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àng tử con dấu – Tử Thỏ/BUNNY

Tên gốc: Vương tử ấn chương

王子印章 by 籽兔/BUNNY

(moe HE)

 人们常会说,中秋的夜晚空气中有两种味道:团聚的喜悦和相思的离愁,可是阿非闻到的全是肥鸡烧肉的诱人香味。仰望天空,那轮超大超圆的月亮怎么看都像是月饼,或者是烧饼、煎饼也成啊,只要能掉下来,就算是铁饼,阿非也能把它扛到废品回收站卖几块钱换成口粮吃。

一阵凉风掠过,寒意从脚底窜到头皮,让阿非打了五秒钟的哆嗦,紧接着肚子用高八度的音调唱了五秒钟的空城计。哎……秋天到了,冬天还会远吗?这个寒冷的冬季该怎么过啊?今天从日出到月出,阿非跑了十几条街翻了上百的垃圾桶,只捡到六个塑料瓶两个易拉罐,这是现今日趋激烈的行内竞争所导致的凄惨后果。

拿着今天的“收获”换来一块钱,买了俩包子,吃了一个,剩一个揣兜里,谁知走着走着被一个骑三轮车的小孩撞倒,那包子从兜里滚出来,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一个劲儿的往没盖儿的阴沟里滚!结果,一整天就吃了一个包子,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好可怜。

阿非把身上那件用麻袋改制的外套披披好,拐进了一个又长又暗的小巷。

巷子里很黑很暗,但是没走多远,居然出现了一家与这个环境很不搭调,霓虹灯闪闪烁烁的小店,门前还坐着一只……兔子?!

阿非好奇的走近一点,看清了店铺的招牌:BUNNY爱情中转站。而门口坐着的也只是一个披着长毛绒兔子斗篷的小孩,手里拿着一个饮料,还剩下一点点胡罗卜汁……

阿非看了他几眼,那样子虽然有点诡异,但还是壮着胆子上去了——他相信没有人会对捡破烂的有非分之想。

“小朋友,你喝完了饮料可以把瓶子给我吗?”

“嗯?”兔子抬起头,长长的额发挡住了半张脸。看了阿非几秒钟后,他露出两个小板牙,大概算是他的微笑吧。

“我给你印子吧!”兔子说道。

“什么什么?给我银子?!”阿非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嗯!嗯!”兔子用地点点头,向他招了招手,“我给你印子,你弯下腰来。”

阿非爽快地弯下腰,看着兔子低着头用力的掏口袋,掏了半天,果然掏出一块银闪闪的东西,兔子抬头,“噗”的往阿非的眉心狠敲一下!敲得阿非直叫疼啊!

“你干吗打我?”

兔子笑眯眯的把印章又放回口袋,“我没打你,我给你敲下‘王子印章’,很快就会让你成为王子般的人物。”

“什么‘王子印章’?”

“就是——你很快会和一个有钱人互换身份,你变成他,他变成你!好了,改天再跟你解释,我要打烊了!”兔子站起来,搬起小板凳,进了屋,关了门,所有绚烂的灯光一下子就消失了……

呵呵,这孩子编童话呢……还挺可爱的……

阿非看了看地上,惊喜地发现兔小孩把那胡萝卜汁的瓶子落下了!赶忙收入囊中,哼着小曲走了。

阿非在小巷里找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大木箱子,正好可以给他安个窝,于是他铺了两张报纸后,高高兴兴的躺了进去。透过木箱的缝隙,还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月,只要在盖子上加一块挡雨的东西,这里以后就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家了!

正当阿非盘算着如何装修他的“新家”,突然有人猛地揭开盖子跳了进来!

阿非吓得跳起来大叫:“喂!你……唔唔……”

来者虽然也被箱子里的阿非吓了一跳,但他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捂住了阿非的嘴巴!

“嘘——!不好意思!借地方躲一下!”

很快,巷子里传来了“噌噌”的皮鞋脚步声,还有人大喊:“找到泰梓了没有?”

“我看到他往这巷子里跑了!”

“快追!”

阿非瞪着这个冒然闯进家门,号称“太子”的男人,可是死瞪活瞪业等不出他长啥样,仅靠木缝里透来的一点月光,根本看不清什么。

脚步声渐渐远去,不晓得是天气凉了,还是鼻子对这位“太子”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香味过敏,阿非“阿嚏!阿嚏!阿嚏!”,连打三个喷嚏,两条亮晶晶的鼻涕喷了出去,挂在某人的手背上,荡荡悠悠往下垂……

“哇!好恶心!”泰梓撒手就甩开阿非,慌忙掏出手绢拼命擦手背!

阿非看他把皮都快擦破了,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呵呵……太子殿下,真是对不起,我对您身上的味道有点过敏。”

“什么太子殿下?”

“我刚听见外面那些人叫您‘太子’啊……”

“泰山的泰,木辛梓!”

