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àn Triệt văn] Bóng lưng – L Hiểu Đồng

Tên gốc: Bối ảnh

背影 by L 晓彤

Part 1

“那个,老师,你…”几个女孩子害羞的朝着帅气的导师问道, “你是不是SJ离开的成员,金希澈?”

对方哑然失笑.

“不是,我不是.如果真的有和他那么相像,我的确该为此自豪一下呢?”俏皮的话语瞬间打消了女孩们的猜忌.

嬉笑间,挥手再见.

Super junior吗?男子伸出修长的手指,挡住了正午的阳光耀眼的光亮…对于他,很遥远呢…

韩庚…

你好吗?

几年前的突然离开…原本唾手可得的距离…突然变得遥远,变得无法触摸…

如果这样对彼此是最好的…我愿意离开,只要看着你的背影,我就会觉得满足.

“金希澈-”熟悉的韩文,下意识的回应.

一张得逞了的笑脸, “我亲爱的导师,亲爱的希澈君.”

“颜,干什么.”

“没,只不过觉得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票, “今晚的演唱会票子-当然了~还有明天后天的,三次机会喔~我亲爱的导师大人~”

希澈叹气.

无力的接过演唱会的门票.

不想去看,那是骗人的.

况且,即使现在不接过来,洛颜也总有办法达到目的.

“呐呐~OPPA,等会儿门口见!~~~”

紧握着门票,洛颜的背影越来越缥缈.可,希澈眼里一个熟悉的背影,却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绪.

韩庚…

这四年你过的好吗??

你有找过吗?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想起我吗?

只要你过的比我幸福,其余的事情.对于我而言,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最重要的前提,是你要过的比我幸福.

——

爱你成为我唯一的

执着

哪怕只是望着你的背影

就已觉得满足了

—–金希澈

Part 2

后台所有人都进入了最后的倒数阶段.

在中无意中看见身边即将上台的韩庚,还是处于明显的走神状态.

“哥…”没有反应,稍稍加重音量,眼前的人也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在中紧要着下唇,还是忘不了希澈哥么?已经离开了那么久,伤口依旧还是那么难以愈合吗?原以为只要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就可以陪他一起舔拭着伤疤.

三个人的游戏中,始终没有幸福的一方吗??

默然的看着黯淡无色的韩庚,<哥,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为何总是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无法让我们移开?如果是罪孽的话…我想让它一直堕落…>

舞台上已经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属于Super junior和所有妖精们的旋律.

坐在第一排的神起,压低了帽檐,聆听着属于SJ的歌声与欣赏耀眼的舞台.

一首接着一首熟悉的歌回荡在耳边,勾起记忆中的某些画面.

四年前的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希澈…金希澈.

你知道在你离开之后的韩庚是如何承受巨大的压力挺过来的吗?

你知道在你离开之后,他失眠了九个月之久?!

你知道在你离开之后,他的笑容不再有了往日的清澈么…

难道,都不曾…考虑过离开后的他,会怎样吗?

看着苍白无力却依旧撑着绽放笑靥的韩庚,在中觉得心好痛…真的好痛…为什么世界上要存在你这个大傻瓜.

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了…

“大家好…我是Super junior的中国成员韩庚.”不同于韩语酥软的语调,说着中文的韩庚有一丝的疲惫,有一丝的无奈,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帮助.和同感一样,我们,SJ全体十分感谢所有在这四年中一起陪我们走过的所有妖精们.还有,王者所有的庚饭…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语气中,有些顿瑟,听得出来那呼之欲出的哭泣,但始终忍着, “希澈…的位置始终空荡荡的,可是Super junior永远永远是一体的.无论,希澈在哪儿,我们都不会放弃寻找他的.还有,澈啊-很久没有给你做炒饭了…你不是很期待吃的吗?我等你.”

一句<我等你>….发泄了这几年来的所有情绪.

身着清一色宝蓝色的妖精们…几乎哭作一团.

台上的他们,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眼眶红红的…

韩庚,自始至终的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大家…和我一起说,说‘澈,我们等你回来’.”

整个场内的人…几乎鼓足了劲,发自肺腑的呼唤那个任性出走已经四年的人回来.

这个场景..突然让人响起了几年前的某个场景,只不过…物是人非.

角色易位.

那时的金希澈站在台上,而韩庚是在台下.

如今…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可以改变任何事物…

哥-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感觉到我的存在.可以感觉到一直站在你身边的我?

你的视线为什么一直追着他,留给我的…始终是遥不可及的背影.

现在那个舞台上叫韩庚的人,有太多的改变.现在的他,懂得如何转换气氛.悲伤的气氛,并不适合太久的出现在演唱会上.不一会儿,就将气氛拉回HIGH的.

坐在那儿的在中,却比任何一个人要来的明白.

现在的韩庚根本就不是他自己.

他在这四年间改变了多少,做着原本希澈该做的事情.学着原本希澈的作风…哪里是他自己了…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揭开伤疤…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有那么笨的人…会一次又一次的自动揭开伤疤的啊…

“哥-偶尔回头看看…我的存在好吗?”下意识的…说出了心声.

——

为什么你轻易俘虏我的心,我却难以将你的目光拉近?

——金在中.

Part 3

走出会场,心…沉沉的.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

“喂-哭了?”

……

洛颜将呆滞的某人扔进出租车,离开.

随意的找了一个空闲的包间,不一会儿的时间,桌面上被服务生摆满了各色各样的酒.

“噗”打开一瓶,推到他的面前, “这样或许会好受一点,你憋着我看着难过.”

“谢谢你…颜…”

“去死!我还想混个合格~”

相视而笑.

一瓶…接着一瓶.

透过淡棕色的酒品,洛颜看着自己一直喜欢很久的妖孽.

