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ynh đệ tiểu đoản văn đệ 8 thiên chi Ca ca bão – Mã Liễu Na Cá Giáp

兄弟小短文 8 哥哥抱 by 马了那个甲

聂谦五岁时, 聂宁出生.

他被领进病房时一眼就看到了妈妈身边多出来的那个小婴儿.

小婴儿沉沉睡着, 脸上的皮肤好像都皱在一起.

真丑, 和妈妈一点都不像. 但聂谦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他的脸, 一下, 又一下. 好软啊. 聂谦心底也软软的.

后来小婴儿长开了, 变成了好看的奶娃娃.

聂宁吮着手指, 伸手拽住聂谦的衣角.”哥 —— 哥 ——”

聂谦拎起书包急急忙忙地: “我要上学去了. 回来再和你玩.”

聂宁听不懂, 伸出另一只手: “抱抱.”

聂谦看看时钟又看看聂宁, 无奈地俯身抱他. 聂宁的身子对聂谦来说算挺重, 聂谦勉强转了一圈就把聂宁放下来: “我真得走了.” 开门出去, 又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聂宁在原地, 白白圆圆的脸上是天真的笑.

聂宁很黏聂谦, 聂谦在家的时候总是跟在他屁股后边叫”哥哥”, 聂谦教什么他都乖乖听.

“宁宁张嘴, 啊 ——” 聂妈妈舀了一小勺汤, 可聂宁的嘴怎么都撬不开.

妈妈生气了: “不吃就打你.”

聂宁拍拍肚皮, 聂妈妈敏锐地问: “你刚才吃什么了?”

聂宁很神气地说: “哥哥说不能告诉你.”

“小谦 ——”

聂谦咽了咽口水: “就… 就昨天买的甜甜圈.” 边瞪聂宁, 哼, 小笨蛋.

“好啊你.” 妈妈把碗一推, “既然是这样就负责到底, 把这些汤让弟弟喝下去.”

聂谦端了碗走到小凳子前, 舀汤, 聂宁撅嘴: “我吃饱了.”

聂谦威胁: “你不喝哥哥就不和你好了.”

聂宁满脸不情愿, 但还是张了嘴.

聂妈妈偷乐, 这下找到让小祖宗吃饭的方法了.

等聂宁长到能到处乱跑的年纪时, 跟着聂谦的范围也扩大到整个小区. 因此聂谦不得不在玩的过程中不时看着他.

伙伴中有人开玩笑: “聂谦是保姆.”

聂谦有些没面子, 看到在花坛里挖土玩弄得浑身脏兮兮的聂宁, 冒出一股没来由的火气.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搞得全身这么脏!”

聂宁呆呆的.

“以后别再跟着我, 自己在家里玩!”

聂宁歪头想了想: “哦.”

聂宁真的就不再跟着他了. 一个人玩积木, 一个人看电视, 一个人画画.

天热的时候, 聂谦出门买冰淇淋, 挑的时候问: “宁宁你要什么味?” 等半天没人回答, 转头一看, 才发觉自己早就少了一个小尾巴. 迎着老板诧异的目光, 聂谦镇定地付了钱, 心里却暗暗骂, 小笨蛋.

聂谦升上初中时, 聂宁刚好上小学二年级.

聂妈妈特意腾出一个房间让聂宁自己住, 好让聂谦有时间对付越来越繁重的学业. 但聂宁还是习惯一放学就跑进原来的房间, 到了晚上妈妈叫了好几次才回去.

星期天的下午, 聂宁跑进房间, 聂谦正在赶作业.

聂宁在床上趴了一会儿, 见聂谦没理他, 就踮脚想越过聂谦的手臂看他的作业, 却不慎碰到了他的手, 聂谦的作业本上划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痕迹.

聂谦本就心烦气躁, 这下子火了: “你就不能找点事情做吗? 整天这样烦不烦啊!”

聂宁往后退几步: “哦.” 然后跑出房间.

聂谦才没写几个字, 聂宁就搬了高脚凳进来, 凳子上还放了本画册.

坐上凳子, 聂宁一本正经看起画册来.

看他这副样子, 聂谦就没了脾气. 正是在夏末秋初, 聂宁穿了小白背心和短裤, 露出白白嫩嫩的四肢来. 两腿因为够不着地面晃荡着, 脚趾戳着桌脚.

一下, 又一下.

像是戳在了聂谦心底.

窗外刮进一阵凉风拍在了聂谦脸上, 聂谦回神, 低头面对那些阿拉伯数字. 自己在想什么呢, 聂谦甩甩头.

“今天我们上 《 诚实的孩子 》 这一课. 接下来听老师读.

列宁八岁的时候, 有一天, 跟爸爸到姑妈家去做客…”

聂宁被阳光晒得迷迷糊糊, 正看窗外的草地看得入神, 恍惚间好像听见自己的名字, “蹭” 地站起来.

