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ynh đệ tiểu đoản văn đệ 10 thiên chi Ngạn kỳ – Mã Liễu Na Cá Giáp

兄弟小短文 10 之彦琦 by 马了那个甲

1
杨景彦在巷子里穿行,扑面而来的凉意让他揪紧了衣衫。踩过一地枯叶,发出簌簌的声响。来到自家院子门前,他略一踌躇,还是进去了。
“哥,我回来了。”
迎接他的还是青年温和的笑脸。杨景琦站起来替他拿去肩上的落叶,关切地嘱咐:“下次记得多穿一点。”
杨景彦点头,转身看见屋子里多出来的两个人。

“彦儿回来啦。”充满威严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身边站着跟从他的仆人。杨富也躬身问好:“二少爷。”
“你来做什么?”杨景彦的语气里是满满的敌意。
“彦儿。”杨景琦走上来抓住他的手,略略用力示意他不要冲动。
杨予正开口:“我这次来,是要接你们回去。”
杨景彦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你们也大了,该回去学着打理家里的事务。”杨予正停了一下,“况且,老太爷念着你们,你们总该回去看看。”
“现在要来接我们,早干什么去了?”杨景彦不客气地问。
杨予正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杨景琦见状,走上前说:“二叔,就让我们再考虑考虑。毕竟我们也大了,能够自己养活自己。”
杨予正的表情这才舒缓一些。他看着身量已经要超过自己的两兄弟,叹口气说:“我知道早些时候是我们对不起你们,可你们也要为家中的老太爷想想。毕竟……他是你们的祖父。”
“我们先回去。”杨予正背着手跨出门槛,杨富跟在后头。
杨景彦眼中满满都是厌恶之色,一甩手兀自回了房间。

杨景琦敲了敲门,里头不应。
他推门进去,就看到杨景彦拧着眉头坐在桌边。
“彦儿,怎么了?”他也坐下。
杨景彦抬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二叔他……也是为了我们好。”
“为了我们好?为了我们好的话,当初父亲搬出来的时候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家中困难的时候一点帮助也没给?父亲病重的时候,连看一眼都不肯!这算哪门子的好心!”杨景彦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现在好了,父亲去世了,他才要来接我们。要不是他自己生不出儿子,他会来理会我们!”
杨景琦还是沉默,只是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杨景彦心一揪。“哥,我们不说他了。……今天先生又催了,我想……这学,还是别上了罢。”
杨景琦的眸光一闪。片刻,他恢复了一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想办法。”
“只是……二叔的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
“哥……你……”杨景彦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情。
“或许……这件事,由不得你。”杨景琦站起身,走出了房门。
“哥!”杨景彦大叫着,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砰”一声,拳头狠狠地砸向了桌面。

杨予正很快派来了仆人替他们搬行李。几个人进进出出,杨景彦站在一边,满脸的厌恶。
“好了,差不多了。彦儿,我们也该走了。”杨景琦走过来。
杨景彦冷笑:“哥,你终于可以过上大少爷的生活了,我真替你高兴。”
“什么?”杨景琦没听清一般,欲放到他肩上的手停在半空。
“不是么?你决定回去,不就是为了当杨家的大少爷吗?”杨景彦嘴角的冷意更甚,“托你的福,我也要去当‘二少爷’了,感觉一定很好吧。”说完径直从杨景琦身边走过。
杨景琦站在原地,表情还是呆怔着的。

兄弟俩回来,杨予正很是高兴。他领着两人往厢房走:“先把东西放一放,老太爷在房里等着你们呢。老人家直催。”
杨景琦应了声,走在最后的杨景彦始终绷着脸一言不发。
“怎么了?”杨予正看到杨景琦苍白的脸,“不舒服可得赶紧去歇息。”
杨景琦摆摆手:“二叔,没事的,可能是天太冷了。”
杨景彦冷哼一声。杨予正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推开了厢房的门。
杨老太爷正眯着眼坐在躺椅上,丫头给他揉着肩。他没听见推门声,杨予正唤了声“爹”,他才缓缓睁开眼来。
看见两兄弟时浑浊的双眼一亮,吃力地直起身来,杨予正慌忙去扶。
“景琦,景彦。”老太爷叫着他们的名字。杨景琦走上前蹲下,握住老太爷伸来的手:“是我们,爷爷。”“好,好啊。”老太爷脸上慢慢浮现出笑来,“彦儿呢?”
杨景彦站着没有动。杨景琦回头看他,正对上他冷硬的目光,包含了嘲讽、愤懑的陌生的目光。杨景琦的心向着深不见底的地方沉了下去,他勉强对着弟弟撑起了一个笑:“彦儿,快过来。”
没错,就是这种笑。平日是温和而关切的,可现在呢?包含着隐忍、屈服。
你为什么要选择忍受?难道你真是为了那些吗?
杨景彦嗤笑一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只想把自己不想见到的一切,通通丢在身后。

