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ến ái vui chơi chi phụ thuộc phẩm – Mại Thỏ Tử Đích Phì Bồ Đào

Tên gốc: Luyến ái du hí chi phụ chúc phẩm

恋爱游戏之附属品 By 卖兔子的肥葡萄

( 流氓痞气攻 X 老师受, 打断腿什么的咳咳 )

1

崔二少爷和孟四少爷打赌,一年内,最先驯服猎物的是赢家。

孟四瞧上在花店买花的小男孩,相貌清秀,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着实讨人喜欢。

崔二的目标则是在街头流浪的不良少年郑浩。

“我呸!你奶奶个爪儿!老子不喜欢男人!你他妈的给老子滚远点儿!”

崔二温柔一笑:“小浩,乖,旁边这位是我为你新请来的老师,刘晨。”

郑浩冷哼一声别过头。这一个月,他一连气走了四位家庭教师,看这个姓刘的能撑多久!

刘晨淡笑:“郑浩同学你好,以后由我来教你的数学、英语和礼仪。”

崔二俊朗的脸上露出米人的微笑:“小浩年纪小不懂事,麻烦刘老师多费心了。”

“崔先生太客气了,我一定尽力。”刘晨大四在小镇的上的初中只实习了一个学期,刚毕业就便找到一份薪酬优渥的工作,刘晨觉得自十分幸运。

2

很快刘晨便了解自己接手的学生有多么顽劣。

郑浩哪里是崔二口中“天真率直的好孩子”,分明是个满口脏话的小混混!

郑浩在刘晨耳边吹气:“刘老师,你不逼我看书的时候还蛮可爱的。”

刘晨红着脸落荒而逃。

他的房间被安排在崔二的隔壁,卧室里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每天无论崔二回来的多晚都不忘仔细询问刘晨当日的授课进度。

郑浩安分了十多天,又不肯好好念书了。

“老子不想学狗屁鸟语!”

“郑浩!你想一辈子只做个街头小混混吗?”

“我就知道你瞧不起我!”

“我没有瞧不起你!崔先生好心资助你读书,为什么不好好珍惜?”每次一谈起郑浩,崔二便笑得一脸温柔,刘晨暗暗羡慕郑浩的,可这份羡慕,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好心?”郑浩冷笑,“姓崔的是个变态!他想让老子心甘情愿地被他包养!”

刘晨张了张口,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难怪,难怪崔先生会用那种眼神看郑浩,那分明是在看恋人的眼神。

“老师,我喜欢你!”

刘晨被郑浩抱在怀里,一时忘了挣脱。

身后忽然传来请笑声:“你们在做什么?”

刘晨缓缓转过头,男人脸上在笑,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崔先生,不是您想的那样。”刘晨声音微弱,明知崔二不太可能会信他,却仍抱着一丝希望去辩解。

郑浩大喊:“老子就是喜欢老师!姓崔的,有种你就放我们走!”

崔二忽然笑了:“小浩,是不是功课太紧把你累坏了?明天休息一天,我带你出去玩。”

3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刘晨以为崔先生不想再见到他,没料到第二天崔二竟提出给他加薪。

“刘老师,小浩年纪太小,还不太清楚感情的事,请刘老师不要放在心上。”

刘晨笑了笑,轻声说:“我明白的,崔先生请放心。”

刘晨在书房里找到一本诗集,打开发现里面夹着一封信。

“您好,今年来自幸福之家有三个孩子考上大学,我是其中一个。非常感谢您一直以来的资助。”信纸上用钢笔画着一个男孩背对着夕阳,角落里有个瘦小的孩子在安静地注视着站在前方的男孩。

崔先生是个好人。

崔二和郑浩手牵着手一同回家,落日的余辉洒在他们身上。

刘晨眼睛酸痛,蹲下身子轻轻抚摸趴在他脚边的萨摩。

“萨达姆,你瞧,他们多般配!”

4

“老师,我是骗他的,我喜欢的人是你!”

刘晨淡淡一笑:“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吧!”

郑浩明显变得乖巧顺从,功课上进步很快,餐桌礼仪也学得有模有样。

刘晨最近每晚都在网上浏览招聘信息。附近私立中学正在招聘数学教师。

忽然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人竟是崔二。

“这么晚了,崔先生有什么事?”