全班都愣了. 随后同学们哄笑起来, 老师也善意地笑了.

“以后要认真听, 千万别开小差了.”

聂宁脸上红白交织, 点点头坐下.

下课后一群男孩子拥过来开玩笑: “哈哈, 聂宁好呆.”

聂宁涨红脸: “我才不呆.”

“哈哈哈哈, 呆呆聂宁, 打碎花瓶.”

聂宁生气了, 冲上去要和他们理论, 他们以为是来打人的, 不知谁出手推了一把, 聂宁摔倒

在地. 聂宁拳头握了又握, 爬起来就挥了过去.

“你们怎么能打架呢?” 班主任看了那几个男孩子一眼: “你们整天就知道皮.” 转向聂宁

: “聂宁, 你平时很乖的, 今天为什么打架呢?”

“他们笑我.”

“为什么笑聂宁?” 那几个男孩子都低头不敢回答.

“好了, 快跟聂宁道歉. 不过, 聂宁你打架也不对, 也要向他们道歉.”

男孩子们飞快说了对不起, 转身向聂宁扮个鬼脸就跑出了办公室.

“聂宁你怎么不道歉呢?”

聂宁抿紧嘴不开口.

真是个倔孩子. 年轻的老师叹口气: “以后不要这样了, 知道吗?”

聂宁点点头.

妈妈接了老师的电话, 回家马上问了聂宁. 聂宁将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妈妈知道你是个乖孩子, 不过以后可不能再这样, 什么事情不能解决非得打架呢, 你说是

吗?”

聂宁说: “知道了.”

晚饭后, 妈妈切了西瓜.

聂宁一言不发地捧了西瓜到阳台上, 聂谦几口啃完, 到房间里写作业. 做了很久也不见聂宁

进来, 就放下笔到阳台上.

聂宁蜷着小小的身子坐在躺椅上, 望着深蓝色的天幕入神. 天幕里没有月亮, 只有几颗星星闪着微弱的光. 聂谦心一软, 走上去揉他的头发.

“作业写了吗?”

“在学校做好了.”

聂谦看他脸上粘了西瓜籽, 有些好笑, 伸手拿掉顺口问: “听说你今天打架了?”

聂宁不说话.

“好了好了别郁闷, 我知道肯定不是你的错.” 见聂宁还是不说话, 就补了一句: “以后谁

欺负你, 跟哥说一声, 我替你修理他.”

聂宁转过脸来一脸严肃: “妈妈说打架不好的.”

聂谦扯了他的脸: “什么事都那么听话干什么.”

聂宁疑惑: “听话不好吗? 哥哥你不是老叫我听你的话吗?”

聂谦大言不惭地说: “因为哥哥永远是对的嘛. 谁的话都可以不听, 哥哥的一定要听.”

聂宁说: “哦.” 脸上满是认真.

妈妈喊: “宁宁, 小谦, 该洗澡了.”

聂谦答: “哦 ——” 放开扯聂宁脸的手, 拉住聂宁的手要带他进去.

聂宁却坐着不动.

“干什么?”

聂宁挣开他的手, 连带着拿着西瓜的右手一起, 向他张开. 聂谦无奈地拍掉他的左手: “不

要闹, 这么大还撒娇.”

聂宁却固执地再伸过去. 聂谦弯弯嘴角, 蹲下去托起他的臀部. 聂宁将头靠在聂谦肩上, 四

肢将聂谦扒得紧紧地.

聂谦故作嫌弃: “喂喂, 别把西瓜汁蹭我衣服上.” 但脸上, 却是得到了什么似的满足表情

.

不知什么时候, 父母的关系开始变得不好. 家里时不时爆发争吵.

聂宁三年级时, 父母的关系彻底恶化, 连聂谦喊”整天吵我都不能学习了” 都没有用.

深夜, 聂谦关了台灯上床睡觉. 隔壁房间有了小声的争论, 后来渐渐压抑不住, 变成大声的

争吵.

“你整天去找那个女人你把这个家当什么了?”

“你够了吧, 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什么关我什么事, 我还是你妻子! 想和我没关系的话就离婚啊!”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我说离婚! 离婚!”

“好啊! 离婚就离婚! 离啊!”

聂谦听着这段对话, 心里越来越寒冷. 怎么办, 怎么办. 无措地想着.

房门被打开, 聂宁小小的脑袋伸进来: “哥哥.”

聂谦说: “别怕.” 掀开被子让他过来.

聂宁爬上床, 像以前一样紧紧地扒住聂谦的身体. 聂谦回抱住那一片温软. 聂宁没有马上睡

着, 他把头埋在聂谦胸前, 问: “哥哥, 爸妈会离婚吗?” 热热的呼吸喷在自己身上, 聂谦心一揪.”不会的.”

如果爸妈真的那样的话, 自己和弟弟怎么办呢. 聂谦闭紧眼睛, 不敢去想.

