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ynh đệ tiểu đoản văn đệ 11 thiên chi Phồn Giản – Mã Liễu Na Cá Giáp

兄弟小短文第十一篇之繁简 by 马了那个甲

“陈繁,笔记借我一下。”

接过男生递过来的笔记,外面厚重的云层开始不安分,随后下起了瓢泼大雨。

“这雨也够突然的。”男生坏心眼地往外走,俯视在雨中狼狈奔走的人。

一个蓝色的身影从食堂门前试探着往前走,被雨势吓得往后退几步。但踌躇半晌,还是冲进了雨里。

“嘿,又是他。老是不带伞。”

“我出去一下。”陈繁拿起伞。

“诶,雨这么大你去干什么?”

陈繁摆摆手,没回答。

 

陈简懊恼地甩头,甩出的水滴惹得旁人退了几步远。

怎么又下雨了?早上出门伞就在门边,当时还想着带的。

回忆着,面前出现一把伞。咦?这不是早上门边的那把吗?陈简抬头,看见一脸笑意的陈繁。

“不出所料,真成了落汤鸡。”

陈简被自己的弟弟这样调侃,面上有些挂不住,反驳:“还不是你把我的伞拿走了,我才没带的。”

倒咬一口。

“我倒是想给你送来。”陈繁继续笑眯眯,“是谁中午没来找我吃饭的?”

“……”陈简挠头,“同学硬把我拉走……我这不是忘了给你发短信嘛……”

陈繁眼一眯,不再说话,将手插进口袋往回走。陈简愣了一愣,赶紧拾起伞,跟上去:“小繁,我下次一定记得……晚上让咱妈给你做好吃的行不?……”

陈繁绷紧了嘴角,将脚步放慢。

 

陈简名简,个性也简简单单。陈繁名繁,脸上总挂着摸不透的笑。陈家母亲很是为自己取的这两个名字得意——陈简、陈繁,一听就知道是兄弟俩。

两人仅差一岁,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在同一所学校,甚至考上了本市的同一所大学。陈简简简单单地过他的日子,也从没想过凭陈繁的成绩,本可以到更好的地方去;只当是舍不得离家。

“阿嚏!”陈简打了个大喷嚏。

“怎么又淋雨。”陈母责怪,“老忘东忘西的。”转头数落陈繁:“知道你哥迷糊还不帮忙记着点。”

陈繁摸摸鼻子。

对着母亲递过来的姜汤,陈简皱起眉头:“讨厌姜。”说话都带了鼻音。

“看看,铁定感冒了。”母亲越唠叨越起劲,“都上大学了还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

陈简见没法子了,只能捧起碗一点一点地啜饮。

“明天我得出差,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这几天的饭你们自己商量商量怎么吃。尤其是你,少乱吃东西。”母亲干脆地给陈简下了禁令。

陈简面上严肃地点头,心里却忍不住雀跃了。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和妈妈说呢,现在好了,只要搞定小繁就可以了。陈简满心欢喜。

 

陈繁关上电脑躺上了床,刚缩进被子里就看见陈简的脑袋伸了进来。

“小繁?”

“嗯。”陈繁坐起来。

陈简吸吸鼻子,将身上的毛巾被裹得紧了点儿,开口:“小繁,明晚上我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

“嗯?”陈简看见陈繁逼问到底的目光,吞了吞口水。

“老黄……就是经常在食堂和我打招呼的那个……说是为了庆祝他把到妹子,要请吃火锅。”陈简没来由地心虚。

“火锅?哥,你现在可感冒了。”

“啊?我知道……也不是那么严重嘛……”

“行,你去吧。我自己解决。”

陈繁拉拉被子,将自己再次包进被子里。

这么容易?陈简还没反应过来。小繁今天太干脆太宽容了,不过面色有点冷。嗯,一定是空调温度太低了。陈简在心底小声欢呼着,光着脚就跑了回去。

 

 

嗯……肉片……鱼丸……豆腐……锅里的汤已经沸腾了,香气扑鼻……咦?怎么这么热?老板娘快把空调开开……要不风扇也行……越来越热了……

陈简在睡梦中喃喃着,脸已经通红了。

陈繁将手覆上去。怎么这么烫?看这样子,肯定是发烧了。

“哥,醒醒。”陈繁拍拍陈简的脸。

“嗯?火锅呢?”陈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刚才摸他额头的手凉凉的,很舒服。

“什么火锅。起来了,我们去医院。”陈繁将手垫到他背后,将他扶起来,“慢点,来,我背你。”

陈简将脸贴上陈繁的后背。还是很烫,不过也没有那么烫……陈简胡思乱想着,火锅也早就扔到脑后了。

 

打了针拿了药后,陈简回了家。

陈繁看他缩在被子里傻乎乎的样子,简直管不住自己的嘴:“还火锅呢,我看你自己就烧成汤锅了。”

陈简咂咂嘴巴。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的,嘴里也有点苦涩,什么都不想吃。但想到火锅……真是不甘心!

