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àng tử người cá trúng độc luyến ái – Hà Hà Bồ

Tên gốc: Luyến ái trúng độc đích ngư nhân vương tử

恋爱中毒的鱼人王子 BY 荷荷蒲
备注:

【 这是个鱼人王子和真正的王子终于 HE 了的故事. 】【 本来想写人鱼王子但是不太明白下半身是鱼要怎么 H 所以改了设定 】

☆、第一个故事

 

在山的那边的海里边,有一群神奇的鱼人。他们是那片海域的统治者,世世代代过著和平安定的生活。

鱼人有著和人类相似的体态,甚至长著比人类更美丽的面孔。但是他们的耳朵像鱼鳍,从长长的头发间支楞出来,出海的渔夫远远看到他们,就不会将这些古怪的生物当做是落水的同类。他们的四肢上长著鳞片,手指间和脚趾间都长著蹼,所以不擅长演奏乐器。

鱼人一族的族长就是海里的国王,他有六个孩子,最小的那个叫做西维尔,他性格天真又浪漫,最受大家的宠爱。

小王子西维尔有著月光般的银发,海水般蔚蓝的双眼,和无与伦比的美貌。尽管他已经一百岁了,但还是没有找到情投意合的伴侣。

直到一次由鱼人族主办的海洋上,西维尔见到了平常驻守在深海的鲨克将军。对方是鲨鱼变化成的海妖,有著强健的体魄和冷酷的气质。

西维尔一看到鲨克将军就感到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砰地跳动了起来,从他脖子上的鳃裂中冒出大量的气泡,咕噜噜的好似海底喷泉中涌出的沸腾的海水。

啊,这一定就是恋爱的感觉!西维尔捂著胸口,慌乱地游回了自己的宫殿。

尽管西维尔一直试图接近他的心上人,但是鲨克将军从来都没有将这个漂亮的小王子放在眼里。他冷淡的态度也没有因为西维尔是身份高贵的王子而发生改变。

很少被不放在眼里的西维尔反而陷得更深。不忍心看他憔悴忧虑的姐姐们给他出了个主意,“为什麽不去找海巫师让他用魔法给你提供帮助呢?”

“对啊,奥克特普斯一定有办法的!”西维尔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神采。

海巫师是海洋中最可怕的妖魔之一。他们懂得艰深晦涩的法术,能够调配出救命或者致死的魔药,是最邪恶的存在之一。水族们除非必要或者走投无路,才会找到海巫师求助。

鱼人统治的海域中居住的这位海巫师是大约一百年前出现的,除了小王子,没有其他水族有胆量接近他。所以这麽多年过去,也只有小王子才知道海巫师的名字。

“奥克特普斯!奥克特普斯!”小王子带著他父王赏赐给自己的珍宝来到海巫师的住处,兴奋地大叫著对方的名字。

听到熟悉的声音,海巫师才从隐蔽处现身。他永远都用宽大的袍子盖住自己的全身,仅仅从袖子里露出的双手却十分修长美丽,然而他黑色的指甲上却泛著毒药的光泽。

他的声音粗哑难听,却从来不用自己研究出的神奇魔药来改善这个缺点。

海巫师拒绝了小王子带来的礼物,但还是把对方请到自己的研究室里,听他说出了这次探望的目的。

西维尔越说越觉得委屈,到最後他低下头,把脸埋在自己的长发中,大哭了起来。洁白圆润的珍珠从他的指缝间滚落在地上,被沈默不语的海巫师一颗颗收入袖子里。

“有没有能够可以一见锺情的魔药?”西维尔哭够了,拉著海巫师的袖子,期待地问。

“你是说爱情魔药?”海巫师迟疑了一会,从储藏材料的大蚌中取出几个小小的药瓶,他慢吞吞地说著话,比较著颜色各异的小瓶子,最後挑出了一个。

“这一瓶里的药水,应该能够让你达成愿望。但是……”

海巫师还没说完,等不及了的小王子就抢过瓶子,喝掉了里头的魔药。

“……这种药需要稀释後才能使用。”海巫师愣了愣,还是把话说完了。

“你怎麽不早说!”小王子抱怨。

“而且这药是给对方喝的。”海巫师又补上一句。

“什麽!”西维尔涨红了脸,忽然难过地抓著自己的喉咙尖叫起来,“我好难受,求求你救救我!奥克特普斯,救我!”