他们果真那样做了.

“为什么? !” 聂谦几近失控地大叫.

聂妈妈过来搂住他: “对不起, 小谦. 对不起…”

爸爸也过来: “小谦, 跟爸爸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拉住聂宁: “宁宁也去.”

“我呢? 你把孩子们都带走了, 我怎么办? !”

“我和妈妈在一起.” 沉默许久的聂宁开口.

“宁宁…” 聂妈妈落下泪来. “小谦… 小谦也和妈妈在一起好不好, 我们三个人在一起.”

“那我呢!”

“你不是有那个女人吗!”

“你… 要是你真要这么固执, 我们就只有上法庭了!”

“够了!” 聂谦忍无可忍地大喊, “我和爸爸走.”

“小谦, 你…”

“妈妈.” 聂谦说, “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好不好…” 两人都沉默了. 屋内只剩下聂妈妈越来越低的抽泣声.

转学手续已经办好, 聂谦这才发现, 爸爸在那个地方, 竟然有了房子. 也不知自己到了那个地方, 能不能适应.

聂谦在机场和聂宁还有妈妈告别. “宁宁, 哥哥走了以后, 要好好学习, 要听妈妈的话.”

“你说只让我听你的话的.” 聂宁赌气地说, 手紧紧抓着聂谦的衣角.

“我让你听妈妈的话呀.” 聂谦揉揉聂宁的头, “我该走了.” 走出几步又回头过来, 抱起聂宁. “以后懂事一点, 别撒娇了.” 放下他, 手飞快地缩回, 不敢有任何留恋.

“妈妈, 我走了.”

“小谦, 好好照顾自己…” 聂妈妈捂住脸, 呜咽着.

聂谦不再回头. 聂宁的目光跟着他的背影, 一直到看不见了, 还在望着那个方向.

几天后, 聂宁家的电话响了. 聂宁跑过去接起: “喂.”

“宁宁是我.”

“哥哥!” 聂宁大叫.

“对. 宁宁, 以后想找我, 都可以打这个电话哦.” “嗯嗯.”

聂妈妈用围裙擦着手过来: “小谦吗? 快让妈妈听.”

“小谦…”

“妈妈, 我已经住下了, 一切都很好, 你不用担心.”

“那太好了, 不要太勉强自己, 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和你爸爸说.”

“知道了.”

“我要听我要听… 哥哥.”

“嗯.”

“我告诉你哦, 我最近测验得了满分.”

“是吗, 好厉害.”

“对吧…” 那以后, 聂宁一逮到空就给聂谦打电话. 兄弟俩还是无话不谈, 打电话的热情从没有减退过, 亲热得就像从没有分开过一样.

聂宁升上初一以后, 聂妈妈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他说: “你哥哥升高三了吧, 你以后打电话不要那么勤, 省得影响他学习.”

聂宁愣了愣, 继续扒饭: “哦.”

晚上聂宁对聂谦说起这件事, 聂谦顿了顿: “不要紧的, 想打就打. 哥哥的学习还不错.”

“哦, 那就好.”

“其实… 爸爸打算毕业后送我出国.” 聂宁知道”出国” 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长时间不能和聂谦联络. 可出国以后, 聂谦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

聂宁说: “那很好啊.”

“是吗.” 兄弟俩都沉默了.

聂宁吸吸鼻子: “哥哥我得做作业去了. 你好好读书. 拜拜.”

“好.”

一年以后, 聂谦飞往太平洋的另一头.

在国外读书让他根本找不出时间来想念家人, 整天像只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 即使脑海里出现记忆里那张白白圆圆的脸, 也很快被大量的任务和疲倦的睡意掩盖过去.

他毕业后没有继续考学位, 而是选择进了国外的公司, 开始打拼. 他将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才华很快得到赏识. 在升到经理这个职位的同时, 他也得到了管理国内分公司的机会.

踏上国内的土地, 聂谦心里回家的念头越来越迫切. 一种感情驱使着他, 向聂宁所在的”家” 奔去.

按响门铃, 聂谦心里的忐忑不安多过兴奋. 五年没联络了, 整整五年, 长得就像他们两人之间的年龄跨度一样. 再次见到自己, 会不会生分了?

门开了, 系着围裙的妇人开口: “宁宁今天怎么这么早…”

聂谦压住声音里的颤抖: “妈.”

聂妈妈看了他好一会儿, 眼眶红了, 叫道: “小谦…”

坐上记忆里丝毫未变的沙发, 聂谦才觉得, 自己浮浮沉沉的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母亲在身旁抹着眼泪, 自己的身量早比她高了许多, 可以轻易地搂住她, 安慰她. 电视机旁摆的还是多年以前的全家福, 父母搂着自己, 自己把年幼的弟弟抱在怀里. 如果现在还像当年一样, 有多好…

聂谦逼回眼泪, 问: “宁宁还没下课吗?”