肚子应景地“咕噜”叫了一声。

两人同时一愣。

陈繁低声笑,起身走出去,不一会儿端回来一碗稀饭和一小碟青菜。

“喏,妈临走前做好的。吃点清淡的。”

陈简扁扁嘴,露出了面对姜汤时的表情。

“对了,差点忘了。”陈繁想起什么似的,“妈妈让我给她发条短信汇报你的情况。你发了烧,还不肯吃早餐……”

“别别别!”陈简丧气了,他才不想让老妈打电话来唠叨呢。

 

喝粥的间隙抬起眼皮,果然看到陈繁一脸得逞的笑。陈简瞪过去,心底难得惆怅,怎么总让小繁占了上风呢……

 

 

 

陈简生病的时候已经临近期末考了。而后知后觉的陈简回到学校看见赶着复习的同学,非常天真地问:“你们这么拼做什么呀?”

换来众人的哀嚎:“期末考啊同学!”

陈简:“……”

 

“小繁!都怪你!”陈简吃午饭吃到一半,突然抬头对陈繁瞪视。

陈繁懒懒地抬起眼皮:“怎么了?”

“你在家里怎么都不复习呢?”陈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怎么能这么不认真学习呢?你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和你的哥哥呢?”

“……”陈繁失笑,“所以?”

“难道你不觉得惭愧吗!”

陈繁吞下最后一口饭菜,笑吟吟地看着陈简:“应该是说,我没有复习,害得你忘记了期末考的时间,连带着忘了复习,对吧?”

“你怎么知道?”陈简睁大眼睛。

“很简单。因为你读了多少学期,就忘了多少次考试。”

“……那怎么办?”陈简戳着仅剩的一团饭,垂头丧气。

“读呗。”

陈繁拿着餐盘起身,迎面就遇上了他的女班长。

 

“陈繁同学,这么巧。”

“好巧。”陈繁摆出笑容。

“昨天我跟你说的旅游计划,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所谓旅游计划,指的是在期末考后组织全班到海岛上旅游。大多数人持赞同意见,小部分人则兴趣缺缺。

“我再考虑考虑。”

“陈繁同学,这次旅游可以增长见识,有益于身心健康,是促进同学感情的好机会。”女班长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而且,你的加入,必定可以带来剩下那部分的人。”

“为什么?”陈简不解。

“男生带来女生,女生带来男生啊。”女班长推推眼镜,“认真考虑哦。”

“哦——陈繁同学,看不出你这么受欢迎啊。”陈简开窍似的说。

陈繁嘴角抽了抽:“我也看不出你在这方面这么有头脑。好好准备考试吧,哥。”

 

 

“诶,海岛旅游你到底去不去?”死党凑过来问。

陈繁想起家里那个迷迷糊糊的哥哥,嘴角咧了咧:“不想去。”

“啊——难道你有安排更精彩的节目吗?和女朋友单独旅行?”

陈繁利落地抄起课本砸上死党的头:“先过了考试再来担心我有没有女朋友吧。”

死党哀嚎一声捂着头缩了回去。

不过……单独旅行……这也不错。

 

“小繁,我们吃火锅去吧!”陈简终于耐不住寂寞从书堆里伸出头来。

“怎么,不担心考试了?”

“考后再吃嘛。”老黄嘴里嚷嚷着“逾期不候”,可眼里都是省了一份钱的庆幸。小气!陈简可从来没有忘记过火锅这档子事。

“行啊。”陈繁翻着书,“考完那天下午五点操场见。”

“太好了!”陈简早就等不及去过过吃火锅的瘾——当然要趁老妈回来之前。

陈繁转着笔,看着陈简发自内心的笑。吃火锅就能让他高兴成这样?

