唔…….”小东西一听这人要把他做药引,立刻来了精神,前爪后爪齐进,扑扑地不停挣扎着。

他也不管小东西挥着爪子奋力地反抗,脱了外衣就把那白白的一团厚实地裹住,然后往身后的竹篓一抛,返身回去了。

用热水给这个小东西洗了澡,再拿大毛巾帮他擦干湿漉漉的毛发,原来小东西是一只漂亮的白狐,只可惜,太小了,看起来,就和只白兔子一样。

年轻药师名叫左溪,跟着师傅就住在这山脚,然而他师傅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留下这个小徒儿自个儿一个人也算是自学成才了。

左溪偶尔进镇里摆个小摊给那些穷人家们看看病,穷人们这喜欢这个年轻的小大夫。

小东西跟在左溪身边三天了,每天吃好睡好,渐渐圆润起来,而左溪像是有意要把他喂的白白胖胖,也不再提起药引子的事儿。

小东西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跑到河边,看着河水里倒影着的自己,舔舔自己那纯白的不夹一丝杂色的皮毛,再甩甩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小东西好不自豪。

这世上有哪只白狐能像他这样漂亮呢,小东西总是忍不住这样想,然后大尾巴一甩,乐颠乐颠地往左溪家跑去,因为太阳下山了,晚饭时间到了。

今天还是鸡肉拌饭,小东西当然是喜欢吃鸡的,看着都会留口水,但是对那一粒粒的大米饭却提不起半分兴趣,每次总是扒光碗里的鸡块,留下一大盘米饭。

左溪拿筷子敲敲小东西的头,笑道,“你再挑食下次就不给你吃鸡,只有大米饭,看你吃不吃。”

小东西撇撇嘴,不以为然,哪有狐狸不爱肉爱米饭的道理,他又不是人类,哼,他就是不吃,看他能怎么办。

左溪当然是没有办法的,每日照旧给小东西吃得好好的,于是小东西在他面前更加趾高气昂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左溪习惯把小东西搂在怀里,当个天然的暖炉。

小东西小小的,软软的,尤其是肚子上的那一边,都是些短短的茸毛,左溪总是忍不住用手去戳他的小肚子,小东西嗜睡,一睡着就什么都不管了,被左溪弄得痒了,就翻翻身,用小爪子去爪爪那不舒服的来源。

左溪看着怀里的扭动小东西,点点他的鼻子,轻轻地笑了。

小东西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左溪的好,因为他知道左溪养他是要把他做药引的,他当然要把他养得健健康康才行,然后等到哪一天左溪要动手了,他再逃走也不迟,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才舍不得这里的好吃好住呢。

然而时间一长,小东西却渐渐不安了,左溪像是完全忘记了药引这回事,几个月下来,提都不曾提起。

这天夜里,左溪在灯下写着药方子,小东西趴在他腿上打着哈欠。

左溪揉揉怀里的毛茸茸的小脑袋,说,“你要困了就你睡吧,不用陪我。”

小东西头一扬,“我才没有要陪你。”然而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左溪看他那副样子,只是笑笑,顺道扯扯他的小耳朵,轻轻地在上头亲了一口。

小东西脸红了,当然,因为他那覆着茸毛的脸,也没人能够看到。

终于有一天,小东西忍不住了,努力像人类一般用双脚撑地,抬起头问左溪,“喂,你为什么还不吃我。”

左溪看着看着小东西的样子,踮着脚,伸着头,“噗”一下忍不住笑出声,然后道,“你有什么好吃的。”

咦?啊?诶?

他的意思是,他不好吃?他是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的灵狐一族里唯一的白狐,堂堂的灵狐少主,竟然被人说不好吃。

小东西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耻辱,炸毛了,跳到左溪的身上,用爪子去爪他的衣服,“你竟然说我不好吃,你竟然嫌弃我,你,你,你是坏蛋……”

小东西越说越委屈,那如黑珍珠般的眼睛里掉出了泪花儿,左溪看得心疼,没想到这小东西竟会这样想,于是连忙安慰道,“这不是时机还未成熟么,你还太小扒了皮都没几两肉。”

是这样子么?

小东西看看自己的短胳膊短腿,然后舒了一口气,再去看左溪,扭过头撇撇嘴道,“到时候我才不让你吃呢。”

又过了几月,小东西好像还是没怎么长大,不过倒是又圆了不少,远远看去,就和个球没两样。左溪看着小东西,忍不住直摇头。

小东西看他摇头的样子,不高兴了,鼓着脸道,“你干嘛摇头。”

左溪道扯扯小东西的脸颊,叹气道,“养肥了。”

小东西于是也捏捏自己的脸颊,肉肉的,挺好呀,“肥点不好么,你不是都嫌我不长肉么?”

