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ười không nói dối – Cận Sắc Ivy

Tên gốc: Bất thuyết hoang đích nhân

不说谎的人 by 堇色ivy

文案

毫无萌点的凌乱BE一篇……………… 【其实俺觉得一点都不BE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正达,石磊 ┃ 配角:潘皓 ┃ 其它:

回复 2楼2011-10-17 00:00

y101y

核心会员6

不说谎的人

石耳东其实姓石名磊,由于母亲姓陈,所以从小就有了耳东这个小名。但他极其厌烦每个人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惊叹‘哇,四个石耶’,在认识周正达之前,他身边的人都叫他耳东;而在周正达出现之后,他开始变得有点喜欢别人叫他石磊了。

石磊是个怪人,从幼儿园到现在只有潘皓一个朋友。用潘皓的话来说,谁都不知道他脑袋里在琢磨些什么——别看他长得白白净净温良乖顺的,但个性却阴晴不定,难以捉摸;他讨厌和别人打交道,却很喜欢观察身边的人,不管是坐在教室里、坐在公车上还是走在路上;他话很少腹诽很多,所以就算开了口,多半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初中时代,潘皓拖他去看自己暗恋的女孩子。在设计得天衣无缝的偶遇和搭讪之后,潘皓笑嘻嘻地拿手臂撞他,“怎么样,漂不漂亮?”

当时的石磊只是两手插在裤袋里,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她不喜欢你这一型的。”

背过身去之后,就听到潘皓龇牙咧嘴的抱怨,“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走在前面的人缓下了脚步,歪过头问道:“你要听真话,还是好听的话?”

潘皓早知道他这个人,拿准了力道,忿忿在他肩膀上揍了一拳,“滚蛋,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我这一型?切!”

“……”他没有多说什么,眼睛如同往常一样,直直的看着前方,似乎没什么神。

两周之后,告白失败的潘皓不爽的找石磊出来诉苦。哥们俩一起喝了几瓶啤酒,然后逃出学校在网吧混了一夜。杀了一个通宵的怪,又在第二天的课上睡了一天,等放学铃一响,潘皓就又活蹦乱跳的了——其实,他心里没有那么难过,因为他没有来由的知道自己不会成功。与其说自己没有信心,倒不如说他相信石磊。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是石磊说过的话,没有一件是不对的。所以在潘皓的记忆里,他这个从小到大的哥们不单是个怪人,而且,还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怪人。

之后的某一晚,潘皓又想起这事,于是开口:“哎,耳东,我说……你那时怎么知道她不喜欢我这个类型的?”

躺在上铺的人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沉默了一会只是回答说:“猜的。”

“屁类!怎么可能……”潘皓不满,伸腿给了头顶的床铺一脚。

小学的时候换点卡,打牌,就连考试押题,只要这家伙在,就没有输过。怎么可能有这么聪明的人,别人心里想的,他好像样样都能看穿似的,说到底也会给你两个字:猜的。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睡在上铺的人笑着说:“……因为我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啊。”

潘皓两手压在脑袋上,心想这种大话亏你还真说得出来,于是弯着嘴角调侃他:“真的?那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

潘皓翻了身,换了一个不会手麻的姿势说着:“哎你说,要是有人真能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岂不是很爽?这样的话,就可以拆穿别人的谎言,知道很多自己之前不知道的事……哇靠,很神秘好吧?”

石磊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样回应的,或许是困了,于是就睡着了。

初中三年的时光像飞一样,他们填了一样的志愿,考了相差无几的分数,最后却被不同的学校录取。潘皓在电话里向他万般解释,说是父母的意思,所以才在最后一刻改写了志愿,但他心中有数,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他的高中还是像以前一样,坐在角落的位置上,改不了臭德行,说些让人不快的话,有时候两眼没什么神采地看着这个教室的人进进出出。因为和同座的女生闹不愉快,所以高二时同桌换成了新来的转校生。

吊儿郎当的周正达站在黑板前作自我介绍,石磊刚从睡梦中醒来,陌生的嗓音在安静的教室中回荡,他眯着眼睛微微抬起了头。

“你叫什么?”周正达把书包丢在地上,坐下来后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的名字。

“……石磊。”

“石磊?”现在才看清,周正达的头发染得棕黄,耳朵上戴着耳钉,像混混。但说起话来的嗓音却挺温柔。

回复 3楼2011-10-17 00:01

y101y

核心会员6

他依旧趴在桌上,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声,等待周正达的下一句台词。

果不其然,旁边的大男孩大喇喇地撇着嘴说:“四个石耶。”

