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ng hồ thật lớn – Hắc Đản Bạch

Tên gốc: Hảo đại đích giang hồ

好大的江湖 by 黑蛋白

( 搞笑江湖文, 农民愣攻 vs 高手美受 )  ( 古代武俠, 愣攻 X 美受 )

纪无双非常讨厌自己的名字。

虽然他那死人爹是这麽说的:「双双,这个名字代表,你是咱们记家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宝呀!」然後他娘在一旁边点头边用手绢擦眼角。

是不是纪家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宝他不知道,不过这世上100个人里头,有99个半会用名字去猜测人的样貌,剩下不会的那半个,还在娘胎里没生出来。

看看这「纪无双」三个大字,怎麽瞧都是个娇滴滴大姑娘小姐的名字,可惜他是个男的。

是男的也无所谓,兴许是个富家大少的名字,而且是个穿个白衣,跟鬼一样……跟谪仙一样的富家大少。

可惜,他家只是个种萝卜的庄家,孩子──也就是他,野到10岁以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其实,他是不讨厌萝卜,白白胖胖的,可以做上百八十道菜。

问题是,种萝卜,就必须拔萝卜,那萝卜简直像在土里生根(是在土里生根没错),得花上一番蛮力才拔得起来。

要是不小心给拔断了,这根萝卜就只能带回家煮汤,他还会被罚不准吃饭。

当然,若只是一般的萝卜,纪无双其实也不是这麽苦恼於拔萝卜,他跟那死人爹一样,筋骨强壮,长得跟铁塔似的。

可,他那死一百回也不够的爹,毕生最大的心愿是种出全天下最大的萝卜。

到底他家的萝卜是不是全天下最大,没看过天下他也不敢肯定,但他家萝卜最小的也像个两岁的胖娃娃,很难拔这件事是无庸置疑的。

所以,他决定到外头走走,再也不要拔萝卜了!(其实是不想再听到全村的人都叫他双双。)

听到他要出外闯荡,纪家娘先是扁起嘴,抓起手绢开始抽气,接著放声大哭……纪无双很无奈,他只是要出外闯荡,他娘何必哭得像他作奸犯科後被砍头似的。

而纪家爹,先是用力抱住纪家娘,再用力瞪儿子……纪无双更无奈,他娘哭其实跟他没有甚麽关系,他爹又何必一副「欺负我婆娘,老子就跟你拼命」的模样?

原本打算,就这样离家也无妨,他爹却叫住他,语重心长的说:「双双呀!你去闯荡甚麽都没关系,可别闯荡进江湖呀!」

明白!纪无双很爽快的挥挥手,拎个小包袱,闯荡天下去了。

至於江湖,虽然他不确定江湖在甚麽地方,不过江湖里在干嘛他听村长提过──也就是干著,老子今天不砍你,明天你就来砍老子了!这笔钱老子今天不抢,明儿也会有人来抢!──之类的这种地方。

他那死人爹真是多虑了,虽然这辈子长到现在,纪无双一无病痛、二无跌打损伤,每天可以爬到山上扛七趟水,完全壮的连牛都甘拜下风。

不过,除了蚂蚁以外,他可是连一只蚊子也没打死过。

要他抓著刀子砍人?那可就不用了。抢钱这回事,他这辈子恐怕想饿死也很难,了不起回家种萝卜,也就不用抢了。

所以这江湖,绝对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虽然江湖跟他没有关系,可是……

瞪著抓在手上断成两截的竹筷,纪无双就皱眉。

天杀的!又断!

在他家,就连他瘦瘦弱弱的娘亲,可都是用铁铸的筷子,这种一折就断的竹子,到底怎麽会有人拿来夹菜扒饭?

要不是他吞饭前有记得咬,半截竹筷现在肯定是梗在喉头。

没办法,出门在外不能要求太多,等找到落脚的地方,他再让家里寄筷子来给他。

搁下饭碗,纪无双一手抓一个馒头,继续狼吞虎咽,至於菜……反正是切好的肉乾,用手抓也可。

吃饱了,他拍拍肚子,对店小二叫到:「小二,算帐。」

「客客……客官……不用……不用钱……」又细又抖的声音不比蚊子大多少,而且还没看到人。

「不用钱?」总算找到店小二,就缩在离他七张桌子远的角落,抖的跟道士手上的铃铛一样。

纪无双非常疑惑,离开家乡到目前为止一个月,他每次吃饭都不用钱,最後只能随便留几个铜钱在桌上,免得像吃饭霸王饭的。

今天,他非得问清楚怎麽回是才成!

才往前跨了一步,店小二两眼一翻、口吐白沫,昏了!

还弄不清楚怎麽了,突然一声:「纳命来!」从背後偷袭,还好从小被爹追著打习惯了,他连忙抓起板凳一挡。

唰!板凳几乎去掉一半,一把刀卡著。

「卑鄙小人!竟暗算姑奶奶!」刀的另一边,穿著一身红衣小少女气急败坏的大吼,纪无双怎麽想怎麽无辜。

谁暗算谁呀?

