Ái tình buôn bán – Tần Tranh

Tên gốc: Ái tình mãi mại

爱情买卖 by 秦争

文案

简洁的说, 这是一个关于学长与学弟, 关于暗恋, 关于淘宝, 关于校园, 最后 HE 的短篇.

01

李辛回宿舍的时候路过银行,怀揣着侥幸心理进去打了一下存折,惊喜的发现,又有140块的奖学金上账。学校的奖学金制度比较离奇,讲究的是细水长流,李辛大一冬天获得了8000块优秀学生干部奖,学校不定期的向他存折发放,截止目前研一下半学期,他已经收到了3937块,按照这个速度不保守的估计,再读个博士,这笔钱差不多就完全能拿到手了。

有钱就是有底气,刨除欠舍友28块的饭钱,李辛惦记着自己的游戏里面人前风光无限的账号堪堪该进入体验模式了,最近手上钱过来过去,没留下多少,用游戏币兑点卡太勉强,现在突然多了几块钱奖学金出来,赶紧上淘宝把点卡买了,钱当然是花哪儿哪儿好。

时间是星期五下午四点半,李辛搜索之后,价格由低向高排列,相中几家顺眼的店,倒霉催的没看见一个店主在线,翻到第二页,终于有个价格还不错的店主旺旺是亮的,赶紧喊一句。

Zxcvbnm:店主好。

对方没有反应,旺旺显示目前对方不在电脑旁。

李辛郁闷,花钱怎么都这么难,接着往下看,还有几个价格还能接受的店,挨个喊过去,卖家像是约好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吭声。

大约过了5,6分钟。

zengfanxing0912: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第一个喊的店主终于回复了。

Zxcvbnm:网易一卡通,我现在拍,你充。

就像在沙漠中跋涉终于看见绿洲,李辛手指飞速敲打键盘。

zengfanxing0912:好的。

李辛这时才注意到这间店的信誉度并不高,买点卡有点类似赌博,买定离手,万一遇到骗子也没辙,只能自认倒霉,李辛着急着赶紧买,也就不墨迹了,迅速填好订单。

zengfanxing0912:lixin1234@163.com

zengfanxing0912:是这个账号吗?300点的2张?

Zxcvbnm:对的,稍等我还没付款啊。==

李辛看着电脑上网络银行跳转中的页面默默流汗,从没见过这么性急的卖家——比自己还急。

zengfanxing0912:哦。

zengfanxing0912:请注意查收。

Zxcvbnm:发货吧。

李辛付完款,催促卖家,却几乎在同时收到了卖家给他的话。

不,不是这样的。

李辛嘴角抽搐,他非常想耐心的向卖家解释:应该是我付款后你把状态改为卖家已发货,然后我去点击确认收货等到钱到账你再把点充到我的账号上,只要保证五分钟内充到,那就是好卖家。而不是像你这样,看见支付宝提示我付款了就把点给我充了,万一我是骗你的怎么办啊!

Zxcvbnm:充上了。

强烈忍着扶额的冲动,李辛耐心的等待卖家修改订单状态好付钱给他——买了好几年点卡他发誓这种情况绝对是头一遭出现。

真好奇哪一方水土能养育出这么一朵奇葩,李辛瞅了一眼卖家资料,居然是同城的!之前旺旺刷新出来卖家的头像,李辛没放在心上,现在再仔细去打量,是一个男孩子的全身照,图太小看不清脸,只能隐约瞅出来的大概:一个皮肤很白的男生穿着T恤牛仔裤呆呆的手背后站好,标准的小学生姿势啊。背景是一面肉色的墙的下半部分,墙上面镶嵌着金光闪闪的大字,李辛对着这暴发户的做派越看越眼熟,最后在勉强辨认出:灿烂,无疆四个个大字的时候顿悟了,这很明显是教学中楼南边的校歌墙嘛,看上去好像是校友啊。

卖家名字叫曾繁星,挺好听的,估计当初父母是冰心的书迷,李辛已经懒得吐槽他这种用实名换成拼音就当网名用的行为了。本着校友之间多多关照的美德,李辛给了他卖家满满的好评。

zengfanxing0912:(飞吻表情)请记得帮我打个分。

Zxcvbnm:我都评过了。还有什么需要打分的吗?