2
“听说你搬回去住了?”黄凌云一句话捅醒了神游的杨景彦。
“嗯。”杨景彦摆摆手趴下睡觉,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说你这个小子怎么突然有钱缴学费了。”黄凌云往凳子上一坐,“要不是你搬回去,恐怕你连学堂都没得上。”
杨景彦猛地直起身瞪他:“谁稀罕那几个臭钱!谁都那么想攀进那家去吗!”声音大得好几个人都看过来了。
黄凌云赶紧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没错没错,你有骨气你不稀罕你家钱。”这句话说得杨景彦更恼火,黄凌云却像没看见似的继续念叨:“你家那几块田今年收成不是不好么,我看这回你那个神通广大的哥哥也凑不出钱来。要不是这几个钱,看你还能在这儿睡觉么。”
后面几句话让杨景彦怔住,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黄凌云,久久没移开目光。

回到杨宅,正遇上杨予正往外走。
杨景彦撇嘴,想要绕过。
“彦儿!”杨予正喝住他。
“你真要把大家都气死才罢休吗?老太爷就盼着见你一面,你还这样气他!你好歹也是杨家的子孙,回到这个家来,衣食无忧,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呀,简直是长不大!”
子孙?衣食无忧?杨景彦在心里冷笑。如果衣食无忧能够补偿你们对父亲和母亲犯下的过错的话……
“说完了没有?我还要做功课,就不陪你聊了,二叔。”杨景彦恶狠狠地咬下那二字,转身走向门内。
“唉!”杨予正恼怒又无奈地叹气。

绕进花园,杨景彦才觉得胸中的闷气纾解了些。
在这个家里,他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看似是个家,实际上,每个人的感情都有缝隙,是金钱和名利可以进入的缝隙。而在原来的家里,父母都是那样可亲,兄长的关怀让他如沐春风……
兄长。哥哥。他念着。
在父母去世后,是哥哥撑起了这个家。放弃了学业,凭着租出家里仅剩的几块田勉强维持生计,拼命赚钱帮他付学费。直至最近,再也凑不出钱来……
如果他搬进来的原因真是这个的话……
杨景彦思绪波动着,往后一靠。树枝抖动发出响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彦儿?”
杨景彦转身,看到杨景琦站在离他不远处。
脸色还是苍白着的。衣服还是穿得那么单薄。 不知道天冷了,不多穿一些会生病的么?
“彦儿?你也是来散心的吗?”杨景琦试探着又问。脚步一动,向着杨景彦走去。
杨景彦如梦初醒地将身子挪正,不再看杨景琦,脚步匆匆地走出了花园。
你果然讨厌我了么?
杨景琦疲倦地抬手挡住眼睛,挡住眉间藏不住的悲戚。

刚刚明明可以向他问清楚的。杨景彦懊恼地捶上灰色的墙壁。
可是一见到他苍白的脸,就没来由地心疼。什么都问不出口。
太不对劲了。

3
果然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吧。省得自己这么心神不宁。
杨景彦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问明白。他拉住端茶水的小丫头:“你有看到我哥吗?”
小丫头头一次和这个脾气不好的二少爷说话,吓得都磕巴了:“刚……刚才二……二老爷把大少爷叫走了。”
又是他。杨景彦烦躁地想。抬脚向杨予正的书房走去。