「师姐小心!」又是一声偷袭,他只好再抓起另一把板凳一挡。

这回板凳被劈得更开,依然卡著一把刀。

「不要脸的奸贼!有种光明正大跟姑奶奶斗上一斗!」刀的另一边,依然是个红衣小少女,脸蛋微胖,气的红通通的。

「喂!小姑娘,没事不要拿刀乱砍乱杀,小心把自己的手指削掉。」看这两个小少女不知到满15没有,纪无双出於一片好心劝到。

「甚麽!你这奸贼!竟然看不起我们彩衣门!」第一个少女一边尖叫一边跺脚,活似要扑上来拼命。

甚麽门?踩衣门?他的见识果然太少,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这是甚麽样的门。

「等等,师姐,你看江湖黑名单上有这奸贼的纪录!」第二个少女用空著的手抓出一本黑皮书,啪啦啪啦翻开後脸色大变。

江湖?纪无双点点头,原来是江湖人呀!怪不得这麽习惯拿刀乱挥。

「喝!不要脸的奸贼!上了江湖黑名单,还这麽嚣张的点头承认!」

「喂!老子可不是甚麽江湖人啊!」误会!大误会呀!

「师姐,这奸贼不好惹,25年前上江湖黑名单後,至今还没人处置得了他!」第二个少女似乎有点畏缩,大眼睛不断在纪无双跟江湖黑名单上转。

「真的吗?甚麽名字?」似乎也有点心虚起来,第一个少女压低声音问。

纪无双也连忙拉长耳朵听,25年前?25年前他爹娘都不知道认识了没!

「在这在这,黑幕岭的龙一天,杀人如麻、无恶不作,20年前伤了移斗宫的副宫主之後,下落不明。」

「龙一天?那是哪根臭萝卜?」越听越不对,纪无双忍不住插嘴。

「奸人!你还装傻!你就是龙一天!」两个小少女异口同声尖吼,纪无双连连摇头。

「喂!老子跟那个甚麽龙一天龙二天的完全不认识。」

「还狡辩!你自己瞧!」对他的辩驳气得蹦蹦跳的小少女,顾不得拔刀,呼!得把黑皮书推到他眼前。

啊?纪无双只看到一团黑……书页贴著他的鼻尖,这样看得到他的头剁下来当凳子挡刀!

只好後退一步打算看清楚,没想到不退还没事,一退……唰唰唰唰!四声齐响,总共是两把剑、一对刀同时把他围起来了!

「昆仑派的!这奸贼是彩衣门发现的,竟敢来抢!」第一小少女还是很努力拔刀,一边用力一边怒骂,中间半点停顿都没有。

如果现在被刀剑指著的人不是他,纪无双实在很想拍少叫好。

不过,看状况他安静点比较不会有事。

话说回来,这三个人听起来也是江湖人,怎麽到处都有江湖人啊!

「小姑娘,江湖黑名单上最前面两页的小角色去抓来玩玩就好,别丢了曲门主的脸。」拿双刀的女人冷笑,脸上就写著:老娘看不起你。几个大字

「师妹,这回逮到龙一天,咱们昆仑可要扬眉吐气啦!」另个拿个剑得是个道长,白须飘飘瞧起来脾气很好的模样。

察觉事态越来越不对,纪无双决定跟这位道长讲讲道理。

「老道士,你们别把老子给弄错了!那甚麽龙七天八天、初一十五的,跟俺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大胆!甚麽老道士!师兄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白鹤道人!比你这奸贼的一根汗毛还高贵!」拿剑的青年破口大骂,一副就要用剑劈了他的模样。

好吧!他才闯荡天下第一个月,就遇到了疯子,一次还遇到5个!怪不得村长说江湖是个没道理的地方。

「昆仑的!彩衣们可不是好惹的!看刀!」总算拔起刀,第一小少女大喝一声,往双刀女人身上劈。

「师姐,我来帮忙!」也终於拔起刀的第二手少女跟著加入战局。

除了白胡子道士以外四个人,叮叮当当打得不可开交,纪无双很想假装自个儿在看热闹,老实说比跳大戏还精采!不过因为腰上还底著一把剑,所以他不敢动。

人说遇到疯子能躲则躲,因为有理也说不清呀!他总算是真真切切的见识到。

「龙一天,今天能死在贫道手中,也算是你的福气。」捻捻长须,虽然一副好脾气的模样,纪无双才赫然发现,最狡猾的角色原来正准备砍了他。

「臭道士!你别乱来!老子只是个庄家汉,跟江湖一点关系也没有!」小心退了一步,剑尖立刻追上来,纪无双有点後悔。

早知道留在家里拔萝卜,就算全村的人一辈子都叫他双双,也比莫名其妙死在大街上来的好。

「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道长双眼发亮,剑高高举起。

纪无双眼看机不可失,拔腿就跑……虽然不懂砍人前干嘛举剑,明明往前刺他就死定了,不过这个机会他是很感谢啦!