zengfanxing0912:谢谢哦,我刚开的店,呵呵。

Zxcvbnm:看出来了。慢慢来很快就能做熟了。

李辛表面上很体贴的安慰了一下他,不过在内心深处还是默默叹气,你开店之前好歹找俩人打听一下大概的操作流程嘛。

李辛心底生出了指导一下这只小白卖家的冲动,但还是被想上游戏的念头压倒,算了,回头有时间再说吧。

zengfanxing0912:谢谢你。︿_︿

Zxcvbnm:嗯,以后我都来你家买。

这不是一句客气话,李辛虽然点卡有一半是靠游戏币支撑着,但累积起来还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现在遇见一个看着挺顺眼的卖家,李辛觉得以后买点卡都能省下不少心。

zengfanxing0912:好啊。

02

没过几天,李辛专司摆摊的号也没点儿了,看了眼还算富余的仓库,决定再次去拜访一下那位淘宝卖家,顺便看看他有没有变熟练一点儿。

Zxcvbnm:店主?

zengfanxing0912:在。

今天运气不错,卖家就在电脑旁边守着呢。

Zxcvbnm:我下好单了。

zengfanxing0912:哦。

不知道卖家跟谁学聪明了,这次好歹是记得先收了钱再充。

zengfanxing0912:你账号有问题。

Zxcvbnm:什么问题?

zengfanxing0912:我充不上。

李辛看见这句心里咯噔一下,鉴于上次对这个卖家印象挺好,这回他没多想,一次买了100块钱的。眼看着卖家说账号充不上,李辛觉得自己又遇见了骗子常见的伎俩,这卖家显然更聪明,知道放长线钓大鱼,要是第一次交易,李辛肯定不会放这么大额,那即使被骗也没几块钱。

按捺下心底的愤怒,李辛登录上服务中心,脾气瞬间烟消云散。

Zxcvbnm:我这边看充上了。

zengfanxing0912:啊?那你等我再看看后台。

Zxcvbnm:嗯。(流汗表情)

三分钟以后。

zengfanxing0912:哦,是充上了。

Zxcvbnm:后台延迟了吧。

李辛觉得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顺便思索,假如刚才自己回答:是啊,怎么充不上,你再试一试。那么这店主会不会照做。

顺便看了一眼这间店,信誉度明显比上次自己来的时候提升了,买家留言几乎都是“速度很快!”“好卖家!”“以后还来哦~”店主耐心的在每一条评论下面回复“谢谢您。”认真得几近虔诚。

留言板倒是很好笑,稀稀落落的几条,无非都是垃圾广告,一个个危言耸听劝店主买团队刷店铺信誉度。店主也耐心的在每一条下面回复:谢谢,我的店铺不用刷信誉。

大约是刚才误会了人家,李辛总觉得对那卖家有所亏欠。

Zxcvbnm:店主。

zengfanxing0912:啊?

Zxcvbnm:店铺留言板可以设置,那种无聊的广告可以不显示出来的。

zengfanxing0912:哦,好的。

Zxcvbnm:店主,你是C城人?

zengfanxing0912:是啊,我在资料写了。

Zxcvbnm:在工大读书?

zengfanxing0912:是啊……这个你在哪里看见的?

Zxcvbnm:头像。

zengfanxing0912:哦哦,我就那一张照片。

其实你不用照片也不要紧,李辛已经习惯他的作风了。

Zxcvbnm:跟我一个学校,你学什么的?

zengfanxing0912:固体力学。

难怪了,理科读太久人难免会有点儿呆。

Zxcvbnm:小朋友快叫师兄^_^

zengfanxing0912:你怎么知道你比我大?

