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ông giao xa sự kiện chi nhật xuất lai đích thái dương – Dạ Huyền Thần Ca

公交车事件之日出来的太阳 BY 夜弦辰歌

(moe + H)

林阳觉得自己最近特倒霉,大夏天的挤公交车本来就是件够苦逼的事了,可比这更苦逼的是……接连好几天,他坐的坐位上都不知道被哪个坑爹的吐上了口香糖。那货就像瞅准了他会坐哪个坐位一般,专嚼好了等着他。

“妈的,让我知道他是谁,看我不踹死他丫的!”林阳扭头瞅了瞅粘在屁丵股上的口香糖,早就问候了那肇事者的十八辈祖宗,外加十八代重孙。

“您好,牛奶养殖场到了,请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哟,阳啊你昨儿个没睡好啊,瞧瞧你脸上这火,都能把这车烧了。”陈烈不经意地瞅了眼林阳的屁丵股,这是最后一站,要换班了。

林阳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是哪个缺了血德的,整的我到单位还得换条裤子!”

陈烈递了支烟给他:“走走,下车陪哥说会话,要不我帮你弄弄,粘那儿多不舒服。”

林阳一点都不客气地接过烟来下车点上,吊儿郎当地叼在嘴上,往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一蹲。

陈烈看着林阳一脸欠丵操的痞样,手自然地勾住对方的脖子说:“阳啊,来跟哥说,你得罪谁了啊这是,人家咋弄的专门跟你的屁丵股过不去啊?”

林阳一把推开陈烈那张直喷着雄性热气的脸,不耐烦地说:“给老子滚远点啊,大夏天的热不热啊你。”

陈烈趁机摸了把他的脸,赶紧退到安全距离才敢说:“还有更热的,你要是想看,咱找个地儿去,哥给你好好看。”

林阳‘呸’了一声,骂道:“恶不恶心啊,你变态啊?”一支烟抽完了,林阳把烟屁股往陈烈身上一丢,转身进单位了。

陈烈伸手接住他丢过来的烟屁股放鼻子下面嗅了嗅,不光笑的阴森森,还自言自语:“我想要的可不只是烟屁股。”

说起他俩相识也快小俩月了,林阳是从起点站做到终点站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里面的一个。他长的特痞,染了个黄头发,就跟小流氓似的,身上全是匀称的小肌肉。陈烈第一天见他时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我丵操,完美的梦中情人啊!”一想到把他压身子任意蹂躏,某个贱贱的部位就硬的发疼。于是,在几天几夜的思想上斗争下,他想到了一个很二缺的办法。这当然也要林阳配合。在李烈观察了几天后,一拍桌子,这方法可行!为啥?因为对方也是个二缺啊。

林阳中午下班出来吃饭,还没到门口呢,就听看门的老大爷改那儿喊:“林阳啊,你哥在这都等了你快半个钟头了。”

林阳瞄了眼正跟看门老大爷下棋的陈烈,哼了一声:“大爷,您这是遇到狼了吧。”

老大爷继续跟棋奋斗,抬都不抬头:“这破小子!小陈可别跟他一样啊!”

陈烈低声说:“他这是欠丵操呢吧。”

老大爷没听清,赶忙问:“你说什么?啊啊……我不走那一步,你的马不能吃我的炮!”

陈烈任着老大爷悔棋,朝林阳竖了个中指。妈的!骚死你算了,扣子都快解到肚脐眼了!再往下再往下,陈烈就不敢看了,一把无名火烧的身上跟心里都难受。

林阳走到陈烈身边,一脚狠狠地踢到他屁股上,朝他瞪眼:“说了多少次,不要过来找我!不长耳朵吗你!”

陈烈抬起头用赤、裸裸的眼神,别有深意地瞧了他一眼,起身跟老大爷告别。

林阳又加补了几脚,还不够,又把脚下的石子踢的到处乱蹿。

陈烈看着这颗发火的小太阳,真想日个够啊。他胸膛都气红了,两颗小硬果……陈烈咽了口口水,妈的,这人贱了,连嘴都痒。

林阳怎么看他都不顺眼,走了还没十米,就停那儿吼他:“我跟你说陈烈,你个不要脸的再敢来找我,我□全家!操,□的,妈的,娘的!”

发火的小太阳,连屁股都气的冒烟了,陈烈多想伸手摸摸啊。不对,是用手摸了还想用那里摸。

林阳暴躁地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上,烟头直挺挺地杵在离陈烈的鼻尖不到1厘米的地方:“小爷我跟你说陈烈,你觉得自己够臭不要脸了吧,小爷跟你说吧,你再敢跟小爷耍流氓,把鸡鸡给你全烫烂!”