从小在山上挑水,他的脚力可是好得很哪!

没料到他会在这种时候跑,道长一下怔住,纪无双已经逃到大街上准备混入人群了。

突然,领子被揪住,还没弄懂怎麽回事,纪无双又再次回到客栈里……被人给扔回来的。

在地上摔得头昏眼花,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方向,就听到几个人异口同声大叫:「白无常!」

白无常?那不是鬼差吗?这天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大街上连鬼差都有吗?

「龙一天属於移斗宫。」眼尾馀光看到一双黑靴,飘到他身边。

纪无双吓了一大跳,连忙抬头看──白无常?这个看起来比姑娘家还秀气、长眉大眼的家伙,就是白无常?

「白无常,事有先来後到。」道长唰的把剑指向白无常,吹胡子瞪眼睛的。

冷冷一笑,白无常缓缓伸手,当的!一声道长的剑断成两截。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几个人,同时退了三大步,第二少女还差点绊倒。

「龙一天属於移斗宫。」嘴唇似乎动也没动一下,冷冷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听不清楚。

「好你个白无常,昆仑派不会这样罢休!」抓著断剑,道长看起来很狼狈,特别是最後丢下的台词连纪无双都摇头。

看戏的时候,这可是被主人公打得跟破麻袋一样的山贼们,才会丢下这种台词啊!

昆仑派的就此退场。

「师姐,我们也快走吧!」两个小少女也顾不得丢狠话,慌慌张张的也退场了。

终於,纪无双松口气,站起身拍拍衣服,对白无常拱手:「兄台,多谢你救了俺啊!」

道完谢,抓著刚刚忘记的小包袱,纪无双决定继续闯荡天下。

走没两步,白无常一飘,挡在他眼前,黑却无神的眼看著他冷冷说:「你属於移斗宫。」

然後,纪无双就晕了。

※※

从闯荡天下,到被软禁,纪无双无趣的啃著馒头,偷瞧白无常……这几天他终於知道,白无常本名叫:独孤无常。而他已经注定要被当成龙一天了。

吞下馒头,纪无双不死心,第三千次这麽说:「喂!无常兄,俺真的不是那个甚麽鬼龙一天。」

「那,名字?」第三千次冷冷得看他一眼,几乎不动的薄唇里吐出的调子比冬天的雪还冷。

「就说了!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纪无双!」狼狈的大吼,他恨死这个名字了!

「哼!」摆明不相信,不戴一丝神彩的黑眸转开。

虽然没多说甚麽,纪无双知道白无常的意思是:说谎,也要挑点有道理的谎来说。

他奶奶的!又不是他自愿要叫这狗屁名字!

「无常兄!俺今年才20,那鬼龙一天至少40了吧!」被人误会年纪大纪无双是不在意,可被误会成一个年纪大又杀人如麻的江湖人,他意见就大了。

「是吗?」黑眸又朝他睐来一眼,啪的!也没见著他手动,一本黑皮书就这样落在纪无双眼前。

这是第三千零一次见到这本格奶奶的黑皮书,封面还烫金字大大写著:江湖黑名单。

纪无双一点也不想翻这本书,他知道那个鬼龙一天的画像跟他很像……格奶奶的!当然会像!留个大胡子、一头鸟巢乱发……他妈的!好像!

咬牙切齿,纪无双把黑名单往白无常的方向推了推,抓起馒头继续啃。

平心而论,虽然一点表情也没有,吃东西喝茶时喉头跟胸口连个起伏也没有,好几回半夜想来想解手被挂著绳子睡半空中的白无常吓得差点尿裤子,这白无常还算对他不错。

顾著他吃、顾著他睡、顾著他穿,连他接下来的命运也说了──到移斗宫,娶宫主奶奶。

到底!那个鬼龙一天死在哪里!