“噢……”阿非恍然大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不管是‘太子’还是‘泰梓’,现在都请您出去,不然我告你擅闯民宅。”

“民宅?哪儿有民宅?”

阿非指了指这个箱子,说“这儿就是我的民宅。”

“哈!你这小叫花子还挺幽默的。”

阿非立刻指了指角落里的那个空瓶子更正道:“我不是叫花子,我是有职业的。”

泰梓终于擦完了手背,把手绢一扔,看着那瓶子领悟道:“原来是个捡破烂的。”

阿非有点不爽,“呃……捡破烂这个词有点落伍,最新的职业名词是‘拾荒者’。”

“呵呵呵呵……”这垃圾公还真的挺逗,害得泰梓笑个不停。

阿非皱了皱眉头,上前推人。“好了,出去,出去!”

“等一下!等一下!我想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我付住宿费!”

“哦?”住宿费?阿非立刻停下推人动作。

泰梓从口袋里摸出几张信用卡,故意很礼貌的问:“请问先生,这儿能刷卡吗?我没带现金。”

“有钱人全是浑蛋!”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给你这个算是住宿费。”泰梓收起信用卡,拿出一个锦盒,丢给阿非。

阿非打开一看,是块金表。“真的还是假的?”

“就算是假的也够你卖几十块钱吧?”

“这倒也是。”阿非拿出这块表,先戴在自己手上过过瘾。“好,那你今晚就住这儿吧,一切随意,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啊!”说吧,倒头就睡。

泰梓看着他,又笑了笑,虽然他是个捡破烂的,但是生活过的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总比自己好啊……小心翼翼的在他身旁躺下,闭上眼,睡了。

早晨的阳光照进了狭长的月下巷,透过木板的缝隙唤醒了睡得超级舒服的阿非,他睁开眼才发现原来自己睡在泰梓的怀里,怪不得梦见了棉花床;正巧泰梓也在此时醒来,惊见自己抱的不是泰迪熊二是这脏兮兮的垃圾公,而且,现在是白天,他看清了阿非的穿著打扮,吓得他再一次把阿非甩了出去!

阿非也很清楚人家在嫌恶什么,捡破烂的么,又臭又脏,人人见而避之,只是有时候,适当的解释还是要的。“呃……我每天晚上8点都会去彼得教堂前的喷水池里洗澡。”

“噢!”

“你不要一幅不相信的样子嘛!是真的,要不你看我的皮肤怎么会又爽又滑?不信你摸摸看呐!一点污垢都没有!”

“我信!我信!”泰梓尴尬的推开阿非伸过来的胳膊,想想也该走了,便推开盖子,起身道谢:“谢谢你收留我一个晚上,后会有期。”一转头,才发现一群黑发黑衣黑墨镜的保镖像篱笆墙一样围在木箱的周围,看样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那带头的小胡子看到箱子终于开了,里头的人醒了,立刻90度一鞠躬,“少爷,您醒了?”

泰梓无奈的耸了耸肩,“哎……还是被找到了。”

“夫人吩咐,天黑之前不管用什么方式,一定要把少爷带回去。所以请少爷不要在反抗了。我们扶您出来!”说完,小胡子一挥手,两名高大的保镖便上前伸出手来。

泰梓立刻瞪着眼睛凶巴巴的喝道:“我自己会出来!”

谁知这两位保镖莫名的看了看泰梓两眼,仿佛不认得他一样,接着把坐在箱子里面的阿非像拎小鸡一样的拎了出来!

小胡子对着阿非笑呵呵的鞠躬哈腰,“少爷,车在那边。”

“谁是你们少爷?!”阿非左看右看,看到了一脸诧异的泰梓,问小胡子,“喂,你们不会连自己的少爷都认不出来了吧?”

“少爷,这怎么可能,我是看着您长大的,虽然您打扮成这样子,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不是少爷,我是拾荒者,姓皇,叫皇子非。”

“哟!少爷!这一大早的,您就别开玩笑了!夫人还等着您回去吃早餐呢!”

“切!一群神经!”阿非挥了挥手,转身就要走,那小胡子一使眼色,两个保镖立刻堵住了阿非的去路,一个抱住他的上半身,一个抱住他的腿,抬起来就往巷子的另一端走去!

“喂!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是捡破烂的!你们弄错了!!!!”可惜,任凭阿非怎么叫,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

秋风四起,夹杂着几片树叶打在某个发呆的人脸上。他目送着阿非被自家的保镖劫持抬上车后,跳出箱子兴奋得手舞足蹈!对着天空高声呼喊:“耶!我终于自由啦!我—自—由—啦—!”

*——*——*——*——*——*——*——*——*——*——*——*——*——*——*

可怜的阿非被困住手脚抬上车后,一路七拐八弯,到了海边某栋超豪华型的别墅门口,又被抬下了车。迎面一只拳师一只猎狐摇头摆尾的冲过来,后面跟着一群慈眉善目的阿叔阿姨。被簇拥着送到客厅,安坐在一个巨大的餐桌旁,遥远的对面坐着一位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女性,她盯着阿非看了很久,才问站在阿非身后的一个灰发老头:“刘管家,少爷穿的这是什么衣服?!活脱脱得像个乞丐!”