“从明天起,我就要开始教你打理这些产业了。”杨予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杨景琦只是点头。
杨予正瞧出些端倪:“你也被彦儿气得不轻吧。这孩子,怎么总是那么不懂事呢?”
“彦儿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早些时候的事,有些抗拒这个家罢了。”杨景琦替他辩解。
“那些事,不要再提了,都是我们的错。”杨予正顿了顿,“我倒是想跟你商量彦儿上学的事。”
“怎么了?”杨景琦警觉地抬头。
“我觉着,书也不必读那么久,识字能算账就行了。毕竟你们以后都是要继承家族产业的,上洋学堂学那些个做什么呢?再说,彦儿越读,只会越牙尖嘴利,谁都说不过他。”杨予正皱起眉头。
杨景彦走到门前,听到的就是这句。
这个二叔,居然动了不让他读书的念头!杨景彦伸出手,准备推门进去同他好好理论一番。
“二叔,不可。”杨景琦的声音传来。
杨景彦的手停住。
“为什么?”杨予正问。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久到杨景彦想冲进去的时候,杨景琦终于开口了:
“因为……彦儿喜欢。”
杨景彦愣住。
杨予正显然也怔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
“二叔,读书不会是错的。彦儿他在进步,他在一点点的懂事……他喜欢读书,他可以从中学到很多……若是要彦儿打理产业,等他上完学也不迟,不是吗?我可以先学……”
“好了。我知道了。只怕这样要彦儿停止,他也不会同意的。这件事以后再说。”杨予正摆摆手,“准备去吃晚饭吧。”
杨景琦长出一口气,脸上慢慢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脚步声越来越近,杨景彦回过神来,跑开。
该死,瞎紧张个什么劲。杨景彦觉得心跳越来越无法控制,脑中不断回响着杨景琦的话。
因为……彦儿喜欢。
就因为我喜欢么。杨景彦的嘴角不知不觉扬起,弯成心满意足的弧度。

夜深了,厢房的灯几乎都灭了,就剩下兄弟俩的房间还亮着灯。
“彦儿,还有什么没完成吗?”杨景琦脱掉外衣,躺上了床。
杨景彦许久没有回应,杨景琦预料到似的苦笑,扯过被子盖上。
“……还有一篇文章没写完。”杨景彦的声音从灯光处传来。杨景琦反应过来,慌忙叮嘱:“早些睡,别累坏了身子。”
杨景彦嘴边溢出笑,答:“知道了。”
杨景琦缩在被子里,怎么也止不住心底涌出来的欣喜。他还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拿被子蒙住脸,强迫自己睡着。
哥哥那边不再有声音。杨景彦放下笔,轻轻走过去。有些好笑地拉下蒙住他的脸的被子,看到杨景琦的嘴抿出一个笑容的弧度。朦胧的灯光射过来,铺在杨景琦满是笑意的脸上。杨景彦看得有些痴。这柔和得像玉一般的脸庞,真应了那个“琦”字。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唇已经印上了哥哥的脸颊。
自己在干什么!
杨景彦“腾”地起身,返回桌前,提起笔却觉得思绪如乱麻,脸上是散不去的热度。

杨景彦醒来的时候天还灰蒙蒙的。他一掀开被子就立刻抓过衣服,冰冷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哆嗦。
边系扣子边往外走,就看见杨景琦正站在他的书桌前,翻看着什么。
杨景彦敛了脚步声走过去,头越过杨景琦的肩膀,问:“看什么?”
突如其来的温热鼻息让杨景琦一颤,手中的稿纸落回桌面。
他回头瞪杨景彦,杨景彦忍住笑,拿起稿纸:“看过了?写得怎样?”
杨景琦被自然地岔开了话题,眼睛好像点上了灯一般明亮:“嗯,写得很不错,非常有活力。你的思想成熟了不少,让你上学堂果然没有错……”
杨景彦看他这副样子,没忍住:“那你呢?你现在为什么不继续上学?你当初明明很喜欢……”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杨景琦的眼神黯淡下来,杨景彦看在眼里,“我喜欢做生意,不是上学。”
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生机一般。
杨景彦张张口说不出话来。
杨景琦很快又绽开笑容,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该去吃早饭了。”抬脚走了出去。
哥……你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喜欢的事情不去做,死撑着隐藏自己的情绪。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杨家的财产?
疑惑、愤怒交织着的复杂情绪,让杨景彦的眼眸添上抹不去的暗色。

 

