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ỉ ngạn + Đồng ngạn – Hoàn Tam

彼岸 + 同岸 by 丸三

(校园清新文 HE)

彼岸

始 】

顾弼安说, 如果那里有一个人在等你, 那里便是你的岸.

一 】

苏锦年站在这边的墙栏边刚好能看到对面文科楼的外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

学校文理两栋楼面对面, 在二楼有一条露天长廊把两栋楼连接起来, 像是鹊桥.

从一周前开始, 苏锦年频繁的出现在长廊上, 也不走过去, 就只是站在长廊中点, 漫无目的地张望. 可是, 视线最终停留的一点固定.

先是跟苏锦年走得最近的兄弟发现了这件事, 於是一传十十传百就这麽传开了, 众人讨论的结果是 ── 苏锦年恋爱了.

确切地说, 是暗恋上对面楼文科班的某个女生了.

苏锦年这个人的口风极紧, 任是一干自称两肋插刀的兄弟每天一个轮番轰炸也没能探出个所以然来.

於是, “那个女生” 成了谜.

二 】

座位一周轮换一次, 这周刚好是苏锦年的座位靠窗.

从身边的窗子望出去, 凭著苏锦年 5. 2 的优秀视力, 恰好能看见同样坐在靠窗位置的某人. 其实, 看不太清的, 但是苏锦年就是敢肯定, 那人一定是他.

是的, 是他, 而非她.

所以, 苏锦年不说.

高一的时候和兄弟们研究各班班花, 高二的时候和兄弟们探讨新进美人, 高三前的假期补课, 苏锦年却发现了一株草.

这一抹绿, 既能缓解苏锦年的视觉疲劳, 又能治疗他的花粉过敏性鼻炎.

苏锦年整个人如沐春风.

三 】

那人总是清清淡淡的, 穿著永远的白色 T-shirt 和牛仔裤, 一双好似不会脏的白色球鞋. 发丝应该很柔软, 风一吹就轻轻扬扬的飘起来. 每当此, 苏锦年就想去揉揉他的头发, 想对他露出一脸宠溺的笑.

苏锦年没有理由去对面的文科楼, 也不会去, 因为没办法去找他. 但是站在长廊的中点就能离他更近一点, 就能看的更清楚一点.

上天也许真的有眼也说不定, 不然怎麽苏锦年总能看见那个人在外走廊走过, 至少一个来回.

苏锦年打趣的想, 他该不会前列腺有问题吧. 然後又自私的想, 请一直这样有问题下去吧.

四 】

楼下操场上文科班正在上体育课, 因为只有四五个男生, 所以也不分组, 就这麽一人代表一队的打著篮球.

苏锦年看的热血沸腾, 真想上场和他对打一场, 那人好像有所察觉的抬起头, 目光若有似无的对上苏锦年的.

也就是这麽一个空隙, 篮球直奔著那人的後脑勺就冲了过去, 好在传球的人用的气力不大, 那人一个趔趄, 然後就被别的人围了起来询问伤势.

真是笨蛋, 打球还分心. 话是这麽说, 可苏锦年的心里装的还只是满满的心疼.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傻.

五 】

虽然至今没能问出那个让苏大公子如此青睐的女子是谁, 但是, 既然苏锦年因为”她” 而神清气爽的话, 大家也乐得这样下去.

苏锦年渐渐养成了习惯, 课间, 午休, 总要到长廊上去站会儿, 观望会儿.

理科班的女生愤懑了: 这麽个痴情种子, 又便宜文科班了.

苏大公子从此多了个”望妇石” 的称号.

自习的时候, 苏锦年悄悄问过後桌的女生, “你说, 他知不知道我暗恋他?”

女生用”你怎麽问这麽个弱智问题” 的目光瞥了苏锦年一眼, “当然知道, 你的眼神都热情的能燃烧撒哈拉大沙漠了, 一往她们班看就火花四射的, 跟铁在氧气里燃烧的现象一样. 她要是再不知道啊, 就该去残障学校了.”

苏锦年瘪瘪嘴, 转回身来, 心念, 他就是感觉的到啊, 也不会往这方面想.

这麽想, 生活真无望.

六 】

不注意的时候就算一天碰上十多次也好像从未见过, 注意的时候就算隔著半个操场也能瞧见.

现下, 就是这种情况.