崔二身上酒气很重,双眼半眯:“我来看看老师。”

刘晨站起身来,崔二脚步虚浮地向他走来,越靠越近,突然摘掉他的眼镜,神色懊恼:“为什么,为什么刘老师摘了眼镜没有变成美人?”

刘晨笑了笑:“崔先生,您喝醉了,我从来都不是什么美人。”

“那小浩为什么喜欢你?”

“小浩年纪太小。”

崔二忽然用力抱住他,声音轻缓而温柔:“老师整天故作老成,骗骗小浩还可以。你只不过比小浩大四岁而已,在我眼里,你和小浩一样,是个孩子。”

“崔先生……”

“老师,我好像有些喜欢你了。”

刘晨身子僵直,任由他抱着。

崔二轻轻勾起嘴角,眼神清明,没有半点醉意。

5

刘晨最近开始失眠,深夜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心脏仿佛快要从胸膛跳跃出来。

崔先生又喝醉了。

“我喜欢老师,老师不要喜欢别人!”

“老师以前没有接过吻吗?我好开心!我们再来一次!”

“老师,你在害羞吗?”

“老师……”

“Goodnight kiss!”崔二离开后,刘晨再也无法入眠。

暧昧深夜探访已持续了近一个月。

白天崔先生变回那个温柔睿智的崔先生,而刘晨却越来越不敢直视他,甚至不敢看郑浩那双毫无掩饰的眼睛。

半年来,刘晨消瘦了许多。

郑浩经常常把“我喜欢老师”挂在嘴边,有时情绪激动忍不住想亲吻刘晨,刘晨只是面色一沉他就像小耗子似的飞快缩回去,过了好半天,低声下气向刘晨道歉:“老师,我错了!老师,你原谅我吧。”

“老师,你的脸色不太好,”崔二满脸关切地问,“是小浩又不听话了吗?”

“没有,小浩最近各方面都进步很快。”刘晨淡淡地笑着,“崔先生,我今天下午可以请半天假吗?”

崔二没有问理由便一口答应。

下午三点多钟刘晨回到别墅,远远便望见郑浩站在门口。

“小浩,你在等我?”

“老师,你好像很高兴!”

刘晨笑着“嗯”了一声。下午见到了弟弟的养母,她告诉刘晨,弟弟正在医学院读书,成绩很好。她请求刘晨不要扰乱弟弟的生活。刘晨笑着向她保证,自己不会和弟弟相认。弟弟三岁便被领养,并不知自己是孤儿。只要知道弟弟过得好,他便安心了。

“看到老师高兴,我也就高兴了。”

“我上午留给你的数学题做完了吗?我要检查!”

“老师——”郑浩小声嘟嚷了几句,拉着刘晨的手走进客厅。

崔二今天回来得比较早,刘晨站在二楼的栏杆前,看着他和郑浩一起吃晚餐。

“小浩,再吃块排骨。”

“我吃饱了。”郑浩放下筷子,“萨达姆,我们出去玩儿!”趴在地上萨摩立刻跳了起来,摇摇尾巴,欢喜地跟在他后面。

刘晨走下楼梯,来到崔二面前。

“崔先生,我想和您谈谈。”

“哦?”崔二挑眉,“你想辞职?”

“非常感谢崔先生给我这份工作,可我的梦想是做一位教师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

崔二轻轻叹了口气:“小浩会伤心的。”

刘晨垂下眼帘,轻声说:“对不起。”

7

等了一个星期,崔二仍没有找到令郑浩满意的新家教。

“小浩,不要任性!”

“老师,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怎么会呢?”刘晨笑着抚摸郑浩的头发,以前漂成白色的部分已经全部剪去,现在只剩下黑色短发,硬硬的,有些扎手。

郑浩漆黑的眼睛闪闪发亮:“老师,你放心,我不会好好念书,好好做人,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小浩,我来这里八个月,时间不算短了,崔先生对你如何,我一直看在眼里,他……”

“老师!”郑浩气鼓鼓地打断他,“老师,不要再替他说好话了!我就算死也不当他的男宠!欠他的人情我以后想办还他。”

“小浩,对不起,老师糊涂了。你应该喜欢女孩子的,正常男孩子都是喜欢女孩子的。”

“老师!”郑浩大吼一声,双手按住刘晨肩急上,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你!我留在这是为了学会你想让我学的东西。我必须出人头地,以后才能做老师的男人!”