4
一家好几口在饭桌边坐下。老太爷因为身子不好,只能由佣人端饭到房间喂他。以往二夫人还能和大家说几句,现在她肚子大了,也改在房间里吃饭。杨家人连吃饭都是静悄悄的,每个人各吃各的饭。杨景彦眉头深锁,打心里厌恶这种环境——一点人情味也没有的家,算什么家!
一双筷子夹了菜伸到他碗里。杨景彦抬头,看到景琦温和的笑脸。一瞬间不快都烟消云散了,杨景彦大口大口喝着粥,心里满满的温暖就快要溢出来。
“吃慢点。”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杨景彦厌恶地撇嘴,刚想继续大口喝,另一筷子菜伸到了他碗里。
他抬头,他的二叔父正看着他。
众人屏住呼吸。谁不知道这二少爷和二老爷不和,接下来,不知要发生怎样的战争!
杨景彦眉头皱得更深。他多想直接把这些菜倒掉!可是……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景琦,果然在他脸上发现紧张忧虑的神情。
如果这样做了,哥哥会更难受的吧……
杨景彦三口两口把菜吃掉,起身说:“我吃饱了。”然后转头看着杨予正:“谢谢二叔。”
饭桌上的人都怔住了。
杨予正惊讶地看向杨景琦,像要求一个解释。杨景琦正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对杨予正询问的目光,给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杨景彦拿着包走在路上,也咧嘴笑起来。哥哥现在的笑,肯定比自己还深。

杨景彦和家人的关系,像是渐渐好了起来。不再莽撞地和杨予正顶嘴,每日规矩地向老太爷问安,面对几个堂妹胆怯的要求,他也都应允了。
那几日风大,他到花园里去,四个妹妹正放着风筝。那块空地就在林子附近,风筝线伸得长了,别到了树枝上。
那树并不高,只是四个女孩都太小,够不着。
堂妹淑君见了他,也顾不得关系怎样,上前扯住他的袖子:“二哥,帮我们把风筝拿下来吧。”
余下三个人都咬紧了嘴唇,生怕遭到拒绝。
杨景彦见了她们胆怯而期待的脸,本打算甩开的手停了下来。走到树下,踮脚,仔细地将缠着的风筝线解了下来。
女孩中发出小小的欢呼声。杨景彦将风筝递给她们。淑君胆子更大了:“二哥,陪我们放风筝吧。”
“对呀。”胆子小的三个堂妹也挤了过来。杨景彦看着她们的一派天真烂漫,心底渐渐舒展开来。
“好啊。”

少年与孩童,风筝与天空。
杨景琦走进花园,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许久没在杨景彦脸上出现的朝气,让杨景琦几乎要落下泪来。
这才是他该有的生活。和睦地与家人相处,开心地过学习生活,而不是一味沉浸在仇恨里,在自己与周围的人之间竖起高墙。
为了这样的他,自己做什么也愿意。
“二哥,没想到你这么会放风筝。”淑君走在杨景彦身边,对刚才的游戏还意犹未尽。
“还好,小时候和你大哥经常玩。”杨景彦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眼里都含了笑。
堂妹们难得见到这样的杨景彦,兴奋起来,凑在杨景彦身边唧唧喳喳问个不停。
“二哥,你小时候还玩什么游戏?”
“对呀对呀,教我们好不好。”
“二哥……”
“以后慢慢说。”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一群吵闹的孩子,杨景彦并不厌烦,反而觉得愈加亲切。