高浓度的爱情魔药毫无意外地让小王子进入了发情状态。他扑到海巫师的身上,在拉扯间弄掉了对方的长袍。

来不及看清海巫师真正的模样,西维尔捧著对方的脸,吻了上去。

强大的海巫师制作出的魔药竟然连他自己都抵抗不住,就算他有一双手和八只腕足,都不能把药力发作的小王子推开。

小王子可怜兮兮地趴在海巫师的床上,吃了解药後他总算清醒过来,觉得又是羞愧又是气愤。於是他趁著海巫师外出还没回来,拿著魔药跑掉了。

几天後,听到传信的鱼群带来的鱼人国王的三公主与鲨克将军订婚的消息,海巫师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第二个故事

 

小王子失恋了。他强颜欢笑地祝福了姐姐和鲨克将军的恋情,但是大家都知道,在独处的时候,他一定会悄悄落泪。

为了让小王子开心起来,鱼人国王举办了一次更加盛大的庆典。他们甚至请到了生活在遥远东方的神秘龙族。

为了表示尊重,龙族的首领带著仆从们亲自来到鱼人的海域。他用原形降临在鱼人宫殿外的时候,陪同父王一起迎接他们的小王子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激动的情绪。

那是条美得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银龙。充满了魔法力量的银色鳞片远远比小王子那柔软的长发更加炫目。

当银龙变成人形,微笑著走向小王子,弯腰在他的手背上印下一吻的时候(他错把西维尔当做是一位鱼人公主),小王子甜蜜又忧伤地发现,自己重新陷入了爱河。

但是,小王子在准备迎接贵客的时候查阅过资料,知道生活在东方的种族都是非常含蓄的,太过热烈的示爱很可能会将他们吓走。

在整个鱼人族的帮助下,小王子每天都陪伴在银龙的身边,那是非常有趣又开心的经历。银龙有著非常优雅的气质,无论小王子说什麽,他都面带微笑地认真聆听。

於是小王子将银龙有变了海域中每一个最为美丽的景观处,两人独处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但是小王子还是没有将心中的爱意诉说出来。

有一天,他旁敲侧击地询问银龙对於自己的感受。对方的回答彬彬有礼,听起来令人十分舒适和愉快,但那并不是小王子想要的答案。

没过多久,小王子就发现银龙虽然温柔,但是他的温柔中却透出冷漠。

为了得知银龙心中真正的想法,西维尔犹豫了好几天,还是来到海巫师的住所,寻求帮助。

“奥克特普斯!”西维尔大声呼唤著海巫师的名字,激起了海水一圈又一圈的波动。可是无论他怎麽喊,海巫师都不曾现身。

“奥克特普斯……”西维尔的声音渐渐微弱起来,带上了哭腔,“你再不出来见我,我就再也不来找你啦!”

最後,他这麽威胁道。

受大家宠爱的鱼人王子,和大家畏而远之的海巫师,谁见不到谁会更难过,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即使西维尔这麽说了,奥克特普斯还是不愿露面。

终於,鱼人小王子抽泣著游走了。

海巫师从珊瑚礁中现出身形,长袍完全地覆盖住他的身体,所以除了叹息,他没有流露出任何其他可见可闻的情感。

海巫师发了一会儿呆。

“奥克特普斯!”西维尔突然从礁石後头冲了出来,抱住了来不及逃跑的海巫师。

“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他喜滋滋地说。

奥克特普斯对此没有做出回答,但是他的一只腕足偷偷地从袍子的下摆中伸出来,摸了摸西维尔银亮的长发。

但是很快的,西维尔想起了那天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和奥克特普斯做过的事情,於是急急忙忙地松开手。像是要急著划清界限一样。

“你这回又想要什麽了?”奥克特普斯似乎并没有生气,他的语气有点无奈。

“吐露真心的魔药!”西维尔的反应很快,看来他早就做好了打算。

“那个药啊,”奥克特普斯点点头,“需要现配现用,你在这里等一会吧。”