Zxcvbnm:我们研究生院没有固体力学这个专业。

zengfanxing0912:师兄。

李辛觉得这小学弟真的挺有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很不错,现在是越看越顺眼,人与人直接交往有时候确实是有缘分的。

Zxcvbnm:乖,师兄住在嘉园3—1105有空来玩儿。,

嘉园是他们学校在校园西门外路对面盖的三幢高层男生公寓,楼层从上往下依次住着博士生,硕士生,国家重点专业的本科生。之前有人戏言假如遭遇大地震,学历越高的越是跑不出来。

zengfanxing0912:好,我住在1—0402

03

其实李辛不是爱挂旺旺的人,他不爱挂任何聊天工具。可自从认识了曾繁星,李辛时常有意无意的挂上旺旺,顺便逗小学弟两句。两个人很少会探讨诗词歌赋人生哲理,大多数时候都是李辛教育曾繁星哪门课该怎么应付,那个教授一定要跟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哪个教授要顺毛捋。

曾繁星的网店逐步进入了发展期,经常都是回头客,营业额逐渐向上攀登。小曾雄心勃勃的除了本身代卖的各种游戏点卡又增加了U盘耳机鼠标小音箱之类的小件电脑配置。

Zxcvbnm:小曾?人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对方才有了回音。

zengfanxing0912:来了,刚去邮局寄包裹。

Zxcvbnm:不是跟你说了店里东西你都发快递,去什么邮局。

zengfanxing0912:呵呵,那个买家说快递不划算,我想反正要去那边吃饭就顺便把包裹寄了。

Zxcvbnm:包裹不保价回头你看他讹你怎么办。

zengfanxing0912:呵呵,应该不会吧。

Zxcvbnm:算了算了,下个礼拜运动会你准备干嘛?

zengfanxing0912:看运动会啊。

Zxcvbnm:都是大一大二的你去凑什么热闹。==

zengfanxing0912:不然也没事干,我宿舍的人都说去看。

Zxcvbnm:服了,运动会三天我们几个人约了去爬华山,你一起来不,人多热闹。

zengfanxing0912:好。

Zxcvbnm:手机号给我。

zengfanxing0912:134XXXXXXXX

李辛顺手拨了号,确定响三声才摁掉。

Zxcvbnm:我的号,记下来了?我提前一天联系你。

zengfanxing0912:好的。

从C城到华山要坐近10个小时的火车,李辛约曾繁星早上四点半在宿舍门口等着,四点三十五,李辛勾搭着另外两个同学到了校门口,看见一个穿着宽大运动服背着书包的男孩守在门口一动不动得傻站着。

“小曾?”李辛上去确认。

“师兄好。”

男孩转过来冲李辛点点头,皮肤很白,在路灯下幽幽反射一层朦胧的萤光,虽然是四月,早上温度还是很低,李辛看着曾繁星在晨风中微微打颤,叹了口气。

“走吧”四个大男生勉强挤了挤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票是提前买的始发车,有座位。上车的时候李辛很自然地摁着曾繁星在两人座上坐下,把剩下两个人扔到隔壁的三人位上跟别人挤去。

李辛个子高骨架大,在他身边曾繁星被反衬得像是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孩子。

“小曾你不是本地人吧?”李辛注意到曾繁星说话总会拖着绵长的鼻音,更符合南方人的习惯。

“我祖籍是江苏的,家住在C城。”曾繁星解释。

四个人一字排开的坐法也不方便打牌,李辛感觉到曾繁星总是垂着头偷偷望自己这边看,伸手往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困了就睡呗,看我干吗?”

曾繁星尴尬得咬了一下下嘴唇:“那师兄我睡一会儿啊。”

“睡吧睡吧。”李辛主动往外挪了挪给曾繁星留出更大的地盘“别操心,东西我给你看着。”

曾繁星点点头眼睛一闭靠着窗户,扑棱几下睫毛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平稳而悠长。李辛盯着他看了会儿,娘的,一个男孩儿长得这么白嫩真是浪费。

等正式到华山脚底下开始爬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身边还有很多上了年龄的游客,四个男孩买好手套竹竿,整理一下就开始往上爬,华山虽然险峻,但几个人体力都不错,憋着气一路上去,到达北峰没有一个人事先买好同心锁去求姻缘的,四个人互相挤兑几句就憋着气继续往上爬,最后提前到达了观日点。凌晨过后山上温度不高,不幸的是租军大衣的竟然没营业,李辛冻得在观日台一跳一跳,剩下两个同学也好不到哪里去,反而是曾繁星这个江南人冻得不明显。

李辛结巴着问:“小曾你不冷么?”