纪无双也不是没想过要逃,第一回他逃了,才出客栈大门就看到白无常站在门口,手上抓著一杯茶一口气吸乾,接著茶杯就变成粉末了……

从此之後,他没再试图逃过第二回。

「无常兄,那不如俺把胡子剃了,头发也整理了,你就放俺走吧!」

朝他看了一眼,白无常摇头:「不。」

不後面的原因,纪无双花了七天才打探完整。

原因是:知道龙一天真面目的只有宫主奶奶,无论如何,移斗宫非去不可。

好吧!纪无双放弃了,只能寄望宫主奶奶是个正常的江湖人……虽然他不太包希望。

某天,白无常不见了。

纪无双整间客栈翻遍,问过所有腰上带刀疑似江湖上的人,也没人能告诉他白无常哪去了。

当然,这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可是不知道为什麽,纪无双不想跑。

虽然白无常只想抓他去移斗宫娶宫主奶奶,可是相处了一个月下来,还真不习惯张开眼看不到白无常的情形。

於是,他等了,这一等……事後他其实很得意。

等了四天,第五天的半夜,纪无双睡得正熟,突然房门被撞开,把他吓得差点滚到床底下。

揉著眼,熟悉的人影跌跌撞撞,碰的又把门关上,接著满屋子都是粗重的喘气声。

「无常兄?」纪无双不太确定那到底是不是白无常,虽然穿著白无常的衣服,长像也是白无常那种阴柔秀气的模样,可是……

红著脸颊、黑眼泛泪,薄唇半张不断喘气……怎麽看都不像白无常。

「龙一天……」

「纪无双。」时机可能有点不对,不过纪无双还是出声更正。

喘了几口,白无常用手扯扯衣襟,湿润的眸扯瞅著纪无双:「好……纪无双……」

「喂!无常兄?俺倒杯水给你!」看白无常喘成那样,纪无双都渴起来了。

急急忙忙倒了杯水,还没接近白无常,就被尖锐的制止:「不准靠近我!」

赶忙停下脚步,哇!他奶奶的,原来白无常也会这样吼叫啊!

「无常兄,不然……俺扶你到床上睡。」把手上的水喝乾,纪无双提议。

「不……别靠近……」靠在门上的修长身躯慢慢软倒,白无常又伸手扯了扯衣襟,露出向来紧紧包著的纤细颈子。

怎麽看怎麽不对,纪无双一把上前扶住白无常,不过因为施力不对的关系,两个人都跌在地上。

「无常兄,你遇到……」思索了一下最近从白无常那边学到的江湖术语:「你遇到天杀的仇家吗?」

「黑……黑无常……」薄唇微微颤抖,黑眸带著水光直盯纪无双。

用力吞口口水,纪无双有点脸红。

怎麽,这白无常现在看他的模样,像是在诱惑他似的,害他心头小鹿乱撞。

「你兄弟吗?」

白无常的头晃动了下,看不出来是不是否认……那就当否认好了。

「黑无常怎麽啊?」

「合……合欢……散……」在纪无双怀里的身躯扭动了下,衣襟整个场开了,露出泛著粉嫩色彩的肌肤。

「无无无……无常……无……无常兄……」纪无双瞬间结巴起来,眼睛瞪得快掉出眼眶了。

这这这!这也是江湖里常发生的事吗?

「龙……一天……」白无常的声音带著隐约的呻吟,一下就把纪无双压到了。

「无……无常兄……」纪无双又吞口口水,他现在觉得非常口乾舌燥,除了他爹以外,他只看过自己的身体,不过他想白无常的身体应该是非常美的,让他……小鹿撞到快跑出胸口了!

「无常兄!你扯俺裤头做啥!」随著惨叫,虽然他很努力要抓回裤头,一上一下的结果就是……他的裤子打横的裂开。

慌慌张张的想遮住不该露吃出来的部位,却抢先一步被一只滚烫的手握住。

「龙……」

「纪无双!」别再叫他龙一天了!

愣了下,白无常轻轻吻了被抓在手中虽然还没有顶天立地,但依然雄伟的分身一口。

「嗯!」纪无双身体一绷……真……真他妈的舒服!

「纪无双……」念了一回他的名字,白无常又一次一次小口亲著手中的分身,叹口气:「如果……你真的叫纪无双……那就好……」

「俺是叫纪无双……」被吻得浑身舒畅,他也喘起气来。

「好……纪无双……」鲜红的舌尖在已经顶天立地的粉身前端舔了一下,纪无双绷得全身都快断了。

察觉他的反应,白无常似乎很开心,含住已经分泌出体液的前端吸吮。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全身的血都烧起来,纪无双一辈子没像现在这麽舒畅过!

不过,白无常为免也太熟练了!