虽然他这麽说了,西维尔还是跟著海巫师进入了研究室。

拿著配好的药水,西维尔紧张了起来。

“真的有那麽神奇的作用麽?”他问道。

“不信就算了。”遭到质疑的奥克特普斯有些恼火,伸手想要拿回装著魔药的瓶子。

“我信我信!”西维尔慌了,赶紧把瓶子捂住。

没想到,在拉扯中,药瓶摔了出来,全都洒在了奥克特普斯的身上。倒霉的是,这种真心话药水它是外用的……

西维尔一边道歉,一边扯掉了奥克特普斯的长袍。

海巫师终於露出了真面目,他有著人形的上半身,下半身却是恐怖的章鱼爪。他那因为药效而没有看清的脸也暴露在西维尔面前。

小王子尖叫起来。

海巫师全身的皮肤都像是真正的章鱼那样粗糙不平。

比叫声更快的是海巫师的腕足,他紧紧抓住了小王子,将之扯到自己面前。

过量的真心魔药让奥克特普斯做出了比真情流露更糟糕的事情,他激动地说著小王子听不懂的语言,撕裂了毫无反抗之力的鱼人身上的衣物。

失去控制的章鱼怪粗暴地侵占了可怜的小王子,有力的八条腕足成了野蛮的帮凶。

恢复了意识的海巫师重新配制了魔药,将加固後的药瓶连同昏睡後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小王子一起扔出了他的住处。

几天後,送信的鱼群再次游过海巫师的领地,送来了东方的银龙向鱼人国王的四公主求亲的消息。还在生闷气的海巫师用魔法轰走了它们。

 

 

 

 

☆、第三个故事

 

西维尔又失恋了。

这一次他微笑著祝福了自己的姐姐和银龙的婚姻。看起来,他好像没有受到什麽打击。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只有西维尔自己知道,他在最荒凉的海岛上放声大哭。

然後,遇到了奇迹。

一个微弱但是坚定的声音出现在岩石的缝隙里,“你为什麽如此伤心?”

西维尔循著声音找了过去,发现了一只平凡无奇的海螺。它没有豔丽的色彩和闪烁的光芒,没有优美的线条和精巧的造型。

它只是一只会说话的海螺而已。

要是在平常,小王子绝对不会注意到这麽没有特色,既不好看也不难看的生物。可是他太伤心了,於是抱起海螺,同它聊天起来。

海螺没有眼睛,看不到小王子漂亮的脸蛋,它也不能随意迁移,就不知道小王子的身份。它只是在静静地享受阳光的时候,听到了西维尔的哭声。

鱼人的歌声即使是和传说中的海妖塞壬相比,也毫不逊色。他们的哭声同样,能够打动其他生灵的心扉。

於是那微不足道的海螺再也按耐不住,勇敢地发出了声音。

它的努力没有白费,小王子注意到了它,甚至向他诉说了自己的伤心往事。

“我叫西维尔,是鱼人国王最小的孩子。一个月前的一场宴会上,我的心因为鲨克将军的出现而颤动不已。可是鲨克将军心里喜欢的,是我的三姐。”

“爱情就是这样,它永远不会让人称心如意。”海螺想了很久,决定用曾经在礁石上晒太阳时听到的人类船只上的歌声来开导小王子。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小王子虽然没有理解,却觉得很有道理。

“不久之後,我在庆典中见到了自东方海洋远道而来的银龙。”小王子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他又美丽又强大,让我自愧不如,但是他太温柔了,我的心又砰砰地跳动起来。然而,他热切地爱恋著的对象是我的四姐。”

“单相思虽然美丽,但是真正的爱情需要双方共同的付出。”海螺沈吟了一会,又说出了富有哲理的话语。

“啊,你真是个聪明的海螺。”小王子很惊讶,他感叹道。

哪怕将海螺视为真挚的密友,小王子也没有告诉过它,自己和海巫师发生过的情事。他更没有提到过,自己与海巫师的频繁往来。

知道奥克特普斯真面目的,能够与奥克特普斯成为朋友的,只有他一个就够了。西维尔咬著手指和头发,本该如海水一般纯净透彻心里,却不止一次地冒出这样可怕的自私念头。

“如果我和你一样就好了。”

有一天,海螺这麽对小王子说到。

“我想看看你,想摸摸你,想和一起在海中遨游。”

海螺很小声很小声地说,话语里满满地溢出了甜蜜的向往。

小王子动摇了。他想,睿智又温顺的海螺是个很棒的朋友,那麽作为它的恋人,自己该是多麽的幸福啊。也许自己需要的是一个不那麽强大的恋人呀。

西维尔想到的解决方法很是简单,那就是又一次地向奥克特普斯求助。他坚信海巫师的魔药无所不能。

这一回,海巫师没有躲藏起来,他待在自己的住所中,开著门,静静地等待著小王子的到来。

是哪里出了问题?小王子晕乎乎地想。接著他突然发现海巫师没有再穿那件又笨重又难看的袍子了。

披洒在半人半章鱼的怪物身上的金棕色长发,正常得反倒怪异。

小王子高兴得大叫一声,毫无嫌隙地扑上去拥抱了哪怕是脸色阴沈也看不出来的海巫师。

“奥克特普斯,你终於肯脱下袍子见我了!”