嗯,是妖孽…完全妖孽的家伙…这个比自己大了很多,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疼他的妖孽啊…

四年…

令人发狂的四年…你,还想要折磨他多久呢?不对,应该是折磨你们四个人多久?不累吗?你和韩庚,极度眷恋韩庚的在中,深爱在中的允浩…

想想…都觉得头大了,何况身处于其中的你…

白皙的脸庞,俏红的嘴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妖孽一个, “澈啊-为什么你长得那么漂亮呢.”

希澈伸出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捏了一记她的脸蛋, “虽然不是在韩国,但别忘记我是你哥.”

“哼-信不信我揭穿你身份.”

“没人相信的,洛颜.”

原本嬉笑着的洛颜一愣,笑容僵硬的挂在脸上.

是啊,说了谁又会相信.现在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金希澈会是几年前那个说中文便扭的人?她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踪了将近一年了.这一年中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认识哪些人?

知道的,只是那天突然在校园里突然遇见了他.

自己的舞蹈老师.

仅此而已.

以前有问过…为什么不选择当韩语老师…当时他笑着,并没有回答.想想…其实答案很简单…

如果他当了韩语老师,第一时间就会被SJ的他们发现了.

“澈…”

“死丫头,叫我希澈哥!怎么和基范一样,都不乖呢?”

狠下心来,问出…明知会让他受伤的话, “你准备还让他那么累吗?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离开后的他们…你真的忍心…继续任性下去吗?”

不语,喝着酒.

“你敢说刚才你没有心痛吗?看着他那样,你不是最疼他的,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和他?!”

“够了,颜.”声音不响,却震慑住了她, “有些事情,你不懂的…至于庚…”眼神变得迷离… “有人会比我更爱他,只要这样..我就够了.只要看着他现在,我足够了.”

… “啪”…

澈的脸上清晰的浮现红肿的手指印, “你这个胆小鬼!!给不了你所认为的幸福你就这样放弃你们的感情,就这样逃走了吗?!你这个胆小鬼!!金希澈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洛颜拂袖而去,留下包厢内空荡荡的希澈一人.

手,摸着泛起阵阵发热的左脸.

胆小鬼么?

呵-一口气喝下瓶中的酒.

——-

爱你成为我唯一的

执着

哪怕只是望着你的背影

就已觉得满足了

——-金希澈

Part 4

这是庆功宴吗?为什么丝毫感觉不到那份雀跃的心情.

每一个人都带着一副面具,笑容下面是一张张哀愁的脸庞.

希澈哥,这就是你离开的后果.

提不起任何的情绪.

“哥,车钥匙.”催着经纪人哥哥拿过钥匙,出去吹风总比呆在这个压抑地方要来的好受.

“奎贤啊,你不会中文可以吗?”

“哥,英文是国际通用语.”

“啊…”经纪人傻傻的笑着, “早点回去.”

“嗯.”头也不回的离开…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如果可以开着车突然看见希澈哥出现在面前,那是不是一种奢望呢?基范痴笑自己,变得白痴了.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一个人影突然冲到车前.

奎贤虽紧急刹车…可是,依旧还是撞到人了.

该死.

“I deliver you to go to the hospital.”

人…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抱上车,打电话给庚哥…

站在空旷的走廊上,奎贤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景.

……

就这样…撞上来…身上那么重的酒味.女孩子一个人喝那么多酒,不知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么??甩头.

只不过是义务送她来医院而已.

想那么多干什么.

韩庚和在中急匆匆的赶到医院.

“奎贤,你怎么样?”着急的检查奎贤身上是否有伤痕, “不要紧吗?”

庚…哥啊…

自从希澈哥离开后,你就变得那么敏感了.生怕身边的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出事, “NO~哥,你看我多壮实~绝对没问题~”

“那,刚才那通电话怎么回事?”

“呃-有个女孩子自己撞到车上来了…总不可以独自放任一人的吧?医院已经联络她手机上熟悉的人了.”

“嗯.等会儿一起道歉.”

“好~知道了.”

在中,一直站在韩庚背后.看着他的背影.一声不吭的.

——-

如果可以选择 我会紧抱着你 不让你离开

澈, 我等你

——-韩庚

Part 5

在中和奎贤安静的呆在一边.

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而已.

安静的…似乎整个世界只有他们醒着.

值班医生走了出来, “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过来了吗?”韩庚立即走了上去, “女孩没事吗?”

“啊,没事,就是脚扭去了.手上还有些划伤.”

互相寒暄了一番,韩庚打开门进入病房.

女孩发愣的看着他,一声不吭.

“身上还痛吗?”

“你是胆小鬼.”

吓?韩庚被女孩的眼神所吓倒,可依旧温柔的问着, “伤口会痛吗?”

“你是胆小鬼,你为什么不留下金希澈.”

胆小鬼…吗?

门外传来嘈杂声,起身打算开门,却看见一个深入骨髓熟悉的人.是他——-希澈.

根本没有思考,整个将他揽入怀里.

“澈,我好想你.好想你.”

对方把人狠狠推开, “先生?你说什么?”径直走向坐在病床上的可人儿, “脚拐去了吗?”眼神满是疼惜之情.

“希澈?”

“先生,我是叫金希澈这点没有错.外表也和几年前所失踪的韩籍歌手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我不是他.OK?还有,”顿了顿, “我不是同性恋.”

一口流利标准的中文.

韩庚望着熟悉的脸…

这分明是希澈…真的是希澈…

可希澈,不会说中文.

他说,不会为自己改变什么.

他说,他的感情一点也卑贱…

澈啊-

回来吧-

我想你了…

一直站在身后的在中,走了出来狠狠的揍了韩庚一拳.

“韩庚!你够了没有?!!没有了他你就活不下去了吗?!!你有没有回头看看你身后的人?!!!”几乎压抑了多年的情绪,此刻爆发, “你为什么不知道回头,否则我为什么要你伤心也好,哭泣也罢留在你身边.你不懂吗?你真的不懂吗?!!你告诉我,你究竟懂不懂!!没有他金希澈你活不下去的话,你干什么不去找他,去啊!”