苏锦年和兄弟在食堂吃饭, 旁边那排向前数出三张桌子坐著的就是那人.

刚好面对面. 除去中间的两张桌子外加六排人之後.

这顿饭吃的苏锦年生龙活虎, 整个食堂就属他声音大, 周围三张桌子范围内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他, 可某人就是不抬头.

苏锦年气馁了. 看来他还没有白米饭的魅力大.

气呼呼地抢过对面兄弟餐盘里的半个鸡腿, 恶狠狠地咬下去.

“喂, 吃了我的半个鸡腿, 可就要卖身给我了.”

苏锦年一口喷出来, 对面兄弟随即一句国骂. 某人终於抬头看向这边了.

此时的苏锦年, 一手拿著油腻腻的鸡腿, 嘴角带著刚喷出来的肉屑, 整个人前倾, 被对面的兄弟毫不留情地骂著.

苏锦年情愿没有白米饭的魅力大了.

七 】

苏锦年回头问後桌的女生: “你们都喜欢什麽类型的男生?”

女生兴奋地说了一大堆, 什麽”英俊, 潇洒, 白马”, 苏锦年满脸的黑线, 心想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转念又一想, 他又不是女生, 还得问问男生的观点. 可是怎麽问啊, 总不能问一兄弟”你喜欢什麽类型的男生” 吧.

於是叹气.

这次那人没打球, 就静静地坐在旁边, 像一幅安静的画.

苏锦年没什麽文墨, 不知道怎麽形容, 就是觉得知道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心就安定了. 再复杂的数学题也能静下来, 认真地想了.

八 】

暗恋是个苦涩并著甜蜜的过程, 苏锦年眼见暗恋一个月的纪念日来临, 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 眉头越皱越紧.

说没有任何进展是不准确的, 这有悖於苏锦年理科生的宗旨 .

准确来说, 是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比如: 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不实质的进展倒是有, 比如: 苏锦年越来越喜欢那个人.

九 】

教师节, 学校又开始给各位辛勤的”园丁” 发放奖励, 一箱又一箱的桔子苹果, 一袋又一袋的大米白面.

往年这个时候苏锦年总是跟著兄弟们跑向理科办公室帮著女老师搬东西, 可是今年不一样啊, 今年苏锦年一溜烟儿地跑向了文科办公室. 身边的兄弟们眼角带笑, 用眼神指责他”假公济私”, 被苏锦年一个个地瞪了回去.

苏锦年上下楼跑了好几趟才看见永远云淡风轻的某人抬头, 虽然隔著一面玻璃.

那人看见苏锦年, 表情有点吃惊, 但很快就隐了下去, 眼神似乎带著某种深意. 苏锦年总觉得他有话要对自己说, 可又不能进去问他”你想对我说什麽”, 怕是自作多情.

十 】

三个月, 也只有教师节那天和那人有了相对来说近距离的接触.

想想自己真是失败.

是真的想去认识他, 可是刚刚积攒起来的一点勇气总是在自己的”深思熟虑” 後消失殆尽.

苏锦年问过爸妈对於 Gay 的看法.

那天晚饭过後, 全家坐在客厅. 苏妈妈刚好看到娱乐周刊上某个男明星又出入了某个 Gay 吧的那一页, 苏锦年趁机问: “妈, 你对 gay 什麽看法?”

苏妈妈淡淡地说: “没看法, ” 随即抬头看了苏锦年一眼, “只要我儿子不是就好, 我养儿子可是让他为老苏家传宗接代的, 不是让他变同性恋的.” 说完放下周刊, 进厨房切水果去了.

苏锦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半天没动弹.

苏爸爸开口, “人不是想做什麽就能做什麽的, 有时候委屈自己一点才能在这个社会安安稳稳地活下去. 父母一辈子图个什麽, 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平平安安的过完此生麽.”

也不知道, “知子莫若父” 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十一 】

苏锦年最接近那人的那次, 天正下著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人抱著一 摞 书走在长廊上, 与苏锦年刚好迎面.

地面微滑, 那人脚下一个趔趄, 手里的一 摞 书就一本一本劈里啪啦的掉下来.

苏锦年赶忙上前去捡.

捡的时候苏锦年留个一个心眼, 他悄悄翻开一本. 所谓见字如面, 书页上的字如同那人一样清瘦.

顾. 弼. 安.