他还来不及诉说自己的感动,就被推开。

“你想要什麽样的魔药?”海巫师的语气一如往常。

小王子有点难过,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他的要求,“我有一个朋友,是只普通的海螺,我想要能让它变成鱼人形态的魔药。”

“你打算用什麽来交换呢?”海巫师的声音有些刺耳。

小王子害怕地退後,靠在珊瑚做的墙壁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鱼人们不是经常说的麽:‘世间没有凭空冒出的珍珠。’你必须用能够和变身魔药等价的东西来做交换。”

“你想要什麽?”小王子咬著嘴唇,不知所措地问。

海巫师的条件居然是要小王子献身给他,就像曾经在阴错阳差地在魔药作用下,发生的那些事那样。

小王子想了想,答应了海巫师的要求。

晶莹的珍珠撒了一地,海巫师却没有了捡拾的心思。他的身心都被更美丽的事务吸引了,小王子扭摆著腰身,哀求地叫他的名字,所有的一切都叫他沈迷。

得到了魔药的小王子迫不及待地将海螺侵泡在药水当中,他守在一旁,沸腾般喷涌的气泡显示出他有多麽的激动。

魔法生效的时候,一道又一道绚丽的光芒刺得小王子睁不开眼睛。

当海螺怯生生地叫了他几次之後,西维尔才放下手臂,期待地看著他未来的恋人。

目瞪口呆的西维尔这才想起来,海螺是雌雄同体的生物。

 

 

 

 

☆、第四个故事

 

不知如何是好的西维尔逃跑了,他理想中的恋人应该是和他一样的雄性,最好还是要足够强大,哪怕性格阴郁、离群索居也没有问题。

西维尔漫无目的地在海中游走。

等到他发现海洋中海底沈降导致海水涌动发出巨大的噪音时,已经太晚了。远离了鱼人统治的安全的海域,西维尔遇到了从未见过的巨大海啸。

首次离开安全的家园小王子便遇到了海洋中最可怕的灾难之一,他瘦小的身体在滔天的巨浪中脆弱得如一片落叶,随时都有被撕碎的危险。

当又一道海浪拍打下来时,无处可逃的西维尔在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西维尔在一块温暖的礁石上醒来。他坐起来检查身体状况,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受到任何的创伤。

当他望向海面上的时候,心里一点点的欣喜小火花顿时熄灭了。广阔无垠的蓝色天地怎麽都望不到尽头,除了自己待著的这块礁石,再没有任何可供识别的景物。

他这是在什麽地方?西维尔拖著因为疲惫而发痛的身体,想要潜入水底探路。深色的礁石上滑腻腻的,西维尔一不注意就摔倒了。

“请小心。”

沈闷的身体突然响起来,吓到了西维尔。那震动得连空气都发抖的声音,居然是他的身体中传出来的!下一秒,西维尔意识到这是一场虚惊。

温暖的海水从天而降洒在西维尔的身上,让他恢复了一些精力。

“别担心,”那个巨大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叫做卡夏洛特。你很幸运,遇到了海啸还能安然无恙。”

“我叫西维尔。谢谢你救了我。”小王子尽量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不确定对方能否听见。

“呵呵……”巨大的抹香鲸发出笑声,他颤抖的身体震得西维尔全身都微微地发痒,“我并没有那麽厉害,只不过刚巧发觉你飘到我的身边。”

他依照嘱托,没有告诉小鱼人真相──海啸发生後不久一头巨大的章鱼找上他并委托他照顾这个孩子。

对方伤得很重。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过了一会,不擅言辞的卡夏洛特首先开口。

“我……我还不想回家。”西维尔难过地拉扯著头发。他厚著脸皮提出了请求,“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带我到更远的地方去?我一直想看一看人类生活的地方。”