“宁宁今年升高三了, 很忙.”

“对哦.” 聂谦看看还止不住眼泪的母亲, “妈你不要一直哭啦, 会变丑.”

“你妈早老了, 早就丑了.” 聂妈妈这样说着, 却笑了出来.

“哪有, 我妈一直很漂亮, 简直像我姐姐.”

聂妈妈起身打他: “你怎么这么多年还改不了乱讲话的习惯, 不和你说了我要做饭去了.”

聂谦笑着追上去: “我说的都是真的嘛, 妈…”

聂宁打开门, 就看见放在柜子下的那一双皮鞋. 有客人吗? 他关上门, 走到客厅, 却没看到人, 只有几个大旅行箱. 他的心猛地一跳, 往厨房走去: “妈, 家里是不是有客…”

一眼就看到了切着菜的聂谦. 穿着灰色的条纹衬衫, 袖子挽起, 侧对着他的脸不复以往的青涩, 而是成熟的棱角分明. 聂谦听到声音回过头, 也愣住了.

聂妈妈说: “宁宁啊, 看看谁回来啦?”

聂宁笑起来: “哥哥.”

聂谦走过来大力拥抱聂宁, 感觉到聂宁一瞬间的抗拒. 聂谦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么些年, 果真生分了? 手上用力把他抱得更紧. 鼻子正靠近他的头发, 嗅到淡淡的洗发水香味. 手里握着的是他的薄薄的肩头. 聂谦不满地皱起眉头, 怎么瘦了? 小时候圆圆的脸变得瘦长了些, 身子拔高了, 肉却没长几两. 抱在怀里的感觉也不是那么软了. 聂谦还在想着, 聂宁挣开了他, 说: “哥哥, 准备吃饭吧.”

连抱也不让抱了. 聂谦很失落, 打从心底怀念小时候圆圆软软的聂宁.

“妈, 我晚上和宁宁睡一块吧, 好久没见他了.” 聂妈妈看他一眼: “这你得问宁宁.” 聂宁沉默一会儿, 说: “好.”

聂谦洗完澡就躺上了床, 看着聂宁读书的背影发呆. 许久没发出声音, 久到聂宁都以为他睡着了. 回头却看见聂谦正一动不动地看自己. 聂宁不知为什么脸一红, 低头写字: “哥, 你无聊的话可以看书.”

“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

“啊?”

“瘦了.”

“哦.”

“学习很忙吧?”

“还好.”

“…” 于是聂谦发现, 自己和他没有话聊了. 他肚子里明明有一大堆话想问.”你过得怎么样?” “你和同学相处得好吗?” “有没有生过病?” “妈妈工作累吗?” 以及…”你有没有想我?” 可对着那张依旧白皙却不复天真的脸, 懂事的礼貌的脸, 有着淡淡生疏表情的脸, 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真是闹心. 聂谦烦躁地翻滚了几下, 跳下床看电视去了.

“小谦, 这次一回国就来这里不要紧吗?”

“没事的, 还有几天假, 我过几天再回我爸那.” 聂谦说着, 打了个哈欠.

“睡得不好吗?” 聂妈妈担心地问. 宁宁睡姿挺好的呀.

“没事, 可能时差没倒过来.” 聂谦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这回连眼泪都逼出来了. 怎么可能睡得好? 昨晚聂宁一躺下就给了他一个生硬的背部, 到了第二天早上都没有翻个身. 小时候可是赖我怀里的. 聂谦心里又烦又沮丧, 睁着眼直到天亮才睡着.

“宁宁, 今天还要复习吗? 要不陪我出去走一走.” 今天是星期天, 聂宁应该没有功课.

聂妈妈接话: “也好. 别整天窝家里, 跟你哥哥出去玩一玩.”

聂宁叼着牙刷, 转头含糊地说: “知道了.”

“要去哪里呢?” 聂谦出了小区, 就觉得什么都不一样了. 赶回来的时候在出租车上也没来得及好好看看.

“你想去哪里?” 聂宁反问.

“嗯…” 聂谦毫无头绪.

“要不去 XX 公园好了, 离这里挺近, 我们小时候也经常…”

“对了! 我们去动物园! 去动物园! 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去的!”

看到聂谦兴奋的样子, 聂宁也微微笑起来: “好啊.”

聂宁的表情极大地鼓舞了聂谦. 他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如果聂宁能够回想起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的时光, 那会不会, 对自己亲近一些? 现在, 他甚至要认为, 聂宁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 从没有生分过.

动物园变得大不一样. 不仅设施完备, 连里头的景观也变得好看多了. 聂谦在都是家长和小孩的人群中丝毫不觉得害臊, 反而回头对聂宁说: “人好多, 太壮观了!” 活像个乡巴佬.

“宁宁, 我们走吧.” 聂谦向聂宁伸出手来.