这刘管家是个和蔼的人,笑了笑,胡诌道:“这是意大利设计师专为少爷设计的乞丐装,采用全天然的粗麻,制作工艺中也不掺任何的人工化学成分,您知道,少爷他比较喜欢……”

“好了!我知道了!吃完早餐帮他把衣服换了,还有着乱得像鸟窝的发型,全都换掉!晚上还要去金小姐的生日派对,穿成这样太不正式了!”

“是的,夫人。”

阿非眼巴巴的看着这群莫名其妙的人,刚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儿,丰盛的早餐就端了上来!看着流着黄油的面包,香浓的可可,晶莹的水果,阿非决定先沉默一下,管他们是谁,吃饱了再说!这可比自己的年夜饭还美味啊!

没几下就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连掉在餐盘里的面包屑也添了个精光,放下盘子才发现一屋子的人都感动得看着他。

“哇——!好久没看到少爷胃口这么好了!真是太好了!”

连那位一丝不苟的女士也微微露出了笑容,“嗯,看来我花钱请一个世界一流的厨师还是值得的。”

吃完饭,阿非被带到了一个豪华的房间,说是“自己”的房间。阿非一看墙上的照片居然是自己,一下子僵化,任由刘管家拖着他进了浴室。

一关门,只剩他俩,他立刻就对阿非抱怨:“啊哟,我的少爷啊!你还真是笨啊,离家出走都不会,才24小时就被抓回来了,你不是要为你的终身幸福奋斗吗?这么快就妥协了?”

“呃……我不是少爷……”

可惜,这刘管家好像没听到,一边卖力的给阿非搓背,一边嘀咕着一些阿非听不懂的话,什么“猪头小姐”啦,什么“未婚妻”啦,反正一样都听不懂,阿非就不再听下去,专心享受着第一次别人给他服务。

好不容易洗干净了,阿非被套上一套睡衣,刘管家突然叫道:“咦?这衣服怎么这么大?”

阿非低头看看拖到地上的裤脚管,再看看宽大的袖子,觉得还好啦!

“只要能穿就没什么问题,大一点小一点都无所谓……”

谁知,刘管家已经叫来了一群女仆,拿了一堆的衣服过来,一套一套的换,换了几十套,从休闲的衬衫到夸张的燕尾服,每一套都太大!

刘管家弄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这些衣服没辙。

这似乎惊动了那位夫人,她生气的跑进来看着床的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衣物,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少爷的衣服突然都变大了……”

“没一件能穿的吗?”

“没有。我让李裁缝过来”

“来得及吗?去买现成的!”

“是、是。”刘管家立刻叫女仆量下少爷的尺寸,慌忙跑了出去。

阿非像在看戏一样看着这群人,觉得挺逗的。

女仆们抱走了衣服,接着发型师们走了进来,开始摆弄起阿非的头发。反反复复弄到阿非快要睡着,一阵吹风机的热风把他烫醒!

终于所有的人都暂离了,他走上阳台,看看这别墅周围还真是蓝天碧海,绿树成林,白色的海鸥优雅的翱翔,突然当中夹杂了一只黑的,而且还朝自己直飞过来。

这黑色的鸟儿叼着一封信,停在阳台的栏杆上,像是认识阿非一般把信交到了他的手中。

阿非惊叹道:“啊?乌鸦会送信?!”

“我靠!谁是乌鸦?你看看清楚!我叫喜鹊!”这黑鸟居然说话了!

阿非一边拆开信,一边对喜鹊说:“噢,原来是喜鹊。怪不得会说话。”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会说话的那种鸟好像是八哥不是喜鹊!”

谁知这鸟歪着脑袋瞪着阿非,“我是八哥鸟,但是我的名字叫喜鹊。白痴!蠢人!大傻冒!”

顺溜地骂完后,它扑腾着翅膀飞走了,留下阿非一个人呆在阳台上……

信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兔小孩寄来的,他说:王子印章的功能在于可以互换两个人的生活角色,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他,他就是你。周遭的环境事物也会相应改变。要消除这个印章的魔力只有两个方法,一个,就是有印记的人——也就是你,死亡。另一个就是和你互换身份的那个人,也就是泰梓,爱上你。不然印章的魔力将永远有效。

那个兔小孩还在写童话吗?

还是说,这个世界上原本就存在着真实的童话?

看着刘管家抱着一堆的新衣服冲进来,阿非开始承认这是难以置信的事实!

晚上,阿非平生第一次穿着礼服去参加什么派对,在车上听刘管家啰嗦了一堆后,他大致有了一个了解。今天要去参加一位大财团千金的生日派对,而这位千金很有可能即将成为自己的,不,是泰梓的未婚妻。

一走进热闹的大厅,几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便走上前。

“嗨,太子殿下,恭喜你。”

“恭喜你快要成为金妹妹的未婚夫了……呵呵呵……我还以为你说你只爱你的狗熊泰迪是真的呢!”