卡夏洛特的沈默没有持续太久。

“好的。”他回答。

当天气晴朗的时候,小王子就会坐在抹香鲸的背上唱歌。等他感觉到疲倦的时候,就换卡夏洛特给他讲故事听。

巨型的抹香鲸活了非常非常久的时间,他去过海洋里所有他能够到达的地方,见过永不消融的纯白冰川,也见过烈日下寸草不生的荒原,还见过繁华富丽的人类都市。

西维尔听得入迷,他羡慕极了,恳求卡夏洛特把那些和人类有关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

不幸的是,这时候的人类王国正值大雪纷飞的寒冷冬季。海港附近所有的在卡夏洛特的描述中五彩缤纷的建筑,都被覆盖上了洁白的冰雪。

天太冷了,生活安逸的小王子只得在病倒之前赶紧离开。

抹香鲸尽责地将他送到了鱼人的海域。

但是西维尔误解了卡夏洛特的温柔。

他鼓足了勇气向对方提出了留下来的邀请,然後遭到了毫不迟疑的拒绝。

小王子伤心的无处可去,於是向海巫师寻求慰藉。

“为什麽呢?既然不喜欢我为什麽要对我这麽好呢?”西维尔哭得打嗝,一边抱怨,一边扯过海巫师落满了珍珠的袍子擦脸。

奥克特普斯没有回答,或者说不知该如何作答。

在这麽哭下去,小王子的眼睛可要受不了了。奥克特普斯纠结了一会,终於还是抱住西维尔,低头吻了他。

那是个不带任何欲望的,纯粹的吻。

西维尔惊讶得忘记了哭泣,也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感到悲伤。他搂住奥克特普斯的脖子,热切地请求道:“能不能再来一次?”

只有一次怎麽够呢,理所当然的,他们交换了更多的吻。

 

 

 

 

☆、最後一个故事

 

海巫师奥克特普斯有很多秘密。

作为他唯一的朋友,小王子西维尔想尽了方法也没能从他口中获知一二。然而海巫师的法术在年纪渐长的小王子面前,已经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阻碍。

西维尔发现,在每个月圆的夜晚,奥克特普斯会顺著潮水前往一处海岸。那里在白昼时是热闹的人类居住的港口,在夜晚时就成了静谧的村庄。

到底是什麽东西吸引了奥克特普斯,让他能够执著地在那里待一整个晚上,年复一年从不错过?

对於这个问题的答案,西维尔实在是好奇极了。他每次想到那个月圆的晚上偷听到的奥克特普斯的叹息,就感觉到胸口发闷,一阵阵的抽痛著。

一定是因为他太想得到答案了吧,西维尔这麽对自己解释道。

当大片迁徙的鱼群从鱼人海域经过时,春季降临的消息也随之而来。

海面变得平静,海水开始回暖,往来的人类的商船也重新出现。西维尔在一个有著温暖阳光的晴天里,独自游向奥克特普斯去过的海岸。

西维尔躲在巨大的礁石後,远远地望向陆地。阳光照在海面上,使得海水和他的头发一样闪闪发亮,他躲在光芒中,不用担心被出海的人类发现。

亲眼见到抹香鲸卡夏洛特描述中的人类领地时,西维尔却觉得有些遗憾,他并不觉得惊豔或者羡慕。阳光晒得他的皮肤有些发痛,他难以想象那些人类是如何忍耐没有海水包围著的生活。

也许他应该在夜幕降临之後再来这里看看的,西维尔决定离开。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震耳欲聋的雷声在海洋上空炸响。

西维尔以为是风暴来临了,他一动也不敢动,贴在礁石上,害怕地发著抖。

轰──轰──轰──

但是雷声是不会有整齐的节奏的。西维尔把头探出水面,看到了一艘巨大得像金色的抹香鲸一般的大船。从船上发射出了火焰,它们在半空中爆炸,然後散落出彩色的星星。

西维尔惊呆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跟在大船後游向了远海。

天黑了,可是大船上亮起的灯光比天上所有的星星和月亮加起来的光芒还要亮,还要耀眼。从甲板上飘来了音乐声,还有人类的谈笑声。

热闹的气氛感染了西维尔的情绪,让他忘记了害怕,大胆地游近缓缓前进中的大船。

甲板上的光线太亮啦,没有一个人类注意到藏身於黑暗中的鱼人。

一场盛大的舞会正在进行,每个人都穿著他们最华丽最贵重的衣服,让西维尔看得眼花缭乱。在众人的包围之中,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他长得非常非常英俊。