曾繁星居然还笑了笑:“还好吧,我老家冬天没有暖气的,每年过年回去全家就生个炉子,我都习惯了。”

好可恶。李辛明知道曾繁星不是在炫耀还是忍不住腹诽。

哇哇乱叫得看完日出,大家也都暖和过来。曾繁星让太阳晒得鼻尖儿还冒了汗,四个人没有多做停留接着往最高峰爬,游了一圈儿南天门赶在中午之前下山。

大约是放松了精神,下山的时候李辛觉得自己两条腿发飘,走到一处转弯的时候被露在地面的树根绊了一下,李辛没控制住身体整个人往前扑了几步,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力气扯着他,才在路边勉强停下来。回头看看曾繁星一脸惨白瞪大眼睛拉着他左臂,转回来再低头瞧李辛觉得头有点儿晕,脚底下就是悬崖,刚要不是曾繁星扯住了自己估计他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往后面的路四个人都一个人紧贴一个人,走得小心翼翼。

太阳下山之前四个人坐上了返程火车,到宿舍时候天才蒙蒙亮。几个人都打着哈欠准备回宿舍蒙头大睡,李辛喊住曾繁星:“小曾,睡醒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顿好的,这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

曾繁星跟他们三个不在同一幢宿舍楼,迷迷瞪瞪嗯了一声,一个人往宿舍区深处走去。

04

李辛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可都过了两天了,曾繁星也没再来个电话。

等不耐烦,李辛自己打过去,好半天才接通,劈头就吼:“小曾,我眼巴巴等着请你吃顿饭就这么难,你看不起我觉得我纯粹跟你充客套是吧?”

“师兄……”电话那头尾音拉的长长的,听上去有点儿委屈。

“小曾,你在哪儿呢,怎么了?”李辛也听出来不对赶紧问。

“我在宿舍……这两天动不了啦。”曾繁星苦笑。

李辛没有多想,赶紧跑去一号楼看看,曾繁星宿舍门没关,就他一个人在,正哀怨的靠在床头翻看一本大众软件。

“你这是坐月子呢?”李辛目瞪口呆。

“师兄……”曾繁星又开始咬下嘴唇。

曾繁星睡在下铺,李辛很理所当然得脱掉外套走到他床边坐下:“来,说说究竟怎么了?”

“那天从华山回来…睡一觉起来…身上就不能动弹…这两天其实还好一点了。”曾繁星越说越小声,越说头越往杂志里面埋。

“呃,你也太缺乏运动了吧。”这种情况绝对是李辛没有想到的。

曾繁星没有回嘴,羞愧得耳朵尖都红了。

“行了行了。”李辛伸手上去在曾繁星脑袋上一通乱揉:“等你这次能动弹了每天跟我打篮球去,保证把你练得身体倍儿棒!”

被揉脑袋的人奋力往床里面一躲,实际上没有挪腾出几分位置,“我打球很笨的,会同手同脚。”

“同手同脚也要来,不练你永远都是同手同脚!”李辛摆出一副就这样说定了的表情,曾繁星只能乖乖点头。

“那你吃饭上厕所都怎么解决?”李辛想起来比较实际的问题。

“吃饭我舍友下课会给我带,上厕所…也是他们扶我去的。”

“他们不在你就不上厕所?”李辛瞪眼。

“我…都是等他们回来才喝水。”曾繁星解释。

笨死的,这家伙一定是笨死的,李辛瞪着曾繁星干燥得泛白的嘴唇没来由的生气了。

曾繁星也不知道这个师兄究竟想要干什么,眨巴着眼睛愣愣的看着他。

李辛利索的拿着杯子在饮水机兑了一杯温水端过来:“喝了,等下我扶你。”

曾繁星赶紧摇头,频率依然不快。

“喝啊,怕啥,我的命都是你从华山上扯回来的,以后有啥事儿都可以找我,知道不?”