“你们闹着你二哥做什么?可不要打扰了他。”温柔的女声传来。
杨景彦眼神从女孩们身上移开,看见挺着大肚子的二婶。
“妈,我们才没有闹呢。刚才二哥教我们放风筝,可好玩了。”女孩们撅嘴,表示不满。
“好了好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林清茹笑笑,“彦儿,你难得出来玩。读书再重要,也不要整日闷在屋里。”
“嗯。”杨景彦淡淡地答应。她是杨予正的妻子,连带着,他对她也没有什么好感。
“彦儿,我知道你不喜欢你二叔。”林清茹看穿他心思似的对他说,“当年的事情,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但它还是发生了。你父亲坚持要和你母亲在一起,拼命反抗。可当时的老太爷态度太强硬。习惯高高在上的人,决不允许一点反抗的出现,你二叔也没有办法。十几年来,他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中。你以为他真一点忙都不想帮吗?他是害怕,害怕会被你们嫌恶……这次接你们回来,他下了很大的勇气……”
杨景彦摇头。怎么可能?真的是这样吗?
林清茹知道他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继续说:“彦儿,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最可贵的就是亲情,不管怎样,你们间总有斩不断的血脉,况且,你二叔,总是为了你好……”
“不可能的!他处处要与我作对!总是要让我做不想做的事!”杨景彦控制不住地大声起来。
“或许是他不了解你。你要知道,他威严惯了,这也使得他拉不下面子。可实际上,他是很重感情、也很懂得体谅别人的人。”
杨景彦看着眼前美丽的妇人。谈起自己的丈夫,便流露了柔情,脸庞像笼罩在光华里。
“他是我的表哥,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他对我好从来不说,但却是实际付出了的。直至现在,他对我始终如一,甚至我没为他生儿子,他的态度也不曾改变半分……”
对人好从来不说,却是实际付出。
杨景彦不由想起另一个人来。一个总是关怀着他,却从不言说、从不考虑自己的人。
林清茹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讲了这么多不着边际的话,微微红了双颊。
“彦儿,我得回房去了,不然你二叔又该说我。”
“二婶慢走。”杨景彦也从飘远的思绪中捞回神来。
似乎很多事情都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杨景彦抬头看天。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5
天气越来越冷,离林清茹生产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全家上下都忙碌起来了,不仅因为即将出生的小姐或是小少爷,还因为即将到来的春节。

杨景彦和杨景琦照例到老太爷房里问安,要离开的时候却被老太爷留下了。
“彦儿,你还在生气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杨景彦愣住。
“我整日待在房里,不代表我不知道家里的事。你那天跑出去的时候,我就明白,你对你父亲的事,还未……咳咳……释怀……”
杨景彦早就想得到一个答案,听到这里便大步向前:“难道你要说,这不是你的错?”
老人想张嘴,剧烈的咳嗽却让他说不出话来。杨景琦上前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回头叮嘱杨景彦:“彦儿,冷静一点。”
“咳咳……彦儿,你不要再怪你二叔了,都怪我的独断专行……我现在才知道,独断解决不了问题,而这是在我失去了儿子以后……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老人的脸上划过一道晶莹的痕迹,杨景琦替他拭去,轻声劝:“爷爷,我们都知道了,您别再想了……”

杨景彦的眼中漫上泪水。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错误要承认得这么晚?为什么,这些痛苦都要让我们来承担呢?喉头的酸涩再也忍受不住,杨景彦眼一闭,眼泪也落了下来。

杨景琦就这样注视着他的弟弟,注视着他一遍一遍地将泪擦去。他没有动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已释然了。

“哥,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恨呢?”从房里出来,杨景彦忍不住问。
“因为我懂得,世上有太多无奈的事,并不能怪谁,也不是恨能够改变的。”杨景琦伸手去摸杨景彦的头发,“但亲情是斩不断的。只有你这个傻孩子不懂。”
杨景彦抓住他的手:“哥,我已经比你高了,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
杨景琦面上一红,抽回了手。
“再高你也是我弟弟!”
杨景彦轻笑:“当然了,哥。”
6
一家人正吃着晚饭。自从四个堂妹和杨景彦熟络起来以后,饭桌上便热闹起来了。起初杨予正不习惯,还会咳几声让他们安静,后来见遏止不住,也就不管了。
二夫人房里的小丫头冲了进来:“二老爷不好了!二夫人肚子疼,怕是要生了!”
杨予正一下子站了起来:“杨富,叫产婆!”快步几乎是小跑着向房里去了。
“妈妈要生了!”四个小女孩又讨论起来,淑君咬住嘴唇:“以前妈妈生妹妹的时候,叫得可痛苦了!”伸手拉住身边的杨景琦:“大哥,妈妈会不会有事啊?”
杨景琦摸摸她的头:“没事的。你要想,不久就要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了。”
“嗯,这也是。我们看妈妈去。”四个人蹭地溜下了椅子,跑没了影。

“你说这回是男是女?”杨景彦嘴角含笑。
“希望是个男孩。”杨景琦也微微笑起来。

房里的惨叫越来越大声,杨予正在外面踱着步,心急如焚。
“老爷,没事的。前几次,夫人不也这样挺过来了吗。”杨富安慰道。
“嗯。”杨予正答应,可丝毫不缓解他的心焦。
过了仿佛一世纪那么久,婴儿清亮的啼哭声响起。丫头跑出来惊喜地喊:“二老爷!是个小少爷!”
杨予正愣了许久,才高兴地叫道:“好啊!”