拉扯着韩庚,几乎发疯般的质问.

奎贤在一旁无论怎么拉开,却都拉不开两个人.

“奎贤啊-韩庚属于在中的,我离开了,好好照顾他.”是澈,是希澈哥?!!!!

抬起头,看见背着女孩走出去的背影…

哥…

你…..

这一刻,奎贤愣住了.

近在咫尺的希澈哥,该叫住他吗?最终…还是任由希澈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酒店的房间里,李特看着被在中打得脸红肿的韩庚.他能说什么?说在中冲动吗?说韩庚不该在他面前真情流露吗?

看着发愣的韩庚…思绪回到了几年前…

*******

希澈照例在没摄像机的地方,粘在韩庚的身上.一点没有在东海他们面前的强势,完全是一个温顺的小猫咪.

“你说,如果韩庚哥如果回国发展,希澈哥会怎么样呢?”恩赫不切实际的问了,他们当然知道结果,某澈一定是跟着回去发展咯~

“我一定…”拽着东海, “把你的东海拉着一起去中国.”哼哼-跟我斗!~

坐在保姆车后座的两个人,澈靠在韩庚的肩膀, “如果你敢背叛人家,我就不让你找到我.”

“嗯?有那么严重?”

“当然~那可是背叛耶~~~”

“是是~绝对不会配背叛的~”韩庚笑着允应,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的他,怎么可能有所谓的背叛呢?

希澈满意的点头,冷不丁的在韩庚左臂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这是警告~”

隐隐作痛的左臂…韩庚却分外觉得甜蜜.

*******

可是,当时的他们根本不知道黎明之后突如其来的意外.

知道的是,次日的韩庚身边不再有一个叫金希澈的人.

李特将外套给韩庚套上, “庚,和哥出去走一会儿吧.”

木纳的点头…

机械的跟在李特身后.

“在中他,把什么话都说了吧?”

点头.

“你爱希澈吗?韩庚.”

“爱…”

“可是你在四年前的行为告诉澈,你不爱他.”

张嘴,急着解释什么,可被李特阻止. “我明白你想说什么,庚,你还记得那天早上吗?有天的那通电话.”

韩庚他,当然记得.

有天打电话过来说,在中昨晚在后台被人叫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电话打去也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公司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家里的人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原以为在他们这儿,结果也是根本没有人影.

也就是出去找在中之后…回来时,澈不见了.就这样彻底的消失在空气中一样…空气里残存着他的味道.

原以为,只是单纯的离开.

却…被告之始终.

公司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他们所知道的是,那个叫金希澈的妖孽,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韩庚,奎贤回来告诉我,昨晚你们遇见的那个人的确是希澈.”吹着和煦的暖风拂过面颊, “为什么会来中国,还有那个女孩走究竟是谁,一概不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漂亮的脸正对韩庚, “我们知道他的消息了,这点足以振奋人心了,不是吗?”

惊讶的张开嘴…合不拢…昨晚的,是他?真傻…为什么没有拉住他, “可是,以前的希澈,没有那么流利的中文.”

“喜欢一个人,就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何况,爱一个人呢?”

惬意的伸了伸懒腰, “年轻人自己要好好把握啊~”念念叨叨的拍拍韩庚肩膀,离开了后花园.

留下他一个人好好消化一下.

澈妖孽回来吗?李特露出一丝笑意,久违了,瑞拉公主.

——

如果可以选择 我会紧抱着你 不让你离开

澈, 我等你

—–韩庚

Part 6

家里,希澈细心的擦拭着洛颜额头渗出的汗水.

小孩子,疼了吧.疼惜的看着这个一直扶持着他的小丫头,任性也好,固执也好.这丫头一直都没有打算离开他.

而他呢?熟悉的腐笑,那个叫韩庚的人始终还是没有认出自己.曾经还以为,他可以找到自己,也曾经幻想着彼此再见面时候的场景.可是,幻想终究是幻想,跟现实的差距是明显的.

“哥…”

“疼醒了?”心疼的擦拭着伤口, “痛着要记得,以后不可以留下哥一个人走了.知道了没.”

“嗯…”

希澈的眼神落在床尾,洛颜的脚…拐了吗?三天后的舞蹈表演怎么办.

算了,这丫头恐怕为她担心也是白担心.谁叫她,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在中国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如此单调而又平静.不时有当初喜欢SJ的饭们过来认人,最终又因他一口流利的中文而笑着离开.

虽然单调,可看见阳光下他们舞动的身影,一切却又觉得是值得的.

金希澈,可以离开韩庚.可以的.

“金希澈~~~澈君~~~”某女单脚跳,以超音速的速度朝着梧桐树地下的人狂奔中.

= =希澈突然觉得丢脸,这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脱线?拜托-你是女孩子耶?!

“OPPA~”大大的雄抱姿势.

走开.

“OPPA!”

“What?”

“……”老男人-竟然…竟然那么无聊的和我装?!

“WULI洛颜,么可以背地里骂善良魅力的瑞拉公主我是老男人的说,否则的话,心会好痛滴-“

“啊勒?”这,这人不会读心术的吧?洛颜汗颜-以前看FH的时候就知道他澈某人是毒蛇,可是N久没有出现了,也就有持无恐了, “我还有课哈~晚上表忘记来接我.”趁早走人为妙.

“好~知道了.”

心情似乎,好上了几分,走向他所熟悉的舞蹈教室.不过,今天的舞蹈教室似乎有些热闹呢?

******

站在房间中央的在中,压低了脸,天使般的容颜却让人有恶魔一般的气息.

韩庚…

狠狠的甩上门,离开房间.

你是我的,你是金在中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回到他的身边.一定!一定属于我的你,怎么可以让你回到他的身边.

“有天,是哥.过来一下…对,哥找你有事.”