西维尔听到那些人都喊他“汉德森王子”。

香醇的美酒,精致的食物,还有迷人的舞步,人类的宴会持续了一整个晚上,直到东方的天空微微发白他们才陆续回到船舱里休息。

他们狂欢了多久,西维尔就看了多久,他於是也伸了个懒腰,想要回到海底休息。

低沈的交谈声被海风送到了西维尔的耳边。他听不懂,於是又浮上水面偷偷往上望去。英俊的汉德森王子正同什麽人一起,靠在船舷边交谈。

汉德森王子的脸朝向海面,站在他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让他忽然眯著眼睛微笑了起来。

有那麽一瞬间,西维尔以为王子看到了自己。他不知所措地浑身发烫,像是被法术或者雷电击中了胸膛一样,他甚至连怎麽在水中呼吸都几乎要忘记了,他吐出一串串的气泡沈到了海底。

那个微风习习的早晨,鱼人小王子西维尔爱上了一个人类,一个人类的王子。

凭著一股脑的热情,西维尔很快就找到了陆上王国的宫殿。那栋壮丽恢弘的建筑高高地耸立在悬崖上,王子就住在那里头。

每天,西维尔都会浮上海面,仰望那遥不可及的世界。

也许在哪一扇窗户的後头,汉德森王子会在那儿伫立片刻,眺望蔚蓝的大海。尽管他不可能看到海面上的西维尔,但只要这麽想象,西维尔就会感觉到甜蜜。

他在看著自己呢。

谁都没有想到,随著时间的流逝,西维尔的单相思非但没有减退,反而越发的热烈起来。他郁郁寡欢,只有和人类世界相关的消息才能让他充满忧愁的蓝眼睛恢复生机。

终於有一天,小王子受够了这种无望的折磨。

“我想要变成人类。”他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大声地告诉自己的家人。

大家都笑了,除了西维尔的第五个姐姐。她多情的海蓝色眼眸中盈满了担忧,空灵的声音中饱含著关切。

“西维尔,你为什麽想要变成人类呢?”五公主问到。

“我……”西维尔脸红了,他露出恋爱中的表情,“我有一个喜欢的人,是个人类,我想到他的身边,和他在一起。”

笑声戛然而止,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西维尔。

“胡闹!”鱼人国王不高兴地喷出了密集的泡沫,“一个人类哪里值得你放弃身为鱼人的骄傲?”

“是啊,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还来不及享受到多少欢乐就要结束了。”西维尔的堂兄妹们也聚过来,劝解他。

小王子的荒唐念头很快被传遍了鱼人海域,就连早就嫁到远方的大公主和二公主也特意赶回来,劝说她们心爱的弟弟。

小王子坚持著要实现他的想法。

鱼人国王生气极了。他让鱼人守卫们时刻跟随在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身边,看守著他,不让他再去王子居住的宫殿所在的海边。

他还下令让卫兵们囚禁了海巫师,并告诉西维尔,“没有了海巫师的帮助,你不可能变成人类。”

行动受到限制的小王子整天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伤心地哭泣。

有时候,他会在深夜里唱起那天在甲板上听到的人类的歌谣。欢快的旋律从他口中传出,变成了哀伤的曲调。

小王子病了,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沈默。

可是没有谁敢忤逆鱼人国王的命令,除了被视作邪恶象征的海巫师。

“西维尔,西维尔……”

低沈的呼唤声叫醒了因为哭泣而累得睡著了的小王子,他睁开发肿的眼睛,茫然地看著声音的来处。

“奥克特普斯!”西维尔激动地叫出来者的名字。他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对方,“对不起,是我害得你被父王关了起来。”

“没关系的,”奥克特普斯拍拍他的後背安慰道,“铁笼子是困不住章鱼的。”

“你是逃出来的?”尽管被海巫师难得的俏皮话逗乐了,西维尔还是听出了另外一层含义。

奥克特普斯没有回答,而是用西维尔从未听到过的严肃而紧张的语气问他:“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是坚持著要变成人类麽?”