“一听说金妹妹选了你,我爸妈可失落了!把我臭骂了一顿呢!嘿嘿……”

阿非看着这群不认识的人,总觉得他们的笑容里含着幸灾乐祸的意味,只能傻笑,再傻笑。

过了一会儿,旋转楼梯上走下一位婀娜多姿美若天仙的小姐,向人群中扫视了一番后锁定在阿非身上,轻盈的小手向他招了招,阿非身边的年轻人就推了推他,“快去呀!金妹妹叫你呢!”

哇!原来这位美女就是金妹妹!

阿非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傻头傻脑的就跟着她上了楼。

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漂亮姐姐停了下来对阿非说:“我家小姐在里面等着太子殿下呢!”

“呃?”原来这位不是金妹妹啊!照一般小姐比丫鬟漂亮的规律来推断,这位金妹妹一定是可爱迷人的不得了!虽然自己不是泰梓,但见识一下美人总可以的啦!

于是,阿非满心期待的推门进去……

五秒钟后,在底楼大厅里谈笑风生的人们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救命啊——!”

再说说那个泰梓。

他一整天都在疯玩,终于摆脱了那位长得像母猪一样的金小姐,他的心情,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晚上,他想住进五星级酒店,可是一走到门口就被大堂经理赶了出来!

“滚出去!滚出去!想捡破烂到别处去!别弄脏了这儿的地毯!”

捡破烂的?!

泰梓看看自己的打扮,虽然是比较休闲随意了一点,牛仔裤上有几个耍酷的洞洞,但怎么看还不至于像个捡破烂的吧?!

但是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没用,人家就是不让他住进来!

泰梓没办法,亮出几张信用卡,结果着大堂经理看了看泰梓后,终于笑着把他迎进了酒店。

这个世道果然什么都向钱看!

泰梓气呼呼的在房里冲了个澡,还没穿上衣服,那大堂经理带着几个警察就冲了进来,他激动地指着泰梓说:“就是他就是他!他一定是偷了谁的信用卡来这儿逍遥!”

“什么偷不偷的?这卡是我的!”

“就算你不是偷的,也是你捡的!”

“噢,我捡的我还知道密码啊?”

“我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抓起来!”

就这样,泰梓被莫名其妙的抓进了警察局,一查,这些卡是属于泰氏集团的大少爷的,再一打电话,人家大少爷正在参加派对!

好了,这下完蛋了。

信用卡被全部没收,还邀请泰梓在临时看守所里睡了一晚。第二天连早餐也没提供就被一脚踢了出来!

身无分文的泰梓想不出办法,只能用两条腿走回家去。终于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走到家门口,按了按门铃,通话机里传来刘管家的声音。

“哪一位呀?”

“刘管家,是我,开门啦……”

“你是谁呀?”

“是我呀!我是泰梓!”

“泰梓?”刘管家的声音有点迟疑,间隔了好久才说:“你等一下。”

泰梓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出来迎接他的不是刘管家而是小胡子保镖。

他瞥了一眼门外的泰梓,隔着镂花铁门不屑的说:“我当是谁冒充少爷呢!原来是那天和少爷在一起的小叫花子!”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少爷!快点开门!”

“瞧瞧你那瘪三样!哪里像少爷?!”

泰梓火了!这个小胡子平时人前马后的说少爷是英俊挺拔,少爷乃人中之龙,现在居然说自己是瘪三!?

“你个混蛋!让我进去!我要见我爸妈!”泰梓拍打着铁门,这个可恶的小胡子嗤笑了一下,转身就走了,随便泰梓在外头怎么叫怎么拍,反正他拍累了叫哑了自然就会停,还拿着对讲机向里头报告:“没事,一个无聊的叫花子而已!”

泰梓狠狠地盯着小胡子的背影,在门外立下毒誓,如有一天可以杀回故居,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开除掉!

无奈的泰梓在门口守候着,希望可以有一个“认得”他的人,可是经过大门的熟人,从花匠大叔到厨房大妈,没一个认得他。送水果的水果店老板看到泰梓后,居然还给了他两个被厨子筛选出来的次等苹果,真当他是乞丐了!

在别墅里头的阿非今天先是收到了警察局好心送回的“丢失的信用卡”,再是听说了门口有一个叫花子,不停的纠缠经过的人们问他们是否认得他,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于是在晚餐过后,牵着两条“爱犬”去林子里散步。终于在一棵老树下找到了正在狂吭苹果的泰梓!

“喂!喂!果然是你!”

“嗯?”泰梓木讷的转过头,眼前的这个人他不认识,但是牵的那两条狗他认识——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只是十三和十四好像不认得主人,对着泰梓龇牙咧嘴,好不凶悍!

泰梓问道:“你是谁?”

“子非啊,你在我家住过一晚的啊!你不认得我了?!”