舌尖顺著鼓动的筋脉舔拭,虽然纪无双的分身雄伟得让白无常无法含进太多,但光前端就让纪无双几乎忍不住了。

「纪……无双……无……无双……」放开纪无双的分身,白无常跨坐到他腰上,呢喃著他的名字。

束发的环已经松脱,如丝般的黑发顺著红通通的脸颊滑落,他的身子微微向前倾,像是要看清楚纪无双的脸,发丝就跟著落在纪无双颈子边。

「对……俺是纪无双……」胀得发疼的分身似乎顶到了甚麽柔软又有弹性的部位,纪无双粗重的喘著。

「就……就当你是吧……」浅浅的勾起唇,白无常抬起细腰,一手握住纪无双的分身,慢慢的往自己身体里压。

「呃……」颈子上的肌肉瞬间紧绷,纪无双脑子烧成一片,跟过年贴春联用的糯米糊差不多。

分身,被吞进柔软又温湿的通道里,白无常对他笑笑,开始摆动腰枝。

「啊啊……啊啊啊……」抵在纪无双胸前的手紧紧扯住他的前襟,纤细的颈子随著修长身躯向後弓起。

从敞开的衣服间,可以看到浅色的分身兴奋的流著泪,随著越来越激烈的摆动,颜色越来越浓艳。

纪无双伸手握住妖媚扭动的细腰,狠狠往上一顶。

「啊啊啊───」一声高亢的呻吟,白无常的分身释放了。

身躯软软的倒在纪无双怀中,柔软的身躯紧紧扣住还没有到达顶点的雄伟峰身,微微颤抖。

又用力往上一顶,白无常发出一声呻吟,哭泣似的用脸颊磨蹭纪无双胸口。

握紧细腰,纪无双以顶点为目标,往上顶动……

※※

「唉……」叹口气,纪无双搔搔脸,考虑趁白无常醒来之前把这脸大无子剃掉。

一整晚,这不太的房里,大概没有哪边是没试过那回事的,白无常是叫他纪无双了没错,可老要多加一句:「是真的就好……」

要不要乾脆,带白无常回他老家去让他爹娘来当证人?顺便商量一下,这次的事情谁该负责任好。

爹啊爹!他还是没打算在江湖闯荡,不过江湖好像非叫他闯荡不可。

打个哈欠,乾脆他顺便问问白无常,要不要回他家一起种萝卜算了。

(下)

莫测高深、沉默寡言、武功高强……可能还有很多,总之江湖上,白无常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高手。

当他的朋友,或许很好,但是因为谁也不知道要怎麽跟除了「必要状况」以外从不讲话的他当朋友,所以这目前为止能有多还,还不得而知。

不过若是当敌人,或是他盯上的人,通常很可怜。有多可怜?纪无双愿意当苦主来作证──所谓有理说不清,你说多可怜?

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之下,纪无双「被迫」把白无常吃了,所以他决定闭嘴。

但白无常现在却张著嘴,瞪大眼,神色惊慌,完全跟「莫测高深」及「面无表情」扯不上关系。

纪无双摸摸脸,摸摸头发,最後问了:「俺看起来像鬼吗?」

僵硬的摇摇头,白无常终於闭上嘴,可是眼睛依然瞪很大,纪无双非常担心在这样瞪下去,眼珠子不知道会不会滚出来。

「你……」终於,白无常开口了,声音抖得非常厉害。

「俺?」

「不是龙一天!」接著白无常猛然按住胸口,尖叫了一声。

「俺早说,俺跟那甚麽鬼龙一天一点关系也没有。」被白无常的尖叫吓了跳,纪无双也捂住胸口。不过既然误会解除,他心情很好的咧出笑容。

「你……」白无常抖得让纪无双都不禁抖起来,这麽抖下去,人不知道会不会散哪?

「无常兄,喂!无常兄,你要不要喝点水?你脸色……」该说很糟吗?纪无双看看那张清秀的脸,是一点血色也没有没错,问题白无常本来就是一点血色也没有的脸。

摇摇头,白无常耳朵里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骨头碰骨头的声音。

他知道,眼前这个一直被他以为是龙一天的家伙,不断自称自己是纪无双……一只像熊一样的壮汉,怎麽可能叫纪无双?他一直不当一回事的。

可是……眼睛还是瞪得快滚出眼眶,白无常看著跟他隔著张桌子面对面,没有大胡子、梳好发髻的男人……这……到底是他弄错了?还是昨天晚上之後男人被掉换了?

唇红齿白、秀眉大眼、睫毛跟扇子似的,虽然皮肤黑了点,但肌理匀滑……白无常摇头,不断摇头,除了摇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麽反应好。

昨晚,虽然在合欢散的药性下,让他扑倒了男人,可是……他确定自己扑倒的是一直自称纪无双的龙一天呀!

为什麽?才隔一晚,龙一天或纪无双都好,都变样了!

「无常兄,俺认为你还是在休息会儿。」纪无双中肯的建议,不是他要乱讲话,可是白无常现在看起来,跟鬼差不多。

他不过就是把大胡子剔了,努力整理好了乱发,还是一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纪无双啊!

还是摇头,摇得纪无双眼都拐了。

「无常兄,喂喂!无常兄!别老看著俺摇头!」

「你是谁?」

「纪无双。」格奶奶的!不就说了,他、纪无双!在问下去,他也是会生气的!

「声音是……」终於,白无常停下不再摇头,眉心皱了皱,站起身绕过桌子。

「无……呃……」脸突然被捧起来,纪无双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地。

白无常把凑近他,直到额头都几乎碰到一起,带著白无常气味的吹息,让纪无双很没用得脸红了。

不过因为白无常的手凉凉软软的碰得他很舒服,所以他也就没动。

眯著眼,白无常很仔细的盯著纪无双的眼看,前些日子他只看过纪无双的眼鼻,仔细分辨兴许还能辨得出这男人到底是不是他抓来的男人。

纪无双几乎以为白无常会就这样盯著他看到海枯石烂,肩膀紧绷得不太舒服,老这麽近对看他眼也快花了。

「喂!无常兄,打个商量,能不能先歇歇?」再看下去,他担心自个儿一辈子都只能维持这个姿势。

不过白无常完全没理他,反而还贴近他了他两寸。

没法子,纪无双只能认命了。谁让他那死人爹教得好,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对自家婆娘体贴顺从,这才是有男子气概的表现啊!