四个小女孩推着杨景琦和杨景彦往林清茹的房间走。
“大哥二哥,走嘛,去看看小弟弟。”
杨景琦哭笑不得:“这样不好吧,二婶才刚生产不久……”
说话间已到了门口。两人不肯进去,却听到林清茹的声音:“进来吧,不用顾忌了。”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跨了进去。
杨予正坐在床边,怀里抱着新生儿。见他们进来,也顾不得什么长辈的威严,开始说:“你们看这个孩子,长得真是有灵气,长大一定有出息……”语气里是满满的疼爱。
林清茹将孩子抱了过去:“看你,高兴成什么样了。”回头对两人说:“你们不知道,他早连名字都和老太爷商量好了,居然瞒着我。”
杨景彦感兴趣地凑上前:“叫什么?”
“叫什么杨景夷啊,啧啧。”

杨景琦沉吟许久,对杨予正说:“二叔,我有事要跟你说。”
杨予正抬头,收敛了些笑意。站起身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再看看他的儿子。
他们出去之后,杨景彦告诉一声:“二婶,我也有些事要问二叔。”
“你去吧。”林青茹逗着儿子。

“二叔,我不想再学打理了,我想继续我的学业。”
杨予正的神色沉下来:“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同意没人来继承家业。”
杨景彦站在门外边,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哥哥所说的“喜欢做生意”,全都是因为……要成全自己。
“不是还有小弟吗?”
“景琦,你要知道,他的出生并不能决定什么,我绝不会因为这个就改变主意。”
杨景琦笑开:“二叔,不是小弟的原因。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本来的兴趣就不是这个。”
“如果二叔不放心小弟的话,我以后也可以帮忙。二叔,让我做我有兴趣的事好吗?”
杨予正叹息着扶额。
“你们这兄弟俩,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房里的杨景琦,和房外的杨景彦,都因这句话,低低地笑出声来。
7
除夕夜,杨家大院里难得地热闹。
众人忙上忙下,年夜饭等等闹腾过后,聚到了院门前。
老太爷也坐在大堂的椅子上,预备观赏这场烟火。
仆人们摆好了几筒烟花,林清茹也把孩子摇睡了。杨予正四处望望,问道:“大少爷和二少爷呢?”
“晚饭后就没看到了。”
“爸爸爸爸,放吧,放吧!”四个小女孩缠上来。
“好吧,反正只要在家里都看得到,不等了。点火吧。”
“哦——”连仆人们都欢呼起来。

杨景琦的后脑勺抵住墙面。在后院里,黑夜笼罩下来,看不清什么。可身前人的呼吸,一股一股的,还是让他脸颊发烫。
“彦儿,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杨景琦尽量平稳住呼吸,问道。
“大家的问题都解决了,我们的问题也该解决了。”
“什么……什么问题?”杨景琦已经不能控制心跳了。
杨景彦扬起嘴角,脸凑得更近。
“就是这个。”
嘴唇轻轻蹭过对方的。
杨景琦不能反应了。
“哥哥,你呢?你也喜欢我的对吧。”
杨景琦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
“算了,我知道就好了。”等待不了地低头,落下炙热的吻,然后青涩地啃咬。

砰。
就算付出不言说,对方也会知道。
砰。
这就是彼此喜欢。

杨景琦睁开眼,眼底映出一片灿烂的焰火。
-END-

=========俺是讲废话的分割线========================
很好,LZ的第十个小短文写完了。LZ终于攻(?)德圆满了~~~~~~一直以来,LZ一直延续着一种风格,那就是崩坏……在文笔情节各个方面都渣的情况下来不要脸地发兄弟文……
废话少讲,各位有意见尽管提出,LZ会好好听取的。
还是那句,兄弟萌点十足,LZ有想到的话会再写~~~~~【P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