调侃的语气显露无疑,但听着他带笑的声音,却不那么烦躁。大概……声音好听也可以加分吧,以至于他都忘记告诉他,他不喜欢这个名字。

周正达看起来很凶相,也很早就听闻过一些关于他的传言:不学无术,成天和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干架,闹得被学校除名,亏得家里托了一些关系,才勉强转到现在的这所学校。他也确实不把读书放在心上,就算现在换了学校,仍旧成天在外通宵,三天两头翘课。

某个周五的傍晚,原本约了去潘皓家写作业,刚出门没多久,就遇见一脸狼狈的周正达。他显然刚和人打完架,嘴角边有伤,眉头紧蹙,在街边急急地抽烟。

石磊站在街对面看了好久,直到烟快要燃尽才走到周正达的旁边。

“是你原来学校的人?”

周正达丢掉最后一截烟,“好学生,关你什么事吗?”

“……你知道他老子是局长,还这么不知轻重,你知不知道他随时都可以让你没有学校可念?”

“你……?”不用看也知道周正达露出了怎样诧异的表情。

“我家就在附近,你手背上的伤,搞一下比较好。”

伤口用消毒药水擦过之后,贴上了一张创可贴。

周正达坐在石磊房间的转椅上,“没有一次是我先动的手,是那小子太过分!把我一个哥们打得送去医院!”

对面周正达的苦水,他显得很平静,“行了,我知道不是你。”

客厅中忽然响起来的电话提醒他还有潘皓那档子事。坏了听筒的座机只能用免提,才刚接通,潘皓的声音就传出来:“喂?耳东!你小子不是说七点吗?”

石磊淡定地回了一句:“我有同学在,有点事……明天再过去找你。”

挂掉电话后,周正达问到了耳东的由来,随后恍然大悟:“喔,耳东陈,怪不得……那以后就这么叫了!”

“不行。”

“干嘛这么小气?”

周正达没有再纠缠,石磊却不知道自己的拒绝是为什么。明明是初中时候人人都可以喊的名字,却下意识想要保留住那个人不是特权的特权。

那天,他们一起看了一张关于读心术的DVD,是石磊一直收藏着的一部电影,初中的时候曾和潘皓一起看过。然而,和潘皓那次不同的是,周正达看完之后并没有一点点惊喜和兴奋,只是百无聊赖地评价说:“这种故事太悲情了,我不喜欢。”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拆穿谎言什么的。”

“很累好不好,每天要知道那么多秘密,被迫接受那么多骗局,很痛苦的好吧。如果真的存在这种能力,我也不要。”

那人一头的黄毛在荧幕前显得更亮,本来就清亮的嗓音在一片寂静之下像块通透的琥珀,让人一时着了迷。

石磊楞了一下,“……说的也是。”

有的禀赋似乎是与身俱来,想抛都抛不开。

——痛苦吗?他好像早已适应了这种状态。每年过得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不断成长的自己。就像最初会因为被骗而伤心,因为看到种种丑态而愤恨,但却阻止不了继续自己听到周围人内心世界的声音。终于了解没有绝对善良的人,只有最靠近善良的人,就如同这世上没有从不说谎的人,只有说谎最少的人。

直到高中的最后一个夏天,石磊记不清自己空出了几个大题才和周正达考到同一所学校。收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刻,周正达叼着烟,一脸莫名的问他:“考砸了你很开心吗?”

“是啊,开心。”他笑了,毫不避讳地回答。

周正达在腾起来的烟雾中微微眯起了眼睛,“……原来你会笑喔。”那平时干嘛一副面瘫脸。

“怎么,想说我面瘫?”

“哇靠,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周正达也躲闪着笑了。

因为有些话,不管对方说不说出口,他都能听到,所以很多问题就不必问出口。

有时候,他宁可自己少知道一点,如果不是酒精上脑,那一句喜不喜欢他绝不会问。

最后一顿散伙饭,周正达吃得很清醒,面对身边人突如其来的告白,他一根直肠子愣了半天,都不知道要怎么打一个弯。

不说话,石磊也听懂了。他脸上发热,只说:“……不要骗人。”

听到答案的那一刻,他忽然想起几年前自己问告白失败的潘皓:是要听真话,还是好听的话?

他只听到周正达那一把清亮的嗓音对他说着:“石磊,对不起。”以后,恐怕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石耳东笑了一下,不愧是不说谎的人,就算这种时候,也不会,这是从小到大最铁的哥们都比不上的。

————-END————–

作者有话要说:就……改了几次都没写成想要的样子,写到这里我已经彻底凌乱了。

某人的恶趣味,没满足也好歹要因为我从天黑写到天亮而变满足一下嘛!!! =”=|||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Người không nói dối – Cận Sắc Iv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