空气中裂开了一道裂缝….

爱,总是在让人变得麻木.如果一开始将爱恋说清楚,是不是会就会变得不会如此的痛苦?是爱,还是执着?

优雅的拉起水果刀,轻轻的在白皙的左手划开一道刺眼却又鲜艳的伤口.

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纯白的床单上.

在中似乎没有痛觉一样,轻轻的在左手划伤另一道伤痕.鲜艳的血,肆意的的滑落.

一滴…接着一滴…

真好看…

鲜艳的血色,是他喜欢的颜色.这样可以让韩庚回到他的身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放纵的划着左手,细小的伤口中流出他的血…

就这样放任着…不去思考其他的…

庚…黑色和红色同样是最诡异的搭配颜色…

知道吗?

我爱你…

爱你的一点儿也不比希澈少.

你知道吗…

——

为什么你轻易俘虏我的心,我却难以将你的目光拉近?

——金在中.

Part 7

“金在中,你在干什么?!”允浩倒抽一口气, “你不知道后天的日本公演的?!”蛮横的夺过在中手里那把沾满了他血迹的水果刀, “你闹够了没有,在中.”

在中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从前的他们不是一起生活的那么开心?四个人住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幸福.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现在这般的疯狂.住手了,好不好,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在中,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放了韩庚吧…”放手,对你,对他,都是一种解脱.

纱布,一圈又一圈小心翼翼的包扎着.

这是第几次了?允浩已经记不得了.唯一记得是,每次看见他斑斑血痕的时候,心…就好像被揪在半空中一样.

韩庚他在意的人是谁,不知他们,所有的饭们也都看得出来,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叫—–金希澈的人.而对于你,在中,韩庚他对你有的只是愧疚而已.这这愧疚,你比我更加明白是你一手策划而得来的.

这样得来的爱情,是你要的吗?

“在中,放手了,我们放手了好不好.”狠狠的把冰冷的他拥在怀中, “我们不要爱了,好吗?”

他,冷峻的脸庞依旧机械的摇头,眼神没有丝毫的改变.

今天,韩庚去找希澈了.

你这样,就可以把他束缚了吗?

四年前的软弱让你变得如此,等着我,这次说什么也不会退缩了.

可惜,失却并不会按照个人的想法而发展.否则,在他金在中的想法中,韩庚是永远再也遇不上金希澈的.

帅气的王子寻找到负气离开的公主,一切,有所改变吗?

结局会改写吗?

走进舞蹈室,看见俊美挺拔的韩庚站在学生们中间时,希澈他突然有了一种释然.

他,并不打算回避什么.直至现在,他一直都按照着自己的原则做事,从不打算隐瞒什么.

四年后的重逢,没有太多的话语.

一句简单的问候.

“还好吗?这几年.”

点头,一直被笑称是媚眼的眼睛,直视着韩庚.

许久…

“澈,我想你.”

“啊喔-”随手打开一听啤酒,气泡随之冒了上来,惬意的呷了一口, “是-吗-这样好像是我的罪过了,你们那么忙还要抽空想我这个没用的人,真是罪过了呢.”

“不是这样的,澈,你先听我解释!”

这一次,没有拒绝他的拥抱.

庚,你知道吗?

你的体温一如从前,会在漆黑的黑暗之中,带给我一丝的慰藉.起码,有你在的地方,我不怕黑.

真的.

贪婪的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洛颜丫头,不要再说我胆小了.

因为,我包容不了在他的眼里可以容的下除我之外的任何人.

即使,是我最疼爱的弟弟,也不行.

爱情,是没有施舍的.

两人,就静静的抱着…互相依偎着.

原本以为两人会和好,原本以为可以冰释前嫌.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那短暂的拥抱之后,他们没有再多的接触.

晚上……

满嘴塞满了料理的洛颜,口齿不清的质问, “我看你和他抱在一起了,哥~”

“嗯.”

“说清楚了吧?那次的事情~”

“嗯.”

“你是白痴.”

“嗯.”

“金希澈?!!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拜托,可不可以认真听她说话啊?不过,看见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那才叫经典呢~~久违的粉红啊~

咬着汤勺的她,思考为什么一直那么好的在中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在视频里,他和允浩的粉红满世界.如果不是找到了希澈哥,或许自己也从未料到会是这样的事情吧?

“哥-我会好好守护你滴!~”

希澈宠溺的敲了一记洛颜的脑袋, “傻瓜-如果你能照顾好自己,我就感谢了.”

哥哥和妹妹的关系.

导师与学生的关系.

房东和租房人的关系?

在希澈眼里,她是救赎他的人.

背对着洛颜, “丫头,你准备去SM了吗?”

洛颜一愣,死咬着下唇,不敢看他的背影.

“我和他的事情并不是你可以介入,而且,哥不想自己的小丫头受到任何伤害,否则,”希澈指了指心脏, “这里真的很痛.”

清澈的目光,让洛颜不敢说什么.

自己每次在他面前,都好像一个大笨蛋一样.

真的很想让他和韩庚回到以前的关系,把一切误会都解开.可是,希澈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听解释的样子.一年有一年的等待,洛颜开始为他们的感情担心.

可以让韩庚了解到希澈有多么爱他,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吧?

但,这毕竟是她一小孩子的想法.

“洛颜.”

“唔.”

“如果真的喜欢跳舞去SM,哥不会阻止的.哥会帮你联系的.”

摇头,拼命的摇头.

“不要,不要去那里.我要一直陪着哥,一直的!”

原本单纯的关系,在经过时间的考验之后,希澈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在中国最亲密的妹妹了吧.有她在的地方,希澈确信自己不会那么寂寞.

即使,将来的生活中没有韩庚的存在.

有了洛颜,心痛的时候有她陪着.

满足了.

——-

爱你成为我唯一的

执着

哪怕只是望着你的背影

就已觉得满足了

——金希澈

Part 8

精雅绝伦的面容.