“哦。”即使神色有点儿复杂,曾繁星好歹是答应了,接过杯子小口小口的喝。李辛慨叹造物主的神奇,江南江北人差距还真大,不过搁在往常,李辛要是看见那个男人这么做作的喝水肯定要骂他装逼,现在觉得这动作曾繁星来做居然挺合适的。

两个人一时间都不说话,李辛是打定主意要伺候曾繁星上完厕所再走,估计是被他严厉的眼光压迫得太紧张,过了一会儿曾繁星就喊他:“师兄,扶我起来。”

李辛大手大脚的把曾繁星从床上拖起来,这小孩儿居然在被子下面是光溜溜的,白瓷一样的皮肤摸起来滑滑的,腿间灰色的平脚裤在肤色的衬托下很显眼。男生宿舍天热裸奔都是常事儿,但李辛还是第一次把个赤|裸的男孩抱个满怀,挺新鲜的。

嘉园的宿舍是那种两个四人小套间,八个人合用一间客厅一个卫生间,想着曾繁星每天都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从里屋一路展览过来,李辛没来由觉得不乐意。把他放在洗手间,李辛利索的转身合上门:“完了叫我啊。”

嘴上这么说,听见冲水声李辛就推门进去了,曾繁星笨拙得才刚刚理好身上唯一的布片。

“学长,你扶住我一边的肩膀就可以了。”曾繁星蚊子哼哼一样的建议。

李辛“哦”了一声,还是坚持用整条胳膊环着曾繁星,把他送回床上盖好薄被,又把水杯塞给他“喝!”。

曾繁星乖乖的接过去。

“我去给你把饭买了?”李辛提议。

“不用不用,我跟人说好了。”曾繁星眼睛亮亮的,“学长帮我开一下电脑吧,我最近都没看淘宝店。”

“好。”

旺旺是自动登录,都是几条乱七八糟的广告,网页密码是曾繁星名字的拼音,比id还少几位。

刚模仿曾繁星的口气回复了几条买家的评论,就有生意上门。

大白杨:店主好~(飞吻表情)

zengfanxing0912:亲好呀~亲需要点儿什么?

李辛毫无负罪感的使者曾繁星的id回复往常自己也很鄙视的问候语。

大白杨:呵呵,店主你店里8G的U盘还能再便宜嘛?

zengfanxing0912:小本生意概不讲价,对不起啊亲~

大白杨:那是现货吗?

zengfanxing0912:是的。

大白杨:哦,那我再看看吧。

zengfanxing0912:好。

大白杨:店主你家还卖QQ的会员哦。

zengfanxing0912:是的,如果亲有需要可以拍下来。

大白杨:店主那你家还卖不卖电脑散热板啊?

zengfanxing0912:你等我看一下……

李辛转过头问躺在床上的:“你那电脑散热器是现货?”

李辛点头:“我就在咱楼下电子市场拿的。”

zengfanxing0912:亲好,卖的。

大白杨:店主你头像的照片是你本人嘛?

zengfanxing0912:是的。

大白杨:呵呵,好可爱啊。

zengfanxing0912:对不起亲,这个不卖。

大白杨:哦,那太可惜了。

zengfanxing0912:(流汗表情)

对方再没说话,李辛自己没实打实得开过网店,没想到淘宝上的买家果然是丰富多彩的。当机立断从电脑随便找出一张线路板的图片传做头像,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个傻乎乎的学弟看好。

折腾完才转过头呵呵笑:“对不起啊生意黄了。”

曾繁星眨眨眼:“没事的,很正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辛感觉自己在这儿曾繁星好像浑身都不自在,蓦地心尖一阵发紧:“我再伺候你上一回厕所然后我回去?”