……要不,也用吃的引他去旅游好了。

 

“考得怎么样?”老黄笑嘻嘻地走过来勾住陈简的肩膀。

“估计要补考……不过不管了,晚上我就要去吃好吃的了!”陈简难掩兴奋之色。

老黄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胖子晚上要请吃饭啊?简直料事如神嘛你!”

“不是啊……我……”

“什么不是啊,走啦走啦。晚上可得好好宰他一顿。你平时没什么心眼,今晚可要放开肚皮吃!别客气哈哈!看你傻乎乎的有哥罩着你呢!……走啦!”

“诶诶诶……”

 

陈繁抬起手看看表。都过了半个小时了。

他掏出手机,刚要按键,没料到天突然变了脸色,转瞬就下起大雨来。

昨天天气预报好像有说要下雨?今天怎么就忘了带伞?跟哥混久了自己也变呆了?……哎呀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操场怎么这么大!

陈繁气喘吁吁地跑着,好不容易才跑到食堂避了雨。

哥怎么还不来?不会来的路上也淋了雨吧?那个呆子不要又感冒了!

想到这里他将紧紧攥在手里的手机举到面前,也不顾满身的湿淋淋,就开始拨号。

“喂?”

“哥你在哪里?”陈繁尽量平稳声音。

“我被他们拉来吃饭了。”电话那头一阵喧闹,陈繁简直听不清他的声音,“我有给你发短信啊。小繁,你到家了没有?怎么有雨声啊?小繁?你在哪里?小繁?喂?小繁?……”

陈繁按下红键。

打开那一条未读信息。

 

小繁,他们硬要拉我去吃饭,你今晚自己吃吧。我这次有记得给你发短信哦。^-^

 

打个笑脸你以为就可以了吗?你这个呆子!

陈繁抹一把脸上的雨水,也不顾有没有伞,就这么冲进了雨里。

 

 

 

“小繁?”陈简换了拖鞋,匆匆跑进门。

刚才突然挂断了电话,再打却打不通。陈简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赶紧招呼一声就回了家。

陈繁房间的门半开着。

陈简推门进去,就看见陈繁平躺在床上,眼睛紧紧闭着。而那衣服,分明是湿的。

“小繁?!”陈简急了,手下意识地去探他的额头。触手是一片滚烫。

“怎么小繁生病了?”陈简想拉他起来去医院,无奈陈繁对他来说超了负荷,根本拉不动。

陈简手忙脚乱地拨了母亲的电话,换来一声怒吼:“怎么你们这两个人净给我添麻烦!”

发泄过后母亲有条不紊地指挥:“将他的湿衣服换下来。”

陈简艰难地扒下陈繁的T恤衫和裤子,目光再移到陈繁身上,突然不争气地脸红了。

目之所及是一片颜色健康的皮肤,四肢的肌理看起来很有力,然后……

“怎么了?换好了没有?”

“……好,好了!”陈简甩甩头甩掉刚才不知哪飞来的念头,但始终没有胆量去扒陈繁的内裤。小繁……我对不起你……不换内裤应该不要紧吧……(= =)

“退烧药在客厅柜子里左边第二个抽屉,把他叫醒让他吃下去。叫不醒就叫120。(= =)”

“……知道了。”

“处理完再给我打个电话。”

 

陈简左揪右揪地终于让陈繁睁开了眼。陈繁实在晕得厉害,也顾不上再说什么,吃了药就睡了过去。

处理完一切的陈简坐在床边只觉得脱力。

小繁上次也是这么照顾我的……真够辛苦的。不过,他才不需要帮我换衣服。陈简脸又开始发烫。

陈繁的眼闭着,脸上也不带着平日调侃他的笑。安安静静,像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本人才不温柔。

陈简暗想,眼睛始终没移开。

 

 

头好重。陈繁醒过来,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昨天跑回家以后,只记得被拉拉扯扯,然后被灌了药和水。肯定是那个傻哥哥干的好事。

对于自己傻子一样冲进雨里的行为,陈繁很不想承认。但自己确实那样做了,为自己的担心、自己的一厢情愿要找一个发泄的出口。而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呆子,自己也只能这样调侃着他过一辈子吗?

陈繁掀开被子,敲着头走出去。

 

厨房传来“滋滋”的声音。

陈繁走过去。难不成是妈回来了?

一进厨房,就看到陈简围着围裙,笨拙地拿着锅铲翻动着。

陈繁看到这一幕,突然什么都不想了,只想走上去好好调侃他一番。

 

陈简觉得很疲累。昨晚自己直到小繁出了汗才敢睡着,现在又神经质地早起来做饭。看护人真是天底下最累的事情。

 

“啧啧,怎么没把厨房烧了?”