明亮而肆无忌惮的眼睛.

凄冷的灯光…

“在中哥,早点睡…凌晨3点要去机场.”

没有吭声.

俊秀退出房间,不再说什么.

神起,会瓦解吗?

秘密终究会有泄露的一天,到那时一切挽回的了吗?

神起即将要离开酒店的时候,在大厅里遇见了刚刚回来的韩庚.

满脸倦容却掩饰不了的兴奋的他.

“嗯??你们要去日本了?”眼神落在满手是伤的在中身上, “怎么回事?”幸福的脸庞,下一刻变得担心.

韩庚没有看到在中脸上露出的诡异笑容.

一味的担心着伤口.

这份爱,太累了.一味的追赶,一路的逃避,时间从中流逝,关系却不曾改变.

“我们该去机场了,在中.”一旁的经纪人催促着.

在中丝毫没有理会烦躁的经纪人的不满,走到韩庚的跟前, “哥,我爱你.”双手环抱住他,在耳边低语, “等我回来.”

回神时,在中已经离开了.

韩庚,有些失望的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刚才,手中还残存着属于希澈的气味.而现在…

“你该告诉身体,你爱他.最起码,要让他明白.”

耳边响起了正洙哥对自己的赠言.

明白了,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哼着东北味儿极浓厚的小调,回到房间.不顾基范的抗议,带着浓浓的笑意,揽着基范入睡.

之后的日子里,学院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舞蹈系的金教授其最爱的疼爱的学生.每人每天都可以各自收到一束鲜艳的鲜花.

并且每日,放学之后变成失踪状…

脚伤好了没多久的洛颜,之前被希澈压制在那儿.好不容易有得玩了,几乎玩疯了.洛颜和奎贤差不了多少年纪的两人,肆意的疯闹着.当初,那个抽风的金希澈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疯闹.

“澈.”

“什么?”侧过头,虽然改变了不少,可他依旧讨厌晒太阳, “好热.”

递过冰镇的矿泉水,“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呀?”大口喝下冰镇的凉水…感觉,复活了~ “上次是想我,这次莫非是想说爱我咯?”

“我是认真的.”

韩庚的严肃,与希澈的调侃形成鲜明的对比.

严肃的脸啊…澈咬住瓶口,腾出两只手死死捏住韩庚两旁的脸颊,捏的通红.

“完工~”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通红的脸庞~~谁叫韩庚你干什么要长得那么漂亮.搞笑完毕,可韩庚依旧一脸的严肃,无奈的摇头.

“小孩子,你受的了那么多外界的压力?再说,你父母会同意吗?是你自己说的,父母是最重要的人.难道你任性让你的父母伤心吗?”心,被针扎一样,其实想说,我有多少的想你,多少的想你啊!可是,这些话是不可以说出口的, “韩庚呐-快点回韩国去,你有那么多的时间供你挥霍吗?”

回头,唇被人死死的吻住.

赠言的挣扎,换来的是更紧的拥抱.

渐渐的,希澈放弃了挣扎,任由他这样吻着自己,就这样抱着.

一旁的两个小鬼,忙拿着手机偷拍.他们能这样,不再争吵,其余的问题不再令人担心.因为再大的误会,只要他们肯静下心来谈,什么都会解决的,而且那一天,不再遥远.

拍了一张…

又一张…

洛颜瞄了一眼身边行为不轨的奎贤, “干什么?”

“我们也来BOBO吧~和哥他们一样,好浪漫的~”

“……”

“来吧~”奎贤也学着某庚的霸王上躬.不过,可惜对方是被澈一手调教的小公主,野蛮外加凌厉,结果当然没有相像的浪漫.

澈依靠在庚的怀里,两人一起看着,看着弟弟的求爱记.

——-

如果可以选择 我会紧抱着你 不让你离开

澈, 我等你

——韩庚

Part 9

这是爱情吧?

应该是,每天的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接希澈上下班.偶尔被饭认出来,两人笑着说是认错.

这样的幸福日子,让天使看的都让人觉得嫉妒.

洛颜满意的看着现在希澈脸上整天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样的他才是最美的.

幸福来的太快,来的太美,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注意其他的.

和往常一样,澈在厨房里给洛颜准备早饭.

“嘭”重物倒地的声音.

洛颜急忙冲出房间,看见希澈紧闭着双眼倒在地上.

又是低血糖吗??

洛颜小心翼翼的把澈背进房间,整理好,今天学校还有课,打电话过来让韩庚哥来照顾他好了.

嗯嗯-当然还有顺便的粉红世界喔~

昏沉沉的脑袋…似乎可以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可是,醒不过来…是最近,太累了吧?

庚…有你在身边真好.

小心的擦拭着他渗出的汗珠, “倔强的小雪豹.”

“我不是~”

突然睁开眼睛,反驳.

…为什么看什么东西都那么模糊?…怎么回事?!!

“澈,怎么了?”韩庚看出了不对劲, 抱住澈, “告诉,怎么了?”

“…庚,我看东西都好模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抱着,安慰着, “没事的,是你不乖,谁叫你要吓我~眼睛闭一下就好的.”

“真的?”生怕韩庚骗人一样, “你确定.”

“我确定.”

“嗯~”

澈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好美.

这样的澈,还是以前的他.韩庚习惯像现在一样,澈会依赖着自己,粘着自己.不会有离开的感觉, “澈啊…我们就索性呆在这里了,好不好.”

“傻瓜,你的饭怎么办?SJ已经少了一个金希澈,你还想少一个韩庚吗?”

“那你可以回来了吗?离家出走的公主,可以回家了吗?”

“……”

缓缓的睁开眼,一切变得清晰.

摇头,他不会回去.

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韩庚,我爱你.”

“我也是.”

可怜的奎贤在厨房里给两人煮泡面.