许久,刘晨听见自己说:“小浩,对不起,我不喜欢男人。”

8

夜深人静,酒气袭来。

“老师,你讨厌我?”

刘晨笑着摇摇头。

“那老师是喜欢我喽?”崔二捧起刘晨的脸,“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要离开?”

吻刚要落下来,刘晨用力推开崔二:“因为喜欢你,所以必须离开。”

“我不明白。”

“今晚还要下棋吗?”

下完三局棋,崔二走到门口,又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走?”

刘晨笑了笑:“我怕自己越来越喜欢你。”

崔二笑着扑向刘晨,用力亲吻起来。

刘晨身子一软,倒在床上,无奈地笑了笑。

“崔先生,您想继续吗?”他说着解开自己的睡衣。

那种事情,刘晨知道要怎么做。可他却没想到竟会痛得直掉眼泪,疼痛过后的欢愉,也远远胜于平时的亲吻和爱抚。

“崔先生,您该回去了。”

“晨,以后不准不再叫我崔先生,叫我的名字。我想在这儿躺一会儿。”

“混蛋!放开老师!”少年的咆哮声像雷鸣一般震碎了夜晚的宁静。

半夜饿了想下楼找些吃的,经过老师的房间听见忽高忽低的呻吟声的声音,郑浩在面流浪多年,不会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他心想:原来老师也偷看A片。

郑浩本想作弄取笑老师,打开房门却看见老师和姓崔的变态躺在一起。

“说什么不喜欢男人,哈哈!骗子!都是骗子!”郑浩转身狂奔。

刘晨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没有惊讶也没屈辱,只是淡淡地微笑:“崔先生,从今以后,你不必再装醉了。快去追小浩吧!”

9

清晨,崔二在公园里找到郑浩时,他身子蜷缩着躺在长椅上,一见崔二,双眼迸射出愤怒的火花。

“小浩,跟我回去吧。”

郑浩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找不到你,老师很担心你。”

听见“老师”则两字,郑浩总算有了反应,从长椅上站起来,径直走向崔二的车子。

“我不会把老师让给你!”

崔二勾起嘴角:“我不会和你争老师。小浩,你知道的,我是喜欢你的。”

“混蛋!”

少年一拳挥向崔二,却被崔二轻轻松松地接着,他握着少年的拳头。

“还想不想见你的老师了?”

郑浩忿忿地收回拳头,心里恨不得撕碎他那张虚伪的笑脸。

回到别墅后,崔二发了一通脾气,辞退所有的佣人。

郑浩大笑:“姓崔的,就算老师以前喜欢你那有怎么样?现在他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你以为,他还会再被你骗吗?”

10

崔二每晚都要借助酒精才能入睡。

一闭上眼便看见刘晨温和的笑脸。

“因为喜欢你,所以必须离开。”

“崔先生,从今以后,你不必再装醉了。”

从宿醉中醒来,又要面对郑浩的冷嘲热讽。

“你也配喜欢老师?哼,人渣!”

“够了!”崔二第一次在郑浩面前卸下温柔的面具,“小鬼,明天就我派人送你去念书。我崔二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十年之内把欠我的都还回来!”

11

秦瑞的生日宴上,孟四围着一个男孩团团转,殷勤谄媚,令一干好友暗暗咋舌。

“悠悠,刚才的蛋糕喜欢吗?我再去给你拿一块!”

“悠悠,你渴不渴?想喝橙汁还是梨汁?”

男孩仿佛没听见似的,席地坐在草坪上编草蚂蚱。

孟四端来点心和果汁,男孩抬起头,冲他笑了笑:“送给你!”说着将编好的草蚂蚱塞进孟四手里。

孟四手捧着草蚂蚱,笑得合不拢嘴,逢人便炫耀一番。

碰见崔二,孟四得意洋洋地说:“你瞧,这是我们家悠悠亲手给我编的草蚂蚱。羡慕吧,我的悠悠真是心灵手巧!”