“……”陈简回头看见陈繁一脸欠揍的笑,只记得反驳了:“我哪有那么差!”

陈繁不再做声,直到陈简把一盘黑乎乎的东西端上桌才开口:“是没把厨房烧了,只不过把蛋烧了。”

陈简涨红脸:“我重做!”

陈繁没说话,只是拿起筷子夹起焦黑的蛋,神情自若地吃了下去。

“小繁……你不用勉强的……”

“哥,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陈简愣愣的。

“今天是我们班暑期旅行的日子。”

“啊?那你岂不是错过了?”

“对啊,昨晚我因为等某人而淋雨发烧……”

“小繁……对不起……能不能延期什么的?”

陈繁抬头看看钟:“哦,现在他们应该在路上了。”

“小繁……”陈简很内疚。

“这样吧。你补偿我一次旅行怎么样?我们两个人去。”

“啊?”

 

两人知会了母亲之后,隔天便出发了。

海岛离他们这里并不远。只要乘车到临市,再搭轮渡过去就能到。

四周都是湛蓝的海,让陈简很是兴奋。岛上不能行车,人们都步行观光。老人牵着白色的大狗散丵步,也能让陈简注视许久。

“简直太惬意了!”陈简往旅馆床上一躺,大叫。

“洗了澡再躺。明天可有你走的,别到时候再叫辛苦。”

“不会啦不会啦,这么好玩。”陈简信心满满。

 

第二天爬山参观等等,果然让陈简叫苦不迭,之前的信心泡泡都被现实毫不留情地戳破。

陈简往石凳上一坐:“走不动了!”

“就说吧。”陈繁看看四周,“我去帮你买饮料。”

 

昏昏沉沉的时候,一个年轻男人晃到了他眼前。是个长得挺清秀的小哥,手里拿着一排钥匙链和一张卡片。

陈简睁大眼,就看见小哥对他比着手势,指着卡片上的一排字。

“一个十元,向残疾人协会献爱心。”

陈简念出声,看看一脸诚恳的小哥,有些犹豫。但小哥微笑着,向他比手势,实在不像骗子。

陈简爽快地掏钱交到他手里,特意买了一对。

小哥边向他比着大拇指边走远了。

 

陈繁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陈简一脸得意地看着手中的东西。

“这是什么?”

“哈哈,我今天可做了件好事。”

“什么好事?”陈繁不信。

陈简更得意了:“就知道你肯定不信。”将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然后将一对钥匙链中的一个递给了陈繁:“给你,咱俩的可是一对的。”

明知他被骗了,陈繁还是接过来。这个时候,并不想嘲笑他,连自己,好像也被满足了。

 

“这样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到海滩玩啊?”在KFC里,冷气终于让陈简舒了口气。

“要不明天下午?”

“热死了。要不晚上?”陈简狠狠吸了一口可乐。

“晚上海水都退潮了。”

忽然,陈简发现什么似的指给陈繁看:“看,那就是下午遇见的小哥!”

那小哥跟人家比着手势,而对方显然很不耐烦。最后KFC的服务员过来了,小哥张口就和服务员吵了几句。

陈简张口结舌。

“那就是你说的哑巴小哥?”陈繁忍不住笑,“普通话说得挺流利的嘛。”

“……”陈简气晕了,就要冲上去,陈繁赶紧拉住:“不要计较了,不就是二十块钱嘛,何必闹得不愉快。”

“他骗我!是骗子!”

“那也是你心甘情愿被他骗啊。看你这样子不就很好骗么。”陈繁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陈简低下头,再抬起头来时眼睛已经红了一圈。

“我是很好骗!我是呆!你老是这么逗我很好玩吗!”陈简甩开他的手,拿起背包跑了出去。

他不是应该恼红了脸然后反驳几句吗?怎么现在……陈繁觉得自己遇到了大麻烦,自己怎么逗弄他都解决不了的大麻烦。来不及细想只能追出去。

 

 

临近傍晚,天气还是热得吓人。陈简在被太阳烤得发烫的石板路上走着。沿路都是戴着帽子喝着冷饮的人,他就这么呆呆地暴露在太阳下。应该把那杯可乐带出来的。

自己以为,自己做对了。没想到,还是被骗了。原来只有自己不知道被骗,还以为把吊坠送给小繁,小繁会很开心。现在,脸也丢了,脾气也发了……陈简回头看看,找不到那熟悉的身影。上哪去找小繁?