曾繁星没想到他话题转换得这么快,赶紧拒绝了:“不用不用了。”

“走呗,还有半个小时才下课等他们回来了你还不得憋死?”李辛毛手毛脚的上去就掀曾繁星的被子,没想到被子下面的人下|体竟然微微的隆起,曾繁星咬紧下唇不解释,李辛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种尴尬,只好把被子又给他盖回去,挺不自在的说:“那我先回去了。”说完迈开长腿就出门了,始终没再回头。

05

李辛一晚上没睡好,刚进入浅眠眼前就浮现出曾繁星白花花的大腿窄瘦的腰,暗骂自己没出息,皮肤白很罕见么?学校皮肤白的人多了,以前自己就见过好几个。顺着这条思路迷迷糊糊往下想,李辛回忆起自己大三在校学生会干副主席时候,手底下就有个皮肤白嫩的孩子,跑腿很勤快,再仔细回忆,那小孩居然长着一张曾繁星的脸。李辛猛的惊醒,背后居然出了汗,在黑夜里睁大眼睛回忆却越回忆越糟糕,大四自己组织毕业晚会总有个小孩在自己外围绕着负责安置设备,搬研究生宿舍时候有个小孩勤快的给自己擦桌子扫地,系上打篮球时候有个小孩一场不落的来加油,有次练习赛缺人小孩赶鸭子上架充个数又因为同手同脚被自己赶下去,这些孩子都有个共同点,都长了一张曾繁星的脸,自己发现的有这么多,是不是还有没发现的?

有些事情不是忘记,只是想不起来了。

李辛根本睡不着,他不傻,结合那天曾繁星的反应,这些行为他不难到一些心酸的秘密,那天曾繁星被自己从篮球场赶下去是怎么样的心情?曾繁星从来都是这样围绕着自己身边,从来没有堂堂正正的走到自己面前自我介绍,让自己一直误会他是那个同学手底下的热心学弟,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一个男孩放在心上好几年。

李辛反复考虑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刚亮时候拨通了曾繁星的电话,没开机。

克制住冲去他宿舍的冲动,李辛上网看看旺旺,却是亮着的,不知道是昨天自己走了以后就没有下限还是怎么样,李辛试探得喊了一声。

Zxcvbnm:小曾?

zengfanxing0912:师兄。

对方回的很快,李辛反而有点儿吃惊,猜测到他也是一夜没睡有一点心疼。

Zxcvbnm:怎么不睡觉?

zengfanxing0912: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师兄你有话直说吧。

Zxcvbnm:小曾,我以前就见过你是不是?在学生会?

zengfanxing0912:对。

Zxcvbnm:还有篮球赛上?

zengfanxing0912:师兄你知道的啊。

Zxcvbnm:嗯,我才想起来的。

zengfanxing0912:其实我第一次见师兄是在接新生的时候,当时我来迟了,宿舍被别的专业的人占了,你坚持帮我疏通关系让我和同学住在一起,我当时觉得你很厉害,很崇拜你。

李辛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学校的传统是大二负责接新生,每年那一周都累的脱一层皮,等到了大三因为是学生干部,李辛必须在办公室负责坐班接待,直到所有新生的情况都落实,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李辛总是本着良心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安排,这是职责所在,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小孩傻乎乎的就上了心。

zengfanxing0912:后来我在好多活动都见到你,听见许多人谈论你才知道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zengfanxing0912:其实我还跟你上过同一节选修课,我坐在你后面。

李辛不说话,看着旺旺上一条又一条发过来的信息。

zengfanxing0912:可惜后来你都不爱在学校露脸,我就找不到你了。有天去老师家帮忙我无意听到你跟你同学说打网络游戏的事情,后来就向那个师兄打听,说我最近也想玩,他很爽快的告诉我你们所在的服务区还有游戏里面的名字,让我注册了去找他带我,但我玩的太烂了升级又慢,给你帮不上任何忙,也就没有机会和你说话。

zengfanxing0912:等你在游戏里结婚又离婚,我就不玩了。

zengfanxing0912:卖点卡是我开玩笑的想法,我想假如我卖得便宜一点你会不会找上我,后来觉得挺难的,因为店铺信誉低,一直挺不顺的,后来那天你居然真的和我说话了。