泰梓绞尽脑汁响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这位美少年共处一室过,直到阿非说“我就是那个拾荒者,你送金表的那个”,泰梓才恍然大悟!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把他打量一番,怎么突然变这么美型了?还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有点像泰迪熊,看上去就想抱抱他,如果站他旁边的话,泰梓倒是可以承认自己有几分瘪三样……

阿非把狗拴好,一屁股坐在泰梓的旁边,开始向他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后,泰梓终于用儿童的幻想思维理解了其中的情况。

“你是说……在别人眼里,我变成了你,你变成了我……”

“可以这么说……”

泰梓看看十三、十四的眼神,它们看着阿非的时候是多么热情四射,看着自己的时候是多么凶恶残忍,就知道整个世界真的都变了,连狗狗也中招了。“那现在怎么办?”

“那兔小孩说除非我死了……否则王子印章的魔力将永远有效……”阿非故意把后面那个条件忽略了,因为他觉得要泰梓爱上自己简直比死还难!

“啊?!那岂不是说……我要等你死了之后才可以认祖归宗啊?!”

“大概吧……不过我想去找那个兔小孩问问清楚,说不定还有什么方法……”

“嗯,没错,我总不能掐死你。”

“如果我做不回自己,不用你劳烦。我自己会掐死自己的……” 阿非想到了昨晚的恐怖事件,想起来就一阵恶寒!

阿非从来没见过那么难看的女性,他发誓所有的垃圾婆都比她漂亮100倍!那个金小姐看到自己带在手上的金表时,一幅感动得快要晕倒的样子,“噢,太子殿下,我昨天送你的金表你今天就带了,我好感动哦!”说完,就往阿非扑去……阿非就是在那时发出凄厉的惨叫。

想到这个,阿非立刻把手上的金表摘下来还给泰梓,说是哪位小姐的东西无福消受,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在金小姐成为“太子妃”之前把身份换回来!

泰梓经过阿非的此番提醒,终于想起了自己离家出走的原因!“呃……其实,就算换不回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代替我在这里做大少爷,只要你这段时间把我养活,我在外面找到工作后,一切都无所谓的啦!”

“嗯?你不要做回大少爷了吗?”

“嘿嘿……嘿嘿……你先给我弄点吃得可以吗?我今天又累又饿。”泰梓还是先岔开话题。

“我带你进去吧!大少爷带个朋友回家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对哦!”

这两个人想得太理所当然了,十分钟后,当泰梓看着自己的妈妈指着自己大骂阿非:“你什么朋友不好交?偏偏交一个捡破烂的?!”,他觉得还是不要在这个屋子里比较好。阿非不敢顶嘴,只能低着头听骂。

泰梓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带上厨房大妈施舍的半个蛋糕,一瓶牛奶,离开了自家大院。踏着月光,又回到了和阿非相遇的那个木箱子,现在看看这个箱子,还真有点“家”的感觉。

第二天,聪明的阿非找到了泰梓!

他拖着泰梓在巷子里来来回回跑了几次,就是没见到那个什么“BUNNY爱情中转站”!想必,这是一家诡异的小店铺!白天没那么容易找到的!于是两人等到晚上,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眼看着泰梓又要睡木箱,阿非立刻在附近找了一家旅店,给他付了一个星期的房租。

原本约好再接再厉,找不到兔子誓不甘休,可是接下去的日子,泰梓再也没有等到阿非。

偶尔在地上捡到一张过期的报纸,看到了头条新闻:金氏与泰氏准备联姻,双方继承者金秋赴夏威夷度假!报纸上还附了一张阿非在飞机场被偷拍的照片,照片上的他被金小姐“挟持”着,笑得半死不活……

阿非……真是辛苦你了……

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一个星期期满,泰梓被赶出旅店后又缩回了那个大木箱。

现在对他而言,找工作真的很困难,没有了文凭,没有了家世,没有哪个公司要他;也可能自己是真的受了诅咒,连路边的小饭店都不要他去洗碗打杂!泰梓把金表当了换来几百块钱,买了套更换衣物,大吃了一顿,所剩便无几。泰梓为了生存下去,只能继承阿非的本行——拾荒者。几天拾下来,他害怕的发现自己现在的容貌已经达到了拾荒者的标准——衣衫不整,脏乱不堪,头发蓬乱,面带污垢。

他想起了阿非说的喷水池,于是在这种天气里也每天坚持去彼得教堂前洗澡,结果洗出病来。开始几天只觉得有点头晕腿软流点鼻涕,可是渐渐的,他就撑不住了,天亮了也只能躺在木箱子里,虚弱得一动也不能动。

也许这个木箱子要成为我的棺材了,会不会等到别人发现我在木箱里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一具白骨了?——泰梓这样想着。

“泰梓!泰梓!”

泰梓听到了呼唤,模模糊糊睁开了眼,看到了阿非的脸后,欣慰得又闭上了眼。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自己就死不了;如果这是假的,那么自己已经死了。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泰梓知道自己没死,而且还躺在一个暖暖软软的地方,只是耳边又点吵。

“你把这个叫花子给我弄出去!立刻!马上!”