西维尔的回答正如他所想:“是的。求你帮我,奥克特普斯。”

海巫师带著小王子逃到了海岸边。

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魔药,再一次地劝诫道:“这瓶药虽然能让你变成人类,但是它也有著可怕的副作用,你可能失去美妙的嗓音,也可能每行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那样疼痛,最糟糕的是,从此你将再也听不懂鱼人的语言。”

从西维尔惨白的脸上,奥克特普斯看到深深的恐惧,和与之全然相反的光芒。

西维尔喝下了能让他变成人类的药水。

仿佛能够撕裂他的灵魂的剧痛让他昏迷,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海草一样,倒在了海巫师的怀里。可痛楚还不放过他,让他在更可怕的折磨中疼得醒了过来。

奥克特普斯抚摸他的额头。

“你成功了。”他说的既不是鱼人的语言,也不是海岸上那个人类王国的语言。

西维尔却听得懂。

他正要道谢的时候,却伸手痛苦抓挠著胸口。

奥克特普斯看到他的眼神,立刻明白过来。他捧著西维尔的脸,低头吻上他的双唇。

空气灌进了西维尔紧缩的肺部,让他缓解过来。西维尔回应了奥克特普斯的吻,不仅仅是贪婪地汲取著对方送入自己口中的空气。

在失控之前,奥克特普斯松开了他,“呼吸,用你的鼻子,用你胸腔里新长出来的器官。”

海巫师用了整个晚上,教导了西维尔如何呼吸和行走,还有人类社会的一些规则。

天亮起来了。

奥克特普斯离开前,交给西维尔一串贝壳做成的项链,再三地嘱咐:“当你需要我的时候,就用它召唤我。”

西维尔看著奥克特普斯和潮水一道退去,海滩上光滑如镜,他流下了眼泪,在口中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西维尔在冷风中走了一会,眼泪很快就被吹干。

离开了海水的庇护,他的身体变得沈重而迟钝,他开始有冷热交替的感觉,他很容易就累得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越来越远了,海水的气息也被青草的味道取代。西维尔意识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的时候,心里十分的害怕,他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脖子上的项链。

海鸥从他的头上盘旋飞过,发出几声清脆的鸣叫。

西维尔受到了启发,他放开声音,唱起了歌来给自己鼓劲。

鱼人甜美婉转的歌声被风送向远方。

古老的传说中,海妖塞壬会用歌声引诱远航的水手们。西维尔不知道,他的歌声或许将发挥同样的功效,因为汉德森王子正巧在海岸边散心。

汉德森王子循著那迷人的歌声找到了唱歌的人。那是个瘦弱又白皙,有著令人赞叹不已的银色长发的青年。他有著秀丽的面孔,乍看上去像是雌雄莫辨的美少年,但是站起身时显出的高大骨架让人不会错认他的性别。

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身边又没有同伴的陌生人本应是相当可疑的。可是他的歌声太过美好,连身为王子地位高贵的汉德森都未曾见识过。

不顾侍卫们的劝阻,王子殿下当即便决定要带这个奇特的青年到他的宫殿去。

现实却不如传说故事那样浪漫。

汉德森王子只是将他带到宫殿里,将他交给了一位有些年迈的宫廷乐师。

海巫师的魔药让西维尔有了人类的身体,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可是陌生的身体构造,让他无法顺利地开口说话。

乐师们为西维尔的歌喉感到震撼,也为他的惨痛遭遇感到同情和惋惜。因为和王子一道发现他的侍卫们认为,西维尔是遇到海难的旅者。毕竟,他被发现的时候穿著湿透了的衣服,无论问他什麽问题都无法作答,显然是落水後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西维尔很是幸运,遇到的全都是些善良的人。

一个月的时光过得飞快。

每天都和乐师们一道训练,学习人类的歌曲,生活充实的西维尔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汉德森王子了,他甚至从来没有想念过对方。

在思乡的夜晚,他唯有抚摸著那串贝壳的项链才能安然入睡。

一天早上,宫廷总管召集了所有的乐师。王宫里将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在西维尔到来之前,他们已经练习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原来,汉德森王子早就和邻国的公主订婚,为了给她一个最精彩的婚礼,才将结婚的日子推迟了这麽久。

更让西维尔心碎的是,在婚礼的准备过程中,他看到了依偎在汉德森王子的怀中的,那位备受众人热爱的安德莉亚公主。

她温柔善良,随和得让人没有讨厌她的理由。她有著美丽的名字,和一张平凡得几乎可算作是丑陋的面孔。

西维尔还是鱼人族的小王子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他未来的恋人,一定要有不逊於自己的美貌。