zengfanxing0912:你的手机号我都会背了,虽然从来没有拨过,你那天把号码给我很高兴。

zengfanxing0912:我昨晚看了一遍咱俩的聊天记录,这一个月咱俩说的话比我之前认识你这三年加起来还要多,我觉得能这样就很好了。

zengfanxing0912:你之前问我要不要把导师介绍给我回头考研究生继续当你的师弟,我觉得不用了,我爸爸在深圳做生意要我毕业去给他帮忙,谢谢你。

zengfanxing0912:在华山的事你不用太在意,即使我对你没有那种想法我也一定会把你拉住的,谢谢你肯叫我出去玩,昨天让你不愉快很对不起。

李辛觉得在纵容这孩子自暴自弃的说下去那无非就是我跟你一刀两断永不相见之类的煽情话,赶紧打住吧。

Zxcvbnm:小曾,之前的事咱先不说了,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好了回答我。

zengfanxing0912:你问。

Zxcvbnm:店主,你本人卖不卖?

李辛真的不是想要欺负孩子,曾繁星大段大段的表白看着他心里挺舒坦的,等心里美够了才神秘兮兮的发话,他之前没有交过男朋友,但看着曾繁星可怜巴巴的围着自己团团转,无论是当做玩笑一笑置之或者是用一句:“滚开,死同性恋!”把这个孩子打发走,李辛都自觉是做不到的。

大约是曾繁星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没有回答,李辛不着急,慢悠悠的等,等着这傻孩子继续回归到绕自己公转的轨道上。

门被咚咚的敲响,李辛走过去打开,刚才还在旺旺那头的孩子喘着粗气儿逼问他:“你最后那句说的真的?”

李辛无辜的点点头。

“那我卖!”坚定地说完这句话,曾繁星靠着门框哼唧一声。

“咋了咋了?”吓得李辛赶紧上去把他扶住。

小孩半天才抬头,脸红红的俩眼发亮:“我身体好像,还是不能动的。”

 

06

曾繁星的网店换了掌柜。

本来李辛提议既然自己这条大鱼都上钩了,那就干脆把店关掉,空余时间干点啥事儿不好。曾繁星坚决反对,说是这个店一定要保留下来,等回头两个人真的怎么样了还有个念物。

“丧气。”李辛敲他脑袋。

后来实在看不过眼曾繁星吸引古怪买家遭遇调戏的气场,李辛本着师兄的威严逼迫他充分利用课余时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至于淘宝店嘛,当然由闲着没事儿好吃好喝的研究生师兄亲自接手。

“店主,我觉得你现在变得比较凶诶。”这是本月第三次被买家这么说,李辛哼哼,真不知道以前曾繁星是怎么跟她们墨迹的,自己的家眷比较呆,一个没看好就被人拐出银河系了。

门被推开,皮肤白嫩的小男生闪进来,手上提着食堂的桶仔饭,小脸被大太阳烤的红扑扑的。

“给你,排骨的。”曾繁星把饭在桌子上面摆好摩拳擦掌,“下午你有课吧?那店我来看!”

李辛冷笑,淘宝要是让这种人赚了钱那才是傻瓜也能当老板呢。

“喂,你不要看不起我我也是卖出过很多东西的!”曾繁星郁闷,他知道自己至今有时候买卖还是不得要领,经常和买家关注错误焦点闲聊一下午未必能卖掉一件东西。

李辛赞许赏给他一块排骨:“嗯,你这辈子卖一个大件就够了,别的我来。”

曾繁星脸红了,埋头吃饭,反正下午李辛上课了,开不开旺旺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下午跟我上课去。”李辛吃掉最后一口饭擦擦嘴后突然提议。

“啊?”曾繁星呆呆的。

“走吧,下午上科学道德,反正你以后也要考研,提前去听呗。”

曾繁星内心挣扎一下,不见李辛再说话,赶紧抬头看看,对方一本正经的瞅着自己,心脏忍不住跳快了几记,自己的观点坚持不到3秒钟就叛变了:“好。”

“行,快吃饭。”李辛高兴了,在曾繁星发旋处轻轻吻了一下作为奖励。

至于那淘宝店,还是等大掌柜下了科学道德课再营业吧。

【END】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Ái tình buôn bán – Tần Tranh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