“不要!我说了他是我朋友!我现在不救他他会死的!”

“你还听不听我这个妈的话?”

“你不是我妈!躺在床上的才是你儿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看你交这种下三烂的朋友,连说话都变得怪怪的了!不行!刘管家!把他给我扔出去!”

“不行!你要扔连我一起扔!”

泰梓感觉到突然有人扑在他身上抱住了他,昏昏沉沉的张开眼,对上阿非圆溜溜,哭得红红的眼睛,第一反应还是让他想到了泰迪熊。

“泰迪,你好可爱……”

泰梓有气无力的说着,阿非立刻再靠近一点,抚着他的脸颊测量温度。“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要死掉了呢!”

“怎么可能……我一直都相信,你一定会赶回来救我的……”

泰夫人看到这番景象气得顶冒白烟。“泰梓,你和这个叫花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辈子都不会分离的朋友。”阿非只想把关系说得越严重越好,只希望这位“母亲”能够留下泰梓。

“你这算什么?和一个叫花子称兄道弟!这要是被金氏听到了,会动摇他把女儿嫁进我们家的决心!”

“真的吗?!”泰梓和阿非同时两眼放光,抱紧了对方,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决定这辈子就粘在一起,形影不离,同生共死!”

泰夫人气得昏过去,醒来后刘管家建议夫人让少爷出去过几天,让他尝尝生活的艰苦,到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泰夫人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把这两个小崽子踢了出去!

阿非一点也不介意,这本来就不是他的家嘛!只是可怜了泰梓,被他亲生老妈赶出家门。他扶着还在生病的泰梓,回到了月下巷的“家”。

刘管家在他们出门前,塞给阿非一沓现金,阿非把泰梓安顿好后,去店里买了最重要的药品、食品,还狠下心,买了一条毛毯。今夜好像有冷空气来,不能再让那位大少爷受冻了。

晚上两个人挤在一起吃着最便宜的泡面,但是都特别开心!

“泰迪,给你这个鸡蛋,我不太喜欢吃。”

“谢谢。对了,你为什么叫我泰迪?”

“因为你长得像我的泰迪熊。”

“就是床上的那只?”

“是啊!可爱吧?”

“嗯、嗯……”阿非没想到这个大男生居然有这种癖好,有点变态的嫌疑。

“你在夏威夷过得怎样?”

“你为什么要提这个?”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阿非情愿捡破烂也不要和那个重达80公斤的女人在一起。(>_<)

“你没有被她怎么样吧?”

“没有啦!”阿非仰起头,喝光了所有的汤汁,看了看泰梓,把他奇奇怪怪的眼神全都挡回去!“过会儿记得吃药哦!”

“嗯。”

夜里很凉,泰梓怕把感冒传给阿非,就要他背对着自己,但是他还是紧紧的搂着阿非的,这样才能取暖啊!虽然这是第二次与阿非共处一室,但是心态已经完全不同,泰梓真后悔为什么第一次的时候把阿非甩开两次,他明明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如果能够换回身份,一定不再让他到处捡破烂,过这种艰苦的生活;如果换不回来,也要努力让他开心幸福。

第二天,好心的刘管家换了装束神神秘秘的出现在月下巷,原来他偷偷地给少爷租了套小房子,还在精神上鼓励少爷坚持抗争下去!

阿非感动得握着刘管家的手说:“刘管家,你真是太好了!”

“哪里,我这也是为自己设想,要是那金小姐成了少奶奶,我也没好日子过!嘿嘿……只要今后……少爷把钱还给我就好……”

“没问题!一定一定!”泰梓拍着胸脯保证,不过他立刻发现刘管家奇怪的看着自己——对哦,现在我是垃圾公,阿非才是少爷,我在这儿保证有屁用。

刘管家毕竟只是管家而已,他还要养活老婆孩子,资助也很有限。泰梓决定和阿非搬回木箱子住,把这套房子以原先两倍的价格转租了出去!这样,他俩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收入,足够生存下去。

月下巷真的快成为他俩的家,阿非和泰梓双宿双栖,到处捡来一些旧破烂回来加工成家居用品。每天傍晚,阿非就守着炉子做晚饭,泰梓就在一旁整理一天的收获,他们已从捡破烂晋升到回收破烂的等级,开始过上可谓不错的生活。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泰夫人一直等不到他的儿子归来,亲自跑到月下巷一看,宝贝儿子正和小叫花子开心的吃着炒年糕,有说有笑,好不亲密。

泰夫人踩着高跟鞋,上前瞪着阿非。“你还想不想回去?!”

阿非答:“要是坚持让我和那金小姐结婚,我情愿一辈子在这里捡破烂!”,转过头,对着泰梓笑笑,“我说得对吗?”