此时的聂谦, 完全沉浸在喜悦中, 眉梢眼角都带着笑. 他看向聂宁的目光很炙热, 充满了鼓励. 聂宁有些犹豫. 他不知道, 自己的哥哥此时心里有多忐忑.

但是, 聂谦的笑容感染了他. 他将手放到聂谦的手心里, 聂谦马上紧紧握住, 回头向目的地快步走. 聂宁的心跳突然变快了, 他拼命想压制住这种感觉. 紧张感从心尖传递到他的手掌, 让他微微战栗起来. 两人的手都被汗濡湿, 分不清是谁的.

“看这几只猴子! 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有来喂过猴子? 那时候面包差点被整个抢去!”

“嗯.”

“我们也有来看过鳄鱼啊! 那时你吓得躲在我身后记不记得!”

“… 嗯.”

“哇, 这老虎好大! 我们也有看过对不对!”

“嗯.”

聂谦像是不知疲累地说着小时候的事情, 而聂宁只是点点头或者淡淡地答应.

聂谦连续走了好几个地方. 聂宁被他拉着, 气喘吁吁的.

“累了吗?”

“还好.”

聂谦让聂宁坐下, 看见不远处有冷饮店.”你等我一下.”

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杯果汁, 塞到聂宁手里.

聂宁喝了一口, 问: “你不喝吗?”

“我还可以啊.” 聂谦瞥见聂宁额上的汗, 下意识的伸手去拭, “你肯定很少运动, 体力这么差.”

聂宁往后退了一步, 避开他的手.

聂谦的手停在半空中, 脸色多了几分黯然.

聂宁见状开口想解释: “那个…”

聂谦很快笑起来: “我们去看别的吧.” 说着便迈开步子.

目光落在聂谦下垂的右手上.

聂宁将自己的左手握了又握, 跟了上去.

出了动物园, 聂谦没有拦出租车或者到公交站, 他只是在人行道上一直走着.

聂宁在他身后跟着他走.

聂谦有满肚子的怒火没处发. 他完全是自作多情了. 自己的弟弟在十年没见以后怎么可能还和自己亲近呢? 为什么他一再地冷淡自己还是要去尝试呢? 自己这样赶回这个家是为了什么? 他一遍一遍地问自己, 问到脸上都是苦涩的表情.

聂宁忍不下去, 问: “哥你怎么了?”

聂谦回头看了他一眼, 眼中包含的痛苦和沮丧让聂宁吃了一惊.

“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怎么.”

“不可能, 你这样明明就是有事啊.”

聂谦回身注视着聂宁, 脸上满是苦笑.

“你要我说吗? 我就说给你听. 我只是觉得自己傻而已. 明明你都已经表现得这样了, 我为什么还要拼命让你亲近我呢? … 我知道这不怪你, 小时候的事, 怎么可能记得清楚? 疼你的人多得是, 怎么会少我一个呢? … 我怎么会这么傻? …” 聂谦活像个得了精神分裂症的人, 语无伦次地冲着聂宁喊.

“哥, 你在说什么…” 聂宁想去拉聂谦, 却被聂谦甩开.

“够了.” 聂谦冲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让聂宁进去.”回家吧.”

聂谦觉得自己失态极了. 他既然知道淡忘是人之常情, 为什么还要冲着聂宁说出那一番话呢? 聂宁此时也被冲击得魂游天外. 两人连司机的攀谈都没有听见, 惹得司机从镜子里看了他们好几眼.

聂宁进了家门, 聂妈妈看出他的疲惫, 问道: “怎么了? 玩得这样累?”

聂宁扯出一个笑: “妈, 我玩得太高兴了, 我先去睡会儿.” 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聂谦随后进门来, 聂妈妈看见了聂谦的神色, 更是吓一跳: “你们究竟怎么了?”

“没事.” 聂谦在沙发上坐下, 看着聂宁紧闭的房间门.

只怕, 听了那一番话, 他要离自己更远了.

聂宁没有出来吃晚饭. 聂妈妈着急地去敲门, 聂宁只是回答”累了没胃口” .

聂谦放下吃了一半的饭, 也说”吃饱了”, 就进了专门为他收拾的客房.

聂谦想起之前的种种思念, 想起下午自己控制不住的怒意, 悲哀地发现, 自己陷进去了. 冷静下来才发现, 自己是多不想让聂宁离开自己的身边, 而这种感情, 是超越手足情的存在. 如果有了这种念头, 自己还能再待下去吗? 聂谦不能想象说出来的后果, 却也忍受不了感情郁积在心中.

不就是脖子一伸的事儿吗! 聂谦想着, 大不了说完就走! 但心里还是不安着.

聂谦不知道, 另一个人和自己一样难以入眠.

聂宁用被子紧紧蒙住自己的头, 仿佛在黑暗中自己更能够清醒.