虽然昨晚他才是被迫得那一个,不过他是很不客气得把白无常当成老婆了。

终於,白无常点点头,向後退开一步:「你是纪无双。」

那双眼睛是他熟悉的眼……手还捧著那张脸,有些舍不得放。

「对对!俺是纪无双!」终於!终於!他不再是龙一天了!

「龙一天在哪?」白无常接下的问题让纪无双傻眼。

这这……鬼才知道那天杀得浑蛋在哪里!

「老子也想知道那鬼龙一天在哪里!」顾不得白无常还抚著他的脸,纪无双从椅子上跳起来,像头发狂的熊似的怒吼。

手心瞬间空无一物,白无常稍稍皱眉,手指微动,朝记无双膝上的穴道以真气凌空点穴,想让纪无双重新坐回椅上,好让他继续摸。

怎知,穴道是撞准了,纪无双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依然像只熊似的又叫又跳。

「你……」这……白无常愣住,他的点穴功夫是移斗宫不传之秘,除非穴道移位否则不可能失手!

难道……他乾脆伸手搭住纪无双的肩,往下一按硬将他按回椅子上。

「唉唷喂呀!无常兄!你下手何必这麽重?」硬生生摔回椅子上,纪无双脸都皱起来了。

「惊天破在哪里?」除了惊天破以外,江湖上没有谁能移转穴道!

「谁?」搔搔头,搔搔脸,没摸到熟悉的大胡子,纪无双很不习惯。不过,到底惊天破又是谁?

对他皱了下眉头,纪无双赶忙低下头装得很忏悔的模样,虽然他不懂为什麽白无常一副指责,也不知道惊天破是谁,不过对老婆就是要凡事顺从。

话说回来,之前觉得白无常一点表情也没有,连黑眼都无神又冰冷,今儿倒是完全不同了。这就是囚犯跟老爷的不同吗?

纪无双忍不住偷偷窃笑。

啪!一本黑皮书被扔到他腿上──喝!又是江湖黑名单!

「无常兄,都说俺不是龙一天了,你……」

「惊天破。」冷冷瞪著纪无双,白无常动手翻开江湖黑名单。

「俺又成了惊天破?」到底,这江湖上他像多少人呀!纪无双抱头呻吟,早知如此他就该永远待在老家种萝卜!

「不。」白无常伸手摸摸纪无双头顶,才指向书上的人像。

「无常兄,能不能再摸一下?」懒得看书上人长啥鬼模样,从龙一天的画像他已经对江湖黑名单的绘图人彻底不信任了。

这种时候,他不如好好跟白无常相处,自从白无常醒了之後,他还没机会问到底昨晚的事情,谁要负责任?还有,白无常要不要跟他回家乡种萝卜?

看了纪无双一眼,白无常默默伸手又摸摸那头蓬蓬的发。

「无常兄,俺能问你吗?昨晚……」

「黑无常。」直接打断纪无双,白无常露出厌恶的表情。

「对对,你那天杀的仇家,黑无常是甚麽人?」

皱著眉,白无常好像陷入很难的思索中。但手却慢慢滑下纪无双的发,落在他脸上,柔柔的抚摸。

被摸得很舒服,纪无双眯起眼,没打算催。

「黑无常是坏人。」半天,白无常淡淡的这麽说。

眨眨眼,纪无双乾笑了声:「俺知道黑无常是个天杀的恶人。」

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合欢散」是甚麽东西,不过以前村口李大婶有跟他说过,江湖上有一种药,一但吃了那种药就会没办法控制,得找人交合才能解除药性,临出门前还特别交代他小心。

看来,合欢散就是这种药了,会用这种药的人,理所当然也就是个恶人。

「这里。」手依依不舍的离开纪无双的脸,又翻了翻江湖黑名单。

「俺懂,这家伙坏到上江湖黑名单。」还是懒得看,不过为了不让老婆认为他是个自以为是的老爷,所以就应付的瞄了眼。

咦?不瞄还好,这一瞄,纪无双连忙抓起江湖黑名单,眼睛差点瞪出来。

「纪无双?」吃了惊,白无常连忙凑上去。

黑无常的名字旁的那一个,是江湖人称:翻江倒海的女魔头。登上黑名单已有30年,虽然是个清清秀秀的小姑娘,毁在他手里的门派没有100也有50。

嗯……白无常歪著头开始思考,这纪小凡的脸似乎有些熟悉……

「这……」纪无双还是一副眼睛快凸出来的模样,大喊:「这不是俺娘吗?」

呃……白无常看看黑名单的画像,再看看纪无双的脸……的确,眼眉嘴都像同个模子印出来的……咦?咦咦咦?