5555~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让他来煮面,555~晟敏哥-我想你啊~~~无奈,此刻遇人不淑,只能充当暂时的厨房代理人.

学校里,洛颜上课格外的认真.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可她却不知道有多少开心.今天某人百年一遇的生病,有些窃笑,买了水果回家.

半路被校医拦住, “洛颜,你是和你们金教授住在一起的吧?”

“嗯~没错.”

“教授他,有没有其他亲戚的?”

洛颜很认真的思考一下, “没有,教授就和我住在一起.怎么了?”

校医面如惭色,拿出一张报告单, “洛颜啊…”给予鼓励的拍拍肩, “不要太伤心了.”

报告单,是上次的体检报告.

姓名:金希澈

性别:男

诊断:第三脑室肿瘤.

……

洛颜拒绝思考, 机械的问着校医,“什么叫第三脑室肿瘤.”

“呃, 第三脑室肿瘤啊,主要表现为间歇性颅内压增高的症状,与头部的某种位置有密切的关系.当头部处于这一位置时,可突然发病,有剧烈头痛,呕吐,意识障碍甚至昏迷,伴有面潮红,出汗等神经症状,有时可导致呼吸骤停而失望.也可表现为两下肢突然拭去肌张力而跌倒,但意识保持庆幸.改变头部位置,可以使症状缓解.”

“教授他…是属于哪一种?”

“这个需要去医院调查,我想和你说的也是这个.尽早去医院检查一下,或许…可以多活几年.”

……

洛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看到开门的奎贤,整个人趴在他怀里哭泣不止.

为什么要这样,一切都在变好,为什么要这样子?!

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好不好?

可是,事实一切都在告诉洛颜,这是真的,这是真实发生的.为什么希澈哥会吃止疼药,他说是头疼…还有最近的无意识的昏倒…都是因为这该死的病引起的.不要,不想要这样.

哥…他讨厌医院.

如果现在告诉他,一定不会接受的…不可以,他才和韩庚哥和好…

哭红肿的双眼,推开房间门.

“哥,我找你有事情.”

两人同时指自己.

“韩庚哥,出来一下.”

“5555~WULI洛颜不要哥了,555~”怨妇的冤孽声…洛颜直接54掉.

以防被希澈哥听见,洛颜特意把韩庚拉到小区楼下.

拿出那张体检报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

韩庚几乎不敢相信,唾手可得的幸福突然变得那么遥远.大喊?不可能,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这样更会让澈没有安全感.

只是…生严重一点的病而已…

一定会有救的.

“洛颜,谢谢你.”

摇头.

澈,无论最终的结果怎样.这一次的我不会那么傻的把自己的背影留给你,我要让你看见我的所有.要让你明白我有多么的爱你,爱你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爱你…

真的只爱你…

找到你了之后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手..

即使你死了…我也会…和你一起,不会让你孤单的.澈,这是我对你的誓言,永不改变的誓言.要相信我,相信韩庚一直会成为你的依靠,永远永远的依靠,不会让你觉得孤独与寂寞的了.

澈-我爱你.

——-

如果可以选择 我会紧抱着你 不让你离开

澈, 我等你

——韩庚

Part 10

公演结束,坐在车上的在中依旧眼神空洞无神.

可不可以不爱你?

答案是…不可以.

已经整颗心系在你的身上,我又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我的世界,唯一能做的,只有爱你.

俊俏的外表,此刻的他根本就不因为这个.为什么会爱上韩庚,是彼此拥有相同的气味?还是因为其他的,不清楚了…不喜欢他身边出现的所有人,韩庚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假如,假如那天没有看见希澈他的日记,他会发现自己是如此爱着庚的吗?

******

03.28

做艺人真的是很难的事情.-O-完全彻底的无奈,更多的是无可奈何.该怎么做呢?按照自己的安排,不理睬也无所谓.被训斥了,被责骂了,还是仍旧像一个小孩子般的抽风呢?笑~O~

已经忘记了最开始了.J,我今天是不是又沦陷于过去了?可以相像的到,你一脸少年老成的样子.呐,J,我们两个又算是什么呢?彼此的精神支柱吧!没有一丝的保留,是因为你和我一起进入公司的原因吗?

认识J是不是一种缘分呢?不止一次的撒娇,要求无礼.即使出道了,也不止一次的想听J的声音.两人的电话簿都存有对方,却没有谁先打过.最后,还是自己先打的,J.很好听的声线,听着让人真的很舒服的嗓音.记得J,你有说过, “花,会寂寞吗?你说,花儿越是绽放吸引着众人的目光,但它却是最寂寞的.在华丽背后的孤独,谁又可以看得清?有时,醒悟时,却又不断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所以,花儿是最寂寞的.”

那,J,你是不是众花朵中的一朵呢?反思,自己有没有在不知不觉当中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了呢?是不是身边熟悉的人也与我一样,误入着华美的花丛之中了呢?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安静得好像此刻只有自己一个人一般.那种感觉是不是该叫—-寂寞?

了解一个人,不了解一个人.

那其实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

例如,想要了解一个人.有关于他的一切你都会想要知道.好像你甚至超越了他自身对自己的了解.不了解?很简单,拒绝一切有关他的事情就可.LOOK,其实很多事情不是很简单的吗?但,死结在那里?是不甘心吧!如此熟悉了,怎么不会是自己呢?之时的认为,自己给予他的是最好的.或者,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今天和他….= =打开窗,闭上眼睛,暂时享受一下片刻轻松的感觉.

想,或许有时候.人,连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自己都弄不清楚吧?就好像儿时的童话故事一样,小熊看见一样比自己手中新奇的东西,就将原本的东西遗落在身后.但是又有多少东西会是一直呆在原地等着小熊回来,拾起自己的?那是,很少…很少的…其实,已经可以适应这样的生活节奏,虽然每天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在别人看来或许有点枯燥与单调.但我觉得这样的每一天都十分的充实.随时,都充满了干劲!(瑞拉公主加油!)