崔二眼眸一暗:“不到一年你就搞定他了,这场游戏算你赢了!崔二,帮我寻个人。”

身后传来男孩戏谑的笑声:“孟繁星,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游戏吗?是谁在阿文面前赌天咒地的发誓来着,哎呦,瞧我这记性!”

孟四面色惨白:“悠悠,你听我解释!”

悠悠狠狠踢了孟四一脚,骂了声“混蛋”便跑了。

孟四手捂胯下,弓起身子,痛苦地扭过头:“崔二,我被你害惨了。”

12

崔二按着孟四给他的地址,来到本市的大学城。

不巧,公寓的电梯坏了,崔二爬上十五楼,敲了半天门,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大男孩。

“找谁?”男孩冷冷地问。

“刘晨在吗?”

“你走错地方了!”

大男孩正要关门,屋子里传来喊声:“强子,过来给我搓背!”

崔二心头一紧,冲击屋子,打开浴室的门,里面的人眼神迷茫,似乎被氤氲的水汽模糊了视线。

崔二失神的功夫,男孩冲过来关上浴室的门,转身对崔二拳打脚踢。

“变态!快滚!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崔二笑了笑,冲着浴室的门大喊:“晨,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浴室的门打开,出来的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下身围着一条浴巾, 似笑非笑地说:走到大男孩身旁,用力扯住他的耳朵,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动不动就跟人动手!我又不是大姑娘,公共浴池不知道去了几百次了,我还怕被人看?”

崔二怔了怔,旋即开口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尽管十分相似,可他比刘晨高壮许多,脸颊也略丰腴些。

那人喊住正欲离开的崔二:“先生,等等!请问你在哪里见过和我长得很像的人?他可能是我的……哥哥。”

13

“阿瑞,程然说他也不知那人的下落。”

“哼,他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一对桃花眼流露出鄙夷之色。

崔二给对方和自己的酒杯里倒满酒。

“崔二,你的那位小老师呢?”

崔二苦笑:“阿瑞,现在只有你我同病相怜。”他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刘晨离开,整整一年,他终日魂不守舍,公司的事情已甩手交给大哥,而他每天要做的事情除了找刘晨便是去看刘晨的弟弟。

魏晓的同居人强子每次见到崔二便如临大敌,像只小刺猬似的时刻提防。

周末,崔二开车送魏晓和强子去菜市场买菜,心血来潮地下车跟在他们后面。

崔二停下来来看浴缸里的鱼,忽然听见强子喊:“魏晓,快走啊!”

魏晓站在狭窄的过道上一动不动,被他挡在后面的人不耐烦地催促他让开。

崔二站起身来,抬眼一望,站在魏晓对面的人同样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哥,我是晓晓,哥!”

那人忽然泪流满面。

“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晓晓,我是你的弟弟啊!我一直记得我有个哥哥叫晨晨……”魏晓泣不成声。

崔二大步走过去,强迫自己冷静,声音却微微发颤:“魏晓,晨,先别激动,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14

那天,魏晓和刘晨在崔二的车后座上抱头痛哭。

刘晨七岁那年一对夫妇年近四十的夫妇有意收养他。他们看起来慈祥和蔼,刘晨说:“叔叔阿姨,你们以后对我再好,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亲生的爸爸妈妈。我有个弟弟,今年三岁,又聪明又可爱。”

弟弟被那对夫妇带走了,刘晨留在幸福之家,直到十七岁那年他得到崔氏的资助去念大学。

一行四人来到魏晓的住处,兄弟二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哥,你住在哪儿?”

“学校的宿舍。”

“哥,我想和你一起住!”

刘晨看了看强子,笑着说:“恐怕不太方便。”

崔二问刘晨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刘晨淡淡地说:“刚好有所学校在招聘教师,我就过去了。”

“你一直都在本市?”

“是啊,我一年多没有出过远门。”

崔二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找了那么久,附近的城市甚是其他的省份都找遍了,一无所获,原来刘晨一直都在本市。

趁魏晓和强子去厨房刷完,崔二故作轻松地说:“小浩正L城念了一年多预科”

“小浩很聪明,将来一定有出息!”

“晨,跟我回去吧!”