「纪……纪小凡是……」白无常捂住胸口,再次瞪大了眼望著纪无双。

「这绝对是俺娘,这本鬼名单,倒底是哪个混帐东西胡写的!」想到自家娘,老是抓著手绢擦眼角,杀人?他娘连杀蚂蚁都叫他做。

「胡写?」摇头,白无常用力摇头,这本江湖黑名单的准确度是大夥公认的,怎麽会是胡写?

「俺瞧瞧……」纪无双开始翻起江湖黑名单,既然老婆说不是胡写,他到要看看有多不胡写。

没翻两夜,他又大叫:「这!这不是俺村长吗?」

「惊天破。」白无常很坚持的纠正。对了,穴到移位的功夫……

来不及开口问,纪无双接连哇哇乱喊:「李大婶、方大叔……这不是养猪的赵大爷吗?」

越听越心惊,白无常一把抢过江湖黑名单,往一旁扔了。

「纪无双,别说。」白无常一点也不敢想,为什麽纪无双认识这麽多黑名单上的人,还都是一些失踪许久的恶人。

从第一眼他就发现,纪无双不像他自认为的那麽与江湖无关,所以才会一直认定纪无双就是龙一天。

身法也好、步伐也好,夜里听著那几乎没有断绝,一气到底的悠长气息都好,虽然纪无双看起来一点招式都不会,但是分明就是个会武功、内力深厚的高手。甚至,连穴道移位的功夫都会……

所以,他才会认定纪无双就是龙一天,可现下……白无常伸手将纪无双的头搂近怀里,身子微微抖了抖。

「无常兄?」察觉他的微颤,纪无双回手揽住修长的身躯,紧紧的压在怀里。

「龙一天是你爹。」脸埋在那头蓬蓬的发里,白无常郁闷的开口。

「啊?」以为自己听错了,纪无双忘了白无常还贴在他头顶,猛的一抬头,接著发出哀叫。

疼!疼啊!嘴里嚐到一点血的腥味,他的嘴就这样跟白无常撞成一块儿,牙碰牙的都咬破了皮。

白无常也抽了下脸,看来很疼的伸手捂住嘴,黑眼朝纪无双睐去。

「对不住对不住!」纪无双慌慌张张得拉开白无常的手,扳过那张清秀的脸,小心翼翼擦掉薄唇上的血迹。

「哪还疼?」看白无常还是皱的眉,肩还缩了缩,纪无双急起来。

微微张开口,纤细的手比比嘴里。适才一撞之下,他咬到了舌头。

轻手轻脚把握著小巧下颚往下拉,左瞧右瞧雪白的齿间,艳红的舌上似乎有点小伤口,但比不上看到的淡淡风情,纪无双胸口一热。

「无常兄,俺可以……可以……」虽然纪无双是个大老粗,提到这档子事情,他还真是不知道怎麽开口问好。

昨晚要不是他「被迫」吃了白无常,也不会发觉自己还满喜欢这道菜的。

「可。」对纪无双的想法,白无常很快看明白,许了。

开心的贴上白无常柔软的唇,纪无双很尽兴的大快朵颐。

※※

说到纪小凡、龙一天以及移斗宫主奶奶之间的恩怨情仇,其实没有很复杂。但因为白无常说话实在太简短了,让纪无双不时得问上好几句,所以整整花了半天的功夫,才终於弄清楚。

简单来说,龙一天是个美男子。

纪无双摇头,格奶奶的,他看著他那死人爹这麽20年了,看不出来美男子在那儿。不过,既然老婆这麽说,那就这麽是。

身为一个翩翩美男子,行走江湖的时候各种阿猫阿狗、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之流的人物,都会排山倒海的涌来。

而因为江湖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所以虽然龙一天是美男子,但觊觎他的并不限於女人。

纪无双还是摇头,白无常瞪了他一眼。

至於纪小凡,是个从大门派出生的大小姐,也是个武学奇才。

「武学奇才?」虽然白无常讲话的速度让纪无双有点受不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打岔。

他娘啊!连拿菜刀切菜都会把自己的手指当菜切的娘啊!

「对。」看白无常那麽肯定,纪无双也只能假装,他娘或许是敲到头才会忘记菜刀怎麽使。

武学奇才纪小凡虽然出生世家大族,但是最喜欢下战帖挑了人家门派,只要赢了要不烧屋子、要不毁人镇派之宝,令人闻之色变。

「啊?」连蚂蚁都要他杀的娘吗?