我想要的是什么?

呵~我不知道.说放弃,谁又可以真正放弃;说不放弃,但也厌倦了那样的生活.人,总会有一天厌倦某一种事物的.没有得到的肯定,那有的便是失落.

看见韩庚的短信,开始又佩服自己,他可以如此轻松的让自己生气,是他吃定了我容易生气的性格,还是他自己认定了他木纳的性格吃定我了?不管哪一种,总觉得,他,并没有笨到哪里去.喂-金希澈-你有变得那么彻底了吗?

真该为自己鼓掌了.

有一丝苦涩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韩庚, LOVE YOU.

******

从这篇日记开始,在中他自己就变得爱吃醋了.在意起有关于韩庚身边的一切,特别是他金希澈的.

只要他看见的,一律…的隔开.

韩庚是他的,韩庚是属于那个叫金在中的人的.

酒吧…

在中肆意的喝着已被又一杯的酒,漂亮的淡蓝色的酒杯中晃动.

韩庚,是蓝色的.像大海一样的包容着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一直让抬不起来的身世,在他的眼里只是说那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决定出生的地点,那一次,庚就那样抱着他,哄着他,坐在客厅里坐了一晚.

酥软的语调的他,一直说着没事.

也是从那天开始,渐渐的依赖上那样的韩庚.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绽开令人觉得幸福的笑靥.看到那张笑脸,心,再浮躁的心情都会变得安逸.

“一杯Mojito.”干净,略带沙哑的他,坐到在中身边,朝着酒吧里的调酒师叫道, “哥,又来喝闷酒,这次韩庚哥说不定依旧和以前可以找到你.”

接过酒杯,浅浅的呷了一口.

酒吧里回响着韩庚最爱听的<<just one last dance>>,有天搅拌着杯中的鸡尾酒.

静静的听着.

“还记得庚哥什么时候爱上这首歌吗?”

“四年前.”

“准确的说,是希澈哥离开之后…哥,不要再欺骗自己了.”

“我没有.”一口饮尽杯中所有的酒, “我爱他,这就足够了.”

有天无力,为什么他们的爱…爱的那么沉重.

如果当初他们不是住在同一个宿舍,如果在中哥没有和他们相遇.是不是就不会爱上庚哥了?

答案…

任何人也不知.

在中,被仙后们称为彩虹音的嗓子哼起了歌, “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It feels like I’m drowning in salty water

A few hours left ‘til the sun’s gonna rise

Tomorrow will come an it’s time to realize

Our love has finished forever

How I wish to come with you

How I wish we make it through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

When we sway and turn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Just one more chance

Hold me tight and keep me warm

……………………”

放手…吧.

当初庚哥和你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哥…你知道他爱的人谁.

我望着你的双眸 心有千言竟无语

泪水已令我尽陷沦溺

几个小时过后 阳光便要升起

明日终将到来

爱情永远分离

多想和你一起

多想共同继续

最后一曲

再说离别一次次挥手转身

初次相遇般难舍难离

最后一曲

紧紧拥抱 充满爱意

即使如此…还是那么执着的爱着他…你爱的人,根本不爱你,他爱的人只有金希澈啊…在中哥.

“再来一杯,”眼尖的有天看见了那满是伤疤的左手.

“哥,你又…”

“放手,这不管你的事.”

甩开有天的手,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酒,仰起头,一口喝尽.

“扑”有天把杯中的酒撒了在中满身都是, “够了!”拎起在中的领口,狠狠的揍了一拳.

如果可以把你打醒,我绝不手软.

“清醒了没有?!哥,庚哥他不爱你,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他根本不爱你.允浩哥对你的爱一点也不比你对庚哥少,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允浩哥?!”

“我…不爱他.”

“可是你也知道庚哥他不爱你.”

“不是的!他爱我,”在中挣脱了有天的束缚,大声的告诉他, “他爱我的,他是爱我的…”可是这些话却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有天就这样抱着哭泣的他,够了,四年的错爱到今天就结束了吧.

满身酒味儿的在中,渐渐昏睡在他的怀里.

四年前,他就知道不该那样做.可却看着在中哥伤心的眼神而鬼使神差的做了,那天庚哥和希澈哥一起来…是他故意让希澈哥看见你们容易误会的画面,没错…是我故意的.

神起和SJ内,大家都知道希澈哥有关于庚哥的事情,就完全是一个醋桶.当时的他,故意如此.

可没有料到的是,后果会那么严重,希澈哥会消失.

彻彻底底的消失.

还有…让你累了那么久…

假如一开始就结束在中哥你这段不该爱的爱恋,现在的大家..一定是幸福的吧?

怀里的哥已经熟睡,有天抱着哥离开酒吧,回家.哥,我们一起回家,好好的休息…一切都会雨过天晴的.

车打算开到地下车库,依稀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那儿.

“允浩哥?”

疲倦的面容映入眼帘.

……

停好车,允浩轻轻的将在中抱出车, “谢谢.”

谢谢?

一前一后,有天安静的跟在允浩身后.

神起,东方神起.

五个人的东方神起,他们会一直等着在中哥回家的…对吗?哥.

在中天使般的容颜,像个小孩子般的在允浩身上卷缩成一团…寻找温暖…

他们,预料不到醒来之后的在中会如何,可现在的夜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脱下外套,肩上的部分已经湿透了.

刚才在酒吧一直哭泣的在中哥…

这一刻,有天觉得自己好残忍.就这样轻易击碎了在中哥苦苦维持了四年,看似奢华浪漫的爱情.整个人…卷缩在沙发里…深深的自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安顿好在中的允浩,看见缩成一团的有天,便坐在他的对面, “不用再自责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哥.”

“有天呐,最起码在这四年中,你让在中他过的很快乐.他,曾经拥有过自己的最爱了,不是吗?”