他这几日尽力疏远聂谦, 全是为了自己不知怎么的脸红心跳. 他知道聂谦出国, 他也知道他没有时间同自己联络. 可自己竟不曾忘记他, 反而时时想念他. 如今他回来了. 他在看到旅行箱的时候想到了这个可能, 内心是狂喜的. 在看到熟悉的成熟的他的面孔时, 他简直要落泪, 为自己五年来的思念落泪. 在他拥抱住自己时, 自己的身体立即给了自己警告. 因为它不可控制地颤抖着, 时刻要泄露他的心情.

而下午哥哥说的那番话, 是不是代表, 他和自己有相同的心情? 聂宁心里隐隐生出希望来, 一再告诫自己冷静: 那可能只是哥哥对弟弟的疏远表示不满罢了.

但聂宁不忍聂谦难过. 他想, 如果不能告诉他, 那至少让他知道, 自己并不是忘了他.

大清早, 聂谦便敲了聂宁的门.

聂宁早早醒了, 听到敲门声有些诧异. 打开门见是聂谦, 自己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 两人同时开口. 随后陷入沉默.

聂谦打破寂静: “你先别说, 让我先说.”

聂宁等着他开口.

“昨天很对不起, 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我只是气极了, 我不想让你忘了我, 我想和你一直很亲近, 所以… 不是, 我不是想说这个, 我是想说…” 他支吾着开不了口.

聂宁的心预见什么似的开始快速地跳动.

聂谦闭上眼: “我想说, 我喜欢你不是兄弟的喜欢, 是很喜欢的喜欢, 是…”

嘴唇上落下一片柔软.

聂谦睁大眼睛, 看见聂宁近在咫尺的眼睫.

“是不是… 这种喜欢?” 聂宁低下头, 随后与他对视.

聂谦在他玫瑰色的脸庞和清澈的眼眸里, 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阔别已久的依恋.

end

《 哥哥抱 》 番外一 禁止通话神马的不是问题

在与聂宁互表心意以后, 聂谦又和他腻歪了几天, 才心满意足地去了老爸家.

两人又开始电话不断. 好几次聂妈妈进聂宁的房间, 都看到他电脑屏幕上是聂谦放大的脸.

“宁宁, 这样怎么行呢? 虽说你们兄弟感情好, 可学习也是很重要的吧?” 聂妈妈终于担心了.

聂宁这才觉得有些过火了. 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和自己的哥哥那么热乎, 怎么看都不正常.

所以在每天的例行通话中, 聂宁严肃地对聂谦说: “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我要复习.”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 开始哀嚎: “宁宁你太忘恩负义了, 你哥哥我高三那年还不是和你照常通话! ! ! ! ! ! ! !”

“可是会影响复习啊… 这么频繁…”

“难道宁宁你学习不好吗? 我记得你上次告诉我你是年段前三.”

“主要是妈妈会担心啦…” 聂宁想了又想, “还是不要让妈妈烦恼了, 我们以后每星期打一次吧. 你也可以发短信的.”

然后果断挂了电话.

远在 T 市的聂谦握着手机, 努力想对策. 哼哼, 既然你怕老妈, 那我搞定老妈不就行了.

聂妈妈很满意. 最近聂宁通电话的次数极少, 也不再视频了. 这样, 考个好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这样想着, 就接到了聂谦的电话.

“妈 ~~~~~~~~~~” 聂谦叫着.

聂妈妈眉开眼笑: “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聂谦努力捏出凄凉的调子: “妈, 我压力好大.”

“怎么了?” 聂妈妈赶紧问.

“我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回到家累死了, 又没有一个人能说说话, 感觉很孤单.”

聂妈妈沉默了.

“我本来和宁宁打电话还能纾解一下, 可最近他都不和我打电话, 连网上聊天都不行.”

“妈, 怎么办, 我好累.” 聂谦叹口气.

“那好…” 聂妈妈说, 聂谦惊喜地等着她的回答, “你以后就给我打电话吧, 我听你说心事.”

聂谦懵了. 电话那头说”那就这样好了”, 挂掉了电话.

哼, 我就知道你比较心疼宁宁. 聂谦决定用第二招,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于是聂妈妈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来说心事吗?” 聂妈妈边择菜边问.

“妈, 我跟你说哦. 我的下属有高三家长诶, 他们都掌握了高考的第一手资料哦.”

聂妈妈眼睛一亮: “真的?”

“那还有假.” 聂谦翘着二郎腿, “我以前就有问过他们, 而且经常和宁宁交流.”

聂妈妈回想, 宁宁和小谦打电话的那段期间, 成绩是没有下降, 好像还, 上升了一个名次? 这么说起来, 是小谦提供资料的作用了?

“那你可要再多帮帮宁宁啊.”

“那当然.” 聂谦在心里打了个响指.

聂宁又做完一份试卷, 往后一倒. 少了那个嬉皮笑脸的人的声音, 怎么觉得这么无聊呢?

手机响起来.