刘晨淡淡一笑:“小浩还是不肯接受崔先生吗?”

“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小浩了。晨,以前是我不好,求你……”

刘晨自嘲地笑笑:“以前我是游戏里的附属品,现在崔先生要开始新的游戏,我摇身一变,竟成了主角!”

15

“我是认真的!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追求你!”

“混蛋!”魏晓大喊一声,冲了过来,身子横在刘晨和崔二之间,像一只炸毛的母鸡恶狠狠地瞪着崔二,“难怪强子说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儿,原来你……臭流氓!滚出去!”

“魏晓,我对你哥是认真的!”

“你闭嘴!我哥是我的!”

崔二被魏晓轰出门,车子开到离公寓10米开外远的地方停下来。

吸完第四支烟,远远地看见刘晨和魏晓一同出现在公寓楼下,兄弟二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十分刺眼。

魏晓将刘晨送到公家车站,目送公交车驶离车站,魏晓依依不舍地离开。

崔二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一样,驱车跟在公交车后面,每一站,都仔张大眼睛细观察从公家车后们下来的乘客当中有没有刘晨。

刘晨在博岚中学这一站下车,崔二紧随其后。

到了学校门口,崔二的车被拦了下来。

崔二下车,低声下气地哀求门卫放他进去。

“我的朋友在这里教书,大叔,我真的不是坏人,让我进去吧!”

刘晨忽然回头,惊讶的表情只停留了几秒钟,旋即微笑着向崔二走来。

刘晨对门卫大叔说崔二是他的朋友,门卫大叔这次肯放行。

“崔先生,您下次来学校之前,让你的朋友跟门卫大叔打声招呼吧,”刘晨微笑,客气而又疏远。

“晨,我是来找你的。”

“谢谢崔先生把我当做朋友,我现在过的很好。”他笑容温和,可言语间拒绝的意味已十分明显。

16

崔二与郑浩通电话时,郑浩像往常一样狠狠嘲笑他:“还失眠吗?活该。”

以往这时候崔二总是沉默或是直接挂断电话,今天却十分反常地笑

“找到老师了?”

“姓崔的,你聋了?快说,老师在哪里?”

“喂!”

崔二挂断电话,嘴角浮现出愉悦的笑容。

送郑浩去L城读书之前,崔二便定好了照顾他起居的人选。

“二少爷,郑浩暑假想回去。”

“看住他!在他拿到学位之前,不许他回来!”

“少爷,对不起!郑浩今天早上说去图书馆看书,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崔二沉默了几秒钟,淡淡地说:“林晟,不如你也回来吧。”

“谢谢二少爷,我正和导师一起做课题,暂时走不开。”

17

“老师在哪里?”郑浩对崔二难得如此客气。

崔二微笑:“小鬼,你长高了,出落得更漂亮了!”

“我呸!漂亮你个大头鬼!老子这叫英俊潇洒!”

“乖孩子,老师和我两情相悦,你不要再来添乱了。”

郑浩仔细观察他的面色,只见他笑容自然,眼神坦荡。

“我要见老师。”

崔二面露难色:“晨面皮薄,上次被你看到,他一直耿耿于怀。小浩,不要为难他了。”

郑浩到底是个孩子,一时崔二唬住,可心里“想要见老师”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郑浩每天早睡早起,白天出去所到之处不是书店便是图书馆,回到家也是在房间里看书,安安分分地过了一个星期。

这天早餐时,郑浩语气近乎哀求:“崔先生,可以让我远远地见一次老师吗?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少年亮晶晶的双眸流露出期盼,崔二想了想,笑着说:“小浩,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你见到老师之后立刻回L城!”

“好,我答应你!”

18

“老师,我可以给你写信吗?”

“当然可以。”

“老师会给我回信吗?”

“有时间我一定写。”

刘晨对郑浩笑得极温柔,在崔二看来甚至有些刺目。

是的,崔二嫉妒了。

郑浩与刘晨的会面结束后,郑浩果然信守承诺,一回到住处便整理行李。

崔二敲门而入时,郑浩似乎正在发呆。

“在看什么?”

郑浩手里拿着几张纸,上面有几道手写的算数题和红色的批注。

崔二心头一紧,从郑浩手中抽出一张纸。

郑浩大叫:“你干什抢我的东西?”