左溪摇头,“都是肥肉可没营养,做不了药引,今天开始,你要减肥,吃青菜。”

于是,小东西在左溪的压迫下成了也许是世上第一只吃素的狐狸。

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山上的积雪积了又化。

小东西照例去河边转悠了一圈,看着倒影里的自己,皮毛柔软,还是白得没有一丝杂色,脸依然是圆圆的,不过因着左溪每日的荤素搭配,现在自己的肉,应该不肥腻了吧。

满意地甩了甩大尾巴,小东西骄傲地朝那溢出了香味的地方走去。

“喂,你怎么还不吃我?”

“嗯,肉还不够厚。”

“喂,你到底什么时候吃我?”

“怎么又肥了,你是不是背着我再偷吃。”

“姓左的,你到底吃不吃我?”小东西终于吼了出来。

左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道,“快了,快了。”

这些日子来,这样的对话几乎每日都要上演,小东西好像特别执着于让左溪吃他,如果左溪不吃他,就是对他人格,不,狐格的侮辱。

而左溪的快了也不知是按什么计算的,总之,三年过去了,快了依旧还只是快了。

三年中,两人搬过一次家,就是从那山脚搬到了镇子里,这样也方便左溪给人们看病,后来左溪索性就自己开了家小医馆,因为收费便宜,在当地也小有名气。

都说镇里的左大夫有一只宠物狐狸,可通人性了,会帮左大夫抓药拿方子,长得也漂亮,每个来到左氏医馆的人看到小东西都会忍不住夸上一夸。

那小东西最听不得人赞美,这一来,尾巴都差点翘到天上去了,在左溪面前也更神气了。

这天,左溪从医馆回来,却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个少年,穿着雪白的衫子,大摇大摆地走着,嘴边还油腻腻的,显然是偷吃过了。

那少年见到左溪也不意外,一下就扑到左溪身上,大声道,“你回来啦。”

左溪上下左右打量着自己怀里的少年,再看看他头顶上毛茸茸的耳朵,终于笑了,说道,“你终于长大了。”

诶?他长大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就要吃掉他了。

他指指自己,小心翼翼问道,“你是不是就要吃掉我了?”

左溪却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吐出两个字,“快了。”

变成人的小东西还是小东西,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在左溪看来当然还是小的。

小小尖尖的瓜子脸,白皮肤,大眼睛,长睫毛,真不愧是狐狸精,长得就是一副娇媚勾人的样子,尽管这是只公狐狸。

然而或许是道行不够,小东西的耳朵和尾巴总是时有时无的,所以每次跟着左溪出去,小东西还是恢复狐狸身,等到回家,再哗得一下变成人。

有了人身的小狐狸再不满意左溪一直唤他小东西了,他现在是人了,是人就要有名字,于是自作主张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白小离。

小离晚上还是喜欢窝在左溪的怀里睡觉,当然左溪也和他说过,他现在是人了,和他挤在一张小床上不好,但小离不管,他就是习惯左溪那暖暖的怀抱,让人感觉舒服。

左溪听着怀里的小东西平稳的呼吸声,伸手轻触他白嫩的脸颊,轻轻咬了一口那总是在引诱着人的红唇,下了一个决定。

左溪的行踪开始变得不定,有时候晚上也不一定回来,小离生气了。

看着躺倒在床上就睡着的左溪,小离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于是,一狠心,使劲地摇着左溪,想让他醒过来。

左溪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一直在摇着自己,下意识地就说“小离不要闹了。”

小离愣了一愣,随后眼泪就哗哗哗留了下来。

左溪感到了落到自己脸上的液体,总算是惊醒,然后看着眼前小人儿红肿的眼睛,心疼地把他拉到怀里,轻声哄着,“小离,我的好小离,你怎么了。”

小离鼓起脸颊,气呼呼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左溪哭笑不得,他哪里让他觉得他不要他了,伸手擦去小脸蛋上的泪痕,道,“怎么会?”

“就是,就是。”小离不依不饶。

左溪拿他没办法,只能用唇堵住了眼前的这张翘得老高的小嘴。

小离呆了,傻傻地被人攻城略地,感觉有滑滑地东西伸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咬着自己的嘴唇。

左溪很满意小离的反应,这小东西,果真是傻得可爱。

于是一吻过后,小离都快从白狐变成火狐了,嘭一下变回了原形,缩在被子里,任左溪怎么哄就是不愿意出来。

左溪笑笑,道,“小离,你想家么?”

被子拱了拱。

“小离,我带你回空雾山看看你的家人好不好?”

一颗白白的小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这些天我都在处理医馆里的事,咱们要好长时间不在这儿,总有些事情得提前安排好,小离,不生气了,来,笑一个看看。”

原来,原来是自己误会他了。他要带自己回家,回灵狐族的居所,是真的么?