“没错!”泰梓满意的点点头。

泰夫人恨不得拿自己的鞋跟碾死这个可恶的小叫花子,不晓得是哪个女人生下的孽种来勾搭自己的儿子!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归来,泰夫人只得假意先答应阿非的“无理要求”。

终于,阿非和泰梓一起回到了豪华的家里,抗战成功了!

刘管家感动得热泪盈眶,哎,这垫出去的钱终于又着落了……(T_T)

兴奋的泰梓终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泰迪熊的领结拆下来系在阿非的脖子上,抱着阿非不停打转。“泰迪!我的宝贝泰迪!我终于回家了!万岁~~~!”

“呵呵呵……”

泰夫人恼怒的听着从儿子房里传来的笑声,开始打算怎么让儿子和金氏联姻,早点把人家的财产归为己有。但是没想到,傍晚就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刘管家带着少爷和他的叫花子朋友去林子里溜狗,没过多久刘管家就失了魂一样的跑回来,大声呼救:“不好啦!不好啦!少爷被绑架了!”

一屋子的人全都慌了,立刻报了警。这泰氏一报警,专门负责绑架案的、重案组的、犯罪心理研究专家、谈判专家、连交通科的警察都拥了过来,塞满了整个大厅,似乎都是满心期待地等着绑匪打电话来!

一个小时后,绑匪果然打电话来勒索500万赎金,并要求泰夫人独自一人送至月下巷18号门前的一个垃圾桶内,如发现警察跟踪,立即撕票。警方无法确定电话的来源,但也必须就此情况开始布局,各位干警装扮成路人、邮差、水果贩子、流氓地痞、捡破烂的、小叫花子,等等等等,一时之间,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的月下巷周围变得人头攒动。

泰夫人越加憎恨这条巷子,把装钱的箱子塞进18号门前的兔子形垃圾桶后,回到了警方的监视车内,等待着出现绑匪的身影。

泰梓气急败坏的带着十三十四在林子追踪那个骑着摩托就把阿非虏走的绑匪!那个家伙出现的太意外了,简直就是神出鬼没!泰梓什么都没有看清,只知道他戴着黑色的大沿帽,黑色的墨镜,黑色的皮手套,还有白色的口罩和灰色的披风。幸好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蔬菜味道,被十三和十四嗅了出来。

经过2小时的追踪,在海边山崖小屋内,泰梓找到了阿非!但是屋里还有绑匪,听声音应该只有一个。泰梓没有通讯工具,如果再折回去通知家里人他怕会来不及,但如果冲进去,歹徒万一有枪械的话……

正当泰梓考虑办法的时候,屋内传出了阿非的惨叫。“你想做什么!?你……你别过来……救命啊~~~~!泰梓救我——!”

“泰迪!”泰梓“砰”的一脚踢开门,带着两条狗冲进去!

“汪汪汪汪!”十三十四凶悍的朝着绑匪咆哮着,可是脖子上的套索没有松开。泰梓看着绑匪拿着尖刀抵着阿非的咽喉,愣是没有放狗咬人。

阿非的表情没有太过于恐惧,只是很奇怪的看着这个绑匪!

绑匪拖着阿非一步一步往屋外移动,盯着泰梓说:“小子,你别轻举妄动,不然我一受惊吓,这刀子可就割下去了。”

“你……你别伤到他!”泰梓牵牢了十三十四,生怕它俩冲出去吓到这个看不清脸面的绑匪。

终于,绑匪移到了屋外,泰梓跟到了屋外。百米之下面就是大海,海浪拍打着嶙峋的礁石,绑匪往下面瞄了一下,“嘿嘿”一笑,居然对泰梓说:“小子,跳下去!”

“为什么?!”

“因为我的脸被你看见了。”

“啥?!”蒙成这样鬼才看得见你的脸咧!

“快跳,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阿非沉默不下去了,他觉得这个绑匪太奇怪,刚才自己在屋内明明什么也没说,居然听到他学自己的声音在那边鬼叫,叫到泰梓带着狗冲进门!

“泰梓,你别管我。你快点回去,反正我又不是少爷,我只是个捡破烂的!贱命一条,死了正好把少爷的身份还给你。”

“不行!我……我……”泰梓看了看下面的海,开始测量跳下去有没有生还的可能……

“泰梓你在看什么?你不会真想跳下去吧?!我叫你回去你听见没有?”

“我……”

泰梓的眼中映着阿非,阿非的眼中映着泰梓。

阿非脖子里的咖啡色的泰迪领结在海风中抖动着,一个荒谬的相遇,一段离奇的相识,难道最后会配上一个不幸的结局?

“我想……这个童话该结束了,呵呵……早知道我就不向那个兔小孩要空瓶了……再见了,泰梓。”

阿非用力一撞,连同绑匪一起掉下山崖!

“泰迪————!”

月下巷,警方一直监视着那里。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靠近过那个垃圾桶。直到刘管家打电话过来告诉泰夫人少爷回来了,警方才派一个打扮成叫花子的人过去看看,谁知,那个垃圾桶里空如也,500万不翼而飞!