“可是,”

允浩起身几乎是把有天拽起来, “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可是的,要是真的觉得没什么事干.明天好好的帮着照顾你在中哥.”口气中有着不容反驳的味道,就在这半推半拉中,宿舍…安静了…

次日的早晨,昌珉就被香气四溢的早饭香味儿给叫醒.拖着长长的棉被,抓着枕头,紧闭双眼,摸索的靠近目标.

“醒了?”

昌珉点了点头,却突然响起了什么,睁大了双眼看着厨房里的那个人.

“傻小子,愣在那儿干嘛?”递过满满一碗饺子, “动作再不快点,其他三人过来抢完了我可不管~”

回神,去盛另一碗饺子.

……

虽觉得有些怪异,昌珉还是很扶着的将其余三个人,一个不拉的一一拉到饭桌面前.

“昌珉…不是说让你俊秀哥来做的么?”有天继续趴着桌子睡.

“唔…今天该轮到我了…的…”

“珉,你的料理是地狱料理…我想我还是算了.”

吼~

火大!

这三人竟然这般对待自己!!!

吼~

决定了,快速解决碗里的,然后向他们碗里的饺子进攻!!HO~昌珉是最最帅气无敌的帅哥~

当在中捧着一大锅子的饺子出来时,昌珉连眼神都变了…好…好多的饺子…那是属于昌珉我滴!!!!

现在的他们哪里还顾得了什么其他的,什么亚洲第一人气男团?先解决了温饱问题那才是王道!

一阵风云扫过,剩下一桌的杯盘狼藉.

“好困…”

“唔.”

先是昌珉,后是俊秀,再是有天,一个接着一个睡着.

漆黑的双眸,在中的眼神看不懂…语意深长的看了允浩好久… “允浩…对不起.”背起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打算离开…

“什么叫对不起,我听不懂.”

“你?!”

在中惊讶的看着坐在那儿的允浩,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惊讶我为什么没有睡着吗?傻瓜,我怎么可能放任你一个人离开.”手被允浩牵制的死死的, “我不会放手的,在中啊…我们一起私奔吧.”

惊讶…

关上门…

留下…其余的三人…

“从现在开始我要让你爱上我.”

“不论你有多爱韩庚,从今以后我要让你明白我,郑允浩有多么爱你.”

“爱我与否,我要将你的视线只有我一个人.

……

自从那日洛颜告诉他,希澈的那份体检报告后,韩庚几乎是寸步不离的陪在希澈的身边.

不,用粘更为恰当来形容两人.

一起陪着他上课,一起陪着他逛街.

两人似乎要把这分开四年的甜蜜一起补回来.

但,无论怎样的隐瞒…纸终究保不住火…

希澈的身体…好像渐渐败落的花朵…满满的开始凋谢.

无论怎样的救治…身体依旧没有任何的起色,韩庚抱着越加瘦弱的希澈…心痛.

没有预料的,希澈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就知道自己的病…

自己,总是像一个傻瓜.

所以他才那么配合的治疗,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希澈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

就那样看着他漂亮的脸庞,韩庚觉得他一辈子也看不够.

渐渐的…希澈拒绝睡觉…

韩庚抱着他, “好好的休息才可以好好的抵抗病魔,乖.”

“不要,”双眼看着韩庚, “我要看你,看多久我也不会厌倦.”

“澈啊,你有很多时间可以看,我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摇头,不再说什么.

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这份幸福太短暂了.没有让人好好回味这份幸福,却残忍的告之…幸福的破灭.

韩庚,比以往更加的粘着希澈.

两人就好像是连体婴儿一般,没有分离的时候.

原本…应该在医院里…可希澈固执的一定要呆在家里,没有一个人反驳.

“澈.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死韩庚,你在诅咒美丽童颜的我么?!”

“是真的…”

“傻瓜,怎么会离开你,即使离开了,那么帅气的辛德瑞拉一定会化身为守护天使,守在你身边的.”

泪水…滑落脸庞,紧紧的抱住他, “我不敢相像…再次失去你的一天.臭丫头.”

“大傻瓜.”

“如果你敢突然离开,我一定会紧接着你离开.”认真的眼神,希澈躲闪,笑骂着韩庚.

哭泣的,像个孩子,澈轻轻的拍打着庚的背.

嘴角露着淡淡的笑意,还有…淡淡的伤感.

晚上,四个人围坐一团.

吃着韩庚的惊喜煮的料理.

“喂-死洛颜,明天要比赛了对吧?”

点头点头.

“我明天和你韩庚哥一起去看比赛,不拿个第一,不要说你是我学生.”

洛颜嘟着嘴, “什么嘛…”

“有什么意见吗?洛颜同学?”

“没有!”

“那就好~”希澈满意洛颜的反应, “明天,大家一起去吧.”

次日……

现代舞…

舞台上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Just one last dance>>.

舞台上的洛颜,倾力演出…

希澈的视线渐渐的开始变得模糊…嘴角,残留着淡淡的笑意.

身体,变得好轻.

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庚抱着.

庚.知道吗?

我好爱你…爱的已经不能自拔了…

庆幸的是…在我们的回忆中没有遗憾了…只是,庚啊…不能再好好的爱你了…好可惜啊…

再见了,最爱的庚.

……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上洛颜绚丽的舞姿,没有一个人发现…天使的他…已经离开了…

背影…

终有一天,会被他感觉到…

只要让他感觉到你炽烈的爱意便可…

几年后…

SJ每一个人带着一束鲜花来公墓…

“哥啊…我们来看你了.”基范看着墓碑上的某人出神,视线…渐渐落到另一个人.

“??? ???? ?????

? ?? ??? ??? ???

?? ?? ? ??? ??? ?? ??? ???”

韩庚哼着澈最爱的旋律,阳光…耀眼的照射在他的墓碑上.

“澈,我爱你.”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