左溪点点小离的鼻子,道,“快变回来让我亲一下,不然就不带你回去。”

坏人,竟然还威胁他。

小离于是又把头缩进了被子里,然后被子忽然拱了起来,少年通红着脸颊,闭着眼睛飞快地在面前人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把头埋到被褥中,再不肯出来了。

灵狐一族其实就住在空雾山深处,他们一向都已修仙为己道,所以平时不下山,也不与人类有所来往。

但白狐小离从来就不把修仙之事放在心上,因为狐老爹是一族之长,要管太多狐狸,尽管对这皮小儿恨铁不成钢,却也无可奈何。

所以某日白小离在族里呆得无聊了,就离家出走了,遇上大雪了,然后就被一个人类捡回家当药引养着了,这一养,就是好些年。

如今,白小离要荣归故里了。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时,左溪牵着小离的手走在那茫茫白雪中。

因为变作了人,再没有厚厚的毛覆着身子,小离总是特别怕冷,一得空就钻到左溪怀里取暖。

到了族里,还没等左溪反应过来,小东西已哗啦变作狐身朝前头一只身形庞大的玄狐扑去。

那玄狐很快就变作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样子,把小离抱在怀里,长叹一声,“你还晓得回来。”

小离“呜呜”两声,是在狐老爹怀里撒娇了。

然而那狐老爹抱着小离,忽然就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定眼看了看他,道,“你能变作人形了?”

提起这个小离就兴奋地直点头,然后炫耀般地在老爹面前化作了一个翩翩少年。

狐老爹却皱起了眉头,按照他这般不学无术,应该不会这么早能化作人形才对,难道是有人在暗中给他提升了道行。

这样想着,便注意到了不远处带小离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很显然,这个年轻人有着不小的灵力,也就自己那个傻儿子才不会感觉到。

左溪像是感觉到了那道灼人的目光,抬眼微微笑着,狐老爹皱了眉,想他的容貌怎么看怎么熟悉。

左溪走到狐老爹面前,很自然地把小离搂到了自己身边,微笑着道,“岳父大人好,我这次来拜访你,是有两件事。”

“等等等等……”狐老爹一个劲摇头,觉得自己年纪其实也不大,难道耳背了?

“你叫我什么?”狐老爹问。

左溪嘴角上扬,笑道,“想必岳父大人也猜到了,我的母亲是人类,而我的父亲却是你们灵狐一族。”

“你是他的儿子。”狐老爹再次定眼看着左溪,终于道。

这个他,是上任的灵狐族长,因为恋上了人类女子,抛弃了修仙之路,也就此离开了灵狐一族。

没想到,今日他与人类结合而生的后人却来到了这空雾山里。

左溪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递到了狐老爹手里,“这是父亲当年带走的灵狐族长之器封雷环,如今我把它物归原主,不过,”他停了停,看着自己身边的傻呆呆的小人儿,道,“我有一个条件,请您把小离交给我,从今往后由我来照顾他。”

狐老爹看看面前的年轻人,再看看自己傻儿子,心中已是了然。

就这样,白小离随着左溪在空雾山溜达了一圈后,又重新回到了那两人一起住的小镇上。

终于有一天,左溪看着小离说,“时候差不多了。”

小离愣了愣,“嗯?”

左溪坏坏一笑,在小离耳垂上轻咬一口,“嗯,是时候吃你了。”

然而真到了这个时候,小离却慌了,逃得离左溪远远的,大眼睛里已满是雾气,小声道,“其实我不好吃的。”

“谁说的?”左溪一步步逼近。

“呜哇,真的,我皮糙肉又粗的,真的不好吃。”这些日子处下来,小离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其实是别人养着的药引,欢欢喜喜地和左溪过着两人的小日子,谁知,那人是真的要吃他。

左溪无奈地轻轻叹一口气,拉过小离到自己怀里,柔声道,“放心,不会痛的。”说着,俯身就吻上了少年温润滑腻的唇。

这一夜,红烛打落,罗衫轻解,小狐狸就这样半推半就地被人吃了。

第二日醒来,小离只觉浑身酸痛,尤其是后头那个让人羞羞的地方,更是觉得不舒服,但这都不是重点。

他摸摸自己的胳膊,再捶捶自己的小腿,甚至还捏了脸颊,发现他们都依然好好地长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昨天不是已经被吃了么?

左溪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离在床上做些奇奇怪怪的动作,不禁笑出声来。

小离听得声响,连忙拿被子把自己盖住,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昨夜过后,他有些怕他看到他的身体,虽然之前两人一直都是同窗共寝的。

小离探出脑袋,见左溪还不走,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你不是已经把我吃了么,怎么,怎么我还好好的呀?”

左溪笑着坐到小离身边,在他滚烫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缓缓道,“因为我的小离啊,是要慢慢吃的。”

END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Rốt cuộc ngươi có ăn ta hay không – Xá Chi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