聂宁看到显示”哥哥” 两个字, 脸上一喜, 但接起的时候还是用了严肃的腔调.

“我不是让你别打电话了吗?”

那头聂谦正想说话, 聂妈妈开门进来: “宁宁, 你记得和你哥哥好好聊, 多聊一点.”

聂宁愣愣地点头, 就听见聂谦得意地说: “怎么样? 我厉害吧?”

“你干了什么?”

“没什么, 利用了家长的心思而已啦.”

聂宁隐约猜得到他都说了些什么.

“你别影响我就行.” 他这样说着, 表情却带着愉悦.

“我知道宁宁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啦 ~~~~~~~~”

接下来, 还是甜蜜的煲电话粥时段.

回复 231 楼 2011-06-07 12:23 举报 |

CJ 的孩子

马了那个甲

可攻可受 7

番外二 坦白恋情神马的也不是问题

聂宁问到了自己的分数. 刚好够得上在 T 市的 S 大的分数线.

聂妈妈说: “也好, 在那里有你哥哥照顾.”

聂宁在假期快结束时就出发去了 T 市. 聂妈妈一直给他塞这塞那, 让他也带了不舍的情绪.

“妈, 我会打电话回来的.”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聂妈妈只说出这一句.

“知道.” 聂宁坐上车, 忍着不回头看.

搬进哥哥的公寓, 聂宁才发现这里离 S 大很近.

“知道你一定会考这里, 所以我早早买好了.” 聂谦很得意.

聂宁白了他一眼: “我考这里是因为 S 大是重点.”

聂谦知道他又在嘴硬, 也就顺着他来: “知道知道.”

“对了, 这样一来, 妈不就一个人在那儿了?”

聂宁垂下眼: “是啊.”

“要不我们把她接过来? 就算一家人团圆了嘛.”

聂宁刚想点头, 又想到了那一点.”妈过来以后, 总会发现我们的事吧?”

聂谦说: “这样也是.” 半晌, “但我们不能瞒着她一辈子啊, 她早晚会知道.”

聂宁脸上出现了苦恼的神情.

聂谦突然按住他的肩膀: “宁宁, 咱们告诉妈吧!”

聂宁摇头: “你疯了!”

“妈总是疼我们的吧, 她不会舍得为难我们的.” 聂谦心里也有些没底.

聂宁沉默了. 他看向正思索着的聂谦. 他想过的, 不论别人怎么反对他们, 他都要和他在一起. 既然早告诉晚告诉都是告诉, 为什么不努力争取一下呢?

他想明白了.”好.”

“妈, 哥在这里有买房子, 要不你也过来住吧, 就不要一个人了.”

“是吗? 小谦买了房子?”

聂谦拿过电话: “对啊, 妈你早点过来, 我们没有你不行啊.”

“没有我做家务不行吗?” 聂妈妈笑着, “就知道我天生劳碌命.”

聂谦说: “不是啦…”

“好了好了, 我知道你们不是那个意思. 我收拾一下, 先去住几天.”

放下电话, 聂宁瘫倒在沙发上. 要来了. 聂谦安慰似的亲吻他的额头: “没事的.”

聂妈妈一到, 就开始在厨房里忙进忙出. 两人看着母亲充实的神情, 忍住没开口.

晚饭过后聂妈妈看着电视, 心情明显很好. 两人分坐到她两侧, 聂谦握住她的手: “妈, 我们想和你说件事.”

聂妈妈沉浸在女主的哭泣中没回头: “说吧.”

“我和宁宁… 决定在一起了.”

“在一起好啊.”

“不是… 是永远在一起的在一起.”

聂妈妈这才回过头来, 扯开嘴角: “小谦, 你说什么?”

“妈, 我和宁宁… 是相爱的.” 聂宁偏过头去, 抑制住眼眶的热意.

聂妈妈不再说话, 起身走进房间里.

“妈…”

第二天聂谦打算起床做饭, 走进厨房却看见母亲正煎着蛋.

聂谦走过去, 聂妈妈没抬头.

“妈, 你怎么多不休息会儿?”

聂妈妈突然问: “你昨天说的, 都是真的吗?”

聂谦狠狠心: “是…” 再次与母亲对视, 却发现她已经泪水盈盈.

“小谦, 你们是不是气爸妈离婚才这样… 我们对不起你, 可你们…”

“不是的, 妈, 不是的.” 聂谦搂住母亲的肩头, “我是爱宁宁的, 绝不是赌气.”

“但你们这样可以吗? 我不希望你们受委屈啊…”

一只手搭在聂妈妈的肩上. 聂宁不知什么时候也起来了, 他看着母亲, 眼中的光芒不容忽视: “妈, 你不要担心我们. 我们已经想好了, 我们是认真的.”

聂妈妈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比自己高了那么多, 此时与自己对视的眼中充满坚定和勇气. 她忽然又止不住泪水, 她不由觉得, 自己欠他们太多.