崔二笑笑说:“借用一下,马上还你。”说完,匆匆离去。

“混蛋!说话算话,弄坏了弄丢了你赔不起!”郑浩在他背后大喊。

崔二来到书房,翻出多年前收到的那封信。

工整秀气的字体,不经意地透露出主人温和谨慎的性格。

午后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洒满书房。

崔二轻轻笑了起来,转身将信锁进保险柜里。

临睡前,保姆张妈为崔二端来一杯牛奶,以前崔二会说,不需要牛奶喝醉了便能睡着。今晚他却二话不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二少爷……”

张妈是崔家的老人,看着崔二长大,半年前被崔大少派过来照顾崔二,发现他每晚喝得醉醺醺的才能入睡,立刻通知崔大少,大少爷只说了句“带他看医生”。旁人或许不在乎,张妈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千方百计地为崔二寻找治疗失眠的偏方,试了上百次却都没有效果。

“张妈,我的失眠症,已经好了!”

19

一星期后。

崔二一早来到刘晨的宿舍楼下。

上午九点半,刘晨下楼倒垃圾。

崔二从车上下来,笑着朝刘晨挥挥手:“晨,早啊!”

“崔先生,请问……”

“晨,我来请你帮我一个忙。请你陪我一起做半天义工。”

崔二一脸真诚的表情让刘晨无法拒绝。

幸福之家的孩子们见到崔二,甜甜地叫他“崔叔叔”,对刘晨却喊“晨哥哥”。

“为什么他是哥哥,我是叔叔?”崔二笑容可掬地问。

“晨哥哥就是陈哥哥啊。”

给小朋友们讲故事,与他们一起吃午餐,陪他们玩游戏,时间过得飞快。

下午四点,踏出幸福之家大门,刘晨笑得一脸餍足。

“晨,我送你回去。”

车内的收音机里缓缓流淌出舒缓柔和的旋律。

“晨,我小时候常和父母来这里。可我从前总是记不住别人的脸,最近几年才略好些。”

刘晨轻轻地“哦”了一声。

崔二沉默片刻,轻声说:“晨,你五年前寄到我家的信,被我收起来了。你的字很秀气。”

刘晨表情一僵,旋即笑笑说:“崔先生,您弄错了吧。”

20

崔家老大早上看见崔二坐在办公桌前埋头读文件,着实吃了一惊。

“老二,你怎么来了?”

“哥,你以前总骂我是混吃等死的败家子儿,现在我回来帮你打理公司,你不高兴吗?”

“臭小子,遇到什么事儿了?快告诉哥!”

崔二嘿嘿一笑:“好事儿!哥,过来帮我看看这组数据有什么问题,我昨天……”

崔家二少改头换面发愤图强,最欣喜的人莫过于长他七岁的兄长,连做梦都感激父母在天之灵,不成器的弟弟终于知道上进了。

可是当崔二说出拒绝相亲的理由,崔大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崔大少只用一天时间就找到“狐狸精”的资料,其本人和照片上一样,是个笑容温和的大男孩,相貌与他想象中的“公狐狸精”相去甚远。

“刘老师你好,我是崔耀宗的大哥,崔耀祖。我想找你谈谈,关于耀宗。”崔大少不疾不徐,简明扼要。

“好吧。”

学校花园里老树的阴影遮住长椅。

刘晨看起来像是刚出校园的孩子,眼神清澈,崔大少一看便知不能用金钱打动他,于是说了许多崔二儿时旧事,说道动情处,崔大少几欲流泪。

“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弟弟。他迟早要结婚生子的。刘老师,请你离开我弟弟!”

刘晨淡淡一笑:“崔先生,您误会了,我和令弟并不是情人关系。”随后又补了句,“我即便喜欢男人,也不会选择令弟。”

听了刘晨的话,崔大少似乎并不满意。合着崔二是一头热,人家根本瞧不上崔二!崔二哪里配不上这位小教师?他凭什么不喜欢崔二?

崔大少悻悻地说:“打扰刘老师了,我告辞了!”挺直脊背,转身离去。

“等一等!”