把书放在那人的怀里, 那人也不顾忌书上的污渍, 抱的很紧, 染得他胸前的白色布料脏了一大片. 苏锦年很想伸手替他擦下去.

那人走过苏锦年身侧的时候, 苏锦年忽然地有一种拉住他的冲动, 哪怕说的是 ── 交个朋友好吗.

到底还是忍住了.

走了有两米远, 那人突然转过身来, 向著苏锦年鞠了一个恭恭敬敬的躬, 掷地有声地说: “谢谢” .

苏锦年有点不知所措, 恍惚间觉得那人似乎会这麽消失掉, 再也看不见.

那人转身走远时好似还说了什麽, 可是顽皮的风伴著细细的雨丝在苏锦年耳边绕了一小圈. 苏锦年没听清, 只是隐隐约约觉得, 那句话是等了很久的一句话了.

十二 】

这是苏锦年最接近顾弼安的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

自那日雨後, 苏锦年再没有见过顾弼安. 不管是在外走廊, 操场, 食堂, 还是文科楼的男厕, 再也没有见过.

苏锦年站在长廊的中点处, 这次是真的张望, 漫无目的地张望.

後来, 苏锦年就不再去长廊了.

兄弟们一致认为是苏锦年失恋了, 对於那个”文科班女生”, 大家讳莫如深.

只有苏锦年自己知道, 他不去那里, 是因为那里再也找不到他的安, 他的岸了.

终 】

顾弼安说, 我一直在等你.

同岸

起 】

苏锦年高考报考的时候考虑了很多城市.

A 市? 冬天太冷了.

B 市? 全年太热了.

C 市? 气候太潮了.

D 市? 太偏了吧.

总而言之, 哪个城市都没有自己的家乡好.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许是早已被苏锦年刻意的忽略掉了, 刻意到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了.

── 他, 也许还在这里.

把报考的情况跟父母说了一下, 苏妈妈很高兴儿子能陪在自己身边, 苏爸爸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苏锦年暗自吐出一口气, 还好没有反对的意见.

新生报到那天, 苏锦年坚决地拒绝了母亲对於陪同的要求.

自己拉著一个行李箱就出门了.

做引导的学姐热情的招呼著苏锦年, 苏锦年却越来越感觉厌烦.

再没有一抹绿让苏锦年在一瞬间神清气爽.

苏锦年收拾好行李开始逛校园, 校园很大, 足足走了一个下午.

但是纵使苏锦年把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了, 他还是没有发现”缘分” 这种东西.

也许, 就这样了, 这就是结局了.

承 】

苏锦年周末回家, 头一次离开儿子的苏妈妈格外的温柔, 晚饭大鱼大肉的十分丰盛.

吃完饭, 苏爸爸依旧坐在客厅边听新闻边看报纸, 苏妈妈切了水果端给苏锦年.

客厅的茶几旁放了一 摞 报纸, 七扭八扭的怎麽看都觉得不舒服.

苏锦年蹲下身来把报纸一张张的顺好.

看到一整页面的名字时, 苏锦年微怔.

用指尖在报纸上搜索一个特别的名字是一项很大的工程.

苏锦年先是看到自己所在的学校, 然後看到自己想看的名字.

顾弼安.

那一刻, 苏锦年的手微微颤抖, 他从不敢奢望自己能再见到这个人, 且是在自己的学校里.

也许, 这意味著, 他们之间真的有”缘分” 这种东西.

苏锦年迫不及待地想回学校.

可他只能暗暗压下自己的异样.

躺在家里熟悉的床上, 苏锦年却怎麽也睡不著.

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望向并没有多灿烂的星星, 那个人, 和自己呼吸著同一座城市的空气, 抬头就会看到同一片夜空.

如此想来, 一夜好眠.

转 】

苏锦年周一一早就有专业课, 所以周日晚上便收拾东西回了学校.

此时正是九月凉爽天, 到晚上八点多天才完全黑下来, 校园里开始冒出一对对情侣.

寝室开著的窗户吹进外面的秋高气爽, 苏锦年躺在床上心里越来越蠢蠢欲动, 终於还是坐了起来, 走了出去.

出了宿舍楼, 苏锦年就没有目的地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往哪里走才能找到顾弼安, 可就这麽转身回去, 心里又委实不甘, 只能向著人多的方向走去.