 

陈简无目的地走着,穿过人群熙熙攘攘的小吃街,也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

陈简走不动了,在街边往地上一坐。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他也看不清每个人。嗅着旁边传来的香味,陈简无意识地叫:“小繁……”

“干什么?”

“啊!!!!”陈简看到突然走到他身边的陈繁,惊叫,终于引来了别人的注意。

“走了那么久累不累?我可是累了。”

“……你跟了我一路?”

陈繁倚着墙不答话。

陈简气已消了大半,陈繁在身边也让他放下心来。

“我想去海边。”

“海滩离这儿挺远的,走到天都黑了。明天再去吧。”

陈简赌气:“我要去。”

陈繁叹口气,拉住他的手往前走。

 

 

走走停停,沿路上问了许多岛民,天彻底地黑下来。陈简有些后悔,可是陈繁的背部始终没有转动过。

 

终于到了。

借着路灯也看不清什么。陈繁把他的背包拿下来:“你去吧,我在这里帮你看东西。”

陈简跳到沙滩上。最开始脚底的触感是干燥的、细细的沙子,再往前走,就触到了湿润而略带坚硬的沙地。

海水在距离自己很远的地方。陈繁说得没错,退潮了。

鼻腔里充满腥咸的味道,风吹过来感觉很冰凉,脚底不时被凸起的小石块硌到。没有软软的地,没有咸咸的没过脚踝的海水,只有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陪着他。

陈简失望地返回最初的那片细软的沙地,坐下去,将自己的脚埋进沙里。

 

抬头向上看,路边只剩下斜倚在树上的身影。

陈繁在他眼中再一次变得温柔起来。从KFC冲出来到现在,他一直忍让着自己,包容着自己,没有对自己的任性抱怨什么。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旅馆里休息或是开心地逛夜市,而不是一个傻坐着,一个干等着。

陈简再懵懂也该明白,陈繁是一直关心、照顾着自己的,他的毒舌也掺着他的关切,他的担忧。他习惯将自己的心情转换成面对着时时犯呆的哥哥的笑,而那种笑在自己眼中虽然欠揍,但也温暖。

 

有人在另一边支起了帐篷预备过夜,一群人打起了排球。也有小孩子冲到了沙滩上,沙滩变得热闹起来。

陈简站起来。他该让小繁做他想做的事,或者让小繁开心。

同时,陈简感觉到陈繁回过头看向他这边。随后明确地看到陈繁的身影跳下来,向自己跑来。

陈简的心突然不受控制地跳动。

陈繁跑到离自己几步的地方,干脆飞身一扑,将自己按倒。

陈简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叫出声:“你干什……”

 

旁边的沙地传来排球落地的声音。那边的人叫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陈简傻了。

腾起的沙子终于落定,四周也都安静下来。

呼吸近在咫尺。他只能尽力地睁大眼睛,去分辨陈繁此刻的神情。而对方也只是看着他,五官都笼罩上一层暗色。这让陈简生出一种错觉,好像他下一刻就会靠自己更近。

 

陈繁直起身子,咧嘴笑了:“怎么这么笨。”拍着头上身上的沙子,陈简近距离清晰地看到陈繁掌心的红痕,心一酸,颤声说:“小繁……对不起……”

陈繁奇怪地抬眼,笑了:“说什么呢。”

“小繁……对不起……你总是这么关心我,我还老让你担心……我知道你说我都是关心我,我不应该乱发脾气的,对不起……”

陈繁心一酸,只能重复着:“说什么呢。”

“我害你淋雨,害你不能跟同学旅游……”陈简眼又红了。

陈繁不能再听下去,俯下身去轻轻地吻上陈简的眼角。

 

就是这样的温暖。自己要怎样回报?

 

“哥,觉得抱歉是吗?”

“……嗯。”

“你想要怎么补偿我呢?”

“……”

 

陈繁欺身,压迫得愈近。

“这样补偿的话,可以吗?”

先于他开口,将嘴唇印上去。

下意识地觉得他不会拒绝。不想听他的回答,只想将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这算补偿吗?

陈简恍恍惚惚地想。

为什么觉得自己根本不想拒绝,反而……沉溺其中。

 

这其中的缘由,陈简需要一段岁月来让他体会——有陈繁陪同的岁月。

=========EN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