总而言之,纪小凡没输过,再遇到龙一天之前没输过。而龙一天再遇到纪小凡之前,也没输过。

那……到底是谁输了?纪无双很想问,但是白无常已经用眼白看他了,他心神领会的闭嘴。

在江湖飞讯都不知道的时候……

「无常兄,俺一定要问,江湖飞讯又是甚麽鬼东西?」纪无双举起手,很好学的问。

「最快的消息。」解释完毕,纪无双只能假装他懂了,点点头。

继续,在江湖飞讯都不知道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私定终身了。

不过,也在这时候,移斗宫副宫主,也就是现在的宫主奶奶,也就是白无常他娘……

「你娘?你叫你娘奶奶?」纪无双哇啦大叫:「那你该不是俺的亲兄弟吧!」

记忆中,大戏上似乎都这麽演的,仇人见面之後才发现原来是亲兄弟,一切都是阴谋奸计,都是这莽莽江湖中的一页悲歌……

白无常一掌往纪无双额头打下,苍白的脸有点微红。

「不是!」他很难得这样咬牙讲话。

捂著额头,纪无双不敢唉叫,这一手打得还真是半点都不客气啊!

可是,不是他想打岔,实是白无常讲话太慢了,每说一句话都得想上个一会儿,出口的却只有少少几个字,要不是因为白无常是他婆娘,纪无双老早睡过去了。

「无常兄,这样吧!俺说,对的你点头,错得你摇头,好呗?」他也不是没见过那些戏子唱戏,故事都是同个模样,应该不会差太远。

皱著眉看著他好一会儿,白无常看起来不太甘愿的点点头。

「当你娘带著你独自闯荡江湖的时候,见到俺那杀千刀的爹,就这样跟俺娘一样眼给拐了,喜欢上俺爹。」

扣除那些粗口,白无常点点头。

「可是因为俺爹跟俺娘已经私定终身,所以你娘就找俺娘来一场比试,怎知俺爹挂著俺娘不放心,先一步不要脸的把你娘给摆平,再带著俺娘失踪。」

点点头,白无常倒了杯水递给纪无双。

「多谢多谢。」一口喝乾水,这就是夫妻连心吗?

看著他笑笑,白无常开口:「龙一天在哪?」

脖子差点拐了,怎麽又问龙一天!

「无常兄,虽然我不懂俺那杀千刀的爹好在哪,可他毕竟是俺爹,真让他娶了你娘,俺娘会用眼泪淹死俺的。」

「这不好。」手又摸上纪无双的脸,顺著眉、眼、鼻,直摸到唇上,白无常难得的叹口气。

「撇开这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咱两之间先解决。」长臂一伸,把白无常搂到怀里,纪无双贴著那双软凉的手,磨蹭得很开怀。

「好。」没别的意见,白无常任著纪无双搂抱,点点头。

「首先,俺就当咱两两情相悦。」虽然相阅得有点突然,不过吃也吃了,还不只吃一顿,身为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责任是要负的。

而且从第一眼开始,他就对白无常小鹿乱撞,依照大戏上演的判断,这就叫做「一见锺情」。

「好。」还是点头,白无常有点赧然,他没脸向纪无双坦承,一开始他是因为误会他是龙一天才喜欢他的。

从小,他听过最多次的人名就是龙一天,甚麽样性格、甚麽样的武功、喜欢甚麽东西、长得甚麽样发生甚麽事,当他察觉的时候,他才发现竟然跟自个儿的娘喜欢上同一个男人。

所以抓到纪无双後,明明七天前就该到移斗宫了,他拖到今儿离移斗宫还有七天路程。

中了黑无常的暗算,也是因为他在想该怎麽处理这件事才好,一时大意才……不过既然是纪无双,不是龙一天,他也不能不说很开心。

人都会第一个男人有依恋吧。白无常看著纪无双漂亮的脸,把身子贴了过去。

「那第二个问题就简单了,你要不要同俺回家乡一起种萝卜?」

愣了愣,他想到移斗宫跟娘……他不能……

「好。」嘴巴头一回比他的脑子动得快,当白无常发觉自己回答了甚麽,已经被纪无双开心的搂著乱吼乱叫。

那……就种萝卜吧!

江湖飞讯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回  妙手小书生撰

人称白无常,移斗宫左护法,江湖名人册第九十三页的独孤无常,已从江湖上失踪。依昆仑派白鹤道长所言,两个月前白无常霸道的将败在道长手下,江湖黑名单十大恶人之一的龙一天架走之後,当即消息全无。具白鹤道长推断,白无常应该不是失踪,而是自不量力的被龙一天给杀了。本飞讯探问过下月即将大婚的移斗宫主,宫主笑而无语。然!本妙手小书生从移斗宫主脸上看到的笑容,绝对不只是因为大婚将至。白无常究竟是失踪或是被杀,本飞讯会继续追查。

江湖飞讯,江湖人的良伴!请期待第一千五百七十三回。

end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Giang hồ thật lớn – Hắc Đản Bạch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Giang hồ thật lớn – Thượng | Shuusie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