天暖, 校园广场中间的喷泉开著, 苏锦年走到那附近的木椅那儿坐好, 水幕落在他身上, 没一会儿便打湿了衣裳, 周围人很少, 只有情侣时不时的谁又被谁推了进来, 然後又嘻笑打闹著跑了开去.

“你还真是喜欢淋雨啊.”

背後有个清清凉凉的声音响起, 似是一股飘著竹子清香的微风吹进苏锦年的骨子里.

苏锦年回头, 就看见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这不就是顾弼安麽.

合 】

两个人就这麽并排坐在木椅上聊著, 过一会儿两人的嘴里就灌了泉水, 互相嘲笑一番, 又呸著把水吐了.

苏锦年知道了顾弼安和自己在同一个院系. 他们院是个大院, 足有五六百人, 分出二十多个班来, 按成绩排下来. 另苏锦年惊讶的是, 顾弼安竟是一班的.

苏锦年其实很想问问, 顾弼安怎麽就来了他们这个理科的大学, 学了这麽个处於中间地带的学科, 苏锦年本以为像顾弼安这样清清秀秀温润如玉的男孩子就该去和历史的文人雅士交流.

苏锦年还想问问, 高三那一年, 他到底去了哪里?

可是, 拿什麽身份来问呢?

恐怕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苏锦年和顾弼安, 不能算情人, 只是苏锦年自己暗恋顾弼安; 也不能算朋友, 这才是他们第一次交谈; 顶多算是校友, 还是一个理科一个文科.

“你… 你高三…”

苏锦年支支吾吾了半天, 也没问出来, 顾弼安却像是知道了苏锦年想问什麽, 掩著嘴噗嗤笑了出来.

“高三那年, 父亲把我弄去了新疆参加高考, 那里的分低, 我心里不愿, 却也无法违背父亲的意思.” 顾弼安低著头, 嘴角虽挂著一丝笑, 但仍盖不住眼底的无奈.

“那为什麽又考了回来? 你该考去更好的地方.”

“我还是想回来, 这里有一个我放不下的人. 所以第一次顶撞了父亲, 还挨了顿打. 呵呵.”

苏锦年听的心口发酸, 勉强装作平静地问, “那个你放不下的人, 是谁呢?”

苏锦年等了半天都没听到顾弼安的回答, 只等到顾弼安用力地揉著自己的头发, 然後才听到顾弼安的声音.

“傻瓜, 那不是你嘛. 苏锦年.”

安 】

顾弼安一开始只是觉得总有人盯著自己看, 留意了几天才终於在对面的理科楼那扇正对著自己的窗户里抓住了那个目光.

之後顾弼安也有意无意地留意了起来.

那个人人缘很好, 周围总有一帮兄弟嬉笑, 是个开朗的人. 似乎异性缘也不错, 有时候能看到他欺负前座的女孩子, 然後女孩子气鼓鼓地不理他, 脸却红红的.

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顾弼安感觉新鲜好奇, 突然地就想再了解一点.

再後来, 顾弼安发现那个人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频率有点高, 不知道为什麽每当自己扭头, 就总能看到他.

顾弼安状似漫不经心地打听了那个人的名字, 很好听, 叫苏锦年.

有一次顾弼安和同学在打球, 他只是突然地就想知道那个人现在有没有看著自己, 很突然突然的念头, 随即就抬头望去那扇开著的窗, 果然看见那张脸呆呆地盯著自己.

队友传球过来顾弼安都没发觉, 想闪已经来不及了, 到底还是被球擦了一下脑袋, 倒也不怎麽疼.

可是那人一脸焦急, 就差从楼上跳下来的表情, 还是让顾弼安从心底里暖了开来, 顾弼安忽而就笑了.

END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Bỉ ngạn + Đồng ngạn – Hoàn Tam

  1. Ban đầu mình tưởng do tác giả viết vậy, sau edit rồi post lên mới có bạn vào nói thiếu. Lên GG tra lại thì mới thấy thiếu thật :))

    • Nếu vậy chắc lúc post chuột thao tác cut bậy bạ… Không biết có phải do chrome hay ko mà post raw (chữ TQ) nó ko hiện chữ, chỉ trắng xoá một màu, có lỡ xoá cũng ko hay biết, bất tiện muốn chết…
      Vốn mình cũng copy raw tại link đó mà. 😉

Trả lời Yu Yin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