“小谦, 宁宁, 妈只求你们幸福, 你们幸福就好了…”

聂谦和聂宁坐在沙发上, 满脸都是如释重负的表情. 聂谦伸出手搭在聂宁手上, 然后紧紧握住.

聂妈妈看着这一幕, 突然觉得, 这样真是太好了. 眼里又涌出泪来.

聂谦和聂宁对视一眼, 无奈地笑了, 上前安慰.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话, 只怕他们的妈妈, 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啊.

======================================================

又洒狗血 = = 还有最后一个

 

番外三 不撒娇神马的就是问题了 ( 俺果然起名无能 = =)

聂宁发现聂谦最近有些奇怪. 每天下班幽魂似的飘进门, 吃完饭幽魂似的飘进书房, 该睡觉时幽魂似的飘上 【 度受 】 床, 不时用幽怨的眼神看他一眼.

看得聂宁忍无可忍.

这天晚上, 聂谦上了床, 像死尸一样平躺着, 没有像往常一样来搂他. 聂宁咬咬牙, 滚呀滚的翻进了他怀里, 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哥你到底怎么了?” 聂宁忍不住问.

聂谦这才动了一下, 转过头来看他: “你怎么就长这么大了呢?”

“我长大怎么了?” 聂宁一头雾水.

聂谦抬手来扯他的脸: “嗯, 脸也不是那么 Q 了.” 然后背过身去.

聂宁被他搞得又疑惑又气恼, 是你自己不抱的, 以后也别想抱!

结果第二天, 聂宁被弄得整天心神不宁.

果然还是要问清楚的吧.

下午没课,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 过了一会儿觉得无聊, 便决定返回家去. 走到小区门口, 就看见里面和小孩子玩得正欢的聂谦.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聂宁止住脚步, 站在原地看着他.

聂谦拿着不知哪儿买来的气球, 逗弄着那一对小兄弟. 哥哥拿到气球后, 弟弟抓着他的衣服, 摇着他的手. 哥哥一脸笑意地把气球给了他. 两人对聂谦摆了摆手, 便手牵着手往公寓楼走去. 走到一半弟弟突然停下来, 向哥哥伸出手. 哥哥无奈地笑着, 俯下身抱起他. 瘦长的手臂环抱着小小的身躯, 怎么看都那么温馨.

聂谦长久地看着他们, 随后转身走向停在门口的车.

聂宁有些明白了. 看到那两个孩子就回想起他们小时候的种种, 原来是这样. 聂宁鼻子一酸, 赶紧仰天看.

聂谦回到家, 随手解开领带. 吃过饭以后他照样进了书房. 刚坐下不久聂宁也走了进来.

“哥, 你晚上别工作到那么晚好不好?”

“总得做完啊.” 聂谦奇怪地看他一眼.

“留点明天再做嘛.” 聂宁的语气里带了难得的撒娇意味, 让聂谦很是意外.

他赶紧收回目光: “我尽量.” 聂宁满意地出去了.

洗过澡后, 聂谦早早地进了房间. 聂宁正在看书, 见他进来便将书合上, 拍拍床示意他上来.

聂谦一上来聂宁就挽过他的胳膊.

“哥, 我告诉你哦, 今天我在学校里看到超好笑的一件事情, 一个人居然看一个女生看到撞翻餐盘诶! 你说好不好笑? 还有啊, 今天那个教授讲得特别好…” 聂宁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今天发生的事, 连看到一只猫都讲了.

聂谦有些失神. 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的, 看见一件新鲜事就兴奋得不得了, 非要讲给自己听. 今天要自己提早结束工作, 也像极了小时候他总是打断自己做作业, 要自己陪他玩… 这几天, 他确实是因为回想起小时候的聂宁, 才有些无精打采. 长大后的聂宁虽然和自己互通了心意, 可是他已经能够自己作主张, 有时还要反着自己的心意说话. 小时候圆圆软软乖巧懂事的聂宁, 几乎找不到了.

可今晚…

“哥 —— 你有没有在听啊!” 聂宁装作生气的样子, 鼓起嘴巴.

聂谦心一软, 伸手摸他的头: “当然有啊.”

“哥, 嗯… 我们今天早点睡好不好? 我好困.”

聂宁打了一个哈欠, 聂谦点点头躺了下去.

聂宁躺到他身边, 向他伸出了手.

聂谦没反应过来.

聂宁有些责怪地撒娇: “哥哥 —— 抱.”

聂谦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 看着眼前笑着的人, 聂谦下意识地也伸出了手.

聂宁的笑意更深.

不管乖巧的聂宁变成怎样别扭的聂宁, 聂谦此时都管不到了. 他满足地长吁一口气, 将聂宁紧紧地, 牢牢地锁在怀里.

回复 241 楼 2011-06-07 19:25 举报 |

CJ 的孩子

马了那个甲

可攻可受 7

– 番外完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