陈烈趁没人注意,把小太阳的手一推,胳膊一伸搂住了小太阳的细腰:“宝贝,操够了烫够了吗,我下面都硬的发疼了。

在林阳用自制的‘佛山无影脚’踹开他的零点零一秒之前,陈烈拿那快被林阳烫烂的地方蹭了蹭他。

林阳顿时化身光芒四射的小太阳,一张嘴都快骂遍了他所有的祖先。最后一跺脚说:“你丵妈的,原来那缺了血德的口香糖是你放的!”

陈烈着迷地看着他不吱声,心想你那小细腰可别用手叉着了,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操的你哭着叫哥求饶。

“看看看!看你妈看!”林阳把解开的几颗扣子,严严实实的扣好,连领口的那颗都不放过。

他俩中午还是在一块吃的饭,陈烈就跟粘在他屁股后面的口香糖一样死活跟着他。他不根他一块,陈烈就可劲扯他,弄的身边的人都看他们。林阳气呼呼地坐在那儿,深吸了几口气,才能让心情勉强平静下来,“陈烈,陈哥,烈哥,烈爷爷……您这倒是看上我哪儿啊?我改还不成,我立马改!我要不改我就是孙子,不不,我要是不改,我就猪丵狗不如!”

陈烈咂吧咂吧嘴:“我看上你的屁股了,这你能改吗?”

林阳差点没被刚吞下去的那口米饭噎死!陈烈接着又说:“我看到你就硬的难受,我容易嘛我!”。

气的那个林阳直翻白眼,心想□啊,小爷要是被你爆了,以后还出来混么!不怕流氓,不怕无赖,就怕那臭不要脸的!

一顿饭吃的一肚子气,出了餐馆的门,林阳指着陈烈的鼻子说:“给小爷滚,再敢跟着找人干丵死你!”

陈烈心思,既然犯贱了,也不怕再多这一回。“林阳,你长的可真好看,哥就喜欢你那痞样。”何止是喜欢,简直是挠心挠肝的喜欢啊!

林阳还没听完这话就撒丫子跑了,那天下午,他根本没敢再坐公车回去。他越考虑这事就越觉得郁闷,忍不住好奇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跟别人的一样啊,哦,好像比别人的稍微翘了一点。这动作被他一哥们看到了,那哥们意味深长地瞅了他一眼说:“痒了啊……”

林阳一拳头砸过去,那哥们顿时黑了一个眼圈,哭丧着脸说:“你打死我,我也不能上你啊,我是直的……我我……我跟男的硬不起来…”小太阳都要喷火了,那哥们肯定是故意的,他妹的!

晚上跟几个哥们一起去喝闷酒,结果林阳一下子就给喝晕了,上个厕所差点没跑女厕里去,心思,门上那丫的怎么改穿褂子了?

最后散了场,林阳哼着最近的流行歌,一步一晃地往回走。“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他妈买…哦哦……”

陈烈已经蹲他家楼下等了多半个小时了,他老远就看到了那黄毛流氓晃悠悠地走过来。等他快走到身边时,陈烈故意伸了伸脚,林阳‘扑踏’摔了个四脚朝天。他衬衣的扣子全解开了,陈烈趁机摸了好几把。啧,皮肤又韧又滑,腰细的就像能被做断似的。

林阳迷迷糊糊地嘟囔:“好你个挡路的好狗,看小爷我不把你扒了皮抽了筋……嘿嘿,让陈烈上死你……”

陈烈把林阳往肩上一扛,手正好搁在他屁股上,小跑着上楼去了。林阳家住四楼东户,这陈烈早就打听好了,进门开灯洗澡,一气呵成。最后把光溜溜的小太阳一把丢在了床上。林阳一沾床,就习惯性地抱了个枕头用腿夹住,嗯,具体造型,请自行想象。陈烈的造型,也一起自行想象了吧。面对这么干柴烈火、开雷地火的场面,一切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陈烈把准备好的东西都掏出来,把小太阳往身子底下一压,直接真枪实弹的上啊,上啊,上啊。

当东方有小太阳升起的时候,林阳断断续续的骂:“陈烈……你给老子等着……明天就阉了你……”

陈烈一个挺身,林阳‘嗯啊’了几声。陈烈啃着他的脖子说:“小太阳小太阳我的小太阳…哥喜欢你,爱你…”

跟随着身体的本能,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林阳最后被做的泪眼婆娑:“哥……哥……你饶了我吧……别再弄了……要坏掉了……”

陈烈说:“那不行,除非你以后跟我过日子。”

毕竟身处受位,林阳不得不服输:“成成……我跟你过跟你过,你先出来……”

陈烈把动作放温柔了一些,看了看窗外,日,出来了。

完。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Công giao xa sự kiện chi nhật xuất lai đích thái dương – Dạ Huyền Thần Ca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đam mỹ]Sự kiện dùng phương tiện giao thông công cộng của Lâm Dương | ❀◕ ‿ ◕❀ Nhập Mộng Đường ❀◕ ‿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