崔大少回头,刘晨笑着说:“崔先生,麻烦您转告令弟,请他不要再来找我。”

21

崔大少向崔二转述了刘晨的话。

崔二听完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他会那么说。”

崔大少心疼地想:弟弟失恋了,魔怔了。

崔二不顾刘晨的冷言冷语,每天送花,风雨无阻。

一天有位教师跑到刘晨面前,激动地说:“小刘,我看见了,送花的是个男的!我们这栋宿舍楼没有一位女教师!学校里经常发现有学生谈恋爱,现在连老师也这样了!哎呀,男校的生活太压抑了!”

同事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环境对性取向产生的影响。

刘晨额头微微渗出冷汗。

第二天,刘晨早早地来到宿舍楼下,遇见了来送花的崔二,冷着脸说:“崔先生,请不要再来送花了!”

“晨,你终于肯见我了!”

“崔先生,上次已经我说的很清楚了,以后见面就当做是陌生人……”

崔二猛地将刘晨抱入怀中:“我有个朋友,以前比我玩得还疯,后来忽然为了一个人修生养性,那时我还笑他傻。直到那天早上我发现你离开了。”

刘晨推开他,表情依然冷淡。

崔二露出迷人的笑容:“晨,我知道你现在不敢相信我。谁叫我以前……”

刘晨转身刚抬起脚,崔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没人会拿自己的一辈子玩游戏!”

22

一年后。

刘晨站在宿舍的窗前,神情复杂。

他自嘲地笑了笑:“笨蛋!一次还不够,还敢来第二次!”

那个人,也许已经投入到新的游戏。

一星期前,崔二来学校送花,刘晨忽然开口说:“要不要上去坐坐?”

“晨?”

“那就算了吧。”

崔二屁颠屁颠地跟着刘晨上楼、进房间……然后帮他洗澡,喂他喝水。

“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

“随便。”

“晨,等我。”

崔二关上门,中午没有回来。刘晨打的他手机没有打通。

晚上,手机打通了,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孩子。

“喂?你好!请问你和崔耀宗是什么关系?他现在……”

刘晨连忙挂断电话。

第二天,崔二打来三通电话,刘晨都没有不肯接听。

第三天.崔二打来二十七通电话,刘晨索性关掉手机。

整整一个星期,刘晨的心情依然无法平复,回到电脑前,看网友发的帖子,《不要爱上高富帅》。

网友讲述中,前男友追求女孩子的招数与崔二如出一辙,偶尔冒出一两句让人捧腹的话。

刘晨笑着笑着留下了眼泪恍惚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来到窗前,看到楼下站着一个男人,左脚和左手臂都打着石膏,挥舞着右手臂:“晨!你听我解释!我那天……”

刘晨跑下楼,眼眶一红:“你受伤了?”

崔二痞笑:“别担心,这是护士故意把我弄成这样,看起来很严重其实早就好了。你要理解那些小护士,她们难得遇到我这么个百年不遇大帅哥,哈哈!”

“臭美!”刘晨朝他的胸前轻轻打了一下。

崔二大叫:“哎呦!别打,疼!”

“我送你去医院。”

22

刘晨在医院陪护崔二,他的几位朋友三三两两地冒出来,一来便极力挖苦崔二。

“崔二躺在这里很舒服吧,不能喝酒不能飙车,美人在怀,看见摸得着不能吃!”

“崔二不吃青椒不吃胡萝卜,外表成熟,内心幼稚,卑鄙无耻没有下限!”

“崔二的风流史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崔二大喊:“你们不要乱说!算我求你们了!我是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快走吧!快走!”

大半个月过去了,竟不见崔大少的身影,刘晨心里不免有几分奇怪。

“你哥哥呢?”

崔二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我住院时,求他请你来见我。结果他回来告诉我,你听说我车祸瘫痪不愿意来看我。”

“我只见过他一次,在一年前。”

“我知道他一定是在骗我!我吵着要见你,吵着吵着就和我哥吵掰了。我现在变成穷光蛋了,你养我吧!”

“好。”

崔二的头往刘晨的怀里拱了拱,笑嘻嘻说:“晨,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拿你和朋友打赌,你会不会生气?”

刘晨微微一笑:“我不生气。我只会——打断你另一条腿!”

——全劇終——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