泰夫人和警长匆匆赶回家,只见泰梓满身泥沙,面容憔悴,手里紧紧地拽着一个咖啡色的领结,十三和十四也是满身泥沙,仆人们正在给它们梳洗。

“泰梓!你回来啦?你没事了?!”

泰梓呆呆得看着自己的母亲,问:“你也认得我了?”

“你说什么呀?!”

阿非说,只有当他死了之后,王子印章的魔力才会消失……现在,他只希望,在所有人眼中,他还是那个小叫花子……

“妈,请海岸巡逻队,帮我找泰迪……”

“你的泰迪不是在楼上吗?”

“不是,不是那只。是我的朋友。”

刘管家在旁边解释:“就是少爷带回来的朋友。”

泰夫人哼了一下,“现在500万没了,还请什么海岸巡逻队?等钱找回来再找你的朋友吧!”

泰梓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妈,没有再说什么,吩咐仆人把十三十四喂饱,上楼换了套衣服,带着几支手电筒,跨上自行车,在寒风中整装出发,十三十四兴奋的跟着主人再次出征!

心在死亡的边缘,可惜没有人看得到。

泰梓沿着海岸线盲目的寻找……就算找不到,也能对自己说,泰迪就在离我不远的海底……

十三叼着一样笨重的东西跑过来,放在主人面前摇着尾巴。泰梓一看,是一具木偶,带着口罩,墨镜,还有手套和披风……就和白天那个绑匪的打扮一模一样!

可是……怎么会是木偶呢?

恍恍惚惚的泰梓一直寻到天亮,泰夫人是在看不下去了, 派人帮助儿子寻找那个和绑匪同归于尽的小叫花子。

但是一个星期下来,什么都没有……

空洞的泰梓几乎是绝望了,每天都回去月下巷,在木箱子里呆呆的坐着。

他派人调查了阿非的身世,惊讶的发现他是金氏总裁的亲戚。8岁的时候,父母经营的公司遇到危机,向金氏求救,可是金氏见死不救,直到见到他父亲亡故,才对阿非母子伸出一点点援手,却被阿非的母亲一口拒绝。她后来也并重。在临死前告诉年幼阿非,“就算是捡破烂,也不要依靠别人!”

怪不得,可爱的泰迪,总有一点点傲气。

金小姐打着慰问的旗号来看泰梓,泰梓看着她那堆满肥肉的脸,冷冷地告诉她:“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像猪的女人,如果下辈子我投胎做猪,我再来找你。”

金小姐尖叫着跑回了家,泰梓换来了母亲的一巴掌,泰夫人也得到了儿子离家出走的结局。

心灰意冷的泰梓在这个满月之夜,回到他和阿非共守一百天的家园,虽然露天的沙发只有三条腿,吃饭的桌子有裂缝,但还是这里比较像家。

泰梓坐在沙发上怔怔地发呆,突然巷子里透过来一些绚烂的灯光,抬起头,看见一家霓虹灯闪烁的小店……

难道说……

泰梓飞奔过去,果然是“BUNNY爱情中转站”,推门进去,一只兔子坐在柜台后面嚼着胡萝卜,一只小熊拿着抹布在擦拭橱窗,不,这不是小熊!是泰迪!他只是穿了一套小熊的长毛绒外套!

“泰迪!”泰梓扑过去抱住他!“啵啵啵”的亲了好几下!

“泰梓!呵呵……”阿非也害羞地轻吻了泰梓一下。

“泰迪宝贝,原来你没死!”

“是啊!”

“这是怎么回事?”

阿非指了指兔小孩,“那个绑匪是他操控的木偶而已……”

兔小孩挥了挥手中的胡萝卜,朝着泰梓咧嘴一笑。泰梓闻到一股胡萝卜的味道,突然想起来那个绑匪身上的蔬菜味就是这个!“可是他为什么要绑走你呢?”

“呃……这个……”阿非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兔小孩很爽快地回答:“因为我没耐心看你们慢慢发展!”

“什么发展?”

“啊!那个……”阿非掰过泰梓的脑袋,让他看着自己,“以后我再说告诉你!泰梓,你又从家里跑出来了吗?”

“是啊,再也不想回去了!”说到这个,泰梓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不管金窝银窝,还是草窝狗窝,我要和你住在一起!再也不想离开你!”再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咖啡色的领结,给阿非系上,真是越看他越可爱!

兔子从柜台里拖出一个箱子交给泰梓,“这是你妈的赎款500万,你们俩就去找个普通的窝,开始过普通的生活吧!等到某一天,她懂得了钱不是一切,你们再回去看她吧!”

“哇!” 泰梓张大了嘴巴!“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嘿嘿嘿……这是秘密!阿非,今晚你就跟泰梓走吧!我要打烊咯!”

“嗯!”阿非点点头。

于是,兔小孩目送着这一对浓情蜜意的新人走出店铺,临到关门,他对着天上的圆月说:“欢迎光临月下巷18号。”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