汉德森王子的婚礼进行得非常圆满。

其中最为令人称道的,是一位默默无闻的歌手在婚礼上献出的完美歌声,据说有很多人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当场落泪。

可是人们真正记住的,永远都是──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西维尔抛弃了鱼人的身份喝下魔药成为了人类,就不可能再重返到大海里生活了。他远远地看著那对幸福的新婚夫妻,难过得几乎死去。

他是多麽的愚蠢啊。

在月圆的夜晚,西维尔独自来到海边,召唤了奥克特普斯。

海巫师用他冰冷的手臂和腕足轻轻地拥抱了西维尔,对於在某处海湾发呆的习惯被打搅的事情没有流露出一点不耐烦的模样。

西维尔抓著奥克特普斯手臂,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冰冷的海水让他发抖,但是很快他就被温暖干燥的衣服包裹住。海巫师在陆地上能够使用的法术有限,但足够不让西维尔因为受凉而生病。

他们俩享受了片刻的宁静後,西维尔首先开口,向奥克特普斯讲述他这些日子的遭遇到的经历。他认识了新的朋友,学到了很多东西,生活中有辛苦也有欢乐。

最後,他说到了王子的婚礼。

“安德莉亚公主长得一点也不好看,但是王子却非常的喜爱她。大家都很喜欢她,就连我也对她讨厌不起来。我明明是为了王子才来到陆地上的,可是为什麽看到他结婚的时候,我却觉得应该祝他幸福呢?”

西维尔抬头看著奥克特普斯,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海巫师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恐怖,可是看久了就习惯了。海洋中稀奇古怪的生物太多,相比之下,他的相貌并不算出奇。

发觉西维尔眼神发直地看著自己,奥克特普斯别扭了起来。他想推开对方,可比他的动作更快的是西维尔的眼泪。

西维尔一边哭泣,一边抱住了奥克特普斯的脖子:“我好想你……好想你……”

他的热情让海巫师难以抵抗。

浪潮中,西维尔哭得更加厉害,他一遍遍地喊著海巫师的名字。在翻腾的海浪声中,他尖叫:“我快要死掉了!”

“西维尔,西维尔,”海巫师用他能够发出的最温柔的声音回应他,缠绵地亲吻著西维尔的嘴唇、脸颊和总是泪涟涟的眼睛,“有我在,我会永远保护你,让你得到幸福的。”

他们在海滩上拥抱,毫不掩饰对彼此的渴望。

第二天早上,西维尔在床上醒来,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美梦。

他又伤心起来。

然而宫廷的总管突然出现,捧著漂亮的新衣服让他换上。迷茫的西维尔跟随著总管,来到国王接待贵客的厅堂里。

一个有著金棕色头发的美男子正和国王交谈著。

“我是来接我家的少爷回家的。”自称奥克特普斯的青年如此介绍自己的来意。他自称是经营珍珠生意的富豪的管家,而他献给国王的优质的珍珠也证明了这一点。

故事的结局总是美满的,而世间的巧合永远都在同一时刻接连发生。

在几天前,来自遥远的奈姆斯特朗国的公主拜访了这个国家,这个早上她正打算向国王辞行,却在厅堂里看到了正要带西维尔离开的海巫师。

公主欣喜若狂的尖叫几乎要震碎宫殿内所有的玻璃。

原来奥克特普斯曾经是某个魔法王国的王子,在一次旅行中发生意外,下落不明。

“西维尔,到我的国家来吧。你一定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恋人的。”在公主的魔法的辅助下,恢复了王子身份的奥克特普斯牵著西维尔的手,向他保证。

“我不要!”西维尔觉得狼狈又尴尬,但这已经是他的最後的机会了。

他不敢看奥克特普斯那解除了诅咒後俊美得让他羞愧的脸,红了眼眶,却强忍著没有落泪。

“我喜欢的是你呀!奥克特普斯……我、我爱你!”

最後他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奥克特普斯一点也不惊讶,他微笑著重新牵起西维尔的手,将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那麽,我的心也将属於你,我亲爱的西维尔。”

作家的话:

【写得好粗糙啊,反正是大纲文嘛→_→】

所用到的捏他:《恋爱中毒的仙术师》、《海的女儿》、《田螺姑娘》、鲛人、巨乌贼大战抹香鲸(并没有!)、蓝精灵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